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一百三十八章 小奶娃的身世(上)

影意外,本来还以为自己找错地方了,毕竟这边一进来都这么简陋,但没想到会看到这么多草药,难道这个山庄喜欢将草药都放在简陋的房间内?还是说这个山庄内的大夫住在这边?

连夜出去采药的老水回来,在走到一半的时候突然发现身上带的火折子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掉了,这样一来就没办法点火把了,也没办法更好地接下去连夜找草药,于是只能回来,拿上一根新的火折子后再去。

房内已经按着药方在自己找草药与配草药的影,刹那间敏锐地听到脚步声,就迅速闪身一躲,先藏了起来。

下一刻,房门就被推开,回来的老水走进房,点燃桌上的火烛,然后从抽屉里取出一根火折,就要再出去。

但就在这时,老水的余光忽然不经意间留意到自己的草药有被人动过的痕迹。这些年来,他最最重视的便是他的这些草药了,有任何变化都逃不过他的一双眼。

刚躲起来,此刻正藏匿于屋顶房梁上的影,没有留意倒老水眸中瞬间闪过的变化,只是居高临下地看着有些被自己翻乱的草药,忍不住微微皱了皱眉。刚才下面之人回来得实在太突然,以至于他有些太急了,所以也没有多余的时间先整理一下这些被翻乱的草药,希望下面回来之人千万别察觉出来才好。而按照眼下的情况来看,现在的下面回来之人应该就是这个庄内的大夫了,不然不会有这么多的草药在他的房间中。不过他的一张脸未免也太多疤痕了,那密密麻麻的疤痕一道道横在他脸上,几乎根本看不出他原本的样子,只能通过他头上的白发程度来判断他大致的年纪。

老水随即冷静地思量了一下后,并没有走过去整理被翻乱的草药,也没有立即去查到底少了哪些草药,而是选择了不动声色地出房间离开,并在出房间的时候吹灭了刚点燃的火烛。

影在老水离开后从房梁上跳下来,暗自庆幸幸好没有被刚才那个人察觉到,浑然不知刚才那个人其实已经不露痕迹地察觉到,就接着继续按药方上面的药配置起来,等尽快解了自己身上的毒后,才能更有效地继续为乌云查下去。

出去后的老水,在走出了一段距离后,脚步停了停,忍不住回头看去一眼。

这时,只听空旷的后院中的那座凉亭内突然传来声音。

“老水,过来给本庄主泡杯茶。”

老水意外,这才发现坐在凉亭内的尹隻,想了想后走过去,踏入亭中,看着尹隻没有说话。

“放心,这里地处空旷,有什么人靠近我都能在第一时间察觉到,不会有人听到我们的对话。”尹隻知道老水心里在顾虑什么,出声回道。

老水听尹隻这么说,才在尹隻的对面坐了下来,然后将手中的竹篓往旁边一放。

尹隻接着直截了当地对老水道:“就在不久前,有人潜入山庄,还在我的屋顶偷窥。我虽下了毒,但并没有抓住他,搜查的家丁们那边也还没任何收获,我怀疑会不会是那个人派来的人?马上过来这边找你,想对你说这件事,但没想到你竟然又出去了,好在就在我准备回去的时候,看到了你匆匆回来与进入住的院中,于是便在这等着,知道你过会儿一定还会出来。”每次老水出去采草药,不到第二天是绝不可能回来的,今夜竟然回来得这么早,应该根本还没有采到什么草药,这不符合老水一贯的例子,想来他定是漏掉什么没带或是掉了什么东西了,所以回来取,对于这点了解尹隻自然还是有的,毕竟已经是几十年的师兄弟了。而避免被人看到与怀疑,他便没上前,提前在这等着。

老水顿时面色沉凝地沉默了一下,半响后如枯树一般的声音慢慢响起:“刚刚我回房,发现房中的草药有被人翻动过的痕迹,不知会不会与你说的这个潜进来的人有关?”

“什么?你说什么?你房间内的草药有被人翻动过?就在刚才?他是怎么知道你房间内有草药的?”尹隻十分意外,一时有些不受控制地脱口而出道。

“你也别急,你刚才也说了,你下了毒,想来他只是在庄内找草药的时候错找到了这边来。不过你亲手下的毒,那个人竟然能这么快知道找什么草药解毒,看来真的不简单。”老水安慰尹隻的担忧,尽管自己心底也已经有些担忧起来。不管那个人到底是误打误撞进了他那里,还是专门到他那里找草药,现在他那里有草药一事都已经让对方知道了,而一个不是大夫的人房间内竟放了那么多草药,怎么想都有些不对劲。他这些年来虽然什么都伪装了,但就是草药这点实在伪装不起来,总是忍不住想研究。

尹隻心中的忧心并没有因老水的这一两句话而放松下来,心中有句一直想说却没有说的话,在这时再三犹豫后,忍不住对老水道:“要不,我们回去吧。都已经这么多年了,如果今夜潜入进来之人是那个人派来的,那说明我们已经暴露了,多年来的伪装已经没用,那不如马上回那边去,至少还可以找武林正派抵御那个人,保护我们的安全。如果只是我多疑了,今夜潜入进来之人与那个人完全无关,那这么多年了他都没有查来,说不定我们早已经安全了,大不了回去后隐姓埋名,在随便哪座城中开一间医馆,你也可以作为一名普通大夫为人把脉问诊。”

老水不是从没有想过“回去”这个问题,只是一直还觉得不行,但眼下突然有人潜入进来,让他不得不重新来考虑这个问题。另外苏苏今年也已经十六岁了,这个年纪也是时候成亲了,甚至都已经有些晚。而这里就只有这么一座山庄,又没有其他的人,他总不能因为自己的缘故让苏苏一直留在这终身不嫁。

“师兄,我现在也只是说说而已。若你不同意,我……”

“容我考虑一下,明天给你回复。”

“好。”

尹隻原本还以为老水会一口回绝,但没想到他竟然愿意考虑,这实在是太好了,连忙欣喜的应了一声。而就算真的将自己女儿嫁给了唐莫,让自己女儿跟着唐莫回去,隔着这么远的距离也总是会有些担心。另外他自己原本也是有些喜欢热闹与游历江湖之人,如今在这一呆就是多年。还有自己妻子临死前最后的心愿便是将她的骨骸带回去安葬,让她好落叶归根,但这些他当时自然都不好对老水说,免得给老水压力,逼着他回去一样。

老水自然很清楚自己这个师弟喜欢热闹与游历江湖这几点,他当年离开山的时候除了不喜欢医术外,也是有些受不住山庄的寂寞,但却为了他不惜千里迢迢来这里找他,还为了他在这里定居下来,一过就是这么多年,实在已经有些太难为他了,从他这一声带着欣喜的“好”中也不难听出来他已经很想回去了。看来,不论怎么样,他都要准备一下了。

“对了,师兄,你觉得唐门大公子如何?他现在就在这山庄中,虽然你到现在也还没有与见过他,但十多年前我们与唐门也算有点交情,那个时候你应该还是有见过他的,如果将苏苏嫁给他,他又愿意娶苏苏,你觉得怎样?”

老水回想了一下,对于唐门大公子唐莫倒确实是见过的,只是都已经是十多年前的事了,而那个时候唐莫也还小,他弟弟唐钰就更小了,基本上都已经没什么印象了。不过唐门老门主一直很看好唐莫,不但说他资质很好,还说日后将唐门交给他也很放心,想来时隔了这么多年后的今天那唐莫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再说尹隻也已经见过了,现在说出这样的话来绝对是对那唐莫很满意,那苏苏能嫁给他倒也不错,便点了点头道:“这事你自己做主就好,我没有意见,但务必要苏苏自己亲口答应,勉强不得。”

尹隻笑着颔首,听老水这么说后便更坚定了将自己女儿嫁给唐莫,“其实苏苏那边我已经问过了,女孩子家的有些害羞不好意思回答,倒是唐莫那边还在等他的意思。我的想法是,明天让他们先见上一面看看。”

“这样也好,你看着办吧。我再出去采采药,明天一早回来,到时候给你准确回复。”

“好,那你且小心一点。”尹隻点头,看着老水起身离开。

老水出了庄后,再往山中而去。

老水的房间中,按照乌云的药方终于配好了药的影,忽然越想越不对,刚才进来那个人虽然看不出他原来的样子,但通过他的白发还是可以大致判断出他的年纪,而这个年纪几乎与那老神医相仿,再加上这满屋子的草药。

想到这,影面色倏然一紧,就将配好的草药往怀中一塞,快速打开么追出去。

可是外面早已经空空如也,根本没有刚才那个人的身影。

亭中的尹隻,在后面也已经起身离开。

影很快冷静地思量了一下后,一下子想起来刚才那个人进屋的时候有背着一只竹篓,出去的时候也将那竹篓背了出去,这也就是说他很有可能是连夜进山去采药了?

这般一想后,影就带着怀中配好的草药出山庄,往后院的院门对出去的那片山中一路找去,怕再晚一步就追不上刚才那个人了。

至于身上还没有的毒,在眼下突然有线索的这个时候,影自然有些顾不得了,只希望自己还能再强撑一会儿,至少让他追到刚才那个人,确定了那个人的身份后再说。而如果没有线索的话,他现在应该先去厨房那边想办法煎药。

没过多久,就让影追到了前方一路往山中而去的人,只见他还没有走多远,身上背着刚才的那个竹篓。

老水在医术方面很厉害,但在武功方面其实并不怎么样,浑然未觉后面有人跟上来。

再走了一会儿后,老水不觉缓缓停了下来,回头往雪山的方向看去。

夜幕下的雪山,换若一柱白色的擎天伫立在天地间。

后面悄然跟随的影,在前面的人突然停下与回头的时候,还以为被前面的人发现了,急忙先往旁边一躲。

老水看着看着,片刻没有动荡。当年被那个突然找上他的人带到这雪山,完全不知道后面竟然会变成这样。那个人,他至今还记得清清楚楚,就连那孩子也是。要是再见,他必然还能一眼就认出来。如今,已经时隔了这么多年,他自己其实早已经放开了生死,只希望尹隻与苏苏没事。

躲入一旁的影无声无息地看着,再顺着前方之人的目光看去,很肯定他是看雪山。

对于当年的事,影知道的其实也不多,因为他之前并没有像现在这样寸步不离地跟在乌云身边,直到这两年乌云对他的武功稍微有些满意了,才将他调在身边。

良久后,老水收回视线,继续往前走,心中基本上已经有决定。

影继续跟。

第二日一早,山庄内,近乎一夜未眠的夭华再怒瞪向乌云,想让他马上解开她身上的穴道。

乌云在床沿一坐就是一整个晚上,始终“看着”夭华怀中的小奶娃。

小奶娃调皮累了,早已经趴在夭华的怀中再睡了过去。

容觐在房门外踱步,快守了整整一夜。

直到有婢女端着清水与洗漱用品过来这边伺候时,紧闭了一晚上的房门才终于开启。

容觐迫不及待地想进去,紧跟在敲门而入的婢女后面,只见这个时候的乌云已经一个人坐在桌边喝茶,小奶娃趴在他的腿上,而夭华则还躺在床上。

容觐就要快步走过去。

“站住。若再走近一步,可别怪我又把你打出去。”

“你……”闻言之下猛然停下脚步的容觐顿时恼怒地看向坐在桌边气定神闲的开口之人。

乌云接着让婢女出去,手中端着得茶盏内的茶水倾倒出一两滴来,指尖一弹弹向床榻上的夭华,就用水滴隔空解了夭华身上的穴道,同时警告的声音已经响起,“要是再耍花招,可就没有这么简单了。”

床榻上的夭华立即猛地坐起身来,恨不得立马撕碎了乌云。

容觐看到这里略有些放心下来,还想像床榻去的脚步暂时硬生生压下,隔着距离对床榻上的夭华问道:“宫主,你现在觉得如何?有没有怎么样?”

“本宫没事,祭司大人这么爱本宫,怎么舍得伤本宫分毫。”夭华皮笑肉不笑。

容觐当然不相信乌云爱夭华之类的话,不过夭华竟然还开得出玩笑,这么揶揄乌云,看来是真的没事,关于昨夜在房门外说的话也不知道夭华有没有听清楚,便又再说一遍,“宫主,那唐大公子也在这。”

“本宫已经知道。不过他是他,本宫是本宫,以后不必在本宫面前再提他。”夭华说着,从床榻上下来,脸上的神色及说话的语气丝毫不亚于昨夜的唐莫,好像那已经是一个完全无关的人。

“可是宫主,现在只有他才有这个能力……”

“容觐,本宫倒是越来越觉得你小觑本宫了。再说,现在这样不好吗,本宫与祭司大人一家三口,羡煞旁人,本宫倒真的是越来越爱祭司大人了。”夭华打断容觐,不让容觐说下去,她一定能自己想到办法扭转局面,现在距离回到魔宫与江湖那边去还剩下大概一天的时间。

容觐拧了拧眉,以为夭华说这话是顾虑乌云坐在那里,便没有再说下去。

夭华洗漱了一番后,只见坐在桌子那边的乌云也已经洗漱好,明明看上去有些缓慢的举动,却又在最后跟她同时。

乌云的声音在这时再度响起,“准备一下,我们马上离开这。”

“为什么?这里不是挺好?更重要的是还有雪莲。”

“这就是我的事了,你不需要多问。”

“但祭司大人话中说的可是‘我们’两个字,这难道也不关本宫的事?本宫不能问上一句?”诧异绝对是有的,夭华没想到乌云会突然说这样的话,心中绝不认为他是在顾虑唐莫。如果真的顾虑的话,昨夜就该马上走了。

“等到你能再打过我,让我成为你的阶下囚,而不是你现在还是我的阶下囚的时候,你自然就可以问了。”乌云完全没解释的意思,说了这样就这样。

夭华挑了挑眉,与容觐对视上一眼,就接着对乌云道:“那雪莲,祭司大人不要了?”

“这都是我的事,我的话不想再说第二遍,别一再考验我的耐心。”话落,乌云就站了起来,“容觐,你走前面,在前面带路。”

容觐没有马上动,依旧看着夭华,同样不知乌云怎么这么突然要走。

夭华随即对容觐使了个眼色,让他就听乌云的,到前面带路。现在那个影不在,等出了山庄,到了空旷的地方,说不定还能让她有机会逃离,只要容觐能暂时拖住乌云的话。

容觐会意,就走前面带路。

乌云跟上去,在一脚踏出房门之际再头也不回地对夭华吐出三个字,“跟上来。”

“祭司大人放心,本宫现在这么喜欢祭司大人,怎么舍得跟祭司大人与孩子分开。”鬼话!夭华在心底自我补上道。

外面的婢女没想到几个人这么突然就走,立即快步往前追,“几位,你们这是要走吗?”

“几位,你们难道不去向我们庄主道个别?庄主知道的话,会怪我们几个伺候不周的。”

“几位,厨房已经在准备早饭了,你们要不等吃了饭再走?”

“几位稍等,奴婢这就去禀告庄主。”

“几位……”

一句一句,但不管婢女怎么说,都挽留不住要离开的人。

夭华没有说话,一边走一边再打量了一番眼下的这座山庄。外面有明郁和他身边那个武功高强的女人还在找他们,这山庄内又有乌云想要的雪莲,可偏偏乌云还要急着走,相信一定有某种原因,不知道这种原因会不会与这山庄有关?那黑衣人影至今还没有回来,不知道到底去为乌云做什么了。

闻讯赶来的尹隻,在庄门口追到几人,“几位,你们这么急着走,可是庄内招呼不周?”

“是我们突然有急事要去办,另外那个人昨夜就已经离开,想来现在已经安排好接应的人了,我们现在赶去汇合。”睁眼说瞎话面不改色,乌云回道。

尹隻不疑有他,其实几个人走也好,反正他们也准备要走了,亲自追出来问问这一举动中也不乏做做样子样子而已,“既然这样,那我就不留几位了,几位且路上小心。对了,庄内还有两株雪莲,既然这雪莲真的对你们的孩子有用,那我便再送你们一株,也算是我送这孩子的,希望他的身体能尽快好。”说着,尹隻就让身后的家丁去取。

家丁领命,快速转身下去,不多久就将雪莲取了来,送向空手的夭华。

“给我就好。”乌云抢先一步道,自然不放心雪莲落入夭华的手中,免得夭华趁机做手脚,或是拿雪莲来威胁他。

家丁愣了一下,看了看夭华又看了看尹隻,才转而送到乌云的手中去。

“多谢。”话落,乌云再度转身就走。

夭华在后面慢吞吞地跟,没了昨天的那根绳子再绑着,倒是自由不少,但依旧不能贸然就逃,她现在与容觐两人都不是乌云对手。

尹隻站了一小会儿,直到看着几个人都走远了后,才返回庄内,准备等师兄老水回来,顺便让人请唐莫到大厅吃早饭,另外让婢女去将尹苏也请来。

唐莫那边,对于乌云等人的突然离开,自然已经听说了,一走出房间就能听到家丁婢女们在交头接耳。

一名从外面前来的婢女快步进入院中,对刚好走出房间的唐莫道:“唐大公子,庄主请你过去用饭。”

“好,在前面带路。”唐莫点了下头。

大厅内,当唐莫在婢女的带领下到达的时候,只见尹隻已经坐在那里,旁边还坐着一个很年轻美貌的女子,那女子在一眼看到他的时候脸上明显闪过一丝诧异,然后又快速低下了头去。

面对这样一幅画面,唐莫已不难猜出一二了,面不改色地朝尹隻拱手:“尹伯伯。”

“贤侄无需多礼。来,我给你们介绍,这位是我的女儿尹苏。苏苏,这位便是为父昨夜对你说的唐大公子了。”

尹苏站起身来对唐莫略施了一下礼,虽然在此之前从没有见过唐莫,但从他刚一走进来的时候已不难猜测出他的身份,更不难猜测出尹隻的用意了。如果早知道这样,她刚才绝对不会过来。

“尹小姐无需多礼。”唐莫对尹苏淡淡一笑。

尹苏没有抬头,很想离开。

“都不必多礼,都不必多礼,贤侄,苏苏,都坐吧。”尹隻心情很不错,话一连笑着说两遍。

这时,婢女正好将刚做好的早点送了上来,一一摆上桌。

正准备借口说“自己身体突然不适,想先回去休息”的尹苏,一下子闻到早点上散发出来的香气,尤其是其中一盘上的肉散发出的肉气,就忍不住想吐。

“苏苏,你怎么了?突然难受?”尹隻立即担忧地问道。

尹苏摇了摇头,不想被尹隻看出来,但涌上来的那阵恶心想吐一时间实在忍不住。

尹隻再看着,就挥手让厅内的家丁婢女们都先退下,准备亲自为尹苏把脉看看。这么多年来从未在家丁婢女面前展露过自己的医术,因为不想让家丁婢女们知道,但唐莫就无所谓了,他是知道他以前身份的,“苏苏,为父给你看看。”

“不……我没事。父亲,我真的没事,只是最近胃口不好,实在没有胃口吃东西。父亲,要不我先退下了,先回房去休息一下,就不打扰你们了。”说完,不等尹隻开口,尹苏就急忙转身往外走。在走出了一段距离,确定周围没有人后,尹苏就忍不住扶着一旁的墙壁弯腰呕吐起来。

大厅内的尹隻皱了皱眉,但并没有多想,“那贤侄,我们两个吃。”

“尹伯伯,我看尹小姐似乎真的不太舒服,可能刚才有我这个外人在场,她不好意思说,要不你还是先过去看看?”唐莫好心建议道。

尹隻想了想,唐莫说得也有理,像尹苏刚才那样难受呕吐有时候也可大可小,他作为父亲,实在不该大意,“那贤侄,我先过去看看,你一个人先吃,等会儿再一起喝茶。”

“好,尹伯伯你快去吧。”唐莫点头,看着尹隻起身离去后便命外面的家丁进来,让家丁马上去通知他的人,将他的人叫来这。他从那么远的地方来这,自然不可能是自己一个人来的,身边当然还带着人。另外,大部分人都留在海岸边的那艘大船上接应,前来这尹家庄他只带了几个人,不过这几个人现在并不在庄内,而是在距离山庄有段距离的半路上安营扎寨。因为他昨天来的时候就已经很突然,再带着人马来的话实在过于唐突,就让他们在那边等着。

家丁领命,再听完唐莫说他的人在哪里后,立即去办。

一炷香的时间后,唐莫的人到来。

唐莫马上小声吩咐了几句,让到来的人传令下去,给他监视好刚刚离去的几个人。

整整一个时辰后,昨晚出去采药的老水仍旧没有回来。

尹隻担忧,派人出去找。

将近中午之时,派出去的一干家丁中,终于有一人回来,浑身是血地跑入大厅,重重跌倒在地上。

“怎么回事?”坐着的尹隻面色一变,连忙让旁边的婢女去扶起地上的人。

家丁伤得很重,有婢女一左一右搀扶也站不起来。

“到底怎么回事?”

“回……回庄主,有个男人追杀老水,想将老水抓走,我们根……根本不是他的对手,老水他……噗嗤……”话还没有说完,家丁一口血就止不住吐了出去,面色煞白。

尹隻的面色顿时再度一变,就站起身来往外走,要马上亲自去看看。

坐在一旁喝茶与一起等的唐莫,也跟着站了起来,对于尹隻如此在意那个出去草药的叫“老水”的人,黑眸中已然闪过一丝沉思,主动道:“尹伯伯,要不我随你一起去,多个人也多个帮手。”

尹隻点头,“也好,那你随我一起去。”

后院的院门对出去的那片山林中,黑衣人影与老神医老水两个人都还在分别逃命,在后面追杀他们的人分别是百里清颜与明郁。

百里清颜与明郁两个人本来就一直都还没有走,也不可能走,在差不多快翻遍了整座雪山的情况下,往周围寻找开,昨天夜里终于让他们找到了这处山庄来,正准备查看一下山庄外面的情形,再商量看看怎么进去的时候,正好意外看到一道黑影从庄内出来,于是他们便悄然尾随上去看看。

由于两个人的武功都远在黑衣人之上,所以黑衣人丝毫没有察觉到他们。

后来,在跟了不久后,让他们意外的事情发生了,只见前面的那个黑衣人竟故作受伤,试探他跟踪的老头。

再后来,不知道两个人之间具体说了什么,只见老头突然转身想逃,而黑衣人追上去拦住老头,对老头道:“你真是那老神医?”

老头否认了几句,没有承认,依旧想逃。

就在这时,旁边的明郁突然说,黑衣人就是乌云身边的人,让她拿下黑衣人。

之后便有了这一幕,她百里清颜追逃离的黑衣人,明郁则追那所谓的老神医。

一处悬崖上,将老水步步紧逼上去,逼得老水再无路可退的明郁,冷声问道:“你真的是那老神医?扁方?”

“不,我不是,你认错人了。”老水否认。昨天夜里,在他准备采药的时候,突然有个受伤的人出现,他有些没办法见死不救,就上前看看,一经把脉后立即发现那人还中了毒,并且是尹隻下的毒。而那个人见他会医术,且把出了他中毒,就立即说他是老神医,想用肯定的语气来让他无话可说,逼他露出马脚。后来,在他逃的时候,又有人出现,此刻这个一路逼着他上了悬崖的人便是其中一个。

“我倒真希望认错人了。不妨让我猜猜,你好像是九年前突然消失不见的,那个人当年带走了孩子,想要救孩子就必定会找你。我当时就想过你的消失一定与他有关。你现在出现在这里,难道当年那个人就将你带来了这?”乌云九年前带着孩子消失不见,一年后归来,身边并没有带孩子,对于孩子的生死他始终不知,也一直很想知道,“昨夜本是在搜查其他人,没想到竟让我有这等收获,看来你是注定了要告诉我一切。”

老水面色微变,但布满了伤痕的脸上就算再怎么变看不出来,继续否认道:“我真不是什么老神医,我只是一个进山采药的老头而已,你放了我吧。”

“只要你说出当年带你来这里的那个人手中的那个孩子怎么样了,我自然会放你。”

“可是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本来就是这里的人,从小在这里长大,从来只是略懂医术,会一点点皮毛而已。”

“看来,你倒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了,我可没有这么好的耐心。最后再问你一遍,说不说?”

“我不是你要找的人,你要我说什么?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那好,那你就带着你想保守的这个秘密睡进棺材吧,这可是你自己逼我的。”耐心耗尽,明郁就对着对面之人出手。

暗处不知何时尾随过来,并没有真去追那黑衣人影的百里清颜,一直看着悬崖边这一幕,美眸止不住眯了眯。当明郁故意支开她让她去追那黑衣人的时候她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于是表面上故意答应,一个转身后就在后面跟了上来,眼见明郁一路杀光了出来找老头的家丁,将老头逼上悬崖。

唐莫与尹隻在这时及时赶到。唐莫一个迅疾如风地就飞身上前,于千钧一发之际一把推开老水,正面迎上出手狠厉不留情的明郁。

明郁没想到会有人突然出来搅局。杀了老神医的目的有两个,一个是当年的事不能传出去,老神医绝对是个知情人,未免日后暴露什么,必须杀了他,永绝后患,关于那个秘密是他与乌云共同不想夭华知道的。二是如果当年那个孩子还活着,杀了老神医的同时或许也是杀了救那个孩子的人,只有让那个孩子死了才能治标治本地抹掉一切,最终再杀了乌云还有那夏侯渊晋的话,所有秘密就只有他一个人知道,就可以永远掩埋下去,他也不用再担心。所以不管对面这个老神医今日说不说,他都必须得死。

尹隻后面飞身上来,将被唐莫推开的老神医带到一旁去,“师……老水,你没事吧?”

“我没事,多谢庄主关心。”老水比尹隻沉稳得多,没有说错字。

暗处看着的百里清颜继续看着,没有出来。

转眼间,唐莫与明郁两个人在悬崖边大打起来,谁也没有留情,谁也还没有见过谁,互相并不认识。

良久,两人依旧平分秋色,分不出个胜负。

忽然,明郁趁机飞出一只暗器,就直直射向尹隻身边的老水。

唐莫一时没有拦住,急忙回头提醒老水尹隻小心的时候,已经晚了一步,尹隻已奋不顾身为老水挡,暗器已经瞬间没入尹隻体内。

老水没想到,连忙一把扶住倒下的尹隻,“庄主,你……”

“师……师兄,你一定要照顾好苏苏,带苏苏回去,答应我……”暗器上的剧毒,在没入身体的一瞬间就已经在尹隻的体内蔓延开,尹隻能感觉到自己有些坚持不下去了。

“不,要活也是你活着。”老水急忙点了尹隻身上的穴道,封住尹隻的心脉,必须马上带尹隻回山庄内去医治。对于和尹隻一起来的人,已经不用多猜他的身份,一定是唐莫无疑了,“唐大公子,速战速决,我们必须马上回去。”

唐莫也想速战速决,可是一时间实在没办法打赢对方,只能尽量再尽量而已。

家丁们在后面追上来,一眼看到崖上的情形。

老水再等了片刻后,已等不及唐莫打赢对方了,“唐大公子,那就请你务必拖住他,别让他进庄来。”说完,老水就命到来的家丁抬上尹隻回去。

家丁们领命,上前抬起尹隻就迅速往山庄内赶,老水也跟着快速回去。

等回到了庄内后,老水马上命人准备温水与银针,要亲自为尹隻去毒。

家丁们在这个时候没有马上动,对老水的命令有些没办法去办,想等庄内的那名大夫过来给尹隻医治。

听到消息后匆匆忙忙赶过来的尹苏,自然是知道老水的真正身份的,按着老水的吩咐立马让家丁们办。

家丁们见尹苏都这么说了,当然不敢违抗。

等东西都准备齐全,房门从里面一把合上。

尹苏一时间也只能在外面等着,忍不住在门口焦急担忧地来回踱步。

不久,唐莫回来,并没有受伤,就直接对尹苏问道:“尹小姐,里面的情况怎么样了?”

尹苏摇头,她也不知道。

唐莫看着如此担忧与害怕的尹苏,想了想后安慰上一句,但实则是不动声色的试探,“尹小姐,你也不必太担心了,有老神医在,你爹定会没事的。”

“你……你已经知道里面之人是老神医了?”尹苏毫无心机,哪是唐莫的对手,一句话下就直接露了破绽,脱口对唐莫反问道。

“恩。”唐莫点头,这个答案可是她现在亲口告诉他的。

尹苏没有多想,随即以为是自己父亲尹隻对唐莫说的,就继续在门外等待起来,止不住越等越担忧。

唐莫也站着等起来,就站着门外,一边等的同时一边不动声色地暗听房间内的动静。

半个时辰左右后,房间内依稀响起声音,但很轻,一般人很难听到。

唐莫内力深厚,不动声色地往后退了一步,背对着房门的后背越发靠近房门后,就不动声色地听起来。

房间内,老水不顾自己的性命将剧毒都引入了自己身上,他的这条命在当年就是尹隻救回来的,今天也是,如果今日尹隻真的死了,他讲一辈子都过意不去。

尹隻没想到老水会这么做,他当时奋不顾身救他的时候根本没有多想,因为他是他师兄,他们的感情一直都很好,用情同兄弟四个字来说也一点都不为过,快速做起身来扶住倒下去的老水,“师兄,你……”

“不,你先听我说。”撑着最后一丝力气,老水打断尹隻,“你一直很想知道当年到底是谁将我带来这里的,可是我一直都没有告诉你。”

“现在先不说这个,师兄,我马上救你……”

“不,来不及了,这毒好生狠毒,我平生少见,不知道刚才那个人到底是谁,就算有本法也已经来不及了,你听我说,当年那个人我虽然到现在也不知道他的具体名字与身份,但一切都是为了医治一个孩子。”

孩子?尹隻诧异,但并没有打断老水。

“他不知道用什么办法从唐门老门主那里得到了唐门的禁药,然后找上我,带我来这里,让我封住那个孩子的身体。我以前不告诉你,是不想你牵扯到这件事里面来。现在告诉你,是因为昨夜有人潜入,不知道是不是他的人,如果他真的这么狠毒非赶尽杀绝不可,你……你就用这个来威胁他,用孩子沉睡这件事,我相信那个孩子的身世绝对很不简单,不过不到万不得已千万别这么多。那个人……十分可怕……”

------题外话------

关于昨天5号的奖励名单:

1、hawk1013、exwhc3、13713612642、qquser666928

2、昨天投月票最多的亲亲“脱胎又换骨”,其他所有投过月票的亲亲全部加起来有二十名左右,由于数量太多无法在题外话一一列出,请这些亲亲全都留言,会一一在留言中奖励

3、烟雨江畔听雨潇潇、空忆残苍、1564566、hawk1013、flysophia

4、泠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