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一百十一章

夏侯赢在夭华与容觐走后没多久就冲开了身上的穴道,体内那股从未有过的热流继续不断地涌上来,近乎本能般的想要找个女人发泄的,这种感觉即便之前从没有碰过女人,但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岂还能不知究竟是怎么会事,怎么也没有想到那妖女竟让容觐给他灌下了眉药,没想到她竟然会来这一招,该死的,够绝。

萧黎还没有醒,被容觐放下后一直躺在地上,对外界发生的一切都浑然不知。

夏侯赢当即带着昏迷的萧黎先一步离去,决不能留在原地等那些侍卫们找来,从而让夭华的阴谋得逞。

回过来替夭华找东西的容觐,不知道夭华掉的那样东西为何会对她那么重要,怎么也没有想到就这么一会儿功夫原地竟然已经没有夏侯赢和萧黎的身影了,心底自然而然的立即升起不安。

在周遭迅速找了一圈,还是找不到夭华所掉的东西,也找不到半点萧黎与夏侯赢身影的容觐,心中的担心不免越来越大,毕竟萧黎救过她,要是她真在这次算计中出了什么意外,他实在有些过意过去,不希望萧黎真的有事。

下一刻,容觐在周围寻找起来,必须要尽快找到萧黎不可。

另一边,离容觐所在找的地方稍微有些远的林子深处的一处溪水潭边,带走萧黎的夏侯赢整个人连衣服和脸上面具一同跃入水中,希望借水的冰冷能暂时缓解缓解体内的那股燥热。

在那股燥热的影响下,夏侯赢只觉自己连每一次的呼吸都吐出一大口热气,浑身说不出的难耐。

被夏侯赢暂时放在一旁的地面上的萧黎,在这时迷迷糊糊醒来,睁开眼看着全然陌生的地方,徒然不知道突然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自己这是身在哪,她明明记得自己与容觐一道追不知道什么原因先一步策马而去的红衣女子,半路上从马上掉了下来,幸好容觐在关键时刻救了她,然后容觐往山坡那边找去了,她不放心便让侍卫们都跟上,自己在原地的路边等着,那现在这是在哪?

突地,不知何时连头一起埋入潭底的夏侯赢猛然冒出头来,已经渐渐平静下去的水面骤然水花四溅,发出一声剧烈声响。

萧黎有些吓了一跳,本能地侧头朝声音传来的水潭看去,只见水潭中突然冒出来个人来,一个带着半张面具的男人。光线中依稀可看到他还身在水中的身上穿着一袭黑衣,不知道到底什么人,难道是他掳了她?可是真的没有一点印象,不知道容觐这次会不会及时来救她,心中快速想了想后,故作冷静地对水潭中冒出来的人问道:“你是谁?还有你可知道我的身份?你抓我想做什么?”

夏侯赢侧眸看去一眼,眼眶不由有些发红起来,真想直接起身扑过去,可是她的身份……

因隔着半张面具的缘故,萧黎并没有看出来夏侯赢面具下面那近乎吃人般的眼神,见他不说话便又冷静地问了一遍:“你到底是谁?抓我有什么目的?如果识相的,就马上放我走。”

夏侯赢还是没有说话,体内稍微被冷水压制下去的那股热流不知不觉又回了来,并且比之之前有过之而无不及,也不知道那妖女究竟是从哪找来的这媚药。下次再让他碰到她时候,他非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让她也好好尝尝不可。

“你说话啊,到底掳我来有什么目的?难不成你是哑巴?你不会说话?”

“你倒是说句话,说几个字总会吧……”

“你……”

一句又一句,不论萧黎怎么问,水潭中站着的人就是没有任何回应,最后甚至还又沉了下去,水面上波澜不断。

萧黎拧眉,真是怪人一个,既然他什么都不说,又玩沉水,那就让他自己一个人在这里慢慢玩好了,眸光闪了闪后就立即趁着这个时候咬牙站起身来,一瘸一拐地准备悄然离去。

“你要去哪?”就在这时,在萧黎才走出两三步之际,后方徒然传来一道阴测测的声音。

萧黎有些做贼心虚般地蓦然转身回头,动作太快下扯得浑身上下一阵疼痛,忍不住咬牙。

“在没有得到我的允许前,你哪也不许去,最好给我乖乖地呆在这里。”

“原来你会说话啊。凭什么?凭什么我要呆在这?”

“就凭我可以轻易取了你性命。”

“你……”

夏侯赢不再说说话,也不准备再理萧黎,再度将头也沉了下去。按理来说,一般的普通媚药,只要泡一泡冷水与坚持一下也就慢慢过去了。如果可以,他自然也想尽快回都城内去,在都城内找任何一个女人都可以,除了面前的萧黎。可问题是,现在根本回不去,先别说那妖女与那容觐定然在外面守着,就是他自己也已经没有这个力气回去。

怪人一个!萧黎止不住皱眉,越发不明白眼下这算怎么回事。

片刻后,水中的夏侯赢再一次冒出头来,身体几乎已经坚持到极限,可又真的不能碰萧黎,一旦真的着了那妖女的道,被抓个现成,别说是他了,就连整个夏侯府都会遭殃,到时候就是夏侯渊晋出面也无济于事。

但是,如果他先打晕了萧黎,再让萧黎喝点他的血,让萧黎也中“媚药”,再以真面目示人,装成英雄救美的局面打败此刻带着面具的人,然后救了萧黎,从而顺手碰了中媚药的萧黎,情况又完全不一样了,他完全可以装成迫不得已的样子。其实,只要没被抓个现成,没有那么被动的被指认出面具下面的人是他,就算有人指认,他只要坚决否认,他们也拿他没有办法。

这般想着,夏侯赢的目光有不由打回到萧黎的身上。

与此同时的容觐,还在林子中的另一头不断寻找萧黎和夏侯赢的身影。

不久,侍卫终于找来。

容觐顾不得其他,当即对找来的侍卫道:“公主被夏侯赢给掳走了,恐怕有危险,你们马上加快寻找。如果公主真有个什么意外,相信你们也都没办法回去向皇上交代。”

侍卫没想到会这样,楞了一下后虽觉得不可思议,可容觐也不可能故意骗他们,不管如何耽误之急就是先找到萧黎,确定萧黎的安全再说,就连忙又分头寻找起来,势必将整个林子都翻过来一遍。

在林子外久等不到找东西回去的夭华,耐心耗尽,就留了个信号给容觐,自己先一步到下一座城中去。

下一处城中便是靠近海边的城了,上次澹台玥便是在下座城中的那些沿岸边就的夭华,萧黎也差不多。

同样知道夭华今日要离开的澹台玥,在后面匆匆忙忙策马追来。

当夭华走回到路边的时候,好巧不巧正好碰上。

澹台玥猛然勒住缰绳,在夭华面前骤然停下来。

夭华挑眉看去,似笑非笑。

澹台玥一见到夭华就一肚子火,昨日的一切,他恨不得亲手扒了她的皮,将她吊起来打,可就要带人回酒楼抓她的时候,澹台荆回了来,竟不许他这么做。让夭华替嫁这件事,始终只有他们两个,以及婢女小禾和一干看守的人知道而已,不想澹台玥将事情闹得越来越大。还有他就那么去酒楼要人,还大打出手,澹台荆已经气不打一处来,他最终终是被澹台荆给按压了住,一如不久前屈服于澹台荆的压力,交了那样一份证明夏侯赢无罪的调查报告给萧恒一样。此刻,乃是澹台荆让他来追人的,还让他务必将人心平气和得带回来。

夭华这次本等着澹台玥先开口,没想到她就只是气冲冲地看着她,什么也不说,便又只能由她先说了,“怎么,澹二公子舍不得本宫?昨天下午到今天早上,本宫可是等得潭二公子好苦。”

“你……”她竟然还故意说昨天的时,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澹台玥握着缰绳的手刹那间有些青筋暴露,若不是还记着澹台荆说的话,此刻又非动起手不可,“今日我不跟你耍嘴皮子,我忍你。我父亲现在想见你,马上跟我回去。”

“你忍我?这可实在难得。”微微一顿,夭华挑眉,“你确定你父亲真想见我?”

“难不成我还特地跑来耍你?”澹台玥哼了一声。

夭华眸中依稀闪过一丝差异,按理来说她现在与那澹台荆已经没有什么交易了,他又是个聪明了,都事到如今了应该装成从不认识她才是,也不可能再想请她回去替嫁,“那不知你父亲找我做什么?没有让本宫感兴趣的事,本宫可没这个闲情逸致再跑一趟。再说,就算本宫能跑,本宫还舍不得怀中的宝贝如此颠簸。”说到宝贝两个字的时候,夭华的神色那叫一个温柔,就从来没有过。

澹台玥从不知道面前的人竟然都已经有孩子了。一眼看去,孩子要有多可爱就有多可爱,可是她要有多可恶就有多可恶。

------题外话------

关于奖励,明天白天二更时再公布,部分还没统计好!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