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113 连环凶杀,童养夫要做爸爸了?

很快的,那边的尸体就处理好了,但是当佟秋练和白少言面对这具已经被高度腐蚀得尸体时候,两个人的感觉都是一样的,这样的尸体都不知道该如何下手,尤其是死者的面部,所有的五官几乎都黏在一起,就是眼耳口鼻此刻都是模糊成了一团,眼球都被腐蚀得少了一颗,而且骨头有的地方都被溶解的差不多了,所以面部你可以看见血肉,你也可以看见森森白骨!

“老师,这凶手到底是和这个人有多大的深仇大恨啊,这也太恐怖了吧……”白少言架好了录像设备,这边的佟秋练已经开始着手处理尸体了。

因为王水的缘故,所以解剖的时候觉得十分的费力,因为所有的东西,你几乎已经分辨不出是什么了,佟秋练拿着刀子,直接划开了这具尸体残存的腹部位置,因为到现在他们都无法断定这具尸体的男女性别,因为尸体的胸部也被腐蚀了,而且腐蚀很严重,和衣服物件焦灼在一起!

王水这种东西的腐蚀性,佟秋练一直知道很厉害,几乎可以腐蚀很多重金属,而且还是两种强酸的混合液,这种东西,平常人都是想接触都很难的,况且若是没有一定的化学常识的人,这种东西是配不好的。

佟秋练用刀子划开了尸体的腹部,虽然已经被腐蚀了一半了,但是还是可以分辨的出来,这是一个女生,“死者是女性。”佟秋练又检查了一下死者的口腔,“牙齿磨损得不是很厉害,年纪不大,根据盆骨的发育情况,应该在十四到十六岁之间!”

佟秋练最不愿意看见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其实在现场的时候,佟秋练根据死者的骨架大致能够猜测说死者是一个未成年的女性,这样的女性,最大可能是就是还是个学生,而最近学生死亡的这么多!

最好是没有什么联系的,若是真的有什么联系的话,这次的案子就大了……

因为死者的整个血肉衣服,甚至是一些骨骼都被腐蚀了,所有的东西都黏在一起,佟秋练和白少言解剖尸体,需要耗费很大的力气,就是光是将腐蚀的衣物从尸体上面剥离就耗费了很大的力气。

“老师,死者的面部已经被损毁了一半,这样就算是剥离好了,这也没有什么利用的价值了吧!”白少言看着这具尸体,完全都是属于一种蒙圈的状态,毕竟被高度腐蚀之后,很多的证据都被毁坏了!

白少言突然就看见佟秋练拿着刀子,几乎从死者的喉咙的部位一直割到肺部,两个人都明显的看到了肺部有积水,佟秋练甚至从死者的腹部检查出了一些藻类,到了夏季也是藻类生长的时候,更何况是这种还是死水的河道里面,佟秋练将水样取出来,然后又把水藻也分别做了取样!

很明显是溺水之后,才被人浇筑了强酸的。

尸体能够留下的线索基本上被损毁的所剩无几了,所以解剖的进展不算太慢,佟秋练和白少言刚刚出去的时候,就看见赵铭和李耐,一起的还有厉媛媛的父亲。

不过是两天未见罢了,厉媛媛的父亲比起之前显得更加的苍老了,这中年丧女,这种悲痛也是可想而知的,佟秋练这会儿,只是和赵铭处理了一下协议什么的,门外还站着厉媛媛的亲属,出乎意料的,厉媛媛的母亲居然没有来。

“她的母亲病倒了,住院呢,所以没有来!”其实厉媛媛的母亲没有来,对于赵铭来说,心里面既是觉得有些可惜,但是又觉得有些庆幸,佟秋练从厉媛媛的父亲手里面接过了一套衣服,“麻烦你了,佟法医,这是我给媛媛新买的衣服,媛媛爱美,之前我觉得家里面经济拮据,也舍不得给她买新衣服,这是我专门去给她买的,是不是很好看!”

裙子是白色的,很白的那种,边上是最近最流行的蕾丝边,佟秋练只是点了点头,拿着衣服走进了里面的房间,房间里面的冷气很足,而厉媛媛的尸体就这么安安静静的躺在这里,从门这里进去的时候,看不见她破损的头部,盖着白色的床单,看上去就和睡着了一样。

厉媛媛的父亲选择了这样一条的裙子,是不是也想要他的女儿在最后离开的时候,也能像是这条白裙子一样的干干净净呢。

等到厉媛媛的父亲在警局的里面遇到了仲文轩的父母的时候,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厉媛媛的父亲双手死死地攥着,眼睛通红,直接冲了上去,冲着仲文轩的父亲就是一顿狂揍,李耐和一群警察立刻上去将厉媛媛的父亲拉了过去:“都是你们逼死我的女儿的,你们不得好死,不得好死,不好好的教育自己的孩子,不得不好死!”

仲文轩的父亲也是刚刚经历了丧子之痛,似乎这一刻他才理解了厉媛媛父母的感受,他的脸已经有一部分青紫了,嘴角也是被打出了血,这厉媛媛的父亲看起来精瘦的,但是看得出来是个有力气的,这种来C市务工的外乡人,多数是靠着出卖自己劳动力的,这别的没有,力气还是有的。

“就是你们活活的逼死了我的女儿,就是你们,你们一个个的都会遭天谴的,你们都会不得好死的……”而这边仲文轩的亲属,一看见仲文轩的父亲被打了,一个个也都是义愤填膺的样子,这双方一看就是要爆发一场战争的样子。

弄得赵铭手忙脚乱的赶紧去找人过来维持秩序,但是突然所有人都愣住了,因为“噗通——”一声,仲文轩的父亲突然给厉媛媛的父亲跪下了,而所有人都愣住了,厉媛媛的父亲都没有说,而是带着自己自己的亲属直接离开了,眼中满是泪水。

他们无从查证,当时厉媛媛的父亲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他只是淡淡的看了跪在自己的这个男人,和自己一般年纪,同样经历了丧子之痛,而这一跪,厉媛媛的父亲,心里面的酸涩和无奈,或多或少的感染到了周围的人。

而直到厉家的人走了很久,仲文轩的父亲才在亲友的搀扶下慢慢的站起来,他的妻子只是在一边抹眼泪,帮他的脸上面擦药,“你刚刚那是做什么啊,干什么啊……”仲文轩的母亲看着自己的丈夫,满眼的心疼。

“这是我们文轩欠了人家的,也是我们做父母的欠了人家的啊!”仲文轩的父亲说着又瞬间红了眼眶,“是报应啊,报应来得太快了……”

佟秋练无奈的摇了摇头,和白少言去了赵铭的办公室,“死者初步估计应该未成年,年龄是在十四到十六岁之间的样子,不过尸体被损毁的过于严重,所以能够提取到的有价值的线索太少了,死者的的死因应该是溺水而死,死亡时间是昨天夜里的十一点到十二点之间!因为死者的肺部发现了大量的积水还有一些水藻,这个要去河边采集一下河里面水样,已经给死者做了DNA的测验了,结果还有一阵子才能出来!”

赵铭皱着眉头,仔细的看着最近的失踪人口记录,能够和这个吻合的还真的不多,“最近几乎没有什么人口失踪的案子,所以根本没有办法从这里面进行排查,只能发布消息,希望家里面有孩子彻夜未归的家长能够及时的来报警!”

“对了,关于仲文轩平时交往密切的学生联系的怎么样了?我看杀死仲文轩的凶手手段很残忍,若是真的是出于报复等原因的话,很可能还是寻找别的对象下手!”

赵铭翻了翻记录,“和仲文轩走的近的男生,最近家长都是禁止外出的,外出的话也都是有人陪同的,根据反馈的情况来看,没有什么问题,女性的话,基本上占据了前几天因为打架斗殴案子,被带进来的所有女生了,这些女生……”赵铭差点忘记了让莫凝的父亲送她过来询问一下仲文轩的情况了。

“等一下哈,我给一个家长打个电话,一大早的就出警,差点把这个事情给忘记了!”赵铭说着翻开了一个本子,佟秋练注意到了档案上面的是一个长得十分漂亮的女生,不过这照片是在警局拍的,看起来青春洋溢,莫凝?也就是这个仲文轩的女朋友了,还真是早熟呢!

李耐已经给佟秋练和白少言端上了一杯热茶,别的人都在忙着筛查视频监控,大家都很忙的样子!

莫凝的父亲听见电话响了才幽幽的睁开了眼睛,脑子晕乎乎的,他伸手使劲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看了看电话的来电显示,这些警察是不是吃饱了撑的啊,一日照着三餐打么?

“喂——”赵铭一听这口气,心里面也是一沉,这语气就是那种不高兴那种,而且这莫凝的家长他们也是领教过了,不是什么善茬,“警察同志,拜托你们不要有事没事的就给我们打电话好么?”

“我就想请莫凝来警察协助一下调查,我知道莫凝最近也没有上学,能不能麻烦您把她带过来,或者我们去接她也成……”莫凝的父亲蹙了蹙眉头!

“莫凝——莫凝——”她的父亲使劲的喊了几声,愣是没有人搭理,他这才下了床,走路也是有些虚浮的,扶着墙到了莫凝的房间,房间没有上锁,一推就开了,房间里面没有人,“这个死丫头又跑哪里去了,肯定是趁着老子喝酒偷偷跑出去了……警察同志,不好意思哈,莫凝不在家……”

“那你现在可以联系上她么?”赵铭一听这话瞬间急了,而佟秋练和白少言以及在场的所有人,此刻都是目不转睛的盯着赵铭手中的电话!

赵铭这话一说,所有人心里面都是一沉,莫凝不在家!

“我差点忘了,昨晚我让她给我出去买酒了,这个死丫头肯定是偷偷跑出去了,等她回来看我不直接打死她!”赵铭直接从凳子上面跳了起来!

“你是说她现在还没有回来?”赵铭顿时急了,心里面已经开始打鼓了,“你们现在住在哪里啊,我现在就过去,还是登记的地址么?”因为前些天将莫凝带回来询问校园暴力的案子始末的时候,包括家庭地址什么的,都是有备份的。

“刚刚搬走了,那件事情被媒体曝光,我们家每天都有人砸门砸窗户,哪里能住人啊,现在住在某某水库的边上,这里房租便宜,而且没有什么人……”莫凝父亲的话没有说完,“哐啷——”赵铭的手机瞬间落在了地上面,而那边的通话还在继续着。

听筒里面絮絮叨叨的传来了莫凝父亲的抱怨声音,也就是说最近自己的家里面被人骚扰的事情,但是警察却不闻不问,已经严重的损害了他们的利益之类的,但是佟秋练和白少言对视一眼,似乎心里面都有了底!

他们最担心的事情果然发生了,这最近发生的一系列案子果然并不是什么单纯的凶杀案,或许是一个有预谋的报复杀人案。

“不好意思,或许要麻烦您赶紧过来一趟了,也许你的女儿已经出事了!”李耐捡起了赵铭的手机,而另一边的莫凝的父亲则是愣了片刻。

“你们在胡说什么呢,莫凝这孩子就是贪玩罢了,等一会儿就会回家了,真是的,你们这些警察就是喜欢唬人!”莫凝的父亲没有说完,就听见了家里面的大门门锁扭动的声音,心里面一喜,但是推门进来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长得很漂亮,女人一进来看见家里面的一片狼藉,心里面顿时有些恼怒了!

“你能不能出去找个工作啊,整天在家游手好闲的,莫凝呢?不会还在睡觉吧,这都傍晚了,刚刚回来的路上面听说我们这里的河堤上面出现了一个尸体,面目全非的,怪吓人的!”女人说着一边脱下鞋子,揉了揉脚踝,“莫凝,莫凝……”

女人丝毫没有注意男人的神色异常,直接推开了莫凝的房门:“这丫头又出去鬼混了么?让你工作不工作,看一个孩子也看不住,也不知道当初怎么会嫁给你这种男人,浑身的酒味,真是丑死了!”

“莫凝出事了……”男人此刻的脑子“嗡——”的一下子就炸开了锅一样的,拉着女人的手就往外面跑。

此刻的警局里面的气氛也是格外的凝重,佟秋练和白少言正等着莫凝的父母过来进行血样的采集,和早上发现的死者的血样进行一个对比,佟秋练只是喝着茶,静静的等着,而赵铭则是从刚刚开始就一直没有多说些什么话。

冷不丁的突然就来了一句:“赶紧把所有和莫凝、仲文轩一起做过坏事的学生立刻都叫过来,一个都不许少!”赵铭心里面真是悔恨啊,有的时候这些家长总觉得孩子在外面不会出什么事情,或者是打架斗殴就是平常事情,或许这件事情从厉媛媛的坠楼身亡已经变了性质了。

而他现在必须尽快的了解,曾经被他们欺负过的人究竟都有什么,若是真的是报复杀人的话,那么下一个死去的人肯定也在他们中间,若是真的又一次出现了连环的变态杀手,赵铭只要这么想,都觉得整个脑子都嗡嗡的作响。

而很快的莫凝的父母就到了警局,因为尸体被腐蚀的已经完全认不出来本来的样子了,而且也没有什么能够让他们进行辨认的物品,所以第一个要做的事情,就是对莫凝的父母进行一个血样的采集工作!

佟秋练一看到莫凝的父亲就忍不住皱起了眉头,两只眼睛都是红血丝,而且满嘴的酒气,就是整个脸也是红彤彤的,看起来虽然是眉头紧蹙,面上也是露出了十分焦急慌张的神色,但是这满身的酒气,也是让人留不下什么好感的。

和她的父亲截然相反的是,莫凝的母亲是个十分漂亮的女人,和莫凝有七分相似,因为佟秋练刚刚看过了莫凝的档案,上面的照片和这个女人极其的相似,看得出来他们是母女,但是这个女人不像她的父亲一般邋遢,相反的,而是打扮的十分的妖艳,浓妆艳抹的,欢场的痕迹很重,而且黑眼圈很重,似乎是经常熬夜。

“你和我过来一下吧!”佟秋练示意了一下莫凝的母亲,女人连忙跟着佟秋练去了另一边,而这边的赵铭则是看了一眼莫凝的父亲:“你还记得昨晚莫凝大概是几点出门的么?”

“大概几点我不记得了,好像是接了你的电话之后吧,然后我的酒喝的有点多,就睡着了,刚刚才起来……”因为周围人的目光越来越锐利,这个男人说话的声音原来越小了,直到小的差点连坐的最近的赵铭都快要听不见了。

而莫凝的母亲跟着佟秋练的身后,佟秋练今天出来的比较匆忙,穿着也是比较随意,但是这个女人愣是打量了佟秋练很长时间:“佟法医,年纪不大,怎么会想要做这个职业的?”女人的声音娇媚动人,边上的白少言忍不住的哆嗦了一下,这个女人说话的声音,怎么觉得像是要把人的骨头都弄酥了!

佟秋练只是淡淡的扫了一眼女人,“手伸出来吧!”女人直接将手臂伸了出去,但是眼睛还是直勾勾的看着佟秋练,但是佟秋练却仍然是不为所动的样子,知道采样结束。

“这份职业别做了,你的年纪不小了,你这是在过度的透支健康!”佟秋练一边在一个标签上面注明了这个血样的代码和名称,一边讲试管封存起来,交给白少言,白少言只是疑惑的看了眼佟秋练,又看了看对面的女人,女人的脸色显得有些苍白,皮笑肉不笑的的样子,和刚刚明显差别很大。

“你在说什么呢!”女人赶紧将手抽了回去,佟秋练只是一边整理东西,一边看了一眼女人,女人只觉得佟秋练的眼神锐利,像是能够一眼将她看穿一样,而她脸上面过于厚重的脂粉,此刻也显得那么的苍白无力。

“你心里面清楚,你这样对孩子也不好!已经好了,您可以走了,小白,送一下这个莫太太……”但是女人却直接拎着包,小跑着出去了,走廊上面只听见了高跟鞋的哒哒声音,“老师,怎么回事啊?”

“没什么,行了,送去给人检测吧,就可以先下班了!”佟秋练直接将血样交给了白少言,白少言还是一愣愣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佟秋练拿起包就准备回去了,这个女人看得出来做的是皮肉生意的,身上面虽然涂脂抹粉了,但是还是有那股糜烂的味道,佟秋练真是闻到了,心里面觉得一阵恶心,这样的父亲和母亲,到底如何能教出一个好的女儿呢!

而一个孩子出生在这样的家庭,又是何其的可悲和让人怜悯。

“妈咪……快一点!”佟秋练刚刚出了警局的门口,就看见一辆黑色的路虎正停在路边,而小易正趴在窗户上面冲着佟秋练挥了挥手,佟秋练加快脚步上了车子,前面就坐了萧寒一个人,小易则是坐在后面冲着佟秋练嘻嘻的笑着。

“怎么过来了!”佟秋练伸手摸了摸小易的脑袋。

“我就说你现在肯定已经结束了,就让爹地带我来这里的等你啦,刚刚还打电话给小白来着,小白说你刚刚出门,是不是来的很凑巧啊!”小易说着冲着佟秋练嘿嘿一笑,佟秋练只是但笑不语。

“难得今天你下班这么早,我们出去吃饭好了,反正萧晨在家忙着给他的老师讨论事情,估计也顾不上吃饭了!”萧寒是巴不得这个二货能够早点回去的。

不一会儿,小易的小手机就响了,小易拿出手机看了看,“奶奶……奶奶,你已经好久没有打电话给人家了,你是不是不想人家了啊,哎……我好可怜啊!”小易说着还捂着嘴巴偷偷乐呵,佟秋练伸手就敲了小易的脑袋一下。

“别逗你的奶奶了,好好说话!”那边的太后娘娘一听见佟秋练的声音也乐呵了,“来来来,让你妈咪接电话,我也有段时间没有和她通过电话了!”这本来就是一个国内一个国外的,时间差的问题也很重要,关键是佟秋练这忙起来不分昼夜的,而且工作的时候还习惯性的关机,这要是想要找到她也是要费些功夫的。

“喂——妈,您回来啦?”话说萧寒这对父母也是个奇葩,这早早的就做了甩手掌柜,就喜欢两个人双宿双飞的各地旅游,倒是过得十分的惬意。

“早就回去了,话说这次也太可惜了,我还巴望着你给我们萧家添一个小公主呢,太可惜了……”佟秋练的嘴角不自觉的抽了一下,这到底是第几个和她说这样话的人了,“小练,你别工作太辛苦了,话说萧寒有没有好好照顾你啊,你可得好好保重身子,不然的话……”太后娘娘这唠唠叨叨的,愣是说个没完。

萧寒在一处红灯的时候,向着佟秋练示意了一下,佟秋练疑惑的将手中的电话给了萧寒,萧寒直接开了扩音,这太后娘娘的唠唠叨叨的闲言碎语立刻就充斥了整个车厢。

“妈,是我!”萧寒将手机放到一边,继续开车。

“你个臭小子,我和你老婆说话呢,你插什么嘴巴啊!”太后娘娘明显有些生气了,佟秋练刚刚想要开口,小易笑着伸手拦住了佟秋练,示意佟秋练别说话。

“我觉得妈,您的身体也不错!爸的身体也很好吧!”萧寒笑着说。

另一边的太后娘娘顿了一下,“那是当然啊,我和你爸才多大啊,这正是风华正茂的时候,身体当然好啦,你这个臭小子,心里面又在想什么龌龊的东西呢!”萧寒这孩子,从小她的心里面就十分的清楚,这表面看起来像个小绅士,这骨子里面坏着呢,也不知道这是遗传了谁的。

“要不你和我爸给我生个妹妹好了,反正你们俩最近闲的慌!”“噗——”那边的太后娘娘华丽丽的一口水喷了出来,差点喷到了路过的老爷子的身上面,“咳咳,爸——您怎么过来了?”

“这是我们家,我为什么不能过来,你和谁打电话呢,被吓成这样!”萧老爷子坐到一边,给自己倒了杯茶。

“没什么,就是萧寒而已!”太后娘娘尴尬的笑了笑,“你个死小子要死啊,调侃起我来了,你和小练赶紧的,我还等着抱孙女呢!”太后娘娘可是想要孙女想很久了,这个小易小的时候还是挺好玩的,这明明没有和萧寒相处多久,这性子愣是越来越像萧寒了,弄得太后娘娘想要逗弄一下小易,都会遭到小易的白眼,小易会直接回一句:“奶奶,您能别这么幼稚么?三岁小孩都不这样了!”

这让她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情何以堪啊!哎……果然是萧寒的儿子啊,这基因也是强大的。

萧老爷子一听见生孩子,立刻来了精神了,直接让太后娘娘把电话拿过来:“喂——萧寒啊,你这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给我传来好消息啊,你也知道,爷爷我的年纪大了,这也没有多少的日子好活了,你看你……”

萧老爷子还在絮絮叨叨的说着,但是萧寒已经直接把电话挂断了,佟秋练看了看萧寒递过来的电话,“你这样真的好么?不会再打过来吧?”

“没事,这两人要是难道起来,能把人给烦死,折腾来折腾去的,也就是那么几句话而已!”萧寒无所谓的说,小易看了看佟秋练:“妈咪,难道说你真的要给我生小妹妹了么?我这是要做哥哥了么?”

额……什么哥哥妹妹的,八字都没有一撇的事情呢,但是佟秋练还没有来得及开口,萧寒一边开车一边说:“我和你妈咪正在努力,肯定很快的!”

“哈哈……千万不要生弟弟,我不想有小叔叔那样的弟弟,才不想和爹地一样呢!”佟秋练看着窗外,都不知道该说什么,萧寒平时就是这么和小易说话的么?真是的,妹妹?哥哥?好吧,她不想发表任何的评论了!

这边一家三口刚刚从地下停车场做直达的电梯准备到酒店的顶楼的时候,在一楼的时候电梯停住了,而在门打开的那一刻,电梯内外的人都愣住了,电梯里面是萧氏一家三口,而外面则是令狐默和佟修,萧家一家三口看起来还算是正常的,但是佟修在看到了佟秋练之后,整个人的脸色都不好了。

“叔叔……”佟秋练只是往后面退了一步,萧寒抱着小易,小易此刻乖乖的,趴在萧寒的肩膀上面,这种时间交给爹地就行了,但是令狐默没有进去,“你们先走吧,我们等下一班就行了!”

“那真是谢谢了!”萧寒一点都不客气,直接按下了关门的按钮,而随着电梯的门缓缓的关上的时候,令狐默只看见了萧寒笑得张扬肆意的脸,还有佟秋练微微倾身不知道在和小易说着什么。

令狐默插在口袋里面的手不自觉的收紧,但是理智告诉他,他再也没有机会了,他们现在很幸福。

而佟秋练看着萧寒,这萧寒怎么突然笑得这么的诡异啊,“爹地,你在笑什么!”

“就是觉得有些人比之前识趣多了!”萧寒明显指的是令狐默了,因为在第一次遇见令狐默的时候,那个时候的令狐默可不是这样的,比起之前,现在的令狐默显得更加的沉稳,就是神情也变得越发的严肃了,萧寒只是十分好奇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会让令狐默直接放弃军队的大好前途,毅然决然的离开!

萧寒看了看佟秋练,佟秋练正和小易说着话,脸上面的表情不多,萧寒始终不明白佟秋练的身上面到底发生了什么,而且按照那个时候令狐乾和自己说的话,佟秋练喜欢自己五年多了,但是萧寒却始终想不起来到底是在什么时候遇见过佟秋练,而且佟秋练会和顾南笙那种危险的人走的那么近,到底又是怎么回事?

此刻的顾氏夫妇,顾珊然正对着镜子,摆弄着自己的头发:“童养夫,最近发生的案子,手法你觉得怎么样啊?”顾珊然面前的桌子上面放着的赫然是仲文轩和今天的刚刚发现的被腐蚀的尸体照片。

顾南笙只是看了看照片:“恶心,一点美感都没有!”顾南笙耸了耸肩膀,顾珊然点了点头发,拿起了一个发绳将头发扎起来,抽开了一边的抽屉,抽屉里面是一个个排列的十分规整的盒子,每个盒子上面都有着编码,而时间最早的盒子居然是十几年前的,而最近的则是去年的。

“收藏品越来越少了,哎——”顾珊然直接拿起了其中的一个盒子,打开之后,只是一个项链而已,铂金的链子,下面挂着的居然是一个白色的东西,被雕刻成了反复的图案,顾珊然伸手摸了摸吊坠,“这个我当时花费的时间最多了,怎么雕刻都不满意,差点浪费了他精致的锁骨,还真是可惜了……”

顾南笙只是坐在一边,打开电视机,随意的翻着电视节目,“看好了,我们就出发吧,时间不早了,等会儿就天黑了!”

“天黑了,去那里才有感觉啊!”顾珊然将项链合起来,同时将抽屉合起来。

而很快的两个人就到了目的地,不是酒店宾馆,不是娱乐广场,而是一片十分开阔的空地,空地的中间有几棵大树,两个人没有要任何的随从保镖,而是慢悠悠的晃到了那边空地的中间,而在空地中间赫然出现了一个墓碑,上面写着的名字是“爱女——沈珊然之墓!”顾珊然从顾南笙的手中接过花。

慢慢的放在了墓碑前面,墓碑上面的时间是十几年前的时间了,而上面的照片也不过是个小女孩的照片,但是眉眼间和顾珊然几乎是一模一样的,“童养夫,我死多久了?”

“从我们认识开始吧!”顾南笙看了看空地,“什么时候把这里的宅子拆了的!”

“留着也是空着,反正人都不在了,你送我这块地之后,我就把老宅拆了,反正那些伤害我的人死的也差不多了!”顾珊然伸手擦了擦墓碑,上面满满的都是尘土,“我还没死,那群人就早早的给我立了墓碑……”

“行了,别想了,反正都是过去式了!”顾南笙伸手搂着顾珊然的腰,而顾珊然将头靠在顾南笙的肩头,墓碑上面的下葬时间正是今天。

“也没有觉得很伤感,就是觉得那些人都死了,我这生活也变得没有什么乐趣了,剩下的最后一个人就是令狐泽?”顾珊然抬头看着顾南笙,“这个消息已经确定了么?要是确定了,我也好给他打造一个盒子,打造一个配得上他的盒子。”

“应该是令狐泽!”顾南笙微微一笑,“反正萧寒也在对付令狐泽,我们还是先别插手了,反正他是逃不掉的!”

其实当初顾珊然毅然决然的拒绝了令狐乾还有一个原因就是,顾南笙赶来之后,说出了自己对于以前的往事的猜想,令狐泽很可能和当年沈家的事情有关!

回去的路上面,顾珊然从一个盒子里面拿出了一张陈旧的报纸,报纸的标题是,“著名企业家沈氏总裁一家三口坠崖身亡,爱女遗体未被发现,疑被河水冲走!”上面的照片是那种黑白的照片,是一个车祸的营救现场,但是沈氏集团在五年前所有的人就一个个的消失了,人间蒸发了,而沈氏则是很快被一个国际大集团收购了。

C市恐怕已经很少有人会记得当年的沈家了,顾珊然反复的看着报纸,“童养夫,要是当时我真的被河水冲走了,你说你该怎么办呢!”

顾南笙只是搂着顾珊然在顾珊然的唇边印上了一个吻,“没有如果,我会永远陪着你的!”每年的这一天,顾珊然总是表现得格外的沉静,和她平常的时候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顾南笙很早之前就从顾北辰的口中知道了一些事情,他不饭对顾珊然复仇,而就是这样的顾珊然,隐忍坚强,越发的让他不能放手。

“我只是突然觉得很空虚,等到令狐泽死了,我该做什么,该死的人都死了……”一直以来复仇都是顾珊然一直训练自己提高自己的动力,顾南笙只是笑着伸手摸了摸顾珊然的肚子,“会有的……”

“顾南笙,你没有看见老娘正在感慨么?你这是趁机在吃老娘的豆腐么?”顾珊然伸手就直接拍掉了顾南笙的手。

“珊然宝贝,你最近那么能吃,我总觉得我们已经有宝贝了……”顾珊然这才猛然想起什么,拿起手机,看了一下日历,他娘的……例假已经一个半月没有来了,顾珊然脸上面的神色惊喜莫测。

“珊然宝贝,怎么了?”顾南笙搂着顾珊然。

“童养夫,我的例假一个半月没有来了,不会吧……”顾珊然摸了摸肚子!

“哈哈……赶紧的,去最近的医院!”司机立刻调转车头,刚刚经过了一家医院,顾南笙的脸上面满是惊喜的神色,而顾珊然则是忍不住的咽了咽口水,不会吧,这刚刚准备造人也就不到两个月的时间,这就有了……这童养夫的战斗力……

“我就说嘛,我那么辛苦的耕耘,怎么可能没有一点的收获呢!”顾珊然默然,只听见顾南笙哈哈的笑声。

而刚刚到了医院的门口,车子刚刚停下,顾南笙就说:“珊然宝贝,你别动!”顾珊然点了点头,几秒钟之后,靠近顾珊然一侧的车门被打开了,顾南笙直接将顾珊然打横抱了起来,这按照百米冲刺的速度跑进医院的有木有啊……

害的手下只能跟在后面默默地挂号排队,“少主,医院检查是要排队挂号的,你这使劲的往里面冲到底是要做什么啊?”

“童养夫,你慢一点,中午吃的饭都能被你颠得吐出来!”顾珊然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但是两个人完全是那种旁若无人的状态啊,因为医院的人还是挺多的,很多人都是纷纷向他们投来了好奇的目光!

顾南笙和顾珊然今天都是一身的黑色,但是穿在顾南笙的身上面,衬得顾南笙的肤色,越发的白皙透明,病态的白色,给顾南笙平添了一股魅惑,本来就是雌雄莫测的脸,此刻因为小跑,染上了一丝红晕,简直是可以秒杀各个年龄层的女性有木有啊……

而顾珊然头发是一个马尾,本来就清姝绝伦的脸上面也不自觉地染上了一丝红晕,看起来就像是个熟透了的苹果一样的诱人。

“能不急么?我都辛苦了那么久了,这刚刚见到成效啊!”顾南笙这么说,顾珊然要是方便,真的想要一只脚直接踹上去。

“少主,少夫人,东西弄好了,可以去检查了!”黑大汉,擦了擦头上面的汗,这两个人要不要跑的这么快啊!

而很快的顾珊然就进了一个监察室里面,而顾南笙坐在外面,不停的来回走动,周围也都是一些夫妇两个人,都是笑着看着顾南笙,一个男人说:“别担心,没事的,你是第一次当爸爸吧,这女人怀孕啊,有时候男人比女人还紧张,你别紧张,坐一下……”

顾南笙点了点头,看了看他边上的女人肚子,好大啊……那女人见顾南笙一直盯着自己的肚子,不自觉的伸手摸了摸:“六个多月了,你的妻子怀孕多久了,看上去肚子不大……”

“我们就是来检查的!”顾南笙看着这个女人的肚子,真是羡慕嫉妒恨啊!

“其实吧,女人怀孕你也不用太紧张,只要稍微注意下……”男人个个准备给顾南笙传授一点经验的时候,顾南笙突然打断了男人的话,“等一下……”说着顾南笙拿出手机,拿下了录音键,“可以开始了……”众人绝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