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一百二十章 明郁归来(下)

“我从不开玩笑。”乌云的语气纹丝不变,没有一丁点玩笑的意思。

萧恒的面色顿时不由略沉了沉,如果对面之人真的不是在开玩笑,此刻暗处真的有人在监视他们,那那个人的武功到底有多高,竟让他丝毫察觉不出来。

亭内的气氛,不知不觉陷入安静,时间悄然过去,风席卷在夜幕下。

半响,远处忽然传来一道轻微的声音,并且那处的草丛也明显晃了晃,一眼看去绝不像是被风吹的。萧恒霎时敏锐地侧眸看过去,随即用眼神对亭外的樊禹无声使了个眼色。

樊禹会意,就立马带着三四个人亲自过去查看。

待走近之时,只见一抹黑色身影倏然箭一般飞离,速度很快。樊禹立即紧追上去。

乌云面色如初,不起半丝波澜,对于声音及草丛中的人都毫不意外。其实,早在证实了百里清颜确实已不在竹林内外,必然如他所料已经跟踪他召来的人去了后,与在来到这凉亭前,他就已经命后面召来的人提早在四周的草丛里暗暗下了一种无色无味的毒药。而因为不知道百里清颜跟着萧恒来后具体会躲到哪,所以哪都有下,只要百里清颜来了就绝躲不开。

不一会儿后,樊禹回来,走近凉亭向萧恒禀告道:“皇上,还是让他给逃脱了。”

萧恒没有动怒,重新看向对面的乌云,神色难辨,“看来,朕真的是大意了,竟一点也没有察觉到。如此看来,你应该很清楚刚才逃走那个人的身份了?”

“确实。只要不知道你现在想不想动百里家?”

“这就是你约见朕的目的?”

乌云不否认。

“那不知你是想借朕的手除去这百里世家呢,还是想与朕联手对付这百里世家?你与这百里世家有仇?”这一刻,萧恒如何还能猜测不出对面之人的意图。而他既然能提早在四周的草丛里下毒,从而让原本藏匿得很好的人突然暴露,却又并不下致命的剧毒,最终让那个人还可以成功逃脱,这其中也同样不难看出一二。

“自然是前者。我如今不知何因被她突然盯上,她已搅了我的好事,还伤了我的人,就凭这一点我就不可能让她活着,又不想太过暴露。另外,这里毕竟是南耀国,是你的地盘,我在这动人,对方又是南耀国曾经的四大世家之一,怎么样也总得给你点面子。”

话说到这,终于进入正题,乌云俨然想借萧恒的手来铲除百里清颜。

另外,他在草丛中下的已经是致命的剧毒,并非如萧恒想的那样是故意放走百里清颜。百里清颜之所以还能逃脱,只因为她武功确实很高,甚至绝不在他之下。而依她的武功与警觉性,又断不可能中毒太深,必然稍一中毒就立马察觉到了,就算毒素再厉害也有办法暂时封住,不让自己有事。所以,要彻底除掉百里清颜,他必须想办法在后面再补上一刀,这一刀就需要借萧恒之手了。

至于百里世家,不知道百里清颜此举到底是她自己私人举动,还是与那百里西有关,要是能趁机将百里世家也一举铲除的话自然是再好不过,有道是“斩草除根,一劳永逸”。只是,那百里西岂是那么容易能对付得了的,想要将百里世家一举铲除就目前来说还只能是想想,绝对急不得,所以他眼下所做的一切还是都只围绕铲除百里清颜这个人。当然了,话不会直接这么说,表面上言辞还是要冲着百里世家这整个世家去,乌云接着道:“相信除掉百里世家,对你也很有好处,也能让你的皇位更加稳固。作为交换,他日我可以为你做一件事,只要你开口。还有,这件事一旦成了,我不但不会让自己的势力影响到你,还会将所有势力撤出南耀国。我说过了,我对你的皇位不感兴趣,对你的南耀国也不感兴趣。”

这样的承诺谁都会说,可信度有多少其实大家心知肚明,一切到时候还是得看利益。至于给他面子,真是好个给面子,不知道百里世家的人到底伤了对面之人的什么人,竟让他这么想将整个百里世家都连根铲除。萧恒听了后,并不点破乌云此刻为了说服他出手而做出的口头承诺,也不点破“给面子”这种冠冕堂皇的话。至于他所说的,除了百里世家对他也有好处,倒确实如此,没想到那百里西竟会这么明目张胆得派人在这里监视他,并且派出来的人武功还如此之高。若非他自己中毒暴露,他至今还没有察觉到,不可谓不危险。或许,连平日里也都有过这样的事,只是他没有察觉到。

乌云不急,等着萧恒考虑与决定。

樊禹在这期间已经退回到原来的位置,心中还在懊恼没有抓到人,同时也懊恼草丛中有人藏匿着监视这里,他竟然一点都没有提早察觉到,简直已经不可饶恕。

良久,只听萧恒平静地问道:“你对这百里世家,到底了解多少?”

“说多了你也不信,只会怀疑我是想说动你而已。只能说,他远比夏侯渊晋和澹台荆对你的威胁更大,也远胜过你目前想对付的任何一个人。如果你考虑好了,今晚便是个最好的机会。如若不然,以后恐怕也不会有见面的机会了。”其实对现如今的百里清颜补上一刀,他自己也可以补,只是这个时候直接调动他的人马对付百里清颜,一来会暴露,二来逃离的百里清颜必然已第一时间返回百里府,派他的人进入百里府中也不一定能杀了百里清颜,毕竟那里面可并非百里清颜一个人,三来还会被对面一直想查他的萧恒给查到他的势力。

可是萧恒就不一样了,借今夜的事,萧恒完全可以名正言顺地安一个罪名给刚才逃离之人,从而光明正大地派侍卫去搜查百里世家。

百里西不是笨蛋,他现在绝对还不想这么快暴露,就算暴露了也绝不会直接与萧恒正面硬碰硬,所以最后的结果一定会主动交出府内的百里清颜给萧恒,任由萧恒处置。

当然,萧恒不可能就为了此就对整个百里世家贸然出手,但只要百里西将百里清颜给交出来,杀了百里清颜,他的目的也已经达到了,尽管距离他口头上拿来当借口所说的对付整个百里世家还相差甚远。

另外,这么做对萧恒也有好处,没好处的事他当然不会做,相信他正好可以借机先探探百里世家的虚实。

萧恒再次沉默良久,自然不可能听对面之人三言两语就信了,谁知道他对付了百里世家后的背后是不是想腾出手来专心对付他,或者又是不是想看着他贸然对百里世家动手,从而逼得百里西反抗,在他与百里西两败俱伤后好坐收渔翁之利。可借机好好探一探百里世家的虚实对他来说也未尝不可,相信只是要刚才逃走的那个已中毒之人,百里西应该会交出来,反正他必然已经知道他今夜出来与人汇面一事,他也就不怕将事情稍微弄大一点。

不得不说,对面之人这一约见,倒是立即给他出了一个“难题”。

又良久后,萧恒笑了一笑,“不为合作,就当朕还你一个人情。”

“那可真是我的荣幸。”乌云当然不信人情这两个字,不过同样的不点破,萧恒要用此来当借口就让他当好了。

“那你说吧,刚才逃走那个人是百里府的谁,这样朕要扣罪名与派人也更有理有据一些。”

乌云薄唇缓缓吐出四个字,“百里清颜。”

萧恒顿时不由怔了一下,怎么可能是百里清颜,不过随即又想到刚才他怎么也没有察觉到有人,结果暗处确实有人在监视着,神色不觉再度沉了下来。如果真的是她,那他平日里装的未免也太好了,萧黎常跟她在一起岂不是很危险?“那好,你就等着朕的好消息吧,就算没办法趁机除了百里世家这个大患,朕至少将刚才那个人交给你。好让你报她搅你局,伤了你的人之仇。”

“那我就先谢过你了。只要你将她的首级给我,就算没有铲除百里世家,今夜这笔交易同样算数,他日我同样可以为你做一件事,说到做到。”

“希望如此。”说着,萧恒起身回去。

乌云冷冷勾了勾唇,不紧不慢地再喝了口茶。百里清颜,他杀定了。

夭华那边,他眼下还不宜调动人马去查。夭华虽然伤得很重,当绝不会致命,这一点他还是可以相当肯定,再说还有容觐在她的身边保护她。只是孩子,想到在海岸边听到的沙哑哭声,及想到影汇报的她竟然将孩子甩出去来引影现身,乌云不由皱眉,心下也不免担心。

在萧恒及萧恒的人都离远了,快看不到了后,影倏然出现进入亭中。

乌云小声吩咐了几句,让影去暗中跟着,不得有误。

影领命,如出现时一样瞬间消失。

半个多时辰后,大批侍卫降临百里府,在漆黑的夜幕下猛然拍响百里府紧闭的大门。

百里世家这些年来一直都深居简出,已经很少有人会来拜访,更别说大晚上突然这么“大吵大闹”的猛烈拍响府门了。守门的家丁骤然听到时,简直有些吓了一跳,实在不知道外面出了什么事,急急忙忙开门。

外面奉回去的萧恒的命令前来的侍卫,顿时二话不说进入府中,带头之人更是一边走一边下令包围百里府。

百里府上下立即被惊动,尤其是百里西那里,整个府转眼间沸腾起来,不明所以的家丁与婢女们不免慌乱。

百里西很快冷静地吩咐人去自己儿子百里霍那里,让百里霍到大厅去,弄清楚情况。

百里霍虽然入不了百里西的眼,可毕竟是百里西如今唯一的儿子,表面上也算是百里府当家做主的了,尽管实际上当家做主的人始终是老头子百里西,百里西也更看中百里清彧这个孙子继承百里府的家主之位。

百里霍收到命令后,连忙手忙脚乱地前往大厅招待与询问突然大驾光临的宫中侍卫。

带着侍卫到来的为首之人,乃萧恒身边的另一名亲信——李尧,此刻已经在百里府的大厅中,虽然一进来就已命侍卫包围住百里府,可离搜查整个百里府还是差一步,暂时还没吩咐下去。

“李大人,不知这是出了何事?”

“今晚皇上外出,竟被人暗中跟踪。那人被发现后,不但抵抗,还试图刺杀皇上。”李尧绷着脸回道,这些话都是来时萧恒交代给他的。

百里霍不解,萧恒被人跟踪与被人刺杀,关百里家什么事,难不成是百里家的人?

这般一想,百里霍便蓦然想到了百里西那里,虽然自己入不了百里西的眼,百里西也从不管他在府内吃喝玩乐与从不对他说任何正事,甚至不到用到的时候几乎没有他这个儿子,但对于百里西背后的一些动作他还是能隐隐感觉到,猜想百里西也并不是完全不可能派人去跟踪萧恒,心下霎时不免小小心虚了一下,但百里霍表面上并没有太多流露,还是装作一副什么都不懂的样子,再不解地问道:“那不知这与百里家有什么关系?皇上怎么突然派人来搜查我百里家?我百里府上下,今晚可没有任何人出去过。”

“真的没人出去?百里大人要不要召集一下所有人到来?尤其是百里小姐。今晚那个人,在刺杀皇上的时候已经中了皇上下的毒,很容易查出来。今夜之事,皇上可是很盛怒,若没有一个满意的结果,我也不好回去交代。”李尧依旧绷着脸,百里小姐四个字明显着重音,同样是来的时候萧恒交代的。萧恒的意思是,只要百里府主动交出百里清颜这“刺客”,这件事就可以算这么了结。

百里霍顿时明显呆了一下,虽然李尧并没有指明说今晚刺杀萧恒的人就是百里清颜,可他的话分明已经很明确地指向百里清颜了。但是百里清颜不过只是个弱女子,又不会武功,就算百里西要派也绝不可能派百里清颜去,看来他有必要快点将这一切去向百里西汇报一下,神色微微闪了闪后道:“那还请李大人在此稍等片刻,我这就命家丁将附中上下的人都召集过来,任由李大人查看。另外,还请李大人容我离开一会,我父亲那里恐怕需要我亲自去请。你知道的,他年纪已经大了,现在说不定都已经睡了。”

李尧没有阻拦,点了下头,任由百里霍暂时离开,亲自去“请”那百里西。

百里西一直在自己房中等着,还在修剪着盆栽。

从大厅出来后就快速来此的百里霍,连忙将李尧的话一字不漏对百里西讲了一遍,看着百里西的反应。

百里西修剪盆栽的动作略微停了一下。百里清颜?她今晚去跟踪与刺杀萧恒了?倒是从来不知道她会武功,“去,去将人给我叫来这。”

百里霍明白百里西说的是百里清颜,犹豫了下后连忙转身出去,亲自去叫。

百里清颜住的院落,已经熄灭了火烛的昏暗香闺中,百里清颜在不久前已经回来,并且身上也已经换了身衣服,正盘膝坐在床上运功逼出体内所中的毒,没想到自己竟然会那么粗心大意,当时还差点被萧恒身边的樊禹给抓住,幸好她逃得快。而白天进出的时候与跟着从竹林内出来的人下山的时候,都有察觉到山下有人在监视着,并且山下监视的人最后还和她一样在后面跟着从竹林出来的人,如今如何还能不知那些监视的人其实就是萧恒的人。这样一来中毒她自然不能再回去,不然上山的时候定会被那些监视的人给看到,所以只能先回百里府来,进府时没惊动府内的人。

百里霍到达百里清颜住的院落外,问了在百里清颜住的院落中伺候的家丁后才知道百里清颜今天白天的时候就已经带着婢女出去了,去了皇觉寺烧香祈福,不但现在还没回来,还会在皇觉寺留上几日。

百里霍听完,不由拧眉。

这时,又有两人到来,越过院门外正准备回百里西那里去的百里霍,就快步进入院中,直冲百里清颜的房间而去。

房间内还在运功调息的百里清颜敏锐地察觉到后,心下不免一惊。下一刻,情况紧急间,耳听着外面到来的人已经到达门口外面,百里清颜不得不暂时先硬生生打住运功,紧接着就如道影子一般瞬间从窗户那边闪身出去。而几乎是同一时刻,紧闭的房门被推开。

出去的百里清颜不由暗暗松了口气,整个人无声地靠在窗户外面的墙壁上。

但下一瞬,蓦然感觉到什么,百里清颜快速抬头往前方看去,只见百里清彧无声无息地站在那里,在夜幕下与围墙边同样像道影子,俨然在特地等着她从窗户出来。这也就是说,刚才的一幕全都被百里清彧给看到了?刚才那两个人是百里西特意安排来试探她的?

“走吧,爷爷在他的房间等你。”百里清彧极为平静地开口,脸上没有什么表情。若非突然接到百里西的命令让他到百里清颜房间的窗户外面等着,从而亲眼所见,他也难以相信百里清颜竟然身怀武功,并且武功还这么好。这个妹妹,她掩藏得可够深、够好的!

百里清颜不想去,知道去了后不会有什么好结果,可也知道自己不去不行,暗暗握了握拳后,只能跟在百里清彧后面直接飞身出院,从院落后方绕过所有人前往百里西那里。

推开房门,擅入百里清颜房间的两个人,在房间内没看到百里清颜后,立即转身离去。

百里霍原想指责这两个人一番,毕竟这里是小姐的房间,岂是他们可以这么随意擅闯进去的,可两个人显然没将他放在眼里,从他身边直接插身而过就走了,不愧为一直跟在百里西身边的人,眼里心里都只有百里西,对其他人有些够目中无人的。

百里西的房间,还是之前百里霍到来时的样子,百里西也还在慢条斯理地修剪着盆栽。

小小的盆栽,可以说已经被修得十分精致,也十分精美了,剪下的枝叶散落在地面上。

百里清彧到来,踏入房门,对百里西恭敬地唤了一声,“爷爷。”

百里西没有说话,甚至没有抬一下头。

百里清颜跟着百里清彧的身后走入,同样对百里西唤了声“爷爷”,有些不敢看对面的百里西。

百里西这才抬起头来,朝百里清颜看去,同时也是这些年来第一次这么认真仔细地打量自己这个孙女,没想到自己这一生中竟然也有如此眼拙的时候,从百里清彧带她来的这一刻就已经证实了他的试探,都已经不用他多问了,“那就直接说说你今夜特地去跟踪萧恒的原因吧,爷爷想听。”

百里清颜会跟踪萧恒,只是为了查竹林中那个人而已,并非专门针对萧恒去的,可这又不能直接对百里西说,眸光闪了闪后低头回道:“爷爷,今晚只是个意外。”

“可是你的意外已经将萧恒的侍卫给引来了。百里世家近二十年的深居简出,也近二十年的低调行事,一下子被你给打破了。”音落,房间内的气氛骤然凝结下来,一股低压倏然将整个房间笼罩,尽管百里西说话的语气及脸上的面色都没有什么变化。

“爷爷,这都是我的错,我太年轻了,不懂事,还请爷爷恕罪,给我一次机会。”对于此刻百里府已经被萧恒的侍卫包围住一事,百里清颜实际上还不知道,毕竟她比那些到来的侍卫早回到百里府,那些侍卫除了包围住百里府外还并没有大张旗鼓地搜查,家丁婢女们也都差不多集中到大厅内外,她那边几乎已经没什么人,她又一直在房间中运功调息。但听百里西这么一说,百里清颜已经不难想象,只是没想到萧恒会这么直接与这么快地派人来,看来那个人一早就已经知道她在暗中跟踪,约见萧恒俨然就是为了对付她,对百里西急忙先认错,希望可以过了这一关。

“太年轻?不懂事?不,你都已经比爷爷我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有本事多了。爷爷实在不该小看你。来,过来,让爷爷今晚亲自为你把脉看看你到底中了什么毒。”

百里清颜有些把握不准百里西说得是真的,还是想趁机对她出手,犹豫了片刻后摇头道:“爷爷,只是点小毒而已,颜儿自己能应对,只要爷爷能原谅颜儿这一次,颜儿以后定能为爷爷效力。”

“看来,你这是提防着爷爷我了。那好,今日只要你能打败了清彧,当着爷爷的面证明给爷爷看你比清彧还行,爷爷就豁出去保你,百里世家也不是从来没有女子继承家主之位的先例。但如若不能,你也就别怪爷爷不念情分了,自己闯出来的祸当然要你自己承担,总不能连累了整个百里府。萧恒这么大张旗鼓得派人来百里府搜查,还指名了刺客是你,不交人出去实在说不过去。”始终仿佛在说着外面的夜色一样随意的口吻,百里西依旧毫无神色变化,看不出任何感情。

百里清颜面色隐隐一变,她一旦被百里西交出去,百里西断然不可能让她在萧恒手中逃脱,从而再连累百里府,如此一来她的后果堪忧,甚至有可能会死。而就算她再怎么厉害,武功再怎么在百里清彧之上,现在毕竟已经中了毒,她不相信他看不出她此刻面色苍白与气息絮乱,要她在这个时候与百里清彧交手结果已经明摆着。一直以来都知道百里西无情,也知道他一直将她当棋子,没想到事到临头他比她想象中还来得不念情分。

百里清颜的目光随即落向唤了百里西一声“爷爷”后就再没有开口说话的百里清彧,几个哥哥中她与他的感情一向是最好的,尽管这其中是因为她心里知道百里西更中意他做继承人所以有意比较亲近他,希望他今晚能够看在她是他妹妹的这层身份上手下留情几分,她绝不会跟他争百里世家继承人这个身份的,眼下只是暂时,“四哥……”

百里清彧没想到百里西会下这样的决定。而百里西既然这么说出口了,百里清彧知道他绝不是说说而已。如果他今晚真的连已经中毒的百里清颜就打不过,百里世家继承人之位百里西绝不会再考虑他,并且会像对待其他人一样对待他。下一刻,只听百里西再道:“还在等什么,还不快动手。”

百里清彧转头看向百里清颜。

百里清颜立即对着百里清彧再唤了声“四哥”,并装作虚弱样。

半响后,当百里霍快速回到这里来的时候,刚一脚踏入院门,就一眼看到自己的四儿子百里清彧与唯一的女儿百里清颜两个人在百里西的院子中大打出手。

由于自己武功平平的缘故,百里霍一时看不清两人谁更占上风。

许久,只见百里清彧一掌毫不留情地打在百里清颜的身上,将有些败退的百里清颜打倒在地。

百里清颜倒地后立即抑制不住地吐出一大口血来,面色越发一白,有些难以置信地抬头看向伤她的百里清彧,只见他从未有过的冷酷,原来在他心里她远不及“百里世家继承人”这几个字,他平日里对她的好也是假的。

百里清彧没有看百里清颜,这一切都是百里西逼的。当然,也是百里清颜她自找的,这么多年来她竟然有这么好的武功一直隐藏着,真是好一个深藏不露。而她竟在这个时候去跟踪萧恒,也不知道到底出于什么目的,也是该为她自己的所作所为承担,他没必要为她赔上“百里世家继承人”的身份。

“是你自己败了,这可怪不得爷爷了。霍儿,马上将你女儿带出去吧,交给那李尧,就说我百里府已经和她断绝关系,她所做的一切是她自己擅自妄为,要严刑逼供还是要杀要剐,都任由皇上处置。”一直看着的百里西,当即毫不犹豫的开口,老脸上的还是没有什么变化,冷冷地对一脚踏进来后一直站在院门口处的百里霍吩咐。

百里霍平日里虽然与百里清颜这个女儿并不是十分亲近,见面的时间也不怎么多,一来主要是因为他自己整天只顾着在自己院中玩乐,二来百里清颜又很少会去看他,可毕竟是自己的女儿,再说她母亲也是他曾经喜欢过的女人之一,对她母亲那么美的女人那么早逝一直觉得很可惜,听到百里西的话后连忙跑入房间,希望百里西可以再考虑考虑,稍微念一念亲情,毕竟也是他的亲孙女,“父亲,颜儿她……”

“让你这么做,你就这么做。”百里西显然很不想听百里霍多言。

百里霍还想说什么,只见百里西又开始修剪起盆栽,百里霍一时间只能将后面的话都咽了下去。

外面院子中倒在地上的百里清颜,落在地上的手不觉一把用力握紧了身下的泥土,鲜血还在不断地从唇角溢出来,红中带黑,沿着下颚滑落。

大厅那边,李尧已经快等得不耐烦。

就在李尧准备下令彻底搜查百里府时,百里霍可算回来了。

一眼看去,只见回来的百里霍没请来那百里西,倒是直接将百里清颜给带了来。

百里霍重新进入厅中后,将百里西说的话对李尧原封不动说了一遍,之后就将百里清颜交给李尧。

李尧听完后,再看了眼百里清颜,不为百里清颜的美貌所动,也不为百里清颜的虚弱生怜,就带着人返回去复命。

百里清颜心中一时间从未有过的不甘,没想到事情最后会演变成这样。竹林中的那个人,他这是想置她于死地。百里西与百里清彧的无情,还有面前这个没用的百里霍,她百里清颜今夜都记住了。只要她这次能活下来,一个个都给她等着。

皇宫,灯火通明的御书房内。

回来的萧恒已经在重新开始批阅奏折,一天到晚都好像有批阅不完的折子。

至于衣服,萧恒身上已经换回了明黄色的龙袍,龙袍上绣着的栩栩如生的金龙在烛光下熠熠生辉,面容在烛光下尤显得俊美。

李尧带着人回来,没有惊动太多人,直接将百里清颜给押入到御书房中。另外,为避免百里清颜有可能的动手,也为了确保萧恒的安全,李尧在一进来后就先点了百里清颜身上的穴道。

百里清颜一时间动荡不得,笔直站着。

萧恒抬头看去。

李尧接着拱手禀告道:“皇上,百里府直接交出了百里清颜,所以属下并没有搜查百里府。”

萧恒点了点头,“既然百里府直接交出了人,那相信这件事应该与百里府无关,朕也没理由拿百里府治罪。传令下去,这件事就到此为止。”

李尧颔首,再将百里霍说的话都对萧恒陈述了一遍。

萧恒眸中闪过一丝冷笑,这百里西与百里霍倒是够绝情的,不过也从中不难看出了百里府确实不简单,不然百里西不会这么直接的送出百里清颜与和百里清颜断绝关系,好让他没理由对付百里家,看来这百里清颜在百里西手中也不过只颗棋子,只是他的棋子真的是不简单,他竟然放任这么危险的一个女人在萧黎身边那么久,幸好现在发现及时。

片刻后,萧恒摆了摆手示意李尧出去,去外面守着。

李尧点头领命。

转眼的时间,整个偌大的御书房内便只剩下萧恒与百里清颜两个人。

萧恒一改之气的神色,淡笑了声道:“不知道你到底伤了竹林内那个人的什么人,他非要你首级不可?”

百里清颜没有说话。竹林内之人对付她,还要她首级,是因为她伤了他什么人?她好像就伤了那个红衣女子而已,难道竹林内那个人在乎那个女人?该不会萧黎听到的那些,并且为之追出去的消息,说那个小奶娃是那个红衣女子和他生的孩子一事是真的?他们当时在海岸边到底说了什么?她一直以为竹林内之人对付她,是因为她伤了他与暗中调查他的缘故。她到底有哪一点比不上那个红衣女人?他要为了那个女人来这么设计杀她?

萧恒见百里清颜不答,并没有生气,接着道:“如果你不想说这个,那说说其他的,百里西让你与黎儿亲近,到底有什么目的?”

“一个已经被他舍弃的棋子,有什么目的现在还重要吗?”心中的不甘已然更上了一层,百里清颜终于开口,穴道被点与身体中毒受伤及虚弱一系列加起来依旧不妨碍她蜿蜒一笑,无论如何她也要活下去,决不能死。

萧恒自然是知道百里清颜的美色的,她在萧黎那里并不蒙面纱,他也曾偶尔见过几次。再说,他是皇帝,她一个臣女在他面前也不能带面纱,除非有什么其他情况。不得不说,她确实很美,用“倾国倾城”来形容也丝毫不为过,百里府倒是出了个绝少有的大美人,若非他并不重女色,必然已经将她纳入后宫。

“皇上,如今我已是孤身一人,只要皇上你愿意,我身上的任何东西都是皇上的,包括我的身体,并且我日后也会完全听命与效忠于皇上,为你办事。不管你与竹林中那个人之间是什么关系,也不管你答应了他什么,皇上,你真的要为了他而杀了我,将我的首级交给他吗?”如果命都没了,那身体还算什么。只要今夜能活下去,她百里清颜可以不惜任何手段,她真的不相信有男人可以对她的面色无动于衷。

萧恒岂会听不懂百里清颜话中的意思。她的武功之高,他身边确实需要有一个这么厉害的人物,就这么将她的首级砍下来送给竹林中人确实有些可惜了。再说,他与他之间在这件事上其实还算不上什么交易。他之所以会答应,除了想探探百里府的虚实外,也是想先稳住他,从而再想办法查下去。百里府他要除,但不可贸然动手。竹林中之人及他的势力,他同样要除,还非除不可。

“皇上,如果你还不相信我,我知道这世上有一种毒,除了下毒之人外,就算是神医在世也绝没办法解。我可以当着皇上的面服下,从此完全听命与皇上。皇上让我往东,我就往东。皇上让我往西,我就往西。”除此之外,相信没有什么能让萧恒相信她的了,总之先活下去再说,一切等日后再想办法。

“那好,朕可以考虑。但朕的问题,你必须先一五一十回答朕,若有一字蒙骗可就别怪朕了。”

“皇上请问,只要我知道的,我定全部如实回答。”

时间在问话中流逝。

半个时辰后,萧恒唤外面的樊禹进来。

再半个时辰后,樊禹手中捧着一个正方形的大锦盒从御书房出来。

奉乌云的命令一路紧随,成功潜入皇宫的影,紧跟出来的樊禹出宫,一路快速返回竹林去。

竹林内,明亮的竹屋中,樊禹将锦盒送到乌云面前的那张桌子上,拱手道:“这里面装的,就是你要的首级。”

乌云没有打开,因为他如今还双眼无法视物,就算打开了也没办法确认。

锦盒的底下四只角上还不断渗血出来。

“皇上说了,你要的首级已经给你送来。至于百里世家,因为他们主动交出人,所以皇上没理由再动百里世家,只能日后再想其他办法了,希望你能够信守承诺。”

“放心。只要这个首级是真的,我一定说到做到。”乌云语气淡然无波。

“那好,我先走了。”樊禹转身离去。

影在樊禹离开了后现身,进入竹屋中。

“如何?”乌云直接问道,特意让影去跟着就是为了确定这首级的真假。

影点头,“确实是真的,是我在御书房外面亲眼所见。”

乌云还是有些不放心,让影再查看一下。

影领命,就打开锦盒。

一股浓郁的血腥味顿时从锦盒中涌出来,里面装的首级鲜血淋漓,血肉模糊,无法看到很清楚,但大致样子应该还是百里清颜。影将看到的一切都清清楚楚说给乌云听。

乌云听后,面色略沉了沉,片刻没有说话。

整整七日后。

一切似乎都已经恢复到平静,百里府还是深居简出,没有多打探一下交出去的百里清颜。皇宫内一如既往,朝堂上也没出什么事,萧恒甚至撤回了皇觉寺山下的那些人,不再监视山上的乌云。夏侯府与澹台府间的亲事,因着夏侯赢的再次入狱,自然又耽搁了下来,并且这次入狱可是萧恒亲自派人抓的,情况显然比上次严重的多。不管夏侯渊晋怎么想见萧恒,萧恒就是不见。

在朝堂上,文武百官面前,夏侯渊晋又不好当着众人的面直接对萧恒开口。

乌云再度派影出去,希望能尽快查到夭华的下落,从而确定夭华和孩子的安全,一有任何消息都立即亲自和他联系。

夭华那边,夭华已经养了三天的伤,身体勉强恢复了一些,但还是很虚弱。

小奶娃在这期间一直睡着,没有醒来过一次。

客栈的房间内,比起身体略有些恢复的夭华,容觐不免更担心起小奶娃来,不知道小奶娃这究竟怎么回事,尽管呼吸一直还算平稳,但就是不醒。

这日,中午十分,在夭华再次坐在床上运功调息之际,一直沉睡的小奶娃终于醒了,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小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后看向背对着他坐着的夭华,小脑袋中对之前发生的事显然有些不记得了,小手忍不住就去拉夭华的衣摆,但显然太短了一点,怎么也拉不到。

夭华察觉到声音,没有理会,继续背对着小奶娃调息。

这时,一直飞镖突然穿透紧闭的窗户,飞射进房间内。

刚好推开房门,端着饭菜回来的容觐,一把接住,随即反手合上房门与放下饭菜后,就快步走向窗户,推开窗往外面的四周看去,但毫无所获,飞射进飞镖的人显然已经离开了。容觐接着快速打开飞镖上面的纸条。

只见纸条上白纸黑字写着:“你要找的人明郁,在净城湖湖底。”

容觐看完,面色不由一凝,不知到这是谁射进来的,又是真是假?

“上面写了什么?”不知何时已经睁开眼,将容觐的面色都尽收眼底的夭华冷淡地问道。

容觐有些不知道怎么说比较好,沉默了一下后走向夭华,将手中的字条递到夭华的面前。

夭华没有接,一眼看去,面色顿时同样一凝。

“还不知道这纸条上面说的是不是真的,也不知道是什么人射进来的,宫主,依我看这恐怕是个陷阱,我们……”

“我们马上启程去看看。”夭华打断容觐,离她与通讯器那头的人所约定的时间已经越来越迫近了,可以说她现在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如果这字条是乌云的人射进来的,的确是个陷阱,反正她带着小奶娃,大不了让小奶娃一起陪葬。如果是其他人射进来的,对方既然知道她在找明郁,可见对方并不简单。如果对方同样设了陷阱在等她,她倒可以趁机再将那乌云给引出来,毕竟她一旦有事就代小奶娃也有事,乌云绝不可能眼睁睁看着小奶娃有事的。

之前在海岸边,她确实太冲动了。

对于那个人,既然已经选择忘了九年,又何必再想起,难不成她还放不下他?放不下过去?笑话,怎么可能!

总之这次不管怎么样,也不管那乌云再说什么,或是他对当年的事知道什么,她都要拿准了小奶娃来威胁,同时也是最后一次了。要说乌云再不说,她当真杀了小奶娃,彻底放弃明郁,按约定好的时间回去,这世上谁也不能阻挡她要回去的心。当然了,如果字条上所说的是真的,自然再好不过,“准备一下,即刻启程。”

容觐还是不放心,不知道夭华为什么非要这么冒险的去一趟不可,先不说这字条的来历与真假都还没有查,就说她现在身上伤得这么重,可也知道夭华一旦说出来的话就不可能更改。

小奶娃懵懵懂懂地听着与看着夭华容觐。

下午时分,马车便准备好了。安排好一切的容觐上楼请夭华,至于小奶娃仍旧放入篮子中遮蔽好后拎出去。对于他这几天来的一直睡,以致没有哭过一下,甚至没有发出过任何声音,真不知道算不算是不幸中之幸。

净城湖位于净城中,距离南耀国都城有百里之遥,几乎已经在南耀国西边的边境上了,离南耀国最西边的雪山不是很远。

并没有死的百里清颜无声无息地尾随气候,飞镖是她发射进去的,字条上面的内容也是她写的。不过这并不是个陷阱,而是真的,那个名叫明郁的男人确实被困在净城湖的湖底,这可是她这七日来好不容易查到的。

对于夏侯渊晋与澹台荆,以及朝中任何人,百里西暗中其实都有调查。她虽从不主动去过问,但事实上多多少少还是能知道一点,依稀记得多年前百里西曾查到夏侯渊晋与雪山那边来往密切,还不时有派人去雪山。

而乌云那日既然是从夏侯渊晋的别院底下上来的,关于别院属于谁这一点从萧恒那里可以知道,这也就是说竹屋内之人与夏侯渊晋肯定有某种联系。在没其他线索的情况下,只能朝这条线索先查下去,到现在为止她都已经亲自去过雪山一趟了,并且已经从雪山回来,尽管雪山上面上不去,还没成功上去过一下。

对于净城湖这个秘密,是她好不容易查到的,也是此行的最大收获。既然他那么对她,还要她的首级不可,那可就别怪她好好还一份理给他了,尽管还不知道被囚禁的明郁与他们两个人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但依旧可以预测定会是场好戏。

两日后,紧赶慢赶,终于到达净城,并到达净城湖。

净城因在边境上,又临近雪山,所以几乎没有多少人住,刚一下马车潇潇寒风就席卷而来。

容觐带着小奶娃走在后面,与先一步下马车的夭华一同往前看去,只见四周空旷得好像到了荒芜之处。而夭华身上的伤本来就没有好,还那么重,只见夭华的面色俨然比几日前还来得苍白。

容觐心底不免越发担心。

净城湖底下,明郁确实被囚禁在这里。

阴冷的密室中,一直恍若地窖,完全靠石壁上面嵌镶的夜明珠照明。

而由于成年不见天日,里面的明郁浑然不知外面已经过了多久,但可以肯定的是一定已经过了很多年。

对于当年所做的事,明郁直到现在依旧从不曾后悔。那一年,的确是他想办法通知了在找乌云的夏侯渊晋,从而将夏侯渊晋给引了来。也确实是他杀了乌云离开时安排下的人,并烧了乌云留下的信函,然后眼睁睁等着时间流逝,在夭华最虚弱痛苦之时出现,将她带回了名剑山庄。乌云的归来一直在他的预料之中,而由于他和夭华的身份,他也料准了他绝不会对夭华说什么,真是不会直接出现在夭华面前。

而他只知道是他暗中引了夏侯渊晋到来,却并不知道他当年在他走后所做的事。

他要误会夭华见异思迁,误会夭华短短一年就投入了他的怀抱,那就让他误会。他对夭华的爱,绝不比他少半分,他只是输在比他晚认识夭华。

之后的一年,直到他和夭华正式成亲,他同样料到了他会到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