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品仵作

第一百三十六章 好白好圆!

水师四方大营,每座大营都建有校场,四方大营中央建有沙场。沙场平阔,清风肃穆,万军列阵四营,齐望点将台!

台上立一少年,簪雪豹银冠,披白袍银甲,踏虎豹战靴,发如战旗,英姿逼人。

点将台下,四位军侯赤膊而跪,其后缚有都尉七人、兵丁五百,皆是昨夜营防不严者。

昨夜之事在宵禁前就传遍了大营,都督带着亲卫三人潜入营中,火烧四方军侯大帐,北大营望楼上的岗哨都被人干掉一半!那五百兵丁里除了营防懒怠的,还有他们的伍长、什长、陌长,以及都尉、军侯,今日就是要当着全军的面军规处置这些人的。水师自从成军,从江南到西北,从西北到盛京,从未有人被当众军规处置,今日是第一次,四位军侯却皆在其列。

万军寂寂,清风穆穆,点将台前黄沙走地,杀机肃穆。

“报——”

一声长报自前营方向而来,一名小将自万军之中驰出,奔来点将台前跪地禀报:“报都督!镇军侯、平西将军、安西将军正在辕门外,请见都督!”

元修、王卫海和赵良义来了。

暮青并无意外,昨夜的火一烧起来,应该就烧进盛京城里了,“来得正好,见!”

“是!”小将得令而去。

“报——”一人刚走,一人又来,“报都督!龙武卫大将军、骁骑营将军求见!”

龙武卫的人竟然也来了?

“不见!有脸?”暮青冷笑,骁骑营的大营离水师大营不远,昨夜营中火起,骁骑营里必定看见了,此事应该就是他们传出去的。

“是!”

“报——”竟又有急报,“报都督!都督府里来人送您的衣袍等物,来人名叫崔远,已在辕门外!”

“让他随镇军侯一起进来。”

“是!”

三拨驰报,来得快去得也快,卢景山、莫海、侯天和老熊扭头望向小将奔去的方向,脸色灰黄。他们都知道昨夜闹到了什么时辰,暮青不可能连夜派人去盛京将元修请来,只可能是他得知了大营起火的消息后一大早赶来的。

西北军的将领们听闻元修来了,挨罚的脸色灰败,没挨罚的目露喜色,大将军治军甚严,但爱兵如子,他们一心想回西北军中,其心可表,兴许今日能带他们回去。

元修来得很快,来时前营大军让路如分水,男子战袍如烈阳,披清风踏黄沙而来,望见点将台下跪着的旧部,朗朗眉宇锁尽深沉。

老熊等人感觉到那目光,皆垂首闭眼,羞于抬头。

暮青负手而立,抬手一示,石大海搬来把椅子便放在了点将台一侧。

元修上将台,入高座,人坐定,一言不发。

王卫海和赵良义立于元修身后,瞪着跪缚沙场上的老熊等人,恨铁不成钢。

跟着元修进来的马车停在点将台后侧,车上下来的书生少年看见台下跪着的数百将领兵丁,眼里隐有奇光。暮青没安排他的座位,他便往车辕上一坐,看向沙场。

人都到了,暮青便临高扫了眼四面大营黑压压一片的大军,扬声道:“很疑惑我为何会突然回来,为何回来前不命人告知大营迎接,为何会火烧军侯营帐?”

少年都督声音清冽,万军却并非都听得到,但点将台下跪着的、沙场四周列队的都听得清楚,一时间,前排列队的回头,口口相传,大营四面低音如浪。

“幸亏我突然回来了,不然还不知军中是这副熊样子!”暮青一声高喝,惊了前方列队传话的,音浪忽停,万军抬头,齐望台上。

“知道龙武卫骁骑营为何敢来骂营吗?骂营就对了!兵怂怂一伍,将怂怂一军!瞧瞧下面绑着的这些!慢军、怠军、轻军、惑军、乱军!军侯都尉带头不遵军纪,严军之相荡然无存,难怪别人敢骂到营门前来!”暮青负手扬声,声如春雷,目光一扫,看向韩其初。

韩其初会意,拿出一张军令来,转手递给了同在台下候命的魏卓之,这文书本该是他读的,但他一介书生不懂内力,无法令宣读之事万军知悉。

魏卓之接过军令来,心底悲叹,真是少主的身子跑腿的命。

他当初从军西北一是应承了某人来护着媳妇儿,二是他们都认为新军会改编成水师前来盛京,混一个军中的身份好掩护他办事,三是出于他私人的一个目的。可来了盛京后,他几乎夜夜易容出营办事,私事压根就没时间办,如今连不在他职责范围内的差事也要他办了。他是传令官,只负责军中战时或常时的军令传递,战时军令多,常时很清闲,今儿可倒好,这本该是军师念的文书也交给他了。月杀那小子也懂内力,为何不让他念?怕他内力太高被人怀疑身份?

唉,世间女子!

魏卓之拿着军令哀声叹气,暮青冷眼扫来,男子忙运气调息,扬声念!

“西大营营门,进营者不查腰牌,犯怠军之罪,罚军棍一百!”

此声悠长,万军听之如在耳畔,不由一口气吸得也悠长。

军棍之厉,轻者皮开肉绽,重者终身残废一命鸣呼!

一百军棍,等同于杖毙!

“执法军!”暮青道。

“在!”章同得令而出,今日由他的人执行军法,他看了麾下的兵丁一眼,四人行出,从赤膊受缚的五百兵丁里便拖出两人来!

两人惊惧急喊:“都督饶命!”

暮青铁面不理,执法兵将两人剪臂按跪在地。

魏卓之继续念:“西大营二营,夜间帐外或无人值守,或就地瞌睡,犯慢军之罪,罚军棍五十!巡逻哨见之不理,犯怠军之罪,罚军棍五十!二营都尉治军懒怠,罚军棍一百!”

“南大营一营查疑不严知情不报,犯怠军之罪,罚军棍五十!二营擅断军情私自调岗,犯惑军之罪,罚军棍一百!一营、二营都尉罚军棍五十!”

“北大营一营都尉马仓深夜不眠饮酒高歌,犯乱军之罪,罚军棍一百!”

“东大营二营都尉伍常开夜眠不醒毫无警惕,罚军棍二十!”

他边念,章同手下的执法兵边将念到的人往外拖,兵丁、伍长、什长、陌长、屯长、都尉,一应人等皆无例外。待魏卓之念罢,五百人已被分批拖出,点将台下只剩四位军侯。

“军侯卢景山、莫海、侯天、熊泰,纵容军心,营防懒怠,遇袭反应迟缓,致使全军奔走,妄议军情,营防大乱!身为军侯,玩忽懈怠,罪加一等,罚军棍两百!即刻行刑!”

一声即刻行刑,执法兵上前便将四人按趴在地。

“慢着!”这时,沙场上被缚待罚的一人忽然开口,暮青循声望去,见那人不是别人,正是西大营二营的都尉,那都尉仰头怒笑,“都督罚打军棍两百,不如直接说把人拉出去斩了!斩人不过头落地,将人杖毙未免狠毒!”

暮青眸光一寒,当着万军的面跃下了点将台,大步走向那都尉。那都尉跪在地上,仰头看着暮青,眼神愤懑。暮青望进他的眼里,两人目光相触,刀剑拼杀无声,“你可知道,他们是为何而受此军法处置?因为你们!因为你们不想留在水师,他们顾及你们的情绪,故而放纵你们军纪懒散,致使军心涣散,全军都跟你们一个德行!”

“那末将愿为军侯领罚!”

“你愿?你愿有屁用!”暮青忍不住粗口,“你愿回西北军,你便懒怠水师的操练营防!你愿替你的军侯领罚,我便要让你领?不是你太把自己当回事,就是这些年的兵白当了!事事都要人依着你,不然就撂挑子闹情绪,那还当兵干嘛?不如脱了这身军袍回家去,自有老娘愿意事事依你!”

那都尉的脸烧红如火,其余原本也想求情替罚的都尉顿时闭了嘴。

魏卓之摇摇头,有段日子没见,她那张嘴骂起人来还是那么厉害。

“该干正事的时候闹情绪,该受罚赎罪的时候逞英雄,这是军人?兵痞!”暮青骂完,转身就走!她回到点将台上,一扫台下跪着的数百人,“此地是军营,军队乃是国之利器所在,军纪不严,无以为军。我不需要把情义看得比军纪重的兵,我需要的是视军纪如铁的兵,你们可以说我铁面无情,但我能让你们成为一支铁军,成为一支鬼军,成为一支无人敢犯、绝无仅有、战史里尽是传奇的水师!”

元修望向暮青的背影,神色怔愣,眸中似有异光。

扮成崔远的骆成坐在马车辕子上,忍不住要吹口哨。

万军寂寂,后面的听不见主帅所言,却不敢问,前面的过于震动忘记传话,不知多久,才有人想起来回头传递,一时间,窃窃之声如浪,一波高过一波。

万军望着点将台上的少年,他曾是新军的传奇,曾是他们的骄傲,曾是他们的精神领袖,而如今他成为了他们的都督,告诉他们军中军纪比情义重,听来如此无情,却不知为何仍叫人血热。

曾经的江南新军,如今的江北水师,在大兴的军队编制里一直都是尴尬的。在西北时,他们虽然隶属西北军,却因来自江南,在出自西北的二十五万大军中如异乡之客般难以融入。到了盛京后,新军改编成水师,可江北山多水少,湖河多大江少,大兴建国六百年来从无水师编制,他们又成为了一支只能在湖里河里练兵的大军,自个儿想想都知道要受天下人的笑话。

一支地位尴尬前途渺茫的大军,没有希望,没有信仰,莫怪军侯都尉们想回西北操练懒怠,连他们自己都没有信心。

他们都是贫苦人家的儿郎,无以为生才来从军,一支铁军,一支鬼军,一支无人敢犯、绝无仅有、战史里尽是传奇的水师,真的可以吗?若有一日衣锦还乡,他们真的能挺起胸膛对老娘和妻儿说,他们是享誉天下的江北水师的儿郎?

万军齐望点将台,眼里似有一团火,烧得心热。

“错有罚,功有赏,不问出身,只看兵王谁属!兵丁里亦可出将军,这是我给你们的公平!”暮青又出一言,万军已露激动神色,只为那兵王二字!

“今日之罚,受罚之人所犯军纪已明,所罚之数皆出军规!不可求情,不受!不可替罚,不准!执法军!”暮青高喝一声。

“在!”章同率麾下两千五百兵勇齐贺,声势如雷,直冲云霄!

“打!”一声军令,军侯在前,都尉兵丁在后,一齐被按伏在地,裤带一解,裤子一扒!

元修眉头一锁,魏卓之兴味一笑,骆成忍不住吹了声口哨。

好白好圆!

这些兵将,一个个脸没有白的,屁股倒挺白。

只见沙场之上,五百多人伏地,赤膊受缚,光着屁股!五百多只屁股,白花花一片,大白馒头似的,场面壮观!

执法兵手执军杖,一人数数,一人行刑,杖起杖落——啪!

其声震耳!

万军肃静,四位军侯咬牙闭眼,听罚认罚,不看台上。

元修双拳紧握,额起青筋,抿唇如刀,却端坐观罚,一言不发。

暮青望着台下的受责之众,一目不错。

十杖肤红,二十杖肤肿,三十杖过,受刑之人屁股上已见了血,白花花一片成了血淋淋一片,四五十杖后已是皮开肉绽血肉横飞!受刑结束的汗如雨下,唇角渗血,还在受刑的已有坚持不住的。

军侯都尉咬牙不肯出声,兵丁们却声声求饶。

暮青望而不言,其意明显——不饶!

六十杖、七十杖、八十杖,数目越打越高,大军的心便跟着越提越高,方才的兴奋热血没了,只剩心惧凛然。八十的打完拖去一旁,一百的打完已晕死了过去。

但还有两百的!

四位军侯伏在地上,屁股打烂了打背,麻绳缚在背上,磨得血肉横流。王卫海和赵良义几番瞥开目光,不忍再看,但再不忍都没有出声求情,元修全程看到最后,与暮青一样一目不错,却一句求情也没有。

待军杖落下,沙场无声,只闻腥风浓郁,黄沙一扬,漫了天。

暮青命人将受罚之人系数抬回帐中,担架一架一架的来,一架一架的去,待沙场上空了出来,唯有地上的殷红的血迹提醒着方才的惨烈。

“不要以为这样就罢了。”暮青道,“不要以为昨夜我奇袭大营,没有走过之处,营防之懒怠没有被瞧见就可以不必受罚。”

还要罚?

此时不仅全军的心提了起来,连魏卓之的心都跟着提了起来。

魏卓之面上含笑,眸中却有忧意,这姑奶奶验尸时看男人的身子看习惯了,这满沙场的屁股她自不会羞于看,可法不责众,当适可而止。

韩其初也如此认为,但他深知暮青的性子,知道她并非莽撞斗狠之人。她若是斗狠之人,今日行刑过后就不是人人抬回帐中由军医诊治,而是该有一半人抬到乱葬岗里埋了。

都督说要打军棍,行刑时执法军用的却是军杖,看着惨烈,实则只伤皮肉不伤筋骨,否则哪有人受得住两百军棍?打到一半就要见阎王了!都督只是要正军风军纪,并无斗狠之心,她要责众必是心有盘算!

王卫海和赵良义却急了,沙场罚将,为的就是杀鸡儆猴,如今鸡杀了,猴看了,目的已经达到,何必还要打猴?一个林子里的猴子都打得上不了树,他这山大王还有兵可调有兵可练吗?万一打出众怒来,可有炸营哗变之险!

两人欲劝,脚步刚动,元修便回头看了他们一眼,一眼便让两人僵住不动,呐呐无言。

啥意思?不让劝?

元修望着暮青的背影,面沉如水,波澜不兴。他们太不懂她,他以前也不懂,直到前日望山楼里劝她不动,他才懂了她的心坚如石。心坚之人不会斗狠,看她今日的行事便可知晓。沙场罚将本是杀鸡儆猴,她却杀罚之前先安军心,一支军心涣散的大军被她寥寥几句便有了信仰希望,军心凝聚士气高涨,行刑场面如此惨烈却没有打怕军心,没有打散大军心中的热血,只这一言一行牵动军心的能耐就足可担一军主帅!

她不再是他麾下的新兵,不再是那个他拍拍肩膀夸赞赏识的小将。从他知道她不按常理奇袭回营,烧了自己大营的军侯大帐开始,他就知道她已长成。

阿青,你已长成,可为何我宁愿你心如当初?你如今所做的一切,都不是为我……

无妨,人生在世终有一争,鹿死谁手犹未可知。

日头高升,男子沐着日辉,眸光烈如白电,刹那逼人。

点将台上气氛暗涌,点将台下,骆成看乐子看得正欢。

打吧打吧!他回去要跟主子禀事,说姑娘看了五万人的屁股比说姑娘看了五百人的屁股有趣,想必主子听见前者,脸色会更好看些。

暮青却没有下责打万军的军令,而是扬声说道:“你们操练懒怠了两个多月,不是想懒吗?我让你们懒个够!自今日起你们可以懒而不受罚,早操不出,夜里不防,随便你们!我放你们的假,假期一个月!”

啊?

此言一出,人人瞠目结舌。

这是想干啥?

------题外话------

昨天卡得头疼,突突的,总算卡过了,先发五千。

咳,我要来预测!

看到这章题目,妞儿们反应如下——

吃货党——馒头!

猥琐党——大胸!

剧情党——屁股!

猜得对不对?

……

前天评论区抢楼活动的名单出来了,我贴一下。

中奖名单如下:

【将离的歌】。定制鼠标垫一个;

【幻亦真】,520小说女神书签(凤今)一个;

【静待烟火清凉】,定制抱枕一个;

【ctt713】定制折扇一把;

【saracy】,定制鼠标垫一个;

【清葱一夏】,定制折扇一把;

【四月天里的云烟】,定制鼠标垫一个;

【baby揽卿舞】,520小说女神书签(凤今)一个;

【墨色染年华】,定制抱枕一个;

【今城之月】,仵作签名实体书一套。

请中奖的妹纸在群的私戳风云领奖,不在群的把地址电话和520小说ID截图发邮箱【1143463700。com】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