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品仵作

第一百四十九章 为你为我

霢霂潇潇,两岸新绿,万里云罗里坐落着巍巍古城。傍晚时分,雁北飞,人归来,百名高坐战马束装披甲的将士惊了城门口排队进城的百姓。

盛京城里的百姓见惯了驰冲城门的将士,没见过在百姓身后排队的,见惯了高坐马背得意谈笑的,没见过目光如铁军容整肃的。

为首的将领是个少年,白袍银甲,银冠虎靴,束发如旗,貌不惊人,却英姿清卓。

少年身旁跟着一匹骏马,其身量高出同行的战马半头,身白如雪,耳蹄如墨。时值傍晚,黑云压城,天边起了云龙,风电将至,骏马傲立城门口,昂首迎烈电,蹄踏旧时都,那神骏傲物之态,一眼知是匹神驹!

少年身后跟着百人,风驰雨密,扫打脸庞,将士们端坐马背,风摧不动挺直的腰背,雨浇不熄如铁的意志,区区百人,如见一支铁军!

这队伍,这军容,看得守城的兵丁都像被摄了魂儿,水师递军符腰牌进城时,那兵丁满脸堆笑点头哈腰,“哟!都督,您这是要带水师的各位爷进城逍遥?”

城门内外的百姓听闻此言嗡的一声,低低议论。

“这些人就是江北水师?”

“这军容,怪不得能把骁骑营揍得哭爹喊娘!”

“前头那个就是英睿都督?还真是个少年郎!又能断案又能练兵,怪不得能少年得志,官居三品!”

“哎,瞧见那马了没?那就是骁骑营没抢成的关外野马吧?一瞧就是匹神驹!”

百姓们议论纷纷,特训营的兵不由腰板挺直昂首远望,守城的兵丁看过腰牌点过人数,赔笑请入,暮青和卿卿在前,亲卫率人在后,百人有序地进了盛京城的城门。

从穷乡僻壤走到西北边关,从大漠关山走进富丽盛京,这是他们一直想见的皇城,如果不是征兵入伍,他们此生都没有可能得到一张来皇城的路引,多年以后想起今日,他们才知道,这不过是第一步。

*

外城荷花巷里有间雅致的戏楼,杏花满园,乍遇春雨,戏台四周生了水雾,三面阁楼围着戏台,临窗而望,台上念做唱打的名伶犹如瑶池仙子。

杏春班是盛京名头最响的三大戏班子之一,三月杏花开,春雨滋仙景,杏春园赏戏最好的时节便是阳春三月,今儿杏春园一早就谢绝了踏雨而来的高客,因为三日前杏春园就被江北水师都督府包了场子。

雅阁里摆开十桌,桌上佳肴精致,窗外串串红灯笼,一串灯笼照亮一寸天地,那天地里杏花烟雨,笙笛悠悠,名伶如画。围桌而坐的少年们低着头,不敢看窗外戏台上美如仙子的歌姬,只盯着桌上的佳肴。

“今夜没酒,只有佳肴,不必拘礼,开席吧。”暮青坐于中堂首桌,与她同席的有魏卓之、月杀、刘黑子、石大海和特训营里的几个陌长什长。

“都督,这地儿……很贵吧?”汤良问。

这些日子在伙头营里,他们也吃了不少鸡鸭鱼肉,可若论精致,离这一桌菜差得远。再瞧这园子,包一晚得多少银子啊?

“这一桌子菜得十两银子吧?”一个少年问,那一口江南的侬语伴着莺莺戏音,煞是好听。

乌雅阿吉嗤笑一声,这桌菜若是出自名厨之手,一道菜就得十两银子!这戏园子里的名伶夜里应该都是要出场子的,估计个个都是盛京士族子弟的榻上宾,这园子一包,一夜的点戏、出台、流水都得算在都督头上,绝非小数目。

此话乌雅阿吉没说,平时在军营里最活跃的少年,自从进了城就异常沉默。

魏卓之满含兴味的一笑,能有这般见识,这少年在族中地位必定不低。

暮青也看了出来,但没有说破,反倒看了眼魏卓之,问:“你进城来不是要寻故人?”

怎还不走?

魏卓之不急,当先动筷,没心没肺地道:“末将那故人啊,小家子气!饭时去,她必定不招待,还是吃饱了再去为好,免得饿着肚子被撵出来。”

魏卓之笑着吃菜,那笑容在灯影里莫名柔和,似盼又怯,一口菜嚼到无味了才咽下。

那神情似曾相识,暮青一想,不正是她这些日子去湖边独坐时瞧见的自己的神情?

魏卓之要寻的故人,必定是他此生至爱。

“魏大人要去见谁啊?”

“大姑娘?”

“小媳妇?”

“老相好?”

魏卓之在军中人缘好,一群少年跟他开玩笑心无顾忌,气氛渐渐活了起来。

魏卓之筷子一放,扇子一打,笑道:“哪来的大姑娘小媳妇?公子我家有未婚妻,年芳十八,名唤小芳!”

少年们一听,嘻嘻哈哈的往细处问,魏卓之却一脸神秘,只吃菜,不作答了。

别人当他这话是戏言,暮青倒觉得那神情像是真的,她正待细看,余光瞥见园子里西边雅阁二楼的一间屋子里忽然掌了灯。

暮青眉头一皱,今夜都督府包了园子,西阁里怎会有人?

她正待差人将杏春园的班主找来,那班主就上了阁楼,到了近前儿赔笑道:“叨扰都督了,西边雅阁里有位贵客,等候都督多时了,请都督过去一叙。”

席间气氛一窒,特训营的少年们面面相觑,神情一个样——不是包了园子吗?

暮青没多问,让那班主带路,便起身跟着去了。杏春园的三座雅阁中间有廊,过了曲廊,去了西边上了二楼,那班主把暮青送到门口就退下了,“都督,您自个儿进去就成,小人先退下了。”

都到了门口了,暮青也不问里头是谁了,她推门就走了进去。

屋里摆着一桌酒菜,圆桌旁坐着三人,暮青见到三人便怔了怔。她原以为是步惜欢想给她个惊喜,出宫来了杏春园,却没想到不是。屋里的人是元修,除了元修,还有两人。

一人穿着身松墨华袍,玉面粉唇,纨绔矜贵——不是镇国公府的小公爷季延,还能有谁?

一人是个贵族少年,生着双明眸,活泼灵动,看人带着三分好奇,心思全在脸上,一瞧就是女扮男装——元修的胞妹,元钰。

元修、元钰、季延,怪不得都督府包了夜场,杏春园的班主仍让三人进来,盛京城里哪有人敢得罪这三位。

“我不知道你有摸黑吃饭的习惯。”暮青走到桌旁坐下,这话是对元修说的,他们三人显然来得比她的人早,坐在屋里不点灯,何意?

“我有何习惯是你知道的?”元修临窗而坐,望台饮酒,酒有杏花香,人却苦满怀。

那日水师大营一别,已有一个月,练兵这么大的动静儿元修都没去看过,暮青猜想他还在为那天的事生气,今儿一见,果然是!她面色一寒,起身就走,“你若不开怀,想找人谈心,我奉陪!你若憋着不说,只想阴阳怪气的,那就等你清醒了再找我!”

砰!

元修将酒壶往桌上一放,园子里戏台上的曲音将那闷声掩了,却未掩得住他隐怒的声音,“回来!”

窗外雨寒,冷傲欺花,暮青住步回身,眸光寒傲胜雪。

季延和元钰看着两人,再傻也看出来两人在斗气。

元钰看奇人一样看着暮青,她可是少见哥哥如此动气,英睿都督可真有本事!

季延堆笑,张口劝架,“我说,你们俩……”

“闭嘴!”元修和暮青齐声冷喝。

“嘿!”季延气笑了,“小爷招谁惹谁了?”

暮青大步走到桌边坐下,问元修:“你有何事,说吧!”

元修正在气头上,听闻此言望向窗外,杏花香气沁人心脾,他半晌才平静了下来,看了季延一眼,对暮青道:“今晚是想让你见见这小子。”

“我见过他了。”

“你日后会常见他。”元修看向暮青,目光复杂,却铁石一般,“我向朝中举荐了他为骁骑营将军,过几日就上任。”

暮青一愣,看向季延。

季延得意一笑,“这事儿说起来还得多谢都督,若不是奉县之事让小爷丢官去职,还捞不着这骁骑营的肥差。这算不算因祸得福?这肥差莫说在家中思过三个月,就是三年也值当!”

元钰听不下去了,声脆如玉,语出如豆落,“瞧你那出息!好男儿当心怀抱负为国效力,在家中等着肥差往头上落算什么男儿?”

季延一个弹指弹到了元钰的脑门上,笑骂:“你个小丫头,知道什么是男儿!”

“我就知道!天下间顶天立地的男儿当如我哥哥,如英睿都督,反正不是你!”

“嘿!我说,你们今儿都冲我来了是吧?”

“行了!”元修打断两人,看向元钰时,目光柔和了些,“你不是一直想看看戏台后是何光景?今儿来了戏园子,让季延领着你过去走一圈儿。”

“想瞧那些,何时不能?我今儿是来瞧英睿都督的。”元钰身上少有闺阁女儿的娇羞矜持,多的是几分巾帼女儿的爽利,“天底下有几个男儿流沙陷不住,迷宫困不住,有剖心取刀之能,敢战骁骑营之勇?”

季延一听,表情古怪,幸灾乐祸地看了暮青一眼。

元修直捏眉心,这丫头孩子心性,是把阿青当英雄男儿憧憬了。他这胞妹自幼好武,整日说要是男儿要赴边关,自从知道阿青率水师大败骁骑营就坐不住了,前日哄得娘答应了她到侯府小住,今夜央求他带她出府见英睿。这丫头鬼灵精,知道相府规矩严,夜里不能出府,这才以小住之名来了他府上。他原先不想带她来,又怕他前脚一走,她后脚骑马出来,若被人撞破,有损闺誉,他只好让她女扮男装一起来了。

“小女听闻都督前些日子带兵大败骁骑营,那夜之战究竟是怎样的?都督可否详说?”元钰把桌上的瓜果盘子往面前一拿,就差抱在怀里边嗑瓜子边听人说书了。

“你再如此,我日后可不带你出府了。”元修无奈苦笑,他就这一个嫡妹,娘也宠,姑母也宠,把她宠成了孩子心性,眼看就要及笄了,还是长不大,“你不愿去戏台,那就在屋里待着吧。我与英睿有军机要事商谈,我们出去说。”

元钰身为相府嫡女,分寸自是有,一听是军机要事便没再缠着元修和暮青不放,两人出了房间,到了东西阁楼相连的廊上才停下来。

曲廊幽深,一枝杏花探来,淡着胭脂浅凝露,串串灯笼红影映着,恰似女儿柔态。

“多谢。”暮青看那一枝杏花,开口道谢。水师大败骁骑营,本是死仇,两军日后必定冲突不断,可元修荐了季延为骁骑营将军,那就打不起来了,兴许还能结成友军,日后时常演练。朝中给水师练兵的时日只有一年,实战演练有多重要,她清楚,元修这在西北打了十年胡人的战神必定更清楚。这安排帮了她大忙,自是要谢。

元修原本心情平静了些,听闻此言深吸一口春雨的凉气,捏着曲廊的栏杆,转头一笑,笑容在满园烟雨里苍凉破碎,“你真有把人气疯的本事!”

他不信,她跟那人也如此客气。

“一事归一事。”暮青道。

“少来!”元修没好气的道,“不必谢我,我也不是只为你,此举也是为我自己。”

暮青没接话,听元修接着说。

元修却久未出声,廊外曲声悠悠,和着雨声,分外悠长。暮青耐心等着,也不知等了多久,看见元修转头望向她,眸光如潭,深且静,“阿青,后日我就要回西北了。”

什么?

暮青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话,不由怔在廊前。

她这模样让元修深邃的眸光清亮了些,总算舒心了些。

她还是挂心他的,不管这关心是出于对战友的还是对朋友的,总归是为他。

“关外五胡为了神甲被盗之事相互猜忌,眼看要开战,但呼延昊狡诈,我担心他会趁着五胡开战背地里图谋别的。边关久无主帅不行,我回去坐镇,能保边关无事。你放心,一年后狄部与朝廷和亲时,我会回来,水师阅兵时我会在,不会让你出事。”

“……”

“镇国公府的老国公是我幼时习武的启蒙老师,季延与我自幼亲厚,骁骑营交给他,一是为你,二是为我。”元修看向戏台,一笑微嘲,却也傲然。

自从死过一次,他就清醒了。他避走西北,却避不过终究会来的,这些日子他在家中劝也劝过,吵也吵过,挨过家法,也以死明志过,都没用!他麾下只有一支西北军,在朝中却无势,想在朝中说话有分量,唯有撇开家中,自营一党。镇国公府日后就是他这一派的,骁骑营戍卫京畿,其位甚重,日后盛京若有乱子,骁骑营必有大助。

“我说过,你未嫁他未娶,我不会放手!”元修冷笑,该放手的是那人。他想要江山,他就助他夺江山,可江山与心爱之人,他得有一样放手。

暮青待要接话,元修转身就走,他对她的心思是他的事,就算是她也不能插手。

他与那人的较量是他们之间的事。

元修的背影渐渐消失在廊上,暮青叹了一声。她并非要劝,他为她,她感激,他为自己,她高兴,至少他找到了一条想走的路,不必夹在忠孝之间,受那万事两难之苦。可是,满腔悲凉却怎么也压不住,他有了前行的目标,可是以前那个一心报国至真坦荡的儿郎却也回不来了。

暮青在廊上吹了许久的风,要回去时,小腹却又传来痛楚。那痛让她脸色煞白,扶着栏杆忍了许久才渐渐平息。

暮青皱了皱眉头,刚出营时,她觉得是体内寒气未清之故,可此时又痛,她再不明白就是傻了。这是……信期将至?

步惜欢曾说,巫瑾给她的药药性温和,长期调理,信期至时不会太辛苦,可怎么如今……

疼痛难忍,暮青一时难以分心多想,她等了一会儿,待隐痛平息,想起特训营的人还在等着她,便往回走了。刚转过廊角,暮青险些撞上一人,定睛一看,松了口气。

月杀。

月杀瞥了眼暮青苍白的脸色,问:“你真没事?”

“没事。”暮青闷头就走,回到席间坐下,与将士们一起用饭。

魏卓之正与特训营的兵们讲江湖事,把一群少年听得入了迷,暮青边听边吃饭,月杀过了半晌才回来。这一顿晚饭吃了不少时辰,待散时已是二更天,园子里雨未停,暮青点了两出戏,众人看到三更时分,暮青才带人离开杏春园。

荷花巷里有家客栈,今儿也被都督府包了下来,今晚众人就在客栈里歇息,刘黑子和石大海不回都督府,和特训营的少年们一起住在客栈里,以防夜里有事。

暮青和月杀回都督府,临走时给了刘黑子一张银票,吩咐道:“明日一早去钱庄兑出银两来,一人发十两银子,要他们在外城里逛逛,看着他们,别惹事。”

刘黑子应是,接过银票来,暮青便和月杀上了战马,带着卿卿往内城驰去。

“等等!”刚驰出半条街,暮青便听见身后有马蹄声传来,回头时见魏卓之骑马跟了上来,笑道,“忘了答应过我,要带我进城了?”

魏卓之要进内城?

暮青一愣,怪不得他的易容术冠绝天下,却得求她带他进城,原来想进的是内城!外城有身份文牒和官凭路引就能进,内城却非朝臣府邸的人不能进。他虽然能借一张士族公子哥儿的脸混进内城,可万一日后事发,容易惹得内城里风声紧张,眼下这时期,不宜为私事乱了大局,他跟着她进内城,光明正大,比用其他手段保险。

“那走吧,但明日一早需回都督府。”暮青没兴趣打听魏卓之的私事,只嘱咐他明早到都督府里会和。

魏卓之笑着冲暮青一拱手,算是谢过,三人便结伴而行。可经过一条巷子时,月杀忽然将两人带进了巷子里,巷子里停了辆马车,卿卿一见那辆马车便低鸣一声,欢快地围着马车转了起来。

车里传来一声低笑,马车帘子一打,一人下了马车。

春雨淅沥,月隐深巷,男子执伞而立,拢一袖春雨月色,笑容独好。

“还不下马,身子不好,偏要雨中行路!”他没好气地对暮青伸手,那举止,那声音,带着骨子里的懒。待将暮青牵下马来,递来一半伞,这才笑着抚了抚卿卿的头,“许久不见,近来可好?”

卿卿打了个响鼻,似乎不满。

步惜欢笑了笑,又抚了抚马鬃,道:“来得正好,正有事要你帮忙。”

卿卿昂起头来,脑袋一偏,鼻子里喷了喷。

步惜欢看了暮青一眼,对卿卿道:“她身子不适,我带她去看郎中,安排了个人扮成她回都督府。内城城门的守将识得她,我担心盘问过多,扮她的人会露馅儿,你乃神驹,劳烦陪他们一起过城门,城门的守将见了你必定被你的神骏所折,这一分心,他们之险也就化了。”

暮青:“……”

魏卓之笑着咳了两声,这人还是那么心黑!

其实他就是想带心爱之人独行,担心神驹跟着他会暴露两人的行踪,所以想让卿卿先回都督府,怕这马不乐意,故而说请人家帮忙。

连马都坑,真没良心!

卿卿再聪明也是马,哪里想得明白步惜欢那些弯弯绕绕?它偏着头想了会儿,把头一转,甩着尾巴就走,走了几步回头看看月杀和魏卓之,那高昂的马头和鼻孔朝天的模样似乎是在说——你们还不跟本马王走?

魏卓之失笑摇头,他上辈子定是欠步家人的,当人的跟班也就算了,还要当马的跟班儿。他堂堂魏家少主,好好的少主日子不过,出来遭这份儿罪,也是自找的。

“且上马车。”步惜欢忽然牵了暮青的手,男子掌心温热,烫了她的手,暖了她的心,他却将伞沿儿一压,眉宇间笑意淡去,眸底添了忧色。

她的手怎这么凉?

“我没事。”暮青说了声便上了马车。

步惜欢随后上来,坐进来便道:“把你的面具摘了,递给外头之人。”

马车角落里置着只白玉灯,面具一摘下,照见少女的脸清瘦苍白。步惜欢目光一沉,接了面具递出去,便对车夫道:“走!”

------题外话------

妞儿们久等了,先更章出来看着,接着去码。

陛下:我不吃素我不吃素我不吃素,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某今:备票备票备票,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

这两天看见有妞儿绑定不上手机号码,特地问了一下客服,答复如下:

如果不记得手机号之前绑定的ID和密码,可以找客服,一要手机号是本人,可以提供验证码,二要可以提供充值消费订阅记录。

所以绑定不了的妞儿们,去找客服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