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114 萧氏夫妇的初次相遇

当顾珊然出来的时候,脸上面的都是茫然的神情,顾南笙连忙走过去:“珊然宝贝,怎么样啊?怎么样……”

顾珊然直接交给了顾南笙一张B超图片,顾南笙看着上面黑不溜秋的一团,哪里能得出来都是些什么东西啊,只是看了看顾珊然,“怎么啦?你这是什么表情啊!”顾珊然的表情绝对是那种受了惊吓的那种,“难道是医生和你说了别的,还是检查出了别的东西啊!”

“你丫的还能说点别的么?这是你儿子!”顾珊然将B超直接摔在了顾南笙的脸上面,然后大步往外面走,“你丫的,肚子里面的才是个东西呢!”

“儿子……儿子……”顾南笙默默的念叨了几句,然后突然就笑了,直接追了上去,一把就将顾珊然抱了起来,“哈哈……我真的要做爸爸了,哈哈……我要做爸爸了……”

“你丫的,赶紧把老娘放下来,颠坏了你儿子,你要负责的!”顾南笙立刻将顾珊然放了下来,周围立刻爆发出了一阵笑声,或许更多的人还是为他们高兴吧,只是顾珊然此刻巴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你丫的顾南笙的,丢脸都丢到姥姥家去了,也不看看这是哪里,真是够了,你真是瞎了眼了才会看上你!

“赶紧走吧!”顾珊然一伸手,顾南笙立刻恭敬的扶住了顾珊然的手,“好嘞,我们回家!”看得后面的医患都不由得摇了摇头,还真是欢喜冤家型的。

顾珊然完全不懂,就在他们回去的路上面,顾南笙已经将她怀孕的消息进行了广而告之了,佟秋练正在吃饭,突然手机震动了一下,接收的是一条彩信,顾南笙的,他又在搞什么东西啊,佟秋练刚刚准备点开手机,萧寒的手机也响了,两个人就坐在一起,同时互相看了一眼,接着同时点开了手机!

出现的是一个B超的图片,萧寒则是完全迷糊的状态,他完全看不懂这是个什么东西啊,直到屏幕慢慢下滑,下面出现了一行字,“我要当爸爸啦!”关键是后面还自己缀了撒花的图案,萧寒和佟秋练对视一眼,都是觉得很无语,不过佟秋练心里面还是高兴的!

“妈咪,爹地,怎么啦?你们的表情怎么这么奇怪啊!”萧寒是那种一直嘴角有些抽搐的那种,因为萧寒一直在捉摸着那个图片里面黑不溜秋的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而佟秋练则是稍微惊讶之后,嘴角扬起了一抹诡异的笑,她伸手捏了捏小易的小脸,“小易,你的童养媳要出生了,怎么样?高兴不?”

“咳咳……”小易正吃着冰淇淋,差点没噎着,“什么童养媳……”小易脑子里面第一眼想到的就是顾珊然啦,要是她生了个儿子就算了,这要是生了个女儿,妈呀……那不是很恐怖么?小易想想都觉得有些脊背发凉。

而三个人吃了饭之后,时间也早,就决定先去顾家看看顾珊然,佟秋练到了一处花店,仔细的看了半天,其实孕妇的话,吊兰,仙人球,仙人掌什么的,对身体倒是挺好的,佟秋练在仙人掌这里晃悠了半天,这要是带着几盆仙人掌去看顾珊然,按照那个小妞的性格,不吃了自己才怪。

“有紫薇花么?盆栽的那种,可以种植的……”当时在她怀孕的时候,太后娘娘对这个方面就是研究很多,她的阳台上面现在都是有很多得吊兰,房间里面除了仙人掌就是芦荟了。

紫薇花,她是不太放在室内的,或许是性格使然吧,佟秋练还是比较喜欢自然一点的颜色,这紫薇花,素有“百日红”的美称,倒是很适合顾珊然这种火爆脾气的!

“有的,请问您要几盆?”店员笑着,这到了要关门时候,居然来了一笔大买卖,这店员哪里能不认识佟秋练了,那她这几天的新闻报纸不就是白看了么?

但是当佟秋练看见了两盆紫薇花的时候,还是怔愣一下,不过还是让店员帮忙搬上了车子!

“妈咪,你这是让珊然阿姨放在室内还是室外啊?这也太大了吧……”好吧,虽然不大,但是也确实不小,佟秋练只是一笑,“这就不是我能管的啦,我们还是赶紧过去吧!”

其实萧寒的心里面倒是很想要见一下那个顾北辰,听说他也到了C市,但是萧寒却从未见过这个人,只是从许多人的只言片语中了解到了这么一个人,从他和顾南笙的对话中,萧寒知道顾北辰是一个十分内敛的人,但是性格却是十分的怪异,他对于佟秋练的那种执着和在乎,似乎是因为某种原因,但是他们不懂这是因为什么!

但是肯定不会是男女之爱就是了,因为顾北辰对施施的占有欲,和他们之间的关系,也显示出了两个人的情侣关系,但是顾北辰为什么会对佟秋练那么的执着,或许很多人都不太了解吧。

而车子很快的就驶入了顾家的大宅,这次可没有闹出了上次来顾家的笑话,而顾家今晚是灯火通明的,就是那些守卫的保镖,似乎看起来都格外的高兴,“这南笙是准备普天同庆的节奏么?”萧寒虽然觉得这种事情应该普天同庆,但是这种群发消息这种做法未免太out了吧!

所以在后来佟秋练怀了第二个孩子的时候,我们的萧公子又一次高调了一把,这事情就是后续了,这里就不多说了。

而当萧家的一家三口进入客厅的时候,满眼的看过去都是婴儿用品,而顾珊然坐在沙发上面,悠哉的喝着果汁,看见了佟秋练,欣喜的招呼着,“小练,你怎么过来了,最近C市不太平,我还以为你最近又开始不分昼夜的呢,你快过来坐,我还有好多的事情要请教你呢,赶紧过来!”

佟秋练看着这满屋子的婴儿用品,你丫的,这还真是顾南笙的风格,而此刻的顾南笙正在楼上把他们的房间布置一番呢,那些不适合孕妇的东西,通通扔掉,所有的东西都换上新的!

佟秋练走到顾珊然的面前,“恭喜啊,终于怀上了,这是准备给我们做童养媳的么?”佟秋练说着伸手摸了摸顾珊然的肚子!顾珊然伸手拍掉佟秋练的手,“一边去!”不过顾珊然的眼睛却是笑眯眯、直勾勾的盯着小易的,小易连忙躲到了萧寒的后面,怪阿姨今天的眼神格外的诡异!

“小易,你躲什么啊,赶紧过来,阿姨好久没有看见你了,过来给阿姨揉一下……”额……揉一下,正常的人不是都说抱一下么?这个揉一下萧寒听着都觉得不舒服,萧寒一把抱起小易,因为这满屋子的东西,看的萧寒心里面微微有些酸涩!

要是自己也能在那个时候陪在她的身边的话,或许自己也会这么做吧,顾珊然突然伸头附在佟秋练的耳边:“亲爱的,你和萧寒最近怎么样,听童养夫说,你俩成了?”佟秋练这个时候简直想要掐死萧寒的心都有了,你丫的还能别和顾南笙说什么么,顾南笙这人离了顾珊然还是高冷正常人,但是一旦遇到了顾珊然,那就整个人都怂了,你和顾南笙说,不就等于直接告诉了顾珊然么?

这顾珊然和佟秋练也不是一朝一夕的闺蜜了,这佟秋练的一些小动作,她就看得出来了,“怎么样,你的身体能要孩子么?”两个人说话的声音很小,萧寒和小易是完全听不见的!

“等我这次例假结束我去检查一下吧!”佟秋练说着又伸手摸了一下顾珊然的肚子,“生个女儿吧,给我们家小易做小媳妇,现在娶媳妇可难了,我得早早的预定好了……”

“这是谁啊,小易是我预定好的,小练,你这样背着我做,我可是会很难过的!”这典型的凤姐形象啊,人未到声音先到了,这施施的妩媚嗓音,任是谁都是学不来的,很快施施一袭黑色的紧身包臀裙,袅袅娜娜的出现在了门口,“呀——你这是准备开店么?”

因为施施完全觉得无法下脚啊,“我可得告诉你们,等会儿北辰回来了,要是看到这个样子的情景,你们就等着连人带东西都被扔出去吧!”施施晃了晃手中的手抓包!

“他娘的,差点忘记了,童养夫——你赶紧下来!”顾珊然这话刚刚吼完,顾南笙就飞快的冲了下来,顾南笙迷茫的看着所有人,“萧寒,你们也来了,你们先坐哈,有些乱!”是的,萧寒和小易到现在还有找到能够坐下来的地方,这到处堆得不是玩具就是什么尿不湿什么的,话说这肚子都没有显怀,这准备工作准备的未免也太早了吧。

顾珊然就像是女王一样的,指了指地上面的东西,“童养夫,干爹要回来了,你看着办吧,要是不想我也被扔出去,你就赶紧让人把这些东西给归置一下!”顾南笙一拍脑袋,他也忘记这个事情了!

而收拾东西的过程也是让所有人都大开眼界,只看见陆陆续续的进来了许多的黑衣人,每个人都抱着一堆东西急匆匆的上了楼,很快的客厅里面就恢复了干净和整洁,萧寒完全不知道这个顾北辰为什么有这么强的杀伤力。

“北辰爹地,是个典型的追求完美的处女座,还有小小的洁癖……”小易眯着眼睛用手指比划着,但是很显然,这所谓的轻微的洁癖,应该并不轻微吧,“还有一点强迫症啦!呵呵……”小易冲着萧寒诡异的一笑,萧寒心里面觉得怪怪的,怎么笑得这么诡异啊!

其实此刻的小易心里面也是有些忐忑的,北辰爹地不会真的是因为自己的一通电话来的吧,要是被爹地知道了,爹地会不会直接掐死自己啊,或者像是对待小叔叔一样的,把我踹到游泳池?小易想想就觉得有些恶寒,赶紧从萧寒的怀里面下来,噔噔噔的跑到了佟秋练的身边!

顾珊然瞅准了机会,一把捏住了小易的小脸,“真是可爱啊,怎么这么滑溜呢!”顾珊然说着抱过小易就猛地亲了几口!

“难道比我的还滑溜么?”顾南笙这话说完,遭到了所有人强烈的鄙视,真是无时不刻不在顾珊然的面前刷存在感啊。

施施则是从包里面拿出了一个小册子,伸手递到了顾珊然的面前:“这是我从朋友那里给你要来的怀孕须知,你这身边有个二货,我真的不放心,所以你必须自己记好了这其中的每一点,必须记好了,这肚子里面的孩子,我先预定了,谁也不准和我抢!”

“额……”顾珊然看着小册子,“什么叫你预定了,这是我的孩子啊……”

“男的给我家做童养夫,女的嘛,小易给你做童养媳怎么样……”施施也伸手捏了一下小易的小脸蛋。

小易伸手捂住了脸,“我才不要,女的话,肯定和珊然阿姨一样暴力,我只要爹地和妈咪给我生的小妹妹……”小易这话说完,施施立刻两眼放光的盯着佟秋练的肚子看,弄得佟秋练赶紧抱了个抱枕在怀里面!

“你这是在看什么啊!”佟秋练看着施施的眼神就觉得十分的奇怪。

“你肚子里面的是我家的童养媳,哈哈……我跟你说,和我做了亲家,这比顾珊然的女儿还是儿子,那算起来也是高出了两个辈分啊,你就比顾珊然高出了一个辈分,有没有想想都觉得很划算啊!”佟秋练和小易同时摇摇头,没有觉得一点的划算,好不好,再说了,我家的妹妹,自己疼就行了,干嘛要给别人做童养媳啊!

而这个时候,门口的人都异口同声的说了一句:“家主——”声音整齐洪亮。

“他回来了!”施施耸了耸肩膀,“我上去换个衣服,小练,等会儿我下来陪你,那厮要是看我穿成这样,又要叽叽歪歪了……”

而所有人将目光集中到了门口的时候,顾北辰就出现了,完全可以用完美来形容,浑身上下充斥着强大的内敛之气,就是站在那里脸上面都没有一丝的感情波动,幽深深邃的眸子,似乎永远都看不到底,那种眼神,似乎不是一个活人应该有的,浑身上面散发着巨大的杀伐之气,那张脸和顾南笙有几分相似,看上去有一点禁欲的味道。

出乎萧寒意料的,顾北辰居然是一个这样的男人,他原本以为会是一个浑身带着杀气的人,但是这个人浑身是带着杀伐之气,但是那一脸的表情,却更像是最无辜的人,完全无法将他和他的身份联系起来!

“北辰爹地……”小易笑着跑过去,顾北辰直接弯腰一把将小易抱到了怀里面,“怎么最近变得这么重啊,是不是又胖了啊!”

“才不是,难道你没有看出来我是在长个子么?”小易说着冲着顾北辰嘿嘿一笑,伸手抱住了顾北辰的脖子!

而顾北辰的视线直接扫过了萧寒,四目相对,似乎在这两个男人中间碰撞出了许多的火花,而顾北辰则是直接移开视线,将视线定格在了佟秋练的身上面,顾北辰抱着小易直接坐到了佟秋练的身边,“最近过的怎么样?”

“挺好的!”顾北辰这一过去,顾南笙直接拉着顾珊然坐到了另一边,顾北辰只是将小易放下去,“萧寒,我有话和你说,你出来一下吧……”

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了顾北辰和萧寒的身上面,顾氏夫妇默默地在心里面为萧寒默哀了三秒钟,对的,只有三秒钟,按照顾北辰的性子,萧寒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那个,北辰……”佟秋练刚刚站起来想要说什么,顾北辰直接将佟秋练按在了沙发上面,“是个男人就出来吧,我有话和你说!”顾北辰扫了一眼萧寒,直接大步的走了出去,佟秋练看了看萧寒,萧寒只是给了佟秋练一个让她放心的手势,就跟着顾北辰走了出去!

“童养夫,你猜干爹直接上来是会给萧寒一记左勾拳还是一记右勾拳呢?”顾珊然已经开始兴奋的猜测了起来,佟秋练和小易都是互相对视一眼,表示对他们完全的无可奈何。

“我觉得小叔为了不弄脏他的手,或许会选择一记扫堂腿,哈哈……”顾南笙说着就笑了起来,佟秋练和小易完全扭头看向别的地方,心里面已经开始为萧寒默默地祈祷了,施施下来之后,看了看四周,“北辰和萧寒呢?”

“外面正对决呢!”顾南笙指了指外面,施施表示了解了,就自顾自的倒了杯水,“小练,别担心,肯定不会少胳膊断腿的!”佟秋练只能祈祷真的别缺胳膊少腿的,这顾北辰要是凶残起来,佟秋练也不是没有见过的,这还真是有一点担心萧寒了!

此刻跟着顾北辰出去的萧寒,只能看见这个男人的背影,萧寒和顾南笙的年纪差的不多,而顾北辰是顾南笙的长辈,萧寒怎么觉得这个男人在无形中会给自己巨大的压力呢!

到了一处地方,顾北辰示意保镖都撤下去,这些保镖刚刚下去,顾北辰转过身,摸了摸自己手上面的戒指,突然就把戒指拿了下来,塞进了裤子的口袋里面,在萧寒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突然就上前冲着萧寒的腹部就给了萧寒一拳,萧寒完全是躲闪不及那种,结结实实的挨了这一下子。

顾北辰下手的力道,比令狐乾那家伙重很多,那种感觉就像是有东西在肚子里面翻腾一样,萧寒的脸色都白了,而顾北辰则是揉了揉手腕,“许久没动了,似乎生疏很多,果然身手都变差了!”

萧寒差点没有吐血,而顾北辰此刻隐身在黑暗中,黑色的眸子就像是最危险的猎豹,像是最恐怖的幽冥鬼火一般,只是灼灼的看着萧寒,“我一直觉得你根本不配做一个男人,你也配不上小练!”

萧寒捂着肚子,特么,这个顾北辰的拳头是什么做的,萧寒的肚子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搅动一样的疼,“之前是我做的不好,我会用我的后半辈子去弥补的!”

“弥补?”顾北辰的眉心蹙了一下,靠在墙上面,眸子深沉的看着某处,“我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她怀孕了,和施施来我们家做客,但是我们却从来没有看过她的丈夫,施施问了她一次,她只是笑而不语,后来我就调查了她……”顾北辰的声音悠远,压得很低,带着那种最迷人的磁性,些许的沙哑,但是却像是最有吸引力的磁石一般的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一开始对于这段父母强加给我的婚姻,我是难以接受的!”萧寒也靠在墙上面,微微叹了口气,看着夜空,顾家是坐落在半山腰的,这里的空气很好,晚上面可以十分清晰的看见夜空中的繁星。

“你很好奇为什么我对小练那么好吧?”顾北辰这话直接问出了萧寒心里面的疑惑,因为顾南笙和顾珊然的事情,他不懂,他也不懂为什么顾北辰不让他们生孩子,但是单单因为佟秋练的一个电话的话,那么佟秋练的影响力是不是也太大了一点。

“和你说的一样,弥补吧……要是我不调查,我也不懂她们家的事情,似乎和我们组织间接有关!”萧寒顿时怒了,直接冲过去,一把揪起了顾北辰的领口,“你刚刚说什么,那件事情你们也有参与……”

“不算是直接参与吧,或许是看到她之后,心里面觉得有些许的歉疚吧,所以在她知道我对她好的原因之后,就不愿意再见我了……”顾北辰拿起了口袋中的戒指戴在手指上面,“顾家树大根深,水深怪多,我和南笙想要立足不容易,那个时候总是想尽一切大办法壮大自己的势力,努力让自己活着……”

“到底是怎么回事,南笙难道不知道这件事情?”因为顾南笙还在帮着自己对付令狐家的人,若是知道佟秋练家的事情和顾家都有关系的话,那么他又怎么会这么做呢!

“这件事情就我和施施,还有小练知道!”顾北辰伸手摩挲了一下自己手指上面的戒指,戒指看起来十分的陈旧了,闪着古铜色的光泽,上面的宝石是那种幽绿色的颜色,在夜色中显得十分的诡异。

“顾家有自己的雇佣兵,而在五年前,有人出了千万的高价,让我们猎杀一个人……”萧寒更加迷惑了,佟老爷子就算不是自然死亡的,但是也绝对不会是被人杀死的,佟齐狱中自杀,而佟秋练的母亲更是在医院中死亡的,这完全不是雇佣兵杀人的手法啊!

“追杀的人是小练……”萧寒的瞳孔不自觉的收缩,脑海中瞬间上过了几个画面,他松开了对顾北辰的牵制,“她的腹部受伤了……”

萧寒突然颓然的靠在墙上面,因为他想到了和佟秋练初次相遇的场景,萧寒突然就笑了,好傻,小练,你真傻,居然就为了那么一件事情,喜欢了我这么久么,你是傻子么……“哈哈……”萧寒突然就笑了。

顾北辰也是自嘲的一笑,两个男人就在夜空中放肆的大笑着,而萧寒笑着笑着,一滴泪水就从他的眼角滑落,瞬间没入了草丛中,消失不见了,“我也是个傻子,傻子……”

“所以后面的事情,你也该知道了,她的身体导致她没有办法正常的拥有一个孩子,而你们家为了小练在你们家能够有一定的地位,这也是你们为什么是人工授精得到的小易……你说是不是孽缘,偏偏她就和施施认识了,我习惯性的多疑,不调查还好,这一调查……”顾北辰自嘲得一笑。

等到顾北辰和萧寒进去之后,佟秋练似乎敏锐的感觉到了萧寒看着自己的目光有些奇怪,“怎么了?不会真的打你了吧?”萧寒只是伸手抱了抱佟秋练,但是萧寒平时抱着佟秋练的时候,都是十分温柔的,但是这一次像是要把佟秋练整个揉进他的身体里面一眼,佟秋练疼的蹙了蹙眉头。

“没事……”萧寒的眼睛却不自觉地瞥到了佟秋练的腹部,弄得佟秋练一阵尴尬。

“看什么啊,你还不知道我这几天情况特殊啊,你也和他们一样盯着看什么啊……”佟秋练瞪了萧寒一眼,而萧寒则是搂紧佟秋练,但是想起了五年前的事情,心里面就像是有刀在割一样的疼。

回去的路上面,不单单是佟秋练,就是小易都感觉到了萧寒的异常,所以一路上面所有人似乎都在沉默着,而入夜时分,佟秋练迷迷糊糊的时候,感觉到了靠近自己的热源离开了,微微地睁开眼睛,房间里面的床头灯是昏暗不明的,萧寒披了件睡袍,站在窗口,窗帘拉开了一条缝隙,萧寒双手环胸,站在窗口,脸上面的神色是痛苦的。

五年前……

萧寒那个时候还在国外,那一次是一个宴会结束,萧寒真的觉得很头疼,因为每次的宴会几乎都是变相的相亲宴会,但是萧寒完全没有一点想要结婚的打算,萧寒从来都不曾想过自己的婚姻大事会由自己做主,但是他也不想这么早的就结婚!

“少爷,我们现在去哪里!”季远开着车子,后面还跟着萧家的一排车队,这太后娘娘生怕萧寒一个不留神跑了,这不就让一群人跟着,萧家这种家族虽然神秘低调,但是却有着自己的家养的军队,对外说是保镖,但是对内的话,这群人完全可以和最顶尖的特种兵相媲美了!

“随便转转吧,现在还不想回去!”萧寒揉了揉自己的脑袋,头疼得厉害,估计是刚刚喝酒的后劲上来了,萧寒按下了车窗,入夏的风不算清凉,反而带着一丝燥热,萧寒躁动的伸手拉了拉领带!

“少爷,我们去海边转一下?”季远跟着萧寒很久了,自然知道萧寒现在的心情肯定不好!

萧寒没有作声,只是拉扯自己的衣服,怎么都觉得不舒服,而就在车子经过了一座大桥的时候,突然季远的前车窗上面落下了一个红色的东西,季远的直觉觉得这是个人血,“少爷,这……”季远赶紧停下了车子,指着窗户,萧寒看了看窗户,因为这车子是敞篷车,所以当车子上面的部分渐渐收起来的时候。

两个人同时抬头,就看见了大桥上面一个女人正靠在桥边,她的身子整个是站在大桥的护栏外侧的,只要一步踏出去,就有可能直接落在他们的车子上面,“少爷,我们还是赶紧走吧……”因为他们都看见了女人对面的是一群黑衣人,而且手中还带着武器,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但是此刻的萧寒心里面正烦躁着呢,“救下来!”其实萧寒是带着玩世不恭的意味的,他现在就想给家里面的老头子添添堵,说实话,对于相亲这种事情萧寒真是觉得烦透了,可是家里面的人,尤其是太后娘娘,直接就说只要他能带个女人回去就行了,萧寒真的觉得很无奈。

“少爷……”季远知道萧寒这话就是说着玩玩的,那群人看起来并不好惹啊,这干嘛非要插手这种事情呢!

而那个女人并没有等到萧寒的人上去,就直接从桥上面一跃而下,没有直接砸到了萧寒的车子上面,而是砸到了路边的草地上面,直接滚入了一边的草地中,“噗通——”一声,直接落入了水中。

那群人在桥头看了半天,似乎是觉得这个女人已经死了,加上萧寒的人还一直站在那里,那群人就直接撤走了,“下去看看,那个女人死了没有啊……”萧寒靠在车子上面,其实萧寒说这话的时候,距离那群人离开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好几分钟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双手,一双沾满了鲜血的手从草地上面伸了出来,瞎了他们一跳,而很快的就露出了一张脸,而这种脸也是满脸的血污,现在还沾上了一些泥土,萧寒蹲下身子,但是还是俯瞰着眼前的人,是个女人,还是个眼睛很漂亮的女人……

“带回去吧,别让她死了……”萧寒的眼中露出了一抹狡黠的笑!

而之后,萧寒因为工作的关系到了C市,而之后,太后娘娘就突然说给他找好了妻子,萧寒那个时候也想通了,既然这个女人这么想做萧太太的话,那么自己就成全她好了,所以萧寒以为婚礼的时候是他见到佟秋练的第一次,其实不是的,这是第二次……

而这一切完全是自己无心之举,但是这个女人却将自己记住了五年之久,就连令狐乾都知道佟秋练有个暗恋的对象,似乎也就自己不懂了吧,而之后太后娘娘居然说这个女人还不能生孩子,萧寒真的觉得取了个花瓶回家,而这个花瓶除了美观之外,就连最基本的功能都没有,他还因为这件事情找白少贤喝了酒!

“少贤,你说太后娘娘怎么会看上这样一个女人,也就是好看罢了,最起码也要能传宗接代吧,但是这个女人居然连传宗接代的功能都没有,都不知道太后娘娘看上了这个女人什么!”其实萧寒压根不知道,太后娘娘以为这是萧寒自己选择的人!

因为在太后娘娘发现家里面有个女人之后,大为窃喜,以为萧寒终于开窍了,毕竟佟秋练无论是长相还是教养都是很好的,完全符合她的儿媳妇的标准,而太后娘娘在问了佟秋练的意见之后,也知道这丫头是喜欢自己的儿子,那就直接结婚吧……

佟秋练掀开被子,萧寒回身看了看佟秋练,走过去,空调的温度不高,“怎么了?吵醒你了?”萧寒俯身吻了吻佟秋练的额头,佟秋练觉得萧寒今天比任何的时候都显得温柔,看着自己的时候,似乎也在看着别的东西。

“你起来的时候我就醒了,是不是北辰和你说了什么……”佟秋练抬头看着萧寒,而萧寒只是伸手将佟秋练抱到了怀里面,佟秋练的头部是靠近萧寒的腹部的,佟秋练只是伸手搂着萧寒的腰,下意识的蹭了蹭,萧寒嘴角微微扬起,“还是他真的打你了啊?”

“他只是和我说了一些事情罢了……”萧寒伸手摸了摸佟秋练的头发,“然后我就想到了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佟秋练的身子明显的僵硬了一下,萧寒直接坐在床边,看着佟秋练,柔和的灯光下,佟秋练的整个面部轮廓都柔和了很多,“我以为你这辈子都想不起来了,说起来还是挺恶俗的,我觉得自己很坏,我有一段时间特别的憎恶自己,是你救了我的命,但是我却成为了你的负担……”

佟秋练的话音未落,嘴巴就直接被萧寒堵住了,萧寒的吻来的凶猛而且十分的霸道,佟秋练下意识的伸手想要推开萧寒,但是萧寒的攻势来的十分的霸道,像是直接要把佟秋练撕碎一般,直到两个人都气喘吁吁了,萧寒才离开了佟秋练的唇瓣,两个人额头抵着额头,都在大口的喘息,而呼吸着彼此的呼吸,似乎让萧寒的心里得到了些许的平静。

“是我不对,你不是我的负担,是我的错……我一直都不懂,这一切都是注定的,注定我救了你,你嫁给我……”萧寒说着轻轻吻了吻佟秋练有些红肿的唇瓣。

“我以为你是对我有好感的,或者说至少是不讨厌我的,不然不会答应和我结婚的,但是我错了,你不是讨厌,而是无所谓,或许是别的女人……”佟秋练的话没有说完,萧寒直接张嘴咬了一口佟秋练的嘴唇。

“嘶——”佟秋练疼的整个人都瑟缩了一下,“干嘛啊……”

“没有如果,也不会有别的女人……”萧寒伸手搂紧了佟秋练,就像是搂着最心爱的宝贝一般。

“西方只要过节,我都觉得很失落,爸妈和爷爷,包括萧晨都会送我各种礼物,但是一到情人节,我就觉得格外的失落,因为情人节长辈是不会送礼物的,而我在没有遇见你之前对情人节是完全不期待的,然后有一年情人节,我放学的时候就看见了路边有一个献血的车子,我就上去了……”萧寒心里面疑惑,这么扯上了献血了!

“在情人节的时候无偿献血,会得到一盒巧克力……我就想着这是你送我的,情人节也有人送我礼物了……”萧寒感觉到佟秋练搂着自己的手微微有些颤抖,佟秋练的头埋在萧寒的脖颈处,萧寒感觉到了滚烫的液体缓缓地流到了自己的脖子处,灼热的刺痛了萧寒的心口!

“放心,以后每年无论是情人节还是什么节日我都会送你礼物的……”萧寒伸手拍了拍佟秋练的背。

“谁稀罕啊,别人还以为我只专门找你要礼物的呢!”佟秋练说着伸手捶了一下萧寒的后背,萧寒则是微微松开手,伸手捧住了佟秋练的脸,佟秋练想要闪躲,因为刚刚流泪的缘故,佟秋练心里面觉得有一些害羞,想要闪躲,但是萧寒滚烫的嘴唇已经直接吻住了佟秋练的眼眶,佟秋练的眼眶红红的……

萧寒似乎尝到了眼泪的酸涩的味道,“你是我老婆,要什么我都会愿意给你的,以后我陪你去献血,这样还可以得到两份巧克力!都送你吃……”

“不要了,那个巧克力并不好吃……”佟秋练噗嗤一声笑了,瞪了萧寒一眼。

“好了,早点休息吧,不早了!”已经是夜里两点多了,“明早你还要上班呢!”萧寒说着直接搂着佟秋练就直接躺下了,佟秋练的头靠在萧寒的臂弯处,可以清晰的听见萧寒的心跳声音,强劲而有力。

“都是以前的事情了,早点睡吧!”佟秋练说着闭上了眼睛,而萧寒则是搂着佟秋练,心里面却更加的难受了,心疼佟秋练的傻,情人节礼物什么的,什么不好,跑去献血,还真是光荣了,得到了一盒巧克力!心里面对于佟秋练真是又爱又恨,萧寒吻了吻佟秋练的额头才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佟秋练刚刚睡醒,起身伸了个懒腰,突然发现脖子上面有一处冰凉的东西,佟秋练低头一看,居然是一个项链,佟秋练因为工作的缘故,很少带首饰的,但是这个项链,铂金的链子下面,坠的是是他们结婚戒指……

这对戒指是佟秋练和太后娘娘一起去定制的,但是佟秋练却从未看见萧寒戴过,而佟秋练因为工作的缘故,也不能戴戒指,所以一直都是收起来的,他以为萧寒的价戒指肯定已经被萧寒扔掉了,但是眼前的这枚戒指,居然是萧寒的那个,表面看起来是十分低调的铂金材质,但是在戒指的边缘处却镶嵌着蓝色的碎钻,十分的好看,佟秋练拿起戒指在唇边吻了吻,不自觉的笑了笑,起身开始洗漱了。

“爹地,你为什么带了个项链啊!”小易着坐在泳池边上玩水,一眼就瞥见了本来什么东西不戴的萧寒脖子上面带了个项链,下面是一个戒指。

萧寒只是做了几个热身动作,一下子就跃进了水中,溅起的水花,顿时将小易的身上面打湿了,“爹地,我的衣服都湿了!”

“反正都要湿的,早晚都是一样的!”萧寒在水中就像是姿势最优美的鱼,而脖子上面,镶嵌着蓝色钻石的钻戒,在水中也是熠熠生辉!萧寒只是抿嘴微笑,似乎心情很好,就连溅起的水花都格外大!小易只是弄了弄身上面的衣服,真是的,小叔叔附体了么?还是被北辰爹地打傻了!昨晚回来就怪怪的,现在更奇怪!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