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品仵作

第一百四十一章 魔鬼特训(下)

这一幕看得围观特训的大军静默无声,心头滚烫。

这一刻,注目礼是最好的致敬,无需多言。

泥潭里水声依旧,一桶一桶,冲刷尽身上的黄泥,冲刷出一身铁骨,冲刷出一腔热血和铁一般的意志!

当暮青喊停,一拨人上来,一拨人下去,又一轮洗礼开始。

章同跃下泥潭,他想自己入潭体验,体验她的练兵严苛,体验她的用心良苦,体验这兵法书里不曾记载过的练兵之道。

日头东升,渐渐当头,午饭时辰将至,暮青一声令下,特训营全体集合到点将台前拔军姿!

大兴的军队里对军姿并无统一的要求,只要兵勇能打仗,闻鼓而进,闻金而止,呼名时应,点时时到,服从主将军令,擅使弓弩剑戟刀枪,擅列军阵便可。连年征战的时期,新兵连刀枪剑戟都使不熟就要被拉去战场,哪有军队有时间训练军姿?西北军以军纪严明练兵严苛闻名于世,暮青也没有见过军姿的训练科目。行军路上,新军操练的是体能和阵列,并小规模的围剿过马匪,到了边关,新军各选了兵刃,分了兵种,每天操练的重点就是阵列和杀敌。

暮青认为有必要训练军姿,良好的军容军姿有助于让这些儿郎们认清自己如今的身份——军人!

军人是保家卫国的,杀敌是必练的技能,暮青分得清特训科目的轻重,她不要求特训营的兵站太久的军姿,只要求把站到那一身湿哒哒的军袍干了为止。

春日当头,山风微寒,特训营面朝沙场而立,全军静观,没人离开,没人去伙头营,只是静默地望着特训营,头一回知道浑身湿透也可以站成大海里的灯塔,体力消磨殆尽也可以站成高山上的哨卡!

一个时辰,仿佛站出了军人的傲然不屈,赤胆忠诚!

不知何时起,开始有人学着特训营的军姿站立,全军肃穆,隔着平阔的沙场与特训营相视而立,渐渐的,沙场四周仿佛立起了一棵棵松柏,初春时节大泽山上的老树刚发新芽儿,山下的军营里已生机盎然。

韩其初望着这副景象,早有预料,却仍然出乎意料。

都督说全军休假一个月,他料想不出一个月,全军必定自请操练,可这才半日,竟有这副光景!

韩其初摇头失笑,唯剩喟叹。

月杀倚在点将台旁,抱臂,望天。民间有言,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今儿才看出这女人跟主子一样黑来。不过,水师大营里的兵倒挺幸运,苦过这一时,此生都不会后悔,而他们当初在刺月门,挨不过一时之苦的人都死了。

初春晌午的日头不烈,莫说一个时辰,就是一下午,衣袍也未必干得透。一个时辰之后,暮青命令队列解散,特训营的人回营帐换衣袍、吃午饭,午饭后只歇了半个时辰,特训便又开始了。

大军想要到沙场上看特训,却发现看不着了——下午的特训项目,负重越野。

啥叫越野,起初还有人不懂,后来明白了,就是跑山路,特训营里的人每人扛着一根短圆木,听说每根重达一百二十斤!特训了一上午,人人精疲力尽,下午的负重竟比早晨精力充沛之时还要重,且跑山路费的体力要比跑沙场多,这点谁都明白,可特训营的人还是扛着圆木穿过后营,往小山子村进发。

从南大营到小山子村约莫十里路,来回就是二十里!

暮青和月杀策马疾奔,山风一吹,漫漫黄沙,特训营的人跟在后头跑,一喘气儿,一嘴的泥沙。

这还不算完,暮青策马来来回回的疾驰,反反复复的问:“能不能坚持?能不能坚持?”

“不能坚持的休假!”

“跑不完的休假!”

月杀端坐战马上,被吹了一脸的黄泥。

“不休!”

“跑死老子也要跑!”

“爬小爷也要爬回去!”

山路上呼号声此起彼伏,还有人大笑,“啥不休?听起来跟休媳妇儿似的!”

此言一出,满营哄笑,儿郎们苦中作乐,咬着牙跑回水师大营时,全军都在沙场上等着,有人算着,约莫用了大半个时辰。到了沙场,人人扔下圆木瘫倒在地,但两千多人,无一人掉队。

两刻钟的歇息时间,不许躺着,只许坐着,坐姿亦有讲究。

两刻钟后,全体进泥潭,这回不再是圆木压身,仰卧起坐,而是俯卧撑。泥潭上午时倒进了不少水,俯卧时岸上依旧有一拨人拿桶泼水,黄泥水激荡如浪,每次俯身下去,泥水溅起糊在眉眼口鼻上,那窒息感比越野行军时跟在战马屁股后头吃黄沙还要难熬。

暮青仍旧在岸上问:“撑不撑得住?撑不住休假!”

这回没人扯着嗓子嚎了,一张嘴黄泥水就往嗓子眼儿里灌!谁能说得出话来?

沙场四周围观的大军受不了了,“娘的!都督这不是挤兑咱吗?”

“老子受不了了!老子要操练!”

“找都督去!”

“走!”

西北军的那些都尉们心里挂念着挨打的同袍,这一天都在医帐外,大军里今日军职最高的将领是屯长,几个屯长陌长被推举出来,厚着脸皮进了沙场,还没到暮青跟前儿就被月杀给拦了下来。

“回去。”月杀面色冷峻。

“越队长通融通融,我们也想操练,让我们见见都督吧!”

“回去。”月杀还是这句话,他就不知道什么叫通融。

暮青远远瞧见,大步走了过来,问:“想特训?”

几个屯长陌长面露喜色,点头如捣蒜。

“先回答我一个问题,回答对了,我就让你们特训。”

“都督问!”

“此地是军营还是菜市场?”

几个将领一愣,原还以为都督要问啥高深的问题,竟然是这不着边际的话。

“自然是军营!”几人齐声答。

暮青闻言,面色一寒,冷声道:“此地是军营,你们是军人,军人以服从军令为天职!罚全军休假一个月,此乃军令!你们觉得可以像在菜市场一样讨价还价?”

“呃……”

“你们知道此地乃是军营,却没有身为军人的自觉!”暮青撂下此话,转身就走。

几个将领面面相觑,都知道捅了篓子,斗志昂扬地进了沙场,灰头土脸地回去了。

全军一听传回来的话,傻了眼。

沙场上,泥潭里熬过了五百次后,一拨人爬出来,一拨人下去,这项目特训完后继续拔军姿,一个时辰后回营里换衣裳吃饭。

饭后半个时辰,沙场上又闻鼓声,特训营再次闻鼓集合!

早晨特训开始前,暮青已经说过,这一个月乃是魔鬼特训。鬼是啥,特训营的儿郎们都知道,魔鬼却从未听说过,当时寻思着,兴许是着了魔的鬼,又兴许是妖魔鬼怪。这一日的特训下来,早就没人有闲心去想啥是魔鬼,只知道头顶星月立在点将台前时,从未觉得一天如此的漫长。

众人以为还要操练,暮青却命他们坐了下来,自己跃上了点将台,立在熊熊火光里,问:“有谁自认为身手好的,上来!”

章同闻言要起身,暮青看了他一眼,“你不算,我说他们。”

“凭什么我不算?”章同气得心口发堵,当初在青州山里时,他输给过她,她就觉得他会一辈子输给她?这些日子以来,他勤练武艺,为的就是把当初的败绩讨回来!

“都督不让末将上去,可是军令?”他问。

“不算。”暮青答。

话音刚落,章同一跃而起,敏捷地翻上了点将台!

“不够,再上来几个!”暮青对着台下道。

章同仰头望月,直喘气,她没回来时,他盼着她回来,她一回来,他就觉得他这辈子注定早亡——被她气的。

这时再傻的人也看出暮青是要跟他们较量身手,且要以一敌众!

暮青曾随元修深入过大漠,五个人潜入了狄部,夜战狄兵无数,且暮青还有孤守上俞村勇战马匪的传奇事迹,特训营的兵们只听说过,没亲眼见识过,一得知有跟暮青较量的机会,争着便往台上涌。

人数太多,暮青问了平时的操练比武情况,亲点了十来个身手拔尖儿的兵。

十来个人把暮青围在中间,磨叽了许久却无人率先动手。

暮青冷笑,扫一眼章同,那目光冷寒如冰,圆月映在眸中,星河里落了银盘般。章同一愣,只这工夫,暮青当胸一脚,章同擅使长枪,今夜谁手里都无兵刃,他惯用长兵,习惯性的便往后一退。这一退,暮青忽然改路,一腿踢翻章同身旁一人,那兵捂着下巴嗷一声倒地,其余人回过神来,合扑而来!

一个兵想要从身后将暮青锁颈,暮青反手扣其腕於颈前,曲膝蹲身,上身前弓扭腰转跨,将人顺势一摔!蹲身,肘击那人胸前鹰窗,那兵一咳,两眼一黑,捂胸不起。

暮青却就着蹲在地上的时机,双手同出,拿住近前方两个兵的脚踝,将两人的腿一绞!两人的腿绞在一处,站立不稳,哐当一同栽倒!

眨眼间,十来个人就倒了四个!

剩下的人心神一凛,不敢再生轻敌之心,纷纷拿出平时操练的水准来较量,可越较量越心惊,点将台下渐渐的,只闻吸气,不闻出气。

只见少年身手敏捷,攻击,防御,闪躲,招招不见花式,只见快、狠、准!绞、擒、抓、拿、绊、踢、压、制,招数无华,所击之处却皆为要害,这不知是哪门哪派的招数,攻防兼备,巧于变化,出招刁钻,一招制敌!

章同是从暮青手下坚持得最久的,可也没有走过三十招,两人过招也就半盏茶的工夫,暮青后退之时被倒在地上的一个兵给绊了下,趔趄之下破绽顿生,章同奔来欲袭,他的身子遮了月光,她的神情在暗处看不真切,抬头时的那一眼却叫他的心里咯噔一声,暗叫不妙!

但为时已晚。

暮青已拽住了他的衣襟,将他一带,他眼看着要将她压在地上,那一刻心猛的一跳,忽觉天旋地转,回过神来时,暮青的膝盖已抵在他的胸口,手锁着他的喉咙,目光寒凉,“对战时走神儿,若是遇敌,你已战亡了!”

章同脸色难看,那还不是因为你是女人!

她战起身来,看了眼捂着要害,还没爬起来的十余人,同样斥道:“若是战时,我军十倍于敌军,围敌即可歼之,你们竟延误战机,让敌军先动了手,蠢不可及!”

众人苦不堪言,那还不是因为您是都督!

牢骚归牢骚,却无人不服。

暮青走到点将台前方,望着下方观战的特训营士兵,问:“可看清楚了?”

没人回答,连章同都被撂倒了,众人都还没回过神来。

“军人保家卫国,靠的不仅是铁一般的意志和体格,还有杀敌之术!战场上搏命,花架子无用,你们的目的只有一个——最快、最狠、最有效地击毙敌军!杀敌用的时间越短,耗费的体力就越少,多一分体力,在战场上就多一分活命的机会!你们是军人,不需要成为武林高手,你们只需要成为一把杀敌的利刃!”

众人仍然坐在地上,仰头看着暮青,这一日很苦很累,却有人教会了他们很多。

何为军人,何为军人的路,他们懂了。

“从明天起,每天此时我都教你们一招格斗术。此乃近身战,你们要掌握的杀敌技巧还有很多,越队长擅长匕首,他会教给你们如何使用匕首,章都尉擅使枪法,他会教给你们如何用枪戟,未来的时日很长,长弓、短弓、袖箭、床弩,你们都会学会。”

新军以前在边关所学的刀枪剑戟等操练要领都只是皮毛,到了战场上除了靠人数取胜,个人的作用发挥不大。水师只有五万人,兵不贵多在于精,暮青的目标是一支精军,一支超越三大外军精军水准的精锐之师!

而沙场外听闻此言的大军却哀嚎不断——亏了亏了,太亏了!

这等杀敌技巧,特训营的人可以学,他们竟要休息一个月!

但此时后悔已晚,特训营的兵解散回营,身子虽然疲累,却干劲儿满满。

人生在世,有些事就是如此奇妙,明明觉得一天如此的漫长,却又期待明日早些到来。

暮青这一日倒不累,她回到中军大帐后没有急着歇息,而是坐到桌案后,提笔画图,又画了几样训练器材,打算明天让月杀传回都督府,命血影去采办。

血影扮成崔远在都督府里住着,他是都督府里的人,出门采买军用器材不会有人起疑。

但让暮青没想到的是,她将图画好之后,还没派月杀送回都督府,次日清晨,血影就来了。那时暮青正在沙场,准备开始一天的特训,来禀报的小将称,都督府里又送了些日用的东西来。

暮青的日用之物不多,前天收拾行李时她就点过了,所有都齐全,今儿又送东西来,她直觉是步惜欢送来的。

今天的特训项目与昨天一样,月杀昨天已经观摩过一日了,暮青放心交给了他,便命那小将把人放进了大营,带来中军大帐。

骆成从马车里搬下一只大箱子来,他看起来削瘦,力气却不小,一人抱着箱子就送进了大帐。

“何物?”暮青看着那箱子,警觉的问。

骆成嘿嘿一笑,笑容猥琐,“主子说了,让您亲自开箱查看!”

暮青看了眼那箱子的大小,觉得步惜欢不至于把自己藏在里面,这才接过骆成手里的钥匙,开了箱子。

箱中很空,只放了两样东西——一只包袱,包袱底下压着一幅绢布。

那包袱系着漂亮的蝴蝶结,暮青抱起来,一入手就知是何物了,打开一看,果然是颗人头。那是老多杰的人头,她放在阁楼的衣柜里镇宅用的。

骆成悄悄瞄着暮青,观察着她的神情,却发现她的目光有些凉,似乎不大高兴。

为啥?

暮青凉凉地盯着老多杰的人头,这人头她是放在衣柜里的,这包袱也是她衣柜里的!这人趁她不在,翻了她的衣柜,他没有趁机翻找别的吧?比如束胸带和亵裤什么的!

“主子说了,都督喜爱这些,离了怕您夜里睡不着,于是送来放在军中,给您镇着这中军大帐。”骆成一心看好戏,话却不敢不传。

什么镇着中军大帐?他是怕她大帐里夜里进来什么人吧?

“还有此物!”骆成见暮青的脸色不见转晴,忙指指箱子里。

姑娘连人头都不喜欢,这东西……主子您就自求多福吧!

暮青瞧见骆成的神色就知道那幅绢布不是好物,她心中已有猜测,面无表情弯身捧起,只觉那绢布入手寒凉,触之柔滑,颇有些分量。这分量说明了这幅绢布很大,有些长度。

管它是何物!神神秘秘的!

暮青平生最爱解谜,不喜藏着掖着之物,捧到手中顺手一展,凌空一扬,仰头一看!

向来面冷的她,霎时间脸色变了几变,表情甚是精彩!

------题外话------

魔鬼训练热血不?

青青腹诽陛下萌不萌?

想知道绢布上画的是啥不?

看我纯洁的小眼神→。→求!月!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