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品仵作

第一百五十三章 重口味验尸

“我看你也需要堂杖伺候。”暮青看了衙差一眼,两个没打着小二的衙差拎着大杖就来提班主。

那班主见势不妙,也跪了,“都督,小的说的都是实话啊!您、您不能屈打成招啊!”

暮青冷笑,看了那班主一会儿,问:“如此说来,昨夜我走之后,杏春园里的人便都歇息了?”

那班主没想到只说一句屈打成招,一顿堂杖便免了,他以为巷子里围着不少百姓,暮青怕屈打成招有损官声而有所忌惮,不由心里窃喜,点头答道:“正是。”

“无人进过园子?”

“无人!”

“也无人出过园子?”

“无人!”

“好!”暮青点了点头,转身便又在女尸旁蹲下了,一伸手,脱了女尸的红裤,顺道把亵裤也扒了下来!

元钰呀的一声捂住眼睛,脸颊飞红。

周围传来嘶嘶的抽气声,女尸也是女子,当街扒裤,有伤风化,虽然那女尸腿血淋淋的只剩肉骨架子,但亵裤都扒了,那里头……

暮青还真看了看里头,裤子没一脱到底,只脱到膝盖处,女尸腿上还盖着长裙,暮青一掀长裙便钻进了女尸裙下!

风歇人寂,巷子里忽然便安静了。

元钰面红如血,季延两眼发直,他一直觉得他荤素不忌,可这小子口味比他重多了!

步惜欢扮着月杀,面色不露,却微微垂眸,掩了眸底汹涌的异样光彩。

元修眉头一跳,盯着暮青在那女尸裙下的动作,半晌忘了反应。

巫瑾把目光转开,笑容古怪。

这血色香艳的场景不知多少人不知眼往哪儿放,暮青却没多久就从女尸裙子底下退了出来。退出来时,她举起一只手,迎着晨阳,只见素白的手套上有些晶莹的水渍。

“此乃男子精阳,死者昨夜与人行过房。”暮青将手心面向杏春园的班主,仿佛要远远的一巴掌拍在他脸上,“你说昨夜无人出入过园子,那我可以据此推断昨夜与她行房之人就在你们杏春班里吗?”

此言之意即是怀疑凶手在杏春班里!

那班主没想到撒了个谎,竟把嫌疑扯到了自己人身上。

“还不肯说实话!”暮青大步走向那班主,让他看得清楚些,“这精阳虽已液化,但略带黄绿色,这不是健康的颜色,表明此人生殖道或副性腺可能存在炎症,也就是房事无节沉迷女色之意!”

“这、这……”那班主无话反驳,眼珠子却滴溜乱转。

暮青一看便知他还想编瞎话,不由冷笑,问:“昨夜你们杏春班是何时辰用的晚饭?”

此话问得莫名,闻者难猜其意,杏春园的班主前一刻还在想法子隐瞒昨夜之事,这一刻就被问到了饭食上,跟不上暮青的审案作风,只呐呐答道:“都督和军爷们走后,小的们才用晚饭。”

“死者昨夜的饭食有哪些?”

“这得问春娘院儿里的人,她是小的戏班子里的红牌,吃食有小厨房里做,小的不过问。”那班主答话间看向一个十岁左右的小丫鬟。

小丫鬟童音稚嫩,声若蚊蝇,“春娘只吃了两块红枣米糕,她、她说要养着身段儿,夜里从不多吃。”

“红枣米糕。”暮青点了点头,转身就回了尸体旁,她将那沾满精渍的手套脱掉收进工具箱里留做证物,随后拿了一副新的手套戴上,什么话都没多说,直接解了红衣女尸的肚兜。

肚兜拿开,狰狞血腥之景再无物可遮,只见女尸的胸肋和肚腹上的肉都留下了薄层,包裹着五脏和肚肠。凶手似乎故意留下了这一层的肉,好让五脏和肚肠不流出来,暮青却解了一只袖甲,从底下铺开解剖刀,挑了一把,刀举刀落,果断凌厉!

三刀,丫字形!暮青的刀法快得让人来不及阻止。

伸手一掰,掀开胸肋,一股脏器的腥臭气扑面而来,一腔内脏坦露在人前,毫无征兆,狰狞血腥,见者皆忘了阻止。

狰狞的景象不知吓呆了多少人,只听见呕吐声半晌才传来,暮青不知谁吐了,亦不知谁瘫了,她谁也不看,只看着女尸。她将盛莨菪药汁的碗清洗了出来,把手探进女尸腹中将胃取了出来,剖开后把里面的胃液及食物往碗里一倒!

那混浊的胃液和里头的东西满满一碗,酸气熏天。

盛京府的人和围观的百姓把胆汁都吐出来了,不知有多少人后悔来看这趟热闹,季延就是其中之一。步惜欢和元修虽蹙着眉头,两人都见惯了死人,屏息之下闻不见那味儿,倒能淡然处之。步惜欢立在暮青身后没动,元修却忽然飞身而起,一把捞起高坐战马之上面色苍白捂嘴欲吐摇摇欲坠的元钰,便将她送出了巷子。

巫瑾也在暮青身后没动,他抬着广袖捂着口鼻,身患洁癖让他站在此地异常难熬,但因知道在此必有高论可听,硬是生生忍住了。

季延却没忍住,他吐了个天昏地暗胃肠绞痛,吐罢已站不起身,指着暮青就有气无力地道:“你小子……是不是跟小爷有仇?小爷被你害得隔、隔夜饭都吐出来了……”

“隔夜饭是吐不出来的。”暮青背对着季延,边答边拿着镊子,从碗里往外捏食物残渣,“胃内的食物消化是有时间的,例如米饭和蔬果,一个时辰内,饭粒和蔬菜外形在胃内会比较完整,只有少量的食物可以进入十二指肠;而两个时辰内,胃内的食物就可以全部变成乳糜状,只能见到极少的饭粒和蔬菜残渣,食物大部分进入大肠;进食如果有三个时辰,胃内的食物便会全部排空,或仅残存一些青菜头粗皮纤维、海带皮等硬质蔬菜皮。你昨夜进食的时辰到现在已有五六个时辰,早就消化没了,你想吐也吐不出来,吐出来的一定是今天的早餐。”

季延:“……”

“我倒是希望你能把隔夜饭吐出来,这说明你有能将肠道中物反流回食道再用嘴吐出来的特别本领,若如此,我希望你能躺到我的解剖台上,供我研究一下。”

此话何意,季延没听懂,但隐约觉得是句骂人的话。

季延忍了又忍才管住了自己的手,没把它们伸向暮青的脖子。

“按照死者丫鬟的口供,她是昨夜三更时分进食的,只吃了两块红枣米糕,而她进食的时间离现在已经有四个时辰了,米糕早该进入肠道了,幸运的话,我们只能在她的胃里找到零星的红枣皮。可是,我们来看看,现在她胃里有何物。”暮青边说边将从碗里挑出放在草席上的食物残渣镊起来,对着晨阳细看,边看边道,“粗纤维的食物,带着筋——肉,而且应该是牛肉。”

暮青看罢便将那块牛肉放到一旁,又镊起一块食物残渣,“小片,暗绿,透光,可见植物叶片脉络——青菜。”

“白色,略显糜状,但仍可见纤维——应该是鸡鸭一类的肉。”

“这块是肉。”

“这块是菜梗。”

“这胃液里有酒糟气,她喝过酒。”

暮青镊起一个来便说一个,说完放到草席上,还细心地分了类,肉类在上,蔬菜在下,摆得整齐,但没人觉得好看。

暮青却好像很有成就感,她蹲在那拍食物残渣前,抬头看向杏春楼的班主,问:“现在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个?”

杏春楼里的人胆汁都快吐出来了,那班主两腿虚软,站不起也说不出话。

暮青好心地替他选了,“我看你精神不太好,那就先听好消息吧,兴许听后能高兴些。好消息是,解剖了尸体的胃部之后,死者死亡时间的推断可以更加精确了。肉类比米蔬类难消化,死者的胃里有少量的蔬菜梗和种类较多的肉类,说明三个时辰前,也就是昨夜丑时,死者还活着。而坏消息是,你和你的人说死者昨夜是子时进的餐,吃的是红枣米糕,那谁来解释一下死者胃里怎么会有肉的?”

那班主一句也答不出来。

暮青伸手又去女尸肚子里摸肠子,“死者子时吃的米糕应该已经在肠道里了,需要我拿出来送你面前瞧瞧吗?”

那班主一听说肠子里的东西,俯身吐了几口黄水,连忙摆手,其意明显——别!别!

早知道不说实话的代价是这般,他一定说实话!

但还没等他说话,暮青便收了解剖刀,摘了手套起身,寒声道:“我昨夜是子时前走的,一个时辰后,春娘吃过酒菜!她爱惜身段儿,子时才用过餐,丑时万万没有再用之理,更别提这桌子酒菜里鸡鸭鱼肉都有了!她必是在陪贵客,陪那人吃过酒菜后,还行过房事,那人能邀得动你杏春园的红牌,又被酒色掏空了身子,必是盛京城里的贵族子弟!还不说此人是谁?!”

“说!说!”那班主连声道,他服了,也怕了,听闻英睿都督验尸如神断案更神,以为传言有虚,没想到她治人的手段如此……让人承受不住!

“昨夜春娘出过园子,去的是司马公子府中。”

“哪个司马公子?”

“外城守尉司马大人的嫡长子,司马敬公子!”

------题外话------

今儿雷雨天气,网线不好,断断续续的发不上,重启了好几次,倒地……

鬼节貌似各地传统不同,有过七月十四的,有过七月十五的,我家这边是过七月十五。

重口味送上,你早晨吃饭了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