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一百三十三章 闺房调情

“怎么样祭司大人?要不要好好考虑考虑?如果你真不愿意,那本宫也只能自己一个人孤零零地去洗了。”语气中有多失望与哀怨,眉宇间就有多忍着笑,夭华一边说一边继续看着对面面色黑沉铁青的乌云,饶有兴致地欣赏乌云身上不断压抑的怒火。不得不说,其实这么“调戏”乌云也是一件很有趣的事,要知道在这之前每每都是她被他堵得说不出话来,尤其是他第一天带着小奶娃回来,公然栽赃嫁祸给她,还说得振振有词的时候,每次一想起来就觉得可气。

乌云的手紧握成拳,已然被夭华气得有些说不出话来,真想当即按住她狠狠地痛打一顿。

“怎么,都不屑回答本宫了?那好,那本宫自己一个人去洗了。祭司大人既然这么有骨气将本宫如此盛情的邀请都弃如敝屣,不屑一顾,那就别在本宫沐浴后偷窥,做一些见不得人的小人行径。”哀怨忽然化为怨怒,脸上的神色犹如翻书一般,前一刻还风平浪静,后一刻就已是闪电雷鸣,整个人更是像突然变成了一个怨妇一般,夭华突地猛然站起身来,就一脸恼怒地用力一拂衣袖,在乌云的面前走过,气呼呼地走向屏风后面。

屏风后面的浴桶中,里面水还在不断散发着袅袅热气。

一眼环视下来,只见屏风后面很简单,也很简洁,除了一只浴桶外几乎再没有其他东西。

夭华站定脚步,将屏风后面的一切都收入眼底后,微微回头朝还坐着的乌云撇去一眼,唇角若有若无轻勾,刚才的那几句话当然是她故意说的。

还绑在夭华左手手腕上面的绳子,在这一过程中一直拖在地上,另一头也还一直握在乌云手中。即便是刚才喂小奶娃服下雪莲与动筷子吃饭的时候,乌云也没松开。

乌云气归气,但又岂会一点都洞察不出夭华心中的正真意图。

但不管怎么样,他今夜都不可能让她偷跑走,后面也是一样。

她要是还不死心,还非耍花招不可,他就陪她,看到时谁输!

一起洗鸳鸯浴这样的话也亏她说得出来。要是她这话对别人说,想到这的乌云紧握成拳的手霎时不由更紧一分,烛光下的脸上找不出一丝表情。

已经站在屏风后面的夭华,虽然很想马上逃离这里,刚才说了那么多的最终目的也在于此,让她可以一个人顺顺利利地单独到这屏风后面来,并且最后一句话更是透着激将法,从而将乌云杜绝在外面,但到底用什么方法离去还是得从长计议,自然不可能看到窗户在眼前了就莽撞地直接往紧闭的窗户跑,要知道她现在可比不上之前,所有的武功与内力还都使不上分毫。要真这么做的话,保证还没跑到窗户就绝对被乌云这厮给抓回来了。

下一刻,夭华伸手试了试浴桶中的水温后,故意发出声音地褪下身上的衣服,踏入浴桶中去。

由于绳子还绑着,最后褪下的衣服全都从左手下去,沿着绳子落地,挂在拖在地上的绳子上,凌乱的散落了一地。

回头算算日子,她倒真的已经有好几天没有沐浴过了,那日从湖底上来时浑身湿透,身上的衣服更是在赶路的一路上被风吹干的,自然要有多难受就有多难受。

乌云听着屏风后传来的水声,侧了个身完全背对屏风后伸手为自己倒了杯茶,冷冷地喝起来。

温热的水一下子从四面八方包围上踏进去的夭华,上面还漂浮着一层红色的花瓣。夭华不由舒服地舒了口气,虽抵不上魔宫中的豪华浴池,也没有在魔宫中那么享受,但也还勉强可以接受。

一会儿后,夭华屏住呼吸,身体慢慢往下沉,将整个人都沉入了水中去,在水中迅速思量起对策。看看时间,现在外面都已经天黑,她剩下的时间又更加少了。

不管怎么样,她为了回去这一天已经等了很久很久,幸好许敏的出现让她得到了她的那块通讯器,从而再次与那边取得了联系。这次的机会,她无论如何也不能错过。谁要是阻拦,妨碍她的好事,她绝对遇神杀神,遇佛灭佛,绝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时间缓慢流逝。

乌云手中喝的茶不知不觉慢慢见底。

完全沉下水的夭华在差不多快窒息之际,忽地猛然破水而出,一下子坐直身来。要搁在平日里武功还在时,哪会这么一会儿功夫都坚持不住。

浴桶中的水及水面漂浮的花瓣,在夭华的这一举动下刹那间四溅开去,散了一地。

夭华双手抹了抹脸,将脸上的水渍与沾到的花瓣全部抹掉,等可以再睁开眼了后,身体慵懒地往身后的浴桶壁上一靠,双手往浴桶的边缘一放,就独自一个人继续思量起来,面色紧绷沉凝。这么短的时间,可以说机会几乎只有一次,她必须一击成功,不然就算再想办法时间上也来不及了。

桌子上的烛光透过半透明的屏风渗透到屏风后面,朦胧中尤显得夭华袒露在空气中的肌肤白皙如雪,水润光滑,胸前的春色在漂浮的花瓣下半遮半掩,好似一块晶莹剔透没有一丝瑕疵的白玉。

乌云从未有过的正人君子,背对的身体始终没有回一下头,尽管回头了也丝毫看不见,但那袅袅湿润的氲气还是不断从屏风后面散发出来,不知不觉笼罩整个房间。房内的气氛就算再怎么不刻意,无形中也早已经有些悄然转变。

又片刻后,乌云放下茶杯,起身走向床榻,将腿上的小奶娃安置到床榻上去,让小奶娃可以睡得更舒服一点。行走的过程中,由于对眼下这间房间的不熟悉,难免有些磕磕碰碰,甚至差点撞翻一张椅子。至于手中所握的那一头绳索,依旧握着,没有松开。

屏风后面的夭华全听在耳内,没有理会,继续自己的思量。

在乌云终于走到床边坐下与将小奶娃放下,拉过被子准备给小奶娃盖上之时,被放下的小奶娃忽然动了动。

乌云敏锐地察觉到,一时不免意外,紧接着欣喜不已,快速低头“看”向醒来的小奶娃,握住小奶娃的手。

小奶娃随后睁开眼来,还有些迷迷糊糊,抽回手揉起眼睛。

乌云随即快速为小奶娃把脉,没有什么能比小奶娃醒来过来这一消息更好的了。如果可以,他宁愿自己折寿也要小奶娃安然无恙。

小奶娃再抽了抽手,不要被握住,等慢慢揉完了眼睛后,一副懵懵懂懂的样子盯着面前乌云看,然后伸手就要乌云抱,小嘴沙哑地唤出两个字,“爹……爹爹……”

乌云霎时完全扫去先前的阴霸,眉宇间除了宠溺与温柔,还是宠溺与温柔。

屏风后面的夭华顿时止不住挑了挑眉,小奶娃的声音虽然轻,但她还是听到了,毕竟这一刻的房间内很安静。

这么说来,小奶娃醒了?那雪莲还真管用,乌云这厮也够幸运的,可是她怎么就没有这么好运?来到这山庄来后似乎还没有发生什么好事。

不过现在似乎是个不错的机会,小奶娃终于醒来,乌云的整颗心必然全都到小奶娃身上,也就不会像防贼一样时刻防着她耍花招与偷跑了。

这般一想后,夭华立即眸光转了转,想找一处可以用来替代绑绳子的地方。

可屏风后面实在太空,就算想找也根本都找不到什么东西,更别说能用来绑绳子的地方了。而屏风的脚上,哦不对,眼下这屏风根本没有什么脚,底下就是一横木杆。

夭华不由拧起眉,能否别这样耍她?让她终于等到机会了,却没地方绑绳。

下一刻,正当夭华止不住失望,甚至忍不住跺脚,将视线从屏风的底部收回来之时,余光不经意让夭华瞥见自己此刻所在的这只浴桶的底下就有好几个脚,真是天不亡她,就立即不动声色地开始解左手手腕上面绑着的绳子,在好不容易将绑得死紧的绳索解开后就快速无声无息地从浴桶中出来,将绳子这头绑到浴桶的脚上,然后伸手取下屏风上面挂着用来换的衣服,轻手轻脚穿上,一头*的长发就披散在身后。

乌云还沉浸在小奶娃醒过来的高兴中,没察觉到屏风后面的那些微小动作。

夭华一经穿好衣服,系上腰带,就一个转身靠近窗边,一点点慢慢推开窗。

窗外不知何时已经起风,夜晚的风明显有些寒冷,尤其是这里还靠近雪山。

在窗户一经推开之际,外面的寒风就猛然灌入进来,一下子吹散房间内到处弥漫的温热氳气,也吹得床榻那边的纱幔晃动起来。

乌云的面色霎时一变,就猛然一拉手中的绳,并一掌袭向竖着的那道屏风。

屏风立即轰然倒塌,直直导向屏风后面的那只浴桶。但由于浴桶中还都是水,整体的重量可想而知,以至倒下的屏风并没有将浴桶怎么样。同样的,从夭华的手腕上解下来的绳子已经绑在浴桶的脚上,乌云普一拉的时候自然没有拉动,也有些拉不动。

已经推开窗正要出去的夭华,刹那间反射性地回头,正好看到这一幕,并通过倒下的屏风一眼对上床上的乌云的双眼,不由微微一颤,就连忙越发抓紧时间,左手一撑窗棱,整个人就迅疾如风地直接跃身从窗户跃了出去。

乌云没有拉动绳索的手,立即再猛然一拉,几乎用上了剩余的所有内力,刹那间硬生生扯断捆绑在浴桶脚下的那一头,在整只浴桶砰然一声倒塌的破裂声中及夭华已经跃身出去的刹那间,挥动手中的绳如同一条巨龙一般猛地席卷上夭华撑在窗棱上那只就要撤离的手,将跃出去后双足刚刚落地的夭华整个人一把硬生生又扯了回来。

夭华完全不料撑窗棱助自己跃身而出的手会被绳子一下子缠住。

一刹那,被扯回的夭华顿时整个人如直线一般在半空中一划而过,砰一声重重落在床榻上。

夭华吃痛,一时间不管是被扯伤的左手,还是跌撞在床榻上的后背,就要快速坐起身来,另外虽然武功已经被封,但还是一掌就朝乌云袭过去,打不伤他也打疼他,可恶。

乌云早已料到夭华的举动,快若闪电地直接点了夭华的穴道。

夭华袭出的手霎时僵在半空中,僵硬住无法动的身体又砰一声落回去,重新跌回床榻。

在院子中伺候的婢女与家丁们听到这么大的动静,不知道房间内突然出了什么事,有些担心地连忙跑到门外敲门。

原本还挂在绳子上面的衣服,也就是夭华之前踏入浴桶中时褪下的衣服,随着绳子那头又绕住了夭华,将夭华整个人扯回来,此时已经全部散落在夭华身上,凌乱不堪,甚至还包括白色的亵衣。

乌云暂时没心情理会外面敲门的婢女家丁,紧接着一把扣住夭华僵抬在半空中的右手手腕,朝着动荡不得地夭华俯下身冷冷警告道:“我说过最好不要再和我耍花招,你……”砰一声,房门在这时被一把撞了开来,外面敲门的婢女与家丁们顿时一起涌进来。

乌云的警告不由戛然而止,反射性地回头看向冲进来的人。对于夭华身上有没有穿衣服,衣服又穿得到底整不整齐,由于丝毫看不到,只是感觉到随着夭华整个人被自己拉回来,有衣服散落在她的身上,就本能地扯了一把夭华身上散落的衣服,将夭华遮掩住,冷硬地吐出两个字,“出去。”

冲进来的婢女与家丁,完全是因为担心,在外面敲门那么多下门也不见里面有人出声,于是就冲了进来。冲进来后一眼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幅情形,屏风倒在地上,浴桶已经破裂,满地都是水与花瓣,而一袭红衣的女子倒在床榻上,身上的衣服凌乱不堪,白色的亵衣都披散在身上,那下面也不知道还没有穿衣服,一只手则还被她旁边的男子握着,男子在他们撞门而入的时候几乎是俯身压在女子身上的,更重要的是还连忙扯了一把衣服遮盖住女子的身体,另外空气中还散发着一股温热的氳气,这一些列情况全部加在一起无形中也为这样的画面多蒙上了一层暧昧的面纱,怎么看都像是“闺房*”的画面。他们这么冲进来,俨然正坏了房间内两个人的情趣,难怪男子面色会这么难看,要他们马上出去,只是他们这动静也未免太大了一点吧?

意识到这一点与慢慢反应过来的后家丁婢女们,脸止不住一红,就快速退出去,并带上房门。

夭华余光看在眼里,谁能告诉她这些家丁婢女都是些什么眼神?当然了,向他们求救绝对是没有用了,夭华只能眼睁睁看着房门合上,被乌云扣住的手腕只觉冷得她想发抖,很快一改面色,笑脸迎人,皮笑肉不笑地抢在乌云再开口警告前开口,“祭司大人,今天的夜色不错,你既然不愿陪本宫,本宫自然只能自己一个人出去赏月了,你用得着这么大的反应吗?”

“赏月?”鬼才相信她的话。他刚才委实大意,若不是那阵风突然涌进来,真被她跑出去了,明明都已经那么再三提醒自己要小心谨慎,甚至还说陪她玩,看最后谁输,真的是对她一眨眼的时间都不能放松。

夭华再努力撤出笑,第一次觉得自己实在可怜,“是啊。”

“那现在还要不要再出去赏?”

夭华发誓,就从来没见过乌云说话时像现在这么阴阳怪气,好想发抖,当然更想一刀刺过去,直接扒了他的皮,前提是她能动与武功恢复的话,“如果祭司大人愿意陪伴左右,本宫自然是还想出去。祭司大人,不如陪本宫一起出去赏赏月吧,顺便带上我们的宝贝孩子,一家三口多美满。”

乌云扣住夭华手腕的手顿时恨不得将夭华的手腕硬生生捏碎,她就是有这种将他气得火冒三丈的本领,“你今晚就给我好好在这张床上呆着。再敢有什么小动作,我断了你双腿。”

“那祭司大人要在这床上呆着吗?本宫一个人醒着的时候怕寂寞,睡着了又怕冷。”

“你……”乌云头顶止不住开始冒烟,“给我闭嘴。再多说一句,我割了你舌头。”

夭华咬牙,她的头顶也绝对已经开始冒烟,该死的那阵风,真是连老天都站在这朵乌云这边,连老天都跟她作对,她到底还有什么办法离开与对付乌云?

小奶娃在这期间有些吓到了,整个人卷缩在乌云的怀中不敢乱动,直到感觉到外面平静了后才慢慢从乌云的怀中抬起头来,但在看到面前躺着的夭华的时候还是有些怕怕地往乌云怀中缩。

外面伺候的家丁与婢女们,再过了一会儿后,除留下两个守夜的人外,也都纷纷离去。

一路上,离去的家丁与家丁在一起,婢女与婢女走在一起,都忍不住小声交头接耳说刚才看到的那一幕,有的甚至到现在还有些脸红,尤其是年纪比较小的婢女。

很快的,一传十十传百,事情一下子在整个庄内传了开来。

唐莫住的院落内,灯火通明的房间中,唐莫还没有睡,还在喝着茶打发时间。

在房间外伺候的家丁,从进出忙碌的其他家丁那里听到一二,见房间内的人并不需要他们伺候,就暂时走开一会儿,忍不住拉着进出忙碌的家丁打听怎么回事,好奇心这种东西在哪里都很平常。

唐莫不知何时已经走出房间,站在房门口处将院中集聚在一起的几名家丁之间的交头接耳全都听在耳内,只听他们在那里说今天住进来的那对夫妻如何如何奇怪,还在房间内弄出了很大的动静,婢女家丁不知道出了什么事,竟冲了进去,最后闹出尴尬一幕等等。

对于这些,说实话,唐莫并没有多大的兴趣听,浑然不知这些家丁在说的人就是乌云与夭华。

交头接耳得正不亦乐乎的几名家丁,后知后觉意识到唐莫的出来,连忙先暂停下下来,随时听候唐莫的吩咐,尹隻可是亲自交代了让他们务必伺候好唐莫,不得出任何差错。

唐莫没有说什么。

安静中,忽然隐约传来一道琴音,与白天听到时差不多,优美而又空灵。

唐莫听在耳内。

------题外话------

本月结束,九月正式开启,非常非常感谢亲亲们这一个月来的支持,九月将会有新的活动,敬请期待!

关于31号的活动奖励名单:

1、qq1007524580、阿卡006、一座城2012、15914334357

2、qquser9586931、太子勇、29038、15202011583、37989

3、烟雨江畔听雨潇潇、空忆残苍、hawk1013

4、笑如此牽強ミ

5、本月累计投票最多的亲“hawk1013”奖励999520小说币,第二、三名“29038、一带一路丝绸之路”分别奖励666520小说币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