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一百三十四章 同床共枕

唐莫记得白天时候家丁说的话,是他们家小姐在抚琴,也就是说这琴音来自尹隻的女儿。

对于尹隻的女儿,唐莫从没有见过,当年进山去找老神医时也是一样,那时只有尹隻一个人在,他的妻女并不在身边,毕竟在那之前尹隻也已经离开了山,是突然听说老神医不见了后才回山去的。

白天的时候尹隻已经一连找借口避了他两次,明显瞒着他,不想告诉他老神医的下落,但却又留下了他,并没有直接让他走,这一举动到底是出于两家交情上的礼貌,还是他还有一线机会?但这线机会,他到底要怎么做才能让尹隻说出来?尹隻不说的原因又到底是因为什么?

尽管寒风已起,但不得不说今夜的月色还是不错。

唐莫睡不着,刚才走出来的原因就是想到庄外走走,此刻看着连忙停下交头接耳的几名家丁,沉默了一下后让其中一名家丁带路,带他到庄外走一下。

家丁自然不敢违抗,其中一人就快速对唐莫躬了躬身,走在前面带路。

等眼看着唐莫走出了院子后,剩下的几名家丁忍不住又交头接耳起来,话语在说完了今夜发生的那一幕尴尬后,不知不觉转向那间房中的三个人的容貌,说起三个人的样子来,尤其是说小孩子的长相,几乎与红衣女子一模一样,实在是太像了,尽管这么小的孩子与父母长得像的比比皆是,但这么像的也还是少见。可这些话已经离去的唐莫自然丝毫听不到。

庄外的夜景俨然比庄内来得更好,一踏出院门,浩瀚无边的美丽夜色就一下子映入人眼中,姣姣月光更是若一层透明的薄纱笼罩天地,远远地还能看到一座雪白的大山,在夜幕下尤显得清晰,好像一柱擎天,高耸入云。

家丁见唐莫看着远方的雪山不动,还以为唐莫对那雪山好奇,就主动解释道:“唐大公子,那里便是南耀国最边境的雪山了。雪山上常年积雪,从来不化,今天白天的时候才发生过一场雪崩。你别看它这么看上去好像离得挺近,但其实距离这里还有好一段路程,马不停蹄地骑马也大概要半个时辰左右。”

“是吗?”唐莫淡淡地反问一句,其实在白天来的时候就已经注意到那座雪山了,也可以说是绕了一个大圈从雪山那边绕过来的。

家丁点头,“其实那边的风景更好。不过也很危险,今天就毫无征兆地雪崩了,还伤了两人,就是我们白天时候救回来的那两人,他们到现在都还没有醒来。”

“那那座雪山,你们上去过吗?”唐莫十分随意的口吻问道。

家丁摇了摇头,“我们只去山脚下埋过酒。那上面实在太冷了,也没有什么好上去的。”

唐莫没有再说话,瞭望雪山的黑眸中不知不觉闪过一丝略有所思。服下唐门那颗消失的禁药,再由老神医亲自施针使其长久沉睡下去的人,往往需要被安置在一个极为冷寒的地方,比方说冰窖,这也是他这么多年来一直所想的,但没想到隔着茫茫海域的这边竟然有这样一座终年不化的大雪山,那雪山中显然也可以安置人,甚至比一般的冰窖还好,毕竟再大的冰窖也还是要时刻注意,需及时搬新的冰块进去才能确保里面的温度一直保持不升上来。他现在因为找老神医而找到了这里来,又在这里看到了雪山,不知道这两者之间到底是巧合,还有有着某种关联?

家丁见唐莫沉默,自己也不再说话。

唐莫再看了一会儿后,抬步往前走,在庄外稍微走走,一来打发时间,二来静下心想想。

家丁改为在唐莫后面跟着,早已经学会了察言观色,见唐莫一副有些在想事情的样子,就尽量不发出任何声音打扰,没有再主动说什么。

时间在安静中悄然流逝。

月光如初,始终无声无息地笼罩下来,朦朦胧胧。

渐渐地,沿着山庄的外围绕过近半个山庄,唐莫不知不觉走到山庄的后门那边,只见山庄后门外乃是一大片空地,对着层层起伏的山峦。

下午的时候自尹隻院中出来后就一直在自己的简陋小院中摆弄草药的老水,在准备收拾药草之际,忽然想起什么,就背着白天时候的竹篓出门,准备连夜再进山一趟。只要是有关草药的事,他一向数十年如一日,总是能废寝忘食,想到就去做,立马将其他的一切都统统先推到一边去。

唐莫站了一会儿,正准备转身往回走时,正好听到后院门的从里面打了开来,接着一名头发花白的老头从里面走出,背上背着竹篓,手中拿着一只小锄头,还不忘回身将打开的院门关回去。

跟在唐莫身后的家丁同样看去,一时忍不住脱口而出道:“老水,都这么晚了你又要进山去采药?”

老水顺着声音回头,这才看到家丁与家丁前面的人,不过光这么看丝毫看不出来家丁前面的人到底是今天刚来庄内的那对夫妻里面的男子,还是那唐门大公子。

“老水,都已经这么晚了,我看你还别去了。”出于好心与当下,家丁忍不住劝道。

老水摇了摇头,没有说话,就自己一个人转身头也不回地往前方的山林中去。九年前没办法医治那个刚出生的孩子,就连他也有些束手无策,几乎从没有碰到过那样的病例,并且在雪山近一年的时间也没有研究出医治那小奶娃的对策。尽管时至今日早已事过情迁,所有的事情也都已经不一样了,还要防着雪山上之人追杀他,可对于那小孩子身上的病情他是真的很有兴趣研究。作为任何一名大夫而言,都不可能在碰到没有遇到过的病例的时候直接丢一边去,何况是他。或许这世间其实还有这样的病例,只是他没有碰到。或是日后也会出同样的例子,研究出来后也能帮助其他的人。

唐莫看在眼里,黑眸中不觉再度闪过一丝思量,就对着身后的家丁再问,不过问话的语气还是和之前一样,像是很随意般的随口一问,“刚才那个人,他叫老水?也是庄内的人?”

家丁点头,“对,他叫老水,也是庄内的人,很早之前就已经在庄内了。”

“那他的医术如何?”

“这个啊……”家丁不由挠了挠头,似乎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说实话,老水只是喜欢摆弄草药与上山找草药而已,还从来没有为谁医治过。另外庄内有专门的大夫,每次都是那大夫为庄内的人看病,也用不着老水。”

“那你们庄主呢?你们庄主病了,也是那大夫医治?”唐莫追问。

家丁有些听不明白唐莫为什么这么问,这个问题听上去好像有些奇怪,但又说不上来奇怪在哪,“当然,庄内就只有这么一个大夫,庄主病了自然也是那大夫医治。”

唐莫微微拧了拧眉。尹隻的医术虽然比不上老神医,但毕竟是师兄弟,同出一门,怎么样都比外面的大夫来得好,生病根本不需要让另外的大夫看。而刚才进山去采药的人,既然那么喜欢草药,晚上了都还要去采,却从没有医治过人,难道不一样让人觉得奇怪?

看来这山庄内恐怕另有乾坤,并不像现在表面看上去这么简单。

想到这,唐莫再朝老水进山去的方向看去一眼,对身后的家丁道:“不知这后门能否直接进山庄去?如果能,就不用在外面再绕一圈了。”

“当然能,唐大公子请。”家丁连忙做了个请的手势,然后就先一步走到前面,推开关回去的后院门。

唐莫缓步走进去,在家丁的带路下返回自己在庄内留宿的院落。

走到一半时,正好碰到刚从自己女儿院中出来的尹隻,唐莫不免意外了下,接着不闪不必地走上前去,对尹隻拱了拱手唤道:“尹伯伯。”

尹隻也有些意外了一下,没想到白天找借口避了两次的人,现在会突然撞上。他刚刚去他女儿尹苏的院子,就是对尹苏说了说有关唐莫的事,让尹苏知道他很看好这唐莫,如果唐莫愿意,他倒是很乐意将她嫁给唐莫,不知道她觉得怎么样?当然这么直接地问,女儿自然有些不好意思回答他,见她沉默也就已经差不多了,剩下的与关键的就是唐莫这边。

想了想后,尹隻也知道一再避下去不是办法,何况老水那边都已经明确地回答他了,他也该想办法找个时间完全回绝了唐莫,让唐莫不要再抱希望,也不要再找上门老神医。而隔日不如撞日,就现在也行,尹隻便笑着回道:“原来世侄你也还没有睡。那正好,现在刚好有时间,不如我们一起去凉亭那边坐坐如何?”

“小侄自然很乐意,只要尹伯伯空了,有时间就好。”唐莫点头。

这时,那道琴音又起。

唐莫听在耳内,也算是半个懂琴之人,这一而再再而三的已不难听出琴音中所含的那丝淡淡忧愁,也不知道那尹小姐到底在忧愁什么?但这并不关他的事,他也不想搀和。

尹隻并不懂琴,丝毫没有听出琴音中含了什么,只当自己女儿喜欢抚琴。

同样听到这琴音的,还有厢房的房间中那床榻上还僵持的两个人,这两人自然就是夭华与乌云了。

夭华挑了挑眉,才没兴趣理会琴音中到底是喜悦还是哀怨,心情本来就已经很不好,这大晚上的还要被这么道琴音一再扰人思绪,抚琴之人她以为她是谁,在表演高超的琴艺吗?那她建议她马上换个地方,浑然没有自己才是那个贸然闯入山庄“做客”的客人的自觉性。

乌云倒是听出来了,但这与他何干,没有理会。

再僵了片刻后,乌云不再理会夭华,命外面的婢女准备一碗稀饭进来给小奶娃吃。

小奶娃虽然还有怕夭华,但这么长时间见夭华始终一动不动,心中的那丝怕不知不觉渐渐抛到脑后去,小手甚至忍不住往前伸,想去抓夭华还抬着僵在半空中的手。

夭华是在出手的瞬间被乌云点穴的,现在人倒在床上,整只手自然还高高地抬着。

先前手腕被乌云扣着,家丁与婢女猛然撞门进来的时候自然看不出来这一丝异样。

乌云抱着小奶娃,小奶娃要怎么样都宠溺着,感觉到小奶娃要去抓夭华的手,而夭华现在绝对动荡不得,不可能冲开身上的穴道,就抱着小奶娃靠近一分,让小奶娃的小手可以抓住夭华的手指。

小奶娃一把抓住后害怕得快速放开,躲回乌云怀中。

如此几次三番后,小奶娃才抓住夭华僵抬在半空中的右手的其中一根手指,一脸高兴的样子。

夭华翻了个白眼,能别乱摸她吗?

乌云能感觉出来小奶娃还是喜欢夭华的,尽管现在对夭华还有些怕。对于此,他自然乐见,尽管每次夭华伤小奶娃的时候他都气愤到不行。或许他的记性也和小奶娃一样差,就当时气气,过后又原谅她。

小奶娃抓牢了夭华的手指后就不肯再松开,见夭华依旧没有动,好像一点也没有生气,苍白的小脸忍不住笑起来。

没多久,婢女送稀饭进来,从推开门的那一刻起就一直低着头,快速将稀饭放到桌上后就立即转身退了出去,满地的水渍俨然已经像整间房间被淹了一样,但这些也只有明天一早收拾了。

乌云就要起身,抱小奶娃到桌子那边去吃。

小奶娃还是不肯松开抓住夭华手指的小手。

乌云试了几次后,只能过去将桌子上的稀饭端过来,到床这边喂小奶娃。

夭华将这一幕全都看在眼里,九年前曾在脑海中想象过的画面如今竟真实的出现在面前,一张床上一家三口,她慵懒地躺着看那人喂孩子吃东西,孩子则调皮地怎么也不肯吃,非要与她亲近不可,可现在人变成了面前这朵乌云,孩子也不是她的孩子。可以说,那一年、那一天,突然间一无所有,她不知道他消失的原因,也不知道他之前是不是都在骗她与算计她,更不知道他去了哪里,什么都不知道,好像个彻头彻尾的大傻瓜一样。

忽地,夭华猛然用力闭了闭眼,不明白自己最近怎么老想到过去,明明都已经忘了九年了。

而瞬间的异样来得快,去得也快。当夭华重新睁开眼时,脸上已丝毫看不出半点刚才的神色,好像刚才刹那间的变化根本不存在一样。

乌云没有察觉到夭华的这一丝异样。

小奶娃不想吃,不管乌云怎么喂,就是将头转来转去不配合,就算吃了进去也故意吐出来,最后眼见乌云还要喂他,那勺子又朝他的嘴伸过来,就忽地一个转身扑向夭华,笨拙地跌到夭华的身上,往夭华的怀中躲去。

夭华明显拧眉,露出十分不悦的神色,那眼神清清楚楚地在说:“小奶娃,往哪扑呢?还有手往哪放呢?别轻薄本宫,本宫可没有兴趣碰你这么个小奶娃子。”

小奶娃跌趴在夭华身上后,就要往夭华的上半身再爬一点。

乌云自然知道小奶娃现在不会有什么胃口,好在之前已经为他服下雪莲,他现在这么不肯吃也就不勉强,腾出一只手来抚上小奶娃不稳的身体,将小奶娃的举动全都感觉得再清楚不过。

犹豫了一下后,乌云告诉自己是为了小奶娃,最后再放纵自己一次,就将夭华整个人往床榻离侧一推,然后将小奶娃安置在中间,自己在外侧躺了下来,手中端着的稀饭早已反手一把平平稳稳地凭空扔到桌子上去。

夭华面色有些微变,她绝对是说说而已,可一点也没想过真的与这朵该死的乌云同床共枕。不过眼下已经这样,刚才说出的话还在眼前,自然不肯就这么认输,一动不动地看着上方的纱幔道:“祭司大人,你不觉得我们之间不隔着这么个碍事的小奶娃会更好吗?”

乌云没有说话,只想安安静静这么一刻,不想被打扰。

夭华的话还在继续,眼下这样的画面在魔宫中时真的是抓破脑袋也想象不出来,“祭司大人,你宝贝孩子可比你知情识趣多了,看他的小手都已经在乱摸本宫……”

------题外话------

下一章,见到唐莫!

九月份的新活动,4号公布,尽请期待!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