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一百四十五章 【有个通知】

城中最大的酒楼,此时已经人满得快挤不下了,店小二更是已经忙得晕头转向,送盘菜都要在人群中挤过,“请让让……各位请稍微让让,二号桌的红烧排骨来了……”

奢华的马车在这时在酒楼门口停下,一眼看去,直让人脑海中闪过“非富即贵”四个字。

在大堂内正送着菜的店小二,听到声音往外看,很想马上迎出去,但实在没有七手八脚。

在柜台处算着账,同样忙得不可开交的掌柜的,自然也听到了声音,一眼看到外面的情形后止不住眼前一亮,就马上放下手中还在算着的账本,亲自跑出去迎,“各位,三楼还有一间上好的雅间,也只剩这一间雅间了,你们看怎么样?这两天的客人实在是太多了。”

东泽没有立即说话,跃身下马后先掀开车帘,看着里面的夭华先出来。

容觐与其他魔宫中人也跟着跃身下马,等候在一旁。

夭华走下马车后,淡淡点了下头。

乌云走在最后。

掌柜的脸上的笑容立即变得更大,“那各位快请,随我来,我就这带各位先上楼去。”说着,掌柜的马上在前面带路,从大堂内的人中挤过。

酒楼三楼的雅间内,一行人才坐下不久,店小二就上来招呼了。就算下面人再多,可到这上面雅间来的都是贵人,怠慢不得。

“小二,问一下,为何今日这酒楼与城中都这么热闹?”

看着进来的店小二,站在夭华旁边的容觐不急着点菜,先对店小二询问起来,弄清楚情况再说。

“怎么,几位难道还不知道?”店小二顿时一惊一乍之色,“几位一定是从外地来的吧?才刚进城?皇上几天前刚刚颁下诏书,要为黎公主挑选驸马。这驸马的人选,除了王孙公子、达官贵族外,成为南耀国这届文武状元的人也能入选。南耀国一直以来每三年举行一次文武状元比赛,今年临时提早,所有人自然一下子都涌来了。现在别说是我们这酒楼,就算是其他的酒楼也是一样,客栈就更别说了,今天在酒楼吃饭的很多人就一直没找到住的地方,恐怕要赶在傍晚关城门前出城,到临近的城中去入住,明天白天再赶回来了。”

店小二说着说着,越说越起劲,一句接一句滔滔不绝。

容觐皱了皱眉,不免有些意外,那萧黎突然要选驸马?

东泽还是第一次来这南耀国,对于这里的一切仍然还不是很清楚,没有说话。

乌云也没有说话,不关他的事。

夭华倒是忽然忍不住笑了笑,接着目光一一打量过乌云、东泽、容觐,最后落在容觐身上,到现在还清楚记得那萧黎对他有意思,“这可真是天大的好事,没想到这么好的事竟让我们这么凑巧碰上了。”

容觐一怔,看着夭华没有说话。

“好了,点菜吧,本宫现在心情不错。”夭华再笑,唇角一勾。就这容觐与东泽,不管是哪个她都拿得出手,尤其是这容觐,她倒是一点也不介意容觐娶了那萧黎,从而让她多一个与那萧恒对等说话的平台。至于乌云,还是算了,在她带着孩子回去之前都给她留在她身边医治孩子。

容觐、东泽,包括乌云在内,在此时都还不清楚夭华此次来这的原因与目的。

两张桌子,夭华、容觐与东泽坐一张,乌云当独坐一张,饭菜很快送了上来。

而夭华这边一桌子的饭菜险些放不下,乌云那边则只有一盘青菜与一碗米饭。按夭华的意思来说,能给乌云吃都已经很不错了。

乌云并不在意,吃什么无所谓。

小奶娃躺在夭华的腿上,由夭华的一只手揽着,睡得还很安稳。

大概吃到一半时,雅间窗外对出去的街上突然传来了一道马蹄声,之后不久雅间外传来争吵声。

东泽拧了拧眉,放下手中的筷子走出去看看,刚一打开房门就看到有几个人正在与守在门外的魔宫中人推搡,一个一袭紫衣的年轻男子面无表情站在那看着。

“泽公子,这些人一定要进雅间,非见宫主不可。”其中一名魔宫中人连忙对开门的东泽禀告。

东泽没有说话,微微眯了眯眼。

紫衣男子不是别人,正是夭华多日不见的澹台府二公子澹台玥。

澹台玥见有人开门出来了,冷冷挥了一下手,让自己的人先退下,自己则直接往前走。

东泽伸手阻拦,一把拦在紫衣男子的面前,冷声开口,“你是……”

但东泽的话还未问完,身后已传来夭华的声音。

“东泽,让他进来。”

澹台玥不听到这声音还好,一听到又马上气不打一出来,直接一把推开面前听到命令后呆愣了下的阻拦之人,就越过阻拦之人大步走进雅间。说实话,他是真的很不想来,更不想再看到此刻雅间内之人,但没办法,是澹台荆亲自吩咐的,从他们这一行人进城后不久澹台荆就已经知道了,让他务必将一行人都接到澹台府去,也不知那日亲自赶到临城去见这妖女的澹台荆在房间内到底对这妖女说什么了,一直也不肯告诉他。

“原来是澹二公子,没想到澹二公子这么想本宫,一知道本宫回来就立马赶过来了。”

该死的妖女,真是一点都没有变,一说话还是这么可恶!澹台玥本就已经很难看的脸立马再沉下来三分,一眼将房内的人都看在眼里,厌恶地对夭华冷哼道:“马上起来跟我走,到澹台府去,我父亲要见你们。”

“既然是澹台大人要见我们,怎么不见他亲自前来请?”夭华挑眉。

“你……妖女,你别太过分了。”澹台玥顿怒。

夭华笑意不减,这澹台玥还是这么容易动气,看这么一句话已经把他气的。

接着沉默地想了下后,夭华故作勉强地点了点头,“那好吧,既然是澹台大人盛情相邀,又是澹二公子亲自来请,虽然分量还是差了那么一截,但算了,本宫给澹二公子这个面子。”

澹台玥气不打一出来地狠狠握了握拳。

被澹台玥推开的东泽已经转过身来,分别看着夭华与到来的紫衣男子,将夭华的话也都听在耳内,虽然早已经习惯了夭华总没心没肺地戏弄他人,但由于浑然不知夭华与容觐此前在这里发生的事,也不知道夭华与此刻这个紫衣男子是怎么相遇相识的,心中不免有些多想。

半个时辰左右后,南耀国四大四家之一的澹台世家府中,大堂内,一直坐着喝茶并等候的澹台荆,听到声音抬头,看着一行人在澹台玥的带领下一路走来,进入大堂中。

“父亲,按你的意思,人都已经接来了。”

澹台荆点头,直接道:“姑娘留下,其他人先随我儿下去休息吧。”

容觐、东泽闻言,侧头看向夭华,等夭华的意思。

乌云没有说话,一直保持沉默。

夭华点了下头。

澹台玥真的不知道澹台荆到底有什么好对这妖女说的,上次已经亲自赶去临城,现在将人接来了又让所有人离开,还包括他在内。

“玥儿,吩咐下去,让家丁婢女们都好生招待着,不得有误。”见澹台玥不动,澹台荆再吩咐一遍。

澹台玥这才心不甘情不愿地勉强应了一声“是”,然后转身往外走,在与东泽容觐擦身而过时冷冷吐出一句,“全都跟我来吧。”

东泽忍不住再看了一眼夭华,然后与容觐一起离开。乌云同样离去。

转眼间,整个大堂内便只剩下了夭华与澹台荆,及夭华手中的孩子。

夭华不客气,直接走过去便坐了下来,手温柔地抚了抚小奶娃的脸,“说吧,澹台大人这次专门请本宫来,又想对本宫说什么?”

“老夫想说什么,你明知故问。”

“这么看来,为了替皇甫世家翻案,澹台大人还真挺上心的。”

“老夫以为你这次回来,是已经想好了,也已经回去见过你爷爷与你父亲了。”上次他亲自赶去临城的酒楼中见她,跟她说了那么多,但并没有成功挽留住她,后来就突然没有了她的消息,直到今天有人来报,才知道她回来了。

夭华抿了抿唇,没有马上回答。从澹台玥刚才出现在雅间,说是澹台荆要见她的时候,她其实已经想到是什么事了。当然心中的顾虑也还在,那萧恒到底是真的想为皇甫世家翻案,还是另有目的,现在说都还为时尚早,不过她要尽快亲自见他一面倒是真的,此次前来南耀国的目的也在此。

片刻后,看着对面的澹台荆,夭华面不改色点头,“那好吧,本宫承认了,就请澹台大人尽快为本宫安排,本宫想尽早单独见一见那皇帝。”

“你总算是承认了。放心,只要你想见,老夫会为你安排的。那你爷爷与你父亲呢?”听到夭华终于亲口承认她是皇甫世家的后人,澹台荆的眼中一时间不免多了丝柔意,如同一个长辈看待自己的晚辈一样。

“这件事不是还没有敲定下来吗,最后能不能真的翻案也还不好说,他们自然没有这么快回来,也不可能这么快回来。等本宫见了那皇帝,并当面弄清情况后,自然会通知他们。”

“那也行。”澹台荆颔首。

两日后,一大早进宫上早朝,但明显比平日里晚了半个时辰左右回府的澹台荆,一回府后就让婢女请夭华到他书房内。

这几日来一直暂住在澹台府中的夭华,听完匆匆忙忙前来的婢女所说的话后,将手中的孩子交给容觐与东泽照顾,便起身随婢女一道前往澹台荆的书房。

乌云还在房间中研究着药物,看接下来怎么医治小奶娃。

书房内,澹台荆已经在等着,一看到夭华到来就让婢女退出来,到门外面去守着。

婢女领命,连忙躬身往外退,并带上房门。

澹台荆看着房门合上后,立即直截了当地对夭华道:“老夫今天下了早朝后已经亲自向皇上禀告过了,皇上现在也愿意见你,你马上准备下随老夫进宫。”

“本宫没什么好准备的,就这样吧。”夭华语气淡然神色无波,看不出是惊是喜。

澹台荆还是想让夭华换身衣服比较好,另外仔细对夭华说了说萧恒的喜怒,嘱咐夭华待会儿进宫后在萧恒面前怎么开口说话与回答比较好。

夭华漫不经心地听在耳内,看来这澹台荆还真有些用心了,真想为皇甫世家翻案。但可惜,她自己到现在也还只是怀疑而已,还根本没有找那老头子当面证实他到底是不是皇甫世家的人,以这样的借口借澹台荆这踏板见萧恒,为了完全是另外一件事,末了敷衍性地回了澹台荆一句,“放心,本宫记下了。”

“对了,在皇上面前你千万别自称‘本宫’,记住了。”

“……好,本宫记住了,多谢提醒。”

“那衣服……”

“看来,澹台大人似乎很想那皇帝多等片刻。那好吧,本宫是无所谓,这就回去换……”

“算了,这样也可以,不能让皇上久等了,你现在就随老夫进宫去。”夭华的这招以退为进果然管用,一听夭华这么说的澹台荆不但不要求夭华去换衣服了,后面的废话也立即先咽了下去。

府门口,正好从外面回来的澹台玥,一眼看到走在一起,正要一起出去的澹台荆与夭华,不知道两个人这是要去哪,越来越觉得澹台荆与夭华之间有些“很不对劲”。

“父亲,你们……”

“玥儿,你留在府中,为父待会儿回来后有话要对你说。”异口同声,澹台荆与澹台玥一时间几乎同时开口,最后澹台荆的话明显盖过了澹台玥。

“父亲……”澹台玥还想说什么,但澹台荆已经直接从他的身边擦身而过。

夭华笑笑,对上澹台玥紧接着看过来的目光笑而不语。

马车早就已经在府门外面候着。

等夭华后面跟着上去后,马车就很快行驶了起来,一路往皇宫的方向而去。

与此同时的皇宫内,庄严、肃静、明亮、宽敞的御书房中,萧恒已经在等着,同时还一边批阅着桌上的奏折。

从一开始,他就是想斩草除根,找出当年逃走的那几个皇甫世家的余孽铲除干净的。突然对皇后及皇后娘家的人开刀,逼得皇后逃离,目的也在此,让皇后带着小岩前去找与求助皇甫世家的人,从而尾随其后找到那些余孽,但可惜忽然间没有了皇后与小岩的任何消息,也不知道他们现在到底怎么样了?后来怀疑那红衣女子是皇甫世家的后人,于是他故意不露痕迹地透露消息给澹台荆,让澹台荆真以为他想为当年的皇甫世家翻案,从而主动去挽留那红衣女子,问出那红衣女子的真正身份,证实他心中的怀疑与猜测。

一旦那个红衣女子相信了,承认了身份,并留了下来,那相信皇甫世家当年的那几个漏网之鱼也定然会相继出现,自投罗网地回来,这样一来他就可以直接一网打尽了。

但没想到的事,澹台荆当日竟没有挽回那红衣女子,将那红衣女子带回都城。

现在,那个红衣女子又突然回来了,几乎在他们一行人还没有进城的时候他就已经得到了消息,并且也已经派人在暗中秘密跟踪与监视着。

今天一早早朝结束后,澹台荆特意留下来有事向他禀告,很明确地说“此刻正在他府中的那个红衣女子就是当年的皇甫世家后人”,并且很想见他,他当然答应了。

另外,百里清颜几天前已经回来,伤得很重很重,到现在还在养伤。

当他问她到底是谁伤了她时,她说是那个名叫“乌云”的白衣男人,甚至还多次用上了“可怕”两个字。

许久后,听到外面传来的禀告声,萧恒脑海中略有些飘远的思绪瞬间收回,抬头应了声“让他们进来”。

外面请示的侍卫领命,就缓缓推开御书房厚重的大门,请到来的澹台荆,及他身边的红衣女子一道进入。

“全都在外面守着,没朕的命令,任何人不许打扰,也不许靠近这里一步。”萧恒接着对外面把守的侍卫下令,目光从夭华踏入门槛的那一刻起就没有从夭华的身上移开半分。

房门随后在夭华与澹台荆的身后合上,半隔断倾泻入御书房的阳光。

澹台荆随即先对前方御桌前的萧恒行起礼来,等行完礼后见旁边的夭华还一动不动,连忙对夭华暗暗使了个眼色,让夭华也与他一样。

夭华不为所动,要她跪前方之人绝不可能,从来只有别人跪她的份。

萧恒宽宏大量,没有计较,说了声“无需多礼”。

澹台荆已经有些捏了把冷汗,来之前明明都对旁边之人说好了,让她的态度与语气都好一点,现在这是想办法为他们皇甫世家翻案,也是难得的机会,她可千万别自己搞砸了。

“看来,这位就是澹台爱卿你不久前所说的那位皇甫世家后人了。”萧恒再开口,说话的语气没有任何变化,一如脸上的神色。

澹台荆点头,“就是她。”

“当年皇甫世家的事,真的可以说是一场灾难,朕当时虽有心却无力。如今时隔多年,朕也算是有心有力了,怎么不见你爷爷与你父亲?他们现在在哪?”萧恒开始直接对夭华询问起来。

“等到皇上真愿意当众为皇甫世家翻案,公告天下的时候,他们自然会出现了。”夭华圆滑地回道。

萧恒沉默了下,“这件事,说急也急不得,还得从长计议,朕现在必须先见到你爷爷与你父亲,当面问问几件有关当年的事。”

“那皇上问本宫也是一样。”

澹台荆直皱眉,都已经对她说了别在萧恒面前自称“本宫”。

萧恒的面色顿时有些沉了沉,但并不是因为这个称呼,“这么说来,你们皇甫世家是还不相信朕?”

伴随着话,御书房内倏然笼罩下一股无形的低压,仿佛风雨欲来,直给人一种胆战心惊的感觉。夭华自然感觉到了,心底不觉暗暗冷笑了声。前方之人口口声声说现在有心有力,可以为皇甫世家翻案了,但几句话下来很明显更想追着她问皇甫家人的下落。这其中的“猫腻”,她之前的那些怀疑绝对很有必要,但夭华自然不会当面说破。并且,不但如此,夭华脸上还故意渐渐露出了抹妥协之色,“如果皇上真这么想知道本宫爷爷与父亲现在在哪的话,也不是不可以,不过本宫只能告诉皇帝你一人。”

澹台荆听到这里,终忍不住出声呵斥夭华,“不得无礼,你……”

“好,就告诉朕一人。澹台爱卿,那就请你先出去一下,去外面候着。”萧恒打断澹台荆,表面上一如既往的好脾气。

“皇上,要不老臣还是先带她回去,下次再带她来见皇上?”夭华压根把他之前所说的话都当成耳边风了,要是他现在真的出去,留夭华与萧恒两个人在这御书房中,不知道后面还会怎样,澹台荆实在有些不放心。

“来都已经来了,何必再等下次。澹台爱卿,你先下去吧。”萧恒重复一遍,语气加重。

澹台荆还想说什么,但最后迫于萧恒的命令,还是只能先退出去。

不一会儿,整个御书房内便只剩下了两人。

“好了,现在这里就只有朕与你两个人,你这下可以说说你爷爷与你父亲在哪了吧?放心,有朕在,朕不会再让任何人伤你们皇甫世家。”保证般的口吻,显而易见地保护之态,萧恒依旧想快点从面前之人的口中套出皇甫世家当年那几条漏网之鱼的下落,继而除之。

“不急,在本宫回答之前,本宫手上倒有一笔很不错的交易想与皇上你好好谈谈,不知皇上会不会感兴趣?”说着,夭华大摇大摆地走过去,直接在御桌下方的左侧那张座椅上坐了下来,不闪不避地正面迎上萧恒的双眼,红唇若有若无轻勾。

萧恒看在眼里,还从来没有人敢在他面前这么放肆与目中无人,但不得不说他竟然一点也不生气。而对于这双眼睛,事到如今他如何还能不知当日澹台荆与澹台玥就是带着她进宫来冒充那澹台雅的。这件事若追究下去,澹台府绝对已经可以满门抄斩了,只是现在还不是处理澹台府的时候,所以他始终没有揭破。

对于她此刻的这句话,萧恒明显地嗤之以鼻,不屑一顾,“朕从来不跟任何人做交易。”

“那如果这笔交易事关天下呢?”夭华挑眉。

“天下?”萧恒笑着重复。

夭华点头,神色已刹那间转为认真、严肃,无形中彰显她绝不是在开玩笑,“现今的大陆,四国鼎立,若是本宫能助皇上你一臂之力,统一了这四国,当如何?”真到那时,就是她一脚踹开这萧恒,自己坐上位置,彻底取而代之的时候,然后带着孩子返回自己来的那个世界去。至于现在,她必须先借助一国之力才能来对付另外三国,这南耀国自然是她的首选,再加上萧恒这个人也确实有些深不可测,与他合作相信定会是一件事半功倍的事。

“你一定是疯了。”就算心中有过这样的想法,但现在突然听一个人在自己面前一字一句清清楚楚地说出来,并且还是一个女人,萧恒心中的震惊还是可想而知,一双黑眸止不住倏然一眯,险些以为自己听错了,同时重新打量起坐下之人,只见她一袭红衣妖冶如血,一本正经之色,透过门缝渗透进来的微弱阳光丝丝缕缕落在她身上。

“本宫有没有疯,就看皇上你到底有没有这个野心了。”

“那好,你倒是说说看,你准备怎么助朕?还有,这么做对你又有什么好处?”震惊之余,萧恒很快冷静了下来,转为一副不置可否,一笑置之般的神色。

“只要你相信本宫,到时候本宫怎么助,你自然会知道。至于本宫的好处……”夭华微微一顿,“真正为皇甫世家翻案如何?”

“朕本来就是要为皇甫世家翻案的,这不用你多说朕也会……”

“是吗?皇上真的是想翻案?而不是另有目的?”仿佛一切都已经掌控在手中的笃定神色,夭华打断萧恒,“好了,不能让澹台大人在外面久等了。关于本宫刚才说的这笔交易,皇上绝对可以认真考虑考虑,本宫既然说出了口就绝对有这能力。至于本宫爷爷与父亲的下落,还是那句话,等到你当众为皇甫世家翻案,公告天下的时候,他们自然会出现了。”说完,夭华笑着站起身来,头也不回地走出去。

萧恒看着夭华出去的背影再度眯眼,她要对他一个人说是假,目的根本就是想支开澹台荆,然后对他说刚才这番话,从而想要与他合作。

而对于彻底铲除皇甫世家当年的漏网之鱼这件事,他从没有对任何人提起过,表面上也已经做足了想为皇甫世家翻案的表象,她又是怎么看出来他另有目的,不是真心的?不得不说,这个女人眼下还有些像迷一样,需要人一层层剥开,短时间内想从她口中得知皇甫世家那几只漏网之鱼的下落恐怕没这么容易。

而那个据百里清颜说名叫“乌云”的白衣男人,这一路上都与刚才这红衣女子在一起,甚至还听百里清颜说那乌云一心想要得到这红衣女子。那依照那个名叫“乌云”的白衣男人的势力,刚才这红衣女子说“助他一臂之力”之类的话也不能算信口开河,只是不知道她刚才所说的这些与那乌云到底有没有关系?对了,他到现在还不知道她的名字,听百里清颜说她已经是一个名叫“明郁”的男人的夫人。

等在外面的澹台荆一直有些担心,见夭华这么快出来,连忙走上前,“怎么样了?”

“还行。”夭华似笑非笑一声,两个字答得模棱两可,含糊不清。

“那你爷爷与你父亲他们是不是马上……”

“不,不急。澹台大人,现在可以出宫了吧?”夭华打断澹台荆。

澹台荆略有些放心下来,还行就好,浑然不知在他出去后夭华对萧恒说的完全是另一件事。

之后的几天,相当的平静,萧恒没有派任何人到澹台府去召夭华进宫,也没有其他的表示。

夭华不急,暂时好吃好喝地一直在澹台府呆着。

这日,终于到了三年一届的文武状元选举之日,又或者可以说是今年临时提早的选举之日。

夭华已经知道入选的人可以参加驸马选举,最终由公主萧黎自己亲自决定选哪个人当她的驸马,而她现在已经属意容觐参加。一旦容觐真的取了萧黎,相信日后她与萧恒的合作将会更加顺利。

另一边的秦恬,为了回去,自然也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一旦他真的成了什么驸马,就等于是鱼跃龙门,一下子勾到了皇权。这样一来他就可以很快接触到一国之帝,从而想办法说服他,再助他一臂之力打败三国,最后自己再取而代之,就能够让通讯器那头的那个该死的女人接他回去了。总之还是那句话,等他回去后,他非扒了那个女人的皮用来熬汤不可。

一场文武状元争夺战,在紧锣密鼓响起的锣鼓声中,在人山人海的百姓眼前,终拉开序幕。

------题外话------

有个通知:

九月份的活动临时取消,所有题外话内容我都已删除,以后应该不会再求月票,对于此我非常非常抱歉。

昨天发生的事,我已经知道了,在此也不想多说什么,只能说这恐怕会是我在这里写的最后一本文,我不想影响任何看文的亲亲们,还是会努力万更,尽量多更,固定更新时间在凌晨十二点左右,非常感谢所有亲亲们的支持。明天星期天,争取万更奉上!

我希望:我安安静静写文,亲亲们安安静静看文,仅此而已,多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