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一百三十二章 祭司,一起鸳鸯浴吧

微微一顿,一袭白衣的故友之子接下去道:“尹伯伯,你是老神医唯一的师弟,也与我唐门素有交情,不知你可否告知老神医现在在哪?”

“这……”被称为尹伯伯的尹家庄老庄主,顿时神色犹豫,面上不由闪过一丝为难。

一袭白衣的故友之子全都丝毫不漏看在眼里,看来尹隻应该知道,他这趟前来应该说已经有半趟没有白来。只是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他好像有些为难,不想告诉他老神医的下落,又或者有些不知道怎么开口。

九年前,重病已久的唐门老门主,也是就他爷爷突然一夕间去世。

这本来也不算什么奇怪的事,毕竟生老病死谁都会有,再加上他爷爷又已经病了那么久,情况一直都不容乐观。

所以在面对他爷爷突然去世的这一情况时,在最开始的时候,包括他在内的所有人都几乎没有怎么起疑,只是有些后悔当夜留了他爷爷一个人在房间内睡觉,谁也没有留在房间里面陪在他身边,可是后来在为他爷爷收拾遗物的时候却意外地发现他爷爷研制出来与收藏得很好的那颗禁药不翼而飞了。

那禁药,同时也是唐门从不外流的一种秘药。几十年来也就只有他爷爷一人研制了出来,在他爷爷去世后到现在已再度失传,没办法再配出任何一颗。

为了此,唐门上上下下还彻彻底底地找过一阵,甚至还怀疑过是府内的人偷偷拿了,另外也有马上派人找老神医,因为这种禁药的药效是让一个人长时间沉睡,犹如活死人一般,但要达到这一结果又并不是直接服下药就可以了,还需要当今世上医术最高的老神医在人服下药后亲自为其施针才行。

这也是说,如果有人偷了,想要用这禁药来达到让一个人变成活死人的目的,就必须还要找老神医帮忙才行。他们只要马上找到老神医,问问最近有没有什么人找过他,让他施针使什么人长久沉睡下去,就自然而然可以查出是谁偷了药了。可是在那时就已经找不到老神医,老神医已经不见了,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就因为这样,在找不到丢失的药,又找不到老神医求证的情况下,整件事最终变得不了了之。

现在时隔九年,也没有什么人会提起这件事了,更没有什么人还调查这件事。可就在几个月前,在林城中,在他从乌云的手中救下那个刚从迷失森林内逃出来不久的人,与将那个人和她手中的小奶娃一起带回了别院后,竟意外的让他在那个小奶娃的身上把脉把出了九年前不翼而飞的那颗禁药所残留的一些药素。那些药素显然已经渗透入小奶娃的身体与血液里,无形中也也显示着这些药素在小奶娃体内存在已久。

可以说,这一情况来得实在太突然了。

现在回头想想,他都还清清楚楚记得当时把脉时的情形。

而他当时之所以会为那小奶娃把脉,医治那小奶娃,乃是因为那个人开口想要他出手医治,当然她这么做的目的并不是因为她担心小奶娃,也是因为她善良仁慈,而是她想在医治好小奶娃后继续拿来威胁乌云。

为了此,他当时甚至还对那个人开出了“成亲”这个条件,虽然她最后受了他的威胁,笑着答应了,但最终终没成事,因为她故意在成亲那一天将乌云给引了来,自己则带着小奶娃偷偷离开。而可笑的是,他不但放走了她,还给了她解药。

另外,他还很清楚地记得他那时还对刚受了威胁与答应成亲的那个人话回了一句“我想,一定是我把错脉了”。但事实上当然不是,他堂堂唐门大公子唐莫怎么可能把错脉,他只是突然太意外了而已。那颗消失已久的禁药的药素残留在小奶娃的体内,这也就是说当年拿走了药的人并不是没有用,也一定已经找过老神医,只是他们一直没查到而已。如此,已经可以百分百的肯定小奶娃绝对有沉睡过。至于到底沉睡了多久,暂时还无法具体判断出来,以此推算小奶娃的实际年龄绝对不止一岁,应该在一到九岁之间都有可能。

只是到底是谁喂小奶娃服下了这种药的?是不是乌云?

又是不是乌云找的老神医,让老神医对小奶娃施针的?还有老神医的失踪会否与他有关?

如果一切都是,那乌云他又是从哪里得到药的?是不是在九年前所有人都没有察觉到的情况下有悄悄潜入过唐门?那老门主的死到底是身体原因病死,还是与他有关?因为老门主绝对不可能主动将药给人,完全不排除是不是他杀了老门主,然后夺了药,所以这件事必须要查清楚不可。这里面的关键人物自然非老神医莫属。

换而言之也就是说,他在当时,在普一发现小奶娃的身体内有残留药素的时候,就已经有所行动开,只是故意没有对那个人说,瞒着那个人而已。后来,他还离开了别院一些时间,那些时间就是立即调人又去找老神医了,但可惜依旧找不到,得到的一些零碎信息始终还是和之前所调查到的情况一样,都只是些没有任何用的只言片语传言而已,说什么“老神医自九年前消失不见后恐怕早已出事”,又说“老神医早已坠崖身亡”,但又从没有人见过老神医的尸体。

如今,终于好不容易让他找到有关老神医的师弟尹隻的下落,没想到隔着茫茫海域的这边竟还另有一番天地。他赶来这里的过程中委实用了不少时间,在海上也经历了不少风浪。

尹隻确实有些为难,有些东西他不好说,也不能说,就比方说老神医的下落。

这时,大厅外面突然传来声音,有人回来了,并且听上去还有些匆匆忙忙的。

“贤侄,不知那边出了何事,你再坐坐,我留婢女在这伺候,先过去看看。”尹隻顿时找了个借口离开。

唐莫笑着点了点头,并不揭破尹隻的这一借口,“尹伯伯先忙,我没事,反正都已经过了整整九年,也不在乎这一时半刻儿,就等尹伯伯忙完后再说。”

“那好,我先过去了。你也别急着走,先在庄内住下。”说着,尹隻起身离开。

唐莫看着尹隻离开的背影,深谙的黑眸中不觉闪过一丝略有所思,同时端着茶盏的手指尖捻着杯盖慢条斯理地摩挲了一下杯沿,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尹隻竟这么为难,不肯直接告诉他?

如果小奶娃的实际年龄不止一岁,甚至已经有九岁的话,不知道会不会与夭华有关?

夭华身为魔宫老宫主的女儿,也是唯一的女儿,行踪一向都很隐秘,魔宫老宫主也一直都将她保护得很好。

在她九年前被名剑山庄的少庄主明郁突然救回名剑山庄之前发生的一切,几乎至今一片空白,在那之前也几乎没有什么人见到过她,所以在她呆在名剑山庄的整整两年时间里都没有任何人认出她来。而所有人都知道明郁当时救了一个伤得极重的女人回府,却从没有人知道那女人受的到底是什么伤,又是怎么受伤的。对于这一切,或许明郁会知道这一切也不一定,可明郁自七年前就已消失,至今还没有任何消息。

不知不觉间又一次想到那个女人,唐莫端着茶盏的手不由一寸寸收紧,当夜在船上发生的一切,尤其是她所说的每一句话到现在都还历历在目。

他唐莫有生以来就从来没受过这般羞辱!

夭华,呵呵,唐莫不觉缓缓重复这两个字,面色从未有过的冷翳。

外面,在山庄大门一路到大厅,较为靠近大厅的半路上,闻声出来的尹隻一眼就看到了不久前派出去的一行家丁正抬着两个人回来,一个一袭黑衣,一个一袭蓝衣,都是年轻的公子,看上去都伤得很重,也不知他们是从哪抬回来的,还有也不知这两个人是怎么受的伤?

等一圈打量完了后,尹隻平静地问道:“怎么回事?我不过让你们去雪山山脚下查看一下埋在那的那些酒怎么样了,你们怎么突然抬了两个人回来?他们都是些什么人?”

“回庄主,我们是在雪山发现他们的。因为他们都还有一口气,就擅自带了回来。还不知道他们的身份,也不知道他们都是些什么人。哦,对了,那些酒都没有事,雪崩并没有影响到山脚下,请庄主放心。”

尹隻听完,沉默了一下,毕竟从来不是那种冷血无情的人,再说之前也是学医的,“那好,先将他们送去厢房,然后让府中的大夫给他们看看。”

“是。”抬人回来的一干家丁点头,就快速将人抬去厢房的方向。

尹隻看着,直到一干人都走远了后,独自一人转身往后院方向走。

后院内,空空如也,一把扫帚斜靠在墙上。

尹隻停下脚步看着。

一名同样负责后院整洁的家丁正好一眼看到到来的尹隻,连忙跑上前来向尹隻行礼,并且看到尹隻一直盯着扫帚看,就主动禀道:“庄主,那老水又出去采药了,才出去不久。”

“如果他回来,让他马上来我院中来一趟,我突然想喝他泡的茶了。”尹隻点了点头道。

“是。”家丁连忙记下。老水已经是这庄内的老一辈家丁了,年纪也已经很大,满头白发,一张脸上全都是各种疤痕,丝毫不不出他原本的样子,在他来之前就已经在这里,一直负责后院的打扫,也一直很喜欢各种草药,有时候一想到什么草药就会马上放下手中的扫帚出去,或是一想到什么草药就会把其他事都给忘了。对于此他都已经习惯了,并且老庄主似乎比他还习惯,也从不责怪。这不,刚才老水又突然背着一个竹篓出去了,地扫到这么一半就又放下了。

尹隻再站了片刻后,转身离去。对于唐莫今天的突然到访,真的很意外。这么多年来,他一直留在这,慢慢在这里建成了现在这个山庄,几乎是把整个家都安顿在了这里,没有再回去过一次,那边的是是非非与武林恩怨似乎都已经离他很远。

不久,有家丁奉尹隻的命令进入大厅,对大厅内还坐着等的唐莫恭敬地道:“唐公子,我家庄主临时有事,今天恐怕是没办法过来了。不过庄主有交代,让小的先带唐公子去单独的厢房休息,所有事等明天再说。”

唐莫绝对怀疑这又是一个借口,但依旧不点破,语气随和,“也好,反正我也有些累来了,也想先好好休息休息,那就有劳你带路了。”说着,唐莫放下手中的茶盏,站起身来。

山庄虽然不小,但也不是很大,厢房全都安置在后院中,与府内女眷的住所仅一墙之隔。

在此之前,山庄多年来都从没有一个访客,更没人来此留宿,所有厢房都恍若摆设一般。

在家丁带路下一路走着的唐莫,在走了一会儿后,忽然隐约听到一道琴音,那琴音在山青水绿的天地间透着一股说不出的空灵,十分悦耳。

唐莫的脚步顿时不由为之一顿。

家丁看着,解释道:“这是我家小姐在弹琴。”

“走吧。”唐莫没有多问,也没有任何的打探,继续迈开脚步。

不远处,一处单独的院内,正在抚琴的女子眉染忧愁,一边弹着琴一边看着远处。

“小姐,起风了,你要不要披件外衣?”一旁站着伺候的婢女忽感到寒风后,连忙上前小声问道。

女子没有说话,继续抚着琴,好像一点也没有听到。

半个多时辰后,两匹一路往山庄快速而来的马在山庄的大门外停下,是最后那两名家丁也回来了。

其中一人立即招呼带回来的人先进大厅内坐,并领着带回来的人前往大厅。另一个人则快速去找尹隻,从其他家丁那里知道尹隻去了书房后就快速过去,敲门进入书房对里面的尹隻禀告道:“老庄主,属下又带回来两个人,他们是之前救回来那两个人的朋友,现在就在大厅中。另外,他们想要雪莲医治他们的孩子。”

尹隻微微皱了皱眉,“又有两个?”

家丁点头,“他们是一对夫妻,身边还有一个一岁左右大的孩子,那孩子病得很重,需要雪莲医治。庄主,要不你过去看看?”

“那好吧。”尹隻站起身走出书房,往大厅的方向而去。

大厅内,夭华与乌云两个人已经先后坐下,伺候的婢女已经快速奉上两盏茶,分别给夭华与乌云。

夭华打量了一眼送茶的婢女,也可以说自到达山庄大门后就一直都在打量,不管是一路走进来的花草树木还是人,倒不想在雪山的背面,距离雪山这么近的地方竟还有这样一座山庄。

乌云双眼无法视物,只能通过声音来判断周围的一切,同样没想到这里竟还有这样一坐隐蔽的山庄。不过也是,在他在雪山的时候,只是派人严守雪山的半山腰与半山腰上面的位置,确保不让人上去而已,尤其是雪山的山顶。至于底下,由于地方太大就算想把守也把守不过来。有人靠近雪山山脚,在山脚下活动自然也就不容易发现。

不一会儿后,尹隻到来。

尹隻一边走入大厅,一边余光分别打量了一眼大厅内正坐着的两个人,只见两个人之间竟然还有一条绳索连着,一头握在男子的手中,一头绑在女子的左手手腕上,心下不免有些诧异,这看上去可不太像一般的夫妻。不过男子怀中的孩子与女子长得实在太像,又绝对是母子无疑,从这一点上又可以看出两个人应该是夫妻无疑。看来,这对“夫妻”之间恐怕有些“不太平静”。当然也不排除这对夫妻是闹了什么矛盾,所以男的要这样绑着女的。但不管怎么样,这些现在都不在他管的范围内,尹隻随即在正前方的主位上坐下后,直接开口问道:“两位想要雪莲?”

夭华笑笑,她可没想要,是乌云想要而已。

乌云点头,“正是。”

“那两位可是准备用雪莲来救你们的孩子?”

“没错,正是为了救他。如果贵庄上真的有,还请贵庄不吝送一株。”

雪莲极为难寻,也极为珍贵,但为了救人,也不是不可以送出。只是,根据他现在这表面上的观察与粗略判断,此时此刻的这个小奶娃看上去面色苍白如纸,情况明显有些堪忧。雪莲虽然有很好的药效,但却是性寒之物,在这个时候用在一个如此虚弱的小娃娃身上,恐怕有些不妥,“两位,恕我冒昧的问一句,不知你们的孩子得的是什么病?是谁告诉你们用雪莲就可以医治他的?”微微一顿,尹隻补上一句解释,“还请两位莫要误会,只是你们该知道雪莲长在雪山,本身就很性寒,一般人就这样食之也不会有什么问题,也对人的身体极为有好处,但这么小的孩子恐怕会受不得这份寒气。”

“自然是有神医看过,这点不需要你担心。”乌云回道。

尹隻考虑了一下,看得出来对面两个人都绝不是那种莽撞之人,或许真的有神医为他们的孩子看过也不一定,他现在并没有亲自为其把脉,只是通过表面看,有些东西自然会有些不准,“那好,还请二位稍等,我这就命人去取一株雪莲来,送给二位。雪莲再贵又岂能抵过人命贵。另外,两位的朋友现在在庄内,两位待会儿拿到雪莲后,可以过去看看。不过他们伤得好像很重,恐怕需要修养一段时间,两位如果不嫌弃的话,倒是可以在庄内稍微住上几天。”

看来对面之人还是个大善人、老好人。一直冷眼旁观喝着茶的夭华听到这里,不由多看了一眼对面的人,但奈何她向来对这样的好人善人不感冒,谁让她自己一直都是个十恶不赦的大恶人呢,倒是便宜乌云了,也是命不绝小奶娃。

乌云听对面之人这么说,倒不由有一分谢意,这几乎是多年来极为少有的,“那就多谢庄主了,也有劳庄主了,在这里冒昧打扰几日。”

“无妨。”尹隻点了点头,接着就命人马上去取雪莲过来。

大概一炷香的时间后,两名家丁将一只锦盒送上,再在尹隻的示意下送到乌云的面前,给乌云。

乌云接过,打开,随即又迅速关上,里面之物确实是雪莲。

乌云的速度太快,夭华倒有些丝毫没看清楚锦盒内的东西,只是清楚看到一股白色的寒气在锦盒打开的瞬间冒出来,看来这锦盒也不简单,竟能密封住这样的寒气,将雪莲保存在里面。

这时,有一名家丁忽然来报。这名家丁不是别人,正是不久前在后院中向尹隻禀告的那名家丁,“庄主,老水回来了,现在已经去你的院落,茶水也都已经准备好。”

尹隻颔首,就对乌云和夭华道:“我还有点事要办,就先去忙了。我让家丁先带两位去看看你们的那两名朋友,再让家丁为你们准备一间房间。”

“多谢。”乌云吐出两个字。

尹隻笑了下,对家丁吩咐了后就先一步离去。

尹隻住的院落内,当尹隻到的时候,家丁所说的老水已在院中煮茶。

尹隻走进去,对身后紧跟的家丁挥了挥手,“我想静静地喝杯茶。没我的命令,别让人进来。”

“是。”身后紧跟的家丁领命,就转身退出去,到院落外面去守着。

尹隻缓步走向老水,在老水的对面坐下。

老水满头白发,一脸密密麻麻的伤痕,几乎就只有一双眼睛完好,煮茶的动作平稳而又有条理,从背影看上去俨然似一得道之人。

不久,水煮好了,老水开始泡茶,清幽的茶香很快在院中散发开来。

尹隻端过其中的一杯,慢慢喝了一口,确实是好茶,直到快喝完半杯的时候才对着老水开口道:“唐门大公子唐莫,今天突然来了,来向我打探师兄你的下落,想要查他爷爷当年死亡的真相。”

对面煮茶泡茶的老水动作微微一顿,没有说话。

“不过我什么也没有告诉他。他现在还在庄内,我暂时留下了他,要不要见由师兄你自己决定。”

老水还是没有说话,已经再度平稳地泡起茶来,全是伤痕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而别说是脸,就是双手与身上也都密密麻麻的伤痕,他当年能捡回条命活到现在实属侥幸。

“师兄,我记得你当年书信给我的时候,也曾怀疑过唐门老门主的死因。现在既然唐门大公子找来,或许你可以告诉他一些真相,看得出来他真的很……”

“不。”被尹隻称为师兄的老水终于出声,一个字声音沙哑得如同一颗百年枯树。

尹隻一愣,真的不知道老水在顾虑什么,就好像他这么多年来始终不知道他在躲什么,与他当年到底是被谁带来这,及被谁伤的一样。

犹记得那年他离了山,到外面去游历,很久没有回去。

后来,他意外听到消息说老神医不见了,于是马上派人打探,自己也快速赶回山中,但一切就如消息上说的,人已经完全消失了,任他怎么着就是找不到。

很久很久一段时间后,有一天他忽然收到老神医,也就是自己这师兄的书信,这才知道他还没死,只是书信中他并没有说他现在在哪?

再过了很长一段时间,他再没有收到任何书信。出于担忧的缘故,他思前想后一段时间后,终毅然带着自己的妻女按照回信的地址经过个把月后找到现在这些地方来,没想到在江湖之外,隔着茫茫海域的这边竟还有这样一番天地,与那边的江湖完全不一样,整个天下由帝位掌控。

后来不久,终于让他在一处山崖的崖底找到了重伤的他。

当时的他几乎就只剩下一口气,浑身上下全是伤,就连整张脸上面也是,几乎快面目全非。

他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后来终于勉强救回了他的命后,就要带着他回去。对于他怎么会来这里,怎么会一个人倒在山崖下,还有到底是谁要杀他等等问题,他不是没有问过,甚至有的时候一天问上好几遍,但他就是不肯说,到现在为止都还一个字也没有透露过,所以他到现在也还一点都不知道这一切到底怎么回事。

而对于回去这件事,他没有同意,他说一旦回去,就会被人查到他没有死这件事,甚至在回去的路上就会被人追杀,甚至还会连累到他和他的妻女。至于被谁查到,又是谁在查,同样的不管他怎么问,他也还是不答。最后他们便在这里暂时定居了下来,慢慢建起了眼下这座山庄。而他始终不愿像他一样成为庄内的主人,便一直顶着下人的身份负责后院的整洁。

两年前,在他的夫人因病去世后,这整个山庄上下,便只有他和他女儿两个人知道老水的身份。

老水在尹隻突如其来的陷入过去的回忆中,已经又泡好了一杯茶,递到尹隻的面前。他现在的身份是这个庄内的一名老下人,他也早已经习惯了这个身份。对于当年的事,并不是他不想告诉尹隻,也不是他不想回去,只是已经回不去了,一旦回去必然会再遭到那个人的追杀。另外,那个人也肯定会怀疑他是不是已经将一切都告诉尹隻了,为以防万一必然连尹隻和他的家人也不放过。而特意留在这里,距离雪山那么近,有道是最危险的地方往往也是最安全的地方,现在事实证明如此,他们在这里已经多年了都没有任何事,只是不知道时至今日雪山上那个人将孩子救活了没有?

不得不说,雪山上之人的天赋真的很高,他当时真的有心将自己一身的医术都悉数传给他,让他继承他的衣钵。可是没想到与尹隻一番通信后,竟意外得知唐门老门主早就已经死了,时间上与雪山上之人突然找上他和带他来这雪山很吻合,这未免也有些太巧合了一点。还有,听尹隻书信上说,在唐门老门主去世后,唐门上下还找过什么禁药,说是有什么禁药消失了,并且唐门的人还进山找过他,是他接待了他们。

这也就是说,雪山上之人从头到尾对他说了谎,他手中的唐门禁药根本不是唐门老门主动给他的。

那唐门老门主的死,到底与他有没有关系?但不管是有还是没有,也都还只是怀疑而已,于是他当即不动声色地做了一番试探,可没想到雪山上之人的回答竟然并不是一口否认,而是有些敷衍他,并且还没有说完就转身离开了。这种种迹象加在一起,已不难表明唐门老门主的死确与他有关。

后来,他独自离开雪山,想要回去,但没想到雪山上之人竟派人追杀他,最终致使他坠落悬崖,幸好尹隻找来,救回了他的命。

半响后,老水如枯树一般的声音再道:“不,不要告诉他。”

“可是师兄,我们与唐门一向素有交情,尤其是跟唐门的老门主,你难道真不想弄清他的真正死因?”

“不是我不想弄清,只是弄清了又如何,这件事都已经时隔了这么多年,我不想他的后人再遭意外。再说,一旦我的消息传出去,也会给你与苏苏带来危险。”苏苏指的是尹隻的女儿,“算了,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那唐大公子找不到我,自然没办法再查下去,就让事情像当年唐门找药一样让它不了了之吧。”

“那好吧。”听老水这么说,尹隻知道他已经心意已决,是不会见那唐大公子唐莫的了,“对了师兄,今天家丁还救回来两个人,后面又来了一对夫妻,带着一个一岁左右大的孩子,刚在我这里要了一株雪莲。你不如不想见外人,这两日可以稍微避避。”

“我知道了。”老水点了点头,起身离去。

尹隻看着老水离去的背影,这个他称之为“师兄”的人,在医术方面一直都比他好,也很喜欢医术。但他就不同了,他其实并不怎么喜欢这些,所以当年才会出山游历。

眼下,在这里也已经多年,苏苏也长大了,这个年纪也是时候给她找一门亲事了。

但这方圆百里,除了庄内的家丁外,又没有其他男人,他当然不舍得让自己唯一的宝贝女儿嫁给府内的家丁。

今日唐莫突然到来,看他年纪轻轻,一表人才,难得的人中龙凤,他与唐门又怎么说都算有交情,要是能让苏苏嫁给这唐莫,倒是个不错的结果,只是不知这唐莫现在娶亲了没有,又会不会看上他女儿苏苏?

想到这里,尹隻不由独自点了点头,倒是可以试试。

另一边,被带去看容觐和影的乌云夭华,还是牵着绳索,走在庄内别提有多怪异了,几乎已引来全庄上下的注目。

但对于此,夭华却始终一脸笑容,好像一点也不在意被人“当猴子”一般看。

如果可以,谁愿意被人这般牵着?不过不急,这一笔笔账她都已经一一记下,前面那朵乌云给她好好等着,她也要加快时间了,因为她的时间已经不多。

诺大的厢房内,左右两侧分别一张床,重伤昏迷的容觐和影分别被安置在床上,到现在也还没有醒来,旁边有婢女一直照顾着,府内的大夫也已经来过。

夭华左右看了一眼后,抬步准备往容觐那边走去,去看看容觐。

但夭华才迈开两步,被绑在手腕上的绳索一扯,就被乌云扯着往影那边走去。无法视物的乌云,自然看不到哪边是影,哪边是容觐,但夭华绝对不会走向影,直接往她走的相反方向走就是了。几步后,乌云走到床榻边,坐下亲自为影把了把脉。现在他身边没有什么人,自然有尤显得影的重要性,需要他尽快恢复。

从脉象上来看,影受的是内伤,并没生命危险。

夭华似笑非笑看着,等着乌云为影把完脉后道:“不知可否请祭司大人为容觐也看看?”

“看他做什么,等着他好了之后帮你对付我?”乌云反问一句,自然不可能为容觐看,随即就示意带他和夭华来这里的那名家丁带他与夭华去房间休息。“夫妻”两个字可是她自己说的,这样也好,让他依旧时刻看着她,使她没办法耍花招,只是不知道她现在有没有后悔搬起石头打了自己的脚了?

片刻后,进入家丁安排住下的房间,看着家丁转身下去后,夭华确实后悔了,她真不该逞一时的口舌之快,说什么和这朵该死的乌云是什么“夫妻”。不然现在就是两个房间住了,哪用得到住一间,又要时刻被这朵该死的云看在眼皮底下。

乌云现在已没时间理会夭华,反手一掌合上房门后,就在桌子边坐下,取出锦盒中的雪莲,喂怀中的小奶娃服下。

小奶娃与之前一样没有醒,微微张开的小嘴将滴入进来的雪莲汁慢慢喝下去,没有吐出来。

乌云接着为小奶娃施针,身上时刻带着一盒银针,需要时用。

傍晚时分,婢女送来饭菜,礼貌性地问了问有没有什么其他需要后,便躬身退了下去。

此时小奶娃已经被乌云医治完毕,反正是夭华从脚到头也没看不出来小奶娃有哪里好转过来了,但看乌云最后为小奶娃把脉时的神色,看来结果还不错。

夭华直接走过去坐下,毫不客气地拿起筷子就吃。有道是人是铁饭是钢,吃饱了喝足了才能有力气对付对面这朵云。

乌云因为小奶娃身体的好转,心情也还不错,也动起筷子来,倒是很多年没有与对面之人一起坐下吃饭了,尽管心中很清楚她心中所想与他完全不一样。

饭后,在婢女进来收拾饭菜之时,夭华眸光一转,眸底闪过一丝潋滟之光后,就示意婢女给她准备热水,她想好好沐浴一番。

婢女领命,庄主已经交代下来让他们好好伺候,自然不敢怠慢。

不多时,热水送上来,倒满了屏风的大浴桶。

夭华示意婢女带上门出去。

转眼的时间,房间内便又只剩下夭华与乌云两个人。

夭华笑,随即借着房间内的烛光像审视一件物品一样将对面的乌云上上下下审视了个遍,极为真诚的发出邀请道:“祭司大人,要不我们一起沐浴吧,来个‘鸳鸯浴’如何?不然,本宫一个人到屏风后去沐浴,祭司大人就不怕本宫将绳子解了,随便绑到其他地方,趁机从窗户悄悄逃走?”

乌云面色黑沉下来。

夭华笑意不减,当然到底是真的邀请,还是想用这些话来故意击退乌云,让他最终可以放她一个人去屏风后面沐浴,就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了,眉宇眼梢间说不出的风情万种,诱惑之意一览无余,“祭司大人,我们现在可是夫妻哦。在魔宫这么多年,看看你今时今日的所作所为,又是囚禁本宫的夫君,又是那么粗暴地压着本宫和强吻本宫,还始终要跟本宫这样一刻都不分离的牵着绳子,美其名曰‘千里姻缘一线牵’,想来你心里老早就想了吧?没想到今夜能梦想成真吧?”

该死的,她又说那吻,乌云的面色顿时越发黑沉,还极为难看,因小奶娃身体有所好转而起的那丝好心情已然顷刻间被夭华给破坏得干干净净。她绝对故意来气他的。片刻不气他,她就浑身不舒服。

夭华将乌云脸上的变化都悉数看在眼里。还别说,现在这同房,火烛、床榻、浴桶,外加一个粉粉嫩嫩的小奶娃,一切还似乎真那么一回事。

------题外话------

万更,求月票!

关于29、30号的活动奖励名单:

1、27914、3480841829、57680、jingjing津津、hawk1013、宇星、15692032972、戁捨戁莣

2、Liquorr、lindapalm、jmj0、hawk1013、李武2013、氷氷氷氷氷、新注册用户阿云朵、hawk1013、剑冰11

3、烟雨江畔听雨潇潇、hawk1013、空忆残苍、烟雨江畔听雨潇潇、hawk1013、1564566

4、无

所有奖励,都会在留言中一一送出,请亲亲们多多留言!谢谢亲亲们的支持,大爱!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