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品仵作

第一百六十六章 山中救人

朝廷运来的大船有五十艘,十桅十帆,可乘五百将士,载重三十万斤,舱板内部设有横隔舱,各舱区互不相通,即使船体进水,也可避免沉没。

小船有五百多艘,多是千里船,利用的是踏板原理,以人力驱动踏板行船,速度很快,战时用作冲锋舟,乃是内河的主力战舰。

战船从大泽湖北的造船厂里下水,船工们将战船开来那日全军沸腾,暮青带着水师的将领们一同踏上战船检视,章同道:“汴江上有水师二十万,也不过是大船百艘,小船千余,我们江北水师新建,不过五万兵力,朝廷给了这么多的战船,倒是重视我们。”

韩其初笑道:“自然,这也是朝廷激励军心的手段。”

卢景山道:“越是如此,越说明朝廷急于操练水师。可是,何家雄踞江上,江上有水师二十万,常年操练,将老兵精。我们只有五万兵力,都督少经战事,我们几个又不擅水战,这一年操练再勤苦,新军想有与何家军一战的本领,恐怕还得三年。朝廷想拿我们跟江南开战,实在是有些心急了。”

卢景山、莫海、侯天和老熊四人已从军侯降成了都尉,其余都尉降成兵丁,跟着全军一同操练。除了侯天正值青年,其他三人皆是而立之年,体力精力已不比那些少年,但他们驰骋沙场多年,经历大战苦战无数,面临绝境时的耐力和意志力却非那些少年可比。他们四人各有所长,卢景山擅枪,莫海擅弓,侯天擅刀,老熊擅斧,皆有功夫底子,半个月的操练,他们不仅能坚持得下来,格斗还学得奇快。

莫海道:“大泽湖西临峭壁,东临缓坡,南北走向,也就冬天湖风大些,可冬天湖水冰封,驶不起船来,夏秋风又小,小船停在湖上都四平八稳,全军要是习惯了在湖上练兵,日后到了江上,一个江浪打过来,哪受得住?”

侯天比他俩乐观,“我说你们俩,一口吃不成胖子,一步迈不到天边!反正我是觉得四平八稳挺好,这辈子小爷就他娘的没下过水!别的不说,就说现在,在这大船上瞧着湖面儿我还觉得晕呢!要是现在就到江上去,那还不得吐死在船上?”

老熊问暮青:“你……都督以为呢?”

他本想叫“你小子”,话到嘴边才想起来眼前的小子已是水师都督了,既然答应要尊他为都督,那就不能再像以前那样称呼。

“有道理,但想法都太保守。第一,江北水师与江南何家军的差距,你们能想到,朝廷也能想到,急于开战必定另有所图。何家世代出水师将领,圣上登基后,元广摄政,何家雄踞江上不听朝廷之命,到如今已近二十年。何家早已拥兵自重,在江南形同诸侯王,江南水师近乎私军,这种军队有一个特点——唯一人之命是从!因此,我们若与江南水师开战,未必要打赢,只需擒下江南水师都督何善其!擒贼先擒王,擒下何善其,江南水师必自乱。何家和元家有宿仇,朝廷想击溃的只是何家,随后将那二十万水师的统领权收回,而不是要江南水师全军覆灭。”

四人听得面面相觑,韩其初笑着颔首。

没错!

“第二,不擅水战是你们的弱势,但也是优势。江南水师不擅马战,但你们擅长,谁说水师只能打水战?我们若有一支陆战营,水战时在江岸上策应,必有大用!”

这点四人都没想到,侯天眼神大亮,刚要自荐,暮青便转身下了大船。

“第三,湖里练兵不比江上,但可以想些办法。”暮青率先上了小船,到了船上细细一瞧,不出所料,这些小船用的是最早的螺旋桨驱动原理。

在汽船问世前,船舶主要是仰仗风力和人力,前者用帆,后者用桨。桨用手力,但战船使的是脚力,两边用力相当,船才平稳,不然船就晃,这种晃虽然与江上的风浪不同,但好歹能锻炼平衡和改善晕船的情况。其实莫海说的没错,无论如何改善,湖里终究不比江里,但朝廷给的练兵时间只有一年,欲速则不达,这一年能练好水师的基础体能和格斗技能就很好了,这一支大军的首战不会是在江上,而是一年后的阅兵之时!

那可不是水战!

江北水师她可不是给元家练的,谁说她要打江南水师了?打不打江南水师,那要看步惜欢亲政后,何家归不归顺朝廷。

即是说,她如今练兵的第一目标是明年的阅兵,第二目标才是何家。现在在船上练兵,只是为日后可能会有的水战做最基础的准备。

江北水师的兵都来自江南,旱鸭子少,晕船的不多,暮青要锻炼的主要是身后这几个西北汉子。她一踩脚桨,跟着上船来的老熊等人一个趔趄,险些没一头栽进湖里!

侯天扒着船嚷嚷:“我说……都督,你想淹死我们四个就直说!”

暮青冷眼看向他,他立马换了副笑脸,好声好气地商量:“那啥……都督刚才不是说要一支陆战营吗?那干脆让末将去得了!不是末将自吹,论马战,末将比他们仨都英勇!”

“嘿!”

“你个混账小子!”

卢景山等人扒着船沿儿,怒目齐踹侯天,老熊发狠,要把侯天踹进湖里,惹得侯天连连求饶。

章同等人看着,只笑不理,练兵枯燥艰苦,偶尔打闹,松松紧绷的弦儿也不错。

侯天求了一圈儿见没人帮他,只好求韩其初,“军师!军师救我!”

韩其初只好笑着阻止,“好了!好了!”

暮青冷眼瞧着这出闹剧,对侯天道:“你在关外杀敌无数,没死在胡人的弯刀下,却淹死在自己国家的内河里,你如果能接受这种结局,不登船我也没意见。你的碑文我已经为你想好了——大兴国第一个淹死在江里的水师将领,喜欢吗?”

“噗!”一个都尉没忍住,笑喷。

侯天的脸顿时黑如锅底,喜欢个屁!有这么埋汰人的吗?这小子的嘴也忒毒了!

心里骂着,侯天脸上却堆着笑,一股子市井混混的赖皮劲儿,“都督,末将这不是跟您打个商量嘛,咱能不能……”

话还没说完,暮青冷着脸一踩脚桨,船身一晃,侯天脸色一白,扒着船沿儿,心生怒意,“我说,咱能……”

暮青又一踩!

侯天猛地往船沿儿上一撞,“我说……”

暮青再踩!

“咱能不能……”

踩!

“咱能……”

踩!

“咱……”

踩!

“呕!”侯天胃里翻江倒海,扒着船沿儿一顿狠吐,边吐边摆手求饶,没脾气了。

他懂了——不能!没得商量!

看这小子能把俸银和赏银拿出来给军中将士雇镖送家书银两,还以为她是个外冷内热、心善的主儿。闹了半天看走了眼,她就是个练起兵来比大将军都狠的主儿,心黑,恶劣!

暮青见侯天懂了,这才冷着脸下了船去,负手走远了。

韩其初无奈苦笑,都督这偶尔的孩子心性……

不过,如此对待这些西北军旧部也未尝不好。他们原不想留在江北水师里,如今留下是无处可去迫不得已,所谓一臣不侍二主,跟过两个主帅的将领终究难归心些,他们跟都督之间还有隔阂,如此打打闹闹,时日久了,生出友情来,才有可能慢慢敞开心怀,亲近都督,真正将她当做主帅。

这日之后,水师的训练项目里便增加了船上训练,三四月份,湖水还凉,大军每天都要下水,训练抗寒能力,也要上船练习踩桨,苦累的时候,特训营那百名跟着暮青到过盛京城里的兵就跟其他人讲京中的见闻,皇城什么样儿、杏春楼里吃的什么、戏子有多美、戏文多好听、都督如何如何验的尸、如何如何审的案,说到最后没话说了,连都督钻过女尸的裙底儿、摸过女尸的屁股这等荤话都说了出来。

暮青听见这些荤话只当没听见,只要全军能完成每天的训练,她不介意他们拿她开开玩笑。

当初暮青让血影到城中办第一批训练器材时做了些登山索,那些索套就挂在湖对岸的峭壁之上。这日,暮青登了船,来到绳索下演示攀岩和索降之法,她以前爱好登山,如今练兵想起此法在战时可用于登敌船,且江岸两旁石山密布,兴许日后用此索可做奇兵之计,因此觉得有必要纳入训练科目。

悬高十丈,暮青系紧绳索悬登而上,章同在他营中挑了几个家住山里的兵跟着一起往上爬,这登山索不难用,只要力气和耐力足够,掌握了手脚使力之法,不难掌握其用法。

暮青上到了悬崖顶上,往下一瞧,有几个少年爬得比章同还快!

汤良是第一个上来的,暮青见了,面色虽淡,却称赞道:“不错。”

汤良有些不好意思,笑道:“我爹在村里教书,学堂里的孩童有时生些病,我常去山里采药,徒手爬个三五丈的峭壁是常事儿。都督让人打的这索环可真好用,要是一早儿有这些,爬山采药就不用怕跌下悬崖摔死了,我们村里每年都有这种事。”

说话间,又有几人上来了,等章同等人都上来以后,暮青便准备演示索降之法,刚要下崖,忽听远处传来马匹的嘶鸣声。

马嘶不止,声音有些远,暮青听着马声有些不太对劲,便对章同道:“去看看。”

章同解了绑在腰间的绳索便出了林子,好半天才回来,道:“在半山腰,不知是哪家的马车翻在山沟里了,里面似乎有人,几个小厮在抬马车,瞧那样子像是抬不出来。”

“走!”章同说完话,暮青已把绳索解了,带着人便往半山腰去了。

这座山有道一线天的断崖,崖下是大泽湖,湖光山色,景致甚美,因此山下和半山腰上建有不少田庄,多是盛京城里的官宦人家置办的,那翻在半山腰的马车多半是哪个朝臣府上的。

暮青猜得没错,只是到了马车前一问,这些人竟是骁骑营参领府上的。

骁骑营跟水师有过节,但翻倒的马车底下压着人,人命当前,暮青下令抬车,章同便带着人跳进了山沟,与小厮们一起使力抬马车。

马的一条后腿被压在了翻倒的车轮下,暮青跳进山沟解了马缰,指挥众人先抬车轮把马救出来。这马翻倒在地,不停地试图站起,小厮们急着救人,拼命去抬车厢,那马的力气跟他们拧着使,难怪抬不起来。且那翻倒的车厢被马踢着,底下之人必定不好受,若不先救马,人就别想救出来。

暮青指挥,众人合力抬了车轮,轮子一抬起,那马就挣扎着站起,受惊跑进了山里。众人没空管马,又合力抬起车厢,从车厢底下拉出一名少女。

那少女还有气儿,只是面额有些许脏污和擦伤,衣裙也被刮破,瞧着甚是狼狈。

小厮们将少女往山路上抬时,少女便醒了过来。

那眸一睁开,水师的少年们便怔住了。

少女的脸有些脏污,那双眸子却很干净,净若明溪,又若雨后镜湖,山谷幽兰,明澈而宁静。她刚刚死里逃生,眸中竟无惧意,亦无幸意,碧玉年华,却有看破世事生死的沉静稳重。

少女由丫鬟扶了起来,她的腿方才被马车压住,骨未断,此时行路却有不便,却坚持起身朝暮青等人福身行了礼。

“小女骁骑营参领姚仕江之庶女姚蕙青,多谢都督救命之恩。”

庶女?

暮青淡淡颔首,她对庶女的身份并无偏见,只是觉得这少女似经历过大喜大悲大风大浪之人,这沉稳的气度便说是嫡女,也当得起。

“举手之劳。”暮青话简,比起人来,她对马车翻到山沟里的事更感兴趣。

这山上田庄多,常走车马,近来山中无雨,这段山路并无坑洼泥泞之处,也没有大石,马车是怎么翻到山沟里去的?

暮青带着疑惑又下了山沟,她想起方才救人时发现马车只有三个轱辘,因救人要紧,没心思细看,再次下了山沟,她顺着被车轮压过的草痕找了五六丈远,在草坡下找到了那只倒伏着的车轱辘。

一看之下,暮青目光一沉,扯着那轱辘就上了山路。

她把那车轱辘往山路上一放,对走过来的章同等人道:“这车轮是遭人锯断的,车轴连接处明显有锯齿状的痕迹,四周锯进了半寸,马车在城中行驶时尚不碍事,但出了城后,官道颠簸,山路陡峭,一但上山,马车的后轮受力重,颠簸之下车轮就容易断,此事明显是有人预谋而为。”

章同皱眉,他原本以为是车夫驾马不慎翻入山沟的,没想到竟是有人预谋害人?

章同回头看向姚蕙青,姚蕙青已由丫鬟扶着走了过来,随她同行的丫鬟和小厮们听见暮青的话都露出惊色,那丫鬟面含怒意,似是知道是何人所为。

暮青一看丫头的神色便知此祸起于内宅恩怨,她道:“这锯齿形状圆润,应是圆锯,凶器很好找,手艺再好的铁匠也打不出两把一样的锯子来,小姐若想查出是谁所为,只需将府中的锯子都拿来,与这车轮上的锯齿形状合得上的便是凶器。”

姚蕙青闻言淡淡一笑,眸中有了然的神色,并不大惊小怪,似是看惯了,也看淡了,她又朝暮青福了福身,笑道:“小女身子不好,来庄上本就是养病的,如今不慎伤了腿,不过是一起养着罢了。”

暮青闻言心中了然,她既然说是不慎伤了腿,那就是不打算追究了。

既然没闹出人命,事主又不追究,暮青也不愿多管闲事,“既如此,那我等就回营了。”

“多谢都督今日相救,小女定修书回府向父亲禀明此事,登门拜谢都督。”

“举手之劳,不必。”暮青还是此话,言罢带着章同等人便往山上去了。

姚家的马车毁了,马也跑了,姚蕙青伤了腿,显然不能走到庄子上,但这显然不用暮青操心,姚家的下人自会想办法。

“你们两个回庄子里抬顶轿子来!”

“那马车就先不用管了,小姐的腿伤着了,先把小姐送到庄子里再说,那马也回头再找。”

姚蕙青的丫鬟吩咐着事,暮青已带人走远了。

到了山顶悬崖边上,众人重新系上绳索,暮青演示了索降之法,带着人一起下了悬崖。救人之事如同一段小插曲,暮青并未放在心上,军营里练兵如常,只是这日夜里下起了雨。

山中夜凉,雨大山空寂,新月无光,大泽湖对岸的断崖之上,林深漆黑,不辨山路。

半山腰的山沟里,一匹马低头吃着草。

马匹旁倒着辆残破的马车,三只车轮,后方一只车轱辘慢悠悠地转着,雨声里吱呀作响,慢如老调,鬼气森森。

大雨冲刷着车轱辘,漫山泥草香,一道白电破空,照亮了残破的马车和长满杂草的山沟,雨水顺着山沟往山下流,那雨水颜色鲜红,雨水打着,扑出腥气。

血!

------题外话------

尸体还没有出来,先拉着残破的马车来卖个萌~放心,车厢完好,装月票不会漏哒!

马车:都惨成这样了,还要被拉出来装票!人性呢?

马:给马吃带血的草,人性呢?

某今:雨太大,你们说啥?我听不清……

……

友情提示:忘记姚姑娘是谁的妞儿,回看本卷第75章——夜送美姬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