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一百三十九章 小奶娃的身世(中)

“师兄……”

“记……记住我的话,千万不要忘了,然后带苏苏回去,隐姓埋名。还有,千万不要……不要为我报……报……”仇……伴随着话,扁方用力抓住尹隻手腕的手越抓越紧、越抓越紧,一双混沌的眼也越瞪越大,浑身僵直,拼尽全力想将最后一个字说出口,但最后几次卡在喉咙,终是没有说出来,抓紧的手在最紧的一刻砰地一声滑落了下去,掉落在地上,僵直紧绷的身体也随之瘫软,彻底闭上眼死在尹隻怀中。

“师兄!”尹隻顿时再也忍不住,大声喊了出来,眼中隐现泪光。

外面一直在焦急等着与来回踱步的尹苏,骤然听到自己父亲的这声悲痛呼喊,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心中一时间再顾不得其他,忙推门进去。

唐莫紧跟在后面,也快步走了进去。

一干同样守在门外的家丁们,对于这声呼喊自然也都听到了,毕竟声音很大,又是一下子在长久的安静中骤然而起。只是对于声音中的“师兄”二字,实在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没与唐莫一样跟进去。

房间内,染血的床榻上,尹隻还紧紧扶着扁方已经断气的身体。

尹苏一眼看清楚后,怎么也没有想到会变成这样,之前受伤与中毒的人明明是尹隻,老水还好好地站着跟她说过话,她也按照他的话让家丁们去准备,“父亲,伯父他……”

“苏苏,你马上回房间整理一下,我们等一下就离开这,越快越好,随唐大公子一起回那边去。”人死不能复生,再大的痛苦与不舍也得压下、忍下。尹隻虽然还是很心痛,没办法马上从扁方的死中平复过来,也没办法马上接受扁方为了救他而死的事实,但面对进来的尹苏与唐莫,一时间还是理智占了上风,强行握了握全后,忍着心中的痛快速对尹苏开口,之后又再对唐莫道:“唐大公子,你留下,我还有话想问你。”

唐莫点了点头。

尹苏没有走,只想再走近几步,看得更清楚一点,也想再看老水最后一眼,实在不明白尹隻为什么突然有这样的决定。

“快去,时间已经不多了,我们必须马上离开这。”见尹苏不动,尹隻忍不住催促起来,语气急切。

“父亲,为什么?到底出了什么事?你告诉女儿,让女儿也知道,女儿……”

“这件事你最好不要知道,马上去整理,快去。”

“父亲……”

“苏苏,听话,抓紧时间……”

尹苏还是不走,真的很想先弄清楚一切,至少让她明白怎么回事。

唐莫在这时也适时地对尹苏劝上一句,“尹小姐,我看你还是先去整理吧,你父亲既然这么说一定有他的原因,等上了路后再问也不迟。”

尹苏听唐莫这么说,再看了看尹隻与已经断气的老水后,终学着尹隻一样先勉强暂忍下心底里的痛,“那我马上就去。父亲,我很快就好。不过等离开了这后,你一定要告诉我怎么回事,我真的不想稀里糊涂的,毕竟现在是伯父死了,你总不能不让我知道真相。”

尹隻点了下头,一切都等离开这里后再说,到那时他或许能想好到底怎么说了,“好。等离开了这里后,为父会好好想想怎么对你说的,你现在快去整理,越快越好。”

“恩。”尹苏颔首,就忍着泪快速转身出去,几乎小跑着回自己房间。

唐莫一直看着,直到尹苏的身影完全消失在门外后,转身走近床榻上的尹隻与已经死的老水,心中已不难猜到尹隻到底想单独对他说什么与问什么了,“尹伯伯,不论什么,你且说。只要我能够办到的,我一定尽力而为。”

尹隻继续强压心中的痛,冷静问道:“刚才崖上那个人,你可认识?”

唐莫摇了摇头,“不认识,今天也是第一次见。”

“那你打赢他了?”

“不,只是打了个平手,我先趁机赶了回来而已。”微微一顿,唐莫看着尹隻接下去道:“那个人的武功确实厉害,尤其是内力极为身后,小侄其实并没有太大的把握能打赢他。看他的样子,似乎非致……非致老神医于死地不可,不知到之前是否与老神医有什么恩怨?”

“看来,你已经知道他的身份了。”这个他,指的当然就是他此刻怀中刚刚死的扁方,也就是老水,“没错,他就是我师兄,也是你这次想找的那个老神医——扁方。不过不是我不想告诉你,也不是我故意想骗你,实在是有些难言之隐。现在,我师兄也死了,有什么事都等以后再说,我只想马上带着小女苏苏先回到那边去,一来躲避刚才那个人,他与师兄之间是不是有什么恩怨我现在也还不清楚。二来是为以防万一,躲避一下另外一个人,不知你能否送我们回去?”十分可怕四个字是扁方临时之前亲口说的,至于到底怎么个可怕法,尹隻还没领教过,但扁方宁愿用这样的方式躲避那个人这么多年,也不难想象到一二。

唐莫刚才在门外的时候都已经将房间内的对话听在耳内,心中已然十分肯定老神医当年施针使其沉睡过去的那个小孩子就是眼下乌云手中的那个小奶娃无疑了,因为那小奶娃体内还残留着唐门禁药的药素,那禁药天下间独一无二,绝找不出第二颗来。

这也就说,九年前是乌云悄悄潜入唐门,拿走了唐门禁药,也是乌云将老神医带来了这里,让老神医亲自施针使服下禁药的小奶娃沉睡过去。现在,那个孩子虽然表面看上去才不过一岁左右的样子,但实际年龄其实已经有九岁。而夭华恰好是在九年前重伤被明郁救回名剑山庄的,对于夭华九年前的一切几乎所有人都一片空白,直到现在也没有人知道。

这两者联系在一起,同样的“九年”两个字,若说凑巧的话未免也有些太巧合了一点。

雪山,他真想马上上去看看,看那上面究竟藏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对于尹隻的话,唐莫沉默了一下后道:“好,尹伯伯,我送你们回去,也一定会将你们安然地送回到那边。等会儿等尹小姐收拾好后,我就让人先护送你们到海边的船上去。”

“那你呢,你难道不一起走?”从唐莫的话中,尹隻隐约听出了这一点,脱口反问。

“我还有一点‘小事’要处理,等处理好了,就马上赶到船上与你们汇合,然后一起回去,还请尹伯伯务必放心,我的人定会保护好你们的。他们现在就在山庄正门出去的南面十来里的地方,你且带上我的这块玉佩,他们就会听命于你了。”雪山就在这里,掩藏了身份后的老神医扁方也在这里,那的老神医当年施针后使其沉睡过去的孩子就只可能被安置在雪山上面,他无论如何也必须要亲自上去一趟,弄清全部的真相,看看那个孩子的身世到底怎么个不简单法,更重要的是弄清那孩子与夭华到底有没有关系。

说完,唐莫取下自己腰间的玉佩递给尹隻,让尹隻收下。

尹隻听唐莫这么说,自然不好再问下去,只能收了玉佩,“那好,那我们就在船上汇合。”

“船上也有我的人,等到了船上后,基本上就安全了。”

尹隻再点头。

“至于刚才那个人,我想他很快就会到山庄来,就由我来断后,尽量拖延一点时间。”

“那你一定要小心。”如果唐莫因此受伤,甚至是出了什么事的话,他实在过意不去,心下不安,“对了,我房内有条密道,从密道下去可以直接到达十里之外,是当年在建这座山庄的时候我特意命人秘密建造的,也好备不时之需,在关键时刻有条退路,整个庄内就只有我和师兄两个人知道,连苏苏也不知。等下我与苏苏就从密道出去,你到时候拖得差不多了,也从密道走安全一些。至于庄内的这些家丁与婢女们,他们什么都不知道,想来对方应该不会这么狠绝,连这些无辜的婢女家丁们也不放过。到时候他们拿着庄内留下的银子,自然可以离开这,再另谋生路。”

“这样也好,带着这么多家丁婢女毕竟也累赘,就让他们日后另谋生路好了。至于我,你真的不必担心,我虽然没有办法打赢他,但全身而退还是可以的。”对于庄内有密道,唐莫并不意外,一般小心谨慎的人都会给自己准备一条退路,何况尹隻与扁方这么乔居在这里。

尹隻没有再说话,后面也没有什么可以说的了。

不久,匆匆忙忙整理好的尹苏回来,重新进入房间,“父亲,我收拾好了。”

“那好,我们马上走。对了,书房还有几本医书,你马上去拿过来。那医书是你伯父写的,我们要带走。”说着,尹隻暂时放开怀中扶着的扁方尸体,快速起身下地,将这间房内的几本医书一一收拾好。

尹苏点头,放下手中的行李后马上去书房。

片刻后,尹苏带着医书与拎着行李,尹隻带着扁方的尸体,快速从密道下去。

唐莫看着,直到密道口合上后才转身走出去,并在踏出了门槛后回身合上房门,对守在外面的家丁道:“你们庄主悲痛欲绝,需要休息一下,你们小姐会在里面好好陪他,你们不要打扰。”

一干家丁面面相觑了一眼,陪人需要特地跑回去整理了行李拎过来?还需要特地跑到去书房中拿书过来?

唐莫自然知道这些家丁心中有疑惑,尹苏的进进出出与手中所拿的东西,他们必然都看到了,不过并不准备解释,毕竟骗他们也只是骗这么一时而已,后面就无所谓了。

“好了,所有人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别都聚在这里了。另外,准备一杯茶送到大厅来,我倒要好好地坐一坐,恭迎‘贵客’上门。”唐莫再道。

一干家丁们有些听不懂,再三犹豫了一下后,纷纷转身下去。

唐莫转而朝大厅的方向走去,一边走一边忍不住心下思量,刚才那个人使出的毒,竟能杀了扁方,让将毒引到自己身上的扁方惨死,并且前后不过这么一点时间,他到底是什么人?而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竟隐约觉得他使出的招式中,有几招他好像在哪里见到过。可到底是哪里,唐莫一时半会又想不起来。

与此同时的另一边,原地的悬崖上,明郁与百里清颜两个人并排而立,衣袂飘飘,一起远望着前方的山庄方向,不知道已经站了多久。

“明公子,你现在总可以对我解释解释,刚才为什么要故意支开我了吧?”没有让明郁知道她一直尾随在后面,走出来的时候完全一副从远处刚刚到来的模样,百里清颜淡笑着开口,似随口这么一说。

明郁当然不相信,不管百里清颜演得有多好,他绝不信她之前真的信了他的话一直去追那黑衣人。不过无妨,他要的只是亲口问扁方一句与亲手杀了扁方而已,所以一步步将扁方给逼到这光秃秃的悬崖上来,就算百里清颜在暗处看着,也听不到他与扁方的对话,但没想到会在最后时刻杀出两个程咬金来,坏了他的好事,“你不是都已经亲眼看到了,我只是想亲手杀了那老头而已。”

“我可什么都没有看到。”百里清颜否认,接着在后面似笑非笑地补上一句,“而就算我看到了,那又如何,只是一个画面罢了,那你杀他的原因呢?现在这个时候我们不是应该专心找你夫人与那乌云吗,你竟然还有闲情逸致特意将我支开,来杀什么老头?”

“那你就当我长时间找不到两个人,心情不顺,从而看那个老头不顺眼好了。”真正的原因,明郁当然绝不可能告诉身旁的百里清颜。

百里清颜脸上的笑容顿时明显扩大,这个理由与借口还真是好,好到让人有些没话说。

明郁继续远望向前方的那座山庄。刚才与那个突然冒出来的留下来拖住他的白衣之人交手的时候,被他得了个空隙,以致让他趁机抽身逃离了去,不过这又如何,反正都是逃回那山庄,也不知道那扁方到底有没有对其他人说起过当年那件事,所以为万无一失,整个庄内的人都必须得死,一个不留,包括刚才那个与他交手的白衣人。想到这,明郁随即一改话题,就对百里清颜道:“现在,我想再请你帮一个忙,如何?”

百里清颜有些笑出声来,“这就要看你的这个忙能否引起我兴趣了,不妨一说。”

“助我一臂之力,一起灭了前方那个山庄,一个活口不留。”明郁话语利落简洁。

百里清颜挑眉,“那原因呢?我好处呢?你可千万别说你突然看那山庄不顺眼。”

“我定助你找到那乌云,更助你一臂之力得到他,怎样?”事实上,明郁对乌云只想杀之,从未变过,现在这一理由不过暂时用来说服百里清颜而已,因为他需要她帮忙。

百里清颜不为所动,仍有些记仇明郁刚才故意支开她,“这个条件,我们之前似乎已经说过了吧,我助你找回你那个‘夫人’,你助我得到那乌云,我们之间各取所需。现在你要我额外帮忙,可要拿出新的让我心动的理由来,否则免谈。”

“如果这件事免谈,那之前的事也免谈,不知道就凭你自己之力到底能不能拿下那乌云?”明郁冷冷轻哼了声,话落后就倏然飞身往前方的山庄而去,就算那扁方是老神医又如何,医术再高超又怎么样,毕竟还不是神,这世上也绝对有他解不了的致命剧毒,他们现在都逃回那山庄去顶多也不过是在庄内拖延着咽下最后一口气而已。

百里清颜在明郁身后暗暗握了握拳后跟上去。

山庄内,就在从尹隻的院落中退出来的所有家丁婢女如往常一样忙碌开时,忽然只见两道身影换若从天而降般一前一后落下来。

所有的家丁婢女们一眼看到,不免愣了一下。其中上过悬崖的几名家丁中有人一眼认出了明郁来,止不住吓了一跳,就转身跑向尹隻的院落去禀告。

其他家丁婢女们被这逃跑的气氛一带,自然也有些慌乱起来,很快四散开去,有的跟上前方的人去尹隻的院落,有的前往大厅去向大厅内的人汇报。

百里清颜环视一圈,红唇唇角若有若无轻勾。

明郁同样一件环视一眼,这庄内的任何人今天都别想活着走出这一步。

大厅内的唐莫毫不意外,甚至一直在喝着茶等着,之前对家丁吩咐时就已经说过恭迎“贵客”上门。

没多久,山庄内开始传出惨烈的嘶杀声、哀嚎声、惨叫声,血流成河。

山庄正门对出去的一处侧面的山坡上,几个人居高临下地远远看着这一幕,甚至能渐渐闻到空气中随风飘散过来的那股越来越浓烈的血腥味。这几个人,自然不是别人,而是个把时辰前才匆忙出山庄的夭华、乌云,以及容觐。

容觐深深皱眉,虽然隔着一定的距离,看不清飞身进山庄的那两个人的具体容貌,但看他们的穿着及高超的轻功,已不难断定是谁。只是堂堂的名剑山庄少庄主明郁,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多年来一直致力于查明郁的下落,虽然始终没有查到,但也从没听说他是这样一个弑杀之人。

想着想着,容觐忍不住侧头看了一眼夭华,想看看夭华此刻脸上的神色及对此的反应,但却只见夭华面色如初,没有一丝一毫的波动,好像一点没有看出来飞身进山庄的那个人是那明郁一样。

夭华没有说话,只是负手看着前方。她当然已经看出来那个进山庄的人是明郁,只是这样的明郁实在让她陌生,记忆里他一直是一个儒雅的翩翩君子,几乎很少杀生,更别说是人了。他现在这么进入山庄杀戮,到底为什么?

影在这时到来,从几个人的后方一路走上前,怎么也没有想到昨天夜里在他拦截老水的时候,明郁与百里清颜会突然冒了出来。而他显然不是百里清颜的对手,一时间没有其他办法,只能选择先逃离,好在后来百里清颜竟然没有追上来,这才让中了毒还没有解的他有了个喘息之机。

但他不得不怀疑百里清颜是不是故意的,是不是在后面监视着他,然后尾随在他身后找到乌云与夭华,于是为了小心谨慎起见,他并没有马上返回山庄,直到今天早上确定没有什么问题后他才马上回了去,想立刻向乌云禀告这件事,但不想在他回到山庄的时候乌云几人竟然都已经走了,于是他只能出山庄找,幸好后来意外发现了乌云沿途留下的记号,按着记号终于找到了这里来,立马请乌云先走到一旁去,小声而单独地将昨天夜里发生的情况一一向乌云详细禀告起来。

乌云听在耳内,今天一早急着出来,就是为了等影查到的结果传来后,想办法除了那老神医。还有,为防万一,以防那老神医有将事情对其他人说,所以庄内的每个人都不能留。在动手前,他自然需要先出来,但没想到那明郁的速度比他还快,出手的狠绝程度一点也不亚于他。他虽然什么也看不到,但通过空气中的血腥味与那隐隐约约的哀嚎声中还是能判断出来,除了明郁与那百里清颜外不可能有他人,看来他一定已经知道了什么,他必须要除去他,并且要越快越好。

“少主,那接下来怎么做?”禀告完的影,顺便问道。

乌云小声对影吩咐了几句。

影意外,一丝少有的神色刹那间在眼中闪过,“少主,你真的决定这么做?”

“你留在这里看好他们,按我说的话做就是。”乌云没有回答,但他的实际行动又已经是最好的回答,说完后乌云便将手中熟睡的孩子交到了影的手中。

影伸手抱住,知道乌云一旦决定的事,不可能再更改。

乌云接着反手点了夭华与容觐身上的穴道,瞬间离去,几个转瞬的刹那便进了山庄内。

夭华与容觐一起看着,倒不想乌云竟然在这个时候去凑这份热闹,也不知道影刚才到底对乌云窃窃私语什么了?这么长时间的受制于人,已然快到夭华的极限,真的快像一块任由乌云揉捏的软柿子了。

影看着乌云进入山庄后,抱着小奶娃的双手腾出一只来,就动作利落地一连撕下自己衣袖上面的两条黑色长布条,然后走向夭华与容觐,将被点了穴的夭华与容觐两个人的双眼都紧紧蒙住。

黑色的布条不同于其他布,被这么一蒙后,夭华与容觐再看不到任何东西,就连一丝微弱的光线也再感觉不到。

夭华忍不住皱眉,不知道影搞什么鬼,或者更准确地说不知道乌云到底搞什么鬼,蒙住她与容觐的眼睛做什么,顿时故作一笑道:“倒不想小影你也是个好色之徒。怎么,想趁着那朵乌云不在,以为蒙住了本宫的眼睛,你想对本宫胡作非为本宫就不知道是你了?”

小影?影的额头立即冒出三条黑线。

“本宫看告诉你,本宫与那朵云的感情现在好得好,本宫可是要做你少主夫人的,就算做不成少主夫人,也是要做你少主的童养媳的,你就不怕本宫告你一状?马上解开本宫眼睛上的蒙布。”

影没有动。

容觐同样不知道影为什么要这么做,心中也清楚这应该是乌云吩咐的,夭华现在说再多也无济于事,不会有什么用,不过不得不说她这第一句话中的后半句话委实新奇,忍不住道:“宫主,你真决定做祭司的童养媳?”

“本宫倒从来不知道本宫的容觐竟然也有如此幽默的时候。”

“苦中作乐罢了。”容觐笑笑。

夭华当然没兴趣当什么童养媳,也不可能当什么童养媳,只是真的很想拿下眼睛上的布,直觉整件事似乎变得有些不同寻常起来。

山庄内,对于乌云突然回来与出现,明郁意外,唐莫意外,家丁婢女们意外,百里清颜欣喜,总算让她又见到他了,不得不说他还是如初见时一样让她移不开眼。

下一刻,原本厮杀的局面,随着乌云的突然到来而不觉微微停了下来。

“家丁婢女靠边,其他人一起上吧。”狂妄的话语,但又极为平常的口吻,好像本来就是这样一般。

唐莫没有说话。

明郁忍不住冷笑了一声,“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你竟然自己送上门来。乌云,我们之间的恩怨,是时候该清算一下了。”

“我也正有此意。今日就让我看看你的武功比七年前如何。”

“你会看到的。当年不过输了半招,今日你可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何况你还已经受伤。”趁人之危乃是小人行径,但今日对乌云,一来是他自己送上门的,二来明郁从不认为自己是正人君子,只有在夭华面前的时候他才愿意为了她花心思与精力好好地伪装下自己。

“那就动手吧。”音落,两人瞬间在庄内交起手来。

唐莫与百里清颜站在两侧,分别看着,重伤但还没死的家丁婢女们爬也要爬远去。

半响,眼见明郁渐渐呈落败之象,心中止不住意外的百里清颜立马飞身加入帮忙。

唐莫依旧看着,到底是乌云的武功突然突飞猛进了,还是他真的太深藏不露,他从来没有真正了解过他?如果按照现在这个样子,不管是当日在林城的屋顶上,还是那日在林城的别院中,他都绝不是乌云的对手,甚至与他交不上几十个回合。可是如果是后者,是他一直太深藏不露的话,那那日在林城事关小奶娃的安危,他都可以忍下来不露真功夫,那现在逼他露出真功夫的原因到底是因为什么?对他来说,难道还有比除了小奶娃以外更重要的“东西”?

没多久,联手的明郁与百里清颜都不是乌云的对手,明显快支撑不住。

对于这样的结果,百里清颜意外的同时也不免纳闷,准确来说她应该是与他交过手的,就在那日从海岸边带走他后,并且也很清楚他的确是受了重伤,短时间内不可能恢复的了。难道在那是他也一直深藏不露,根本没有露底?

忽地,一人一掌,乌云毫不留情地将两人打落于地。

落下的明郁与百里清颜分别后退了好几步才勉强站稳,其中百里清颜忍不住吐出口血来,美眸一番流转后就欲先行离去,眼下这情况实在不在她的意料之中。

任何一丝细微的声音都清晰地落在乌云耳中。有夭华在场,他自然不会露出真功夫,即便是内力也是用后来另外学的,另外即便是在危急关头也总是克制着,不然这么多年的时间怎么可能瞒得住夭华的眼睛。今日,除了夏侯渊晋与夏侯赢外,所有知情人都在这里,他只要除了他们,一个不留名,后面再杀了夏侯渊晋与夏侯赢,有关当年的事就将永远尘封地底下,“还有你,唐大公子,动手吧,别浪费时间。”

------题外话------

今天更新少,实在抱歉,所以标题只能标一个“中”了,内容还没有完,下一章继续,*!

关于昨天6号的奖励名单:

1、空忆残苍、15275119639、动漫少女、Olks

2、昨天投月票最多的亲亲“15112295667”,其他所有投过月

票的亲亲全部加起来有二十名左右,由于数量太多无法在题外

话一一列出,请这些亲亲全都留言,会一一在留言中奖励

3、1564566、hawk1013、揽月霜天、15982479735、5697394685

4、jingking918

以上所有亲亲,所有奖励,我都会在留言中逐一奖励,没有留言的亲亲们请留言,多多冒泡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