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品仵作

第一百五十章 我有此技,怕你不行

不必问,暮青知道步惜欢说的是去瑾王府。

巫瑾应该已经知道她是女儿身了。

上个月她回军营前,步惜欢亲自去瑾王府求药,那鄂女草是图鄂一族的圣草,专养女子身子的,巫瑾一颗玲珑剔透心,怎会猜不出来?

夜已深,马车在巷子里绕行,停在了一间观音庙前。这庙暮青来过两回了,但只知道观音像底下有条通着内外城的密道,却不知还有一条通向瑾王府的。

步惜欢牵着暮青的手还是从观音像底下入了密道,密道口在两人头顶上缓缓封上,一下了石阶,步惜欢便将暮青抱了起来!

暮青一惊,“我没伤着腿,能走。”

步惜欢没接话,抱着她在密道里走得稳当,他行路步伐向来缓,事事带着那么股子漫不经心,此刻却走得急,密道里生了风,两壁上挂着的油灯火苗晃晃悠悠,男子脸上忽明忽暗,灯影迭迭。

暮青望着步惜欢——抿唇,嘴角下拉,目光焦距锁定,他紧张,而且心情不佳。

“生气了?”暮青问。

步惜欢还是不接话,只抱着她往前走。

暮青挑了挑眉——嘴唇抿得更紧,好吧,他现在不想谈心。

小腹又传来疼痛,她索性闭上眼,强忍着连眉头都不皱,免得他瞧见了担心。

男子却垂眸看了她一眼,她难得乖巧,枕着他的胸膛依偎在他怀里,不那么清冷疏离,似人间寻常女子。可那张清瘦的脸儿却煞白如雪,羽睫轻动,呼吸虽轻却颇为急促。

她身子不适,却不想让他知道。

步惜欢步伐又快了些,眉宇间的慵懒尽数敛去,气度矜贵,莫名慑人,“一放你走,回来时总是这副模样,你真有折腾自己的本事!”

他放她去西北,她把自己折腾得一身伤病,如今只是放她去城外,她也能把自己折腾病了!

暮青睁开眼,皱了皱眉头,“这不是病,我没折腾自己。”

步惜欢哼笑一声,胸膛轻震,她依偎在上头,那声音如同夜廊上回响的曲音,煞是好听,“嗯,你没折腾自己,净折腾别人了。”

暮青:“……”

他说的是骁骑营的人?

“那些人不是我折腾的。”她阐述事实。

“哦?”步惜欢却垂眸瞧了她一眼,眸中笑意浓郁,“我说的是练兵之事,你说的是何事?”

暮青这才知道自己想多了,不由把眼一闭,把脸一转,不理人了。她把脸转进他怀里,闻着那清苦的松香,耳根却在跃动的灯影里微微发红,他瞧着她那小巧的耳珠,觉得煞是可爱,忍不住又逗她,“那些人……可好看?”

他没说是哪些人,只等着她答。她却再不上当了,闭着眼,无声抗议。

他又低低笑了几声,问:“那……我送去的那绢画可好看?”

暮青哼笑一声,还是闭着眼,“人就在此,何需看画?”

步惜欢闻言大笑一声,笑罢咬牙切齿,“你身子不适,知道我不会拿你如何,所以成心的!是吧?”

暮青沉默以对,算是默认。

这时,步惜欢停下了脚步,暮青转头一看,见他并未走到密道尽头,而是在一道拐弯处停了下来,面前的石墙看起来很普通,步惜欢却在左侧上数第四块砖上敲了两下,在右侧下数第五块砖上敲了三下,两块青砖忽然推进去,一道石门忽然在眼前升了上去!

石门后有另一条密道!

这条密道的主密道连着的是内城的荣记古董铺和外城的观音庙,没想到还有条隐藏的支路,估计这条路通向的应该是外城城北的瑾王府。

石门落下,步惜欢抱着暮青继续前行。暮青很感激步惜欢一路上与她说着话,让她可以分散注意力,不必那么辛苦。密道里行路难以估计时辰,暮青只知密道打开之时,步惜欢抱着她上去的地方是一间卧房,密道口在暖榻之下。

步惜欢直接将暮青放到了暖榻上,开门吩咐道:“让你们王爷速来!”

*

瑾王府里的摆设清雅自然,乌竹榻、藤花枕、窗台前挂着的鸟笼里养着银丝雀,花瓶里养着的都是药草,百花如星,细碎烂漫。

屋里的药香似有安神之效,暮青昏昏欲睡,巫瑾来时,见步惜欢坐在榻旁,握着榻上之人的手。

榻上之人身披白甲,簪着银冠,那是朝中三品武官的战袍,穿此战袍之人却是个少女。少女昏昏欲睡,听见他来,睁开眼望了过来。那一眼,窗外春雨似歇,巫瑾忽怔,手不觉一松,药箱一跌,药包散落了一地。

她为元修心口取刀那夜,他就怀疑她是女子,事后试探过,直至一个月前步惜欢来求药,此事才得以证实。他震惊过,诧异过,思及她的一番作为也曾叹服过,但都不及今夜一见,如遭雷击。

步惜欢眸光暗了暗,淡道:“你来瞧瞧。”

巫瑾一醒神儿,瞥了步惜欢一眼,却又看向暮青。

暮青心生疑惑,巫瑾早知她是女子了,不至于如此,他看见她的一瞬,眼里似有震惊疑惑,这是为何?

暮青腹痛难忍,不知自己有没有看错,亦或判断有没有误。正想着,腹痛又至,暮青眉头轻皱,脸色煞白如纸,步惜欢将她的手握得紧了些,尚未说话,巫瑾便急步走了过来,翻过暮青的手腕,俯身便急忙为她把脉。

印象中,这圣洁如云中仙的男子从未如此过,似沾了人间烟火,忽然便多了人气儿。

步惜欢眸光微寒,沁凉夺人。

暮青微怔,巫瑾有洁癖,竟没搭帕子便为她把脉了,许是心太急,连他自己都忘了搭帕子。

“我给你的药,可有按医嘱服用?”只片刻,巫瑾便问,语气有些责怪。

“有。”暮青声音虚弱,但所言不虚。她在都督府里服用的那种汤药,巫瑾制成了丸药,她带到军营后,每日都按时服用,不曾断过,也不曾多服少服。

“那瓶鄂女圣丹呢?”

“只服过一粒。”

“何种情形下服的?”

“我回水师大营那夜服的……”暮青回忆着,忽然一愣,心里已有猜测,如实道,“那夜我潜入军中,想火烧军侯大帐,东西大营间有条水壕,我下水壕前服了一粒,但没想到水壕结着冰。”

巫瑾一听便叹了一声,松开了暮青的手腕,“我给你开的药方皆是温补的,需日久养身,慢慢调理。鄂女草之效霸烈,春日水凉,入水之人必遭寒气所侵,此草刚好可驱寒毒。可你服用了此草却未入水,体内原有的寒毒遭此药驱尽,腹痛难忍实属必然。”

步惜欢听明白了,这是信期将至之意?

“如此可对她的身子有影响?”步惜欢问。

“她的身子本需三年慢慢调理,缓缓而治,寒毒渐散,信期自至,如此身子可不必遭罪。但如今她体内的寒毒一朝遭驱,信期逼至,身子自是要遭些罪。”

“这罪要遭多久?”

“日后忌生冷辛辣之物,切记避寒,我再开张方子,温和调理,一年时日或可缓缓而愈。这一年时日里,她的信期日子不会太准,每至必将辛苦。”巫瑾说罢便往外走,“我去熬药,后园有温泉水,泡半个时辰,可缓解痛楚。”

*

巫瑾生在南国,生来畏寒,瑾王府的后园有一池温泉水,泉池之上有一竹屋,屋里竹几藤团,画屏小榻,瑶琴香炉,雅致如世外仙庐。竹屋南角温泉水暖,四周砌松石,一如在山间。

“喜欢?”步惜欢问,看她打量了许久,他就知道她喜欢。

暮青没接话,只拿眼神示意步惜欢避开,她要宽衣。

“娘子站不稳,为夫搭把手。”步惜欢自然不肯回避,说话间便替暮青解身上的银甲。

她能站得稳,是他非要抱着的!

这时,暮青身上的银甲已落地,步惜欢去解袖甲,抬眼瞧见暮青的脸色,笑着换了个说辞,“娘子身娇体贵,宽衣这等事怎能叫娘子亲自动手?”

身娇体贵?他怎不说她身娇体软?

“我半个月前才率兵揍过骁骑营。”暮青忍不住提醒步惜欢,说话时,她的袖甲也被解了下来,她却没阻止步惜欢解她的腰带。

两人耳鬓厮磨的次数也不少了,步惜欢向来不正经,却从未失过分寸,今晚她身子不舒服,他就更不会方寸有失了。

外袍、中衫、神甲,衣袍一件一件的落在地上,竹庐简朴雅致,香汤氤氲如梦,梦里仿佛他们是人世间一对寻常夫妻,窗外春雨细密还疏,窗内他为她去簪宽衣,若再添一道窗花,当真如洞房花烛夜。

她只剩束胸带和亵裤时,他抱着她入了水。

“你……”

“放开你,一会儿腹痛起来,仔细呛着水。”

自从为她宽了衣袍,他便不复方才的调笑自如,嗓音有些低哑,越发添了几分入骨的慵懒。

温泉边砌了石台,步惜欢坐到下方的石台上,将暮青抱到了腿上。

池水没了两人大半个身子,温泉水暖,暮青一入水便觉得腹痛舒缓了些。精神一放松,暮青便知道步惜欢是对的,她这些日子在军营里有些累了,今天骑马赶了半天的路,此刻已是子时,腹痛折磨加上闻了安神香,此刻懒得只想找处地方倚着,他若不下水,她自个儿在温泉池中必是不成的。

她枕在他怀里,如墨青丝衬得一张情绝容颜如二月春花,风姿世无双,独缺娇粉俏。想当初,他在江南遇见她,她清卓冷傲,不懂儿女情长,他费尽心思才将她捂热了,却没照顾好她的身子。

步惜欢叹了一声,“给你送去军中的菜食可有好好吃?这身上也不长肉。”

暮青闭着眼,淡道:“肉长多了,你抱不动。”

她一开口,准能把人气着,步惜欢垂眸盯了暮青一眼,慢悠悠的反击,“方才所言有差,娘子身上还是有处长肉的地儿的。”

她的束胸带还未解,话音落时,她的玉背上便抚来一手!

暮青正欲阻止,奈何步惜欢解得顺溜,那手指灵巧如蛇,一个勾扯,她便觉得身上束缚一松,暮青本能欲遮。

“遮什么!”步惜欢没好气的道,“有水,又瞧不见。”

暮青低头一看,果见水面及胸香霭氤氲,确实瞧不见,她松了口气,把眼一闭,接着泡温泉了。

步惜欢眸中隐有笑意,细凝水面,只见镜水悠悠,似有雪莲映水间,无风自生波。

暮青哪知步惜欢虽不能动用内力,却非内力尽失,他的耳力目力常人难及,她看不见,他却看得清清楚楚。但她不知此事,并不代表她傻,她依偎在他怀里静静泡了会儿,问:“步惜欢。”

“嗯?”

“瞧不见,为何会撑帐篷?”

“……”

步惜欢沉默了许久,最终只是笑了笑,这词儿若非血影回禀,他定不知其意,如今知道,倒想起一事来,“娘子何时为为夫作画一幅,为夫可等着呢。”

暮青闭着眼,答:“恐不能画。”

“为何?”他诧异,“不是娘子说有此技?”

“你不要误会了,我是有此技,只怕你不行。”

“……何意?”他直觉这不是好话。

“我画风写实,如若作画,少说需要一个时辰,我能画一个时辰,你能撑一个时辰吗?”

步惜欢闻言沉默,许久之后,她听见笑声自他胸膛里隐隐传来。

“青青。”他笑了许久,笑罢下唤她。

“嗯?”她听出他咬牙切齿,但她笃定今晚他不会碰她,有恃无恐的感觉,真不错。

“我们日后终是要成亲的。”

“然后?”

“你总要给自己留条后路。”

“……”

两人边泡着温泉边说着话儿,泉水温暖,人也温暖,瑾王府里的下人来门外直接将汤药送来了门口,连干爽的衣袍也带了两套来。暮青喝了药,步惜欢抱着她又泡了会儿,直到她睡着了才将她抱出水来。

这夜,两人宿在了瑾王府里,春雨淅淅沥沥下了一夜,清晨竹香满园,凉意刺骨,暮青出了房门时却并不觉得冷,只觉神清气爽腹中暖融,也不知巫瑾昨夜给她喝的是什么汤药,竟如此暖身。

“王爷在花厅里备了早膳,请圣上和都督前去用膳。”来园中请人的是瑾王府里的老管家,他低着头,待暮青和步惜欢走了才抬起头来,望着暮青的背影,喃喃自语,“怎会如此之像……”

暮青早晨起来又换回了武将打扮,只是没戴面具,满园乌竹,不胜那清卓风姿,巫瑾在花厅里瞧见那眉眼,怔怔出神。

巫瑾有洁癖,昨夜把泉池给暮青用已是难得,今早还摆了丰盛的早膳招待。早膳是南边的口味,与江南的不同,但带着江南味道,倒合暮青的胃口。

“这厨子是我从南图带来的,不知都督可觉得正宗?”巫瑾执起一双玉筷,为暮青夹了只素包放进碗碟里。

“想必不正宗。”暮青答。

“哦?”巫瑾一愣,不见恼意,只眸光微深。

“盛京的米粟必定不同于南图,食材不同,其味必定有差。王爷从故国带来的厨子自是好的,但恐怕只能做出像故国的味道,而做不出太正宗的。”

巫瑾一愣,他还以为她去过南图,才知此味不正宗,没想到是推断出来的。

暮青看出巫瑾话里有话,之所以如此说,是想让他信服,“我从未去过南图,不知此味正宗与否,但我生在江南,王爷这桌早膳我很喜欢。自从去了西北就没有吃过南边的味道了,因此还要多谢王爷。”

暮青淡淡一笑,神情有些怀念,步惜欢看了她一眼,垂眸。

巫瑾笑道:“我视都督为友,都督无需与我客气。”

暮青等的就是这句话,“既然视我为友,那我又一事想问,还望王爷如实相告。”

“都督请问。”

“昨夜王爷见我的真容,似乎十分震惊,莫非我与王爷的旧识有些相像?”暮青想来想去,只有这个可能。爹的案子还在查,步惜欢已派人在江湖中寻访当年外公游历之地,以期查出娘亲的来历,可几十年前的事,要查并不容易,眼下还没有消息。爹曾说,她的容貌颇似娘亲,如若她的推断没有错,巫瑾可能见过那个和娘亲容貌很像的人!

巫瑾也猜到暮青要问此事,他张口欲答,花厅外的乌竹枝头忽然落下一人!

月影!

“主子,月杀来报,请都督速速回府,出事了!”月影回禀时,手中已奉上易容面具和一封密奏。

步惜欢接过来,暮青起身便问:“出了何事?”

昨夜水师的人在盛京城里宿下,莫非是他们出了事?

“杏春园里死了个戏子,昨夜是都督府包的园子,水师的人都被盛京府衙扣下了,您去看看就知道了。”

暮青再没耽搁,戴上面具便与步惜欢与巫瑾道别,两人从瑾王府里的密道下回了内城的荣记古董铺,由古董铺子回了都督府。魏卓之还没回来,而步惜欢昨夜听说暮青身子不适,便做了安排,今日无早朝,他夜里才会回内务总管府,所以白天有时间。他回府后戴上面具扮成月杀,便和暮青一起从都督府里驰出内城。

杏春园里的戏子死的太巧!暮青一路上都在猜测案情,她想过奸杀,却从未想过见到尸体时是这样一副情景——

那女子化着戏妆,身穿大红戏袍,被一根白绫吊在荷花巷外的牌坊下,舌出一寸,眼描胭红,活似厉鬼!

------题外话------

今天这章特别有意义

一:仵作满百万字了!

二:继主线案件之后,新尸体姑娘出现,红衣女尸哟,想领养的妞儿,良心提醒,这具尸体远不止她今天娇羞一现的“美貌”←。←

想看美貌尸体吗?备票,下章验尸断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