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品仵作

第一百五十二章 自制散瞳剂

说是剃光了,其实也没剃干净,眼瞧着就像是人被勒死后,尸体喂了狗,被啃得血肉模糊,骨架子上还连着血肉。

围观的百姓怎么也没想到一个穿戴像戏文里的新娘子似的貌美女尸,衣裙下会是这副瘆人惨烈的光景。

前头有人弯身便吐,后头的还在踮着脚问:“咋了?咋了?”

“那那、那女尸……”

“凌凌凌、凌迟!”

有几个在菜市口见过斩首凌迟之刑的壮实汉子胆子大些,尚能站得住,可也吓白了脸。

最难熬的是那些手执长杖挡着围观百姓的衙差,有的被吐了一身秽物,原本庆幸刚才没回头看女尸,可闻着那味儿,比瞧见尸体还想吐!有几个衙差举起长杖来便呼喝着撵人,“滚滚滚!不滚就抓人!”

可是一早听说荷花巷里死了人的百姓越聚越多,巷子口外已经挤满了人,前头的人想退也退不出去了。

“可惜了,可惜了,一个美人儿……”季延高坐马上,笑眯眯叹息,边叹边打趣元钰,“早说不让你跟来,你偏要来,如今想走也走不出去了。”

话虽打趣,季延却翻身下马,冲元钰一伸手,“下来吧,站得低些瞧不见前头儿,省得吓病了,郡主要拿我是问。”

元钰并非没见过死人,相府里的下人服侍不周,被杖杀了的不是没有,可这样狰狞惨烈的尸身还是头一回见,她吓得脸色发白,却端坐马背不肯下来,“我是来看英睿都督如何断案的,既然敢来就不会被吓回去!”

这时,只见暮青俯身仔细看了看女尸的唇,那举动从背后看就像是在吻尸体般!

元钰惊呼一声,一把捂住嘴,满脸震惊。

季延嘴角抽了抽,活似吻尸体的人是他。

围观的百姓震惊得忘记了呕吐,直看得两眼发直。但步惜欢和元修站在暮青身边,看到她只是俯身在观察女尸的嘴唇,看了一会儿后,她起身将女尸的鞋袜也脱了。

那女尸一双纤足玉白小巧,暮青将其握在手中按了按,此举看起来下流猥琐,她的眼底却只有冷静,“尸体的躯干和四肢上的肉已被剔除,无法利用尸僵和尸斑判断死亡时间,但尸体的面部和手脚完好,且都已僵硬,角膜微浊、嘴唇微皱,可以断定的死亡时间是据此三到六个时辰。如果还要精确,我需要一样东西。”

“何物?”步惜欢不能开口说话,元修便问道。

“颠茄、洋金花,或者是莨菪。”暮青说话间抬头望向季延,“劳烦小公爷跑一趟瑾王府,问问王爷府里可有这三样药草,有其中一样即可。”

人死之后五六个小时内还会有瞳孔反应,但要观察瞳孔反应需借助阿托品类的药物,这类药物在眼科经常被用于使瞳孔散大或是角膜炎等眼疾的治疗。但这是在大兴,暮青知道一定找不到散瞳剂,她只能找含有阿托品的药草,她所说的三种药草皆是提制阿托品的生物药草。

这些暮青没解释,自是没人懂验具尸体怎还用起药草来了。

季延坐在马背上笑了笑,一口答应,但有条件,“去可以,一千两银子!”

老天开眼,这恶劣的小子也有用着他的时候!他堂堂镇国公府的小公爷,当初在玉春楼被赢了两万两银子不说,还因此被祖父关在府里面壁思过了两个月,差点没挨一顿家法,这事儿他可是一直记着呢!

“我给你,去吧!”元修道。

“不必。”暮青一口回绝,“小公爷当初在玉春楼里输得只剩下亵裤,我都督府拿了小公爷两万两银子,区区一千两,从那些银票里取就可以了。”

季延闻言气得差点从马上摔下来,谁让她提亵裤的事儿了!

元修皱眉看向暮青,她以为他不知道?那些银子她破了西北军抚恤银两贪污案后通通上缴了国库,一个铜子儿都没留,她都督府里有什么银子?不就是封将时朝廷赏赐的那些?

“小公爷去不去?”暮青问。

“去、去!”季延连声答,他要是知道这小子会提亵裤的事儿,他死也不跟她要银子!他算是知道了,这小子比他还不肯吃亏,要是不帮她办事,谁知道她还会说出什么来。

季延打马转身,见巷子口满满是人,挤都挤不出去。但他是镇国公府的小公爷,盛京城里无人不识他,见他要出去,还是为暮青办事去,想看验尸的百姓们便纷纷让出一条路来,季延慢慢挤出了巷子,随后有一队衙差跟在季延身后也出了巷子,奉暮青之命将杏春班里的所有人、水师特训营的百人还有昨夜他们所住的客栈掌柜和小二都带来。

看起来,今儿要有一场当街断案的好戏!

暮青就是要当街审案,昨天都督府包了杏春园,夜里就死了人,特训营里的人都有嫌疑,但从尸体的情形上来看,凶手不在水师里的可能性很大。此案若关起门来审,百姓们不知实情,不知要编排出怎样的桃色谣言来,她不允许水师的名声受损,她要当众为她的兵洗脱嫌疑,谁也别想把脏水泼到江北水师的头上!

暮青要的人先被带来了,特训营的少年们揍骁骑营时天不怕地不怕,摊上命案官司却有些惧,看到暮青的那一刻,齐呼道:“都督!”

“我没问话,不得出声。”暮青看向特训营的兵,几乎在对视的那一刻,少年们挺直了腰板儿站直了军姿,像在军中听见军令,哪怕看见暮青身上躺着一具狰狞的女尸,亦不动不说话。

但相比起跟着章同在关外见过万人杀戮场面、见过战马将尸体踏成零落碎肢泥血不分的惨烈场面的特训营士兵来说,杏春园和客栈的人看见女尸后则吓得脸色发白双腿打颤。

暮青没急着问案,只等着,等了半个时辰,季延才回来,他不仅带回了药草,还带来了巫瑾。

清晨刚道别,此时又见到,巫瑾像是昨夜没见过暮青般,还是那般圣洁出尘之态,只是瞧见暮青身后的女尸时微微蹙了蹙眉头。

“季小公爷来寻本王要药草,本王不知都督有何用处,便都带来了。”巫瑾手中提着只小药箱,一打开,里面有三层格子,满满的药草。

暮青谢过巫瑾,取药箱里的药臼子,抓了一把莨菪捣碎调浓汁,步惜欢和元修从旁细瞧,捕快们不吐了,围观的百姓也不吐了,季延把巫瑾送进来便赖着不走了,所有人的目光都在暮青手上。

暮青将浓汁调好后,随手取了根药草杆儿沾了一滴,两指撑开女尸的眼皮便将药汁滴了进去!

“退开!”暮青低头命令,四个男人马上识趣儿地退后三步,步惜欢望了眼晨阳,见阳光斜斜照进女尸的眼中,那药汁散开,女尸的眼瞳也微微见散!

“诈诈诈、诈尸……”一个捕快惊嚎一声,不待百姓惊慌,暮青便厉目一望,一眼便止了他的话。

“妙!”别人还未看出门道来,巫瑾便心悦诚服地赞道。她所要的这三种药草皆是毒草,以莨菪来说,服之有哭笑不止、谵语、幻觉、瞳仁散大、脉数等症,他平时常以此药炼毒,亦知其有致人瞳仁散大之效,却从未想过此药还能用于验尸!

今儿这趟果然是来对了,他虽看她验尸的次数不多,但每回总有惊喜。

“有散瞳反应。”暮青放开女尸的眼皮,重新推断死亡时间,“尸僵全身出现,角膜微浊,嘴唇皱缩,使用散瞳剂滴眼,瞳孔仍有反应,推断死亡时间为两到三个时辰前!”

不待围观之人想明白为何人死之后瞳仁还会动,暮青便望向客栈的掌柜,问:“昨夜客栈中是谁值夜?”

掌柜的不敢看尸体,低着头哆哆嗦嗦指向身旁一个少年,道:“回、回都督,昨儿值夜的是小栓。”

小栓闻言,跪下便喊冤,“都督,人、人不是小的杀的,小的冤枉!”

“昨夜丑时到寅时,可有人出过客栈?”暮青不理会小二的喊冤,直接问道。

小二愣了愣,随即摇了摇头,目光闪烁。

“不必觉得他们是我的兵便不敢直言,你只需说实话,昨夜丑时到寅时,可曾有人出过客栈?”

“没有,真的没有!”小二头摇得像拨浪鼓,一看就没说实话。

暮青眸光清寒,喝道:“来人!拖下去,杖责!”

牌坊周围挡着围观百姓的衙差们手里拿着的正是大杖,郑广齐甩甩官袖,示意衙差们听暮青的吩咐,于是便有两个衙差举着大杖便向客栈小二走去。

那小二吓瘫在地,忙道:“都督饶命!小的说说、说实话!小的、小的不知军爷们昨夜出没出过客栈,下半夜的时候,小的困倦了,便在帐台底下……猫了一觉。”

掌柜的一听,怒目便踹,“好啊,拿着工钱,夜里偷懒?”

小二被一脚踹翻在地,哭哭啼啼。

元修皱了皱眉头,这供词可对特训营的人不利。

暮青却并无急色,问杏春园的班主道:“昨夜丑时到寅时,可有人来过戏园?”

班主忙摇头,“回都督,昨夜可是都督府包了夜场,都督和军爷们虽走得早,但这一夜被都督包了,小的哪敢开园接客?”

“是吗?”暮青冷笑一声,没人来过便没人来过,何故解释这许多?

又是一个撒谎的!

------题外话------

啊呀,以为这章能写到重口的,没写到。

下章资料都查好了,内容应该能多点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