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一百零四章 出去,逼婚

小奶娃还是不买账,继续懵懂地看着夭华。

夭华开始深度拧眉。

小奶娃打了个哈欠,抓住夭华手的小手往下一垂,就又靠入夭华怀中睡起来。

夭华顿时有史以来第一次傻眼,也第一次被人这么无视,她都摆出这么凶神恶煞的模样了,他竟然甩都甩她,真的是太挫败了。要知道搁在以往,不管是在魔宫中还是在江湖上,只要她稍微一个神色,哪个不是战战兢兢的。

前方飞身挡在活下来这些人与夭华中间的乌云,没有立即开口说话,将身后的动静全都收入耳内。

僵持了片刻后,活下来这些人还是不畏不惧之色,心中已然完全打定主意,横竖全都是一死,不会再挖一下密道。

又片刻后,乌云终于开口,声音淡然无波的好像只是在陈述一件很平常的事,“我想,夏侯渊晋和夏侯赢一定没有告诉过你们我的真正身份,她也一定从没告诉过你们我一直有所安排。若连这么点能力都没有,夏侯渊晋与夏侯赢两个人也不会派你们这么多人看守我了。”

活下来的一干人依旧没有说话,确实从不知道乌云的真实身份,只知道他叫“乌云”,以及他是从外面回来的而已,甚至连这个“外面”指的到底是哪个外面,他们也不是很清楚,夏侯渊晋与夏侯赢当然不会对他们说这些。便是剩下来的几名夏侯渊晋的亲信,也同样不知,只是从夏侯渊晋的举动中看出这座别院内的乌云很重要。

照这么来看,他似乎确实很有来头,事前有安排也不是完全不可能。

这样一来,情况就全然不一样了,可就怕他现在只是在说话骗他们。

再说,如果他真有安排的话,为什么他的人到现在还没有出现?他们至今还被困在这里?

一干活下来的人一时间还是没有说话,除了几名已经被乌云收买的人外,其他人心中多多少少有所怀疑乌云的话。

“当然,你们也看到了,人现在还没有到,想来是出了什么情况,还需要一段时间。这段时间,你们自己说要怎么坚持会更好?”乌云接着来了一句询问,语气几乎没有半点变化。

一干活下来的人面面相觑一眼。

夭华这时已不再和小奶娃较劲,也听着,倒要看看乌云究竟如何收服前方的一干人在没有任何食物的情况下继续卖命地挖掘密道,小奶娃要睡就让他睡去。如果乌云真有办法收服了,她今天就服了他。

“听说,在边关,常有人吃人的现象发生,虽令人不耻,可也有时也是没办法中的办法。”又是很平淡无波的一句。

一干活下来的人先是一愣,后蓦然意识过来什么,面色全都倏然一变,说话之人他现在这是在暗示用“吃人肉”来坚持等安排的人到来?

对于边关有吃人现象发生,他们也只是听说而已,并且每每都是在打战的时候,或是大战结束了之后,那里生灵涂炭,硝烟弥漫,一些为了生存下来的百姓实在没有办法才会做这样的事。

夭华当然也听出来了,这一招可真够绝的。现在前方活下来的那些人无非想着横竖都是一死,所以怎么样都无所谓了,无外乎一个死字罢了。可乌云现在,这是要他们死后都不得安生,尸体还要被人吃了,怎么让他想得出来?

“挖密道不过是多一个准备而已。现在地方就这么大,谁也逃不到哪里去,不想挖的现在就可以站出来,有活的肉吃,我向来不吃死的。”一切从头到尾真的就好像只是在说一件很平常的事,甚至仿佛就好像在说天气一般,乌云脸上的面色没有丝毫改变。

听到这里,看到这里的夭华,将前方一干人此刻脸上的神色与刚才的神色一相对比,已然知道结果,乌云的这些话显然已经有些威胁住他们了。他先是来一招让所有人都以为他的身份不简单,再接着抛出有安排一事,就算他们全都有所怀疑也没有关系,最后再来一招吃人让一干人犹豫退缩。这一犹豫,一退缩后,自然会再想到乌云说得有安排一事,就算还是有不少怀疑可也是一个退路。

一干人此时此刻的心境,正如夭华所想的一模一样,怎么也没有想到乌云竟会说出“吃人”两个字,这样一来就算他们自己自尽了,尸体也不得幸免,太狠了。如此,不如先顺从,再接着挖密道,说不定他真的有安排人来接应也不一定,虽然这种可能性很小,但也不妨一试。

“要站出来的就尽快,别考验我的耐心。”

一干人又是面面相觑一眼,从对方眼中几乎看到了与自己一样的想法。

乌云随即从左到右“扫视”了一眼,尽管双眼无法视物,黑眸中也没有倒映出来,但一股低压倏然笼罩下来。

几名没有死的,之前就已经被乌云收买的人,在这时率先转身进入挖掘到一半的密道中去查看,当个带头的。

有了带头的后,其他已经有所缩退的人自然更受影响,最终不发一言地弯腰整理起来。

乌云全都听在耳内。夭华则既听在耳内,又亲眼看在眼里。

一炷香左右的时间后——

进入密道中查看的人出来,快速上前向乌云禀告,“密道并没有受太大的影响,里面的情况和之前差不多。”

“很好,收拾完地上的这些尸体后,由四人负责将这些尸体全都送到厨房去,其他人继续在这里挖掘。你们可以选择一直饿死累死,然后好好背安葬在这里,可以选择吃,等到最后一刻去。另外,看看没有受损的房屋,去里面搬张桌子与搬条椅子出来,就放在这。”乌云接着吩咐,声音还是和之前一样,真的都不带一丝变化与起伏。

夭华在后面补上一句,“搬两条,本宫倒也有些累了。”

“是。”上前来禀告的几人领命,快速去办,不久就搬来了一张桌子与两张椅子。火光下,桌子的一角已经破了,这还是好不容易才找到的。

乌云摆了摆手,让这几个人也马上一起去做。

夭华抱着小奶娃走过去,几乎在乌云坐下的同一时刻坐下,就坐在乌云的对面,趁着这个时候剩下的所有人都已经按吩咐去做了,周围没有什么人,朝乌云调侃道:“祭司大人如此清楚,难不成也曾吃过?”

乌云不答。他当然没有吃过,他只是知道什么时候用什么手段更有效而已,像夭华的杀一儆百,要是放在往日里确实很有用,但这一刻绝对行不通。

乌云的不答,并不影响夭华的兴致,夭华接着道:“如此看来,待会儿祭司大人不是有大餐享用?有没有想过让你这宝贝孩子也常常鲜?他睡了这么多日,岂能不饿。那剩下的一碗米,现在就算本宫愿意双手奉给祭司大人,也已经拿不出来了。”

乌云的面色在这时终于隐隐一变,小奶娃睡了这么久,确实该饿了,“你说的是真的?”

“这个时候,本宫还骗你做什么?”夭华笑。

乌云顿时突地站了起来,对着前方一干整理尸体的人就命令道:“全都先停下,马上……”

“别停,继续整理,先把这里的尸体都整理掉,接着挖掘密道一事断不能耽搁。”夭华连忙打断乌云,亏他真的就站起身下命令,要是真的让这些人全都回去找那碗米,回去翻那些砸落下来的大石,还不知道要耽搁到什么时候去,接着快速对乌云道:“祭司大人别急,本宫确实在骗你,那半碗米现在好着呢。只要祭司大人乖乖与本宫合作,一起想办法离开这里,本宫保证里面的一粒米都不碰,全部留给你这小奶娃。”

乌云薄唇几不可查地隐隐一勾,小小试探便轻而易记地试出来了,就知道她急着离开这里,不想眼下活下来这些挖掘密道之人被耽搁。

数个时辰后,面前的一切终于整理妥当,所有被大石压死与砸死的死体都被安置到了一旁,不过实在没有人将这些尸体抬到厨房里去。

乌云沉默了一会儿后,并不勉强,就让人先将尸体都抬到远一点的平地上去,不想小奶娃睁开眼的时候看到。

夭华此时已经将那一碗米给取来,一切都毁成这样了,这碗米还安好如初,或许注定了是要给这小奶娃吃的。

小奶娃虽一直闭着眼贴在夭华的怀中一动不动,但其实并没有睡过去,只是虚弱没力气而已。

乌云让人马上去厨房搬个小炉子过来,就摆在他与夭华坐的桌子上面。

厨房那边略有损伤,但损伤程度并不大。

夭华挑眉,乌云这是准备亲自给小奶娃熬粥?他真的会熬?

下一刻,乌云已经用实际行动告诉了夭华,他并不会熬,但一切做得有模有样,像在品一杯上好的茶一样慢条斯理的往炉子里添加柴火。

由人从厨房那边搬来的大块的木柴,被乌云手一捏,一下子变碎成了多块。

夭华一直看着,乌云已经先后挨了她两掌,绝不可能像此刻表面这么没事一样。等一旦出去后,杀他将会是再好不过的时机,到时候就真的不能再错过了。然后她再尽快赶回去,最终返回自己来的那个世界,与这里断绝一切关系。一步一步,夭华早已经安排好。

这时,毫无征兆的,上方又落下来大块大块的大石,并且还伴随着连续不断地震动。

夭华带着怀中的小奶娃急忙站起身闪躲,对面的乌云和此刻所在的所有人也是一样。

哀嚎声、闷哼声、震动声……很快连成一片,此起彼伏不断。

夭华眉宇一皱再皱,到底怎么回事?

不久,满地又已是一具具被压的尸体,没有躲过去的人一个个惨死的大石底下,血肉模糊。

片刻后,就在夭华、乌云和仅剩的极个别人都快躲无可躲的时候,上方忽然渗透进来一丝阳光,光线照着空气中飞舞的尘埃,异常清晰。

夭华错愕、意外,而又有些难以置信,顿时不顾其他人,就带着怀中的小奶娃先一步飞身而出,一下子从渗透下阳光的地方冲破上去,继而垂直般飞身向上,在高飞出四五丈后翩然落在平地上。

乌云紧随其后飞身而出,也翩然落于地上,一袭白衣在阳光下尤显一尘不染,在清风中衣袂飘飘,换若神祇。

此时再回头看刚才上来的地方,只见刚才上来的地方俨然如一大很大很大的深井,底下全都是各种大大小小的石头。或者也可以说一口很深很深的被抽干了水的湖。“湖”的一周站满了人,几乎全都是清一色的铠甲穿着,身上的铠甲在阳光下泛着冷光,和夭华上次进宫时看到的皇宫内的侍卫穿着一样。夭华随即一眼环视过去,还没有看到容觐,容觐就快步迎上前来,脸上明显有股“劫后余生”般的庆幸,庆幸夭华幸好没事,“宫主。”

夭华对上多日不见的容觐,又是意外了一下,刚才是他救了她?

正欲询问时,只听一道女声已经响起,明显抢先了夭华一步,“这就是你要救的人?”

夭华顺着声音看过去,只见一个穿着华丽的美貌女子一边对容觐问,一边正打量起她。

夭华抿了抿唇,一时不免有些还弄不清情况,等着容觐给她好好解释解释。

却听女子接着道:“现在我已帮你救出了她,你该履行承诺,娶了我吧?”

容觐没有回答,依旧关切地看着夭华,“宫主,你没事吧?”

夭华也没有回答,饶有兴致看着说话的女子。

只听容觐接着小声解释道:“宫主,那日我被她给救了,他皇帝萧恒同父异母的妹妹,是南耀国公主。这些日子一来,我一直在努力找宫主你的下落。城中的命案,那白布上的字,是公主的字迹。可等我终于查到澹台府时,宫主却已经不在。若非她……”这个她,指的当然就是此刻说话外加有些逼婚的美貌宫主了,容觐话语微微一顿,接着又道:“若非她另外收到消息说这里有问题,我们急着赶过来,将那些准备重建这里的人先全部拿下,然后我再亲自又仔细查看一番,真不知道这里确实另有乾坤,更不知道宫主竟真会被困在下面。”

她收到消息?她怎么收到消息的?夭华面不改色地听在耳内,目光依旧落在这位南耀国宫主身上。不得不说,她确实很美很漂亮,也很年轻,说话直接大胆,毫不做作,有一丝江湖女子的爽朗,又很有贵气。

南耀国宫主——萧黎,目光随后落向夭华手中的小奶娃,将小奶娃与夭华酷似,不用想也是夭华生的了,“看来,你应该已经成亲了,这我就放心了,原本还有些担心他一直这么想找的人,是他心中所爱。”

“那你难道没想过,这孩子就是我为他生的呢?”夭华终于开口,事情到这一刻已明白个大概了。那日,她被澹台玥给救了,容觐则被面前这位南耀国公主给救了,在她想找容觐的同时,容觐也在想办法找她,只是两个人一直没有碰到一起。另外就是这位南耀国宫主看上容觐了,今日在这里救她是有目的的,那就是逼婚,让容觐履行承诺娶她。难道南耀国就没有其他男人了?不过不得不说,她的这份直接爽快,倒是让她有些喜欢。

不远处听到夭华这话的乌云,面色一下子黑了一半,她这是什么话?她真是什么话都可以信口拈来。

原本与萧黎站在一起的另外一名女子,本是来凑热闹看看的,脸上一直带着面纱,不同于萧黎直接正脸示人,在看到乌云飞身而出的刹那,有些再移不开视线。虽然容觐也很俊美,但都不及他一瞬间而出时给她的震撼。

乌云自然早察觉到了对面一直看着他的那道目光,对于容觐对夭华的禀告,多多少少也听到了一点,也已经大致知道了怎么回事,只是没想到他也一直在找的容觐,竟然一直在南耀国的公主萧黎那里。

------题外话------

关于昨天6号的活动奖励:

1昨第1、88、222个订阅的亲为“喜洋洋嘟嘟、泠止、刘禅238127”分别奖励111520小说币

2昨投月票前三名亲为“uijj、以后。T、刘禅238127”,第1、11个投票的亲亲分别为“hawk1013、hupcy”

3留言前三名的亲为“______中意你°、hawk1013和北方★雪儿”

4长评分别为hawk1013、北方★雪儿以上亲亲,我晚上会在回复留言的时候,在留言中奖励!没有留言的亲亲请留言!

更新晚了,抱歉!望亲们继续支持,多留言,求月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