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一百二十三章 情深,乌到(二更)

为什么面对她这样的言语,他还能这么温柔?夭华衣袖下的手不觉微微收紧,她要的不是他现在这样的反应,也不是他这样的话,而是要他对她失望,从而与她彻底一刀两断,“怎么,你不生气?还是你没听懂本宫刚才的话?那本宫不妨再重复一遍,本宫说,这些年本宫没你在身边,过得很逍遥快活,简直胜过和你在一起时一百倍。”

“不,你不需要重复,我听得懂。只是你好像忘了,我说过的,不管什么时候,我都爱你,如同我自己的生命一样。而爱一个人,我永远只想她一直都过得好。”有些人的爱是包容,是宠溺,是成全,是看着对方好自己就好。有些人的爱,则是以自己为中心,不择手段也要将爱的人得到手。明郁背对着夭华时,一直属于后者,所以当年才会在暗中做出那么多的事。但在面对着夭华时,他永远属于前者,一片深情无人可比。

夭华衣袖下的手越发收紧,他为什么还要对她这么好?如果硬要说她这一生对谁有所亏欠的话,也就只有面前的他了。当年不分到底是爱还是感动,就毅然答应嫁给了他,还与他拜了堂,无形中不能完全说没有将他当替代,也不能完全说自己当时不是只想拿他来当避风港,认真算起来对他绝对是不公平的。还有在还不知道是乌云囚禁了他时,她对名剑山庄的人也没半分留情,处处做绝了想逼出他。现在回想起来,点点滴滴都是她对不起他的。

有时候她甚至也会想,如果她当年先遇到的人是他,而不是那个人,一切是不是会不同?

但这也只是如果而已,所有已经发生的事都不可能更改,心头的那道伤令她至今还避忌之深。几日前又突然被乌云那厮给揭开,那朵可恶的云真不愧为她一直以来的死对头。

下一刻,硬生生先压下心头的一切,夭华冷冷地重新审视起关押明郁的玄铁囚笼。

明郁自站起身与转过身来后,视线就再没离开过夭华半分,眼底心底都只有夭华一个。不管她刚才的话到底有多伤人,也不管她为什么开口就要这么说,但她现在出现在他面前来救他已经是不争的事实。只要等他出了这里,他一定会重新让她回到他身边,任何人也不能阻拦。

至于乌云,乌云他既然已经知道当年是他引夏侯渊晋来的,这个仇就绝不可能放下,而他明郁也绝不可能让夭华知道这件事,一如他不会让夭华知道她和那个人是亲兄妹一样,所以他和乌云之间注定了谁也容不下谁,两个之间只能活一个,鹿死谁手就看下一局谁更胜一筹了。

半响,在石壁上的夜明珠的照亮下,也在囚笼中的明郁的目光下,夭华缓步再走近,一直踏上包围着囚笼的水面,就这么站在水面之上,伸手试探性地覆上囚笼的玄铁,看看能不能用内力将它震断。

明郁的手在这时一把覆上夭华握住其中一根玄铁的手手背。这么近的距离,夜明珠的光亮照在她脸上,她可知道这些年来他每次不管是睁开眼还是闭上眼,想的都是她?脑海中出现的人也全都是她?

夭华没有动,近距离对上明郁的双眼。熟悉的容颜,熟悉的神色,及更加熟悉的倒映出她身影的黑眸,一刹那仿佛突然回到了过去,这七年的时间间隔好像顷刻间变得不复存在,但明郁手心的冰冷却又在清楚地提醒着夭华什么。

明郁看着夭华的目光几乎一眨不眨,黑眸近乎滴出水来,三个积压在心底已久的字终忍不住脱口而出,“我好想你。”

“可惜,本宫一点也不想你。别以为本宫今天是特地来救你的,本宫只是不小心遭了别人的算计,意外进来,更意外看到了你而已。我们之间的一切,时至今日,你以为还能像从前一样?”冷言冷语明显更甚一分,说到这里的夭华试着抽回手。

“至少我还和从前一样,一点也没有变,尤其是对你的心。”明郁的目光依旧坚定,字字从心底发出。

“这只能说明你自己傻而已。本宫现在的心里,早已经没有你的身影,若不是此刻意外进来,都已经快将你忘了。别以为本宫现在只是故意这么说说而已。”话落,夭华一把将自己的手从明郁的掌下抽回。

明郁的眼中顿时终闪过一丝受伤,温柔的眸色中亦闪过一丝灰色的黯然,就好像倏然失去了某种光彩。

夭华接着覆上另一根玄铁,试着运功,但运功到一半时胸口止不住一阵气血翻涌,一口血就抑制不住地吐了出来,全吐在脚下的水中。

几条鱼霎时蜂拥过来,像抢东西吃一般争先恐后。

夭华看在眼里,看来这些鱼就是明郁这七年的食物了,除此之外看不到这里还有其他东西。

明郁的面色立即一变,满满的全是担忧,“你受了伤了?是谁伤了你?”

“一点小伤,还死不了。”夭华自嘲地笑了一声。

明郁不信,绝不可能是小伤,“不要白费力气了,没有你所说的那个乌云,这世上没有人能打开这玄铁笼子。华儿,其实你不该冒险来这里。”

“本宫已经说了,本宫今日只是被人算计,意外进来的而已,绝不是为了你。”夭华撇开头。

“真的要对我这么无情?就算是被人算计进来的,就不能对我说一句话假话?华儿,还记得我们成亲之前说过的,无论什么情况下,也无论发生了什么,我们都永远不要互相伤害,永远……”

“本宫早已经忘了。”夭华面无表情地冷冷打断。真的不要再想着过去了,也不要跟她说过去,更不要还对她有情,不然她真的会更加愧疚,也会狠不下心来。

明郁垂在身侧的手暗暗收紧,先前覆上夭华手背,在夭华的手抽离后变成覆在玄铁杆上的手往前伸,一直伸出囚笼,抚向夭华的脸,“那你转过头来看着我的眼睛说,说你现在已经不爱我了,心里已经没有我,然后怎么走下来的就怎么走上去,不要回头。”

“你以为本宫不会?”伴随着话,夭华面无表情转回头对上囚笼中的明郁,同时一把拂向明郁的手,欲将明郁伸过来的手给拂开去。

明郁眼疾手快地就一把扣住夭华的手腕,毫不犹豫地将自己体内的内力全数输向夭华,浑然不顾自己的身体。他真的真不知道这些年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夭华为什么一见到他后要故意说这些话,但可以肯定的事乌云绝不会将当年的事告诉夭华,也不可能以正面目出现在夭华面前,因为他永远无法面对与无法回答夭华的质问。

而现在夭华来了,尽管她口中说是被人算计进来的,可她在看到他的第一眼,开口说的第一句话,都并没有多少意外,分明就是为了他来的,相信那乌云也该赶来了,并且也应该快到了。

到那时,他已经将内力都输给夭华,无力抵抗乌云的杀机,他倒要看看此刻笼子外之人到底救不救他。如此一来,既可以试探她的心,也可以让她与乌云打,在乌云面前护他,一举两得。

夭华没有想到,就要将手抽回来,不需要明郁的内力,更不想再欠明郁一分,但明郁握得很紧,怎么也不肯松开,好像他自己的安危一点也不重要,只要她没事就好,一如在名剑山庄的那两年,有时候他为了医治她的身体,甚至不惜以身试药,更有几次不顾自己的性命强行给她输内力,想死神面前也要硬要将她拉回来。

一时间,过往的一幕幕不觉闪现在夭华的脑海。

夭华不由片刻失神。

与此同时,上方的湖岸边,乌云终于赶到,在前方带路的两人猛然勒住缰绳停下来后,自己也跟着停了下来。

容觐早已经听到声音,一直看着策马到来的乌云离他所在的湖边越来越近,直至到达。

在前方带路的两个人随即策马往回几步,近到乌云身边,快速向乌云禀告湖边的情况。

乌云听在耳内,目光倏地如箭一般落向抱着小奶娃的容觐。

容觐心下不由一紧,戒备加深。

藏匿在暗处看着的百里清颜,又是勾唇冷笑,好戏终于要开场了。

下一瞬,毫无征兆地,乌云瞬间飞向容觐,手就扣向容觐的颈脖,来势汹汹,杀机四溢。

容觐急急忙忙侧身闪躲,一时忘记了用怀中的小奶娃作威胁,同时也有些于心不忍,要知道怀中的小奶娃眼下的情况已十分糟糕。

乌云出手毫不留情,也有速战速决的味道,步步紧逼,对容觐毫不留情,尽管自己身上的伤也还没有好。

转眼间数十个回合后,乌云右手一掌正中容觐的左肩,左手一把带过容觐手中的小奶娃,一系列的动作干脆利落,声音冰冻三尺,“你该庆幸你刚才没有拿他来威胁与当挡箭牌。不然,这一掌就不只是伤你这么简单了。”

容觐抑制不住吐出口血来,右手按着胸口喘息回道:“现在我真后悔没这么做。”

“那就让你想做也再做不了。”伴随着话,手起掌落,乌云就对着容觐补上一掌,并紧接着道:“她已经下去了?”

如果再来一次,容觐其实也不肯定自己会不会拿小奶娃来作威胁,只是夭华交给他的小奶娃就这样被乌云给救了回去,用夭华的话来讲就是手中唯一的筹码没有了,心底实在不甘心,也有些没办法向夭华交代,所以才会说出后悔这样的话。对于乌云后面的这句问话,倒退了数步并又抑制不住吐出口血的容觐冷笑一声,“这一切不全都是你算计的吗?还明知故问?”

乌云没有再说话,就带着怀中抢回来的小奶娃飞向被湖水包围在中间的小岛,也就是当年亲手将明郁囚进去的地方。

通过马停下来时两名带路之人对周遭一切的描述,就算与容觐交了一番手,乌云还是清楚记得岛的方向。

原本有些晕厥的小奶娃,在乌云与容觐交手的过程中已经是醒过来,在回到乌云怀中后就已经忍不住哭,但又明显有气无力地哭不出生来,小手紧拽着乌云胸前的衣袍不放,小脸的煞白煞白的。

乌云自然心疼,落在岛上后快速开启机关,一边飞快下去的同时一边已经在为小奶娃把脉,当日将他带出雪山真不知是对是错,可当时的用意只是想医治好他。故意将他“栽赃嫁祸”给夭华,也不过是自己的一点私心,没想到夭华面对一个如此和她一模一样的孩子也还是下得了手去,都怪他没有保护好他,也怪他没有用,竟始终医治不好他。

百余阶的阶梯,下去的乌云几乎眨眼睛到达,就落在了底部。

自当年将明郁囚禁到这里来后,他还是第一次回来。当日对夭华说的那句“我最恨的人就是明郁”绝不只是说说,而是真的。

夭华听到声音回头,对于乌云的到来并不意外。

明郁自然也听到了声音,也朝下来的乌云看去,同时手还紧握着夭华的手腕,继续输内力。

“祭司大人这次来得似乎有些不够及时啊,本宫与七年不见的夫君久别重逢,都已经快叙完旧了。你若是早点来,说不定还能听到本宫与本宫夫君之间一述相思的绵绵情话。”

------题外话------

马上去回复留言,所有奖励都会在留言中送出。

晚上不更,亲亲们莫等,下一章明天上午更新(精彩不容错过嘿嘿)!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