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品仵作

第一百四十六章 犯我水师者,揍!(一更)

战马长嘶,人声嘈杂,噗通噗通的堕马声伴着山风,让暮青想起了孤守上俞村那夜。

那夜,西北的风呼如鬼号,村头人头滚落,血溅三尺,月色残红、

今夜,盛京的风寒凛如刀,官道上人仰马翻,晦月无光,不见泼出的血,只见人马滚砸如石,大军如潮,后浪推着前浪,马嘶声、叫骂声,嘈杂不休。

豹骑营的都尉翻抢在地,战马砸倒,眼看就要将他压在马上,前头忽然有人将他一拽,拉了他一把!那人戴着虎头袖甲,豹骑营的都尉瞥见一眼,一口气刚松忽然又倒吸回来,他缓缓低头,见心窝处抵着把刀。

几个精骑从马上摔落,一头栽进官道下的草丛里,草丛里忽然窜出人来,手刀一劈,一刀晕一个!

一个小将扑到官道上,险些撞到地上的火把,头发蹭的烧着,他惨嚎一声,还没窜起,前头奔来几人,朝着他头脸一通乱打,火灭了,脸也肿了。

一个骑兵紧急勒马,战马扬蹄长嘶,人在马上险险坐住,正为没摔下马去庆幸,后脖颈子上一凉,他看不见后头,但依稀记得在他身后的是回营报信的虎骑兵。

前排被绊倒的骑兵一个接着一个的被劈晕、揍晕,渐渐的,翻倒的马爬了起来,人却没有再能起来的。不知多久,豹骑营后方的骚乱停了下来,千余人望向前方官道,人马声静,气氛森凉。

只见官道两旁的林子里站出二十多人,其余数十人皆在官道上,穿着虎骑营的军袍,手里的刀却架在豹骑兵的脖子上。那些人满脸是血浑身是伤却笑得灿烂,唯独为首之人的眉眼是干净的。那人只有十六七岁,眉眼平平无奇,豹骑营的人多不识少年相貌,却惊于他抵在他们都尉心窝子上的刀。

那刀样式古怪,柄长刃薄,薄到能穿过甲片的缝隙,仿佛一刺就能将人心头之血!

盛京城里有个传言,说江北水师都督其貌不扬,随身的兵刃是剖尸的刀,而少年手上的刀古怪精巧,怎么看都像是京中的传言里的那个人!

“英睿都督此举何意?”这时,被暮青劫持的豹骑营都尉沉声问道。

暮青冷笑一声,锁颈逼心,目望前方,声冷如霜,“骂我大营,抢我战马,劫我军需,你说何意?”

那都尉顿时语塞,半晌才昂首强辩道:“那些都是兄弟大营之间的玩笑,都督未免当真了吧?”

“哦,兄弟。”暮青瞧了那都尉一眼,“龟儿子兄弟?”

那都尉黑着的脸一红,千余人脸红脖子粗!

骁骑营天天到水师大营门前骂营,骂水师龟缩不出,是憋在水里的龟儿子,如今说是兄弟大营,不慎把自己都给骂进去了。

“我们有这等兄弟吗?”章同回头问。

“我们没有,龟儿子有!”乌雅阿吉逼着一个骑兵,和特训营的十几人从豹骑营的骑军里出来,边走边边道,“他们把脑袋缩进裤裆里,那就是龟儿子的兄弟!”

水师特训营的百名精兵哈哈大笑,石大海骂道:“你小子嘴毒的,快赶上都督了!”

水师的人嘻嘻哈哈,笑声刺耳,豹骑营都尉忍无可忍,咬牙骂道:“周二蛋!你别忘了,咱们同朝为官,你们水师大营杀伤同僚,你等着明早遭弹劾吧!”

“有脸弹劾我不拦着,但那得等你明天早晨能回到朝中再说。”暮青一勒那都尉的脖子,带着人往一侧官道下的林子里退去,边退边对特训营的人道,“走!”

“是!”众人呼应,对面林子里的人跃上官道,与暮青退到一起,敏捷地撤入了林中。

“追!”豹骑营一个小将喊了声,但林深草密,战马不易行,若想救人只能下马,“下马!再派个人去来路上瞧瞧,那批军需截住了没?把人都调回来!”

“是!”一名骑兵得令而去,还没找到军需,迎面就遇上了一个奔回报信的精骑。

“快禀都尉,有埋伏!”

“你们也遇上埋伏了?”

“怎么,你们也……”

俩人一碰面儿,这才知那边去劫水师军需的千余人根本就没见到运送军需的马车,而是半路上也遇到了绊马索,豹骑营里两个屯长和一个陌长被劫进了林子里!

两人忙回营驰报,骁骑营将军陈汉这才意识到今夜的所有事情都是水师设的套儿!

原本,他们想劫江北水师的军需,结果被劫的竟是自己的人!

原本,他们想让水师的脸没地儿搁,结果伤的却是自己的颜面!

陈汉心里把暮青的十八代祖宗都问候遍了,急召骁骑营的将领们来帐中商议军情,不一会儿,帐中就派了两拨人马出去,一拨赶往盛京城里的龙武卫大将军府里报信,一拨出营打探战况,随时回禀!

但打探战况的人却一去不回,陈汉派了三拨斥候前去打探情况,三拨人却都没能回来。

骁骑营今夜陷入了完全的被动,陈汉怒极之下一掌劈翻了帐中的桌案,走了几个来回后,命人换了张新的桌案来——写奏折,弹劾江北水师!

而就在骁骑营的大将动笔之时,山里两军正在动武。

骁骑营的将领们商议军情时,都觉得水师将豹骑营的将领劫持进山,为的就是诱敌深入,山里必定有埋伏!

但他们都想错了,山里什么埋伏也没有,水师特训营两千五百人等在山里,只接到了一个军令——进山者,揍之!

骂营之仇、抢马之仇,长达两三个月的憋屈,今夜都化为拳风,一拳便是一把风刀。

特训营的人都没带刀,只拿拳脚问候敌人,却把骁骑营打得心惊胆寒!

这山是大泽山的支脉,山势虽缓却无路可攀,山间没有走出来的路,到处都是老树枯草,草有半人高,其下埋着树根,一不小心就是一个跟头,夜里进山简直是找罪受。可水师大营的那群人都他娘的跟兔子似的,扛着个大活人,竟然还能在山里健步如飞,豹骑营的精骑弃马入林没费多少时辰,与暮青等人几乎是前后脚进山的,但也就两刻的时辰,山顶上就有人喊话,“骁骑营的人听着!你们都尉已被带到山顶,不怕死的就上来!”

骁骑营的人两眼发红,提着长刀直奔山顶!刚走到一处山窝子,草丛里忽然窜出百来人,徒手搏斗,卸兵刃、锁喉颈、过肩摔,眨眼间一人就撂倒了两三个!不远处搜山的骁骑营瞧见,提刀奔来,特训营的兵转身就跑,毫不恋战!

骁骑营的人追不上,正气恼,东边山坡上响起几声哨鸣,那哨子吹得痞里痞气,活似调戏大姑娘小媳妇儿。骁骑营的人奔去东边山坡,水师的兵不躲不逃,放开了拳脚打,他们的打法忒阴损,眼耳口鼻心胸腹胯,专揍要害,直、摆、勾拳,横、后、侧击,弹、鞭、蹬腿,出招狠准,收招利落,揍了人夺了刀就跑,无一不恋战!

骁骑营的人捂着脸好不容易爬起来,西边山坡上又传来吆喝,被夺了兵刃的不敢冲上去,有兵刃在手的冲上去了,一顿闷拳之后,底下观战的冲上去一看,躺在地上打滚哀嚎的还是他们的人。

这一夜,留给骁骑营的记忆是鲜明难忘的,水师大营的人就像是山里的一窝兔子,这儿窜起一头,那儿窜起一头,窜起来后一个个杵在山坡上不逃,瞧着真像条汉子,可一把人打了就跑,溜得快得像泥鳅!

这他娘的啥军队!

可就是这样的军队,让号称精锐的骁骑营吃尽了苦头。

这一夜,漫长苦累,骁骑营在山里追赶了水师特训营半宿,一拨人也没能攻上半山坡,反倒是丢兵弃甲,累瘫在地,喘得呼哧呼哧的,只记得天将明时,水师的人站满了山坡,手里提着的长刀刀刃晃如白雪,比清晨的阳光还要耀眼。昨夜不知敌情,清晨一看,水师也就一个营的人,并不比他们的人多!

特训营的兵俯视着骁骑营,如王者看着败兵,没有多余的言语,晨阳在两千多将士身后升起,金辉漫山,人如哨卡。

“告诉他们,我们为何揍他们。”暮青从山顶上下来,章同押着豹骑营的都尉,让他一同看着山下的败兵。

败兵仰望着山坡,看着那些方才还神采奕奕的兵闻声肃立,立如旗帜,声势如浪,齐喝:“犯我水师者,揍!犯我山河者,诛!”

那声浪如同军营里晨起的号子,高阔嘹亮,闻者心热。

这天,暮青带着特训营回营前将豹骑营的都尉放下了山,一夜搏斗,豹骑营的人已经虚脱,那都尉再恨,麾下的兵也没法去追了。而骁骑营将军陈汉天快亮时点齐了大军堵住了水师的辕门,暮青却带着人从山里绕过前营,自后营进了水师大营。

骁骑营打没打得过,堵没堵得着,把一切出气的希望堵在了朝廷对水师的处置上。

但等了一天,朝中一点儿信儿都没有,莫说宫中来人传旨宣将暮青革职查办了,就是来个传旨宣暮青进宫问话领罚的人都没有!

骁骑营的人诧异了,这是咋回事?

------题外话------

今儿家里中午晚上都有客人,吵得写不进去,发晚了,先上一更。

二更肯定在零点后,妞儿们可以明早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