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品仵作

第一百四十七章 拜军师(二更)

骁骑营堵在水师大营辕门口,正心急恼火,水师大营里却传来阵阵欢呼声,那欢呼声从沙场而来,隔着偌大的前营,在辕门口都能听得见。

点将台前的沙场上,依旧只有特训营有资格站着,全军只是集结在四周,目光炽热。

特训营昨夜全体出营,军师在点将台上点齐兵马时,全军才知道特训营竟要去揍骁骑营!昨晚一整宿,水师大营里睡着的没几人,羡慕、激动、期盼、担忧,熬到天明,骁骑营来堵门时,那些出身西北军的都尉们要四大营严守营区,只点齐了前营的人马与骁骑营隔着辕门对峙,险些要打起来时,豹骑营的人从山里出来了。

当看见豹骑营那两千多人灰头土脸的样子时,当看见都督带着特训营将那些带回来的长刀挂满辕门时,全军沸腾了!

特训营才苦训了半个来月,就把骁骑营揍成了这副熊样子,啥叫扬眉吐气?这就是!

而此刻,除了前营仍在与骁骑营对峙外,其余人都到了沙场,听战后总结。

“辛苦了,赢得漂亮。”暮青平时冷淡寡言,能得她一句夸奖,特训营的人乐开了花,但暮青随即便话锋一转,问,“你们才特训了半月有余,知道为何昨夜能赢骁骑营吗?”

“都督练兵厉害!”

“我们训练刻苦!”

“骁骑营太怂了!”

“错!”此话出自章同之口,“你们说的都是次要的,主要是昨夜军师用兵如神,官道诱敌,攻敌不备,林中制敌,攻敌短处;知道你等特训时日尚短,但身体耐力比久未经战事疏于操练的骁骑营要好,因此嘱咐你等占据半山坡的地形,诱敌之时消耗敌军体力,对敌之时一展你等所长,对战之后立即撤离隐蔽,为的是以防敌军用人海战术消磨你们的体力。命你们取走兵刃,为的是打击震慑敌军士气。昨夜之战,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利用地形扬我之长制敌之短,甚至连敌军的士气都算计到了,乃是军师用兵如神之功!”

特训营的兵听得一愣一愣的,昨天都督只带了百人出营,他们羡慕得心里发痒,以为没机会了,没想到夜里沙场战鼓响起,军师执都督帅印命他们出营夜战,他们这才知道都督不是带人出去看风景接军需的,而是出营揍骁骑营的。绊马索、制敌策,这些都是军师安排的,但他们昨夜因惊喜庆幸,谁都不曾想过兵法之事,如今章都尉这么一说,想想还真是军师之功!

“没错!”暮青颔首,章同是武将之子,读过兵书,擅知战事,特训营的兵们昨夜比他出风头,但比起他来,他们还有很多要学的。她转头看向韩其初,道,“先生请上来。”

韩其初儒雅一笑,朝暮青一揖,这才缓步上了点将台。

“一军不可无帅,亦不可无军师,今日起,我正式拜韩先生为江北水师的军师!日后水师全军,见军师者如见主帅,不得轻视,失礼者军法论处!”暮青高声道。

这才是她今天的目的。

她回来水师大营后,一直没有拜韩其初为军师,那是因为自古文武相轻,韩其初对水师无战功,全军未必服他,即便特训营的兵叫他一声军师,也多不把他这一介书生放在心上,所以昨夜之战目的有二:一是检验特训营的短期特训成果,提高水师士气;二是给韩其初一个用兵的机会,名正言顺地拜他为军师!

韩其初在西北时,原本有在鲁大帐下效力的机会,但他放弃了,跟在她身边当了半年挂名的亲兵,如今她已是江北水师都督,也该让他一展所长了。

“见过军师!”万军齐喝,声势震天。

暮青见此,心中大石落了一块,有了军师,日后用兵之事都交给韩其初,有能者替她分担,她肩上的担子也会轻了些。

“昨夜之胜,与你们这段日子以来的辛苦特训也分不开,你们有所长,军师才能用之制敌军之短,你们若连长处都没有,军师也无可用兵。昨夜辛苦了,今天上午全营歇息,中午伙头营里加几道好菜,下午安装新的练兵器材,明天继续特训!”暮青不擅长激励人心,但为了练出这支水师,她在克服,在努力摸索。

军中不得饮酒,加菜就等于庆功了,特训营全体欢呼,但想起练兵器材都有些发怔,“都督,那批军需不是送回盛京城了吗?骁骑营的人还堵在咱们辕门口呢,下午能送得进来?要不要咱们出营去接?”

特训营还没打够,巴不得骁骑营阻挠军需运送,他们好借口再把人揍一顿!

暮青跃下点将台扬长而去,清音透过背影传来,绝了特训营的念头,“晌午朝中就会派人送来。”

此话听得特训营众人面面相觑,朝中?

瞎扯吧?

*

晌午时分,特训营正用午饭,一军御林卫来了水师大营。

骁骑营将军陈汉一见御林卫的大旗,顿时面露喜色——总算来了!

“李将军!”陈汉一眼就看见了御前侍卫长李朝荣,欣喜迎上前去,刚到了跟前儿便摆出一张苦脸来,“您可来了!江北水师心无朝律,辱犯我骁骑大营,此乃拥兵自重之罪,实有谋逆之嫌!朝中应将江北水师都督革职问罪,满……”

“陈将军。”李朝荣打断了陈汉,目光如冷剑出鞘,锋锐雪寒,“我们是奉旨来给江北水师送军需的。”

“什、什么?”陈汉怔了半晌,险些咬了舌头!

骁骑营的人往后一瞧,果然见御林军后面跟着的是一队马车!

怎会这样?

“李将军,这是为何?”陈汉铁青着脸问。

“对!为何?”骁骑营的人纷纷喝问,万军骑在战马上堵在水师大营门口,眼看着便要哗怒。

“此乃朝中之意。”李朝荣面不改色,“不过,陈将军如果真的不清楚朝中为何有此意,你可以看看身后。”

身后?

陈汉和骁骑营的人都转头往后看,可身后除了水师大营,什么也没有。但一道辕门之后,水师北大营的万余将士肃立,军姿挺拔如高山,盛京三月山风仍凉,那军姿让人想起山上的雪松。

御林军在前,送的是水师的军需,前营的将士却不见得意,任辕门前骁骑营吵嚷成团,他们巍然不动。

他们没有受过特训,这军姿是在沙场上观练时从特训营的人身上偷学来的。这半个多月以来,都督命令全军不得私自操练,但她不知道的是,每到夜里入帐后,全军不知有多少人站在营帐里练军姿、练格斗、练那些让他们羡慕的眼馋的心热的对战技能。他们不想落下特训营太远,不想服输,不想再被人当成新兵,他们也想配得起军人二字。

这军姿,他们平时去沙场观练时不敢站,此刻却必须要站,哪怕担着违反军令的风险,不为别的,就为了在朝廷的人面前给都督争个脸面!

当初在呼查草原上,都督救过他们的命,今天他们只想给她长长脸!

“一个娘胎里生出来的还各有优劣,何况不是一个娘胎里生的。”李朝荣冷嘲一笑,军姿军纪就可看出优劣了,别的还用提吗?

“陈将军,我劝你还是带着你的人回营的好,这会儿圣旨应该到了骁骑营了。”

“什、什么圣旨?”

“你说呢?听说你们骁骑营的精锐虎骑被人扒光了吊在树上吹了一夜山风,豹骑营的刀兵一晚上被人夺了个精光挂到了辕门前,骁骑营是龙武卫的精锐之师,江北水师是刚改建的,兵是新兵,练兵连一个月都没有,吃此败绩,你说朝中会赏谁罚谁?”李朝荣冷冷问,此事惊了朝中不少人,正是因为水师这等惊人的练兵之效,朝中才不追究的。

陈汉的脸色由青转白,李朝荣说的是朝中赏谁罚谁,没说圣上赏谁罚谁,即是说这道圣旨是元相国之意。

陈汉的心都凉了,官位不保,哪还再有心思跟水师较劲?骑上战马就失魂落魄的带着骁骑营回去了。

李朝荣命人开了辕门,亲自将军需护送进了大营。

暮青到沙场上查验了那批练兵器械,工艺有差,这批器械远不如她记忆中的那些精致,但能打造出来已经不错了,能用就行,暮青要求并不高。

“李将军辛苦了。”暮青道。

“奉旨办差,不敢言苦。”李朝荣答此话时有些诧异,记得初见姑娘时,她还清冷如霜,如今竟会关怀人了。

“那就替我谢谢圣上吧。”暮青又道。

李朝荣性情沉静,喜怒轻易不露,听闻此言却低头咳了一声,“您还是亲自回去谢圣上吧。”

“那还得半个月,特训结束了,我才能回城一趟。”暮青此言之意是让李朝荣传个话。

李朝荣会意,笑着一抱军拳,转身便走了。待走出水师大营,上马时,他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又想起当初。当初,姑娘还需要主子放手才能去西北从军,如今却已经走到这等地步了。

不足一年的时日……

他忍不住抬头看了看天,三月了,盛京的天儿该暖了。

------题外话------

过七夕,怎么能没点儿悲伤的故事?

今天,元宝爹说:“七夕节,我们应该带元宝出去逛逛。”

我一想,也是!一家三口的第一个七夕节要好好过,于是穿衣、化妆、对镜臭美一个小时,高高兴兴抱过娃来,结果——

元宝盯着我,看啊看啊看,眼不眨,脸不笑,表情严肃,眼神陌生!

我娘:哈哈!他不认识你了!

我爹:臭美,化什么妆。

宝爹:要么一直懒,要么一直臭美,偶尔这么一下子,看把儿子吓的!

元宝:(严肃脸)看看看

这个时候,我应景儿的想起了一道数学题:求心理阴影的面积!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