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品仵作

第一百四十五章 诱敌!

“我只命你们扒衣换衣,何时命你们把人扒光的?”暮青进了林子,看了看树上吊着的百人,目测了一下骁骑营的人被吊着的高度,确保没人吊得太低,这才放心。

山里有狼,他们走后,人吊在此处,可不能死了。

只要骁骑营的人不死,水师怎么折腾朝中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骁骑营的人被看得面色涨红,眼红如豺,恨不能活撕了暮青。奈何他们双手被裤带绑吊着,手动不了,唯有脚能动,于是便嘴里呜呜怒骂,脚下使力蹬踹!

这一踹,枝叶飒飒,风飞草扬,百雀出林。

暮青眉头一皱——丑!

章同面红耳赤,一把将留下的那套军袍塞给暮青,催促道:“就剩你没换了,今晚不是还有别的事?再耽搁就天都亮了!”

才二更天,章同就说天快亮了,特训营的精兵们都觉得古怪。章都尉对都督敬重有加,向来严守军阶,从无僭越之举,今夜怎瞧着态度不佳?

特训营里的兵多是少年,正值精力旺盛玩心甚重的年纪,这些动脑子的事儿懒得想太多,那古怪之感只在心头一绕就被别的事儿给占了。

乌雅阿吉摸了摸鼻头儿,嘿嘿笑道:“反正扒一件是扒,全扒了也是扒,为啥不扒光?”

其余少年纷纷点头,“就是就是!”

“嗯,有道理。”暮青淡淡颔首,竟然赞同,她看了那几个点头点得最狠的少年,道,“既然你们如此爱玩闹,那今夜诱敌的任务就交给你们。”

“诱敌?”乌雅阿吉和那几个少年眼神一亮。

树上吊着的那百人一听这话,骂音渐低,踢踹渐止,一个个竖直了耳朵听。

暮青道:“待会儿你们去趟骁骑营,扮成被伏击了的逃兵回去,哭爹骂娘随便你们,演得像点儿。今夜我们能把骁骑营引出多少人来,全看你们的演技了。”

她不擅演戏,她若来演,一准儿露馅儿,不如交给这些少年。

“诱敌出营?”章同愣了,骁骑营里三万精骑,他们今夜才出来百人。骁骑营属龙武卫,非朝廷调令不得私出,他们若诱敌出营,顶多能引出一个营的兵力来。但他们不可能战胜两千多骑兵,除非弃马入林,引骁骑营的兵力也弃马入林,可即便如此,二十倍的敌我人数差距,他们想要逐个撂倒也不容易,除非……

章同想到此处,脸色一变,“莫非,今夜……”

“没错。”暮青打断他,直到此时才真正交了底,“今夜你们只是随我出营的先锋,我们有后援大军,特训营全体出战!”

今夜这等演练的机会可能只此一次,只让百人参战太浪费,她和韩其初早就商量好了,只是把全体特训营都蒙在鼓里,因为想看看他们对突发战事的应变能力。今夜,后路大军的全听韩其初调令,她率领百人出来当先锋,以时辰来算,水师大营那边应该已经出来人了。

一声全体出战,百人兴奋了,他们跟着都督出来,收拾了一群骁骑营的虎骑,三两下子就结束了,实在不过瘾,如果能打群架,那是再好不过!

骁骑营的人却惊恐了,今晚他们被水师俘虏扒衣已经是骁骑营的耻辱了,要是一个营的人都被水师给揍了,那还得了?日后怎么在朝中抬得起头来?

“我去换衣裳,你们化好装。”暮青抱着衣袍就往林子深处去。

“化啥装?”众人还在兴奋中,乍闻此言,还没回过神来。

暮青往林子里走,头也不回,“你们现在是从水师手里逃出来的骁骑营虎骑,挨了顿揍,难道不该狼狈些,身上见点儿血?”

“哦。”乌雅阿吉拉了个长调儿,懂了!他看向吊在树上的骁骑营虎骑,攀着老树身三两下就蹲在了绑人的枝杈上,低头下望,恶劣一笑,“对不住,借点儿血。”

话音落下,一记闷拳,一声闷哼,其余人会意,纷纷恶劣一笑,攀上高枝,林中闷嚎声四起……

*

暮青从林子里出来时,特训营的人已化装完毕,她只命乌雅阿吉几人化得狼狈些,没想到一百人都给她顶着一张血呼呼的脸,衣袍割破,血迹殷红,见她出来,少年们冲她一咧嘴,一排排牙齿似明月钩悬。

再看树上,骁骑营的人一个个耷拉着脑袋,脸已肿成了猪头,当真是扔到家门口儿,爹娘都认不出来!

“他们只是晕过去了。”章同道,这些小子太能胡闹了,今夜算骁骑营这些人倒霉,被俘了一回,挨了两顿揍。

“走!”人没死,暮青懒得多看,带着人便出了林子。

官道上,运送军需的车队还在等着,头辆马车底下的大石已经被搬了出来,骆成装成伤者倚在车辕子上,车夫们已在各自的马车旁等了。

“你们赶着马车返回盛京城,今夜这条官道将变成战场。”暮青上了官道便语出惊人。

车夫们眼都直了,原以为都督等人出来就会带他们到水师大营,怎么会让他们回去?

骆成倚在马车上笑,毫不意外,今夜他们就是引骁骑营出来的饵,待会儿两军就会打起来,他们拉着的军需太重,马走不快,在官道上会拖累水师大营,且万一他们被骁骑营抓了,那即便水师赢了,也不算赢的漂亮!

都督钧令,车夫们自然不敢不从,只要调转马车,往回走了。

暮青等人上了骁骑营的战马,兵分两路,一路赶往骁骑营大营,一路往水师大营方向驰去。

*

骁骑营里,今夜无眠,军帐里将领们坐等听回禀,倒要听听水师的秘密军需是何物。

辕门外的岗哨今夜精神好得很,等着虎骑营的赵都尉探得军情,得胜而归。

虎骑营的人去了一个时辰,回来时刚转进大营前的官道岔路,望楼上的岗哨就瞧见的火把的光亮。

“回来了!回来了!”岗哨一喊,底下便有人急忙去开辕门,辕门刚开,岗哨又喊,“等等!不对!”

人是回来了,可是人数不对!

怎么只有十几骑?

这时,十几精骑已近,前头一人远远便喊:“开辕门!快开辕门!”

话音落下,那兵一翻,马还没到辕门前,人已跌下马来,伸手道:“快、快报将军,我们遭伏——”

此报如雷,辕门前火光煌煌,照见那兵强撑着抬起的一张被血糊住的脸。

骁骑营辕门里的人大惊,一拨人驰报大帐,一拨人驰出辕门,一见那些奔回来的虎骑就惊住了,只见这些人甚是狼狈,满脸是血浑身是伤,不待他们问,虎骑兵们便道:“快报将军,我等遭水师伏击,伤亡惨重!”

“赵都尉呢?”

“被水师那帮龟儿子围住了,兄弟们拼死跑回来报信!”

龟儿子正是骁骑营天天到水师大营门口骂的话,那出门来问的小将丝毫没有怀疑,只是惊于水师竟敢将他们的人打杀成这样,他放开报信的虎骑,怒骂一声便进了大营驰报大帐。

两拨人驰报过后,骁骑营炸了营儿,骁骑营将军陈汉命豹骑营都尉率一营的精骑出营,下令不仅要把那些水师的兵绑回来,还要把水师的秘密军需给劫回来!

这些军需原本骁骑营没打算劫,只想瞧瞧是什么,顺道在官道上砸烂一些,但没想一个刚建营的水师竟敢给戍卫京畿的龙武卫骁骑营设套儿,还打伤了他们的人,这下子梁子结大了!水师大营先动的手,骁骑营将军陈汉自认为打到朝中,他们也是占理儿的那一方,于是便没了顾忌,在大帐中就命豹骑营的都尉将那批军需抢回来,他要把那些军需抬去水师大营门口,当面砸!

两千五百人的精骑跟着虎骑营突围回来的伤兵就驰出了大营,上了官道,大军就往水师大营的方向驰去。

驰出约莫五里路,豹骑营的都尉问:“人呢?怎么没见着?”

领头的伤兵道:“就在前头!”

又往前驰出半里路去,果然听见了喊打喊杀声,那都尉在战马上举目远望,见前头官道拐弯处地上火把四落,战马嘶鸣,刀枪相拼,火花四溅!

但情形有些不太对——没有运送水师大营军需的马车队伍!

“那些军需呢?”

“军需在后面!”那领头的伤兵一指来路上,“我们是在后面遭伏的,水师那帮龟孙子人多,都督带着我们往回撤,被他们一路追过来的!那些军需都在后头儿,由水师都督府里的一个书生带着一群车夫看着,不知道水师有没有留人在那边看守。”

那都尉闻言,冷笑一声,抬手下令:“兵分两路,一路回去给老子劫军需绑人,一路给老子杀去前头!”

大军得令,一半人马调头回转,一半人马高喊一声便往前杀去。

前路上水师的人马也就两三百人,骁骑营豹骑千余人赶到,水师远远瞧见,登时就乱了阵脚。

“撤!”不知哪个将领喊了一声,水师闻令而撤,将骁骑营虎骑的人丢下就跑。

“追!”豹骑营都尉怒喝,扬鞭策马,加急驰来,眼看就要驰到那些被打得凄凄惨惨的虎骑兵面前,官道两旁的林子里枯草忽动!

半人高的枯草里扯出数条绊马绳!

------题外话------

“520小说”微信有个活动(注意!不是VIP!是蓝色的那个!),神仙眷侣提名楼,希望有微信的妞儿们踊跃参与,每个ID只有一个有效留言,请妞儿们统一投“步惜欢+暮青”,谢谢支持!

……

明儿是七夕,传统情人节。

预测评论区会有如下段子——

腹黑党:愿天下有情人都是牛郎织女!

直白党:对!一年见一次!

文艺党:啊!思念咫尺天涯!

猥琐党:牛郎牛郎,住在街旁,抬头一见,是间鸭房。

已婚党:床前明月光啊,夫君儿成双啊,不盼玫瑰香啊,只盼月票扬!

……

以上纯属耍嘴皮子,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明天过节,最好的礼物是加更!加更!加更!

时间不定,最早中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