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118 招鬼槐树,红衣死尸

“你想知道什么!”佟秋练放下勺子,就这么看着令狐乾,而四目相对之间,两个人都感觉到了对方心里面的波涛汹涌,白少言则是将东西放好,直接跑出了实验室,这地方哪里还能待得下去啊,这佟秋练本来就是气场很足的人,这在加上一个令狐乾,白少言觉得呼吸都觉得难受了。

“你早就知道了这个新型的药物和顾家有关!”令狐乾只要想到顾珊然会和这样的一个组织扯上关系,令狐乾的心里面,就会觉得一阵紧缩,十分的难受,他说的是对的,他们之间真的是一个官一个匪。

“有一部分关系吧,但是这个事情和顾家没有关系,你们不要在他们的身上面浪费时间了,不会有结果的!”佟秋练说着就开始低头喝粥。

沉默了片刻之后,令狐乾突然说,“你早就知道了,这件事情?你也知道顾珊然的背景,顾家,你说的是那个顾家?你确定和我说的是一个顾家?”佟秋练挺令狐乾说这话,头都疼了,这到底是有多少个顾家啊。

“我想能够和军火沾边的顾家没有几个吧!”令狐乾是觉得奇怪,按理说,佟秋练这种从事法医工作的人,怎么会接触到顾家这样的人家,而顾珊然……为什么在五年前会出现在C市呢,这一切似乎就像是顾家本身一样的神秘。

“反正南笙已经找你了,你们抽时间和他们谈一下吧,你会得到你想要的答案的!”佟秋练也知道这事情自己不应该插手,毕竟徐敬尧都来了,已经充分的说明了这个案子在国际上面的影响力了,这种事情自己还是少掺和的好。

令狐乾走后,佟秋练就开始分析从教室里面带回来的物品了,上面十分的干净,就是一枚残缺的指纹都提取不到,“老师,那天在女生宿舍提取到的脚印的受力分析结果出来了!”白少言将报告递给了佟秋练,佟秋练看了一眼报告,“和您预测的基本一样,根据这双鞋子鞋底的花纹,和仲文轩死亡现场的鞋子花纹是一样的,可以确定还仲文轩的鞋子,只不过这鞋子受力分析显示,穿鞋子进入值班室的人并非仲文轩本人,有可能是犯罪嫌疑人!”

佟秋练看了看报告,似乎已经没有别的东西了,就将报告放到了一边,“关于横幅上面的颜料的调查的怎么样了?”

“这个更是无从查证,因为学校的学生的美术课就有专门要用颜料的,几乎每个学生都有,而且这个朱砂的成分也是比较普通的那种,学校本来的小商铺估计会有很多吧,这个颜料的线索也是断的!”白少言无奈的耸了耸肩膀。

佟秋练此刻正看着一个密封袋里面的一个东西,准确的说是一个线头,就是那个被莫凝的钱包勾下来的线头,是一个白色的线头,一根线,被水泡过了,也是没有什么价值了。

“对了,铁丝和六楼厕所的铁丝比对过了么?”佟秋练抬头看着白少言。

“不仅是六楼的厕所的铁丝,就是将横幅挂到教室后面的铁丝也是一个类型和型号的,这种铁丝比较细,要是想要将铁丝弯曲固定不需要费很大力气,上面有也是一枚残缺的指纹都提取不到。”白少言觉得这个案子的凶手也太小心仔细了,这反侦察的意识也是太强了一点吧,这几乎没有留下任何的线索啊。

“先这样吧,你先将校服检查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有价值的线索我先去赵队长的办公室,和赵队长稍微说一下这个事情!”佟秋练说着将资料整理一下就出门了。

这刚刚推门进去,就看见了一个二十多岁的女生坐在赵铭的办公室里面,而办公室里面居然早晨刚刚见过的第一高中的校长也在那里,女生扎着马尾,看起来十分的干净利落,看到佟秋练也只是对着佟秋练微微点头,一身白色的长裙,显得十分的干净清爽。

“校长,这件事情我们绝对不能同意,那群孩子已经把我的表妹欺负成了这个样子了,我是绝对不允许他们重新回到学校上课的,您让他们转学吧!”佟秋练微微侧目,因为这个女生此刻说话的声音有些大,这是高筱岚的表姐?总不会是厉媛媛的,厉媛媛下葬之后,她的父母几乎就没有来过警局了。

“那个是高筱岚的表姐叫杨曦,今年大二了,这不,校长准备让那几个参与打架的学生重新回到学校上课么?快要期末考试了!”佟秋练只是看了看杨曦,长得不算是特别好看,但是看起来十分的舒服,不过和那个高筱岚倒是差别很大。

对于高筱岚,佟秋练也是早上的时候,刚刚接触,是个十分腼腆害羞的女生,看起来十分的内向,听说是学习很好,才被那群人欺负的。

“那群学生我们记了大过了,而且我们已经采取措施了,高筱岚在学校里面,肯定不会再受到伤害了,您就放心吧,我保证不会再发生类似的事情了!”校长说话的声音也是闲的有些卑微,似乎是在恳求眼前的女生,但是杨曦的神情似乎丝毫都没有松动的迹象。

“当初你们和我们保证了,会将那一群学生转学的,你让我的表妹还要和那群孩子待在一起,您自己想想觉得合适么?”杨曦的说话的语气十分的坚定,似乎是丝毫不肯让步了。

“我是保证了,但是这是学期末啊,再怎么样也让他们回学校参加考试吧,你也是第一高中毕业的,作为母校,难道你就不能稍微体谅下学校的难处么?”校长这话说完,换来的不过是杨曦的面无表情,倒是惹得周围别的人的侧目,杨曦居然也是第一高中毕业的。

“校长,就是因为第一高中也是我的母校,所以我才劝表妹的家人和解的,难道你是想要逼我们去闹么?”杨曦这话带着一些威胁的意味了,校长的叹了口气,神情显得十分的落寞,这能不落寞了?

这事情处理不好,可是关系到学校以后的声誉的啊,“难道就是学期末待到期末开始也不行么?”校长这话似乎是在做着最后的妥协,“现在没有学校会接收学生的,再怎么样,也要让他们等到暑假吧,这才能开始联系学校去上课啊,怎么样?”

其实这话说的也是有道理的,毕竟想要那些参与打架的学生转学,这是受害者家长共同的愿望,学校想要将事情平息,这些学生肯定不能再学校待了,只是这时间是学期末,很少有学校会接收新学生的,更何况还是这样的学生,估计只能去外地了吧。

“那您必须保证他们不能靠近我表妹!”看见杨曦妥协了,校长的脸上面这才露出了一些喜色。

“做校长这年头也不容易啊,这群学生,十几个人呢,要一下子转学出去,哪里这么容易的啊,不过这高筱岚的表姐人家的想法也可以理解啊,这将打架的学生和被打的学生放在一起,谁能不担心啊!”李耐招呼佟秋练坐下。

而那边的两个人则是在赵铭的主持下面做了一个调解。

赵铭已经派人化装成学校的保安在学校里面巡视了,大家这才稍稍安心一些。

佟修这几天头已经够疼了,回到家发现佟清姿的病情似乎瞬间恶化了,这完全找不到原因,只是整个人的似乎像是瞬间回到了幼儿的时候,就是护工喂饭给佟清姿的时候,她似乎都不知道如何咀嚼食物了,这弄得只能给她吃些流食。

这要是能乖乖吃饭也就算了,关键是完全不能啊,白天黑夜的,每日每夜的大喊大叫的,除了镇定剂之外,似乎药物的控制已经起不了什么作用了。

而王雅娴自从那件事情之后,每天夜里都是噩梦连连,令狐泽已经有几夜被王雅娴吵醒了,“我只是被清姿吓到了而已!”王雅娴总是用这样的借口搪塞令狐泽,而令狐泽只是想着自己的妻子胆子小罢了,也不多深究,这一夜王雅娴又一次被噩梦惊醒了。

梦里面的佟清姿一直笑着喊自己“娴姨”,王雅娴就是忍不住的会想到了自己给佟清姿注射药物的时候,佟清姿那一声“娴姨”,透着悲哀和绝望,就像是一条锁链一样的将王雅娴死死地捆住。

就是五年前的事情,这几天也是常常梦见,那一双眼睛带着震惊和哀戚,但是自己却毫不犹豫的伸手摘掉了她的氧气罩,那双眼睛这几天也是在王雅娴的脑海中浮现,让她午夜梦回就会被惊醒。睡醒之后都是满头大汗的。

王雅娴看了看身边的令狐泽还是睡觉,就掀开被子,翻身下床,令狐泽是军人出身,这警惕性一直很高的,身边稍微有些动静,都能惊醒,知道自己的妻子又被噩梦吓醒了,微微叹了口气,就直接翻身继续睡觉了,而整个令狐家此刻就像是一座死城,没有一点的气息,王雅娴走到了楼下,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而这个时候时钟的指针指向了凌晨两点,王雅娴叹了口气,而这个时候大门开了,是令狐默回来了,令狐默的公司最近事情有点多,这才刚刚回来:“妈,这么晚了,您怎么还不睡?”

令狐默脱下衣服,王雅娴只是冲着令狐默一笑,“这么晚啊,累了吧,要不要我去给你做点吃的!”

“不用了,已经很晚了,还是去床上休息吧!”令狐默眼睛瞥见了在桌子上面的杯子旁边有个药瓶,令狐默直接走过去,王雅娴这还没有来得及将药瓶收起来,药瓶已经到了令狐默的手中,“妈,您失眠了?”

“已经好些天了,应该是看过了清姿之后,就有些睡不着了,这对姐妹也是可怜的!”令狐默一听这话,才想起来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见到佟清姿了,只是听别人说起佟清姿现在是怎么样怎么样的,但是令狐默哪里知道佟清姿现在已经完全疯了呢。

“好了,没事的,您早点休息,我先去楼上了!”王雅娴看着令狐默上楼的背影,心里面突然开始忐忑了,若是让阿默知道小练的母亲死亡是自己一手造成的,那么我该怎么办,为什么五年前的事情一切都脱离了轨道呢,真的是孽缘啊!

而此刻所有人都是正在香甜的睡梦中,突然一阵刺耳的警笛声音划过了C市的夜空!

佟秋练正在睡觉,手机就响了,佟秋练模模糊糊的接起了电话:“老师,不好了,第一高中又出事了!您赶紧过来吧!”是白少言的电话,佟秋练几乎是立刻从床上面蹦起来的,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居然又出事了?

而时间已经是凌晨两点半了,佟秋练利索的开始穿衣服,萧寒伸手遮了遮刺目的灯光,披了件睡袍,“怎么了?有案子?”自从那次裴昌盛的案子之后,萧寒就知道佟秋练这职业真的是随时都有可能出现场,萧寒只是晕乎乎的将睡袍穿好,“我送你过去!”

佟秋练看着萧寒似乎眼睛都睁不开的样子,只是走过去,踮脚亲了亲萧寒的嘴唇,“不用了,我让司机送我过去就成了,你再睡会儿吧!”这个时候正是每个人深度睡眠的时候,萧寒每天要处理公司的事情也是很忙的,佟秋练也舍不得萧寒挂着黑眼圈出去上班。

“我坚持送你!”萧寒书清醒了一些,伸手抱住佟秋练的腰,低头就给了佟秋练一记长吻,萧寒的手已经在佟秋练的身上面开始游离了,佟秋练刚刚穿好衣服,不想被萧寒弄乱了,伸手阻止萧寒的进一步的动作。

“别闹了,你先睡会儿吧,还早呢,有黑眼圈就不好了!”佟秋练说着就要去洗漱间稍微整理一下,萧寒则是抱着佟秋练就直接进了洗漱间,“你这是干嘛!”

“让你知道我已经清醒了啊,等我两分钟,我送你过去!”佟秋练现在是坐在洗漱台上面的,萧寒快速的亲了一下佟秋练的额头,就冲了出去,佟秋练只听见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知道萧寒在穿衣服,佟秋练虽然不想让萧寒送自己,但是心里面还是暖暖的。

萧寒和佟秋练到现场的时候,才发现,现场有多么的混乱,此刻的虽然是凌晨,但是第一高中已经被群众里三层外三层的围起来了,这想要进去也是有些难度的,幸好萧寒跟着来了,C市的人没有人不认识萧寒的,一看到萧寒大家都自动给佟秋练让出了一条道路,而门卫已经认识佟秋练了,直接放了佟秋练进去,萧寒现在又不想回去,也跟着进去了。

学校里面所有的宿舍楼都是暗的,但是似乎每个宿舍的学生都没有睡觉,因为可以看见宿舍里面传来的灯光,就像是手电筒的那种灯光,而学校里面声音很嘈杂,李耐一看见佟秋练,就像是看到救星一样,“佟法医,您可来了,这次的事情可闹大了,局长都过来了,还有市局的领导班子都下来了!”

佟秋练挑了挑眉毛,这也难怪了,这前后已经有两个学生遇害了,加上一个自杀的厉媛媛,第一高中死去的学生已经有三个了,这次……

远远地,她就看见了所有人似乎都是围着一棵树,那棵树很大,佟秋练早就注意到了这棵树,因为来了第一高中几次,这棵树很粗,看样子有很大的树龄了,会多看两眼。

而在佟秋练到了现场之后,现场被封锁了,周围很黑,所以已经架起了灯,佟秋练远远地就看见了树上面挂着一个东西,因为还在左右的摆动,所以很明显,该不会……“这次的人是吊死的?”

“不是,他杀,之后被吊起来的!”李耐叹了口气,“这个人真是丧心病狂了,把现场弄得那么诡异,真是要死人了!”诡异?佟秋练只能远远地看见一个人被吊起来,因为太远了,完全看不清楚。

萧寒伸手握住了佟秋练微凉的手,萧寒只是觉得现在的气氛实在是诡异,外面的人头攒动,而学校宿舍有意无意的照射出来的光亮和一些悉悉索索的声音,总觉得现在有上千双的眼睛都在盯着这个地方。

“怎么了?你要不要先去车子上面坐着?也许会吓到你!”佟秋练还以为萧寒是被吓到了,毕竟不是谁都可以接受这种案发现场的。

“没事,你忙你的,我等你,最好你能和我一起吃个早饭就好了!”萧寒伸手搂着佟秋练,佟秋练只是无奈一笑,“那你等着吧,肯定能和你一起吃早餐的。”

而他们靠近现场之后,才知道什么叫做诡异,因为这个学生穿着一身红色的衣服,绳子是绕在她的脖子上面的,另一端系在树上面,而她的整个面部都是伤痕,像是被利器割开的伤痕,还在流着血,而整个身子也是遍布着伤痕,手腕露在外面,还在向下面滴血,树下面是沙土,鲜血混在在沙土里面,已经将沙土染红了一大片,而在她的下面居然插着香烛,白色的香烛,已经被鲜血淋成了红色,而且周围居然散落着纸钱!

这个夏天的夜里无风,所以纸钱就是在树的周围散落着,倒是没有被吹走!

最让所有人看着痛心的自然是死者的是个女生,而且整个身子还在往下滴血,死者的眼睛睁得很大,似乎像是要凸得掉下来一眼,生前肯定是收到了巨大的惊吓。

其实赵铭他们所有人的心里面都是不约而同的想到了两个字“头七”,因为这种又是蜡烛,又是纸钱的,所有人的心里面应该都是这么想的吧,关键是死者居然穿的是一件红色衣服,看起来更是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老师,现场别的证据已经采集完毕了!”佟秋练走到了死者的下面,伸手摸了摸死者的脚踝,“死者的身体还有温度,死亡的时候已经就是一两个小时之前,将死者放下来吧!”死者的头发粘附在脸上面,加上脸上面的划痕,似乎都让人联想到了电影电视剧中的那些女鬼的形象。

“特么的,吊在什么树上面不好,偏偏还是个槐树!”不知道谁说了一句,瞬间让所有人觉得像是有一股寒气瞬间侵袭了所有人的四肢百骸。

因为在民间有这样的流传,说是槐树之所以叫槐树,是因为槐树乃木中之鬼。因其阴气重而易招鬼附身,更在风水学里禁止种在房屋的附近,所以这又是女鬼形象,又是槐树的,难免让所有人的心里面觉得不舒服。

“闭嘴,不要说话!”赵铭吼了一句,这瞬间变得鸦雀无声了,只听见了绳子摩擦树干的声音,那具尸体就慢慢的被放了下来,佟秋练只是简单粗略的检查了一下死者的情况,“死者女性,年龄在14—16岁之间,死亡的原因暂时是失血过多,是死后被人挂在树上面的,这里应该不是第一案发现场!”

佟秋练只是将死者的面部的头发拨开,那脸上面凌厉的伤口,顿时暴露在所有人的眼前,每一刀下去的力道都很深,有的地方甚至是血肉外翻,可以看见一些白骨的痕迹,可见凶手当时是有多么的藏心病狂啊,脸上面都被划花了,不过大体的面部轮廓还是能够看得清楚的!

“这个人不是……”李耐似乎认识这个人,赵铭看了李耐一眼,李耐指着这个死者,“她好像也是那个时候因为打架斗殴的事件,到过警局的一个学生之一,看着有点眼熟!”所有人的心里面都是说不出什么样的滋味。

若是说高兴吧,最起码这个死者的身份确定了,但是这事态的发展已经越来越严重了啊,这样下去肯定不行啊!

“赵铭,我已经和你说了,让你半个月之内给我破案,现在好了,前两个案子还有着落,这怎么又出了这么个案子啊!”局长指着地上面的死者,赵铭只能低头不语,现在自己说什么都是错的,干脆不要说话好了。

“死者的四肢经脉都被切开!”死者的四肢现在就像是提线木偶的手脚一样,只有关节连在上面,刀口很深,而且很整齐,若是说是同一个凶手犯案的话,只能说她的手法越发的娴熟了,“死者的下体遭到了破坏,这应该是失血过多的主要原因!”佟秋练已经将死者的衣服盖起来了,毕竟还是在孩子,下体已经血肉模糊了,非常惨烈。

而一直在边上负责记录的白少言则是看见了佟秋练掀开衣服的那一瞬间,只看见血肉模糊的一团,一个花季少女,就因为欺负同学,就要遭遇这样的对待么?这样的问题似乎都在拷问着所有的人。

很快的,死者的尸体就被运走了,而寻找第一个案发地点的任务还在进行着,校园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但是这是在深夜,学生还在宿舍,他们必须将声音降到最小,外面的群众陆陆续续的都准备离开了,但是也有看热闹的一直守在门口,更有一些记者已经闻风赶到了。

白少言正在树下面将所有的证物收集起来,“老师,你说这个槐树是不是真的这么的邪乎啊,不是都说这种树招鬼来着么?况且这凶手给她穿上红色的衣服是为什么啊?”

“这我怎么知道啊,不过这个凶手很显然心理已经扭曲的很厉害了,不过槐树的话我倒是不懂,不过有人说榆树才是招鬼的!”佟秋练一边观察着将死者吊在树上面的身子,一边说,白少言抬眼看了看佟秋练,榆树?

“因为经过科学的验证,榆树的根部通常能够穿透棺材生长,所以说你要是埋葬一个人找不到的话,就找榆树吧,通常在它的一米之内就会有坟墓的,况且,你知道榆树上面是能够长木耳的么?”这和木耳又扯上了什么关系啊,白少言不懂这个,“在古代的时候,木耳又被叫做鬼耳,有一些邪教组织会用这个勾魂引魄,把死人变成僵尸!”

白少言愕然,这么邪乎啊,佟秋练看到白少言那呆呆傻傻的表情,扑哧一笑,“说着玩的而已,你别这么当真啊!”

白少言无语了,老师真是越来越调皮了!

而另一边的民警在找遍了校园的各个角落的时候,找到了所谓的第一案发现场,佟秋练赶到的时候,这哪里是什么案发现场啊,这简直就是一个屠宰的现场啊,因为他们找到的地方是操场,而那个凶案的第一现场,居然是一个乒乓球台!

血肉飞溅的到处都是,但是这个球台上面鲜血最多,而且在这个上面他们找到了凶手遗落的一把刀子,“这人是把人当肉了么?”

“嗯,这个球台,就是他的砧板!”佟秋练将上面的刀子拿起来,是一把十分锋利的水果刀,而球台上面飞溅也就是一些血肉了,按照这个飞溅的程度的话,这个凶手的身上面肯定也有的,将死者从这里挪到大槐树下,这个距离不近啊。

按照这个路线经过观察,他们在路上面发现门一些血迹,初步的推测应该都是死者的,这一次这个凶手留下的线索依旧微乎其微,弄得所有人都有些心情烦躁了。

因为学生第二天还是要照常的学习上课,所以证据的采集工作必须尽快的完成,现场还需要进行清理,等到所有的工作做完的时候,天色已经微微有些亮了,佟秋练看了看时间,已经将近五点了,大半夜的出现场,每个人似乎都十分的疲惫。

佟秋练将东西整理好给白少言的时候,就发现在不远处,萧寒靠在学校的椅子上面似乎已经睡着了,微微侧着头,头发散乱的落在额前,看起来睡得十分的香甜,佟秋练只是笑着走了过去,将手套脱下扔掉,因为都是一次性的手套而已。

“醒一下,我们结束了!”萧寒这才幽幽的睁开眼睛,这居然天都快亮了,萧寒一伸手直接将佟秋练的腰抱住了,将头靠在佟秋练的腹部,“辛苦了,我们可以回去睡个回笼觉的,好不好?”萧寒说话的声音本来就十分的温柔,现在更是平添了一丝慵懒,听着还带着一丝撒娇的味道。

“好啦,赶紧回去吧,我等一会儿还要去实验室,案子比较急,没有办法陪你回去了!”佟秋练看着萧寒,还是比较心疼的,其实他根本不需要来陪着你自己的,来这里也只能这么干等着,这大半夜的在外面坐着,这早晨的四五点的时候还是有些冷的。

“好吧,那我们先去吃饭好了,总不能不给吃饭吧!”正好赵铭从这里经过,赵铭此刻睡意刚刚袭来,整个人脑子都有些晕乎乎的,“佟法医,您先休息一吧,吃个饭,稍微眯一会儿!”

“嗯!”佟秋练只是点了点头,萧寒起身伸了个懒腰,走出学校的时候,发现学校周围的有些卖早餐的小摊贩已经开始出摊了,“要不我们就在这里吃吧,你等会儿带一点回去给小易和萧晨!”

“可以!”其实萧寒完全不介意是在哪里吃的东西,这最主要的还是和谁一起吃,不是么?

吃了早餐,萧寒就准备开车送佟秋练回警局了,这车子刚刚开进了警局的大院,一回头,发现坐在后座的佟秋练,蜷缩着身子,已经睡着了,萧寒将车子的空调温度调到合适的温度,给白少言发信息问了一下大概佟秋练需要工作的时候,还有一个多小时,让她睡一会儿吧。

佟秋练完全不知道,萧寒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睡了一个多小时,等到佟秋练自己醒的时候,“还有十几分钟,你要不要再睡一会儿?”

佟秋练看了看手机,自己居然睡了快一个消失了,佟秋练揉了揉脖子,“怎么不叫醒我啊!”萧寒只是笑着下车,帮佟秋练将车门打开,佟秋练刚刚下车,脚下一个踉跄,整个人就直接栽在了萧寒的身上面,这软玉温香的投怀送抱的,萧寒自然乐得直接搂住了佟秋练的要,而佟秋练似乎是刚刚睡醒,迷迷瞪瞪的!

后知后觉的发现这个男人居然在警局的大院里面就开始调戏自己了,佟秋练一张嘴,就咬了萧寒的嘴唇一口,“嘶——你这是要咬死你老公啊!”佟秋练瞪了萧寒一眼。

“一大早的,还能别发春么?”因为佟秋练已经感觉到了萧寒的身体异样,毕竟两个人靠得这么近,这厮还在亲自己,佟秋练看了看周围,没有人,这才又瞪了萧寒一眼,“这是你可以禽兽的地方么?”

“难道不能么?”萧寒反问,佟秋练就想给这个冲着自己还笑得这么的荡漾的人一个耳光,“再说了,这一大早这样,是正常的生理反应,这可不是我能控制的,是你诱惑我的!”

这厮的理由还多了,“好了,我先进去了,你回去要是困了就睡一会儿!”佟秋练还是比较心疼萧寒的,居然跟着自己大半夜的跑出来,也是辛苦他了。

“知道心疼我了啊,亲我一下,我就走!”萧寒说着就把脸凑了过去,佟秋练看了看四周,确定没有人,这才凑到萧寒的侧脸,亲了一下,但是萧寒直接搂着佟秋练就给了佟秋练一记长吻,“嘘——”居然传来了口哨的声音。

佟秋练一抬头就发现那居然是重案组的窗口,那么多的人头是怎么回事,而李耐居然冲着自己还挥了挥手,佟秋练直接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算了,真是丢死人了,“你是不是早就看到了!”

“亏你还观察四周看了那么久,那么多人头在上头你都看不见!”萧寒说着亲了一下佟秋练的额头,“放心,他们不敢说什么,进去吧,我也回去了!”佟秋练只能瞪了萧寒一眼,就走了进去。

而萧寒回去冲了个澡,就去了公司,这一路下来可是收到了很多人关注的目光啊,但是萧公子十分淡定的上了自己的专属电梯,电梯的四周都是光可鉴人的,萧寒凑上去看了看自己的嘴唇,这小女人下嘴挺重的啊,这么大一块,萧寒邪魅的伸出舌头舔了一下,总感觉上面还残留着佟秋练的味道。

“喂喂喂——你们看见没有啊,总裁的嘴唇上面居然有一个口子,你说这会不会就是夫人咬出来的啊!”前台值班的小姑娘又开始八卦了,这总裁什么时候身上面出现过这种东西啊。

“谁没有看见啊,那么明显,总裁的心情不错啊,这肯定是夫人咬的,看不来夫人这种高冷御姐范儿的人,居然下手这么重,哈哈……”另一个小姑娘捂着嘴巴开始偷笑,“你们说他们在家的时候,会不会就是夫人说的算啊,毕竟夫人现在可是我们公司最大的股东啊!”

“嘿嘿……这个倒是有可能的,不过我们总裁这么爱夫人,夫人肯定说什么都会答应的!不过夫人这下嘴也是够重的,都出血了吧!”

季远疑惑的一路走过来,这公司今天的气氛有些诡异啊,这一个个的交头接耳的,似乎在谈论着什么八卦一样,季远虽然好奇,还是直接到了总裁办公室,“少爷,这是关于新口开发案的资料,似乎佟修那边已经得到了消息,知道政府准备投资这个事情还是在商榷之中的,所以正打算联合令狐集团,准备先行进行开发,我们要怎么办?”

萧寒抬头看了看季远手中的文件,季远这才注意到他们的英明神武的萧公子嘴唇上面居然破了一块,季远总算是明白了那些小姑娘到底在讨论什么了,我的少爷啊,您出来的时候,能不能稍微处理一下啊,您生怕别人不知道您和夫人恩爱么?

这萧寒还真怕别人不知道呢,萧寒只是伸手摩挲了一下自己的下巴,“令狐集团?令狐默难道也想要来分一杯羹?”

“具体的情况不清楚,不过令狐集团是注资给了远航,远航现在已经没有能力完成新口的开发案了!那我们该怎么办?毕竟那块地还有我们的一半!”季远明显显得有些担心了,难不成少爷这次真的要把钱全部赔进去么?

“让他们先做着,催催白少贤,让他的人加快进度,尽快将文书批下来,我要让他们血本无归……”萧寒拿着笔,笑得十分的邪魅,“令狐默,既然你也要投资的话,那就别怪我了,这是你自找的,只是令狐集团到底能不能撑得住,这就看你的本事了!”

季远对少爷的这种腹黑程度已经有了极致的了解了,若是少爷真的想要大家那个人的话,这种杀敌一万自损三千的做法,也就只有少爷做的时候还能这么的理直气壮吧。

此刻的警局,已经将死者的身份查出来了,“死者姓名是章茜,和莫凝是好朋友,莫凝做的那些坏事,她几乎是一个不落的都参加了!”李耐将这个章茜的资料放在赵铭的面前,“我就说这个丫头看起来那么面熟呢,就是那个看起来就是小太妹的那个女生,很嚣张的那个!”

看到照片之后,赵铭才想起来,“她的家长通知了么?”

“她一直都是保姆照顾的,她的家长在外地做生意,现在估计才刚刚赶过来吧!”李耐看了看时间,“两个人还不在C市,估计要两个小时左右才能过来!”

而赵铭则是自顾自的点上了一根烟,这已经是这包烟的最后一根了,也只能抽烟才能让赵铭的头脑能够片刻的清醒一些,这些家长,已经通知了那么多遍,居然还是这么的不小心,难道不知道最近真的很乱么?就知道赚钱,赚钱,赚了这么多钱有什么用,孩子都没了,到底这么拼命是为了什么!

“啪!”赵铭将烟头狠狠地甩在地上面,伸脚就使劲的将烟头踩灭,直接就走了出去,他真的脑子都是乱成了一锅粥了,女孩死去之前的惊恐的眼睛一直在他的脑海中挥之不去,让他整个人的神经都是绷得紧紧的!

“队长,这件事情也不能怪您啊,打电话的时候,这些家长都说自己已经好好地照顾孩子了,这个事情我们也不能说一个个的都能够照顾得过来啊,现在最主要的就是找到凶手啊!”李耐跟着赵铭出去,赵铭站在走廊的窗户边上,脸上面都是肃杀的神情。

“我就是恨有些家长,对孩子不负责,只认为物质上面的满足,让孩子得到最好的东西,但是他们不知道,对孩子的关系教育才是最重要的,这也是现在的孩子越来越极端化的一个重要的原因,这些家长不从自身找原因,出了事情,就直接找到了我们的头上面,难道我是孩子的他爸他妈么?”赵铭说着一拳头狠狠的砸在了一边的墙上面,震得窗户都抖动了,李耐只是微微叹了口气,不再说些什么!

李耐只是伸手拍了拍赵铭的肩膀,赵铭的手指关节处传来了丝丝的疼痛,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让赵铭觉得心里面舒服一些,他现在整个人脑子都是晕乎乎的,都是那些孩子的尸体一遍遍的在自己的面前闪过。

“我是不懂,为什么说的好是生养一个孩子,但是这些家长都是只会生,不会养呢!”赵铭这话说的声音不大,有一点点像是喃喃自语,不过就是五大三粗的李耐听着,心里面也是觉得十分的不是滋味,毕竟都是花一样年纪的孩子,就算是做错了事情,也不应该遭受这样的对待啊!

------题外话------

貌似最近口味是有些重,不过这个案子马上就要进入破案环节了……

推荐一下小伙伴的文,感兴趣的可以去看一下:

《食神俏掌柜》

一对一只专宠,不小白只诙谐!

骨灰宅小说家穿越成父母双亡的软弱小掌柜?

嘴角一撇,当她那么多年村斗宅斗宫斗白写的?当她那么多美食资料白查的?

帅气的东床未婚夫背着她去妓院偷吃?阉了!

伪善的婆婆白莲花地想来抢银子?掐死!

极品的亲戚跑到家里面求分家产?骂死!

锦城的厨神来傲娇,扔……等等,他傲娇个毛线线!

《铁骨霸宠之奶包要逆袭》

【男主小傲娇,女主成长复苏后期强大,身心如同蒸馏水般干净】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