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一百三十七章 怀孕了,认错人【求月票

“唐大公子,我不知道那夜在船上宫主都对你说了什么,也不知道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现在这个时候还请你先将一切都先往旁边放放,等救出了宫主后,你们可以再当面谈。”一再地遭冷淡回应,如果放在以前容觐早已经转身走了,可现在事关夭华,纵观眼下真的只有唐莫才能助一臂之力。

唐莫慢条斯理地再喝了喝茶,好像一件根本事不关己的事,只是如个旁观者一般稍微考虑考虑,在容觐的耐心几乎快用尽之时,才不缓不急大发慈悲般吐出一句话,“要我救也可以,让她亲自求我。”

“唐大公子你……”

“除此之外,绝无其他可能。”唐莫打断容觐。

容觐怎么也没有想到唐莫竟然会开出这样的条件,那夜到底发生了什么,还是说唐莫他只是在开玩笑,只是简简单单要夭华说一句话求他的话?直觉的,容觐觉得不是,唐莫是认真的,还是要夭华正儿八经求他那种。

“时间不早了,我今夜有些累,想休息了,容公子请吧,等到她愿意求的时候再来。不然,恕我没这个闲情逸致再接见容公子你。”弦外之音,俨然已是在下逐客令,并且不但如此,唐莫还将刚出去的家丁叫了回来。

家丁听到唐莫的叫唤重新进入房间,按照唐莫的吩咐对容觐做了个“请”的手势。

容觐没有马上动,“唐大公子,我真不知道宫主那夜到底对你说了什么,也不知道你们那夜在船舱内的具体情况,但我只知道如果真心喜欢一个人,就不会在她真正有危险的时候拿她的安危赌气。”

话落,容觐忍不住咳嗽了一声,再看了眼唐莫后转身出去。

家丁不敢随意揣摩容觐的话,但还是能依稀感觉出来容觐是过来求唐莫去救人的,难道那个白衣男子会对他夫人,也就是那个红衣女子不利?而唐莫难道竟喜欢那个红衣女子?不然匆匆来这里的容觐怎么会说这样的话。

唐莫端着茶盏的手在容觐转身至极明显收紧。赌气?真是好一个赌气!那夜的话到现在还应犹在耳。那个女人,她真的是将他唐莫狠狠踩在脚下。

想到这,唐莫猛地一饮而尽杯中的茶,似乎当酒来喝了。

出去的容觐,按着来时的路迅速赶回乌云和夭华所在的那座院中,已经认识路,不需要人带。

家丁在后面跟着,一路跟会乌云与夭华所在的院后,守在院外,一旦院内又发生什么事,或是又打起来的之类的,他也好第一时间去向尹隻禀告。

隐已不在院中,已按乌云的吩咐秘密去查眼下这座山庄。

山庄唯一的书房内,此时房门紧闭,昏暗无光,里面一个人也没有。一路找来的影,小心谨慎地查看了一番周围后,如一道黑色的影子一般从窗户那边迅速潜入进去,然后用窗边的木棱将窗户一撑,不让窗户闭合回去,借着窗外倾泻进来的月光飞快翻看起书房内的一切。

书房十分简洁宽敞,也很整齐,一尘不染。

影从左到右一一查看了一番后,一无所获。

可正当影准备出去时,隐一眼看到书桌上那本还翻看着的书。

这也是说,这本书应该是尹隻最近在看的。

隐迅速低头翻看了几页后,发现竟是一本医书,虽然里面有很多东西他都看不懂。

想不想后,隐将医书迅速合上,收入怀中,就从进来的窗户出去,神不知鬼不觉。

之后,隐继续在山庄内悄无声息地查看,装备查找尹隻的住所,看看尹隻的住所那边有没有什么收获。

尹隻这个时候已经再回到自己住的院子中,唯一的夫人,也就是尹苏的娘早在几年前就已经去世了,但至今还仍然很爱自己的夫人,没办法忘记,所以并没有续弦,直到现在依旧一个人。

婢女伺候尹隻梳洗完后,躬身退下。

尹隻在出去的婢女带上房门后,转身走向书桌边,在书桌边坐下,准备再看看书。

虽然他并不怎么喜欢医术,当年也早早出了山,但对自己师兄写的医术还是有点兴趣的,闲来无事时也会常常翻翻看,现在这本就是他师兄老水在这两年亲手写的。如果没有九年前那件事,没有来到这边,他师兄现在还在山中当着他的老神医,为每位进山去求医的人医治。可现在,只能躲在这里,真希望有朝一日自己师兄写的这些宝贵医书能够传出去,让更多学医之人看到与学习,从而医救天底下更多的人。

隐找了一番后终于找来这里,无声无息地落在屋顶上,先开一块瓦块低头往下看。

尹隻的武功并不弱,但也说不上很强,并没有察觉到屋顶落下的人,也没有察觉到屋顶的瓦块被掀开,但不知不觉中细小的粉尘飘落下来,正好飘落在尹隻的眼前,在近在咫尺的书桌上的明亮烛光照耀下极为清晰。尹隻的双眼霎时不觉倏然一眯。

影没有察觉出尹隻的有所察觉,皱了皱眉后只能继续在屋顶等,等到尹隻睡下了后再进去。

尹隻随后打开书桌的抽屉,从抽屉中取出一只白色小瓷瓶打开。

隐看在眼里,不知道这小瓷瓶何物。

一丝无色无味的气体随着小瓷瓶的打开从里面飘散出来,不知不觉飘满整间房间,也飘向屋顶,从屋顶瓦块被掀开的那个小口飘散出去。

隐渐渐吸入一丝飘散出来的气体依旧毫无所觉,还在拧眉疑惑尹隻怎么突然拿出了这么只小瓷瓶打开。

片刻后,隐忽觉头晕目眩,眼前亦闪过一丝黑暗,这才惊觉自己已然中毒,相信一定与房间内的尹隻打开的这只小瓷瓶有关,他大意了。

尹隻一直在拿捏着时间,觉得差不多了后,突地拍案而起,直接飞身向上破屋顶而出,倒要看看屋顶上的偷窥之人到底是什么人,又是怎么找到这尹家庄来的,还有他的目的是什么?

隐立即闪身离去,在屋顶猛然破裂的瞬间消失在夜幕下。

尹隻随即双足落在屋顶上没有破损的地方,看着四周已经空荡荡的屋顶止不住深深蹙眉,没想到那个人的武功这么高,在中了他的毒的情况下竟然还能逃得这么快。不过他一定逃不出这山庄的,一定还在这山庄内。

听到动静,不知道突然发生了什么事的家丁婢女们连忙匆匆忙忙赶来,快速仰头往上看。

“马上传令下去,立刻封锁整座山庄,给我在庄内仔仔细细地找,就算挖地三尺也一定要将刚才那刺客找出来不可。”除了刺客两个字,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字来指代刚才那个不知身份的人了。尹隻立即对着下面听到声音赶来的家丁婢女吩咐。

家丁婢女们明显呆愣了一下,没想到竟然有刺客突然闯入庄内,这可是这么多年来都从来没有过的。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按我的话做。要是找不到那刺客,我拿你们是问。”

“是是,小的……奴婢这就去。”家丁婢女这才反应过来,急急忙忙往外去。

尹隻没有立刻从屋顶下来,再度环视起四周。

尹家庄小姐尹苏住的院落内,房间中,由于尹隻不久前的突然到来,还说了那么一番话的尹苏,在尹隻走了后忍不住独自一人再抚了一会儿琴,直到现在这个时候才沐浴。

屏风后面,伊苏一件一件褪去身上的衣服,一丝不挂踏入浮满了红色花瓣的温热浴桶中。

伺候的老嬷嬷与婢女都已经出去,到门外去守着,已经记不起来具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尹苏沐浴的时候不再喜欢有人在旁边伺候。

从尹隻那边逃离的影,本想马上回去向乌云禀告,但在飞快地行了近一半左右路的时候,实在支撑不住,浑身无力,整个人便暂时靠在其中一座院的院外墙壁上稍微休息一下,对于此只能说尹隻的毒太厉害了。但休息才不到片刻,喘息也才不过喘了几下,影就紧接着听到家丁们往这边搜查过来的声音,并且左右两边都有。

这也就是说,他现在不管往哪边走都会撞上正好搜查过来的家丁。一时情况紧急,实在无处可躲之下的影,忽地一个越身进入了身后所靠院壁的院子中,之后在搜查过来的家丁冲入院中的时候一个闪身进入了院内离自己此刻最近的那间房间中。

房间内的伊苏还坐在浴桶中沐浴,对于突闯入进来的人不免吓了一跳,但并没有出声尖叫,而是一把捂住了自己的嘴。

隐已经料到房间内有人,因为房间内有亮着烛光,也已经想好了一进屋后就挟持住房间内的人,但没想到房间内的人会是一个正坐在浴桶中沐浴的美貌女子,愣了一下后迅速过去捂住女子的嘴,大手紧压在女子自己捂住嘴的手背上,目光同时侧开看向远处,并不看女子水面下的娇躯,心中略有些庆幸幸好女子自己先捂住了嘴没有出声,不然他刚才进来时的那一瞬间呆愣必然已经暴露,引外面搜查的家丁进来了。

尹苏止不住颤抖起来,睁大的双眼中布满了恐惧,但又不敢挣扎。

影站在尹苏的身后,又没有看尹苏,浑然未觉尹苏眼中的恐惧,但对于她的颤抖还是感觉得很清楚,但并没有多想,毕竟她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又是在眼下这样的情况下有人突然闯入并挟持了她,自然害怕。

房门外,守在外面伺候尹苏的老嬷嬷和婢女没想到会有这么多家丁突然冲进来,明显吓了一跳,直到家丁快速对她们问有没有人闯入进来的时候才反应过来,对于家丁如此莽撞无礼的举动难免有些恼怒,“这里可是小姐的院子,你们这些人突然吃了豹子胆了,竟然敢这么冲……”

“有刺客闯入,我们是奉庄主的命令连夜搜查山庄的,也是为了确保小姐的安全,还请你们快点回答,有没有人闯入进来这里?还有小姐呢?小姐现在怎么样?我们需要进去搜查一下。”

老嬷嬷与婢女一听冲进来的这些家丁是奉尹隻的命令办事,恼怒自然马上去了一半,也不敢为难这些家丁,但里面的尹苏是在沐浴,自然还是不能让家丁们进去。其中的老嬷嬷便再开口道:“小姐还在里面沐浴,你们都等着,老奴先敲门询问一下小姐。”

家丁点头,催促老嬷嬷快点。

房门随即响起,还伴随着老嬷嬷解释的话与询问的声音。

房间内屏风后面的影自然也听到了,这才知道自己此刻挟持的人竟然是这座山庄的小姐,但事已至此,只能继续下去,就压低了声音对尹苏冷冷地威胁道:“告诉她们你没事,别让她们进来。否则,我马上杀了你。”话落,隐的另一只手扣上尹苏纤细的颈脖,然后紧按在尹苏捂住自己嘴的那只手手背上的手一点点松开,“快点,别耍花招。”

尹苏止不住越发恐惧起来,在身后之人的威胁下颤抖地对外回了一句。

外面的老嬷嬷皱眉,“小姐,你的声音怎么了?”

“没……没事……只是……只是被水呛到了……徐嬷嬷,你让家丁们都走吧,我……我没事,房间内没……没有人闯入进来,别打扰我沐浴。不……不然,我……我会去向父亲说……”在身后之人越发冷冽的威胁下,尹苏继续对外说。但不管尹苏怎么努力想维持声音平静,可还是忍不住颤抖,一句话断断续续成不知道多少节。

外面的老嬷嬷还是觉得有些奇怪,很少听到房间内之人如此断断续续的说话,不过也不是完全没有过。

对于尹苏的声音,一起站在外面等的家丁自然也听到了,要是尹苏真的去向尹隻说,那他们可就真的吃力不讨好,自讨苦吃了。

互相相视了一眼后,一干冲进来的家丁不等老嬷嬷与婢女开口,就先行离去,去其他地方搜查。

婢女其实也觉得房间内传出来的声音有些奇怪,但房间内之人都已经这么说了,他们作为婢女的总不能直接贸然闯入进去看看尹苏到底怎么了,看着家丁离开后,接着在门外守了起来。

房间内,影听着外面渐渐离去的脚步声,整个人不由放松下来。而一放松后,强行压制的阵阵眩晕就反噬般的涌上来,一下子将影淹没。

影止不住晃了晃,无力地松开对尹苏的桎梏,并退了数步。

尹苏慢慢地、颤抖地回头看去,双手已然快速遮挡住自己胸前的春光,一双眼中依旧布满了恐惧,一种近乎从心底最深处散发出来的恐惧,好似怕影怕到了骨子里去。

隐想要再警告尹苏一声,又想要马上离去,但不管是哪一种,都抵不上体内已然越发发作的毒,在尹苏恐惧的目光下整个人忽然砰一声倒地,晕了过去。

尹苏等了片刻,见倒下之人是真的晕了,没想到他竟然还会再出现。而随着他的再出现,那些可怕的记忆不受控制地倏然再涌上尹苏脑海。

犹记得那是两个多月前的一天夜里,就在她和往常一样睡得迷迷糊糊之际,嘴突然被一只大手紧紧捂住,之后发生的一切恍若一场噩梦,并且还是一场痛不欲生的噩梦,那个闯入进来的人竟残忍的强暴了她。

她喊不出来,又逃不出去。她不知道那个人到底是谁,又是怎么进入尹家庄的,只记得那个人一身黑衣,外面守着的婢女似乎什么也不知道,对房间内的一切都毫无所觉。

第二天一早,她是在婢女的敲门下惊醒过来的,醒过来的时候那个人已经不再,浑身的痕迹与疼痛清楚地告诉她昨夜发生的一切并不是梦。

她霎时吓得脸色苍白,整个人卷缩起来,流泪满面,六神无主,不知道可以怎么办好,不敢让婢女们知道,尤其不敢让自己父亲尹隻知道,要是传出去自己被人强暴了,她还有什么脸继续活下去。

后来,在婢女的继续敲门中,她强咬着牙,忍着眼泪往肚子里咽,对婢女谎称说自己不舒服,不要进来打扰。

可是她也知道这不是办法,在打发走了婢女后,她迅速爬起来想清理干净床上的痕迹,想将一切都抹去,尤其是自己身体上的这些,可是不管她怎么弄,就是整理不干净。最后没有办法,她只能用火烧了床榻上的一切,幸好并没有造成火灾,对于婢女们的疑惑与不解敷衍解释几句,再三交代她们不要去告诉她父亲尹隻。

转眼间,两个月过去。

这两个月来,她已经刻意不让自己去回想那夜发生的事,希望能忘掉。

但就在今天夜里,就在不久前,尹隻却突然前来对她说,他很看好今天白天到来的唐大公子唐莫,两家在以前也算有点交情,问她愿不愿嫁那唐莫?

她听到这些话,顿时有些欲哭无泪,差点在尹隻面前崩溃。

她早已不是什么清白之身,她甚至一点都不知道那夜那个男人到底是谁,又怎么能嫁给那唐莫?

可是尹隻却似乎误会了,还以为她的不答是害羞,是不好意思回答,于是笑着离去。她在他离去后忍不住又独自一个人抚琴,那种想“自尽”的想法已经不是第一次浮现在脑海中。而她的哀伤,她的忧郁,她以为她自己已经掩饰得很好很好,但通过琴音还是不经意流露出来,真的好痛苦。

现在,这个人又出现了,一出现就又捂住她的嘴,有关那夜的记忆几乎快将她粉碎。

下一刻,不知从哪来的勇气,仿佛豁出去了一般,尹苏忽然咬牙从浴桶中出来,快速披上衣服,就冲过去想杀了倒在地上昏迷过去的人。

隐浑然不知尹苏把他当成了两个月前闯入她房间,并强暴了她的男人,在体内发作的毒素下,继续毫无所觉地昏迷着。

尹苏冲到倒在地上之人面前后,才意识到自己手上根本没有刀,急忙想在房间内寻找起来,但就在这时,胸口忽然涌上来一阵恶心难受,忍不住想吐,可又什么也吐不出来。而这已经不是这几天来第一次发生。

面对婢女与老嬷嬷的担忧,她一再解释说自己这几日只是胃口不好,也只能这么说,欺骗婢女与老嬷嬷的同时也是自欺欺人。而她真的不希望会是那种结果,但种种迹象都已然快压垮她,她又不能让大夫把脉。

“呕——”尹苏再度恶心难受,忍不住想吐。

等这阵恶心与难受过去,尹苏无力地跌坐在地上,面色煞白如纸,看着对面倒在地上的黑衣人泪流如注,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来对她。

良久,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隐微微动了动手指,慢慢抬起头来。

尹苏顿时吓得往后退,极为惊恐地看着黑衣人的苏醒,好想叫人进来抓住他,可是他一旦被抓住了,那夜的事不就都让人知道了。刚才真不该错过杀了他的机会,可是腹中如果真的已经有了孩子,那他就是孩子的父亲,她杀了他岂不等于是杀了孩子的生父,除非她打掉孩子,可孩子是无辜的,也是一条命。但他的到来是她被强暴的结果。一时间,尹苏真的很矛盾,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醒过来的影一边站起身,一边看向对面跌坐在地上的面色惨白的女子,没想到她在他昏迷过去后竟然还这么怕他,更没想到她竟然没有叫外面的人进来抓他。尹隻下的毒虽然厉害,让他在短短时间就支撑不住,但毕竟不是致命的毒,想来尹隻因为还不知道屋顶上偷窥之人的身份,想抓活口,从而让他现在竟醒了过来。而经过刚才的一番昏迷,此刻醒来后虽然体内的毒还在发作,可好像已经稍有了些免疫似的,让影现在竟能稍微强撑住。

隐接着摸了摸自己的脸,摸到遮住下面半张脸的黑布还在,并没有被人扯动过,便对跌坐在地的尹苏道:“多谢你没有趁机让人进来抓我。放心,你没有看到我的脸,我不会杀你。”几乎从未说过感谢的话,一句话下来明显带着一丝生硬,隐说完后就快速走向紧闭的窗户,趁着现在刚醒过来还能强撑,尽快回去。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跌坐在地尹苏在这时终于开口,眼泪还清楚地挂在左右两侧的脸颊上。

影没有回头,“我的身份,你最好别知道。”

“如果……如果我……我已有了你孩子呢?”

“你说什么?”影刹那间傻眼,两个从未出现在影身上的字清楚刻上隐的脑门,隐止不住错愕而又难以置信地回头。他虽然一直跟在乌云身边,从没有任何男女之事,也从不会喜欢上任何女人与多看任何女人一眼,俨然如同一个没有任何感情的冷血杀手,但对于一个女人怎么怀孕生子还是很清楚,她该不会以为他刚才看了她身体,尽管他其实并没有看到多少,还有捂了她的嘴,她就怀孕了吧?

尹苏也是无计可施,甚至已经无路可走,真的不知道还能怎么办,“我……我不知道你是谁,也不知道你那夜为什么要那么对我,如果你愿意,你可以明天就到庄内来提亲,我……我可以嫁给你。”说到这,眼泪已经如断了线的珍珠一颗颗不断地从尹苏的眼眶中涌出来。

影敏锐地抓住尹苏话中的“那夜”两个字,看来跌坐在地上的尹小姐是认错人了,他今天白天才来这山庄,刚才也是第一次看到她,“尹小姐,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并不是你说的那个人,告辞。”

音落,影迅速出去,消失在房间中。

尹苏看着,一时不免有些哭出声来。

外面的老嬷嬷与婢女隐约听到点声音,想了想后忍不住敲门。

尹苏听着,又强行将眼泪都咽回去,就算是哭也不能哭出任何声音。可她都已经做到这个地步了,还能怎么样?如果腹中真的已经有孩子,就算她现在还可以掩饰,那三个月后呢?四个月后呢?甚至是八个月后呢?

一个女人一生中最重要的莫过于“清白”与“名节”四个字。到底谁能在这个时候教教她,她接下去还能怎么走?

离开的影,尽快返回乌云与夭华所在的院落。在快到院门的时候,正好见一干家丁进去。

院子中,从唐莫那里出来后便回到了这里的容觐,环视了一圈也没有看到影,还以为能够进房间去了,但不想在刚推开门的时候又被里面的乌云打了出来,没想到乌云在重伤的情况下竟然还这么厉害。

而推门进去的一刹那,尽管只是一眼,但还是清楚看到夭华躺在床上,胸前还抱着趴在她身上的小奶娃,明显被人点住了穴,不然不会有小奶娃在手还不拿来威胁。至于地上,一片狼藉,还全都是水。

正愁再没有其他办法可施,还是进不去,看来只能隔着房门对里面的夭华说“唐莫也在这”,好让里面的夭华知道这件事的容觐,只见一干家丁突然冲了进来,不知道发生了何事,反射性地回头看去。

家丁三言两语迅速说明情况,还要进房间搜查,不漏过院中的任何一间房。

容觐难免有些意外,不过转念一想,这样一来倒也好,就让这些家丁们全冲进去,就算打不赢乌云,至少也能稍微拖住乌云,他就可以趁这个时候靠近床上的夭华。

想到这,容觐就面不改色地对冲进院中来的一干家丁道:“刺客就在房间中,我刚刚被打了出来,他们现在还在里面僵持着,你们快点。”

家丁们一听,就立马朝紧闭的门冲去。

“站住。”后面进来的隐已经什么都听到,尹隻所谓的刺客就是他,怎么可能在房间内与里面的人僵持,这绝对是容觐在耍的花招,想要骗一干家丁这么贸然冲进去,就快速叫住一干正要冲的家丁。

家丁们听到声音,本能地停下来回头。

影同样面不改色,对一干家丁道:“我刚刚追刺客出去,但他逃得实在太快了,我并没有追到,最后只看到他往后院那边逃了,如果你们现在去追或许还能追到。”

家丁们不疑有他,就迅速往外跑,准备马上去后院那边看看。

“你们不要听他的,那刺客现在……”

“绝对在后院,你们再不去就晚了。”

影打断容觐,并一边说一边一个飞身上前,就对容觐出手,并对家丁们补上一句,“他只是与房间内之人‘赌气’,所以故意想让你们冲进去。如果刺客真的还在房间中,怎么可能这么半天没有一点动静。”

家丁们觉得有理,回头再看了一眼始终平平静静的房间后,就一起往院外跑,直冲后院而去,不再听容觐的。

容觐与影交了数个回合后,都止不住纷纷倒退了几步分开,都已经有些体力不支。

容觐意外,脱口而出道:“你受伤了?你刚刚去哪了?”

影没有回答,喘息了一下后就走进房门敲门,然后推开门走进去,无视一地的狼藉与水渍,也不往床榻那边看一眼,就对乌云禀告道:“少主,属下没用,中了尹隻的毒,还将一干家丁给引了过来,刚才差点让他们冲进来。”说着,影将在书房中拿到的那本医术拿出来,递给乌云,“这是在书房中找到的,是一本医书,就在桌面上,还是打开的。”

医书?看来这姓尹的人是那老神医的师弟的可能性更大了。可是,如果他真是那老神医的师弟,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还在这里建了这样一座山庄,距离雪山又这么近?还有,他是怎么知道这边的?难道是因为老神医当年与他的通信,那通信中说了什么?可就算是这样,就算因为此让他找到了这边来,可是那老神医早已经死了,尸骨无存,他在找不到的情况下也应该马上返回那边去,怎么会在此定居?

一时间,乌云心头不由闪过诸多疑惑,除非那老神医没有死,还被这姓尹的找到了,然后最危险的地方往往是最安全的地方,他们就在他眼皮底下住了下来。如果真是这样,那老神医现在就在这山庄中?他是见过小奶娃的,九年前也是他亲自施针才让小奶娃沉睡过去,一沉睡就沉睡了整整九年。就算他现在换了个身份,还戴上了人皮面具,可是只要他带着小奶娃,是这小奶娃的父亲,那老神医就还是能一下子就认出他来。到时候再当面说一句“他怎么不是以前的样子”,或者说一句“这孩子怎么会在他手中”、“九年了,这孩子终于醒过来了”等等之类的话,那他在夭华面前岂不彻底暴露?

“查,马上给我查那……”一刹那,近乎从未有过的急切,乌云话语脱口而出,直到就要说出那“老神医”三个字的时候才反应过来,急忙临时停口,后面的话改为小声对影吩咐,让影务必马上查到那老神医,然后杀无赦。

影听在耳内,点了点头,就要转身出去。

“等等,我先给你把脉看看。”只有解了影身上的毒,隐才能够更好的去查。乌云叫住影,就亲自为影把脉,然后开出一张药方给影,相信这庄内一定可以找到药方上面的所有药,后面的就看影自己的了。

而通过为影把脉,从影所中的毒来看,乌云基本上已经可以完全肯定眼下这姓尹之人的身份了。只能说他实在是太大意太大意了,当年就该继续找,没找到那老神医的尸体前就不该撤人。

影拿上药方,再点了点头后迅速往外走。

容觐的声音在这时突然从外面传来,隔着房门清晰传入房间内,“宫主,唐大公子也在这里。”

房间内的乌云面色微微沉了沉,但并没有说话,让夭华知道也无所谓。

影打开门走出来,对于大声说话的容觐看了一眼。

容觐这也是无计可施,也不知道影进去后到底向乌云禀告什么,反正之前就已经想直接隔着房门对里面的夭华说,只是被家丁打断了而已,现在便趁机说了。

影没有说什么,快速越过容觐就出院子,转眼间消失在院门外。

容觐不知道影这是去做什么,但直觉事情不简单,刚才他竟与他打成了平手,他不是也受了伤就是中毒了,不知道家丁找的刺客会否与他有关。

房间内的夭华亦听得清清楚楚,很明显错愕了一下,唐莫也在这里?这怎么可能?可是话是外面的容觐亲口说的,容觐不可能拿这个来骗她。不过这又如何,难不成还指望唐莫来救她妈?那夜在船上对唐莫说的话,她自己也都还记得很清楚,现在回想起来甚至还恍若昨日,虽然说得那么绝与做得那么绝的原因是因为她马上要离开这里,想要让他尽快死心,但说了就是说了,做了也就是做了,她可没有这个脸去求他来救她。也不知道他看到她现在落到这个地步,会不会幸灾乐祸?反正换了她的话,她绝对要鼓掌了。

小奶娃在这时醒了过来,这次睡着的时间真够短的,似乎有些被吵醒,迷迷糊糊地从夭华怀中抬起头来,一副懵懂不知的样子。

夭华挑了挑眉,对上近在咫尺的小奶娃,就他睡得最舒服。

小奶娃看清了夭华后,小嘴很甜很甜地就对夭华唤了一声“娘……娘亲……”,又越来越不怕夭华了。

“别,你可千万别这么叫本宫,本宫可担待不起。”夭华立马翻了翻眼,一副阴阳怪气,实在不敢担的模样,用眼神无声回道。当然,目光虽是对着小奶娃,但眸中的眼神绝对是冲着桌边那朵云去的,只是仍然没办法出声而已。

小奶娃完全看不懂,还以为夭华这么看他是很喜欢他,另外还感觉到夭华的手一直搂着他,就对着夭华又是一笑,十分的开心。

乌云在这时起身走过来,一拂衣袖在床边坐下,伸手抚上小奶娃的小脑袋,准备为小奶娃把一把脉。对小奶娃做得最多的一件事,似乎就是这了,几乎每时每刻都担心他的身体,每时每刻都要十分注意,不可大意。

小奶娃似乎知道乌云伸手过来要做什么似的,调皮得一把推开乌云的手。

夭华眸中闪过坏心思,真希望小奶娃狠狠咬乌云一口。

乌云眸色宠溺,再朝小奶娃伸手。

小奶娃此刻看上去十分有精神,尽管小脸蛋上依旧有些苍白,就调皮得缩入夭华的怀中,脸贴在夭华的胸口,一双小手也藏到自己小身子下面,背对着乌云,以为这样乌云就看不到他了,或是看不到他的手了。

乌云双眼无法视物,在小奶娃的这番调皮下,再次重新落向小奶娃想握住小奶娃的手,一个不小心覆到了夭华搂着小奶娃的右手手背上。

夭华立刻拧眉,那眼神清清楚楚写着“祭司大人,你可别借自己眼瞎,借机行凶”。

乌云也很意外,没想到会覆上夭华的手背,虽然下一刻立即抬起手来移开了,但手掌下面的那丝细腻柔滑还是已经清晰的传入脑海,心不觉微微一动,可又强行压制下去,告诉自己不可以。

小奶娃等了等后,又忍不住抬起头来往外看。

乌云这次落准了,沿着小奶娃的肩膀一路摸到小奶娃的小手,将小奶娃的小手握住掌中,认真为小奶娃把脉。尽管小奶娃现在没事,但这样的没事完全是因为不久前服了雪莲的缘故,但这治标不治本,还需要尽快想其他的办法。

夭华一直看着,也一直没办法开口说话。已经不止一次感叹,乌云对小奶娃真的是好得已经没话说了。如果在这个时候在天底下评选一下“好父亲”,他绝对够入选,并且也一定会成为其中的佼佼者。

小奶娃一直在抽手,调皮得想要将手抽回来。

乌云随后放开。

小奶娃小手一经恢复自由后,就有一把拽紧了夭华胸前的衣袍,并努力想再往上爬一点,想靠夭华的脸更近一些。

夭华只能用继续用眼神表达自己的抗议。堂堂魔宫宫主,昔日那么嚣张与目中无人,狂妄张扬,让每个人都恨得牙痒痒的一个人,竟落到今时今日这一步,真是风水轮流转,出来混就注定要了还。所以她以往做事,往往都做绝了,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他日的残忍,可偏偏面前这朵该死的乌云总是让她无可奈何。等到她有朝一日翻身之时,非立马扒他的皮,直接不给他任何活命的机会。

小奶娃爬了半天也没有爬开一点,但小手却已经朝夭华的脸摸去,只摸到夭华的下颚。

“小布点,不要用你已经被乌云污染过的小手来玷污本宫!”夭华咬牙,故意对小奶娃瞪眼,就算乌云看不到,也要让小奶娃看到她此刻的恼怒,推不开小奶娃就狠狠吓倒他。

小奶娃依旧没看出来夭华的眼神,小手只摸到夭华的下颚显然有些不甘心,就继续努力往前伸,整个小身子也继续努力往前爬。

夭华“欲哭无泪”,怎么到了这南耀国后,她就尽被面前这对父子“欺负”?难道有这朵大乌云还不够,还要给她来一个小克星?能不能不要这么对她?一定是她上辈子连神佛都没有放过,连神佛都灭了,这辈子要这样对她。

乌云在这一期间只是坐着“看着”,好像看得到一般,脸上没有任何波动。

与此同时的另一边,影拿着乌云开出的药方,已经在山庄内寻找起药,不知不觉找到了后院了,在后院的其中一间一点也不起眼的简陋房间内发现了很多很多草药。

------题外话------

关于昨天4号的奖励名单:

1、风雨妒、520小说MEM、samdn、631738333

2、昨天投月票最多的亲亲“牛排五分熟”,其他所有投过月票的亲亲全部加起来有二三十名,由于数量太多无法在题外话中一一列出,但我后台中都有记录,请这些亲亲全都留言,我会在留言中逐一奖励

3、烟雨江畔听雨潇潇、空忆残苍、1564566

4、无

5、支羽、13534236201

(以上所有亲亲,所有奖励,我都会在留言中逐一奖励,亲们明早可查看自己余额里的520小说币有没有多起来,也可用电脑登入看会员后台的留言奖励那块。因奖励只能在留言中送出,所以请亲们留言。还因奖励可每天重复赠送,本月每天如此,不限制,所以有条要求就是必须全文订阅的亲亲!亲们晚安,求月票,大爱)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