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119 大人发威,咬了渣渣

佟秋练刚刚进入实验室里面,已经换上衣服,洗了手准备开始解剖尸体了,白少言拿着从现场拿回来的证据,正是那将死者绑在树上面的绳子,绳子的一头还是打着一个节,上面有和树干磨损的痕迹,“老师,终于发现了一点有价值的线索了!”

“什么东西!”佟秋练走过去,白少言将绳子拍摄的各个图片已经上传到了网上面,翻了几页之后,指着绳子另一个末端,“在这里检测到了一点的血迹,目前还不确定是死者还是凶手的,不过有可能是凶手,这里是绳子绑在树上面打结的地方,应该是绳子过于粗糙,手被磨破的缘故。”

“血液的采集取样工作已经做了吧!”佟秋练一边戴着手套,一边问。

“已经弄好了,正送去检测呢,不过我们在第一案发现场找到的那把刀,上面虽然没有采集到什么指纹,但是却留下了手套戴过的那种痕迹!”白少言将照片调出来,“老师,您看,因为刀子是被扔在一边的,刀柄上面几乎没有粘上血,但是这个握着刀柄的样子,这个人似乎……”

“是个左撇子!”佟秋练看了一眼就知道了,这左右手拿刀的时候,还是很明显的,就像是那种掌掴巴掌的时候,自己打自己的话,大拇指肯定是下面的,不然就无法受力,这左右手拿东西的方式通常都是对称的,佟秋练几乎一眼就看得出来了。

“左撇子,那不就是和仲文轩的那个案子……”因为那个时候佟秋练曾经说过,其中有人是左撇子,虽然当时只是一种推测,因为不能排除有人切割东西的习惯和左撇子相似,但是这次的这个。

“好了,先去解剖尸体吧!”佟秋练拍了拍白少言的肩膀,白少言将电脑关上,就跟着佟秋练去了解剖室,此刻的解剖室里面一共就三个床位,现在已经全部满了,佟秋练走到了今天凌晨发现的尸体面前,因为用福尔马林做过处理了,而且身上面本来的红色衣服也已经被脱下来了,佟秋练慢慢的将盖在死者身体上面的白布掀开。

死者的面部布满了伤痕,那种伤口外翻露出血肉,几乎都可以想见,当时的那个凶手下手有多么的凶残了,而死者的整个身子除了四肢以外,被破坏的最为严重的地方,就是死者的下体了,佟秋练仔细的检查了一下死者的下体。

“这是怎么弄成这个样子的。这也太残忍了吧,不过还是个孩子而已!”白少言在一边负责记录,佟秋练检查了一会儿,微微叹了口气,“下体是被利刃捅刺造成的伤口!”白少言顿时觉得一阵脊背发凉,利刃?捅刺?

他们两个人不需要多想,都能够想见,当时的这个凶手那种狰狞的表情,“因为下体的伤口有明显的被利器割裂的痕迹,佟秋练拿起刀子,慢慢的将尸体的下体进行了一个简单的解剖,根据伤口的深浅程度,应该是在案发现场发现的那把刀子,也正是因为下体的大出血,造成的死者的死亡!”

“特么,最近都是怎么了,这个人还不是变态啊,最近的都是些什么案子啊!”白少言忍不住开始吐槽了。

“凶手应该是同一个人,最近的这三起案子有共同点!”佟秋练又看了看尸体,除了脖子上面的青紫痕迹,别的都是被利刃划开的伤口,主要的就是面部四肢和下体了,“看着手段都是一样的凶残,说明这个人的心理已经十分扭曲了,或者说杀人在他看来已经是一件小事情了,因为他的手法似乎越来越娴熟了,这割断手经脚经的时候,干净利落,下手很快,很迅速,一点犹豫都没有!”

“干净利落?”白少言怎么听着这话带着一点赞美的意味呢,难道是自己听错了么?“有什么共同点啊?看起来都这么的凶残!”白少言看着佟秋练将死者又一次做了重新的检查,确认没有遗漏之后,就准备离开解剖室了。

“因为三个人被同时损毁的地方,都集中在了面部、四肢和下体,第一个头颅被切下来,进行了烹煮,四肢被砍断,下体没有损毁,但是第二个莫凝的尸体,整个尸体损毁的最严重的地方就是面部和下体了,还有的就是她的胸部,第三个就很明显了,面部四肢和下体!似乎凶手下手的地方很有针对性!”佟秋练一边脱下衣服,一边说道。

“这么说的话,这个人对他们算是恨之入骨那种了?就连脸都不想看见,只想着破坏掉,你说这个凶手到底会不会是学校的学生啊?”毕竟死者都是学生,很多人的第一个猜想,肯定会觉得是一些被压迫的无法防抗的学生,在心里极致扭曲之后做的案子,但是一个高中生,心理承受能力要有多好,才能够做出这样的惊天大案啊!

“我一直猜想凶手也许不是一个人,学生的话,可能性也不是没有,只不过现在所有的证据都很匮乏,犯罪嫌疑人将自己隐藏的很好,我们现在手头能够掌握的证据太少了,这就造成了,现在所有人都显得十分的被动,加上上头来施压,倒是够赵队长受的了!”佟秋练微微叹了口气,总觉得最近这连续的案子,压得很多人都有些喘不过气来。

佟秋练刚刚将资料整理了一下准备去赵铭的办公室,就发现赵铭正站在门口和一个穿的西装革履的人理论着什么东西,佟秋练径直进了办公室,办公室里面的气氛也是有些诡异的,有个打扮的十分的成熟稳重的女人正坐在办公室里面,面的凝重,眼眶还红红的,佟秋练猜想,估计就是凌晨发现的那个死者的母亲吧。

倒是和之前见过的所有的家长都不一样,看起来是个十分成熟理性的人,之前的几个母亲都是在办公室哭的天昏地暗的,有的还哭得昏了过去,相比较之前的那些,这个母亲就显得过于冷静的,冷静得让所有人都觉得透着一丝怪异。

理性固然是好的,但是在面对这种痛失子女的情况下面,这种理性反而让人觉得过于的冷漠了,而这个女人只是抬头看了佟秋练一眼,佟秋练因为是半夜起身出来的,只是随意的穿了个长裙就出来了,看起来随意中又带着一丝考究,或许是女人的天性吧,这个女人倒是仔仔细细的将佟秋练从头至尾打量了一番。

“这是初步的尸检结果,具体的一些检查还要有些时候!”佟秋练走到李耐那边,将报告交给了李耐,因为这个女人看着自己的目光太红果果*裸了,所以佟秋练回头看了女人一眼,“怎么回事?”

李耐压低了声音,“就是今天发现的那个章茜的母亲,门外正和队长争执的是他的父亲,刚刚从外地赶过来,这两个人给我们的感觉似乎过于冰冷了。”

就连平时神经有些短路的李耐都看得出来这两个人表现过于冰冷了,还不如就在警局大哭一场让人觉得舒服,难怪佟秋练一进来就觉得今天的气氛怪怪的,“死者的家属已经辨认过尸体了吧?确定死者的身份了么?”

“就是确认了还这么冷静,我们才觉得奇怪啊,看到女儿死得那么的惨烈,那个父亲直接一言不发,嘴巴里面不知道在嘟嘟囔囔的说着什么,而这个母亲也就是一开始掉了几滴眼泪,然后他们就把矛头指向了我们,说我们没有尽到义务,没有保护好她的女儿!”李耐的声音压得很低,也就只能他们两个人听得见吧。

而过了几分钟之后,赵铭的脸色涨得通红,领着那个穿的西装革履的男人进了办公室,“佟法医,您先坐一会儿,我先处理一些事情!”佟秋练点了点头,就在一边坐下喝水看文件了。

“我已经和你们说了,我们工作很忙,孩子我们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了,学校和你们都说会对我们的孩子采取保护措施的,现在出事了,为什么学校不承担责任,你们也在推脱,你们作为任命公仆就是这么为我们办事的么?”赵铭显得十分的无力,见过无理取闹的家长,比如说莫凝的,但是还真的没有见过这样的。

这种颠倒黑白的功夫,倒是真的第一次见到,这平时看起来再嚣张的家长,在面对孩子死讯的时候,都会立刻变成了一个无助伤心的人,这对夫妇的冷漠着实是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之外,这样的家庭,怎么可能好好地教育一个孩子呢!

“章先生,我已经和您说了很多次了,这件事情我们还在调查,我们之前已经打电话给您了,让你务必留意您的女儿,您的女儿彻夜不归,难道家里面就没有人知道么?不是已经和我们说了,孩子是有人接送的么?难道这也是您骗我们的么?”

佟秋练微微抬眸,不是住校生?是个走读生?这家里面没有人?

“我们家在学校边上买的房子,也就四五百米,保姆早就睡了,哪里知道孩子没有回来,真是的,看个孩子都能出问题,早就该把她辞退了!”那个女人喃喃自语的说。

所有人都无语了,佟秋练看了半天,也听了半天,赵铭的脸都涨红了,或许是因为赵铭本身就不太善于和这种人打交道的缘故吧,愣是半天没有说出半个字。

“这位先生和太太,难道您的女儿出了这样的事情,你们都不难过么?这么有心情在这里和警察讨论是非对错?”佟秋练放在文件,塑料的文件夹被摔在桌子上面的时候,发出了一声不小的动静,弄得所有人都是被吓了一跳,而那个男人回身看了一眼佟秋练,“别看我,作为父母的,难道这个时候不是应该是最难过的么?”

“谁说我们不难过了?难道我们的难过要给你们看么?”那男人出口呛了佟秋练一句,李耐伸手扯了扯佟秋练的衣服,示意佟秋练不要和这种人说了。

“这两个人神经不对,您就别说了!”李耐小声的说着,但是同样作为一个母亲,若是小易在外面受人欺负了,先不说是被人欺负了,作为家长总是要先关心一下,疼不疼吧?这难道不还最基本的么?

“你们现在在责备我们办事不利,责怪学校没有尽到教育的责任,你们都把所有的责任推到了学校和警察的身上面,难道当初生孩子的时候,是学校和警察让你生的么?你是通知谁了,你要生下这个孩子,生了孩子不好好教育,难道这就是你们作为家长的担当么?养不教父之过,就你们这样子,孩子变成今天这个样子,我还真是一点都不奇怪,我只是为她觉得悲哀,投错了胎,投给了你们这对夫妻!”

所有人似乎都没有想过,佟秋练会一下子说出这样一段话来,而那个男人张了张嘴巴,最后只是悻悻地说了一句,“不用你管!”

“对了,是不用我管,又不是我的孩子,这是你的孩子,你怎么不管呢!”佟秋练反唇相讥,“还有,什么事情发生之后,不好好的找找自身的原因,就知道把责任推给别人,那个保姆是她的爸爸还是她的妈妈,不过是个拿钱做事的人罢了,人家有义务照顾你的孩子的饮食起居,但是没有义务给你教育孩子!”

“同样的,学校是负责教育工作的,但是学校绝对不是负责连带着把父母的那份责任和义务都要尽到的,口口声声责任和义务,你们是做到了哪一点做家长的责任和义务,才能这么理直气壮的说出刚刚那番话!”佟秋练这一气呵成的一长段,听得所有人都是一愣一愣的。

“我们走,真是莫名其妙!”那个男人的脸被佟秋练说的一阵发烫,扯着那个女人的手就往外走。

“队长,不用追么?还有来得及询问一下死者的情况呢!”李耐这一边笑着一边说。

“问他们还不如问那个保姆呢,保姆知道的都比他们知道得多吧!”赵铭冲着佟秋练比一个大拇指,“没有想到佟秋练还有这种口才啊?”

“只是这对夫妇太奇葩了,看不下去而已!对了,关于这次的案子,有几个地方我想和你说明一下!”佟秋练说着才拿起资料和赵铭讨论起了案情。

而这天得意大早,萧晨刚刚完成了自己的老师布置的任务,神清气爽的睡了一个早觉,一起来刷新闻,就看见了一个什么凌晨的凶杀案,居然又是学校的,网上面的照片都是不是很清楚的,但是却有佟秋练和萧寒进入现场的照片,萧晨立刻拖着拖鞋就往下面跑,而萧寒正抱着小易准备出门,小易趴在萧寒的肩头,萧寒一只手拖着萧易的屁股,一只手抱着小易的腰,都是回头看了一眼头发和鸡窝一样的萧晨。

父子两个人的眼睛都是如出一辙的幽蓝色,然后两个人同时投给了萧晨一个鄙视的目光,就准备出门了,而最让萧晨无语的是跟在萧寒后面的大人,大人也学着萧寒的样子,冲着萧晨哼了一声,摇了摇尾巴就跟着萧寒走了出去。

尼玛,我在这个家里面还能有点位置,被大哥嫌弃就算了,现在就连一条狗都嫌弃我了,萧晨立刻跑下楼,“大哥,我看到新闻,昨天夜里你和嫂子出现场去了,怎么样?那个现场怎么样啊?有没有很恐怖啊,上面说那个人是被吊死的,是不是真的啊?”

“是啊,还鲜血淋漓呢!”萧晨居然跟着他们就到了地下车库,萧寒将小易安顿在安全座椅上面,就回身看了看萧晨,这头发,这衣服,这造型,看着也是操心,这表情,还准备自己给他进行详细的讲解么?“今天周末,我带小易去公司,你在家继续关心的作业吧!”

“啊……哦!”萧晨莫名的点了点头,直到车子开走了几百米之后,萧晨才反应过来,自己被甩了?还有,我的作业已经完成了啊?

“爹地,小叔叔的作业昨天已经做完了啊,你还让他写作业干嘛!”小易伸手摆弄了一下茶茶的尾巴,茶茶和大人此刻也坐在车子里面,茶茶不安分的在小易的腿上面扒拉着,而大人则是占据了车子的副驾驶的副驾驶的位置上面,那模样要多悠哉就有多悠哉。

萧寒抱着小易刚刚进入公司的大厅,就引来了许多女员工的驻足围观,这小易今天一身白色短袖上衣,绿色短裤,看起来来格外的清爽,加上脸上面挂着和萧寒几乎如出一辙的笑容,瞬间萌化了许多姑娘的心,为什么总裁家的小孩看起来都格外的养眼呢,或许因为是混血儿的缘故,小易的五官还是比较深邃的,看起来格外的漂亮。

他们的身后跟着两条狗,茶茶和大人,现在已经长高了许多,茶茶则是屁颠儿屁颠儿的在萧寒的脚边转着,那个大人则是慢悠悠在后面踱着步子,偶尔还伸处狗爪子打个哈气,那模样就像是领导来视察工作一样。

等到萧寒和小易坐上电梯,茶茶也跟了进去才发现,大人还在后面悠哉的晃着,“大人,你快点!”小易喊了一句,大人只是眼睛抬了一下,然后似乎有些不满的哼了一声,萧寒则是直接按下了关门的键,“爹地,你干嘛啊,大人还没有进来呢!”

小易一直很奇怪,大人对爹地这么好,为什么爹地要这么的讨厌大人呢,不能说是讨厌吧,最起码不是很喜欢的,萧寒现在的举动很明显是在嫌弃大人啊,虽然大人有点懒,不过关键的时候还是很有用处的。

“爹地,大人对你那么好,你不能这么随对待大人!”小易说着踮起脚,就要去按下开门的按钮,萧寒则是直接伸手捂住了按钮,小易想要将萧寒的手掰开,但是力量之间悬殊啊,这也弄不开啊!

眼看着这门就要关上了,突然所有人就看见了本来还在慢悠悠晃着的大人,突然像是离弦的箭一般冲了出去,所有人只看见了一道黑影闪过,消失在了电梯里面,因为电梯的门一下子就合上了。

“你看这不是来了!”萧寒指了指冲进来的大人,差点直接撞到了小易的腿上面,小易看着正蹲在地上面打着哈气的大人,又看了看萧寒,顿时有些无语了,还是爹地比较了解大人,原来大人是需要刺激的啊,看样子也不是跑不动吗,就是太懒了。

而那个呆呆的小姑娘,看到小易自然是十分高兴的,睁眼闭眼的瞬间,眼前又出现了一只黄色的拉布拉多和一只黑色的拉布拉多,这黑色的小姑娘自然是记得的,总裁家里面的那条十分傲娇的狗,还嫌弃过自己呢,这条又是哪里的?

“把今天要批的文件都送进来吧,等会儿送一杯绿茶和酸奶进来!”小姑娘木木的点了点头。

但是当萧寒和小易同时看到这个小姑娘端来的酸奶的时候,两个人都是差点石化了,这酸奶放在盘子里面是怎么回事啊,“姐姐,我没有舔酸奶的习惯!”小易好心的说道,小姑娘的脸顿时涨红,“难不成姐姐家的酸奶都是这么喝的?”

“赶紧去换一下!”萧寒轻轻咳嗽了一声,真是够了,这姑娘办事能力不错,怎么这么呆呢,难不成还以为我这是给狗准备的么?也是够了。

“爹地,你公司的姐姐好呆啊,当初怎么应聘进来的啊?”小易一边帮茶茶顺毛,一边说,萧寒也是扶着额头,当初的应聘只是看业务能力啊,又没有考察这个方面的能力,谁知道这姑娘这么呆呢。

萧寒在批文件的时候,小易就自己在地板上面玩拼图,茶茶只是在小易周围走几圈,就趴在一边闭目养神了,大人自从到了这里之后,就直接跳上了沙发,到现在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好像是刚刚运动过头了,反正小易是没有见过大人跑的这么快过的。

时间过得很快,刚刚到了午饭时间,小易就直接跑到了萧寒的身边:“爹地,听小叔叔说你们公司附近有个炸鸡店,刚刚开张啊!”萧寒挑了挑眉毛,继续批文件,完全不看小易。

小易则是直接爬到了萧寒的腿上面,萧寒又怕小易掉下去,伸手就直接拖住了小易的小屁股,“最近天气热,吃点清淡的,那个太油腻了!”萧寒将小易放到自己的腿上面,小易立刻小嘴就撅了起来,满脸的都是写着,我不高兴,我不开心,但是萧寒只是继续将几份文件看完,就直接抱着小易站了起来!

“要不要去洗个手,我带你去吃饭!”萧寒说着抱着小易就进到了办公室里面的隔间,小易一脸不情愿的打上洗手液,漫不经心的开始洗手,“小气鬼,胆小鬼,你不和妈咪说的话,妈咪怎么会知道呢?之前你还不是偷偷带我吃过肯德基!”

“你一个人叽叽歪歪的在说什么啊,炸鸡肯定不能当午饭的,晚上给你打包一份回去,还可以啊?”萧寒帮小易冲着手上面的泡沫,透过镜子就看见小易的小脸顿时眉开眼笑的,但是小易几秒钟过后就装模作样的板着小脸!

“这可是你说的,我可没有逼你哈,妈咪要是问起来……”萧寒帮小易擦了擦手,只是忍着笑,“行啦,都是我逼你吃的还不行么?洗好了,我们就出门吧!”小易立刻笑着直接搂住了萧寒的脖子!

小易似乎很喜欢萧寒抱着他,他就喜欢趴在萧寒的肩膀上面,萧寒的身上面能够让小易感觉到一种不同于佟秋练的安全感,这种感觉,小易从来没有在别人的身上面得到过,就是顾北辰也是这样的。

“那我们就可以去吃饭了,我都饿了!”小易在萧寒的脸上面猛地亲了几口,萧寒无奈的摇了摇头,果然还是食物的诱惑力更大一点啊!

因为很多的餐厅都是不许带狗的,所以他们专门找了一家,能够让宠物进去的餐厅,好死不死的,刚刚进去就看见了迎面走来的佟修,萧寒只觉得好笑,这还是专门来堵截自己的么?因为平常的话,萧寒公司的员工餐都是很好的,萧寒就会直接让季远带饭上去,而今天因为小易一起过来了,难得的周末,自然是要出来吃饭了。

“萧公子,好巧啊!”巧个毛线啊,萧寒虽然心里面忍不住的吐槽了一下,但是表面上面还是笑着,“是挺巧的,那么就不打扰佟总裁吃饭了!”说着萧寒抱着小易就准备坐电梯上楼。

“萧公子,既然遇到了,不如我们就一起吃饭吧!”佟修居然直接厚着脸皮上来了,就连小易都听得出来,爹地是不想和这个人一起吃饭的,更何况这个人,居然是妈咪的叔叔,妈咪的叔叔我该叫什么呢,小易想了一会儿,算了吧,反正这个人这么讨厌,小易直接趴在萧寒的肩头,不去看佟修。

“一起吃饭?”萧寒的脚不动神色的踹了一下大人的屁股,大人茫然的抬头看了萧寒一眼,萧寒正和佟修说话呢,脸上面带着习惯性的笑容,大人似乎立刻就会意了,“哎呦——”

佟修大叫了一声,引得所有人都纷纷驻足围观,佟修的脚脖子的地方突然一阵刺痛,一低头就看见了一条黑狗在自己的脚脖子出咬了一口,“这是谁家的狗啊!”怎么放出来乱咬人啊!

“不好意思哈,这是我们家的狗,大人,你还不过来,你怎么回事啊,平时都不咬人的,今天是怎么了?”萧寒虽然说话有些严厉,但是心里面却是乐开了花,这狗果然是孺子可教啊,这么快就会意了,果然平常那些肉没有白吃下去!

“也许是狂犬病犯了!”小易冷不丁的冒了一句,弄得佟修的脸色顿时变得煞白,就是周围本来在驻足围观的人都纷纷退避三舍,生怕自己被咬上一口,而大人此刻慵懒的伸了个懒腰,露出那有些锋利的牙齿,其实也不算是很锋利吧!

毕竟家里面是有小孩子的,所以大人和茶茶的牙齿都不会很锋利,但是看得佟修顿时有些寒碜碜的,而且脚脖子处还传来了阵阵疼痛感,“狂犬病”这三个字一直在佟修的脑子中回荡着,佟修只觉得现在整个人的脑子似乎都晕晕的,他赶紧伸手扶住了一边的一个凳子,而餐厅的工作人员立刻上去扶住了佟修。

“佟总裁,您这是怎么了?”萧寒则是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小孩子乱说话,我们家的狗定时打针的,佟总裁不放心的话,还是去医院打个针比较好,毕竟这个我也不能保证啊!”萧寒自然指的是狂犬病的事情了,而此刻的佟修只觉得脑子一阵晕眩,坐在凳子上面歇了好一会儿。

他知道这并不是那只狗咬了自己的缘故,因为只有佟修知道,这狗压根都没有把自己咬破皮,只不过是因为最近睡眠不好,总是吃安眠药,而且最近加上各种事情积压过来,整个人都显得异常的烦躁,不自觉的给自己加大了安眠药的药量,这弄得白天头脑都昏昏沉沉的,佟修叹了口气!

而此刻已经乘坐电梯上楼的萧家父子,“爹地,大人怎么就去咬他了啊,这人也真是够讨厌的,明明别人都不想和他一起吃饭了,真是影响食欲来着!”小易抱着萧寒的脖子。

“大人聪明呗,知道我们不想和他一起吃饭,大人,等会儿多给你一根肉骨头!”大人一听这话,两眼顿时闪过了一丝精光,蹭了蹭萧寒的裤脚,果然大人这种生物,利诱是最好的,不过还是很听话的,不错不错……

而此刻的佟秋练刚刚和白少言去食堂吃饭回来,就看见了一群家长带着学生刚刚离开警局,李耐伸着懒腰走了过来,手里面还拿着一个记录本,随同的几个民警都笑着和佟秋练打了个招呼,“怎么了?又给那些孩子做笔录啊?”

“是啊,哎……现在这事情弄得草木皆兵的,这些家长已经不让孩子上学去了,都是在家二十四小时的看守的那种,不过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总不能一辈子都把他们关在家里面吧!”李耐耸了耸肩膀,活动了一下脖子,“累死了,不过这些孩子的打架理由听着我都是醉了!”

“不是看不顺眼,就是什么听说有人背后说他们坏话了,这些简直都是空穴来风的那种,根本没有什么真凭实据,完全都是靠感觉去打人的,我也是不懂这些孩子的世界了!”李耐只是一笑,“你们这是吃完了啊,我得赶紧去了,不然连饭都没了!”

佟秋练和白少言回去的路上面,白少言抓了抓头发,“这些孩子和他们也是无冤无仇的,怎么都这么的残忍呢?怎么对自己的同学下的去手啊?”

“现在的孩子心思你别猜了,还是赶紧将采集回来的东西,再验证检查一下吧!”佟秋练微微揉了揉脑袋,这半夜起来的,这饱暖思淫欲这句话说得真对,刚刚吃饱了饭,整个人都慵慵懒懒的,就想着睡觉了。

佟秋练回到实验室里面,关于白少言发现的绳子上面的那个血样的比对结果已经出来了,不是死者的,佟秋练和白少言都是顿时眼前一亮,但是佟秋练将从血样中检测出来的DNA和当时仲文轩的现场采集到了那一根长发进行对比的发现,居然完全不吻合。

“老师,这一根头发,会不会根本就不是什么证据啊,那个地方是洗漱间,或许有更多的头发也不一定啊,毕竟是女生宿舍啊!”白少言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宿舍的六楼十分的干净,在下水道的排水的地方是一个漏网型的出口,头发是流不出去的,这也是为了防止女生的头发堵住下水道采取的措施,而除了死者的皮屑之外,只有这一根头发,而我看到了六楼打扫的很干净,里面的厕所几乎都是看不见别的东西的,这一根头发或许就和案子有关,任何时候都不让放过任何的线索!”

白少言点了点头,已经开始在电脑上面进行了DNA的比对工作了,“若是凶手是个孩子的话,估计在全国的DNA的数据库中也是匹配不到的!”但是虽然这么说着,但是白少言的眼睛却是看着屏幕,一丝一毫都没有松懈!

佟秋练直到下班的时候,才知道,今天的事情到底在C市造成了多大的影响,这还没有出门呢,这局里面谈论的事情,就全部都是关于凌晨的这起命案,而刚刚稍微有些平静的网络上面,各种关于学生打架斗殴的视频又一次被重新找了出来。

虽然说大家对于凶手的手法表示了一致的抗议和不满,但是很多人还是在谴责打人的学生,说他们有人生没有人养,谩骂之声也是甚嚣尘上的,其实大家为什么会对这种事情不满,究其原因不过是这种事情虽然被曝光了,但是校园暴力的并没有因此减少,反而是越演越烈了。

而施暴者的年纪小,达到不了定罪量刑的标准,所以一般就算是认定是施暴了,但是因为法律的限制,这些孩子最多的不过是批评教育,能够定罪量刑的真是寥寥无几,而反观受害人,这种事情在他们的幼小心灵,造成了巨大的伤害和阴影,这种阴影或许是要陪伴他们一辈子的,所以关于如何惩罚施暴者,如何保障未成年的人权益,也在民众之前展开了激烈的讨论。

警局的门口现在已经有十几家的媒体记者蹲点守候了,萧寒的车子刚刚到警局门口,就瞬间被围住了,不得已,赵铭知道后,只能叫民警出去维持秩序,“萧公子,听说您今天凌晨目睹了案发现场,能不能给我们进行一下详细的说明呢!”萧寒刚刚下车,一大波的记者就围了过去。

而本来暗中守护的保镖此刻也都纷纷出来,直接将记者全部隔开,萧寒刚刚进了院子,就看见了佟秋练和白少言正走出来,佟秋练的面色显然十分的疲惫,眼角都有些乌青了,看的萧寒一阵心疼,“萧大哥,您来啦!”

“嗯!”萧寒搂着佟秋练的腰,伸手就捏了一下,佟秋练的反应不大,“是不是很累啊!”

佟秋练无力的点了点头,萧寒只是让佟秋练靠在自己的身上面,而那群保镖已经直接警告记者不许拍照什么的,这萧公子在C市的实力,人家不给拍照,你也不敢拍啊,所以这些记者只能眼馋的看着萧公子扶着娇妻上了车子,也不能按下手中的快门。

“妈咪,辛苦啦!”小易伸手就搂着佟秋练的脸亲了一口,佟秋练倒是没有想到小易居然在车子上面,“这还没有到放学时间吧,你怎么就放学了?”

“妈咪,你糊涂啦,周末好么?”小易揉了揉正睡在自己的腿上面的茶茶,“妈咪,我们等会儿去外面吃饭好不好!”小易的眼睛贼亮贼亮的,佟秋练一进来就闻到了一股很香的味道,刚刚回头就看见了放在车子后面的一个包装袋,上面写着的是炸鸡!

“谁买的?”小易伸手指了指萧寒,佟秋练立刻板着脸,她还记得那个时候小易吃了东西弄得肚子不舒服,还发生了孙学初的事情,佟秋练可不想再让小易进医院了,“这东西你别吃!”

“为什么啊,妈咪,我就吃一次而已!”小易撅着嘴巴,可怜兮兮的朝着萧寒发射求救信号。

“好了,小孩子嘛,让他吃一次吧,惦记好多天了!”萧寒这话说完,佟秋练忍不住瞪了萧寒一眼,什么时候开始他们家的家庭模式变成了严母慈父模式了,你倒是会做好人啊,还就吃一次,这小子要是吃起来,你能哭死!

“妈咪,就一次好不好……嘻嘻!”小易说着又搂着佟秋练的脖子,就在她的脸上面亲了几口,“行了,少吃一点,别当饭吃!”

“嗯嗯!”小易连连点头,但是在餐桌上面的时候,佟秋练一直在吃饭,而萧寒则是看着小易一个鸡块、两个鸡块、三个鸡块……很快的那一袋子就被他消灭光了,幸好他买的少,而佟秋练似乎是已经遇见了这种事情的发生,给了萧寒一个眼神!

那意思就是你看吧,小易这个人你纵容一下,他就绝对会放肆到底那种,萧寒只是笑着帮佟秋练夹了菜,“小孩子嘛,在他这个年纪,就让他想玩什么就玩什么吧,别拘着他,等他到了学龄了,有的忙了!”佟秋练一想,似乎也是那么回事,现在的孩子普遍学习压力很大,其实像是小易这个年纪的,报了补习班,兴趣班的也不少!

“那我是不是也该给小易准备一下,报个什么兴趣班了啊,现在也就学了一个跆拳道!”佟秋练刚刚说完,小易华丽丽的噎着了,什么东西,兴趣班!

“妈咪,我还小,这个太早了,我觉得一个跆拳道已经很好了,呵呵……”小易怎么觉得这鸡块都有一点食之无味了呢。

“放心吧,我不逼你,回头这个案子结了,我给你找几个兴趣班,你自己挑着自己的去学习!”

“电脑可以么?我想当黑客!”萧寒绝倒,萧家家大业大,你丫的说你想当黑客,你想去黑哪里啊!

“这个就算了,和你的年龄不相符!”

“我就是想用我的智商碾压一下他们而已!”小易啃着鸡块,小嘴还油滋滋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