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品仵作

第一百六十四章 元修离京

次日,暮青醒来时窗外天光已经大亮了,昨夜好似做了个很长的梦,唯有枕旁静静躺着的囍字提醒着她昨夜一切都是真的。

她竟然跟步惜欢拜堂成亲了……

暮青淡淡的笑了笑,掀开锦被便要下床,被子一掀她便急急裹回了身上。床帐垂落,帐中光亮熹微,少女静静坐着,回想着方才瞥见的光景,不由想起昨夜。她面颊飞红,静坐了会儿,待情绪平静了才裹着锦被下了榻去。

武将衣袍果然已经送进来了,暮青速速穿衣,穿戴齐整后一抬头,瞧见对面的梳妆台,铜镜里照出一张情绝的容颜,昨夜的新娘妆容尚在,金梅花钿还在眉心,只是口脂已淡。

暮青对镜将那花钿揭了,那只盛着胭脂水粉的托盘已被收走,她拉开铜镜下的梳妆盒,那梳妆盒上雕着竹叶,甚是精美,可惜她以前只放了把木梳在里面。她拉开一只小抽屉,将掌心里那朵花钿收了进去。

这花钿只能用一回,但她不想丢。新婚之夜,步惜欢亲手为她贴画之物,她想留着。

一起被她留着的还有那张步惜欢亲手剪的囍字,她将囍字和花钿收在一起,关上抽屉时上了锁。

梳洗束发,簪冠披甲,面具一戴,容颜就此覆住,她又成了江北水师都督。

昨夜她誊好的奏折已被月杀收走了,这时辰早朝已开,想必此时奏折已在朝中了。

暮青下了阁楼,月杀不在,血影在后园里守着,听闻脚步声转过身来,顶着张崔远的脸冲她一笑,抱拳便跪,“属下见过夫人!”

夫人?

暮青一愣,想起步惜欢还是刺月门的门主,许是眼下不在宫里,血影才称她为夫人。她皱了皱眉,昨夜血影未在后园服侍,竟也知道了她和步惜欢成亲的事,府里究竟是哪个人嘴快?

“月杀呢?”暮青问。

“回夫人,杀首领备马去了。”血影答着,那狗腿子般的笑容里似乎有着别的意味。

“嗯。”暮青面无表情,冷淡地问,“什么时辰了?”

她一问时辰,血影笑容更明灿,“辰时三刻了,早朝已下,镇军侯和西北军诸将正往城门处去。”

“江南有何消息?”

崔远等人去江南一个月了,应该已与盛京传过一回信了。

血影听暮青问此事,总算收了嬉笑的神情,道:“今日早朝,朝中商量的就是此事。江南那边童谣已起,说的是王妃被杀,圣上隐忍,元党篡朝和贪污西北军抚恤银两的事。元广震怒,想必今日就会派人去江南!”

崔远等人到了江南倒是初战大捷,但暮青并没有过多的喜意,他们此战胜在元党毫无防范上,如今元广震怒,对崔远他们来说,往后才是险的时候。

暮青心中有数后便往前院去了,她步履匆匆,看起来像是赶着去城门送元修,却只有她自己知道并非如此。

血影那别有深意的笑容总是在脑海里晃,月杀出府备马,此事有蹊跷。

他很少为她做备马牵马的事,他是亲卫长,这些事以前都是交给刘黑子的,今儿刘黑子不在府里,可血影在,以月杀的性子,他必会把此事交给血影,可他没有,亲自去备马,只有一个可能——避着她。

昨夜月杀守在阁楼下,应是听见了什么。

暮青心中懊恼,面色却如往常,到了都督府门口,见月杀牵着战马正等着她,卿卿在门口溜达,听那马蹄声和喷鼻声就知它很不耐。

月杀把马缰往暮青手里一递,以往看她的目光总是冷飕飕的,今儿也是冷飕飕的,但正眼都没了,只有余光。暮青接来缰绳便上了战马,月杀见她竟然面无表情,不由皱眉。

昨夜拜堂成亲洞房花烛,她就是没有新妇该有的娇羞,也该欢喜些吧?

怎还跟往常一样冷着张脸?

“给!”月杀上了战马后将一物递给暮青,“瑾王早晨派人送来的。”

暮青接来手中,见是一只药瓶和一封信,她当即便打开了,信中只有寥寥几句话,字迹似有仙骨,其神高傲,“此药养身,日服两粒,早晚勿忘,盼好。”

暮青将信收起,这信无称呼亦无落款,必是巫瑾怕她在军中被识破身份才故意没写的。这药应是调理她的信期的,她自前夜在王府里喝了汤药后肚腹便没有再疼过,腹痛是信期将至的信号,只是她的信期许久未至,也不知何时会至,此药应是调理身子缓解腹痛的。

大哥……

暮青品味着这称呼,抬起头来时眸中融着暖意,“魏卓之回来了没?”

“还没有。”

暮青皱眉,这人去哪儿了?

前夜跟着她进了内城,说是要寻故友,她告诉过他要他一早就来都督府,可他昨天没来,今儿竟还没回来!

元修就要走了,暮青不打算再等,冷声道:“让崔远在府里等着他,回来了就拿府里的腰牌送他出城。”

眼下说话是在都督府门口,街上虽无旁人,暮青却担心隔墙有耳,因此未提血影之名。

“走!”说罢此话,暮青策马驰出了长街,出了南街,上了城门主街,忽听后头有人喊她。

“等等等等,来了来了!”

暮青和月杀勒马回头,见魏卓之从前街旁的一条巷子里策马驰出,见了两人拱手一笑,“对不住,对不住,久未见故友,叙旧忘了时辰。”

“你何止忘了时辰,你是忘了日子。”暮青皱眉,她对气味敏感,魏卓之身上有股子脂粉香气,她昨夜才用过脂粉,绝不会闻错。

她望了眼魏卓之策马驰出的那条巷子,那方向似是冲着西街。

他从青楼过来?

魏卓之看见暮青的眼神,却仍笑得没心没肺,“哪是忘了日子,昨日本要到都督府去,听说外城出了命案,那红衣女尸被人剔肉削骨,死状奇惨,吓得我一天没敢出门。”

此话一听就知是胡言,暮青没空听人油嘴滑舌,道声出城便往外城驰去。

*

城门街道两旁已挤满了百姓,盛况一如西北军还朝受封那日,时隔三月,将士们启程赴边关,高坐马背,士气昂扬。镇军侯、西北军大将军元修亲率麾下将领和五百精兵面朝长街,在他身旁的还有穿着骁骑营将军战袍的季延,季延今日上任,要出城前往骁骑大营,但众人都没出城,聚在城门口,似在等人。

约莫一刻后,长街尽处有人驰来。

来的有百人,同样高坐马背,军容如铁,遥遥一望,竟不输西北狼军。率人而来的是名少年,盛京百姓经这两日可算识得了他的容颜,只是无人知道少年本是女儿身。

暮青在城门前勒马,与元修在战马上遥遥相望,男子一身烈袍银甲,威如昨,却少了些爽朗,晨阳照不化眉宇间的深沉,亦照不透男子深若沉渊的眸。

阿青……

元修定定望着暮青,这一声却只能埋在心里。

“要走了?”

“嗯。”

最终,两人见面只是这一句简单的言语。

长久的沉默,他问:“他们几个,你打算留着?”

“留不留得下来,要看训练情况。”暮青一听便知元修问的是那些犯了水师军纪的西北军老将。

又是长久的沉默。

不知从何时起,两人之间似乎只能说这些话了。

“那些是何物?”片刻后,暮青打破了沉默,看向随军押运的那些铁皮马车。马车的车厢四面围着沉厚的铁皮,不知里面是何物。

“抚恤银两。”元修道,西北军的抚恤银两被贪,得她破了此案,时经两个多月,银两已全数收缴国库,今日点了下来,他要带走,沿途亲自发下去。那些州官县官,他不信任,此番一定要亲眼看着抚恤银两发到那些为国捐躯的将士家眷手中。

暮青却皱了皱眉头,“与你随行的将士只有这五百来人,押运抚恤银两,可否险了些?”

西北军被贪的抚恤银两足有五百多万两,沿途所经的地界万一有匪呢?

“鲁大会率三万人马来接,军令前些日子就送去边关了,这会儿他们少说已到了越州了。”元修看着暮青担忧的样子,心里好受了些,但还是忍不住问她,“怎么,这些事他没跟你说?”

季延在身旁,说此话时,元修打马上前,声音略低,显得更沉。

暮青目光有些凉,“你不也没说?”

元修冷笑,有些自嘲,他倒是想说,她那日随着巫瑾走了,他哪有机会说。她与谁走得近,平日里做些何事,心里想些何事,不也是从不与他说?

比方说此时,她就在他面前,却不知为何觉得远隔千山万水。

她在他心里越埋越深,他却已走不近她。

阿青,我们何时如此疏远了……

他想问,却不知为何问出口的是别的话,“选后之事呢?他告诉你了吗?”

暮青一愣,元修见她不知情,顿时怒火中烧。他想将她骂一顿,直至骂醒,让她看清君恩寡薄,看清帝王之家有朝一日必定伤她,可身在城门口,四面是人,已不合适说这些话。

“行了,别怔着了!”元修没好气地道,他见不得她伤怀,也做不出背后捅人刀子的事,有一说一,“这回去西北,盯着关外只是其一,拖延选后也是其一。”

问她知不知道朝中在为他选后,他只是希望她知情,不希望她事事都被那人蒙在鼓里。但那人为她所做之事,他也不屑隐瞒,胡使一离京,那人便猜出朝中该为他选后了,他与他密谋了此事,他离京赴边关,一可帮他拖延选后,二可沿途将抚恤银两发下,了结他自己的这桩心事。

说到底,此番离京是君臣互惠。

只是这场互惠,他为了江山和她,他为了西北军的将士和她。

他们心里都有她,都不愿放手,君臣互惠迟早要演变成君臣较量。

元修打马回转,望向城门,眸光如宝剑锋刃,刹那逼人。此番去西北,他自有他的安排。

暮青回过神来,眸光微暖,竟无伤怀寒瑟之意。以她对步惜欢的了解,他昨日在公堂外的马车里逗她穿红袍,兴许就有与她成亲之意,只是没想到她真能答应,昨夜才有那般惊喜的神情。

如今,他们的婚书盖着国玺之印,日子在前,她便是他的发妻。

元党要篡朝自立,没有元修成不了事,元修回西北已可解选后之危,步惜欢却还是寻着机会跟她拜了堂。立后诏书上,他不想写别家女子的名字,婚书也不想给别的女子,其实他才是那个在乎的人,比她还要在乎名分。

“走吧,我要回水师大营,正好与你们同路,一起出城。”暮青说话时已收了心思,率着特训营的人便先一步驰出了城去。

元修却没跟出来。

暮青在城门外勒马回望,见百辆大马车缓缓押运出城,赵良义和王卫海领着人在前,元修却独自留在城门里,依稀瞧见战马旁立着一人。

那人小厮打扮,双手高举过头顶,手中呈着封信,露出的手腕纤细如雪,一瞧就是个女扮男装的丫鬟。

元修没接那信,只与那丫鬟说了句话,便策马驰出城来。

冷风萧萧,城门里长街两旁满是相送的百姓,那丫鬟站在长街中央,惶恐焦急,有些孤零零。

暮青猜测那丫鬟许是宁昭郡主的人,元修此番回朝受封,元家本要逼他娶妻,却因他自戕之事耽搁了,如今婚事未订,他又要走,一去便是一年。宁昭郡主的年纪早该嫁人的,今日不便自己出面,派个丫鬟扮成小厮来送封信,也在情理之中。

“别看了!”元修驰出城来,见暮青望着城中那丫鬟,不由面色微沉,“走吧!”

马鞭一扬,男子策马先行,驰上长桥上,一路不回,只留一道高俊的背影,银甲雪寒,长袖猎猎,晨风一拂,染了京天。

------题外话------

这章过度,各种杂事后续要交代,想了一下,似乎没落下什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