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一百四十一章 妖女,这是你报应

容觐完全听不懂,看着夭华这么大的反应更是百思不得其解。什么九年?什么禁药?就算夭华怀中的这个孩子真的因为服了什么禁药而沉睡了九年,现在已经九岁了,可跟夭华又有什么关系?难道年龄一大,就真的是夭华的骨肉了?

于承、东泽及在场的所有魔宫中人,一时间也都听不懂,模模糊糊的,谁也没有贸然说话。

乌云万万没想到唐莫竟然已经上过雪山,知道的远比他想象中还多,此刻竟还不顾他的一再阻拦当众说了出来。关于这个秘密,他都已经保守了这么多年,也一直还在用心地保守,甚至不惜用自己的命,在刚才那一刻也没有说出来。

整个局面,顷刻间死寂了下来,唯有夭华手中的孩子还哭得声嘶力竭。

底下密密麻麻或被迫跪着,或拿着剑压住跪着之人的人,一时间也几乎清晰听到了上方传下来的那道沙哑的快力竭般的哭声,那哭声旋绕在所有人头顶,即便是再没感情的人一时也控制不住动容。

黑压压的后方,一身魔宫穿着,不知何时融入人海中,此时看上去一点也不起眼的明郁,抬头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一幕,他也是今天才赶回来的,与唐莫坐的是同一艘船。

那日,幸亏他及时跳下悬崖,抓住悬崖上面长出来的树枝,避开上方一再砸落下来的悬崖边缘,才侥幸捡回了一条命。

后来,唐莫的人到来,在悬崖边到处寻找唐莫的下落。他没有让他们看到,上了崖后暂时找了个安全的地方运功调息。

第二天一早,当他分别返回那处悬崖边与之前那座山庄的时候,发现悬崖边已经一个人都没有,整座山庄也都已经化为一片灰烬,所有的人好像不是已经死了就是已经离开了。再之后,他也离去,乌云突然间展露出来的暴强,以一人之力竟打败了他们三人联手,并且还是在乌云本身已经有所重伤的情况下,他必须得冷静地重新想想后面的应对之策才行。

不久,在从雪山的山脚经过的时候,很意外的,竟让他看到了之前寻找唐莫的那些人,并让他一眼看到了唐莫从雪山上下来,也不知他到底是被挡在了半山腰,和他与百里清颜一样没成功上去,还是已经进入过山顶了。从那样高的悬崖落下去,竟然还能安然无恙捡回一条命,他的命也真是够大的,这一点乌云恐怕万万也想不到。

而如果让唐莫知道了一切秘密,他就连他也更要除了不可,先前联合百里清颜之力进入山庄也是为了此,在这一点上与乌云是相同的,最终已经由乌云灭了山庄。可在当时,唐莫虽然重伤在身,可毕竟身边已经有那么多人,他的人基本上都已经聚集在山脚下等候他,凭同样受伤的他根本没有把握打过,只能另外再想其他的办法。

最后,只见唐莫拖着重伤的身体,带着人匆匆忙忙赶到海岸边,但那处海岸边已经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不过好在唐莫的人多,要临时找艘船回来其实也不是太难的事,始终见从雪山上下来后的唐莫明显急着想赶回到这边来。

他想了想后,便悄然尾随着上了船,直觉应该会与夭华有关,或许夭华已经回来了这边,因为唐莫他是刚从雪山下来的。

同样是重伤,唐莫并没有发现他,唐莫的人也是一样,他就乘唐莫的船回来了。

等历经数天的航程,终于回到这边的海岸边后,只见有唐门的人迅速前来向唐莫禀告,唐莫听完了后便急忙赶来了这里。

他这才知道唐莫的真实身份,原来他竟然是唐门的大公子。而知道了这边发生的事后,他自然也一道来了,只是并不是像唐莫一样焦急地直接飞身上去,而是在快到的时候抓了个魔宫的人,换了身衣服后站在这里。如果唐莫真的知道了什么,乌云也是绝不会让唐莫活命的,另外乌云也不敢在夭华面前露真武功,他几乎不必担心。

半响,临山上,在手中的小奶娃没有一刻停止的沙哑哭声下,夭华浑身僵硬地看着容觐,一个字一个字地再对容觐问上一遍,“你说的这些,全都是真的?你没有骗我?”

“如果你不信,大可以马上再去那边,亲自上雪山山顶看看……咳咳……你觉得我有必要拿这个来骗你吗?”容觐抑制不住咳嗽。

夭华用力闭了闭眼,再闭了闭眼,终僵硬地低头往手中的孩子看去,只见他面色惨白,仍旧哭得声嘶力竭,浑身上下都已经一抽一抽的,小手的手背上更是有被油锅里面四溅出来的油溅到,又红又冒起水泡,而这一切全都拜她之手。

为什么不能让她早点知道真相?为什么要这么捉弄她?如果让她早知道,她便是伤自己也绝不会伤他分毫!

这么多年来,他可知道她到底有多克制才不去想九年前发生的事,从而不去想他?又有多克制才没有将如此像她的他与当年的那个孩子联系在一起,从而让自己始终冷血无情?在当年,即便是用她的命换他,她也毫不犹豫地想要生下爱他。可是那个人却带走了他,在她昏迷的时候丢下她一个人自生自灭,她真的不知道该去哪里找他。

夭华的另一只手随即缓缓抚上小奶娃的小脸。

小奶娃顿时吓得拼命想缩,想挣扎,却又缩不开与挣扎不开。而这一切,俨然如一把锋利至极的刀一般狠狠刺入夭华的心口。

夭华的手霎时僵住,从来不知道自己早已冷得比石头还硬的心竟然有一天还会再痛。“悔恨”两个字一时间几乎已经将夭华吞噬,如一只黑色的手将夭华死死拉向地狱,就好像是对她的报应一般。可是,她不知道,真的不知道,也不是有意的,这一切全怪乌云,是乌云一手造成的,是他将孩子带了回来,却始终不告诉她真相,任由她一次又一次抓孩子来威胁他。又或者这根本就是他想看到的,也是他的目的,用这样的手段来对付她。

下一刻,在小奶娃的抗拒与害怕下,同时也在自己心底的那股悔恨疼痛下,夭华的双眸倏然燃起一团滔天巨火,如利箭一般倏然射向对面的乌云,“这个孩子怎么会在你手中?你和那个人到底什么关系?他现在到底在哪?你说……”

乌云自然不会告诉夭华他就是那个人。一旦撕下了他脸上的这张人皮面具,让他重新面对她,他要如何向她解释九年前的离开?又如何向她解释这几年来的一切?那个秘密,是他一生中最大的痛,这样的痛他真的不能将她也拉进来。

“你到底说不说?孩子为什么会在你手中?你和那个人到底什么关系?”

小奶娃还在哭着。

血继续从乌云衣袖下的双手指缝间渗透出来,滴落在地上,并越滴越多。

“我再问你最后一遍,你到底说不……”

“死了。”

两个字,在夭华仿佛就要将人活活烧为灰烬中,乌云终于开口打断夭华。

事到如今,孩子的身世已经从唐莫的口中说出来,孩子的身上也确实还残留着唐门的禁药,这一点无从否赖,也没办法再更改。但他的身份还是无法让她知道,也不能让她知道,就让夭华以为那个人已经死了或许也不失为一种方法,“那个人,他早已经死了,他在临死前将孩子交给了我,但并没有告诉我孩子与你有关,我带孩子回来也确实是为了谋魔宫的宫主之位,一切就是这样。”

“死了?你没有骗我?那他葬在哪?”夭华不信,绝对不信。

“如果你让我医治孩子,不再伤孩子分毫,我可以告诉你。”

“你这是在威胁我?好好,我告诉你,孩子不需要你的医治。呵呵,死了,死了也好那你就下去给他陪葬吧,真以为我还会在乎他吗?”伴随着话,夭华倏然解开锁住小奶娃小脚的铁链,就飞身而起,一手抱着怀中的小奶娃,一手毫不留情一掌袭向对面的乌云,话语中一连用了“我”字,冷静在这一刻显然已荡然无存,也再无法冷静。

乌云没有反抗,一掌被夭华击飞,重重落向数丈远的地面上。

夭华衣袖中的通讯器,在夭华这一掌中从夭华的衣袖内飞落了出去,“叮咚”一声掉落在地面上,但并没有跌破,反而正好将通讯器开了起来。

打开的通讯器,一如夭华之前在魔宫中时开启它一样,立即从中心向四周散发出一圈淡黄色的光芒,里面似乎有红色的血丝在流动,并飞了起来,飞到半空中。

所有人看着,明显有些目瞪口呆。

夭华没有料到,快速抬头看去,怀中的小奶娃的抽搐还在清晰地传来,到底是再浪费时间先杀乌云,还是马上带小奶娃一起回去,然后到了那边后再想办法医治小奶娃,终是感情占领了一切,夭华一时间为了怀中的孩子竟显然连杀乌云也可以放一边去,就对着飞到半空中的通讯器快速开口道:“这下你看到了,马上带我与孩子一起回去。”

飞在半空中的通讯器没有动,里面也没有传出来任何声音。

下一刻,就在夭华再开口之际,通讯器周围的光芒忽然消失,如一块再普通不过的玉佩一样砰的一声掉了下来,不过比普通玉佩要来的硬,没有摔坏。

夭华面色一变,立马快步走过去捡起来,可接下去任由夭华怎么开通讯器,通讯器周围亮起的光芒都只是闪一下就暗了下去,好像依旧没有用了一样。

该死的!在这个时候这样耍她?夭华火极。

小奶娃在这时哭得有些闭气过去,双眼有些泛白,脸色极为难看。

影已经急忙跑过去扶起被打飞出去后倒在地上的乌云,没有问乌云为什么不反抗,“少主。”

乌云站起身来,不管她怎么对他都无所谓,对于此刻她手中这块会发光与会飞的玉佩他也不想理会,只是突然间感觉到孩子的声音弱了下去,哭声也停了下去,“让我救孩子,现在只有我可以救他。”

夭华看着怀中这个样子的小奶娃,也再顾不得通讯器。

容觐本来就有些喜欢小奶娃,于心不忍,到现在为止对所有的事也还都模模糊糊的,也不知道夭华手中的这块玉佩是怎么回事,忍不住上前劝一句,“宫主,孩子的身体拖不得,现在真的只有他可以救孩子,你……”

“好,就依你,你马上过来给我救孩子。如何孩子有任何闪失,我一定要你偿命。”不等容觐说完,夭华已经妥协,现在没有什么能比医治孩子更重要。

影闻言,立即扶着乌云快步走进,几大步就走到夭华跟前。

夭华快速将孩子往御座上一放,“你快点,一切的账我后面再跟你算。”

乌云没有理会夭华的威胁,再上前两步就到御座前,快速为小奶娃把脉。

微弱的脉搏,衰竭的身体,体内在这几日突然扩散开的残留的唐门禁药,乌云越把越心惊,枉学了一身医术在这个时候竟根本有些无能为力,小奶娃身体在这几天的恶化程度远远超过了他的预料。

“到底怎么样?你快说。”夭华急切地催促。

“我马上开一张药方,你立刻让人准备好送到船上,我们也马上带着孩子先回船上去,让人准备热水,我要立刻为孩子施针。”这么做也只能勉强先稳住孩子的身体而已。

夭华看着此时此刻如此奄奄一息的孩子,不得不承认就算她将一切罪责都推到乌云身上,跟自己说是乌云造成的,是他没有告诉她孩子的身世,可还是不得不承认一切都出自她自己之手,没有人用刀架在她脖子上让她一直用孩子来作威胁,更没有人用刀架在她脖子上让她将孩子悬挂在油锅上方来威胁乌云。如果孩子真有个什么闪失,她……

“快,不要再拖延时间。”乌云已经对影迅速说了几味药,让影与崖山的所有人一起去找,然后一把就抱起了御座上的孩子,对突然一动不动不知道怎么了的夭华催促。

夭华迅速从无边无际的自责中回过神来,上前一把从乌云的手中抢回孩子,就带着孩子箭一般倏然飞身下临山,就迅速离去,速度之快眨眼间消失在众人眼前。

乌云紧跟上去。

留下来的一干人面面相觑地看着一幕,脑海中全都盘旋着几个字,孩子真是夭华的?虽然还是听不懂刚才的那些话,但从夭华的反应中有已经清清楚楚写了这几个字。

唐莫在这是倒退了一步,眼前一阵眩晕,扶着御座的把手才勉强站稳。

影紧接着让崖上的人都有他一起去找乌云所说的那几味草药。容觐点头,叫上于承、东泽与其他魔宫中人。

海岸边,一回到岸边停靠着的魔宫大船上,夭华就迅速带着孩子进入了船舱下面的自己那间房间中,小怀中的小奶娃放到床榻上。

乌云跟着进去,一路上都几乎寸步不离跟在夭华身后。

没多久,影与容觐、于承、东泽几人就将乌云所说的草药都送了过来,部分大船上就有。

守在船上的魔宫中人在这时早已经将热水都准备好。

乌云让人都出去,不要打扰他。

夭华没有动。

乌云等其他人都退出去,并合上房门后,就快速褪去小奶娃身上的衣服,将光溜溜的小奶娃放入兑好了热水与冷水的浅木盆中,开始为小奶娃施针。

夭华一眨不眨寸步不离地一直在旁看着。

容觐、于承、东泽以及影等人,则全都等候在房间的外面。

整整一个时辰后,只听房间内徒然传来夭华的命令声,显然是对外面的人命令的,“进来。”

外面的几人立即推开房门进去。

“马上将他关押起来,严加看守,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靠近一步。乌云,本宫现在不杀你,只因为你还能救孩子。一切的事,等本宫重新想清楚了再决定。”这一刻,夭华显然已冷静下来不少。

影闻言,迅速看向乌云,只见乌云并没有反抗。

于承领命,就亲自押着乌云下去,将乌云关押。

影自然也被带了下去。

“出去,全都给本宫出去,没有本宫的命令任何人不得靠近这里一步。”夭华紧接着再下令。

片刻后,整个房间中便只剩下了夭华与重新安置回床榻上的小奶娃。

夭华坐近一点,伸手抚上小奶娃的小脸。

昏睡中的小奶娃还明显一副害怕的样子。

夭华心如刀刺。

夭华衣袖中的通讯器,在这是自己飞了出来,飞到半空中,发出一圈淡黄色的光,并很快传来声音,“刚才的一切,我都已经清楚看到了。”

夭华冷冷抬眸看去,恨不得马上拧碎了通讯器那头说话之人的颈脖。

只听通讯器那头的声音继续传来道:“没有出声与一再关闭通讯器的原因只是因为这场面还不够大,你还需要留在这边,所以我不能贸然在众人面前出声让其他人听到。现在,你所在的这片大陆,总共有四个国家,如果你能走出去,亲手统一了四国,再让我看这幅画面,我一定马上接你回来,包括你手中的这个孩子。不管他的身体怎么样,你该知道,一旦回到了这边,什么都能医治好。”

“这么说来,刚才不是通讯器没有用,是你在那头一再关通讯器?”

“没错。”

“谁跟你说这里有四个国家的?”不可能是许敏,她也从没有说过,难道除了她之外那边还派了人过来?而她现在只想救孩子,让孩子好好活下来,可他竟然还这么来拖她。

“正如你所想,我们最近又派了一个人过去,是个男人。另外,还可以告诉你一件好事,相信你听了这个消息一定会感到高兴得。这次过去的这个男人,他是身穿,不是魂穿。这也就是说,技术已经完全成功,等你完成任务时,我们就会将你与你想带回来的这个孩子一起安然无恙地接回来。”

夭华闻言,这才想起来自己差点忘了那个关键的问题,她一直想回去,即便是魂穿也无所谓,可是孩子不行,刚才在山顶的时候太急了,竟完全忘了这件事。现在通讯器那头所说的话,倒确实是个好消息。

“好了,言尽于此。与我们最近派过去的人之间,到底谁能回来,就看你自己的了。记住,我们从不会为没用的棋子浪费任何宝贵的资源与精力。”音落,通讯器周围的光瞬间消失,砰一声落地。

夭华没有马上去捡,手再度覆上小奶娃的小脸,记得乌云第一天将他带回来时曾说,他叫“夭云”,他姓“夭”,“相信我,我一定可以带你走,等回到那边定能医治好你。”即便是倾尽一切,她也在所不惜。最后一句话夭华在自己心底暗暗补上。

------题外话------

关于昨天7、8号的奖励名单:

1、qq1007524580、唯iEu、卡迪2、13267584098、aldj、13632621396、wiw43316、80157643

2、Szzzz、魔之心欣,其他所有投过月票的亲亲由于数量太多无法在题外话一一列出,请这些亲亲全都留

言,会一一在留言中奖励

3、hawk1013、揽月霜天、29038、hawk1013、1564566、flysophia

4、无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