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116 别怪我,这都是命!

“师哥,快下班了,你是要和我一起回去还是?”佟秋练起身收拾了一下东西,徐敬尧,看了看手表,“我就是和你说着玩的,我是因为和这边军部合作的案子,才来这边的,估计等会儿那个令狐上校就要来接我了!”

佟秋练一听这话,顿时松了口气,这徐敬尧看起来什么都好,其实这人腹黑心机幽深,而且这种人总是能够一眼把你看穿,所以和这种相处会觉得有些难。

“小练,你刚刚明显松了一口气,刚刚是倒吸了一口凉气?我可以认为其实你心里面是不欢迎我的么?”徐敬尧起身,那西装外套,仍然是痞痞的搭在肩上面。

佟秋练和徐敬尧刚刚走出去的时候,萧寒的眸子瞬间变得深沉,萧寒直接从车子上面,徐敬尧眼睛的余光已经看见了正盯着这里看的萧寒,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是徐敬尧已经明白走过来的那个人应该就是佟秋练的丈夫了。

但是这个人,很深沉,这是徐敬尧对于萧寒的第一印象,因为他的眸子中带着锐利,但是脸上面却含着笑,就是浑身给人的感觉也是那种舒适自在的,但是那双眸子实在让徐敬尧觉得不敢恭维。徐敬尧微微上前,靠在佟秋练的耳边:“你家老公醋意很大啊……”

其实若是别的人萧寒也就算了,这刚刚算是摆平了令狐默吧,这个男人又是哪里冒出来的,而且这个男人看着自己的目光像是要把自己一眼就看穿一样,而且他靠着佟秋练很近,这一点让萧寒尤其不舒服,佟秋练刚刚疑惑了一下,整个身子一个踉跄,一下子就跌进了一个人的怀里面,那种清爽香甜的海洋水的味道,瞬间在佟秋练的鼻尖弥漫开来!

“我就说醋意很大,你好,你是小练的老公吧,我是他的师哥——徐敬尧!”徐敬尧冲着萧寒伸出了手,萧寒只是笑着伸手出去,两个人的手握在一起的时候,周围的人似乎在他们的身上面闻到了意思不寻常的味道。

“徐教授……”令狐乾的车子已经到了,令狐乾并没有下车,只是冲着佟秋练微微颔首,徐敬尧和佟秋练说了声再见,就慢条斯理的上了令狐乾的车子,这离开的时候,还冲着佟秋练抛出了一个飞吻,弄得萧寒更加的怒火中烧。

“你何必如此激怒萧寒呢?”令狐乾放下手中的文件,看着眼前的人,虽然带着眼睛,但是这种样子,只会让令狐乾想到四个字,“斯文败类”。

徐敬尧靠在车子上面,拿下眼睛,似乎整个人的画风都变了,本来看着还是斯斯文文的,但是现在看起来整个人变得张狂不已,尤其是那双眼睛,带着点点笑意,但是却不深达眼底,“生活很枯燥,总要给自己找一点乐子啊,有消息说顾北辰到了C市,你们这边到底是有什么消息,那个案子确定和他们有关系了么?”

而佟秋练和萧寒回去的路上面,佟秋练看了看萧寒,萧寒不说话,但是抿着嘴巴,似乎心情不太好。“那个……那个师哥就是……”

“我暂时不想听这个男人的任何事情!”萧寒说着,急打了一个方向盘,车子瞬间开进了一个小巷子里面,佟秋练愣住了,这是闹得哪一出啊,不是要去接小易么?更何况这个车子越往里面开,佟秋练发现这个根本就是个死胡同来着。

刚刚侧头想要询问萧寒,车子猛然停住了,而佟秋练还没有来得及开口,萧寒一下子扯住了佟秋练,急急地就堵住了佟秋练的嘴巴,“干……嘛——”佟秋练伸手扯了扯萧寒的衣服,但是萧寒的攻势就像是疾风骤雨一般的来的很猛烈,佟秋练只能任由着萧寒予取予求。

直到萧寒在两个人的嘴巴里面尝到了一丝血腥的味道,这才松开,但是佟秋练的嘴唇上面明显破了一块,萧寒眸子瞬间暗了一下,低头轻轻舔了舔佟秋练出血的红唇:“你是我的,你只能是我的……”

“你这算是吃醋么?”佟秋练看着萧寒,想起了徐敬尧的话,因为萧寒这个人藏得很深,说实话,佟秋练真真正正的确定萧寒是在乎自己的,还是在萧氏周年庆的时候,但是现在两个额头抵着额头,萧寒的心跳声音,呼吸的急促声音,佟秋练都能实实在在的听得出来,“真的吃醋了么?”

似乎是被佟秋练这一再的追问,问的有些恼羞成怒了,萧寒直接堵住了佟秋练喋喋不休的红唇,而这一次,佟秋练只是顺从的搂住了萧寒的脖子,在萧寒的耳边喃喃的说了一句:“我是你的……”

换来的只是萧寒更加疾风骤雨的攻势,直到两个人都气喘吁吁了,萧寒才发现佟秋练的上衣扣子几乎已经尽数被自己解开,香肩外露,萧寒似乎这个时候也冷静了一些,伸手抚摸着佟秋练的脸部轮廓,细细的,就像是在抚摸着最精致的瓷器一样,弄得佟秋练的心里面都酥酥麻麻的。

萧寒倾身只是轻轻的吻了一下佟秋练的殷虹得都有些红肿的嘴唇,“我才发现,我真的见不得你和男人特别的亲近,似乎只有这样,我才觉得你是我的!”萧寒低头帮佟秋练整理衣服,细心的帮佟秋练的纽扣一颗一颗的扣起来,佟秋练只是看着萧寒,一言不发。

“师哥是有女朋友的人,你在担心什么,况且,我都暗恋你五年了,好不容易守得云开见月明,我怎么可能轻易放手!”萧寒本来在动作的手瞬间停住了,这算是佟秋练第一次和自己说了这样的话吧,萧寒形容不出自己的心情,那种感觉就像是脑子嗡嗡作响,瞬间失去了所有的思考能力。

佟秋练第一次看见萧寒这么呆愣的时候,伸手抱了抱萧寒,“所以任何时候都不必担心我会离开你,除非是你不要我了!”萧寒此刻的心里面就如同那一夜绚烂的烟火一般,瞬间五颜六色,萧寒第一次懂得,原来真的有这么一个人,可以一个动作让你如堕地狱,而一句话,一个动作,也能让你瞬间世界从黑白变得色彩斑斓。

当小易看见佟秋练的嘴唇红肿的时候,疑惑的看了看萧寒,但是萧寒这脸上面挂着的笑容,这么阳光灿烂是怎么回事啊,小易忍不住伸头探出窗外看了看,这也没有下红雨吧,爹地笑成这样是怎么回事啊?

而佟修这几天因为忙着新口开发案的事情,总是很少有时间能够回来,再说了,这个家里面,佟修每次回来都会觉得无比的压抑,整宿整宿的睡不着,刚刚睡着之后也许就会被佟清姿的声音吵醒,然后又一次陷入了无边的失眠之中,这种感觉就像是进入了死循环之中,折磨的佟修都要疯了。

但是佟修不知道的是,在他每次离开的时候,王雅娴总是会来佟家,因为令狐家和佟家的关系,在外人看来一向都是交好的,所以家里面的佣人什么的,都已经将王雅娴当成了主人一样的,更何况令狐家也不缺什么,这佟家现在只有一个疯子,人家过来探望,大家都说她菩萨心肠,谁能说出别的。

王雅娴踩着黑色的小皮鞋走进了佟清姿的房间,佟清姿此刻仍旧是被绑在床上面的,整个方面都弥漫着一股药味和一股怪怪的味道,像是霉味,但是又不是,反正闻着觉得很奇怪,佟清姿一听见动静,一打眼就看见了那双黑色的高跟鞋,脑子里面瞬间闪过了那次的杀人的片段!

一瞬间整个人的眼睛都变得血红,“啊——杀了你……杀了你……啊——杀……”佟清姿突然就狂躁的大喊了起来,闻讯而来的几个护工,两个男的直接将佟清姿按住了,而另一个人则是熟练地拿起了放在佟清姿床头的镇定剂,直接按着佟清姿的手臂就直接将镇定剂直接推入了佟清姿的血管之中,而几分钟后,佟清姿整个人都瘫软下来,这群人才松开了对佟清姿的钳制。

“令狐太太,您别靠得太近了,有可能会有危险的!”其中一个人善意的提醒着。

佟清姿的整个身子都瘫软了下来,王雅娴慢慢的走过去,佟清姿的整个瞳孔似乎都是涣散的,她只是呆呆的看着天花板,嘴巴一张一合的,但是浑身并没有什么力气,而几天未见,佟清姿整个人变得更加的消瘦了,简直可用形销骨立来形容了。

王雅娴只是拉了一张凳子坐过去,伸手拿起了手边的镇定剂,然后从包里面拿出了一个针管,针管中的液体是无色透明的,王雅娴将针管放在灯光下面照了照,“这个东西可是我千辛万苦弄来的,只要是折射了这个东西之后,你就不用这么的痛苦了,你就不会再那些不好的回忆折磨了……”

佟清姿哪里还有一丝的神智啊,只是冲着王雅娴嘿嘿的笑着,王雅娴伸手摸了摸佟清姿的脸,就是脸上面都能清晰地摸到骨头的棱角:“清姿,你是我看着长大的,你变成这个样子,说实话,我也是很痛心的,你和你姐姐,包括小练,我都是看着你们从婴儿长成了一个大姑娘的,但是……别怪我,这都是命。”

画风抖转,王雅娴的手忽然就掐住了佟清姿的脖子,佟清姿就是冲着王雅娴一笑,王雅娴突然就松开了手,佟清姿的脖子上面已经出现了一丝红痕,而且脸色也是涨得通红的,但是她却连叫喊的力气都没有了,整个人都是软绵绵的……

王雅娴直接对着地面试了一下针管,直接将针管插入了佟清姿那已经满是针孔的青紫手臂之中,完全没有一点的疼惜和怜悯之情,脸上面露出了阴沉沉的笑容,“清姿,别怪我,要怪的话,就怪你看见了不该看的东西,你是好孩子,肯定可以理解娴姨的,对不对……放心吧,不疼的,这一下子下去之后,你就能结束你所有的痛苦了!”

王雅娴笑着看着针管里面的药水慢慢的没入佟清姿的手臂之中,就像是一直被人揪起来的一颗心,慢慢的也得到了平复,脸上面慢慢的露出了一丝笑容,只是这种笑容在这个时候就显得十分的诡异了。

“娴姨……”就在最后一点的药水进去的时候,佟清姿那沙哑得显得有些破败的喉咙,冷不丁的冒了一句,王雅娴顿时觉得有些脊背发凉,那种瞬间钻入了你全身毛孔的寒意,让王雅娴整个人都打了个激灵,浑身一震,直接将药水推入了佟清姿的手臂之中。

而王雅娴也注意到在药水最后没入的一瞬间,佟清姿的眼角有一滴眼泪滑落,他们说的是真的,她真的会有一段时间会是清醒的,说的难道就是这个时候么?此刻王雅娴心里面那种深深地恐惧瞬间笼罩了她的全身。

她只想着这个药水快点发挥作用,快点发挥作用,“娴姨——”

“啊——”王雅娴的三魂七魄差点被吓飞了,惊魂未定的王雅娴回头一看,门口站的是居然是佟清流,王雅娴微微松了口气,伸手拍了拍胸口,“吓死我了,你这孩子什么时候来的啊!”

王雅娴的手中针管正别在身后,王雅娴将要将针管放到包里面,但是她的这个是手抓包,比较小,这个针管也不是小巧的东西,有些困难,王雅娴皮笑肉不笑的冲着佟清流,佟清流其实刚刚也被吓了一跳,也是佣人说王雅娴过来了,佟清流才想说,不打声招呼也不礼貌,这没有想到居然把她吓了一跳,也把自己吓了个半死。

“我就是刚刚回来拿点东西,娴姨,姐姐貌似已经睡着了,您还不走么?”佟清流这意思再明显不过了,王雅娴这才惊觉佟清姿还在,微微侧头,还真的是睡着了,幸好是睡着了,估计是镇定剂或者是那个药物发挥作用了,佟清流这意思是想要和她一起下楼的!

“那个……我还想再坐一会儿,要不你先走吧!”王雅娴这手中拿拿着针管呢,这哪里能走啊,只能小心的应付着佟清流。

佟清流这孩子从小就是受人冷眼长大的,对于一些人的细微的动作或者是表情,总是能够感觉到什么,而他的潜意识告诉他,这个女人有问题,而佟清流从来都是喜欢和那些不喜欢佟秋练的人周旋的,而眼前的人恰好是一个,虽然表面上面看起来恭敬十分,但是佟清流的心里面可不是这么想的。

“你应该有事情要做的,你还是先走吧,我再坐一会儿再走!”王雅娴在心里面暗骂佟清流的不识好歹,真是的,野种就是野种,没有教养的东西,没有看到我不走么?还要再说什么啊!真是烦死了!

但是相比较王雅娴的急躁,佟清流则是靠在门框上面,气定神闲,“她都睡着了,有什么好看的,难不成娴姨还能和她交流?”佟清流这话说的十分的讽刺,因为佟清流已经注意到了,平时很注意自己的仪表妆容的王雅娴,此刻的双手居然都是别在身后的,这不得不引起佟清流的怀疑。

“啪嗒——”有东西掉落的声音,是那个针管,王雅娴的一颗心都要跳出来了,王雅娴干脆一狠心,包包一挥,在佟清姿床边上面的放着的一堆镇定剂的针管也都掉落在地上面,“哎呀——我太不小心了,这……”

王雅娴装的十分自责的模样,佟清流只是招呼了一个护工,进来,护工直接将那一堆没有用的针管,全部的收拾起来,扔进了一旁的垃圾箱里面,而所有人似乎都没有察觉到王雅娴的异常,其实王雅娴的心里面还是十分的忐忑的,因为那个针管和别的不一样,但是这一堆东西全部掉落,埋在里面,都是白色的,倒是没有几个人注意到什么。

“哎——人老了,走到哪里都是添乱的,清流,你不是说一起走么?走吧……”王雅娴说着扬起了她那标志性的笑容,踩着那双黑色的高跟鞋慢慢的下楼梯,整个楼里面似乎都在回荡着她的高跟鞋的声音。

佟清流虽然疑惑,但是还是忍住了心里面的好奇,跟着王雅娴下了楼,而就在所有人都离开的时候,一个护工走到了走到了垃圾桶的旁边,将一堆的针管全部倒出来,戴着手套,从里面将那个属于王雅娴的针管拿了出来,里面还有残留的几滴液体。

当萧寒从季远的口中知道了这个事情之后,只是一笑:“果然还是出手了?那个药物查到是什么东西了么?”

“暂时还没有,不过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那边的人传来消息,说是佟清姿并没有出现任何的呼吸困难,或者是别的威胁到她的健康的问题,这个药物貌似不是什么致命的药物!”季远这边已经派人开始调查了,“不过针管似乎不是国产的那种,这个东西也许并不是国内的,需要联系……”

“东西收好了,我会拿着东西去找一下顾南笙的!”萧寒第一个想到的人居然是顾南笙,虽然说顾家,萧寒现在了解到的只是皮毛,但是顾南笙和顾北辰给人的感觉,似乎已经让萧寒明白了他们的身份,他们的身份肯定带着黑色,而王雅娴的东西,来路不明,或许顾南笙能知道一些。

此刻的顾南笙早就化身妻奴了,顾珊然的面前放着一大桌子的酸酸的东西,这些东西光是闻着味道,似乎都能酸的你口水直流,而顾珊然只是一边拿着这些果脯一边看电视,而顾南笙则是在一边负责端茶送水,按摩捶背:“童养夫,右边一点,力道再稍微重一点!”

顾南笙立刻加重了力道,顾珊然发出了一声喟叹,“哎——女人怀孕,这待遇也是极好的!哈哈……”整个别墅立刻充斥着顾珊然魔性的笑声。

在上面正在画眉的施施,拿着笔的手都忍不住抖了一下,施施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不就是怀个孕么?要不要我下去也伺候她一下啊!”顾北辰怎么觉着施施说这话的时候有些酸酸的。

顾北辰从身后抱住了施施,“要不我们也要一个吧!”施施只是放下手中的笔,拿着一个棉签,小心的将刚刚画歪的眉毛擦掉。

“我还想在娱乐圈多混几年呢,过两年再说吧!”施施说着挣开了顾北辰的束缚,直接冲到了洗漱间,而门刚刚关上的一瞬间,施施立刻泪如泉涌,施施直接坐在门后面,双手死死地抱着膝盖,将头埋在膝盖里面,使劲的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发出一点的动静,但是顾北辰的听力是极好的,哪能不知道她在哭呢。

作为一个男人,顾北辰此刻的心里面就像是被什么东西一寸寸的凌迟一样的难受,他想要敲门,但是手伸出去,却没有狠下心敲下去,“对不起……”

这一声对不起,让施施本来稍微平复的心情,顿时变得更加的波澜起伏,对不起,就是一声对不起而已么,不过人是自己选的,这又能怪谁你,施施哭了好一会儿,直接推开门,顾北辰就站在门口,四目相对,顾北辰刚刚想要开口,施施直接越过顾北辰,拿了墨镜和车钥匙,就飞奔下了楼,顾北辰伸出去的手,连一片衣袖都没有摸到。

“西子美人,要不要……”顾珊然的话没有说完,施施已经像是一阵风似地跑了出去,不像是平常那种袅袅娜娜,步步生花那种,反而是带着一丝怒气的,顾珊然和顾南笙面面相觑,这又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啊。

顾北辰站在窗外,说中拿着一杯红酒,整个人隐没在窗帘的后面,只是透过窗帘的那一丝缝隙看着施施怒气冲冲的冲出了别墅,接着一辆红色的法拉利跑车就出现在了顾北辰的视线中,跑车在开出来的时候停了一会儿,施施看了看他们房间所在的窗口,她知道顾北辰一定在看着自己,但是施施一狠心,一脚油门踩下去,直接冲了出去,就像是一道红色的闪电一般,风驰电掣的消失在了顾北辰的视野中。

“派人跟着,别被发现了!”顾北辰拿着电话嘱咐了一句,将红酒一饮而尽,怎么觉得今天的酒分外的难喝呢?

这边萧家得意家三口刚刚吃了饭,小易在草地上面陪茶茶玩耍,大人则是坐在一边,仍旧是那副老样子,哈气连天的,佟秋练刚刚给小易送上了一杯果汁,手机就响了,居然是施施的电话,这丫头平常这个点应该在拍戏吧,比自己忙多了,怎么会想到给自己打电话!

“喂——”佟秋练的话音未落,就听见了那边震耳欲聋的声音,带着混响,佟秋练整个耳朵都要炸了。

“夜色1989…308包厢……”说完施施就把电话挂了,萧寒看着佟秋练一脸的迷茫,以为又出了什么案子,“怎么了?你这表情是什么意思?难道这个点你还要出去么?”

已经是七点多了,只不过入夏之后,天黑的比较迟,但是太阳已经下山了啊,这天色已经很晚了。“夜色1989在哪里?”

“噗——”在一边喝酒的萧晨突然一口水就喷了出来,萧寒和佟秋练同时十分嫌弃的看着萧晨,萧晨只是眼神闪躲的直接拿着杯子进了屋子里面,他可不会忘记,自己就是在那里被人追着打的,这地方可是C市最出名的夜店啊。

“怎么了?”萧寒又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个地方呢,只是看着佟秋练一脸的忧虑之色。

“施施打电话让我过去,她的语气不太对劲,似乎是喝酒了,你陪我一起过去吧!”佟秋练虽然没有去过,但是这听着这里面的动静也能猜到这是什么地方了,萧寒点了点头,嘱咐安叔让小易早些睡觉,两个人就开车出了门。

而萧寒的车子停在了夜店的门口的时候,负责开门的小弟一看是萧寒,整个人都瞬间变得恭敬起来:“萧公子,您好久没有来了……”“咳咳……”萧寒只是不自然的咳嗽了两声,因为佟秋练已经下车了,用一种有些嫌弃的眼光看着你自己,萧寒真是觉得有些百口莫辩了,也就是没事的时候和白少贤会来这里喝一杯而已。

“带我们去308包厢!”经理一听萧寒过来了,立刻下来迎接,带着他们走了一个比较僻静的地方,这里不会经过舞池的大厅,就像是那种vip的专属通道吧,“萧公子,前面的包厢就是了!”经理指了指在最拐角的包厢。

“今晚这个楼层我包了,有人来的话,就说是我包的,不许任何人上来这个楼层,有需要我会叫你的!”萧寒说着拉着佟秋练就往包厢走,经理立刻连连点头,现在放眼C市能够得罪这位爷的人还真的没有,经理只能开始清理这个楼层了。

而经理看着两个人背影,这萧公子的夫人长得真是美艳,这种女人似乎是那种天生可以靠脸吃饭的人,但是偏生还是个惊才绝艳的人,这样的人我们这些人也就只能看看而已,经理指挥着人员开始清理这个楼层,同时也好奇,能够让萧氏夫妇一起出现的人又是谁?

但是刚刚准备调取监控视频的时候,季远就出现了,“不好意思,少爷让我将刚刚关于308客人的所有的闭路视频全部都交给我,应该没有问题吧!”这经理刚刚将视频找出来,季远就来了,他当然是认识季远的,只能悻悻地将视频全部交出去了,他还能有反驳的话么?

而佟秋练刚刚推门进去,就看见了拿着酒杯,眼神有些迷离的施施,施施一身红色的长裙,头发披散着,妖娆妩媚的脸上面多了许多的风情,“小练,你来啦……”施施说着冲着佟秋练一笑,一下子就将杯子中的液体尽数喝下,眼神迷离,就是眉眼上抬的时候都是万种风情,佟秋练连忙走过去,从施施的手中将杯子夺过去!

“施施,你这是做什么!”其实施施虽然看起来和佟秋练相差很多,一个内敛冷静,一个外放妖娆,但是其实同样是学法医的,这两个人的骨子里面都是十分理性的人,施施绝对不是那种会一时冲动说过来借酒浇愁的人。

施施此刻已经喝得有些微醺了,她伸手抱着佟秋练,突然就小声的抽泣起来,佟秋练吓了一跳,外面的声音仍旧很嘈杂,但是施施的抽泣声音却撞到了佟秋练的心里面,施施在所有人的面前都是没心没肺的,其实脱去了这层伪装,她也不过是个小女人罢了。

“小练,我想要个自己的孩子,为什么他不给我……”萧晨正将施施面前的酒瓶扶起来,这冷不丁的听见了这个话,心里面咯噔一下,这怎么一个两个的,要生孩子不找自家的男人,都来找小练做什么。

“或许是你们现在的情况还不合适吧,好了,别哭了,没事的,总会有的,他那么爱你……”佟秋练的话没有说完,施施就一下子退出了佟秋练的怀抱,就是妆容都哭花了,佟秋练这才注意,一向是注重打扮的施施,居然只画了一边的眉毛,这是临时跑出来的啊。

“他让珊然怀孕了,那南笙什么时候才会接手帮派里面的事情,难道要等南笙的孩子长大么?他只是南笙的叔叔,不是他的父亲——”施施这最后一句话几乎是用吼出来的,“小练,我的岁数不小了,我想要个自己的孩子难道都错了么?”

“你没有错,你也知道北辰现在过的是那种生活,很危险,他是不想自己的孩子也要过这样的生活而已!”佟秋练自然明白为什么顾北辰和施施这么久,都没有要孩子,最主要的还是帮派的纷争,虽然看起来没有什么,但是作为顾家的孩子,从小开始就注定了他的一生不会顺遂。

“所以他选择保护南笙,这一点我从来没有反对或者质疑过,只是一样的啊,我的孩子,南笙的孩子,一起保护不行么?南笙不是温室里面的花朵,不需要他这么的贴心周到的保护!”其实还是顾珊然怀孕的事情刺激了她,佟秋练不敢和施施说,其实这件事情完全是她在背后推动的。

顾北辰花了很长的时间清理了家里面的残余余孽,孩子太脆弱了,孩子可能成为他们所有人的致命的威胁,这也是顾北辰一开始反对顾珊然不要孩子的原因,顾珊然不要孩子有一部分也是她自己的原因,但是顾北辰和施施之间,或许顾北辰考虑的更多的是自己能否真的可以给一个孩子足够安全的成长环境吧。

“我不懂他还要在这个位置多久,我不懂我是不是过了最佳的生育年龄,他都不能给我一个满意的答案!”施施哽咽着,佟秋练第一次看到施施哭的这么难过,不自觉的自己也红了眼眶,萧寒看到这瞬间哭成一团的两个人,真是整个人的头都大了,这顾北辰还能好好哄一下自己的老婆么?

但是萧寒也明白了顾家的水到底有多深,要一个孩子都要瞻前顾后的,可见顾家纵使风光无限,但是背后也是暗藏杀机的。

“小练,我想要个孩子,每次我看到那些小孩,我心里面都很难受,可是我离不开北辰啊,我也知道他的难处,但是我控制不了,尤其是每次看到小易的时候……”施施的话没有说完,包厢的门就被人推开了,顾北辰似乎是急匆匆的赶来的。

顾北辰一进去就看见了已经哭红了眼睛的施施,直接坐到了施施的另一侧,似乎是一看见顾北辰过来,直接跨过佟秋练,就往外面走,顾北辰直接一只脚踏过面前的桌子,直接拦在了施施的面前,“让开——”

施施的声音很生硬,听着顾北辰的心里面膈应的难受,顾北辰的脸上面没有什么表情,伸手想要帮施施眼角的眼泪擦去,施施一挥手,直接将顾北辰的手打落,顾北辰的手悻悻地放在一边,“跟我回去!”

“我让你让开!”施施的口气还是那么的生冷,一向都是娇媚动人的声音,此刻变成了这么生冷,顾北辰只觉得心里面像是被人用刀在割一样,他只是伸手握住了施施的手臂,顾北辰的手很热,施施的手臂也很热,顾北辰用了力气,但是施施却丝毫感觉不到疼痛,只是有些茫然的看着顾北辰。

“我自己平复一下就行了,我都理解你的,你也不用和我道歉,我也不会离开你的,因为你是我认定的男人啊!”施施说着直接拨开了顾北辰的手,就要往外面走,施施的眼中含泪,看着顾北辰似乎就像是要把他看进自己的心里面,但是这个男人何尝不在自己的心里面呢!

“施施……”顾北辰又一次死死地攥着施施的手腕,施施则是看着顾北辰,顾北辰显然并没有顾南笙有那么丰富的表达的能力,只是看着施施的眼眸有些痛苦,“我们回去好不好?”

这算是施施听过的顾北辰为数不多的软言细语了,施施看着顾北辰,心里面也是很难受,对啊,这是她认定的男人啊,他怎么忍心看着他难受呢,“我就想出来透透气而已,我自己会回去的,你现在只要让开就行了!”

顾北辰却突然伸手抱住了施施,死死地抱住,生怕下一秒施施就跑了,“我们生一个孩子吧,一个属于我们的孩子!”施施的眼泪一瞬间夺眶而出,打湿了顾北辰本来就被汗水浸透的衣服。

滚烫的泪水就像是利刃一样,无一不是在戳着顾北辰的心脏,“我想好了,我们要一个自己的孩子,我已经足够的强大可以保护你们,我一直觉得我不够强大,或许是我小时候发生的事情给我留下了太多的阴影,我总是害怕我的孩子会重蹈我的覆辙,其实我想多了,我已经有能力保护你们了……”

施施伸手抱住顾北辰的后背,顾北辰的心里面似乎此刻才稍微安心一点点,这一路过来,顾北辰想过了很多的场景,但是他真的忍受不了,作为一个男人,居然会让自己的女人没有安全感。

“或许过几年,我就会把帮里面的事情交给南笙,就像是你之前和我说的,我们买个小岛,不用太大,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我们会有很多属于我们自己的孩子……”顾北辰说这种话的时候十分的煽情,施施只是将头埋在顾北辰的胸口,微微点头,“你想做什么我都陪你,你想继续演戏,我可以当你的助理……”

“噗——”施施一想到顾北辰这种样子,给自己当助理,端茶送水的画面,莫名的就笑了出来。

“其实我并不是想逼你!”施施的声音带着固有的柔媚,但是也增加了一丝的沙哑,满身的酒气,眼眶微红,整个人看上去,仍旧是十分美艳的。

“是我自己做的不好,没有给你足够的安全感,你说我是你认定的男人,你也同样是我认定的人,放心吧,你只需要在我的庇护下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就可以了,别的事情全部交给我!”施施点了点头。

但是在一边匆匆赶来的萧寒和佟秋练,对视一眼,因为过于嘈杂,他们完全没有听见这两个人嘀嘀咕咕的说了什么,只是这两个人这样就算是和好了?哎——好吧,和好就成了。

而王雅娴今天出门没有看黄历,这刚刚惊魂未定的回到家里面,本来令狐乾回来她是很高兴的,只是这带回来的人让她很不舒服,尤其是令狐乾在介绍了这个人之后,王雅娴顿时觉得一阵寒气袭来,整个人的嘴角都忍不住的抽搐了。

徐敬尧松开了握着王雅娴的手,“令狐夫人的脸色不太好,像是惊吓过度的样子,呼吸急促,面色苍白,手心有细汗,而且……”徐敬尧看了看王雅娴的周身,王雅娴被徐敬尧看的心里面一阵发麻,“您的鞋子有些脏了,说明您刚刚经历了一些让您有些措手不及的事情,而且夫人……”

“外面灰尘这么多粘上一些脏东西也很正常的吧!徐先生先坐一下吧,我先上去换件衣服!”令狐乾也是有些奇怪,王雅娴对待家里面来的客人都是十分热情的啊,难道说这个徐敬尧给人的感觉真的这么不好么?

“夫人……”徐敬尧又在后面叫了一声,“您的包拉链忘记拉了……”

王雅娴整个人的脊背都发凉了,低头一看,确实没有拉上,要死了,王雅娴在心里面咒骂一句这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野小子,急匆匆的就上了楼。

“你先坐一下,我上去收拾一下东西,很快我们就直接回军区!”徐敬尧点了点头,其实他不过是顺道路过而已,就进来坐一下,顺便喝口水,徐敬尧端着杯子喝了口水,看着王雅娴匆匆离开的背影,因为王雅娴的种种行为都在向他说明一个问题!

这个女人有问题!

王雅娴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拍了拍胸口,那个男人的眼光过于锐利,不同于令狐泽或者令狐默的那种森冷,而是带着一丝探究,微微抿着嘴角,只是眼神过于凌厉,那种感觉就像是有一条虫子在自己的身上面蠕动,动弹不得,浑身发麻,而且自己上楼的时候,总觉得有一双眼睛在注视着自己,让她如芒在背,浑身都不自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