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117 诡异头七,自杀往事

而此刻佟秋练因为有点不放心施施,就先和萧寒随着他们回到了顾家,佟秋练就在楼上面陪着施施,而萧寒则是正好有事情询问一下顾南笙。

“看把你高兴的,其实北辰那么爱你,你们只要好好说的话,这事情用得着你还要去夜店,使劲的灌酒么?吐得怎么样了?好些了没?”佟秋练和施施此刻正在洗漱间,佟秋练无奈的伸手轻轻拍了拍施施的后背,施施则是趴在马桶上面,吐了好半天,这施施本来就是没有酒量的人,此刻的脑子已经完全是晕乎乎的状态了。

只是冲着佟秋练一个劲儿的傻笑,佟秋练无奈的摇着头,明明就不能喝酒,还非要喝,这两个人也是真是能够闹腾的,佟秋练刚刚帮施施换了衣服,顾北辰已经在另一个房间洗了澡出来了,看到施施已经香甜的睡着了,示意佟秋练和自己出去。

去的地方是顾北辰的书房,这个房间很暗,没有开灯,只有月光透过雕花玻璃所照进来的光亮,顾北辰将灯打开,整个房间立刻变得透亮,而佟秋练这才发现,整个房间的两侧是巨大的落地型书架,上面满满当当的摆放着各种书籍,而除了这些之外,也就是几张沙发和一张办公桌了,顾北辰微微叹了口气:“你会不会觉得我这个男人很没有用,就是一个孩子都不敢让自己心爱的女人生下来。”

其实佟秋练完全可以顾北辰的做法,因为顾北辰现在的生活和刀口上面舔血的生活很相似,你不懂下一秒会发生什么,而站得越高,越是感觉高处不胜寒,尤其是顾北辰的童年还经历了那样的磨难。

“不会,我相信你做的任何决定都是为了施施好!”佟秋练这话说完,换来的不过是顾北辰的轻笑。

顾北辰平时都是版这一张死人脸,就是那双眼睛也是像是死人一般的了无生气,但是此刻的顾北辰脸上面带着嗤笑,看起来似乎有了一些人情味。

“为了她好……就是我自己自私罢了,我懦弱而已,我因为孩子的问题和南笙吵过,南笙说只要我同意,他就会生下和珊然的孩子,而因为你……”顾北辰看着佟秋练,“我亏欠了你……所以……”

“你不亏欠我了,现在珊然和南笙有了孩子,我很高兴,以前的事情就别提了!”佟秋练释然的一笑,“北辰,你活得太累了,其实你现在已经完全不用惧怕任何人,担心任何的事情了,你只要抽出时间好好陪陪施施就成了!”佟秋练在学习解剖学的过程中,也是辅修过心理学的!

顾北辰是小的时候受过伤害,心里面是有阴影的,而这种伤害,对他后天看待任何的事物,做出任何的判断,都产生了很大的影响,而这一切注定会被人一个人打破,那就是施施。

“你难道不好奇之前雇佣我们去杀你的人是谁么?”顾北辰看着窗外,萧寒和顾南笙正在草地上面踱步,似乎在说着什么,顾北辰的视力很好,这两个人似乎在谈论不想让别人知道的东西。

“暂时还不是很好奇!”佟秋练只是无所谓的说着,顾北辰确实突然回头看着佟秋练,那眼神似乎在说,其实他都明白。

“你应该知道是谁了吧,你看得开,我不像你,若是我也和你,或许我和南笙早就死在枪林弹雨中了!”顾北辰只是轻轻一笑,“今晚谢谢你陪施施!”

“不必客气!”佟秋练说着就直接离开了书房,而楼下的顾珊然完全不懂发生了什么,这先是施施跑了出去,然后干爹带了一大帮子人出去了,这回来的倒好了,居然是四个人,佟秋练将事情简略的和顾珊然说了一遍,顾珊然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干爹就是太小心了,其实放眼现在,谁敢招惹顾家啊!”顾珊然耸了耸肩膀,“珊然又太在乎干爹的感受了,所以两个人好了这么久,愣是没有实施造人计划,估计是因为我的事情,刺激到了施施吧,不过这样也好!”

而在萧寒和佟秋练离开之后,顾南笙走到了顾北辰的书房:“听说徐敬尧过来了?看来他们是把药物的事情直接赖在了我们的头上了,哼……要真是我们做的,他们又能怎么样?”

其实这也是顾北辰最近一段时间以来担心的事情,“既然已经查到我们头上面了,我们也不好什么都不表示,抽个时间约一下徐敬尧吧,老朋友了,总不能一直躲着!”顾北辰坐在沙发上面,窗外的月光正好可以直接喷洒在顾北辰的身上面,给顾北辰整个人笼罩了一层朦胧的光晕,越发的显得神秘内敛了!

这几天的C市显得异常的平静,但是平静之下却也是暗藏汹涌,尤其是此刻的警局里面,所有人简直是忙的焦头烂额的,因为现在这两起案子仍旧是进展缓慢,上面已经开始责令要求他们一定要在半个月之内破案了,这能不急么?

尤其是赵铭,已经好几天没有合眼了,整个人都显得异常的烦躁,尤其是在今天的一大早,学校的校长又打电话过来说是出事了,赵铭着急忙慌的打电话给佟秋练,这不正做着车子,直接赶到了第一高中。

而现在不过是早上六点多而已,因为夏天的缘故,天色已经很亮了,而当他们进入学校的时候,校长那额头脸上面已经布满了汗水,而下面的学生正在整齐划一的跑步:“我们学校寄宿的学生,要求早上六点起来跑步,也是为了他们的身体着想!”

“那你这里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啊!”赵铭烦躁的解开了衣服的扣子,他已经忙了好几天了,眼睛都没有合上一下,校长的一通电话,赵铭整个人都差点跳起来,这要是再出事了,他可就要直接从这教学楼上面跳下去了。

“就是早操前,有学上到教室,然后就发现……哎——你跟我去看看就知道了!”校长领着他们很快到了二楼的一个教室,教室的上面写的是高一(3)班,但是还没有走进教室,这一行人已经直接愣住了,因为透过教室的窗户,他们看见了在教室的电风扇下面正挂着一套衣服,是一套校服,而且电风扇被风吹在微微转动,弄得校服也随着电风扇在转动着,而最诡异的则是在教室后面悬挂着的横幅!

白色的布上面是红色的字,那颜色和鲜血的颜色一样,“杀人偿命,天经地义!”尤其是后面的感叹号,拖得很长,看起来十分的吓人。

教室里面学生的课桌整整齐齐的排放着,上面都是堆满了书籍等学习资料,整个教室因为没有人,显得异常的空荡,似乎是校服悬挂的地方和电风扇的摩擦造成的声音,“咯吱咯吱——”的,声音不大,但是所有人都觉得甚是诡异。

“今天是厉媛媛的头七……”不知道谁说了一句,所有人顿时都有一种脊背发凉的感觉,因为在所有人的心里面,头七这种日子,通常都透着一丝的诡异,而且这种日子,通常大家都会觉得会发生一些诡异的事情,结果好了吧,真的发生了。

其实赵铭他们这些人早就忘记了,什么头七不头七的事情,他们早就忘记了,这些日子忙着查案子已经忙的焦头烂额了,哪里还记得什么厉媛媛的头七啊。

但是佟秋练却突然发现站在自己不远处的那个校长和一些随行的学校的领导,都是霎时面如菜色,佟秋练只以为是被这种恶作剧吓到了,完全没有注意到那个校长拿着纸巾擦汗的手,微微地有些发抖。

这种事情通常都是被称之为恶作剧的,毕竟并没有对任何人的人身安全造成什么影响,只不过是恐吓别人而已,所以赵铭和佟秋练对视了一眼,赵铭就带着一群人直接进入了教室。

外面学生跑步的口号声音仍旧十分的响亮,本来是那种鼓舞士气的口号声,此刻在所有人听着都觉得有些烦躁,赵铭又一次解开了胸口的一粒扣子,擦了擦头上面汗水。

佟秋练看了看那个校服下面的课桌,上面很干净,干净的不像话,像是被人刻意的擦拭过,所以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可以提取,佟秋练又看了看周围的课桌,上面或者是放着书,或者是摆着别的东西,看起来都很正常。

白少言显示踩着凳子将校服取了下来,校服上面还挂着厉媛媛的名牌,上面有厉媛媛的名字班级和学号等一些东西,而李耐和别的民警则是将挂在教室后面的横幅拿了下来,佟秋练走过去,伸手摸了一下上面的红色字,“是红色的朱砂颜料罢了,需要带回去检测一下!”

“赵队长,你看这事情,是恶作剧还是什么啊……这学生看见了,已经引起了恐慌了啊!”校长说着又擦了擦额头上面汗水。但是他的语气似乎带着一丝颤抖,佟秋练怎么觉得相比较女生宿舍发生肢解的尸体,校长似乎比那个时候更害怕呢,难道是自己的错觉。

“怎么这么紧张?”佟秋练看到校长手中的一包面纸已经全部用完了,直接从自己的口袋里面拿出了一包面纸递给了这个校长,校长推了推鼻子上面的眼睛,眼神有些闪躲,也是因为佟秋练的眼神过于冰冷和锐利,难不成这其中还有什么事情么?

不是佟秋练自己疑心重,而是之前的女生公寓六层不住人的事情,校长已经说了谎,而此刻的躲闪,自然显得十分的可疑了,“谢谢……没事,我没事,就是被吓到了!”校长说着微微侧身,错开了佟秋练视线。

“没事,就是恶作剧罢了,您这些日子只需要好好地按照我们的指示,一定要好好地注意那些平常问题学生的动向,这事情……”

“这事情有问题……”佟秋练直接接过了赵铭的话茬,赵铭走过去,佟秋练的手中正拿着一个东西,是一根铁丝,很新的那种,“似乎和在宿舍六楼厕所门口的铁丝是一样的类型,这个应该不是巧合……”

其实铁丝这种东西算是比较普遍的,只是出现在一起命案中,继而又出现在了这里,也不得不引起所有人的怀疑。

而学校这边的人,所有人的都是脸色煞白的,就像是真的见了鬼一样的,那个校长嘴巴哆哆嗦嗦的,愣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所有人的心里面顿时往下一沉,而这个时候外面的学生的似乎已经散了,赵铭清了清嗓子,“先把东西都带回去吧,李耐,找几个人,今天务必在学校里面过夜蹲守,绝对不能在今天出任何的问题!”

因为此刻所有人的脑子里面都是满满的两个字“头七”,这个并不是很吉利的时间,而且似乎很多很诡异的时候,都会和头七扯上关系,更何况现在这种恐惧不安已经不仅仅是在他们之间传播了,而是经过几个学生的嘴巴,现在他们下楼,这些学生看到他们都是指指点点的,眼中有好奇,但是更多却是深深的不安。

头七,我国一种比较传统的丧殡习俗。习惯上认为“头七”指的是人去世后的第七日。一般都认为,死者魂魄会于“头七”返家,家人应该于魂魄回来前,给死者魂魄预备一顿饭,之后必须回避,最好的方法就是睡觉,睡不著也应该要躲入被窝。

如果让死者魂魄看见家人,会令他记挂,便影响他投胎再世为人。亦有说认为到了“头七”当天的子时回家,家人应于家中烧一个梯子形状的东西,让魂魄顺着这趟“天梯”到天上。关于头七的说法比较多,不过很多都是和一些灵异事件沾边的!

而学校这种地方,人多口杂,而学生虽然学习的是科学文化知识,但是对这种事情猎奇的心理也比较强,所以这种事情很容易在学生中间散播开来,从而引起学生不必要的恐慌,而这就估计就是犯罪嫌疑人的目的吧。

他们刚刚下楼,就看见高筱岚正在上楼,和她一起还有一个女生,高筱岚的脸上面还有明显的伤口,尤其是右眼上面还缠着纱布,上面贴着胶布,高筱岚看见赵铭,脸上面闪过了一丝惊惧的神色,他们只当做是这孩子当时受到的打击比较大,只是稍微聊了几句,就让她们上楼了。

“校长,那个你们学校,为什么只有一幢宿舍楼是六楼不用的,学生说别的宿舍楼六楼是正常使用的!”赵铭可算是逮着这个校长了,之前电话里面想要约他见面,就推脱说很忙,没有时间见面,而电话里面也总是顾左右而言他,弄得赵铭都要跳脚了,这好不容易逮着活人,怎么可能放过啊!

校长擦了擦汗水,脸上面的表情有些微妙,“谁胡说的啊,我们学校六楼就是没有住学生的!”都到了这个份上了,这个校长还是不肯说实话,所有人的心里面似乎都已经察觉到了那幢宿舍楼的不寻常。因为这个校长说话的时候,刻意的躲闪,许多人都看的很明白。

而在这么多人的注视下,这个校长的可以躲闪也显示这件事情上面,他在说谎,赵铭直接走过去,“校长,这种事情你瞒着我们没有好处的,再说了,这个案子不破,对你们学校也是有影响的吧,难道你不应该比我们更加着急么?”

“我哪里不着急啊,其实吧,那幢宿舍楼,四年前出过怪事情,这六楼也是在那之后才不再住人的!”四年前,这白少言和佟秋练对视一眼,似乎都想起了那个在抽屉里面发现的旧报纸,上面的时间定格在了那个女生自杀的时候。

校长和边上的几个校领导,对视了一眼,几个人似乎是很有默契的达成了一致,但是所有人的脸色都不是很好,都是那种面如菜色,似乎都不愿意回忆起四年前的事情,而是四年前,大家都是不约而同的想到了关于第一高中女生不堪重负,跳楼自杀的新闻。

“你们应该都知道四年前我们学校有个女生跳楼的事情吧!”校长微微叹了口气,其实这件事情压在他的心里面已经很久了,尤其是最近这些事情的发生,更是让他寝食难安啊,也是不吐不快。

但是作为一校之长,他的压力也是很大的,这么多的学生,他不能让所有的学生都陷入不必要的恐慌之中啊。

“和那个女生有关?”赵铭询问着,而一边的一个民警已经拿出了笔记本和录音笔。

“那个女生死后,貌似也是头七的晚上面,那个宿舍的六楼在宿舍统一熄灯断电之后,忽然所有的灯就亮了,而那层楼的阿姨,去检查开关的时候,发现那个总的开关被人推上去了,这刚刚准备将开关关掉的时候,就听见了一个女生宿舍传来的集体尖叫声,那个阿姨跑过去的时候,就看见了一张空床位上面摆着一件校服!”

佟秋练和白少言对视一眼,白少言手中的箱子里面还提着一套校服呢,怎么会这么巧?难道真是巧合么?这个事情在所有人的心里面都埋下了一个疑问。

“校服?和今天的一模一样?”校长点了点头,赵铭也明白了,这个校长为什么一大早着急忙慌的将他们叫过来了,敢情着根本不是第一次发生这样的事情啊。

“那个床铺就是死去的那个女生的床铺,因为东西已经被家里面的人搬走了,所以床铺只有木板,平白无故多出来的校服,让所有人都吓了一跳,这之后这事情就像是长了翅膀一样在学生中间流传,都说那个楼层闹鬼,各种谣言四起,所以……”校长又叹了口气,擦了擦手上面的汗水,但是他的衣服都被汗水浸湿了,整个人的脸色也是没有一丝的血色。

“所以你们就把那个楼层整个封锁了,不再住人了?”

“确切的说是那幢楼!”校长擦了擦额头的汗,“那之后很多家长反应,说一定要调宿舍什么的,我们就直接将所有的学生都搬离了那幢楼,而直到那个时候高一的学生都毕业了,我们才重新开始用这幢楼,说起来这还是第一年用,结果……”校长这话没有接着说,不过大家已经心知肚明了。

“封锁了整幢楼?”所有人都是一愣,难道还真的是闹鬼了不成,“你们当年没有报警么?”

“警察同志,当年一下子出了学生跳楼的事情,本来就是闹得人心惶惶了,这要是再出什么闹鬼的事情,我们学校估计很快就要倒闭了,这学校开会决定,就不报警了,我们就想着这肯定是某个学生的恶作剧罢了!”校长这话所有人也是理解的,毕竟学校这种地方还不是别的地方。

学生的年纪不大,心智都不成熟,很容易受到别的事情干扰,这事情要是闹开了,对谁都没有好处。

“就发生了这一件事情,你就决定把整幢楼都封了,这难道不会更加引起学生的恐慌么?”佟秋练还是觉得很奇怪。

“其实最主要的还是因为又出了一件事情,我们觉得这幢楼实在是有些诡异,这才……”这居然还有事情,所有人都是面面相觑,这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啊。

“校长,您能不能把事情都一次性的说完啊!”李耐明显显得有些急躁了,这能不急躁么?这杀人案没有破,这学校又闹出了什么恶作剧,这恶作剧还是毫无头绪的时候,这边居然冒出了一个什么四年前的事情,况且这个事情完全都是无法查证了,因为根本没有报警,连想要查找档案都是无从查起。

“你们随我去办公室吧,那里有那学生的档案信息,也许你们有用!”赵铭此刻的心里面就像是被人挠了一般的难受,他恨不得现在就把这个校长胖揍一顿,这么重要的信息,为什么到现在才说,况且那幢楼看样子以前就是出过事情的,难怪当时他们一个个的神色都那么异常。

“其实那幢楼自从封了之后就再也没有出过什么事情,我们也是看事情已经过去了,而且学校里面知道这件事情的学生都已经毕业了,这才决定重新启用这幢楼的!”校长领着他们直接到了自己的办公室,招呼他们坐下之后,就给他们都倒了一杯水。

而他则是埋头在一个书架上面翻翻找找,他从书架的最底层拿出了一个牛皮袋子,上面只是写着年月日,别的都没有注明,校长将牛皮纸袋交给了赵铭,赵铭将牛皮纸袋打开,里面是两个学生的档案资料。

是两个女生的档案资料,校长指了指最上面的那个女生,“这个女生叫杨子予,当时是我们学校高二的学生,就是四年前跳楼自杀的那个女生!”佟秋练坐在赵铭的一侧,杨子予这个女生留着齐肩的头发,照片上面笑容甜美,看得出来是个天真烂漫的小姑娘,关键是她的学习成绩那一栏,几乎在校期间,都是三好学生或者优秀班干部,成绩相当优异啊,这样的学生怎么会自杀呢。

况且有些人的性格似乎从长相上面都可以看得出来,而这个杨子予,就是听名字也知道,父母肯定是希望她成为一个有才学的人,而看照片女生应该性格不错,并不是那种内向的女生。

“自杀的原因你们知道么?”赵铭将档案从头到尾浏览了一遍,从档案上面似乎已经很难再发现别的东西了。

“就是考试成绩不理想吧,其实那次她的考试成绩也不错,班级第十,全校也是前一百的成绩,不过这孩子一直都是班级第一的,也许是心里面觉得……”这个理由在所有人听来都觉得不可思议,这种成绩下降这么一点点,也值得跳楼轻生,但是这件事情他们完全无从查证,除非找到当年和杨子予处的比较好的女生询问。

“这孩子好胜心比较强,你们也看到了那个她下面的一些获奖情况了吧,这孩子好胜心太强了,从高一开始就是班级第一,这一下子的成绩下滑,估计有点受不住打击吧!”所有人都是面面相觑,似乎都难相信一个学生会因为学习成绩下滑而选择轻生,更何况这成绩还不错啊。

“下面的那一份档案是邓悦的,这个女生和杨子予是一个宿舍的……”赵铭连忙将下面的第二份档案抽出来,上面的名字是邓悦没错,照片上面的女生扎着一个马尾辫,戴着一副眼镜,长得算是其貌不扬吧,相比较而言,那个杨子予,算是长得比较好看的了,她的学生档案也是终止在了高二那一年,而且是和杨子予一个班级的。

“这个女生又是怎么回事?”李耐站在赵铭的身后,这个女生的档案看起来比起杨子予就逊色多了,既没有担任什么职务,而且成绩也是比较一般的,看起来也就是个普通的学生罢了。

但是学校能够把学生的档案保留下来,也就是说这个学生已经终止了学业,一直都没有将自己的学籍资料调走,杨子予是自杀身亡,这个可以理解,但是这个女生又是怎么回事?第一高中那一年应该就是死了一个女生吧,那这个人是怎么回事?

“这就是那段时间发生的第二件事情了!”校长坐在沙发上面,喝了口水,似乎是想要压压惊,意味深长的深吸了一口气,“就在头七那件事情在学校传的沸沸扬扬的时候,我们就禁止学生讨论,也说明了这不过是个恶作剧罢了,希望这种闹鬼的流言能在学校里面终止,但是……”

“这种事情你不给一个合理的交代,光是想要搪塞敷衍学生,只会让流言更加的猖獗的!”白少言不明白校长当时为什么不选择报警,由警察出面处理,说出整件事情是恶作剧,难道不比学校说出来更加有说服力么?

“所以这件事情在发酵了之后,很多学生就猜测会不会是她们寝室女生搞的鬼,结果这最后的矛头……”校长叹了口气,那神情显得十分的无力。

“学生都认为是这个叫做邓悦的女生做的?”赵铭问了一句,校长点了点头。

“过了不久,这个女生突然在一次上体育课时候,被别的学生排挤,然后突然就疯了,现在在这个地方……”校长从一个记事本上面撕下来一张纸,上面是一个精神病医院的地址,直接递给了赵铭。

“那之后的?”李耐似乎有些急不可耐了。

“之后还能怎么办?这邓悦住院之后,我们去看过,精神异常,已经不适合留在学校继续学习了,只能办理了休学的手续,学校当时给了他们家里人一大笔的赔偿,那之后,我们学校会定期派人去医院看看她,不过他们家里面人不欢迎我们就是了!”

这事情谁都可以理解,自己的孩子在学校疯了,这根本不是一笔赔偿款就能够解决的,但是这件事情的保密工作做的这么好,倒是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之外的。

“当时这件事情你们怎么瞒下来的!”学校有学生精神异常,这事情可不小,但是当时外面几乎是没有人知道的。

“其实这件事情,知道的人真不多,她的父母拿了钱什么都没有说,而学生几乎都不知道这件事情,这事情就等于不了了之了,之后我们就把那幢楼给封了,毕竟一直在那幢楼,学生难免会受到影响的!”

又聊了一阵子之后,赵铭他们一行人就先离开了,坐在车子上面,白少言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一个学生生病不来上课,难道她的同学就不会怀疑么?”

“你欺负了人,这人生病了,你还敢去问她发生了什么事情么?学生遇到这种事情都是唯恐避之不及的,肯定都不敢提了,加上之前又有同学自杀,心里面早就有阴影了,谁还敢乱说话啊!”毕竟还是孩子,这种心理就是大人都会有的,谁想麻烦找上门啊,大家自动避开这个人,这个话题也是很正常的,况且还是一个那么普通,没有存在感的女生呢。

“队长,你说这事情,会不会和四年前的事情有关啊,我怎么觉得这里面透着一股诡异啊!”李耐看了看手中的两份档案,还真的发现不出什么东西。

其实每个人的心里面此刻都是存在着一个疑惑的,那就是前几天的凶杀案和四年前的事情到底有没有关系,是有人刻意为之,用四年前的事情来刻意的引起恐慌,还是说真的和四年前的事情有关呢?

“这要是和四年前的事情有关也说不过去啊,这自杀的小女孩,就算是不是因为考试成绩自杀吧,被人欺负了还是怎么的,那这凶手要报复的对象也不能是现在的高一学生啊,这两件事情怎么看都是联系不起来的,除了这次的恶作剧和四年前有些联系,别的东西似乎完全都对的上!”赵铭开着车子,“等一会儿要不要一起去吃个早饭,大家都是一大早就起来了,也是辛苦你们了!”

“队长,你要是请客的话,我们就吃,对不对啊……”李耐大声的吆喝着,后面的几个警察也是附和着。

其实佟秋练的心里面并不平静,校长已经说了四年前的时候,知道经历这件事情的学生都已经毕业了,难道说这件事情已经在学生中间广为流传了么?

“对了,佟法医,关于那个莫凝的案子,那几个装着硫酸硝酸的瓶子,我们按照上面的生产日期和厂家都查过了,这种瓶子几乎是随处可见的,但凡是学校实验用的,或者是有些搞研究的,这些瓶子都是比较常见的,我们只能确定说,这个凶手是能够接触到这种东西的人,对这个方面也是有研究的,但是茫茫人海,还是无从下手啊!”

“不过这个仲文轩如何进入女生宿舍倒是值得一提!”佟秋练立刻来了兴趣,李耐笑着和佟秋练说,“你是不懂,这群学生也是胆子大,这莫凝其实经常带仲文轩回宿舍,这仲文轩个子不高,莫凝那一群女生都是身材高挑的,她们其中有几个人负责引开宿管阿姨的视线,这仲文轩就趁机偷偷溜到了女生宿舍……”

“这个难道学生都不报告么?”毕竟女生宿舍,这都是女生休息的地方,还是很私密的地方啊。

“没有人敢说,对了,有件事情忘了说了,关于厉媛媛被强奸的地方……”佟秋练倒是一顿,毕竟她只是个法医,破案的事情她是没有全程参与,加上最近顾氏夫妇和施施也是麻烦多多,佟秋练也就没有怎么关注案子的进展。

“老师,听说地方就是厉媛媛的教室,然后似乎在女生宿舍楼里面又发生了一次……”佟秋练拿着手机的手顿了一下,心里面一阵瑟缩,这孩子也是够可怜的。

“不过根据视频的资料,在我们发现他的尸体的两天前仲文轩是和莫凝一起混进宿舍的,但是根据莫凝一起玩得女生说,仲文轩说是有事情,就要偷偷溜走,不过根据监控视频,他根本没有走出那个宿舍,应该就是在那个时候发生的凶杀案!”李耐微不可察的叹了口气。

“有事情出去?是被人叫走了?”佟秋练反问道。

“这个她们谁也说不清楚,不过当时学生几乎都还在上晚自习,他们听见了下楼的脚步声音,就以为是他下楼离开了,现在想想……”

“那也可能是上楼的脚步声音……”白少言接着话茬,说完自己都瑟缩了一下,好吧,这事情反正不合理的地方还是有很多的。

佟秋练刚刚回到实验室所在的楼层,一个值班的小哥,就给佟秋练送了一个饭盒,“佟法医,萧公子刚刚送过来的,说是您的早饭……”佟秋练这刚刚准备将东西放上去准备去食堂吃饭的,萧寒的动作倒是挺快的。

“谢谢了!”佟秋练冲着小哥道谢之后,怎么觉得这个小哥看着自己的神情还是有些古怪啊,佟秋练和白少言刚刚上了楼梯,就看见了在他们实验室的走廊上面站着一个人,“你怎么过来了?”

居然是令狐乾,说实话,昨晚也就刚刚才见过,这一大早的就过来是有什么事情啊,白少言打开门,佟秋练招呼令狐乾进去,令狐乾一进去就闻到了一股味道,说不出来,似乎是很多种气味的混合的味道,他闻着不舒服,佟秋练打开了窗户,通通风,“怎么了?难道是那个案子有新情况了?”

按理说徐敬尧都出马了,这个案子应该说是没有什么问题了吧,毕竟徐敬尧是犯罪心理学方面的专家,虽然不从事刑侦工作,但是却帮助警方破获了许多的大案子。

“我是想问一下关于顾家的事情!”佟秋练打开饭盒的手顿了一下,抬头看着令狐乾,北辰担心的事情还是来了么?即使什么都不做,还是会被人盯上么?

“顾家?你应该是有所了解的吧,毕竟珊然也是顾家的一员!”佟秋练慢条斯理的打开了饭盒,一碗香菇鸡丝粥,搭配着一点小菜和一些蛋白,倒是营养均衡,佟秋练一边喝粥一边观察着令狐乾。

令狐乾一身军装的样子,显得整个人都干练挺拔,而且表情很严肃,他从口袋中拿出了一张纸,“这是我今早在办公桌上面发现的!”

佟秋练疑惑的接过纸,上面居然写的是,“令狐上校,有时间一聚,可以带上徐教授!”居然还留了姓名和电话,落款是顾南笙这个猪头二货,佟秋练只是看了一眼,“这是珊然的丈夫!”

“我是想问一下,他们这是在挑衅我们华夏的军方么?”佟秋练愕然,这样的话,算是挑衅么?

而此刻就在一个昏暗的房间里面,隐约的就是可以看见几个人影:“老大,已经确定了那个药物是被令狐泽的老婆买走了,不知道是用在什么地方的,这会不会很容易被人发现啊?”

“发现了更好,令狐泽难道会让她的老婆成为阶下囚么?我就是想要将他绑上我们的船,以后我们就是一条绳子上面的蚂蚱了,自己的老婆购买贩毒集团的药物,难道他就真的可以置身事外么?”屋子里面传来了男子诡异的笑声,在黑暗的房间里面显得那么的让人毛骨悚然。

“还是老大这一招高明,这令狐泽知道了他老婆买了违禁品,还能真的做到大义灭亲啊,只是最近顾家活动频繁,我们该怎么办?”

“怕什么,这徐敬尧和令狐乾现在都是盯上顾家的,我就不信他们能这么快的全身而退,更何况,现在这种药物已经几近成功,就让顾家帮我们拖延一下军方也好!”

“但是这顾家不好对付啊!要是……”说话的人声音迟疑了一下!

“要是他们对付我们?不知道怎么是不是?”男子只是低头笑着,那声音像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一样,听着格外的诡异,“只要这个药物成功了,若是能够让顾北辰或者顾南笙注射的话,他们就成了废物,那么整个军火市场还不是我们的,我们也不用看顾家的脸色了……”最近顾家的动作频繁,让他们也是腹背受敌,男子对顾家已经恨得牙痒痒的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