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一百二十九章 压着她强吻(上)

乌云坐在夭华的对面,虽然不远,但也不是特别近,中间隔了大概有两步的距离。

对于直接倒过来的夭华,乌云幸好眼疾手快地一把扶住,不然她的额头非磕在他的膝盖上,然后整个人倒地不可,“坐好了,别又故意给我耍什么花招。”

夭华没有任何反应,身体与之前晕倒时差不多,软绵绵的。

乌云再警告了一声后,慢慢感觉到夭华似乎并非在装,皱着眉腾出另一只手来抚向夭华的额头。

滚烫的温度顿时立即清晰地传入乌云的手掌心,她发烧了?

乌云的眉一时不由皱得更深。

夭华已毫无所觉,不久前才昏迷过,后来醒了过来,可接下去又走了那么长一段雪路,双脚都已经冻麻木,没有知觉,寒气更是不断从脚底蔓延上来,渗入四肢百骸,但又始终一动都不能动,不冻死才怪,发烧也就显得很自然了。

乌云接着再靠近夭华一分,将手伸向夭华被反绑在她自己身后的手,为夭华把了把脉,然后试着输点真气给夭华,为夭华驱寒。

夭华无意识中本能地往温暖的地方贴近,在乌云靠过来的同时自己也往前贴上去。

乌云身上没有药物,茫茫雪山中也找不到什么退烧的药,并且就算找到了也根本没办法将药煎起来给夭华喝,一时间除了为夭华输点真气外,似乎再没有其他办法可以做,就连身上的外衣也已经包裹在小奶娃身上,没有多余的了。

片刻后,夭华的身体依旧没有任何好转,额头还是很烫很烫,身体也还是很冰冷。乌云输入的这点真气对夭华来说简直杯水车薪,毕竟乌云自己也已受了重伤,还被牢牢反绑在身后的双手在冰冷中也不觉渐渐僵硬与发麻起来,多年来都很少有病的时候。

乌云自然知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再说依他现在的情况,也没有再多的真气可以输给夭华。思量了一下后,乌云犹豫着解开捆住夭华双手的绳索,要不是她总是耍花招,从不肯乖乖听话,他又何至于这么对她。

如果说之前的晕倒只是一时受毒的影响,眼前眩晕的话,此刻对夭华来说就是病来如山倒,所有的受伤、受寒,劳累等等一系列因素已然顷刻间重新一股脑儿的涌上夭华的身上,并重重压上夭华。夭华的双手在被解开的一刻,直接从身体的两侧朝地面垂了下去,手腕上明显一圈圈被捆绑的痕迹。

乌云再试着唤了唤夭华,尽管语气冷硬如初,但扶着夭华的手还是十分稳当,甚至堪称温柔。

见夭华还是没有一点反应后,乌云一手扶着夭华的身体,自己接着站起身来往夭华走,在夭华所坐的那块大石上坐下,从而将夭华整个人扶入怀中,让夭华可以舒服一点地靠着他,趴在他的肩膀上,倒是怎么也没有想到她竟然会突然病了,也没想过她竟然会病。不过想想也是,就算她平日里再怎么冷血无情,也再怎么厉害,毕竟也是个人,还是个女子。若是在以前,他几乎都舍不得她受一点点伤,可如今却一再被她逼得与被她气得对她动手。

想到这里,趁着夭华此刻昏迷不醒,乌云伸手将夭华垂在身侧的手捞起来,为夭华揉上几下。

从九年前走到今时今日这一步,如果只是一场梦该有多好。不管孩子有什么问题,他们都可以一起想办法与一起救他。但可惜,事实就是事实。刚开始,他自然也怀疑过夏侯渊晋骗他,不可能夏侯渊晋说几句话就信了,可一切都是真的。

揉完了这只后,乌云又揉了揉夭华的另一只手,之后手掌再度覆上夭华滚烫的额头,感觉到夭华浑身冰冷,暗暗握了握拳后终究将夭华紧搂入怀中,希望这样她能好点,并接着再输真气给夭华,就算不多,但聊胜于无。

小奶娃一动不动地躺在乌云的腿上,昏暗中被乌云的外衣包裹在里面的小手不觉微微动了动。

昏迷的夭华,仿佛好好地睡了一觉,睡梦中少有的安稳。

次日黎明——

洞外的雪还在下着,已经在洞口积了厚厚的一层。

影与容觐两个人还是没有回来,不知道是还没有找到,还在继续找,还是已经出事了?

乌云为小奶娃把了把脉后,又再为夭华把了把,现在这一大一小一起病,倒弄得他有些手忙脚乱,又要顾这个,又要顾那个。好在到目前为止小奶娃的身体和昨夜一样依旧没有恶化,脉搏虽弱但也很平稳,呼吸通畅。而夭华额头上的滚烫虽然还没有完全退下去,但总体来说已经好了很多,应该已经算没事了,相信她待会儿就会醒来,不过眼下这样的画面自然不能让她看到。

洞外的亮光不知不觉已倾泻入洞内,照亮黑了整整一夜的山洞。

乌云随后伸手准备将夭华扶开,让夭华自己一个人在大石上趴着,一来就这样让她自己醒来,二来顺便趁这个时候出去外面看看,也必须出去看看,等到现在已经是极限中的极限了,不论如何都绝不能再这样继续等下去。

但乌云没想到的是,在扶的过程中,侧头朝夭华“看”去的时候,唇好巧不巧触在了夭华侧脸上,柔软的触觉顿时清晰传来。

乌云一怔,竟片刻无法动荡。

昏睡的夭华依稀感觉到什么,睫毛轻微动了一下后,并没醒来。

不行!绝对不行!六个字霎时生生从脑海中迸发出来,乌云用力握了握拳后,终强行将头侧开。

外面,风雪交加,寒气逼人,天地间和昨夜一样依旧一片白色。

扶开夭华与放下怀中的小奶娃后快速走出去的乌云,独自站在洞口处凝神听了听周围的所有动静,起身的那一刻明显有丝眩晕,眼前闪过一阵黑暗,竟险些晃了晃,毕竟昨夜不顾自己的身体强行为夭华输了一整夜的真气。

洞内的夭华,从靠在乌云身上转为趴在大石上后,尽管大石上还留有余温,但毕竟不同,冰冷的寒气还是再次袭上来,顿时止不住颤抖了一下,硬生生被冻醒,迷迷糊糊地睁开眼醒来,视线还不是很清楚,一时显然有些分不清身在何处,脑子也还有些些昏昏沉沉的,忍不住伸手揉额。

随即一眼看到对面大石上躺着的小奶娃,夭华双眼一眯,还没有回过来的意识霎时瞬间涌上来,猛然记起昏迷前发生的一切,并惊喜地发现自己的双手竟然都已经恢复自由了,就立马二话不说先朝小奶娃出手,将小奶娃给抢过来再说,他可是个用来对付乌云的宝贝,也是唯一的宝贝。

下一瞬,近乎和先前一样的情况,夭华的速度快,乌云的速度更快,几乎在察觉到夭华醒来与动作的一刹那,洞口处的乌云倏然出手,一团白雪就准确无误地砰一声重重砸在夭华伸出的手上。

夭华吃痛,反射性地一把缩回手,眯了眼地朝雪团飞射来的方向看去。可恶,又是这朵该死的乌云。

“才刚刚好一点就又不安分了,有本事你再试试,看看我剁不剁了你的手。”乌云冷声警告,声音俨然比外面的风雪还要冷寒上三分,与昨夜的温柔形成鲜明对比,显然让人怀疑昨夜的一切是不是存在。

不过不管存不存在,反正夭华是毫无所觉,也没印象。

夭华蹙眉,狠狠瞪了瞪乌云后,低头看向自己被雪击中的手背,只见手背上已经明显红了一块,但除此之外手腕上被捆绑的疼痛与痕迹都丝毫没有,看来乌云昨夜已经早就解开捆绑住她双手的绳索了,自己倒是越来越没用了,竟在短短一夜时间内接连昏了两次,现在看外面倾泻进来的亮光都已经是白天了,这也就是说她从昨夜一直昏迷到了现在。

果然什么喜欢她全都是假的,不能相信,也不能当真,真是一点也不会怜香惜玉的该死乌云,竟然就让她这么趴在冰冷的大石上睡了一夜,可笑的是她竟然还依稀觉得昨夜睡得不错。

小奶娃似乎也睡得不错,小嘴忽然微微动了动,尽管仍旧没有醒,但一副睡得很甜很香的样子。

再等了一阵后,四周仍听不到任何声音,看来是等不到影与容觐回来的乌云,弯腰回到山洞内,在夭华的面前一边抱起小奶娃,一边对夭华命令道:“起来,走,一起去找雪莲。”

夭华咬牙,真是不甘心小奶娃又进了乌云的怀中,刚才那么好的机会就差那么一步而已。

“你似乎总喜欢让我话说两遍。”没有听到任何声音,知道夭华丝毫没有动的乌云,面色低沉下来,已经面无表情。

夭华还是觉得有些冷,身后摸摸自己的额头也还有一点点烫,才没什么兴趣出去找雪莲,非冻死她不可,何况还是为了面前这朵云找,“祭司大人,要不你再自己出去找,本宫与孩子在这好好等着你。”

“看来,你还没有记牢住‘吃一堑长一智’这句话。”

“就算本宫出去找了,祭司大人放心本宫找回来的雪莲?”夭华挑眉,最恨被人威胁了,可偏偏就一再被面前这朵乌云威胁,还让她常常无可奈何。

“那你大可以试试。别再考验我的耐心,也别再在我面前耍花招,不然我一定让你后悔。”狠话一再放下,乌云紧接着又出手点了夭华的穴道,然后用昨夜解开的的那条绳索的一头牢牢捆绑住夭华的左手,自己则握着另一手,确定已经捆绑牢固了后再又解开夭华的穴道,直接用力往前一拽就拉着夭华出去。不是他不体谅她的身体,也不是他不想顾她的身体,只是小奶娃的身体耽搁不起,昨夜喂小奶娃服下的那株还没绽放开的雪莲没办法让小奶娃的身体坚持太久。

夭华顿时踉跄了一下,被乌云强行拉着往外走,这一刻倒挺希望容觐与那影将雪莲给找回来,免得她又出去受冻,但事情很多时候往往事与愿违,不知道容觐与那影是不是已经出什么事了。还有昨夜到来的那批人,到底是些什么人?不知道现在离开了没有。

一出山洞,寒气就整个笼罩而来。

夭华咬牙,可恶,又要受折磨了。

走了一会儿后,乌云头也不回地朝身后的夭华命令,“给我认真看好了,找不到雪莲就不可能回去。你最好给我仔仔细细的看与找。”

“祭司大人,没这样找东西的,你不觉得放开本宫会更容易找到些吗?”这么牵着她,到底把她当什么了,果真是落难凤凰不如鸡。

正当此时,明郁与百里清颜正匆匆忙忙从雪山一路飞身下来。

夭华忽然隐约察觉到声音,停下脚步本能地抬头往上看去,顿时原本散漫的面色倏然一变,只见飞身下来的两个人身后,那高耸入云的雪山,滚滚白雪从他们的身后坍塌下来。或者更简单的说,雪崩了,那漫天白雪犹如白色的海浪一般涌下来。

乌云的面色也同样一变,虽然看不见,但通过脚下的震动与上方传来的声音,已不难清楚是怎么回事,一定是百里清颜强行上雪山,硬破山顶的阵法,或许那明郁也在其中。可那阵法岂是那么容易破的,不然他怎么可能将小奶娃一个人留在山顶多年。

电光火石间,几乎在从天而降般飞身下来的明郁一眼看到底下的夭华之际,乌云一把强扯过夭华,就带着夭华迅速离去。

------题外话------

晚上十二点更新!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