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一百零六章 裸奔

很快的,那马蹄声就到了夭华和容觐所在的酒楼,在夭华和容觐所在的酒楼门口停了下来。

由于策马而来的人速度实在太快,勒住缰绳使骏马骤然停下来时又太过迅猛,骏马不可避免的双蹄猛然腾空而起,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嘶鸣声。而骏马刚才一路飞驰过的方向,后面的那半条街道上如今已是一片狼藉,百姓们躲的躲,跌的跌,伤的伤,怨声载道。

骏马上的人没有理会,直接利落地跃身下马,将缰绳一丢。

酒楼中的店小二听到声音跑出来看看,一眼看清楚从马上下来的人后,连忙回去叫掌柜的出来。

掌柜听店小二说完,急忙丢下手头正在记账的工作就往外迎时,差点和大快步走进来的人在酒楼的门槛处撞在一起,急急忙忙侧身避让,不知道到来之人什么事这么急,以前从未有过,“澹……澹台二公子,不知您……”

“那个穿着一袭红衣的女人呢,在哪间房间?”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得到消息后立即赶过来的澹台玥。澹台玥大步走进酒楼中,目光迅速扫视一眼,没有在酒楼大堂内看到要找的人后,直接对掌柜的问。

掌柜先是愣了愣,接着快速问店小二。人刚才是由小二带上去的,也是由小二亲自招呼和上的菜,他只是在抬头的时候看到有个穿着红衣的女子和一个抱着孩子的男人一起进来而已,并没亲自上前招待。

“人在二楼的第三间雅间。”店小二连忙回答,不敢耽搁。

澹台玥顿时二话不说就朝二楼而去。

这间酒楼他已经再熟悉不过了,也常与朋友到这里来吃饭喝酒,这里的掌柜和店小二也都认识他。

再说他是都城的府衙大人,都城中一有什么命案之类的事发生,他都会亲临现场,城中见过与认识他的百姓也不少。

这几天来,夏侯渊晋那边非要他更改那日在朝殿上说的话,想要他交一份证明夏侯赢没罪的调查结果给皇帝,澹台荆也希望他这么做,全都一再的给他施压,妖女则好像突然间凭空消失了一样,任他怎么找就是找不到,差点都快将整个南耀国都城给翻过来了。

就在不久前,刚从皇宫出来的他意外听到消息,说公主萧黎带着人在一座坍塌了准备重建的废墟中救了两个人出来,其中一个就穿着一袭红衣,样子很美,但很妖冶。

他听后,立即就认定绝对绝对是消失多日的妖女无疑了。

后面再派人打探了一番后,很快知道她现在这里,于是他立马就策马赶了过来,一路上几乎还从来没有这么急过,深怕赶不及,妖女又走了。这个可恶的妖女,看他如今怎么对付她。

掌柜与店小二都不敢阻拦,抬起头眼睁睁看着澹台玥像阵风似的一下子冲上去。

酒楼大堂中的客人,同样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直觉情况可能不对,犹豫了一下后接二连三地急忙起身离去,有些甚至连刚刚叫上来的动都没有动过的饭菜也不吃了。

酒楼二楼的第三间雅间中,对于策马而来的人停在酒楼楼下,夭华隔着紧闭的窗户都已经很清楚地听到了,之后不久就听到房门外面的楼道那里传来很急的脚步声,并且那脚步声转眼间越来越近,似乎就是冲着她和容觐所在的这间雅间来的。

果不其然,夭华才刚一这么想,紧闭的房门就被人从外面一掌猛然推了开来。

夭华不徐不疾地侧头看去。

容觐也看过去,确定自己在此之前并没有见过此刻门外用力推开房门,明显来者不善之人,接着余光瞥向夭华,只见夭华已经笑了,看来人是冲她来的。

小奶娃有些害怕,不自觉往容觐怀中缩了缩,一双手紧拽着容觐的衣袍不放。

容觐与卓池在一起这么多年来都没有孩子,其实并非容觐不喜欢,也并非容觐不想生一个,而是大夫曾为卓池诊断过,说卓池的身体无法生育。而出于对卓池一心一意的爱,尽管他事实上其实挺想要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的,可也从来没找过其他女人,并且从那以后再没有在卓池面前说过生孩子一事,怕卓池多想。如今,对于卓池,容觐已经不想再去想,可眼下却有一个他本来想要却一直克制自己去想的这么小的孩子在怀中,又如此可爱,就算是乌云的也让人忍不住心疼。感觉到小奶娃的害怕后,容觐保护性地搂紧了小奶娃一分,尽管动作依旧笨拙僵硬但并不碍于那份心。

澹台玥看着房间内的夭华,自动忽略夭华对面从没有见过的容觐,以及容觐怀中的孩子,对着夭华真是又笑又怒,“果然是你。”

“当然是本宫。除了本宫外,这世上还有谁有这个难耐能让澹二公子如此策马狂奔?怎么样,几日不见,是不是很想本宫了?”夭华脸上的笑明显扩大,笑意难掩。

澹台玥冷哼了一声,脸上同样是笑,不过是那种恨不得将对方硬生生掐死的笑。这世上,他就从来没有见过比她更无耻更可恶的人,“是,确实很想,想的很,这世上也的确只有你有这份能耐。”

听到与看到这里的容觐,已经清楚门口到来之人的身份了,原来是澹台府的二公子——澹台玥,那个负责调查夏侯赢的这件案子的人。而对于那澹台府,容觐那日终于查到夭华在澹台中而立即秘密找去的时候,一心只想找夭华,所以并没有见过澹台荆,也没见过这澹台玥,更没有惊动澹台府上下,现在也算是第一次见。

“能得到澹二公子的亲口承认,本宫真的是比见到澹二公子出现在面前还喜出望外,没想到这世上竟然还真的有人如此惦念本宫。如果本宫没有记错的话,今日似乎正好是澹台府和夏侯府联姻的大好日子。澹二公子,你……”

“原来你还记得啊!”澹台玥皮笑肉不笑地打断夭华。关于今日的大婚,因为夏侯赢一事自然已经申请延期,总不能在皇帝给出的三日期限的今天,又要他在朝殿上公布调查结果,又要澹台雅和夏侯府三公子在夏侯府中大婚吧。关于此,夏侯渊晋那只老狐狸也没有反对,很支持延期。

而今天一早在朝殿上,迫于澹台荆昨夜给的压力,他最终终是交了一份证明夏侯赢是无辜的调查结果给皇帝,相信在他来酒楼这一期间夏侯赢应该已经从府衙的大牢中出来了,真是越想越不甘心。而夏侯赢既然没事了,这件事惹起的风波就算到此结束,在此之前申请延期的大婚自然要继续下去,不过具体时间眼下还没有定。

“当然。任何与澹二公子有关的事,本宫都很认真的放在心上。在本宫心中,澹二公子无论何时都是不同的。”

“那好,我倒要看看到底有何不同。今日,不将你抓回澹台府去,我就不叫澹台玥。”说着,澹台玥毫不留情就朝坐着的夭华出手。

夭华手中端着的茶杯,顿时朝出手的澹台玥迎面飞过去。

澹台玥反手一掌将飞来的茶杯猛然打碎,继续迫近夭华。

夭华此刻心情还不错,不介意陪澹台玥玩玩。

容觐怀中的小奶娃,越看越害怕。

容觐没有动,俨然有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之态,对于雅间内就在自己眼前的打斗当一个最合格的观众,不出手也不出声打扰夭华有意逗弄澹台玥,同时再护着怀中的小奶娃,免得小奶娃受到波及。

数十招后,夭华与澹台玥两人还是平手。但越是如此,澹台玥越气,岂会感觉不出夭华的在故意耍他。

又十数招后,夭华忽然一把揽上澹台玥的腰身,在澹台玥气急败坏一掌近距离袭向她时,脚下猛然一脚横扫向澹台玥的小腿,在防不胜防的澹台玥一个四脚朝天的朝地上倒去时,另一只手如行云流水般自然的揽上刚才没有揽到的澹台玥的腰身,低头对着落入怀中的澹台玥似笑非笑,“原来澹二公子喜欢这种投怀送抱的方式。如果澹二公子厌倦现在的名字,真不想叫什么澹台玥了,那就跟着本宫姓好了,其他人可没这荣幸。”

“你……”澹台玥怒极,再出手反击,就算武功的确不如面前这妖女,也定要拿下她不可。

夭华岂还会看不出来澹台玥这次真的相当认真,看来不将她抓回去,他真的是不会轻易罢休的了,可事到如今的她已经没兴趣再回澹台府,也已经不需要澹台玥再想什么有关轿子的事,因为她已经完全查清楚了,那夜去海上面接应乌云的带着半张面具的人就是夏侯赢。至于夏侯渊晋,连乌云也杀,将她和乌云一起困在地底下,乌云此刻不可能回夏侯府去,她后面要做的只是等三天后再见面而已。

“澹二公子,本宫确实是认真的,你真的可以好好考虑考虑。”

“妖女,你以为你今日还离得开这里吗?只要我没有回去,这间酒楼很快就会被团团包围,到时候事情弄大,你可别怪我真的说出你就是那真正的杀人凶手。到时候,皇上亲自派人捉拿,你就算是有三头六臂也躲不过去。”

“那你就不怕本宫说出你与你父亲硬威逼要挟本宫替嫁一事?”

“难道不是你自己想替嫁,连我与我父亲两人也都给骗过了?”

“不错不错,这倒是个相当不错的推脱借口。只是,这样一来,岂不显得澹二公子与你父亲两人太傻太笨了,连自己女儿被人替换了都不知道,还带进宫面圣?”

“这只能怪你太狡猾,太不知廉耻而已,竟如此冒充别人想替嫁。”一边唇枪舌战的反击,一边手上的动作不停,澹台玥不知何时已经从夭华怀中出来,再度与夭华两个人在雅间内大打出手,招招都用尽全力。

夭华有些笑出声来,这反咬一口的好呀,简直堪称精彩,连她都不得不佩服一句,真的是好一个不知廉耻,还故意主动冒充别人替嫁,“只是这样一来,澹二公子就不怕真的要将自己亲妹妹给叫回来嫁过去?”

“这就不必你操心了。”伴随着话,澹台玥凌厉的一掌已迫近夭华面门。

夭华还是轻轻松松地避开去,反手一把扣住澹台玥的手腕。

澹台玥实际上其实乃虚幻一招,尽管这一招眼看着就要伤到夭华,机不可失,但几次三番交手下来也已经让他很清楚就算再怎么机不可失到头来成功的几率和不成功的几率比有多大,故毅然放弃,用来做引夭华上当的虚招。在果然被夭华躲开和手腕紧接着被夭华扣住后,澹台玥的另一只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就从下面袭向夭华,快而又狠,对面前的这个妖女决不能心慈手软,必须要一招制胜。

夭华倒是有些没想到澹台玥会来虚招,千钧一发之际极为惊险地避开澹台玥下面袭来的那一掌后,在澹台玥的手几乎紧贴着她的腰身擦身过去的刹那间一掌从澹台玥的身后击向澹台玥。

澹台玥不料,也有反应不及,整个人顿时被击飞了出去,直直撞向前方紧闭的窗户。

夭华紧接着动作迅捷地在后面抓上一把,准备拎住澹台玥的后领口,将澹台玥拉回。

但夭华显然低估了澹台玥飞出去的速度与力道,抓住澹台玥后领的一刹那没把澹台玥整个人拉回来,而是一把扯下了澹台玥身上的衣服,包括他里面的亵衣。在衣袍的撕裂声中,澹台玥猛然撞上前方的窗户,直接在窗户上面撞破一个大洞,人继续往外面飞了出去,最后重重落在街道对面的商铺屋顶上,撞破那屋顶上的瓦块,“噗通”一声往商铺里面落下去。

酒楼对面的商铺,乃是家医馆,医馆中的大夫与看病的人顿时目瞪口呆看着落下的裸身男子。

碎裂的瓦块,在澹台玥的身后落下来,转眼间噼里啪啦落了澹台玥一身。

澹台玥吃痛,抬起头后一眼对上周围看过来的目光,还有迅速涌到医馆门口来看的那些人,之后再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此刻的样子,飞速爬起身就一手挡住脸从落下来的屋顶破口飞出去,欲再回刚才的酒楼雅间找里面的妖女算账。太可恨了,她绝对是故意的。啊,他不亲手杀了她,就真不叫澹台玥。

夭华发誓,她真的不是故意的,谁让他当时那么偷袭她,她也是本能般的回击了他一掌,朝他的后领伸手真的是想将他给拉回来,但谁成想他身上的衣服竟然这么不禁拽,一下子就整个裂开了。

当夭华快步走向窗户,想看看澹台玥飞出去的情况时,正好看到澹台玥从对面商铺的屋顶破口迅速飞出来,上半身光溜溜的一丝不挂,下半身还穿着一条白色的亵裤,就忍不住放声笑了起来,笑得都快有些说不出话。

抱着小奶娃的容觐一时间也看得目瞪口呆,没想到澹台玥身上的衣服会被夭华一把全部撕扯下来,更没想到澹台玥还撞破窗户飞了出去。对于后面的画面,被走到窗边的夭华身体挡住,容觐已经看不到,但不难想象。

缩在容觐怀中良久的小奶娃,听夭华这么高兴的笑,忍不住明明抬起头来,朝站在窗边笑的夭华看去。在看着看着后,小奶娃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对面商铺的屋顶,飞身出来的澹台玥一眼对上大笑的夭华,霎时火冒三丈,一个飞身就朝夭华所在的窗边直线而来。

夭华出手阻挡,就是不让澹台玥飞进来。之前不是故意的,但现在绝对故意。

街道上仰头看的人已经越来越多。

再几个回合后,实在进不了雅间的澹台玥,咬牙切齿地丢下一句话,“妖女,你给我等着。”话落,箭一般飞身离去,急忙先回澹台府穿衣服。太可恨了,真的是太可恨了,她竟然用这样的手段侮辱他。

夭华看着澹台玥一路裸奔而去的背影,从没有一次笑得像现在这么开怀,真是肚子都有些笑痛了,澹台玥他绝对是来逗她乐的。

下面的街道上,万人空巷,人潮拥挤得脚并脚肩并肩,密密麻麻一片仍旧仰头往上看,密集程度先要让人怀疑是不是整个都城的人都一下子涌出来了,便是酒楼的掌柜与店小二两个人也跑出去仰头看了。

好一会儿后,还笑着的夭华才转身回位置坐。

小奶娃仍看着夭华。

容觐在这时反应过来,虽然也有些因这突如其来的戏剧性般的一幕忍不住想笑,可同时也意识到这“玩笑”恐怕有些开大了。之前已经得罪一个南耀国公主萧黎,萧黎走前也放下了话,现在如此羞辱南耀国四大世家中的澹台府二公子,等同于是公然挑衅了澹台府,几乎已经可以料到后面的麻烦。

飞回去澹台玥,一路在屋顶上狂奔,飞掠回澹台府,从后门进去,速回自己房间。

澹台荆到现在还没有回来,还在皇宫的御书房中。之前下早朝的时候,澹台荆与夏侯渊晋两个人被皇帝萧恒给单独留了下来。

皇宫的御书房内——

既然查清楚夏侯赢一事是误会,真正的杀人凶手另有其人,那就要再商量被延迟的婚事了。当时是澹台府提出来,夏侯渊晋没有反对,然后萧恒亲自同意的,所以此刻也有关萧恒的事。

讨论到一半之时,一名太监突然敲门进入,小声禀告道:“皇上,夏侯大人府上来人,说是有急事。”

夏侯渊晋当然知道是的关于什么事,就在此前怎么也没有想到公主萧黎会突然横插一干,派人搅了他让人重建那处别院一事,还抓了那些重建的人,可他又不能让萧黎及任何人知道那处别院原本是属于他的,实在没有办法下只能先让人去好好盯着点,一有情况就马上来向来汇报,暗暗希望萧黎不会发现什么与被困在下面的乌云和夭华都已经死了才好。

此刻有人到来,说是急事,定然与别院有关,夏侯渊晋连忙拱了拱手,“皇上……”

“既然是急事,还进宫来了,去吧。”萧恒打断夏侯渊晋,知道夏侯渊晋开口想说什么,直接允了,并没有多问。

夏侯渊晋感谢一番,然后快转身走出去。

外面到来的禀告人,是夏侯渊晋的亲信,一身夏侯府家丁的打扮。

看到夏侯渊晋出来后,家丁打扮的亲信就快步上前,对着夏侯渊晋的耳朵窃窃私语禀告了几句。

夏侯渊晋听后,面色一变,没想到不但让那萧黎发现了别院下面的秘密,那乌云与夭华两个人也还没有死,如今都已经出来了,可恶,她可真会坏她的事。

“大人,后面怎么办?”亲信随即小声地询问道。

“派人去,杀无赦。”夏侯渊晋冷冷吐出六个字。

亲信领命。

夏侯渊晋看着亲信离去的背影,快速整理了一下脸上的神情后,转身回御书房。

御书房中,剩下的萧恒和澹台荆在夏侯渊晋离开这一期间,在继续说着澹台雅与夏侯府的婚事之时,不经意间说到年龄大几个字后,便不知不觉说到了同样还没有出嫁的公主萧黎身上。要知道,萧黎现在也已经快十七岁了,这要是搁在一般普通府邸,年龄也已经算大的了,早已经过了出嫁的年纪了。

夏侯渊晋听后,状似随意般提了个建议,建议萧恒可以为萧黎选驸马了。

对于萧黎,这个同父异母的妹妹,萧恒多年来一向宠爱,文武百官也都看在眼里,不少朝中的官员都恨不得自己儿子能当上驸马,娶了这萧黎,但都一直没有机会,谁也没有入了萧黎的眼,萧恒又由着萧黎,从不勉强。

萧恒听夏侯渊晋这么说,萧黎的年纪也确实大了,他不能再惯下去,“夏侯爱卿说的是,是该给黎儿挑选驸马了。前两日她还对朕说,看上了一个人,想要……”

“请问皇上,那人可是达官贵族?”萧黎今天突然横插一干带着侍卫去别院,对于她身边多了一个陌生的男人,并且行为还有些亲密,夏侯渊晋在知道萧黎去那里并抓了那些重建的人后就已经知道了,此刻听萧恒说,指的应该就是那个在萧黎身边的男人了。今日这件事可以说他也有份,他夏侯渊晋不会这么轻易了事,好奇般的打断萧恒。

萧恒摇了下头,“非也,他并非南耀国中之人。”

“那可是他国的王孙贵族?”夏侯渊晋再问道。

“不是。”

“那这样的人,怎么配得上我南耀国的堂堂公主。皇上,公主一时糊涂,看上了什么来路不明的人,皇上可不能真的让她嫁这样的人,不然可就真的丢了我南耀国的脸了。南耀国中,达官贵族众多,还请皇上在达官贵族中挑选。”说这句话时,夏侯渊晋真的一片诚心,丝毫看不出报复之心。

萧恒闻言,看向澹台荆。

澹台荆不知夏侯渊晋心中的算计,觉得他这几句也有理,也就附和了一句。

萧恒考虑了一会儿,“两位爱卿说得有理,那就按两位爱卿说的,在南耀国的达官贵族中选,朕这就传令下去。”

萧黎那边,回来的萧黎还在生着气,从未有过的恼怒,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竟被这样算计了。

太监到来,宣布萧恒的决定,让萧黎这几天好好准备准备。

萧黎听后,更是气恼不已,就要去找萧恒,让萧恒改变主意,她不要在达官贵族中选什么驸马,那些人她一个也都看不上,不然这两年也不会没嫁了。

与萧黎一起回来的女子,此刻已经取下了脸上的纱布……

------题外话------

关于昨天8号的活动奖励:

1昨第1、88、222、666个订阅的亲为“lindapalm、18294264

、louloulu、小茶xiaocha”分别奖励111520小说币

2昨投月票前三名亲为“四阿格、9817329286、专爱宠文”第

1、11个投票的亲亲分别为“18294264、6298”分别一票

3留言前三名的亲为“hawk1013、______中意你、北方★雪儿”

4长评分别为“泠止、冰紫烟”

以上亲亲,昨天有留言的,我会在留言中逐一奖励,亲们明早可查看留言区与查自己账号看520小说币有没有多起来。之前没留言的亲请今留言一下,我都会补送奖励。

另外之前几天的奖励,有留言的亲亲,我都已发送完毕,没留言的仍可留言补发。

望所有亲们多留言、求月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