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一百三十一章 情难自控,后悔【求月票

夭华刹那间目瞪口呆,彻底傻眼与僵化了,从来不知道这四个字原来也会出现在她身上。

乌云在被怒火冲昏了头,长驱直入吻上的一刻,过往的记忆顿时如洪水决堤一般整个儿涌了出来,完全不受控制,顷刻间压垮了心头一直以来坚守的那丝冷静,到最后所有的感情终难以克制,理智完全被感情替代与淹没,除了此刻身下之人再想不到其他。天知道他这些年来忍得到底有多辛苦与艰难,既不能告诉她一切,也不能以真面目出现在她面前,更没办法面对她的质问,甚至还要努力克制自己再爱她,可她偏偏还一心想着明郁。

有时候他也会问自己,他对她是不是还是做不到“放手”两个字?没办法看着她和其他男人在一起,想要纠缠不休?对付明郁的手段到底是因为明郁当年所做的一切,还是这不过只是他的一个借口,让他可以用这个借口为自己掩饰,从而再理所当然与名正言顺地来对付明郁?如果她当时想的人不是明郁,而是其他男人,他又会怎么样?会不会忍痛让她走新的路与新的开始,然后永远只是站在她看不到的幕后默默保护与不干涉,再无声地送上一声祝福?

当年真的是真心喜欢她与爱她,不然绝不会和她在一起,更不会和她拜堂成亲。

依他手中的势力与财富,想要什么样的女人与想要多少女人没有,可他始终只想要一个她,弱水三千唯她足矣,再多的女人加起来也抵不过她唇角的一颦一笑。只要她想要与她一句话,即便是天底下任何东西他也会为她取来。

或许他真的就是这么卑鄙与自私,做不到那么大方与无私,就算自己不能和她在一起,也要拆散她和别的男人,不让她转入别的男人怀中。可是心头的爱想要真正割舍,真的好难,犹胜过剜心一般。而现在她仍旧喜欢明郁,他还可以有各种理由来对付明郁,但如果哪天她突然爱上了其他男人,那个男人既没有做过任何算计她与对不起她的事,也是真心喜欢她,他真不知道自己到那时能否放手?

可是这样的自私与卑鄙中,他又做不到再自私一点与卑鄙一点。如果做得到的话,他大可以杀了所有知道的人,然后一辈子骗她与瞒着她,不让她知道,从而继续与她生活下去。

正因为这份爱,所以他卑鄙与自私。也正因为这份爱,所以他没办法更卑鄙与更自私。

两者说起来矛盾,但确是他这些年来的写照,并且他已经在这样的矛盾中过了*年。

他到底还可以对她怎么样?想在一起又不能在一起,放又放不了手,仍旧还对她喜欢明郁如此在意,“吃醋”两个字他虽然不想承认,但根本就是事实,骗得了自己一次、两次、三次,却无法一直骗下去,所有的怒火与所起的情绪都已经让他无所遁形。

渐渐的,不断涌上来的除了情难自控的感情外,还是乌云心头的那抹痛,矛盾如割刀一般一刀刀生吞活剥地割着他,一切在淹没了理智与冷静的感情支配下终朝着不受控制的方向发展。

夭华随后反应过来,快速眨了眨眼。她发誓,有生以来就从没有被人这般强吻过,简直跟按着她“强暴”没什么两样,至少对夭华来说两者近乎等同,就一口毫不留情地狠狠咬了下去。

乌云吃痛,但这点痛还不足以拉回乌云被淹没的那丝理智。

乌云带着血的继续强吻身下的夭华,仿佛只有这样才能抹平心里面已然转为钝痛的那道火。

这一刻,或许连乌云自己也已经不知自己到底在做什么了。

夭华到此也已是一肚子的火,看来她刚才咬得还不够用力,就毫不留情地再次用力咬下去,非要将乌云的整个舌头都活生生咬下来不可。如果说之前在山洞内发生的一切她还可以自欺欺人,以自己昏迷了与什么也记不起来为借口,转头当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般地不放在心里的话,现在这已经是再明显不过来,身上这朵该死的乌云竟然真的对她存了这种心思。天呐,谁能马上给她浇一大盆冷水,告诉她现在这绝对是她在做梦?她在七年前回魔宫之前都基本上没见过他,他既然对她存了这样的心那这些年来还处处跟她作对?难不成他比较喜欢那种征服型的,喜欢用强力征服自己看上的人?

原谅她,她真的无法想象七年前身上这朵云喜欢她的画面。

哦,对了,小奶娃这么像她,简直跟她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所以她早就怀疑生下小奶娃的那个女人可能和她长得很像很像,而这么像的原因或许与她是同母异父的姐妹也不一定,毕竟她到现在也不知道她那个母亲身在何处,又是生是死。还有据夏侯赢那夜说的,那个女人早已经死了。依照乌云对小奶娃的重视程度,不难推敲出他对那个女人的爱有多深,如此倒确实有可能把她当成了那个女人的替身。

可恶,她堂堂魔宫宫主,竟然也会被人当替身?还是被这朵该死的乌云当替身?

这般一想后,越想越觉得这种可能性更大,而不是乌云七年前就喜欢她的夭华,心头涌起的那股怒火猛然间越发猛烈,真的是和尚能忍,神佛都不能忍了。

夭华顿时恨不得立马将身上的乌云拖出去扒皮抽筋五马分尸,剁碎了晒成肉干。

再次被咬的乌云再度吃痛,这次的痛明显更胜之前数倍,终停了下来,抬起头。

鲜血已不断从乌云的舌上涌出来,随着乌云的抬头一滴滴滴在夭华的唇边与下颚、颈脖等处,差点真被夭华硬生生咬掉半截。

“祭司大人,想找女人就找别人去。门一关,火烛一熄,你要把谁当谁的替身都随你高兴。要是再敢冒犯本宫,可别怪本宫心狠手辣。你该知道,本宫向来说一不二,说到就绝对做到。”无视滴落在唇、颚等处的血,夭华咬牙警告,双眼都已快眯成一条线,声音更是冷到极点。

乌云没有说话,浑身已僵硬如铁,也如铁一般瞬间骤冷。

若不是渗透下来的光线十分微弱,看不清晰,夭华定能看清楚乌云此刻脸上的神色。

而此时的外面,明郁早已经离开,快速往其他地方找去了,心中已相信乌云和夭华没有藏匿在这周围,不然这一刻雪地上的变化定逃不过他的双眼,雪地底下的夭华与乌云也是一样。

下一刻,仿佛身下的夭华是可怕的洪水猛兽般,乌云迅速起身,简直用“避如蛇蝎”四个字也一点不过份,并紧接着一个转身背对夭华,双手紧握成拳。

光线下,白雪纷纷中,尽管能再清楚不过地看清乌云脸上的面色了,但丝毫辨不清乌云此时的情绪。

乌云衣袖下已然紧握成拳的双手,指尖深深抠入掌心亦毫无所觉。但即便这样,片刻的死寂后,乌云还是气血攻心,忽然一大口血抑制不住地就猛然喷出了出来,全数喷在雪地上,在雪白一片的雪地里尤显得刺眼,触目惊心,就连整个人亦止不住晃了晃,隐约还有些摇摇欲醉。他刚才到底在做什么?他怎么可以吻她?他难道疯了不成?明明一直都很克制的,也一直都掩饰得很好,就算是碰天底下任何一个女人也断不可以再碰她一根手指。

不,刚才的一切不是真的,绝不是!

乌云止不住用力闭了闭眼,再闭了闭眼,一滴滴的血随即从指缝间渗透出来,滴在地上。

夭华还一动不动地躺在下面。没办法,谁让她身上的穴道还没有解,自己一时半会儿又根本冲不开,真的是越来越觉得自己没有用了,尤其是现在都快跟个软柿子没什么两样了,一再被乌云随意地捏来捏去。而一直想要抢到手的小奶娃此刻就在她身上,小脑袋还靠在她颈脖处,小小微弱呼吸也还拂在她肌肤上,可就是有心无力,简直跟一块香喷喷的肉饼悬在嘴边却吃不到差不多。

对于乌云的一举一动,夭华自然也都看在眼里。可爱的、俊美的、厉害的、让人讨厌的祭司大人,现在被强吻的人好像是她吧,是他突然强吻她的,她要有多被动就有多被动,他用得着在下一刻又是背对她,又是像失去了清白一样吐血吗?就算要吐,也是她来吐好吧!不过,不得不说,看着乌云这番模样与反应,夭华心情大好,立即一扫刚才的阴霸,就当是她强吻了他与毁了他的清白吧。怎么越是这么想,就越是忍不住想笑,简直比刺了乌云一剑还愉悦?

半响,一直紧闭眼与背对着夭华的乌云终慢慢拭去唇角的血。但血容易拭,痕迹容易抹去,刚才发生的一切却已然刻入脑海,仍旧挥之不去,越想越后悔,恨不得给自己一剑。

再良久后,表面上硬生生抹掉了所有神色的乌云,回过身抱起夭华身上的小奶娃,同时解开夭华身上的穴道,就拽着夭华快速离开这里。

在这一过程中,尽管双眼无法视物,但乌云的脸还是没有正朝过夭华一下,避开夭华之意显而易见。

夭华的左手还被绳牢牢绑着,一时间整个画面又不觉回到了之前,像牵牛一样被乌云牵着走,心不甘情不愿地故意在后面慢吞吞地扯后腿,没有被绑住的右手早在穴道被解开与被拽起身的那一刻用力擦了擦自己的唇,并一连吐了好几口口水,想要将乌云留下的所有痕迹都全部抹去,差点快搓破一层皮。

百里清颜与明郁两个人现在就只剩下各自自己,身边再没有其他多余的人,想要在刚刚雪崩后的茫茫雪山中找人,自然比之前来得困难不少,不知不觉间已往另外的方向越找越远。

刚刚雪崩了一场的雪山,越靠近山腰的地方积雪越厚,并且也越松软,不容易走。

而越靠近边缘,影响越不大的地方,又没有什么雪莲。雪莲往往长在比较高与比较陡峭的可以看到山石的石壁等处,十分晶莹。

另外,雪山很大,并非只是一座大山而已。越是往里走,起伏的山峦越多。

中午时分,一路被乌云牵着走了都差不多快有两三个时辰的夭华,实在精疲力尽,没有力气了,还有浑身已经又一度冰冷麻木,双脚更是已经被冻得完全没有知觉,真的一步都不想再走,只想先坐下来好好休息一阵,沿途上始终没有看到任何一株雪莲。

乌云继续往前走。夭华乖乖跟上的时候就一直牵着,相安无事。夭华故意停下来不想走的时候就直接使力拽上,真的跟牵牛没什么两样,从抬步的那一刻开始就没有停过一下,更没有回头“看”过身后的夭华一眼。

对于刚才发生的一切,乌云宁愿什么也没有发生。

“喂……等等,你快看那边,那里好像有株雪莲……我看到雪莲了,还真的是。”忽地,一直被牵着的夭华一惊一乍地开口,一副十分惊喜的口吻。

乌云闻言,终于停下,但还是没有回头,背对着夭华硬邦邦地问道:“真的?在哪里?”

“就在那边,你马上放开本宫,本宫过去摘来。”

“不是在耍花招?”

“本宫现在就是砧板上的鱼,任祭司大人你宰割,连被祭司大人像刚才那般强吻都没办法反抗,只能说说狠话而已,怎么敢耍什么花招。”夭华挑眉,睁眼说瞎话的本领若称第二,就没有人敢称第一了,“当然了,你要是还不信,那本宫就在这坐着,将方位告诉祭司大人,祭司大人自己过去摘。不过话说在前头,前面可有悬崖峭壁,祭司大人要是一个不小心踏空了,可不关本宫的事。”话落,夭华就直接一拂衣袖席地坐了下来,顺便伸手揉了揉自己的颈脖,虽然什么也看不见,但绝对肯定自己的颈脖上必然有道淤青,都是乌云威胁她不许出声时扣在她颈脖上的那只手留下的。

乌云拧眉,不愿再提刚才的事,身后之人似乎总是要故意做与说一些他不想看的事与不想听的话,故意跟他作对,“那好你过去摘,我继续拉着绳子的这一头。如果你不相信踏空了,我也可以把你拉上来。”

“这么说来祭司大人是相信本宫了?这可真难得。”

“别废话了,快点。”

“别急,总要让本宫稍微稍微休息一下,祭司大人总不能这么不人道。”夭华没有动,也懒得动,周围方圆看得到的地方哪有什么雪莲,根本是她编出来骗他的而已。话说,这样来骗一个瞎子,尤其这个瞎子还是乌云,倒也是一件挺有趣的事。而对于刚才的强吻,乌云的反应越大,现在越是逃避,还越是难以接受,她就越无所谓了。怎么也没有想到一件原本让自己气愤不已的事,竟会转眼变成让她愉悦开心的事。

乌云不满,也还无法肯定夭华说得到底是不是真的,“快点。”

“真的别急,那雪莲在哪里,又不会长脚跑了。要不祭司大人也先坐下来休息休息?”

“那好,给你半炷香的休息时间,半炷香后必须马上去把雪莲摘过来。如果你没有故意骗我,我等会儿说不定可以解开你被封的武功,让你不用像现在这么吃力。”片刻的僵持后,面对铁了心要休息一下的夭华,乌云暂时退让一步。

夭华才不信乌云说的话,他怎么可能解开她被封的武功,这样的诱饵还是拿去骗其他人吧。

乌云没有坐下,就这么一直背对着夭华站着,从后面看上去仿佛浑身僵硬。

夭华不动声色地环顾了一圈此刻所在的四周后,目光重新落回到乌云的背影上,忍不住摸着下颚好整以暇打量起来,倒是越来越捉摸不透他了。原先终于知道他是夏侯府的三公子的时候,还以为他是夏侯渊晋当年放入魔宫中的,可没想到夏侯渊晋连他也杀。这处雪山,按理来说从小呆在魔宫的他不可能来过,但他即便瞎了双眼也能确定方位,在雪山中自由行走。

“好了,半炷香时间已经到了,快点,别再耽搁。”

“祭司大人的时间好快。”

“别考验我的耐心,也别考验我的忍耐力。”

“本宫可不敢,只是双脚实在麻木与无力,要不祭司大人过来扶一把?”

由于背对的关系,夭华始终看不见乌云如今的具体面容,这一路走来他好像真的没脸再面对她了一样。

一边拖延时间,准备能耗多久就再耗多久的夭华,一边忍不住暗笑,他真的用得着这样吗?她都云淡风轻,快当一场笑话来看了。

乌云的眉宇立时皱得更深,紧握在手的那一头绳索就忽然用力往后一甩。

夭华不料,被捆绑着的左手上就骤然传来一阵疼痛,手腕上早已经被拉扯得落下一条条血痕。而当初被取血时落下的那一道道疤痕现在都还在,清楚提醒着夭华曾发生的一切。夭华不是没想过解开绳索,但解开后又没办法逃脱,最后只能给自己找来罪受。

“还不动?还要我再来一次?还是……”

“好好好,现在祭司大人你最大,本宫懂得识时务,不必再来一次了。”

夭华掏了掏耳朵地打断乌云,心不甘情不愿地慢慢站起身来,然后再一步一步慢慢往前走,倒真想直接变出一株雪莲来甩给乌云。

乌云聆听着夭华的动静。

前面确实有些陡峭,也有峭壁,这点夭华说得倒是实话。

走到峭壁边后,夭华低头看去,出了白雪还是只有白雪,茫茫一片全都是,一眼看不到头。

“快点,怎么又不动了?”乌云再次催促,拿到雪莲要紧。

“真抱歉,本宫看错了。”

“什么,你再说一遍……”

“再说多少遍都是一样,本宫现在又累又饿又重伤与生病,都已经可以说是五劳七伤了,一时眼花不小心看错了,怎么很奇怪?”

“你这是摆明了在故意耍我了?”乌云握着绳那一头的手倏然发出“咯咯”作响。

夭华回以一笑,转过身来看向乌云的侧脸,衣袖在风雪中飘摇,跟乌云耍嘴皮子,“话可不能这么说。祭司大人,本宫可没有耍你,也不敢耍你,刚才真以为是雪莲,还为祭司大人好好高兴了一下。现在突然变不是了,又不是本宫变的,关本宫什么事?”

“你……”她绝对是故意的,乌云肯定。

这时,前方不远处忽然出现两个人,那两个人显然也看到了这边的夭华与乌云。

夭华看过去,只见他们穿着跟一般府邸的家丁一样。

乌云已经气不打一出来。

而在这样气恼下,无形中反倒有些微微冲淡了乌云心中对夭华强吻那一幕。她似乎一丁点也没有放在心上,他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该高兴,还是该气。说来说去,如今的她,就是个没心没肺的人。

两个家丁穿着的人,显然也看到了这边的夭华与乌云,或者更准确的说是看到了夭华,然后慢慢看到了乌云,朝夭华乌云走来。

夭华挑眉,反正闲来无事,倒有兴趣看看对面走来两个人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乌云通过对方越走越近的脚步声中已然十分肯定对方全都不会武功,不可能是百里清颜与萧恒的人,那他们会是谁?按理来说雪山中不应该存在这样的人才是。

两名家丁走近后分别对夭华与乌云问道:“两位,可是在找人?”

夭华笑,知道乌云不会回答,笑着代替他答道:“不,我们不是在找人,而是在找雪莲。”

“雪莲?两位找雪莲可是有什么用?雪山刚刚不久前才发生了一次雪崩,现在这个时候不可能再找到什么雪莲。若是两位真的非找不可,我们山庄内倒是有,或许我们老庄主会送也不一定。”两名家丁中的其中一人热情说道,并没有什么心机,纯属一片好心。

听到这的乌云,冷冷开口,“你们山庄?什么山庄?”

“一座小山庄而已,叫‘尹家庄’,翻遍那边的雪山下山去,然后骑马半个时辰就到。”

“那你们怎么会来这里?”乌云追问,面色明显低沉。

两名家丁依旧一一回答,很有礼貌,也很谦逊,无形中也彰显了所在山庄教导出来的教养,“我们庄主多年来在靠近山庄方向的那片雪山山脚下埋了不少好酒,刚刚远远看到这边雪崩,便派我们几人过来看看,没想到会救了两个人。不过他们全都伤得很重,奄奄一息,昏迷不醒,已经由其他人先送回山庄去医治了,我们两人留下来进雪山看看,看看是否有和他们一起的人。”

“那两个人,穿什么衣服,长什么样子?”

“一个黑衣,一个蓝衣,全都二十多岁的模样,穿黑衣的男子稍微大一点。”

“你们山庄,真的有雪莲?”看来应该是影和容觐了,没想到他们一直没有回去是受了重伤,现在还被人给救去那什么尹家庄了。对于“尹”这个姓氏,说实话并不常见,他所知道的就只有一个,那就是老神医的师弟。当年他从唐门老门主那里拿到药并杀了唐门老门主后,就立即去找了老神医,并将那老神医给一道带来了雪山山顶,因为只有那老神医才能施针将服下药唐门药物的小奶娃身体给完好地封存起来,他在当时还并不会医术,所有的医术都是在那之后跟那老神医学的。

原本一切都好好地,老神医愿意教,他为了小奶娃认真学,一心只想在有朝一日医治唤醒小奶娃与医好他。

但没想到那老神医在他长时间没有放他走的情况下,竟悄悄与外界联系。

由于这里距离出来的地方远,已经不是那什么江湖,老神医几乎在一年后才得知唐门老门主早在一年前就已经死了,后来竟然来质问他,问他手中有关唐门的药物到底是从哪得来的?这样药物在唐门也属禁药,还问他唐门老门主的死到底与他有没有关系。

他本不欲回答,也不想承认,敷衍了事。

后来,本以为事情已经过去,可不想有一天那老神医竟自己一个人悄然离去。

他自然立即派人拦截,准备将人带回,可最后派出去的人却传回来消息说那老神医不小心坠落悬崖,尸骨无存。

可以说,自他当年强行将老神医带来雪山开始,老神医便已消失在了江湖中,再没人见过他。后来的医术是他自己根据医书学的。

据他所知,那老神医还有个师弟,姓尹,很早就出了山,后来一直没有消息。

夭华抿唇,又是一笑,这倒是真巧了,竟然有人有雪莲。而他们说的两个人,应该就是那影和容觐了。与其继续在这里又冷又冻的找,她倒宁愿去那什么山庄,就算龙潭虎穴也比现在好。

两名家丁再点头,“真的有。只是庄主会不会给,我们就不好说了。但庄主人很好,如果两位真的需要的话,相信庄主应该还是会给的,或者两位可以多说说好话。”

乌云沉默了一下,再这样继续找下去也不是办法,何况雪山确实才刚刚雪崩了一次,想要找雪莲就更加困难了。如果到时候对方不愿意给,他大不了直接夺,总之为了小奶娃的身体,他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小奶娃有事,“那好,随你们去看看。你们救回去的两个人,确实是我们的人,你们也不必再继续在这里找了。”

“那正好,两位请吧。”两名家丁说着,便做了个“请”的手势,然后走在前面带路。

乌云缓步跟上去,手中依旧牵着夭华。

“祭司大人,本宫觉得你是不是该松一松了,本宫自己有脚,会走,不需要你这么拉,你不累本宫还替你累。”

乌云没有说话。

翻过这后面半片雪山,绕道雪山的背面下山后,只见山脚下还绑着两匹马。

其中一名家丁道:“两位,你们一定是夫妻了。现在只有两匹马,我们两人一匹,你们两人一匹吧,这样就能尽快赶回山庄。”

夭华暗笑,想着乌云先前的反应,她倒是很无所谓,不知道乌云怎么样了。

乌云断然不会跟夭华同骑一匹马,“你们两人一匹,她一匹,我用轻功在旁跟上。另外,我们不说什么夫妻,别乱说。”

“你们别听他乱说才是,看他怀中的孩子有多像本宫就知道我们是一家人了,只是我们现在在闹矛盾,他太小气了,还生着其呢。”夭华暗笑不止,话说得脸不红气不喘。

乌云面色一沉。

两名家丁也觉得应该是这样,白衣男子怀中的孩子确实与红衣女子长得一模一样,三个人怎么可能不是一家人,便笑着点了点头,“这样也好,那请两位在后面跟上,大概半个时辰就能到达山庄。”

“好好,那有劳两位带路了。”完全无视乌云脸上的神色,夭华直接就回答了,不给乌云说话的机会。

与此同时尹家庄内,就在老庄主派出家丁到雪山来看看埋的酒有没有出问题后,意外来了一名故友之子,突然上门拜访。

大厅内,到来的故友之子还与老庄主谈着话,基本上都是故友之子在问,一袭白衣在倾斜入厅内的阳光下同样一尘不染,“尹伯伯,我此次冒昧前来,主要是想查清楚我爷爷当年死的真相。”

“你爷爷不是病死的吗?怎么,难道不是?”

“原本我也以为是,可是就在几个月前,我唐门失传已久的禁药竟在一个才不过一岁左右的大的小婴儿身上出现,我当时就觉得十分意外与奇怪,并第一时间派人寻找老神医,可始终没结果,幸好不久前找到你的消息……”

------题外话------

八千字,离万更还差两千,明晚看看能否补上!厚着脸皮求月票哈!

关于昨天29号的奖励,明晚更新时一起公布,亲们晚安,相信亲们应该已经猜到最后出现的这个故友之子是谁了哈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