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一百零七 勾引乌(下)

百里清颜一边走,一边留意周围的风景与偶尔经过的寺中和尚。

对于和尚的双手合十施礼,百里清颜全都礼貌地回上一礼,浑身上下基本上还是昨日的打扮,一袭白衣,白纱蒙面,一头乌黑如缎的长发绾成一个简单的发髻,用一条丝带绑在身后,温雅而又飘逸,唯一不同的是今日绑头发的丝带换了种颜色,换成了浅蓝色。

寺中的和尚对百里清颜可以说已经有些熟悉,虽然她并不是经常来,只是偶尔到来,脸上还始终带着一层面纱,可实在让人难忘,声音也是一样。还有,她每次来都喜欢到后山去坐坐,寺中的人基本上都已经知道,但从来不知道她和昨日到来的那个被称为“彧公子”的男人是兄妹的关系,两个人也从来没有在同一个时间一起出现过。

所以对于百里清颜自行往后山而去,寺中的和尚并不阻拦。

百里清颜继续走着,如同散步。

寺的后山,花草树木在初升的晨光下还带着露水,在寺中传来的钟声下尤显得清净,一眼看去就可以看到前方那片郁郁葱葱的绿竹林。

竹林内,竹屋中,乌云正坐在房中运功疗伤。关于夭华那里的情况,昨天已经派影跟踪和监视着。

一名穿着黑衣,并黑布蒙面的人在安静中悄然到来,在竹林外小心谨慎地查看了一阵,确定周围没什么可疑的人后,迅速进入竹林中,并进入到竹屋内。

乌云敏锐地察觉到声音,平静地睁开眼看向来人。

“云公子。”到来的黑衣人,对乌云称呼了一声后,便扯下了脸上的蒙布。

乌云闻声,再结合眼下的情况,心中已然知道来人的身份。而关于昨天白天,萧黎知道那处别院有问题,从而带着侍卫突然横插一干这件事,他到现在自然也已经猜到她是从哪得来的消息了,无外乎她那哥哥,南耀国皇帝萧恒那里。

对于萧恒,乌云原先与他并没有什么交情,但为了对付那夏侯渊晋,几年前在一次回南耀国,前往雪山看小奶娃的的时候经过这南耀国都城时,他曾特意暗中助了那萧恒一次,让他在当时得以更顺顺利利地登基,一下子打败了有诸多势力支持的其他皇子。

当然,萧恒本身的实力和手段也绝不容小觑,他为了登上帝位早已经谋划了很多年。他的出手虽然帮了萧恒,可没有他出手,萧恒也不会失败,只是会稍微棘手一点与多费点时间而已。

对于小岩的身份,他当然早就知道,是萧恒迄今为止唯一的儿子。所以当日夭华突然带着小岩出现在众人面前,并将小岩带入魔宫的时候,他几乎从没有派人去查小岩的身世,也从没有对小岩的身世产生过一丝好奇。

至于夭华会带小岩回魔宫的原因,无外乎因为那个老头,也就是夭华的爷爷,二十年前被灭的皇甫世家家主了。

当年,皇甫世家一夕间被灭,从此消失在南耀国,南耀国的整个朝堂都几乎剧烈一震,仿佛一根支撑南耀国的梁柱轰然倒塌了。

作为皇甫世家当时的家主,也就是那个老头子,自然还是放不下南耀国的,毕竟他一辈子的心血都在南耀国中,所受的那些冤屈,所死的那些亡灵,又岂能甘心?

还有,那老头子极为重情重义,这点在当时的南耀国以至其他三国都是出了名的,任何对皇甫家或对他有恩的人,他都不会忘。那萧恒的皇后的娘家,与当时的皇甫世家颇有交情,也是唯一一个曾为皇甫家求情的人。当那皇后她带着自己儿子找上门时,老头子自然无法拒绝,也拒绝不了,最后当然会找夭华这个孙女了。

但值得一说的是,那老头子的亲生儿子,也就是魔宫老宫主,夭华的父亲,却并不想再理会任何有关南耀国的事,对南耀国已然失望,希望从此与南耀国彻彻底底一刀两断,甚至永远不要再踏足南耀国的地界一步,所以他们父子俩很自然产生了分歧,以致后来竟渐渐闹到了老死不相往来的地步。在魔宫老宫主七年前去世时,那老头也没有到来看过一眼。

另外,魔宫老宫主一直深爱的夫人,也同样和魔宫老宫主产生了分歧,因为她的娘家在皇甫世家被灭这件事上也受到了牵连,满门被抄斩。她很不甘心,很想回去复仇,最终在无法说服魔宫老宫主的情况下,毅然离开了魔宫老宫主,一夕间消声灭迹。

换而言之,也就是说当年皇甫家倒了后,老头子想有朝一日洗冤,魔宫老宫主想与南耀国断绝关系,不再回去,魔宫老宫主夫人则想回去复仇,毁了南耀国。三个人,三种心态,种种不同,谁也说服不了谁,最后各奔东西,父子之情恩断义绝,夫妻之情缘尽。

但时隔数个月后,那魔宫老宫主刚成为魔宫的新一任宫主时,那魔宫老宫主的夫人又回来了,将一个刚出生的早产女婴亲手交到魔宫老宫主手中。

这个女婴,便是今时今日的夭华。

之后,她再度失踪,直至今日也没有再出现过,没有人知道她到底去了哪,也没有人知道她如今是生是死,就连魔宫老宫主也不知。而她,同样没有在魔宫老宫主去世的时候出现过,仿佛这世上已经完完全全没有这个人了一样。

对于这些,他乌云也是在九年前,在夏侯渊晋又找上门来的时候才知道的。

或许早在当年,所有人就该怀疑夭华的身世,怀疑她到底是不是魔宫老宫主的亲生女儿,但最终结果是谁也没有怀疑,因为魔宫老宫主将这个女婴保护得很好很好,并没有将她养在魔宫中,也不许魔宫上下在私底下议论这件事,她从小到大也很少会回魔宫,故很少有人见过她真面目。所以当她在名剑山庄养伤那两年,除了明郁外,从没有人知道她乃是魔宫老宫主的女儿这一重身份。而老头子那里,既然魔宫老宫主始终将这个女婴看得如此之重,他当然也不会怀疑这个女婴或许并不是他儿子的亲生女儿。

不知不觉间,乌云脑海中已不觉闪过诸多思绪。

但所有的思绪加起来,在乌云脑海中也不过只是眨眼而过的短暂时间。

乌云很会回到当下,此刻的房间内可并不止他一个人。在那次暗助了之后,他便再没有与萧恒见过面,萧恒也从未试图联系过他,但他当然知道这只是表象,萧恒暗地里其实一直有秘密调查他的身份,以及他暗中的势力。

对于此刻出现的这个黑衣人,乌云记得他的声音,不会听错,不发语音等着他说明此刻的来意。

黑衣人乃奉萧恒的命令秘密前来,这些年来萧恒一直派他查面前这个人,但始终了无音讯,就好像大海捞针一般。

可就在不久前,却让他意外查到了一点。可对于查到的消息,他还不是很肯定,无法断定是真是假,只是在第一时间先迅速禀告给了萧恒知道。

萧恒听了后,再借由萧黎的手去查那处有问题的别院。

到时候要真闹出什么事来,就当萧黎找人心切胡闹,萧恒表面上随便斥责几句也就过去了。

但没想到最后竟会是真的,此刻面前之人竟真的被困在那下面。另外根据他的调查,那处别院应该是夏侯渊晋的,这也是在早朝后萧恒会特意留下夏侯渊晋和澹台荆谈两家婚事的原因,让夏侯渊晋没那么快回去,从而减少他对萧黎那边的阻扰。

“云公子,这是皇上给你的密信,还请你亲自拆阅。”黑衣人接着取出胸口的衣袍中所藏的那封密函,上前几步双手递给乌云。

乌云坐着没有动,也没有接,沉默了下后道:“直接念。”

黑衣人也算是萧恒身边的亲信,还是很得力的那种,不管在各方面都相当优异,这也是萧恒会选他留在身边与让他办事的原因。可眼下对着前方淡然无波的人,黑衣人竟硬是有些没看出来他的双眼已无法视物。只能说,他掩饰得太好。

黑衣人点头,犹记得萧恒派他来时说的那几句话,便当着乌云的面打开手中密封的信。

信里面,白纸黑字,只有一句话,萧恒想约乌云见面。

乌云听后,不语。

黑衣人耐心等了片刻,并不勉强,也知道自己勉强不来,拱手准备告辞,“云公子,信已经带到,还请云公子可以考虑一下。对于云公子当年的相助,皇上一直铭记在心。”

乌云还是没说话。

黑衣人再拱了拱手,转身出去,很快消失在竹林。

竹林外面,一路漫步往这边走来,已经快走到竹林的百里清颜,双眸倏然一眯,盯着前方瞬间远去的那道黑色身影闪过一丝略有所思。那人的武功,很高,看来竹林中的人确实不简单,只是到底是不是她昨天白天见的那人,还需要亲眼见一面才能证实。

敛了敛了面纱下的神色后,百里清颜继续往竹林内走,对竹林内的一切都并不陌生。

竹屋中的乌云,重新运功调息起来。但刚开了个头,又被打断,敏锐察觉到外面传来一道脚步声,从那脚步声中可以判断来人距离竹屋还有十余丈距离,步伐虽轻盈但还是个不会武功的人,并且应该是个女人。

百里清颜故作不知竹屋内有人,走到后在屋外的石桌旁坐下。

房间内的乌云自然都察觉得一清二楚。

气氛仍旧安静。

时间悄然流逝。

过了一会儿后,察觉到外面到来之人始终只是坐着不动的乌云,沉默了片刻后决定不予理会,接着运功起来。

外面的百里清颜,暂时无法确定竹屋内的人是不是有察觉到她的到来。再坐了一下后,百里清颜若有若无地勾了勾唇,就起身走进竹屋,准备进竹屋内休息一下。当然,这只是她“名正言顺”直接走进去的一个借口而已。

房间内的乌云没有出声。

整座竹屋,除了一间小的客厅外,便只有一间房间。

一般在皇觉寺留宿的人,都安排在寺的厢房,很少会将人安排住到这里来。

乌云与老方丈算“有交情”,再加上乌云不想被人打扰,在老方丈的亲自吩咐下才会住进这里。

房门被推开,一眼看到房间内的人,百里清颜准备往里踏的脚步猛然僵在原地,整个脸上一副显而易见的错愕之色,似怎么也没有想到房间内竟然会有人。而这一眼,已然让百里清颜证实了果然是昨天白天她所看到之人,脱口而出道:“公子,是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乌云从未听过这道声音,面无表情地没有说话。

百里清颜随即退出去,并礼貌地为房间内的乌云带上房门,“抱歉,我冒失了。”

之后不久,一缕淡淡茶香自半开的窗户飘散进来。那香气,竟让乌云觉得似曾相识。犹记得那夜在隐静山庄的后院外,他曾要夭华泡茶给他,但她听完他的话后,竟在他面前出了神,以致他怒气冲冲的起身拂袖而去,少见的情绪显露,那杯茶自然没有喝成。

百里清彧的泡茶功夫很好,不管是泡茶的动作,还是泡出来的茶都让人回味无穷,但其实百里清颜并不比百里清彧差,唯一不如百里清彧的就是她是女子,百里清彧是男子。

她之所以要这样样样都超百里清彧,就因为百里西一直将百里清彧当成了下已任百里世家的继承人。她终有一天会让那百里西知道,她才是那块真正的宝玉,让他也尝尝眼拙的滋味。更重要的是,她想把握自己的命运,绝不会成为百里西手中一颗任他摆布的棋子。

乌云缓步走出来,“看”向外面石桌旁已经坐着煮茶的女子,她到底谁?

百里清颜听到脚步声回头,站起身来,很有礼貌之态,为刚才的“冒失”再一次道歉,“公子,我真的不知道你在那房间里面。来的时候询问过这寺中的师傅,他们也都没说,实在抱歉,打扰了。”

乌云没说话。

百里清颜脸上的面纱仍戴着,还没有取下来,将乌云的神色全都丝毫不漏的收入眼底,他不认识她了?她现在虽然戴着面纱,可样子及穿着都和昨日一样,他应该还是能很轻易看出来才是,还是说她并没有入他的眼?

如果真是这样,那她反倒更要对他另眼相看了。一直以来,都早已经习惯了所有人看着她时或惊艳或呆滞的目光,还从来没有人像他一样无视她。当然,或许等她摘了面纱,他就会和其他人一样了,“公子,你可以不用理会我,我也只是到寺中暂留宿的人而已。既然现在你在这里,我泡完了这壶茶,待会儿就会离开。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已经习惯了在固定的时间来这里泡一壶茶等一个人,一个对我来说一直很重要的人。”

乌云一贯冷漠的心,刹那间被百里清颜这样一句精心编排出来的借口给误打误撞的触动。

有多少时候,他也在等一个人,一个再重要不过的人,但却始终没有等到,就算等到了也不能开口。这个人,当然就是夭华。当年夏侯渊晋要是没有突然找上门来,或者他在当时离开的时候就彻底先灭了夏侯府,让夏侯府鸡犬不留,那他现在还和她好好的。

夏侯赢这次让他侥幸逃过了,但事情还远没有结束,甚至一切才刚刚开始。

尤其是夏侯渊晋,不亲手杀了他,难解他这多年的恨意。

百里清颜说完,故作犹豫了一下,对乌云邀请道:“或者,公子可以过来喝一杯,就当我为刚才的鲁莽道歉。”

似曾相识的茶香味还在空气中飘散。乌云之所以会走出来,也正是因为此。

考虑了下后,乌云缓步走了过去。

百里清颜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势,请乌云在对面坐,自己接着也坐了下来,礼貌却又不会显得卑微,大方又不失大家闺秀风范。这一刻,百里清颜忍不住重新想,对面之人身上一瞬间吸引住她的,或许并不只是他的容貌,还有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冷漠气质。但不管如何,最终结果已经一样,她今日更是为了他到来,这点毋庸置疑。若是放在以往,有人对她说她会这么做,她简直要嗤之以鼻。

泡好了茶后,百里清颜亲自端了一杯到乌云跟前,轻放在乌云面前的桌面上。

乌云伸手端起,并没有察觉到什么异样。而如此近的距离,那股茶香更加清晰,清晰得让乌云忍不住想短暂地将对面之人当成心中那个人,缓缓喝了一口。

“泡的不好,还请公子将就。”百里清颜对自己所泡的茶向来有信心,但话当然不能直接这么讲。

“不,你泡的茶很好喝,倒没想到姑娘还有这样一手泡茶功夫。”乌云淡淡赞道。

百里清颜有些愧不敢当,“公子说笑了,或许是熟能生巧了。”

乌云没有接话,再慢慢品了一口,不管对面的女子是谁,也不管对面的女子今日是无意来到这里,还是另有目的,在这一刻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手中这杯茶,茶中散发出来的那股茶香味。

“公子,你当真不认识我了?”静了片刻后,百里清颜出口问道,“我们昨日在城中见过面。”

乌云闻言,突然想起什么,难道是跟着萧黎走的那个盯着他看的女子?对了,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淡淡幽香,她是百里家的人?百里西在当年突然急流勇退,四大世家中他才是那个更深不可测的人,也是更该防备的人。

百里清颜将乌云的神色依旧看在眼里,并不介意他知道一点关于她的身份,当然她也绝不会像萧黎对容觐那样直接就讲出来。不知道她要是突然勾引了一个人回去,让人主动去百里家提亲,那百里西会是何等反应?要是她再说动萧黎为她出面,那百里西会不会气得火冒三丈?当然,她绝不会贸然就这么做。另外,她百里清颜看上的男人,她不会硬要嫁给他不可,而是要他属于她。简单来说,她并不是想成为他的女人,而是要他成为她的男人,尽管听下去好像差不多,但实际上完全不同。

“昨天白天,我与公主在一起,正好看到公子从下面飞上来。公子,你的武功真。”

“看来,姑娘今日是有意到来的了。”本想将对面之人当心中那个人,即便只是短暂的片刻,让他安安静静地喝完手中的这杯茶,但没想到她话似乎有点多,俨然已破坏了他的兴致,茶的味道自然也已经变了。

“我只是一说而已,还请公子别误会。毕竟昨天确实见过,还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如果我现在装作不认识公子,恐怕那才是有意的了。”岂会听不出对方话外之音,百里清颜语气一正,反驳道。

乌云薄唇隐隐勾了勾,倒又是个伶牙俐齿的女人。

百里清颜接下去不再说话,一副免得对面之人又误会,以为她另有所图似的。

气氛,这才完全安静了下来。

时间继续流逝,乌云喝着喝着,一杯茶不知不觉喝尽。

百里清颜没有要再为乌云倒一杯的意思,在这时故意起身准备离去,“时间已经到了,我要等的人还是没有到来,看来我得先告辞了。”说完,百里清颜抬步就走,手有意无意的抚了一下自己的耳垂,脸上的面纱便忽然毫无征兆的飘落,在一阵清风中正巧飘向坐着的乌云。

乌云侧头避开,任由轻纱从他身前飘过,落向他身后的地面。

想要借抓住飘落的轻纱这一原因的百里清颜,蓦然转身回头,正好对上避开轻纱的人,倾国倾城的容貌就这样一下子暴露在空气中,尤其是他的面前,美得让人心动。有道是,最是那一回眸的温柔容颜,意思已经再明确不过了,她在用美色吸引他,或者也可以用另外两个更露骨的话。

------题外话------

关于昨天9号的活动奖励:

1昨第1、88、222、666个订阅的亲为“blanche2009、ewqieou23、北极的天坑、蓝天chy”分别奖励111520小说币

2昨投月票前三名亲为“42488、i31709i、9127372”第1、11个投票的亲亲分别为“i31709i、wirywi甜甜”分别一票

3留言前三名的亲为“hawk1013、北方★雪儿、1564566”

4长评分别为“北方★雪儿”

所有奖励,需在留言中奖励,亲亲们请留言,大爱!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