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一百零九章下药,媚药(二更)

夭华当然不是在开玩笑,回视容觐,那眼神分明在说“这么,你有意见”?

容觐沉默了一下,“那好,我这就去办。”

“去吧。”话落,夭华看着容觐转身出去。

床榻上的小奶娃还在盯着夭华看,小手的食指不知何时已经塞到小嘴中吸允。

夭华重新看过去,似笑非笑地看了小奶娃一阵子后,对外唤来店小二,让店小二马上准备一碗热稀饭送上来。

店小二与掌柜的一样,心中对此刻房间内的夭华,还有刚刚出去的容觐都好奇得不得了。昨日在城中最大的酒楼内发生的事,他们虽然没有亲眼看到,但现在外面都还在传,澹台玥当时怒气冲冲在街道上一路策马而过,到达酒楼后点明了要找一个穿着红衣的女人,然后就猛然冲了上去,明显的来者不善,可没想到最终结果反倒弄成那样,简直让所有人都目瞪口呆了。而更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这件事好像已经就此了结了一样,竟没有下文了,那澹台玥竟忍得下这口气?怎么也要治这两个人一个殴打官员之类的罪吧?

不过,想归想,这两人出手很大方,他们开客栈做生意的岂有将人拒之门外的道理,反正一切不关客栈的事。

听到叫唤后上来的店小二,听完夭华的吩咐后连忙点了点头,就快速按夭华的吩咐去做,好在厨房一大早就已经有在准备稀饭与其他早点,这也是每天早上都会按时准备的,没过多久便将刚煮好的稀饭送了上来,“客官,您要的稀饭好了,不知您还可还有其他吩咐?”

“照我身上的样子,立刻去买套衣服来。”伴随着话,夭华便丢出一定银子。

店小二连忙伸手接住,满面笑容地点头,转身下去。

小奶娃显然已经很困很困了,但也显然还是不想睡,仿佛害怕自己一闭上眼夭华会丢下他走了似的,每每眼刚一闭上就又睁开,如此反反复复。

夭华若有若无地勾了勾唇,乌云那厮的宝贝骨肉,现在在她手中,还要她亲手伺候着吃东西,可真是“有趣”。不过,为了后面的计划,她还是勉为其难一次好了,就端起桌子上店小二放下的那碗稀饭慢步走了过去,在床沿坐下。

小奶娃见夭华走近,还坐下,手中又端着碗,似乎已经有些看出来夭华要喂他吃东西,小脸上立即露出笑来,一双眼也泛起了亮光,尽管眼中还明显红红的,小手从吸允的小嘴中拿出来就要拉夭华的衣摆。

真是个易满足的小家伙。她这样,他就马上高兴了?

夭华唇角一抿,就单手将躺着的小奶娃给拽了起来,然后抬高枕头,让他的小身子靠在枕头上面。

小奶娃还小,别说是跑和走了,就连爬都还算不算会爬,哪自己坐得稳。被夭华这么一摆弄后,当夭华的手一收回去,整个人就不受控制地往下滑去。

夭华看着,又拎了一下,然后扯着被子包裹和垫住小奶娃的周身,尤其是小奶娃的两侧,再弄了好半天才好不容易将小奶娃的身体给固定好,只见他终于不再滑了,半坐着与半靠着的样子正对着她。

夭华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不过紧接着又绷下脸来,一脸警告的样子,“不许乱动。要是再滑下去,本宫就拿绳子来绑住你了。”

小奶娃听不懂,只是看到夭华瞪着他的样子,忍不住有些怕怕地缩了缩。

夭华这下子更加满意了,开始动手喂小奶娃吃。

小奶娃很听话,对着喂过来的勺子就张开了嘴。

稀饭还很烫,便是对大人来说也受不了。夭华也没个素,对着小奶娃的小嘴就喂进去,不管其他。

小奶娃顿时被烫得拼命往外吐,一双红眼睛中水汽一下子救出来了,可对上面前的夭华又还是很怕,有些不敢大声的哭出来。

夭华看着被小奶娃吐脏的杯子和小奶娃自己身上的衣服,皱了皱眉,不过还是算了,确实是她没吹一下就喂上去了,拿出丝帕给小奶娃擦了擦小嘴。

时间流逝,整整半个多时辰后,夭华手中的稀饭还没有喂完。

小奶娃其实早已经吃得很饱了,真的不想再吃,只想夭华抱他睡觉,对着夭华不断打起哈欠。

夭华不管,继续喂,不过速度很慢,似乎有意在等什么似的。

小奶娃忍不住嘟起嘴来,在又一次打了打哈欠与夭华又一次朝他喂过来时就伸手调皮得去推夭华的手,将夭华的手给推回去,要夭华自己吃。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喂,似乎已经又感觉到夭华又喜欢他了,看着他的时候也不再像之前那么凶,就忍不住又想跟夭华亲近,尤其忍不住想夭华抱他。

夭华挑眉。

就在夭华明显又要绷下脸来之际,小奶娃一个扑身上前,整个人就扑向夭华的怀中,也不管夭华还一手端着碗,一手拿着勺子。而两只小脚,右脚有问题,至今没有医治好,始终使不上力气,可左脚还是可以用力,这一用力后蹬起来般朝夭华扑去的力道还不小。

夭华完全没料到,情急下为避免碗中的稀饭被小奶娃打翻与倒在他身上,急急忙忙先侧开手,以致最终被扑过来的小奶娃给扑到了腿上。

只见他紧接着小手一把抱住她的腿,就趴在她腿上闭上眼想睡了。

夭华顿时有些“气急败坏”的将右手手中的勺子给扔到左手的碗中,就一把拎起趴在她腿上的小奶娃,将小奶娃给拎到半空中对着她,狠狠瞪了瞪眼,“你……”

“娘……娘亲……”

“不许这么叫,本宫不是你娘亲,你……”

小奶娃又打了个哈欠,被夭华这么临空拎着很难受,真的好想睡了。

夭华看在眼里,可要等的人还没有到,话语一顿后脸上的面色随即一改,改为难得的温柔之色,便是刚才在喂小奶娃时也没有的,就又将小奶娃给安置回刚才的位置,将他固定好,“再吃点,下次说不定就没得吃了。”

小奶娃听不懂,又一连打了两个哈欠后,小手一把拽住夭华要收回去的手,紧拽着夭华手中的其中一根手指不放,之后再撑不住地就彻底闭上了眼。在闭上眼之际,也不知是不是夭华的错觉,夭华似乎隐约听到小奶娃两个口齿不清吐出两个字,他说“不走”。

那脆弱模样,那极度害怕被会丢弃的样子,还紧拽着她的手指不放,那种即便这么想睡觉了但睡梦中还如此不安与害怕的感觉,一刹那不知怎么的竟猛然撞击夭华的心底。

夭华笑了笑,刹那间有什么在心底一闪而过。

仔细回头想想,她这九年来似乎还从来没有亲手喂过任何人吃东西,眼下这小奶娃绝对是第一个。

在名剑山庄养伤的那两年,初开始的时候,都是明郁每天亲手喂她吃饭喝药,那次真的可以说是勉强捡回来了一条命,在生死边缘都不知道徘徊了多少次。而每次半夜三更迷迷糊糊醒来,都能看到明郁寸步不离守在她旁边。

那样一个温柔儒雅的男子,那样的一心一意,还始终那样悉心的照顾她,当时她到底是什么样的心情,夭华如今回头想想也不过如此。

还是那句话,时间已经将一切都阻隔开,什么都已经淡了。

至于九年前发生的事,为何会受那么重的伤,为何会被明郁救回名剑山庄中,夭华从不曾去回想,尽管刚穿越来到这里的时候比今时今日新来的许敏还要小很多,但她宁愿自己是在九年前才穿越来这里与宁愿自己第一个遇到的人就是明郁。

而对于面前的这个小奶娃,他真是太像太像她了。从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她几乎就从心底里抗拒与排斥。从没有对他好过,一来是因为乌云的原因,二来也正是因为此,总之任何与九年前有关的事,在夭华心底都是禁忌。

当日在那处别院的下面,她曾想过在灭了乌云后带小奶娃回去养在身边,可这也只是想想而已,很快就否决的了,还否决得极为彻底,那就是她断不可能真的带他回去,更不可能将他养在身边。

但这一刻,面对这样的小奶娃,夭华一直抗拒的心底竟还是出现了一丝波动,闪过丝什么。

这时,窗外的街上突然传来密密麻麻的马蹄声,显然有大批人来了。

夭华瞬间收回思绪,摇了摇小奶娃,想摇醒他。

小奶娃迷迷糊糊睁了一下眼。

下一刻,紧闭的房门就被人从外面一把推了进来,昨日才见过的那南耀国公主萧黎大步走了进来。

夭华坐着没起身,回头看去。

萧黎摆了一下手,示意外面的人合上房门,在门外守着。

外面萧黎带来的人领命,就快速合上房门,紧守在外面。

萧黎也不拐弯抹角,看着夭华直截了当地道:“听掌柜与小二的说,你们住两间房?”

“这似乎不关公主你的事。”

萧黎没有在意夭华还坐着,不站起身来给她行礼,也不在意夭华的语气,“我还听说,这个孩子,其实是你跟昨日那个与你一起出来的白衣男子的,并非容觐的,你们从头到尾也不是什么夫妻,他只是你属下。”

“不知道公主听谁乱说的?”

“是不是乱说,我自然会查得一清二楚。”就在不久前,身在皇宫中的她意外得到消息,说容觐和面前这个红衣女子根本不是什么夫妻关系,还说他们今天中午就会一起离开这里,不会回来,于是她就匆匆忙忙赶了来,非要弄清楚真相不可。如果是真的,她非要那容觐好看,竟然那么耍她。如果是假的,她也要与他好好算算他利用她这笔账,绝不可能就让他这么轻易离去。

“那公主你慢慢查。”萧黎知道的这些,其实就她不久前派出去的容觐想办法传给萧黎的,其目的就是为了引这萧黎到来这里,然后将这萧黎给引出城去。现在她已经来了,事情已经成功了一半。

“怎么,你还想走?”萧黎听夭华这语气,不难听出一二。

夭华不否认,“他已经在城外安排好等我,我要去汇合。”

萧黎这一路进客栈与上来,都没有看到容觐,对夭华的话不疑有他,想了想后,很自然地决定道:“我与你一起去。在我还没有查清楚之前,你们两个谁也不想走。”

夭华闻言,脸上略闪过一丝不悦之色,但最后似乎看在萧黎毕竟是公主的份上,又将不悦压了下去,“随你。”

萧黎笑了笑,不知道那已经在城外安排好和等着的容觐看到她时,会是一副什么样的神色,她真忍不住想看他错愕吃惊的模样,再将他强绑回来。

夭华隐约勾了勾唇,真是一切比算计得还顺利,接下去就该看夏侯赢那边了。她现在这么大张旗鼓明目张胆地住在这客栈中,那夏侯渊晋与夏侯赢不可能不知道,而他们也不能这么轻易让她从他们的眼皮底下离开,必然会在城外设伏对她,那夏侯赢也绝对会亲自动手,因为除了他外,其他人根本没这个能力。到时候,要是让人当众抓住那夏侯赢对这萧黎不轨,这萧黎又是那皇帝萧恒最宠爱的妹妹,不知道这夏侯府还能不能躲过这一劫。

这就目前对夭华来说,是最快也最有效的手段。

夭华已经有些忍不住期待了。

半炷香左右的时间后,夭华带着已经睡着过去的小奶娃和萧黎一起下楼,坐上萧黎的马车,一路出城而去。

马车车厢中,夭华将小奶娃安置在她腿上,极为温柔地抚了抚小奶娃的小脑袋,做给萧黎看。

萧黎看在眼里,昨天就已经觉得这个小奶娃太可爱了,可为了提醒容觐记得答应过她的事,暂时先忽略了,可怎么也没有想到得到的会是那样一个结果,最后气得她怒气冲冲的立即先回皇宫去了。

小奶娃在夭华的腿上睡得很安稳,很香。

良久,马车驶出城门,一路往城外夭华所说的和容觐汇合的地方而去。

萧黎看了小奶娃半响后,找话对夭华开问,“你和他,是什么时候认识的?你们不是南耀国的人,是哪国的人?其实,只要你老老实实回答我,我不会对你们母子怎么样的,还会想办法帮你找到昨日和你一起出来的那个白衣男人。”

夭华回视了萧黎一眼,没有说话,手再抚了抚小奶娃的小脑袋,温柔的、缓慢的。

萧黎再道:“还有,我还能给你数不尽的荣华富贵。”

看来这萧黎对容觐还真上心了。不得不说,夭华对着萧黎的印象,其实还不错,这次要不是为了一举彻底对付夏侯府,也不会这么算计他,“其实,你与其对本宫说这些,倒不如直接对他去说。只要他愿意留下来,本宫绝不勉强。”

本宫?这可是皇宫里皇后的自称,萧黎皱了皱眉,正要再开口的时候马车突然停了下来,只听外面传来侍卫的声音,“公主,到了。那容觐就在那里。”

萧黎闻言,原本要对夭华问的话都先咽了下去,先夭华一步掀开马车出去,居高临下得看向前方的容觐。

容觐按照夭华的话,想办法秘密让萧黎知道他与夭华不是夫妻后,就按照夭华的命令来这里等候了,另外还应夭华的话买了所谓的媚药,等到时候下在夏侯赢身上,在想办法引夏侯赢与萧黎在一起,从而再设计让所有看到。萧黎怎么说算是救了他一次,所以他当时才会对着夭华露出那样的神色。

萧黎见容觐看到她后明显“呆愣”在那里的神色,忍不住笑了,跃身下马车后就朝愣着的容觐走了过去,边走边示意身后的侍卫们都在原地等着,没有她的命令不许靠近一步。还有马车内的人,也让她先等等,待会儿再让她过来。

阳光下,只见站在那不动的容觐衣袂飘飘。越走越近的萧黎,浑然不知自己这次真的是落入了对方算计。

一早得知消息,知道夭华与容觐今天白天要离开的夏侯渊晋,已经让夏侯赢一早亲自带着人在城外埋伏,这次务必一举杀了夭华,不能再出任何差错。

“公子,公主也来了。”藏身之处,看到前方那一幕的一行黑衣人中,离夏侯赢最近的那人忍不住小声对夏侯赢道,声音中明显透着差异。

夏侯赢没有说话,面无表情看着前方。

------题外话------

关于昨天的奖励,晚上12点更新的时候与今天的一起公布!下一章精彩嘿嘿,离明郁出来已不远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