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115 怪异宿舍,犯罪心理学专家

佟秋练刚刚下楼端了一杯果汁,就看见萧晨黑沉着脸摇摇晃晃的从楼上走下来,看样子似乎是熬了一整夜的样子,“没事吧?你脸色不太好看!”佟秋练连忙帮萧晨拉开了一边的凳子,萧晨赶紧坐下,脑袋还晕晕乎乎的,佟秋练伸手摸了一下萧晨的额头,有些凉。

“嫂子,我没事,估计是昨天弄作业,忙到太晚了,忘记吃晚饭了,现在就是觉得脑袋有点晕而已,估计是低血糖犯了!”萧晨说着拿起一边的一杯蜂蜜水,一饮而尽,佟秋练倒是不懂萧晨居然还有低血糖这种毛病。

况且这长的高大魁梧的,怎么看都不像是体弱多病的人啊,但是萧晨的脸色慢慢的好看了一些,“大哥和小易出去了么?”

“少爷和小少爷去游泳了!”安叔给萧晨送上了早餐,“二少爷,您多吃一点!”

萧晨一边吃着早餐,一边开始刷新闻,“嫂子,昨天那具尸体也是学生啊?这C市最近的连环杀手很多啊……这什么,继连环儿童凶杀案之后,又出现了专门虐杀不良学生的杀手!”

佟秋练哪里知道这种消息居然流传的这么快啊,连忙从萧晨的手里面拿过手机,下面的新闻居然是关于莫凝和仲文轩的以前的一些旧事的,而且居然还有视频和照片,照片上面旧事几个女学生,边上有几个男生在殴打一个女生的照片,佟秋练往下面翻,几乎都是差不多的东西,只不过这些东西都是哪里来的。

按理说警察是不可能随意泄露嫌疑人的资料的,况且这两具尸体虽然身份是大体确定,不过没有得到最终的生物检测结果,谁都不能妄下论断的,这种消息到底是谁散布出去的,还有这种视频和照片,到底又是从哪里流出去的!

“妈咪!”小易身上面过着浴巾,就跑到了佟秋练的身边,佟秋练放下手机,伸手帮小易擦了擦头发,“赶紧上去换个衣服,下来吃饭!”小易迈着小腿一溜烟儿的冲上了楼。

萧寒则是跟在小易的后面慢悠悠的走进来的,萧寒只是下面围了一个浴巾,露出了精壮的上半身,佟秋练微微咳嗽了一声,扭过头,这一大早的,需要需要这么的风骚啊……这怎么弄得像是顾南笙附体了呢。

萧寒则是微微一笑,一边擦着头发一边上了楼,萧晨冲着萧寒的背影吹了个口哨:“嫂子,大哥的身材还是很有料的吧,嘻嘻……幸福哦!”

“吃你的饭!”佟秋练的脸色立刻拉了下来,真是的,萧晨算是佟秋练看着度过青春期的,也算是半个长辈吧,怎么能被一个晚辈欺负了呢。

只不过佟秋练低头看了看脖子上面的项链,刚刚萧寒脖子上面挂着的那是自己的那枚戒指吧,佟秋练只是会心一笑,低头开始吃饭了。

佟秋练在小易的房间帮小易穿上学的校服,萧寒则是在自己的书房,电脑的屏幕上面,则是季远,“少爷,根据酒店的监控路线显示,佟修和令狐默出去吃饭,最主要的问题,还是因为佟修想要借助令狐集团的财力,还有令狐家的势力,只好是能够将新口地区案子拿下来,挽救现在远航所处的劣势!”

萧寒则是伸手一边摆弄了一下袖口,今天的袖口颜色是幽绿色的,看起来和顾北辰手中的戒指颜色有些相反,幽深的绿色,带着一丝神秘,也透着一丝诡异,“令狐默不傻,佟修这种烫手山芋,他也帮?”

“估计他是想要打亲情牌吧,毕竟他们曾经也是亲家啊!”季远要是不说的话,萧寒还差点忘记了,对啊,这令狐默曾经是他的女婿啊。

“放出风声,就说远航总裁秘密和令狐集团接洽,有意放弃萧氏转头令狐集团的怀抱!”季远点了点头,“新口那块地,目前是我和佟修一人一半的,他想借助令狐家的势力,继续让那块地开发成度假村,那也要我同意啊……”

“少爷,我明白怎么做了!”佟秋练正好推门进来,萧寒立刻将视频切断,“一大早就开始工作了啊!”

“要不然我怎么养老婆和儿子啊!”萧寒走过去,伸手就直接搂住了佟秋练的腰,佟秋练只是笑着晃了晃手中的领带,“你的领带忘记了,我给你送过来!”

“帮我系上吧!”萧寒盯着佟秋练的脸,明明是那种高冷的御姐范儿的,但是整个脸却偏偏生的十分的明艳动人,佟秋练只是小的时候帮自己的父亲打过领带,早就忘记了该如何做了,“你头低一些……”

萧寒微微屈下膝盖,微微低头,佟秋练将领带绕过萧寒的脖子,然后就开始帮萧寒打领带了,佟秋练的神情专注认真,但是也带着一丝懊恼,因为貌似怎么弄都是错的,这领带被熨烫的十分的整齐服帖,这短短几分钟,上面已经出现了一些褶皱了。

“你还想让我去上班么?”萧寒微微上前,温热的气息尽数喷洒在佟秋练的脸上面,佟秋练不知道是气恼还是因为害羞,小脸微微涨红,萧寒直接伸手揽住佟秋练的腰肢,两个人的身子瞬间紧密贴合在一起。

“啊——”佟秋练忍不住惊呼了一声,双手攥着领带,“你干嘛啊,这还没有系好呢!”

“憋了一夜了,给我尝些甜头……”话音未落直接上前堵住了佟秋练几欲说话的嘴巴,佟秋练只是呆愣了片刻,双手就环住了萧寒的脖子,萧寒的心里一乐,“越来越乖了……”佟秋练的脸立刻涨红,刚刚想要说什么,嘴巴一张,萧寒立刻长驱直入,直接开始攻城略地了!

而佟秋练的身子慢慢就瘫软了下来,萧寒搂着佟秋练,佟秋练的手一松,领带顺势掉落在地上面,“掉了……”萧寒却浑不在意,只是张嘴轻轻咬了一口佟秋练的嘴唇!

“你还能专心一点么?掉了就算了……我今天不带了,反正有这个了!”萧寒将佟秋练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脖子处,佟秋练立刻就摸到了那枚钻戒。

“爹地,妈咪,已经过去了整整十分钟了……唔——”小易突然出现在了门口,话音未落,小嘴就被一个大手给捂住了,而另一只手直接将小易从后面抱了起来:“呜呜——”小易使劲挣脱也是无用的。

“啊呜——”小易猛的张嘴,冲着那个手就使劲的咬了一口,“哇——”立刻传来了萧晨的叫喊声音。

屋子里面的萧寒和佟秋练面面相觑,相视一笑,“继续么?”萧寒附在佟秋练的耳边,张嘴含住了佟秋练的圆润小巧的耳垂,佟秋练则是瞪了萧寒一眼,伸手擦了擦耳朵,“赶紧出来吧,还要送小易去上学呢!”

“小叔叔,你干嘛,我可不是故意咬你的!”小易冲着萧晨说,那表情真是极致的天真和无辜啊。

“你说你不知道,你怎么可能不知道啊!”萧晨这种单细胞生物,什么事情最喜欢靠直觉了,他就是感觉小易这小子就是故意的,摆明了就是报复自己的,但是小易坐在沙发上面晃着小腿,反正就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我怎么可能知道啊,我的背后又没有透视眼,你说对吧,你从后面把我捂住,我还以为是那个坏蛋呢,我当然要自卫啊!”其实小易后悔了,这几天学的跆拳道的功夫没有用得上去,倒是真的可惜了,这不是现成的一个肉靶子么?

要是萧晨知道小易此刻心里面的想法,估计能哭死,而萧晨想了想,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但是又说不出来,这小易说的也是对的,他是后面没有透视眼,自己也是临时起意来着,难道这一切真的是个意外么?

萧晨摸了摸手上面的牙印,“那你这小子也不能下嘴这么狠啊,你这是要把我的肉生生的咬下来么?”萧晨现在还觉得手上面还在隐隐作痛,这个死小孩,下嘴够重的啊!

其实小易在萧晨的手捂住自己的第一个瞬间就想到了这个人是萧晨,因为萧晨这个人的手是这里最黑的,是的,萧晨的皮肤可不像是他们这么的白皙,况且似乎萧晨的身上面也是有一股味道的,萧寒的身上面是一种海洋水的清甜的味道,很温暖,而佟秋练的身上面最常出现的则是一股消毒水或者福尔马林的味道,要不就是甜甜的馨香之气!

萧晨嘛,身上面的味道说不出来,或者就像是萧老爷子说的吧,萧晨的身上面有傻子病毒来着,所以有一种独特的的味道。

萧寒开车顺道送小易上学,到了学校的门口,佟秋练再一次见到了那个对小易特别热情的老师,那老师一看见萧寒的车子,眼睛似乎都放光了,“爹地,看见没?花痴老师又开始向你发射花痴病毒和花痴电波了!”

“我已经自动屏蔽掉了所有的电波接受信号了!”萧寒下车帮小易的安全座椅上面的扣子解开,将小易抱了起来,“好啦,别调皮,放学后我来接你回家!”

佟秋练则是也从车子上面下来,小易笑着对萧寒点了点头,踮着脚在萧寒的侧脸亲了一下,“放心吧,我可是特别乖的,没有看见那个花痴老师那么喜欢我么?”佟秋练好奇的看着这对父子,这两个人叽叽歪歪的在咬着什么耳朵呢,还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

小易则是也歪头亲了一下佟秋练,这要是每天都能两个人送我上学的话,这该有多好啊!“萧先生,萧太太……小易,来了啊!”那老师看着小易的模样,要多和蔼就有多和蔼,这笑得怎么让佟秋练觉得有些奇怪呢。

“爹地,妈咪,再见……”小易冲着两个人挥了挥手,佟秋练刚刚上车,就说,“我怎么觉得这个老师这么的奇怪啊,看着我的眼神感觉怪怪的!”

萧寒打着方向盘调转车身,这女人还真是高智商低情商啊,这小孩子都看得出来这女人对我意图不轨了,这小女人居然说才感觉怪怪的?

“你难道看不出来这个女人想要泡你的老公么?”萧寒说完,佟秋练就不可思议的睁大了眼睛,泡我的老公?其实佟秋练倒不是因为这个老师对萧寒有想法而惊愕,而是因为现在萧寒说话的样子!

佟秋练怎么觉得和顾南笙越来越像了呢,也是醉了,她可不想自己的老公和顾南笙是一样的,用顾珊然的话来说是欢乐多多,但是这欢乐多多之后呢,总觉得有些怪怪的,尤其是这顾珊然和佟秋练的性格还是完全的南辕北辙的。

“还真没有看出来!”佟秋练弱弱的回了一句。

“你看你都不关心我,别的女人对我虎视眈眈的,你都无动于衷的么?”佟秋练倒还真不是那种回去撒泼挑衅的人,不过这种事情顾珊然却是真的做过的,这顾南笙那妖孽的脸,随时随地都能招蜂引蝶的,这顾珊然当初可是没有少和别的女人过招啊。

“好好开车!我相信你不会的!”似乎从一开始的时候,佟秋练对于萧寒的信任就是莫名的,佟秋练自己都不清楚,为什么会对萧寒产生那种莫名的信任,但是萧寒也从未让她失望过,而经过了昨晚的事情之后,他们两个人的感情,似乎也是更近了一步。这让两个人都觉得彼此在一起的时候,就连空气中弥漫着的都是香甜的味道。

佟秋练刚刚到了警局,迎面就走过来莫凝的母亲,她的面色很憔悴,但是脸上面仍旧是无比精致的妆容,只是右脸颊出现了五个鲜红的手指印,在他本来白皙的脸上面显得格外的显眼,她在看到了佟秋练之后,没有由来的显得有些慌张,佟秋练还没有来得及开口说什么,就快步的从佟秋练的身边急匆匆的离开了。

空气中还残留着专属于那个女人的独特的香粉的味道,佟秋练疑惑了片刻,继续往里面走,赵铭办公室外面的椅子上面,坐着的男人是莫凝的父亲,他双手抱着脑袋,脸上面都是懊恼的神色,看到了佟秋练,也是显得有些局促,佟秋练只是和他点头示意了一下,就走进了赵铭的办公室了。

“仲文轩的案子,我们将证据都彻查了一遍,关于那个电饭锅,已经证实了是原来的宿管不用的,废弃在六楼的值班室里面的,我们在那边值班室发现了一些东西,地上面灰尘有些多,所以有残留的脚印,我们没有进去,等会儿要麻烦你去现场一下了!”赵铭将调查的资料给佟秋练过目了一下。

这个电饭锅的生产日期居然是二十多年前的,因为本身锅坏了,这才废弃的,没有想到居然被人拿来做这个事情了,佟秋练大致翻了一下资料,“嗯,我等会儿就去那里走一趟!”

李耐刚刚吃好早餐,“佟法医,我和你一起过去,最近那些记者有些烦人,你和小白两个人怕应付不过来!”佟秋练点了点头。

而过去的路上面,佟秋练还是问出了自己心里面的疑惑:“那莫凝的父母是怎么回事?”

“昨晚两个人都没有离开,一直在警局等着结果,但是这DNA的报告也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出来的啊,然后莫凝的母亲就先离开了,也就刚刚才过来,而她刚刚过来,她的父亲就给了她一巴掌!”李耐一边开车一边说着,还忍不住叹气。

“听着那些话的意思,这莫凝的母亲做的职业有些那个吧,她的父亲就说女儿都没了,她还有心情做这个,两个人就互相吵了几句,这莫凝的母亲就气鼓鼓的离开了!”李耐看了看时间,八点多了,也是孩子们上课的时间了,最近来学校都是和学校协商好了,都是等学生上课的时间才过来的。

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最近的案子闹得沸沸扬扬的,也不知道是谁将案子公布到了网上面,弄得现在只要是家里面有学生的家长都是如做针扎的。

“网上面出现的消息你们看见了么?谁散播出去的?”佟秋练差点忘记这茬子事情了。

“队长昨天在警局里面抓到了一个记者,好像是和那个仲文轩的亲属一起混进来的,然后一直没有离开,昨天也是乱糟糟的,哪里注意到有人混进来了啊,这消息就不胫而走了!”李耐转了个方向,第一高中的教学楼很快就印入了眼帘了。

第一高中门口很安静,很空旷,白少言背着东西下了车子,这门卫也是认识了李耐了,没有要证件就让他们直接进去了,而这个时候快要进入暑假了,所有的年级都是进入了考试的复习阶段了,校园里面很安静。

“最近因为这事情,听说体育课,和各种课外的活动都取消了,这些孩子,就是上厕所,听说都要两个人一起同行!”佟秋练一听李耐说这话,就明白了,这第一高中此刻是进入了紧张的防备的状态了,这样的状态对学生真的好么?

佟秋练再一次进入女生宿舍的时候,外面其实已经开始升温了,在外面走动了这么长时间,身上面还是有些燥热的,但是一旦进入这个宿舍楼,那一股寒气不知道从哪里吹来,瞬间侵袭了几个人的四肢百骸,而那个宿管阿姨,一看见李耐他们立刻上前到了招呼。

“您在下面就行了,我们上去就可以了!”李耐来这里已经前前后后有三四次了吧,对这里已经很熟悉了。

三个人仍旧是和以前一样的慢慢的走到了六楼!“啊——”突然走在一边的白少言就惊叫了一声!

吓得佟秋练和李耐都是忍不住的浑身一个激灵,或许是发生过命案的缘故吧,几个人的心里面多多少少的还是有些忐忑的,佟秋练倒不是因为这个,比这个诡异的现场,佟秋练也是见过的,关键是白少言这一声魔音灌耳,佟秋练是被白少言这一身尖叫吓到了。

就是一楼的宿管阿姨,也是被吓了一跳,大嗓门的吼了一句:“发生什么事情了啊!”这阿姨也是因为前几天的事情被吓到了,声音里面还带着些许的颤抖。

“没事!”李耐冲着楼下说了一句,而李耐也伸手拍了拍胸脯,伸手拍了拍白少言的肩膀:“小白,你知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的啊!”

白少言伸手指了指五楼的最那边,这个时候李耐和佟秋练才注意到,他们已经到了五楼了,而在五楼的那间厕所的地方已经被贴上了封条,但是在那条封条的下面,居然有一排蜡烛,就放在厕所的门口,排成了一排,白少言也是冷不防的看了一眼,总觉得那个地方透着诡异。

因为蜡烛还是点燃的,在昏暗的楼道里面显得格外的诡异,而且白少言那一眼看过去,简直要吓尿了,简直像是感觉看到了鬼火一样,三个人对视一眼,李耐走在前面,三个人走了过去。

大理石的走廊上面还是湿漉漉的,显然是刚刚拖过的地,这个东西哪里来的,而到了厕所的门口,佟秋练低下身子,蜡烛点燃没有多久,但是谁会在这里放蜡烛呢,此刻的李耐已经将走廊的灯打开了,佟秋练看了看厕所,厕所的门已经上锁了,锁是完好的,没有被人为的毁坏或者是撬动的痕迹。

“听说是因为渗水的缘故,所以校方将这里封锁,不让学生进去,等暑假那这里的防水设施再做一次!”李耐看了看蜡烛,“谁这么无聊啊,做这种事情,也真是够了!”

“应该是厉媛媛的同学吧!”突然一个女声从三个人的背后传来,三个人都是一惊,回过头,佟秋练才发现居然是那天在五楼撞见的女生,那个女生手中端着一个盆,显然是出来洗漱的样子。

“厉媛媛的同学?”李耐看了一眼这个女生,这种时间为什么不在上课啊。

“那天他们被打就是在这个厕所里面,厉媛媛死了之后,他们班的一些女生,就想着要去看看厉媛媛,听说厉媛媛昨天下葬了,他们就在这个厕所的外面点了蜡烛!”女生解释道,看起来十分的普通的一女生,“昨天他们就点了,被宿管阿姨,发现了,今天他们趁着早操结束,宿管阿姨打扫完卫生又过来点了……”

几个人的心里面似乎都明白了,而李耐则是伸手摸了摸女生的头发,“叔叔知道了,这个时候,你怎么不去上课啊!”其实这也是白少言和佟秋练心里面的疑问,那天来案发现场急匆匆的,完全忘记了这个女生。

她只是尴尬的一笑,“前些日子做了阑尾炎的手术,这几天除了语数外的课,我都是在宿舍休息的!”那女生还怕几个人不信,掀起了自己的衣服,那肚子的地方很明显的纱布包裹着,而且纱布的外侧是明显的有些发炎肿胀的痕迹,佟秋练看得出来那地方确实是做了手术了,现在割阑尾是个小手术!

“好了,你赶紧去洗漱一下,然后回床上面好好休息吧,天气热,别让伤口发炎了!”女生冲着佟秋练一笑,端着盘就往另一侧走,这宿舍楼的洗漱间分布在两侧,现在封了一个,倒是有些不方便了。

三个人看了看蜡烛,就直接上了六楼了,通往六楼的楼梯已经被封锁了,三个人到了六楼,本来有积血的地方已经被清扫干净了,李耐领着两个人到了中间的位置,上面明晃晃的写着三个字“值班室”,门上面也是有着封条的,李耐将封条拿下来,让佟秋练和白少言能够进去。

房门一打开,一股灰尘就直接扑面而来,佟秋练忍不住伸手捂住了口鼻,白少言连忙将口罩交给了佟秋练,佟秋练赶紧将口罩戴好,顺便穿好了衣服,因为这里灰尘很多,地上面确实有清晰地脚印,佟秋练蹲下身子,仔细的观察着脚印,而白少言杂食负责拍照记录:“这是个男人的脚印?”

但是佟秋练还是觉得这个脚印有些奇怪,拿出了尺子量了一下,记录下了一些具体的数值,脚印一直蔓延到了桌子前面,桌子上面有一个圆形的地方是干净的,“这里应该是放置电饭锅的地方吧!”因为这形状的大小和形状和电饭锅是基本吻合的!

而脚印之后则是有了一个折返的路线,佟秋练看了看那个现场的脚印左边的是白少言的脚印,右边的则是自己的脚印,“老师,有问题么?”

“这个脚印有问题!”佟秋练蹲下身子,丈量了一下每个脚印之间的距离,这距离不大,很难想象一个男生走路的幅度会这么小,难怪自己越看这个脚印越觉得有些奇怪,“回去要做一下这个脚印的各个部分的受力分析。”

白少言点了点头,而两个人打量了一下这个值班室,除了脚印之外,这里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只有两张床,一张桌子,而且床上面也都是床板,没有什么东西,桌子下面还有两个落满了灰尘的水壶,边上还有一个电茶壶,佟秋练走过去,电茶壶也没有什么,似乎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取证的了。

而白少言看见了桌子,似乎是下意识的将桌子的抽屉打开了,桌子是那种比较老式的肘子,桌子的正下方有两个对称的抽屉,而桌子的右下方则是三个一直到地面的三个抽屉,里面似乎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只是在桌子最下方的抽屉里面发现了一张报纸。

或许是放置在抽屉里面的缘故吧,报纸上面的灰尘不多,只是有些发黄而已,白少言将报纸拿出来,头版头条居然是“第一高中军事化教育,一高三女生不堪重负,跳楼自杀!”配的图则是第一高中的校门口,下面似乎详细的介绍了这个事件发生经过:“这里四年前死过人么?”

佟秋练走过去,将报纸拿过来,居然是那个时候萧寒和自己说的那件事情的详细报道,占据了整整一个版面,可想而知那个时候,这件事情在当时会有多么的轰动,李耐在门口停了他们两个人对话。

“四年前是死了一个女生,那时候我刚刚到刑警队,也就是听说了,不过学校貌似赔偿了十几万吧,这事情就不了了之了!”李耐无奈的耸了耸肩。

佟秋练却把报纸折了一下,准备带回去,佟秋练看了看四周,但是视线最后定格的还是那张桌子,桌子上面是有一个玻璃的,下面压着一些学校的通知单,上面的时间都是四年之前的,也就是说这里最少四年都没有人来过了,也就是说四年前其实这里是住人的?为什么那个校长说学校的宿舍六楼一般是不住人的,五楼几乎也是空了一半的。

佟秋练刚刚下楼就看见了那个女生似乎刚刚洗漱好,只是冲着几个人一笑,就准备推门进入自己的宿舍:“等一下……”佟秋练突然叫住了那个女生,那女生疑惑的回头看了他们一眼。

“你们学生六楼一直没有人住么?”白少言和李耐虽然疑惑,但是那个女生毫不犹豫的摇了摇头。

“没有啊,隔壁的女生宿舍六楼就住人了,好像就这幢没有吧!”女生说完,佟秋练就笑着点了点头,而李耐和白少言都是一怔,那个校长明明不是这么说的啊!

李耐带着疑惑下楼就问了一下这个楼层的宿管,这个阿姨在听见了这个问题的时候,眼神明显的带着一丝躲闪,而且躲躲闪闪的,看着就觉得有问题,“这个问题我怎么知道啊,宿舍都是学校安排的,你们去找校长吧……”

李耐见问不出什么,就直接拨通了赵铭的电话,赵铭直接打电话给了校长,但是那边说,校长又被上面叫过去谈话了,估计一时半会儿是回不来的,而赵铭此刻也陷入了沉思,这么说的话,这个楼难道有问题?

佟秋练回去的时候,刚刚将材料放好在实验室里面,这边的关于仲文轩和莫凝的DNA的报告送过来了,根据DNA的报告,已经能够确定了,死者就是仲文轩和莫凝了,和佟秋练一样,赵铭在看见了检测结果的时候,脸色也是十分的凝重。

因为这样的话,结合最近发生的校园的暴力案件,这两个案子就可以直接串并起来侦查了,他们不懂为什么有人会对两个孩子下手这么重,都还是孩子啊,就算是做了什么让他们不可饶恕的事情,也不用遭受到这么残忍的对待吧!

而赵铭根据学校那边反馈过来的情况,已经可以确定了和仲文轩,莫凝经常在一起玩耍的几个孩子了,这些孩子总是成群结队的欺负同学的,虽然说最近这群孩子都在自己的老师或者家长寸步不离的监视之下,但是这也不是办法啊,因为这些孩子似乎都在想法设法的想要逃离师长的控制。

这要是其中的一个脱离了掌控,这弄不好又会出现下一起的凶杀案,想想赵铭就觉得头疼,尤其是这一次要监视的是一群孩子,还有那些被她们欺负的人,只要是受过欺负的人,都要有人留意着,因为很有可能凶手就在他们中间。

而这个时候,赵铭已经安排人开始摸牌走访这些孩子的这几天的时间,尤其是在案发的时间段,这些孩子都在干嘛。

“莫凝的案子,因为在河堤附近,这里住的人本来就少,那里没有任何的监控可以调查,不过在河里面我们找到了一些东西……”因为河水是死水,所以给打捞的工作带来了便利,但是也因为是死水的缘故,这里面各种东西都有,这要在河里面的一堆垃圾里面找到有价值的线索,也是难度很大的。

赵铭只是指了指其中的一个粉色的钱包,这是那种一看起来就是属于女生用的东西,“已经经过了莫凝的父亲的指认了,这个钱包是他的女儿的,别的东西都是没用的,掏出了一堆的垃圾!”赵铭说着叹了口气。

佟秋练拿起了被密封袋包装起来的钱包,仔细的看了几眼,上面的拉链应该有个挂饰的,不知道是怎么掉的,但是佟秋练却瞥见了在钱包的拉链的环扣的地方似乎有什么东西,“我拿回去看一下!”

“嗯!”佟秋练刚刚推开门,就忽然看见了那天的见过的那个局长,面色凝重的走过来,而他的身后跟了一群人,每个人的年纪看上去都是四五十岁的样子,看样子又是来施压的吧,“萧夫人……”

“局长!”佟秋练虽然性子高冷了一些,但是最起码的人情世故还是懂的,局长看了看佟秋练手中的东西,“辛苦了啊,最近C市不太安宁,本来请你回来也是因为原来的儿童的案子,没有想到还要一直的麻烦您!”

赵铭此刻也走了出来,这才想起来,自己完全把佟秋练当成了警局的法医在用了,其实佟秋练完全没有一点的义务和责任帮助自己来完成案子的,更何况像是佟秋练这种身份的法医,这世上面也找不出第二个了吧。

“没事,举手之劳而已,况且我最近也没有什么事情,没事的,你们聊吧,我先去实验室了!”佟秋练说着和局长、赵铭点了点头,就直接往外面走。

佟秋练只是走着,完全没有注意到一个人,突然从后面急匆匆的追了上来,伸手就轻轻的拍了佟秋练的肩膀一下,佟秋练猛然回头,眼前的男人一米八几的个子,一身黑色的休闲西装,外套是搭在肩膀上面的,凌乱的黑发,似乎是用手扒拉向后的,整个面部的轮廓显得格外的野性,但是眼睛上面却架着一副没有镜框的眼镜,似乎将他的桀骜不驯的气息瞬间收敛了一些。

男子伸手点了点佟秋练的鼻子,“怎么?几个月不见,师哥都不认识了!”

佟秋练揉了揉鼻子,心理面开始哀嚎,他怎么来了,转身就往实验室的方向走去,男子立刻跟了上去,“别啊,你这是什么表情啊,我这好不容易回来一次,你不请我吃饭就算了,这幅苦瓜脸是摆给谁看的啊!”

“找到地方住了么?”佟秋练稍微放慢了脚步,男子笑着将西装外套搭在手上面,快步走到了佟秋练的前面,转身倒着走,似乎想要在佟秋练的脸上面捕捉什么!

“你的面色稍微有些红润!”佟秋练眉头一皱,男子又将佟秋练的穿着打扮仔细的看了一遍,“这有爱情滋润的人就是不一样啊,你这穿着打扮也是越来越女性化了……”佟秋练完全眼前的人伸手一把将面前的碍事的人推开。

“喂——小练,你这样是不对的,对了……我还没有找到住的地方呢,怎么样,和你老公说说,收留一下我吧!”佟秋练早就知道按照这个男人的无耻程度,这种要求迟早会自己提出来的。

“行了,会收留你的!”男人一笑,不过看着佟秋练的背影,脸上面本来那种十分张狂的笑容瞬间变得十分的内敛,反而是看着佟秋练的背影若有所思,不过也是几秒钟的时间,接着立刻追上了佟秋练的脚步,跟着佟秋练进了实验室。

佟秋练进入实验室之后,白少言急匆匆的拿着东西就进入了实验室,第一眼就看见了正坐在凳子上面悠闲地翻阅着资料的男人,白少言立刻两眼放光,死死的盯着那个男人,“老师,他不会就是那个人吧……”

“徐敬尧……”佟秋练头都没有抬,但是白少言的眼睛像是在扫射雷达一样,死死地将沙发上面的男人扫射了一遍,而这个男人则是微微抬眸,粗略的将白少言从头到尾的扫射了一番。

“年纪不大啊,手指纤细没有茧子,很白净,鞋子是今年的限量款,眼神还是很干净的,这声音也很稚嫩来着,话说小练,你的助手貌似还是个处男……”徐敬尧这话刚刚说完,白少言的脸蹭的一下就红了,佟秋练无奈的看了徐敬尧一眼。

“我……我才没有……”白少言连忙急着否认,但是男人只是伸出手指摩挲了一下自己的下巴,若有所思的看着白少言,“面色泛红,口齿含糊不清,而且你的手脚似乎有些局促,就连呼吸都不平稳了……种种迹象表明……”

白少言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那徐敬尧更是笑得欢乐了,那本来静精明锐利的眸子有一瞬间的精光迸发出来,“你在说谎,而且在我这种研究犯罪心理的人面前的说谎,无疑是在自寻死路的!”

白少言顿时觉得无语了,但是却又说不出什么反驳的话,因为这个男人在他们学校的名人榜上面排名是第一的,超过了许多的富豪名流,男人只是冲着白少言一笑,“不用这么局促,坐吧,哥哥不吃人的……”

白少言怎么觉得浑身寒碜碜的,这里的空调的温度是不是太低了!

白少言突然觉得这个男人根本和自己了解的不一样,只是将资料放到了佟秋练的手中,“仲文轩的面部修复的已经完成了,就是仲文轩本人,还有,莫凝那个腹中的积水已经可以判定,她是就是死于边上的那个河里面!”

佟秋练看着检测报告,虽然结果是在意料之中的,但是怎么说呢,佟秋练的心里面依然觉得很沉重,因为这个案子似乎找不到什么可以突破的地方了,犯罪嫌疑人留下的线索太少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