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一百四十六章 乌被抓

城外的皇家狩猎场内,其中那片最大的校场上,两个并列的大擂台已经摆下,周围全都已经挤满了人,肩并着肩,脚踩着脚,都是赶来看这场三年才有一次的精彩赛事的。

皇家狩猎园也只有在这个时候才会对外开放,但这个开放也仅限于进来的路口处到擂台这片区域,其他地方依旧有侍卫严密把守,任何人不得乱走。

另外,由于这次获胜的文武状元还能参加接下来驸马选举,那公主又是当今南耀国皇帝最疼爱的妹妹,这几乎是以往从未有过的,致使一些达官贵族也不免热切地想让自己儿子参加,多个表现的机会。这要是搁在以往,不过就是文武状元罢了,很多达官贵族还根本看不上。

时间流逝,比赛还未正式开始,但整个擂台周围的场面已经空前浩大。

与之相比的都城内,此时此刻似乎有些人去楼空,与前几天的热闹也形成鲜明对比,街道上几乎看到太多的人,马车甚至可以横冲直撞的在街上奔驰而不用担心撞倒人。

澹台府内——

作为这届赛事的其中一名评委——澹台荆,拿捏着时间,在这个时候正准备与澹台玥一起出门,前往城外狩猎场内摆下的擂台。如果可以,他自然也希望澹台玥参加,要是最终能娶到那萧黎就更好不过了,但奈何澹台玥死活不肯答应,说什么“一点也不喜欢那公主,绝不娶自己不喜欢的人”。

这要是放在其他事上,他用命令强逼,或许还是会让澹台玥妥协,就拿上次调查夏侯赢一事来说,澹台玥最后还不是按照他的意思交了一份证明夏侯赢无罪的调查结果给萧恒,但在这件事上,澹台玥的坚持几乎有些出乎了他的意料,他好说歹说竟还是说不动他,最后只能算了。至于那夏侯赢,上次刚放出来不久,又被萧恒打入了天牢,直到现在还关着,不让探望,夏侯渊晋那只老狐狸这段时间来为了救出那夏侯赢可算是已经绞尽了脑汁。

这时,一名家丁匆匆忙忙从后面追上来,气喘吁吁地对差不多快走到府门口的澹台荆与澹台玥道:“老爷,二公子,幸好你们还没走,那夭姑娘请你们马上过去一趟,说有要事想对你们说。”

澹台荆皱了皱眉,现在时间还够,但要是耽搁一下的话就恐怕不够了,“你回去告诉她……”

“老爷,那夭姑娘说是有关这次文武状元大赛的,所以还请老爷与二公子务必过去一趟。”家丁继续喘息,似乎已经听出了澹台荆后半句话的意思,赶忙抢在澹台荆说出来前将后一句话补上。

澹台荆听家丁这么说,止不住再次皱了皱眉,“那好,过去看看,听听她到底想要说什么。”

“父亲,这样耽搁,恐怕时间来不及。”澹台玥阻拦,才不想去看那可恶的妖女,更不想听她那张该死的嘴说出来的话。

“无妨,就一点点时间,待会儿快些赶路就是。”话落,澹台荆就加快脚下的步伐前往夭华住的院子。

澹台玥没有办法,一时间只能很不甘心地在后面跟上,忍不住狠狠瞪了眼家丁。

家丁无辜,见澹台玥瞪过来,连忙垂下头去,跟在最后面。

夭华住的院落内,此时的夭华正一边怡然自得地喝着茶,一边等着澹台荆到来。

容觐与东泽分别站在夭华的身后两侧。

乌云还在房中继续研究草药,想办法医治小奶娃,有魔宫中人分别在房门口与窗口处守着,就连屋顶也有,只差把整座房密不透风地包围起来让里面的人插翅难飞。

至于小奶娃,仍在另外一间房中,也就是在夭华睡的那间房中安安稳稳地睡着。

对于索要的各种草药,澹台荆还算大方,一点也不吝啬,这边要什么他就派人送来什么,就连伺候的婢女家丁们也相当不错,澹台荆似乎真把他们都当贵宾对待了,夭华心中对这几方面可以说都还挺满意。

到来的澹台荆进入院中,一眼看到院子内的情形,还未走近就已经直截了当地对坐在那里的夭华问道:“你这个时候突然找老夫,到底有什么要事?最好快点说。”

澹台玥在澹台荆身后踏入院中,跟在一边开口问一边继续往前走的澹台荆后面。

夭华不急着回答,当着澹台荆的面再慢条斯理地喝了口茶后,才不答反问地笑着开口,身上一袭红衣在上午还不是很毒辣的阳光下妖冶如火,“澹台大人,你看本宫身后这两位如何?”

“什么如何?”已然被夭华再喝了口茶,并且还是这么慢条斯理的好像故意一般的动作气到的澹台荆,一时实在有些没有反应过来,随即想起家丁请他时说的话,说她找他是有关大赛的事。下一刻,澹台荆明显有些错愕地脱口而出道:“难道你想让你身后这两个人参加?”

“不,一个就够了。”夭华抿唇,莞尔一笑。

容觐与东泽顿时震惊不已,尤其是容觐,几乎已经肯定夭华在指他。

澹台荆还是有些难以置信,没想到坐着之人竟突然有这样的想法,“要知道,参加这次大赛的人,首要的一个条件就是必须是南耀国的人,光这点你的人就已经不够格。”

“你不是已经知道本宫的身份?他们既然是本宫的人,自然也是南耀国的人。”夭华浅笑反驳。

澹台荆不觉拧紧了眉。

自跟着澹台荆进来后就一直站在澹台荆身后的澹台玥,在这时忍不住嗤笑了一声,走上前与澹台荆并肩而站,目光从夭华身上移向容觐,又从容觐身上移回到夭华脸上,“你是想让他参加?你以为他还有这个机会?如果公主还喜欢他的话,就不会有这次的选驸马一事。”关于萧黎和这个名叫“容觐”的男人之间的事,前段时间可以说已经弄得人尽皆知,萧黎不但当众说要他履行承诺娶她,甚至还带侍卫追出城去,澹台玥自然不可能不知道。

“果然,跟本宫最心有灵犀的人,还是非澹二公子莫属。”夭华脸上的笑顿时若心花怒放般扩大,这件事事先还没有对容觐与东泽说过,不用回头也可以想象两个人的震惊,尤其是容觐,“可是澹二公子难道就没有听说过,打是亲骂是爱麽?就好像本宫与澹二公子之间,这不都已经心有灵犀了?他们现在只是闹了些矛盾,本宫向来不会亏待自己的人,自然要好好给他们制造制造些复合的机会。”

“你……谁跟你心有灵犀了,妖女你别乱说……”澹台玥顿时气急,就忍不住想动手。

“玥儿,退下。”澹台荆立即呵斥了一声,自己这个儿子自己再了解不过,虽然还是有些不成熟与不沉稳,但为人处世还是不错的,可不知道怎么回事,每当他对着面前这夭华的时候总是动不动就火冒三丈,说他突然间跟个三岁小孩子一样都不为过,虽然他自己对她的某些举动也挺气的,就比方说刚才。

澹台玥很不甘心地握了握拳,撇开头没有动,总觉得澹台荆如今很维护这可恶的妖女。

夭华看着,笑意难掩,收回视线后再对澹台荆问:“澹台大人,你觉得怎么样?据本宫所知,你也是这届文武状元大赛的评委之一,只要你说句话,让个人参加参加应该不难吧,又不是要你当众直接给他冠军。”

澹台荆再沉默了一下,好一会儿后才勉强点头,“如果你真这么想让他参加,也不是完全不可以。”微微一顿,澹台荆最后再犹豫了一下,“那好,你们也一起去吧,老夫会允许他上场。”

话落,澹台荆转身离去,叫上澹台玥。

澹台玥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每每对着面前这妖女,火气总是止不住蹭蹭蹭往上冒。

容觐在这期间始终忍着,直到澹台荆与澹台玥两个人的身影都渐渐消失在院门外后才对夭华开口,衣袖下握紧的手清楚显示了他的这份忍,“宫主,你真想我去?”

“没错,本宫确实想让你去,并且还要你一定娶到那萧黎,成为这南耀国的驸马不可。”夭华点头,从第一个字回答容觐开始就已然一改脸上的面色,完全不同于刚才对着澹台荆与澹台玥时的那副笑脸,“有些事,本宫到现在或许应该要对你们两个说了。”

东泽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幸好夭华选中的人不是他。

容觐衣袖下握住的手,倏然变得更紧。

夭华随即目光环视一圈院子,声音不轻不重,也就只说给身侧的容觐与东泽两个人听,“本宫目前需要与这南耀国的皇帝萧恒合作,助他一臂之力统一四国。容觐,你若是真的能娶了那萧黎,那萧黎又是萧恒的宝贝妹妹,对本宫日后与萧恒的合作都极为有利,也可以让本宫在这场合作中更有地位一些。要知道,这里已经不是魔宫,是南耀国。在这南耀国之外,还有另外三个完全不同的国家。”

“为什么?”容觐不懂,他们根本不是这里的人,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个问题,同样也是东泽疑惑与想要问的,在几天前几乎都还不知道这边竟有这么一片天地,好似井底之蛙一般。

“关于这一点,本宫眼下还没办法回答你们,但你们只要知道,本宫这么做自然有本宫的原因与目的。”说着,夭华站起身来,终转身对上容觐的脸,“容觐,答应与不答应,你现在可以给本宫一个明确的回答。在众人之中,本宫一直以来最看中的人就是你,也对你寄予最大的厚望,更是几次三番容你,你可千万别告诉本宫你现在还想着那个名叫卓池的女人。”

容觐对上夭华的眼,与夭华这么近在咫尺地对视了半响后,终深深吸了口气,将所有的情绪与神色都掩盖下去,也将脑海中在这一刻闪过的人影抹掉,他确实不该再想那个女人了,事情也已经过去了这么久。之后慢慢松开衣袖下握紧的手,容觐终点了点头,“既然宫主不想说,那我就不问。好,一切就按宫主的意思做。”

“不勉强?”

“一点也不勉强!”六个字,语气坚定,是对夭华说,更是对他自己说。

东泽依旧没有说话,脑海中有些挥之不去地盘旋着夭华对容觐说的“本宫最看中的人就是你”这几个字。

夭华忍不住满意地笑了,“这可是你自己说的。那好,马上准备一下。容觐,你立刻去将房中的孩子抱出来。东泽,你就去将那朵乌云给本宫押出来。其他人出去准备马车,一起前去城外的擂台。”

容觐颔首,东泽在后面跟着应了声“是”。

半炷香左右的时间后,一行人出澹台府大门,有些浩浩荡荡地一路往城外而去。

暗中一直密切监视澹台府动静的皇宫中影卫,将这一幕都收入眼底后,其中一人立即小声地让其他人马上跟上去,他则即刻赶回皇宫禀告。

皇宫的御书房内,对于影卫回来禀告的消息,萧恒一点也不意外,并且已经想到那个女人定是想让容觐参加,然后娶萧黎成为驸马。这样一来,为了萧黎,他自然会有所顾忌,总不能对她嫁的驸马动手,但这样的如意算盘他自然不会让她打响。摆了摆手让前来禀告的影卫下去,继续去监视后,萧恒便两下长一下短的敲了敲桌面,叫藏在底下密室中还在养伤的百里清颜出来。

底下九死一生逃回来,伤都还没有完全好的百里清颜听到声音,连忙快速出去。

“现在朕给你一个任务,女扮男装,在此刻正在举办的大赛上直接杀了那容觐,然后将他的首级带回来给朕。”至于杀了容觐的女扮男装的百里清颜,到时自然会遭全国通缉,也就不会出现在萧黎的面前让萧黎选了,当然前提是不能让萧黎知道被杀的人是那容觐。

百里清颜眼中闪过疑惑,在底下的密室养了这么几天,完全与外界隔绝,对这几天外界发生的一切都浑然不知,“什么擂台?容觐?他又回来了?皇上,我现在身上的伤可还没有好……”

“这是命令,朕现在下了就是下了。你要真办不到,就提你自己的首级回来见朕。”萧恒显然不想听百里清颜多说,直接面无表情地打断百里清颜,语气相当强硬,没有半点商量的余地。

百里清颜忍不住皱眉。如果容觐真的回来了,那岂不是代表那夭华也回来了?甚至连那乌云也是一样?她如果真的去了的话岂不是主动送死?但百里清颜也听出了萧恒话中的那股强硬,眼下还不敢对萧恒讨价还价,因为她的命从那一夜开始已经完全掌控在他的手中,略微折中的道:“可是皇上,我女扮男装也不像啊,恐怕很容易就会让人认出来。”

“这一点就不需要你操心了。”萧恒说着,就唤来另一名影卫,小声吩咐了几句。

进来的影卫点头,很快取来一整套工具,还有一套男装衣服。

百里清颜皮笑肉不笑地接过衣服,回到底下去换好后又快速上来,然后任由影卫为她梳头发与化妆。

片刻后,影卫从一整套工具中拿出一面镜子给百里清颜照照。

百里清颜低头看去,差点认不出镜子中的人,只见此时此刻镜子中照出来的人浓眉灰脸,脸颊最明显处还有一颗很大的黑痣。

“对了,还有这个。”影卫再拿出两撇小胡子给百里清颜贴上,这才算大功告成。

百里清颜忍不住抚额,从来就没这么难看过。

影卫接着对座上的萧恒复命。

萧恒还算满意,“你脸上的涂料,在不遇水的情况下,可以保持三天不变。日若之前,你必须将那容觐的首级带回来。好了,去吧。”

“……是。”百里清颜站起身来,硬着头皮点了点头。

萧恒随后让影卫将东西都收拾下去,之后命外面的太监进来,让太监去将萧黎请到他这里来。

太监领命,很快将萧黎请到。

到来的萧黎有些无精打采,也不知道是昨夜没睡好,还是一直心情不好,“皇兄,你找我?”

“过来陪朕下盘棋。”萧恒神色宠溺,在看着萧黎慢吞吞走近的过程中对外面的太监与侍卫们吩咐下去,今天任何人任何事都不许进来打扰,在那容觐死之前都不想让萧黎知道容觐回来与参赛一事,免得萧黎又跑出去见那容觐。事到如今,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让她嫁给那容觐的。

与此同时的城外狩猎场内,那校场中的擂台上,此刻的场面远比之前更盛大,人也更多,黑压压一片几乎只能看到一个个密不透风紧挨在一起的脑袋。

当夭华一行人到的时候,两个擂台的正前方那一排高台上,其中一名评委,也就是朝中的大臣,刚刚宣读完一长串比赛规则,正拿起旁边的那只小锤子敲响桌面上的小铜鼓。

“铛——”一声响起,两边的比赛都正式开始。

夭华所坐的马车,车厢的车顶与四面车厢壁已经又一次拆了下去。

夭华一只手支头,慵懒地斜靠在诺大的软座上,居高临下地朝前方有段距离的擂台上看去。

睡得很香很甜的小奶娃,像团圆滚滚的白色糯米团子趴在夭华腿上,夭华的一只手还有一下无一下地抚着他的小脑袋。一个一直出现在乌云身上的画面,如今换成了夭华。

乌云已经下车,站在旁边。

转眼的时间,只见前方那两个擂台,其中一个擂台上拳拳相向,两个最先上场的人全都互不相让,另一个擂台上则诗情画意,比的是诗词歌赋文雅修养。

两边一相对比,一边粗鲁一边文雅,倒是组成了一幅难得的风景。

秦恬姗姗来迟,一个人慢慢悠悠的,要知道在现代从来只有别人等他的份,还从来没有他等过别人。

远远的,在还没有走到的时候,秦恬就已经看到了前方人山人海。

另外人山人海的包围圈外面,几步之遥处,也就是他的斜侧面对过去,还停着一辆很奢华很大的马车,马车的左右与后面全都是人,依稀可看到那上面还慵懒地斜靠着一个穿红衣的女人,女人的腿上还趴着一只有点肥的圆滚滚的“白猫”。

不得不说,在这样的场景下,这样一个慵懒又明显招摇的女人真的很另类,也很让人侧目。

秦恬看着看着,眸中不由闪过一丝兴趣,直觉那马车上的人既然有这派头,应该来头不小。

对于看过来的秦恬,乌云、容觐与东泽自然都察觉到了。其中容觐与东泽皆回头看去一眼。

而夭华又岂会毫无所觉,余光扫去一眼,只见看过来的人是一个年约二十七八岁的男人,长相清俊,身着锦衣玉袍,手中还拿着一把折扇,见容觐与东泽看过去后还对容觐与东泽笑了笑。

夭华没有说话,很快收回视线,并没有看出这人有何特别的。

容觐与东泽随后也相继将视线收了回来。

秦恬再度一笑,接着停下脚步,转而看向前方的那两个擂台。

没多久,选举武状元这边的擂台上又一个人被打了下来,吐血的身体直直飞落向底下的人海。

底下比肩接踵看得正起劲的百姓,眼见被打下来的人朝自己掉来,第一反应自然是本能地后退与闪躲。但由于人实在太多太多,根本没地方退,一退就撞到了其他人,慌乱之下顷刻间形成踩踏的局面,现场混乱成一片。

等局面终于恢复过来时,受伤的百姓加起来竟达数百人之多,好在没人死。

而经过这样一番踩踏,受伤的人退出,其他的人为小心起见也不敢再往前挤,整个场面明显有些松散开来。至于气氛,自然已不及刚才。

秦恬趁着这个时候轻轻松松地走到最前面去,站到选举文状元的擂台前面。

擂台正前方那一排高台上面坐着当评委的朝中官员,见没事了,继续比赛。

秦恬耐着性子看了半天后,忽然缓步走了上去。

“这位公子,诗词歌赋,请问你先来哪一样?”擂台上张罗的人,见又有人上来,立即迎上前询问。

“不,这四样中我一样也不选,我选棋。”那些学生时代学的古诗词,很抱歉,他秦恬一概不记得了,从小就没有乖乖做过一天专心学习的好学生。不过棋这玩意,他爷爷很喜欢,他偶尔惹他生气,逗他老人家开心的时候都会与他对弈上一局,棋艺大言不惭的说,还行吧。

“这……”迎上前的人诧异,“文状元的比赛中,可从来没有这一样。”

“那现在加不就行了。”好像这里还是他的地盘一般,秦恬话张口就来,顺便很有风度地抚了抚自己的衣领。还别说,这古代的衣服穿起来就是不一样,就两个字别扭。还有这一头长得快及腰的假发,快烦死他了,可是不戴又实在太与众不同了一点。

“这……”迎上前的人真不知该怎么接话了,只能转头看向高台上那一排官员。

高台上作为此次大赛评委的朝中大臣,各个都是皇帝萧恒钦点的,其中个别自己的儿子也参加了,自然对手越少越好,何况这么无礼的要求,“你是来捣乱的吧?来人,马上将他押下去。”

“我就不明白了,棋这门这么文雅高深的比赛,哪里不比诗词歌赋强了?你们为什么偏偏不把这加上?还是说,你们这没有人敢比这一项?”虽说这里已经是另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但萧恒毕竟初来乍到,有道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再加上在来的那个世界作威作福惯了,当场冷嘲一声,没把高台上发话的人放在眼里,无形中已透露出一丝不可一世之态。

高台上发话被反驳的人面色一沉,当即动怒,“看来,你真是来捣乱的。来人,马上把他押下去,当众重大三十大板,再丢出场外,以儆效尤,看看谁还敢再犯。”

四周严密把守,确保安全的侍卫领命,其中两人就迅速上擂台押秦恬。

秦恬反抗,但没两下还是被侍卫拿下了,并很快被侍卫当众按在地上。

而由于此地不是衙门,没有板子,侍卫很快去砍了一颗手臂粗细的树来,取中间那段替代板子。

秦恬继续挣扎,想要反抗,没想到自己不过这么一句话就要这么挨打,还是当众的,有生以来就从来没受过这等耻辱。

侍卫没有半分留情,朝着被按在地上的秦恬就一棍一棍下去,顷刻间打得地上的秦恬皮开肉绽。

在场的百姓们看着不免有些胆战心惊,但谁也没说话,更别说求情了。

夭华同样看着,依旧慵懒的神色,红唇的唇角若有若无轻勾,似笑非笑。真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男人,也不知道分分场合与身份,也不知是哪家养出来的“活宝”,这样跑来闹一闹,供众人一笑。

等整整三十棍下去,一直将人按在地上的两名侍卫立即一左一右架起地上的秦恬,就往外面拖。

秦恬还没昏过去,还勉强有一口气,在从夭华前方被拖过的时候,正好一眼将夭华唇角的那抹嘲讽收入眼底。今日的这一笔账,他秦恬发誓,绝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小小的闹剧过去,一切恢复如初,比赛接着再开始,谁也没有将这一切太放在心里,尤其是没有将刚才被拖出去之人放在心里。

再过了近半个时辰后,觉得差不多了夭华,对旁边的容觐使了个眼色。

容觐会意,就倏然飞身而起,翩然落到擂台之上。

“这位公子,请问你贵姓?”

“他姓容,是老夫二儿子的一个朋友,此次也来参加大赛。”不等容觐回答快速朝他走近的人,那边高台上的澹台荆已先一步开口。

朝容觐走近的人闻言,快速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见说话的人竟然是澹台荆,自然不敢再多问下去,快速在手中所拿的记录册上写上“容公子”三个字后,便大声说了声“开始”。

高台上作为此次评委的其他朝中大臣,一时间也纷纷朝开口的澹台荆看去一眼,但都没有说什么,不过就是安排了个人上台参加比赛而已,也没有什么,就看上擂台的人自己的本事了。

不出三招,之前连赢了数人的那个人便被容觐打下了擂台。

之后前仆后继的人,也纷纷被容觐利落地打下擂台去,其中不乏几名朝中大臣的儿子,也包括此刻正坐在高台上的那些人的儿子。

高台上的一干人,其中自己儿子被打下擂台的那几人,面色在这时终于有些挂不住,后悔刚才怎么就没有否了台上之人的参赛权。

夭华看着,挺满意的,看来容觐夺胜应该没有什么悬念了。

但就在这时,一人忽然飞身上前,轻功极好。

夭华重新看过去,不觉眯眼。

“这位公子,就让我来领教领教你的高招。”飞上擂台之人不是别人,正是女扮男装从皇宫出来的百里清颜,还不等话落就已对容觐出手。

容觐接招,已然看出对方武功高强。不过这样也好,他也算是遇到一个真正的对手了。

在场的所有百姓看到这里,兴致又提了起来,只觉得此刻台上的两个人打得太精彩了。

夭华唯一见过百里清颜真面目的那一次是在雪山,忽然仰头看的时候一眼看到明郁和一个女人从雪山的山顶飞身下来,还从没见过百里清颜出手。而百里清颜伤她的那一次,纯属偷袭,一掌伤了她后就带走了乌云。对于百里清颜的武功招式,夭华现在可以说还完全不清楚,一时丝毫没有认出百里清颜来。

东泽首次来此,就更别说了。

乌云倒是与百里清颜交过手的,还重伤了百里清颜,差点直接要了百里清颜的命,要是这个时候让乌云上去和百里清颜交手的话,乌云自然能辨别出来,但就这么听声音,看不到,乌云也判断不出对方身份。

一时间,容觐与女扮男装的百里清颜在擂台上打得平分秋色。

夭华继续看着,手中不知何时已多了只暗器。

阵阵微弱的清风,在这时不知不觉从前方吹来,拂在众人的脸上、身上。

夭华向来对任何有毒的东西都异常敏锐,轻呼吸到一口,惊觉有些不对,就连忙先伸手轻捂向小奶娃的口鼻,继而出声提醒旁边的东泽与身后的魔宫中人。

乌云也是一样,另外乌云还懂得医术,就连忙伸手捂向夭华腿上的小奶娃,同时出声提醒夭华。

一刹那,夭华与乌云落向小奶娃的手不由撞在了一起,就连声音也是一样,异口同声,“马上闭住呼吸,风中有毒。”

东泽闻言看向夭华与乌云,正好将夭华与乌云的手叠撞在一起的这一幕看在眼里。

夭华没想到乌云的手会倏然伸来,随即一把将乌云的手用力推开。

后方的魔宫中人虽然很诧异,但还是马上屏息。

前方擂台上的容觐与女扮男装的百里清颜还在继续打着,并没有察觉到这一点,等到东泽紧接着按夭华的命令提醒在场所有人时,时间已然有些晚了。

擂台上的容觐与百里清颜不由浑身一晃,突然间使不上一点力气。

在场的所有百姓随即纷纷倒了下去,密密麻麻像叠罗汉一样叠成一圈,高台上的那些官员也同样没有幸免。

一直站在台下,站得有点远,与所有侍卫一起确保大赛顺利与安全的澹台玥,一眼看到这一幕,屏住呼吸的同时快速飞身上擂台,扶住倒下的澹台荆。

周围守卫的侍卫们,渐渐地,有些撑不住,也往地上倒。

夭华拧了拧眉后,示意身后的魔宫中人与东泽,还有乌云也假装中毒,自己也是一样。

不一会儿,只见一批黑衣人倏然飞身到来,环顾了一下整个场面后,就迅速逼近马车上的夭华及马车旁的乌云。

故作中毒,有气无力般斜靠着软榻上的夭华将这一幕尽收眼底,看来刚才的毒是冲着她来的,只是不知道幕后之人到底是谁。

逼近的一行黑衣人,各个训练有素,手中的利剑二话不说就朝夭华与乌云的身上猛砍。

夭华立即带着小奶娃飞身而起,刹那间凌立于半空中,让手中的小奶娃可以先呼吸一下新鲜的没有毒的空气。

乌云侧身闪躲,虽然武功再次被废,还没有恢复,但这样的闪过还是可以做到。心下略已思量后,其心中已不难猜测此刻冒出来杀他与夭华的这些人是谁派来的了,必然与那夏侯渊晋有关。

黑衣人没想到夭华还能飞身而起,这才惊觉他们好像有些上当了。但不管怎么样,他们今日都必须要将夭华、乌云,还有夭华手中这个小奶娃的首级带回去复命。

顷刻间,虽然擂台上面的打斗已经停止了,但底下更精彩的打斗正在开启,刀光剑影杀气弥漫。

高台上由澹台玥扶着的澹台荆,虚弱喘息地看着这一幕,不想夭华有事,因为她是皇甫世家的后人,她自己也已经亲口承认了,就快速命扶他的澹台玥过去帮忙。

澹台玥才不想救妖女,再说她的武功比他高多了,哪用得着他救,但最后实在坚持不过澹台荆,还是飞身过去勉强助一臂之力。

埋伏在远处的另一批黑衣人,一眼看到前方半空中飞身而起的夭华,知道第一批人已经失手,就发起第二轮攻击,现身从四面八方飞身包围向半空中的夭华。

澹台玥护着,让夭华先走。妖女就是妖女,走到哪都这么多人追杀。

夭华倒是没想到澹台玥会上前来帮忙,低头再往底下看去一眼,将底下的情形都看在眼里。而就在这时,刚刚被稍微捂了一下口鼻的小奶娃忽然轻微地动了一下,有醒来的迹象。

夭华自然不想让小奶娃看到这样血腥的场面,就算蒙住了小奶娃的眼睛也还是会有血腥味,于是就朝底下的东泽和魔宫中人吩咐一句,“务必保护好乌云,本宫在外面等你们。”

东泽与魔宫中人领命。

夭华紧接着就带着怀中的小奶娃一路飞身离去。

第三批埋伏的黑衣人,眼见夭华飞身出来,同样倏然现身,就包围向夭华。

夭华蹙眉,这些人可真的是找死,那就别怪她出手狠绝了。

小奶娃在这时忽然彻底醒了过来。

一眼看到夭华,再一眼看到四周拿剑的黑衣人,小奶娃吓得又忍不住哭。

另一边,在底下刺杀乌云的人黑衣人自然丝毫不比追杀夭华的人少,东泽与一干魔宫中人渐渐有些撑不住。

擂台上的容觐看在眼里,深吸了几口气,再勉强提起一丝力气后,就飞身下来加入抵御黑衣人的人中,让乌云先走,因为小奶娃身体都还要靠乌云,乌云现在的武功又刚被废,不能让他有事。

乌云没说话,感觉到黑衣人有些被挡住了,转身就走。

擂台上的百里清颜在这时也勉强提起了一丝力气,将吸入的毒暂时压制住,就悄然从另一个方向离去,然后绕道到乌云离去的那个方向去堵乌云。虽然不知道那日分离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通过刚才的画面已经可以很清楚地看出乌云的武功已经被废了,不会有错。她今日杀不了那容觐,就将这乌云带回去,相信那萧恒总不能说什么了。

离去的乌云,在走出一段距离后,忽听到前方传来一道脚步声,察觉到有人挡在前面,面无表情地缓缓停了下来。

“乌公子,好久不见了,没想到还能见到我吧?现在就你我二人,你是要我亲自动手呢,还是自己主动束手就擒?”百里清颜止不住缓缓一笑,尽管还有些微弱喘息。

“我现在还有其他选择吗?”没想到前方冒出的挡路之人竟会是百里清颜,乌云冷笑一声。

------题外话------

亲亲们晚安!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