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一百零三章 亲近,护小奶娃

夭华有些没有料到乌云竟会在最关键时刻救了她。不过很快意识过来,乌云这哪是救她,他会有这么好心就怪了,他完全是为了她手中的小奶娃,一旦她有事,小奶娃还不跟着遭殃。就好比上次,因为她身上的血可以医治小奶娃,所以不管有多危险,他还是不惜冒险回山洞中带她出去,以致一双眼就这么弄瞎了。

不得不说,乌云这个父亲当得,的确有些没话说。而人有的时候太过敏锐也不好,就好像刚才,她要是没有察觉到与不抬头往上看不就好了。

乌云揽着夭华的腰身,带着夭华与夭华怀中的小奶娃瞬间飞身而出后,前方还是有密密麻麻的大石不断落下,无形中同样有些像那日在瀑布后面的山洞中。

夭华将周围的一切都看在眼里,余光也将揽着她的乌云不动声色地看在眼里,这么多年来就从没有这么“亲近”过,这感觉还真陌生,做梦也有些想不到。

下一刻,有道是先下手为强,夭华就趁着这个时候忽然出其不备地一掌袭向还为了救小奶娃而救了她的乌云,一下子将乌云击开,但并没有用十足的内力,然后迅捷如风地带着怀中的小奶娃就一个转身往另一个方向飞身而去,一边灵活地从落下的石块下面飞掠而过,一边头也不回地朝落在后方的乌云喊话,“祭司大人,可别怪本宫没有提醒你,想要救回孩子,那可要跟紧了。”

话落,夭华飞掠得更快,俨然如一道红光一闪而过。

而之所以没用十足内力,当然不是她突然心软了,也不是感激乌云救命之恩,也没什么好感激的,毕竟他会救她全是为了小奶娃。她只是想到后面恐怕还要他们两人联手方有机会逃出去,打死了乌云的话可就只剩她了。

刚才的情况太过紧急,乌云只一心想救夭华与小奶娃,不想夭华与孩子有事,出手的时候几乎想都不曾多想其他,更从没有想过追击有生之年还能如此揽着她,所有的防备与警惕自然都先丢到了一边去,也没有马上拾回来,一时间被夭华击了个正着。在夭华转身飞掠而出的时候,她的衣摆甚至还划过了他的手,从他手掌中滑落。

不过好在她这次并未下杀手,不然刚才那一下足以让他致命。

将喉间倏然涌上来的血硬生生咽下去,以及快速稳了稳翻涌的气血后,乌云面色如常地就顺着夭华的声音紧追而去,所有的神色与感情全都掩藏在一双黑暗如墨的眼眸之下,不露丝毫。对于上方落下的大石,依旧通过大石落下时所带起的风声来判断,全都轻而易举地避开去。

小奶娃整个儿缩在夭华怀中一动不敢乱动,不知何时小脑袋已经被夭华用力按入她胸口。

这几乎还是小奶娃第一次被夭华这么抱在怀中与护在怀中。不管是夭华的心跳还是抱,都让他感觉到很安心很安心,一双小手拽紧了夭华胸前的衣领。

大概飞掠出十数丈远后,前方终于不再有大石落下,夭华带着怀中的小奶娃翩然落下去。

乌云紧随其后,也翩然落下,一袭白衣在残留的火光下依旧纤尘不染,“风姿卓越”四个字仿佛就是为了他量身定做的。

夭华转过身勾唇看去,后又看向刚才一路逃出来的地方。只见刚才逃出来的地方如今光线已经很暗,那些照明的火把基本上不是被砸灭了与被大石压在底下,就是被大石落下时带起的风给吹灭了,其他人的一切也都已经被砸毁。至于上方落下的大石,经过这么会儿时间后现在已经越来越少,但尘土还密密麻麻地落着,一切惨烈得换若世界末日,也不知到底哪出了事,竟突然来了这么一场“浩劫”。

夭华接着伸手推了推怀中还一动不动的小奶娃,让他抬起头来。别以为她刚才那么护着他是因为突然喜欢上他了,也别以为她是心疼他,只因为后面还要拿他来威胁乌云,与乌云合作出去等等,所以现在当然不能让他有半分损伤,尤其是在她手中的时候,除此之外无关其他。

小奶娃似乎有些倔强,又似乎故意跟夭华作对似的,就是不抬头,一双紧拽夭华胸前衣服的小手也就是不放,就要这么贴在夭华怀中,靠在夭华胸口。

被夭华接着加重力道,强行推开后,只见小奶娃小脸上的脸色还很苍白,一双向她看来的眼睛也还红红的,紧抿着一张小嘴,眉宇间染着一股很浓很浓的疲惫之色,好像又想睡觉了。很显然,不久前的长时间哭泣与不断挣扎,他的力气与精力都还没有恢复过来,整个人还很虚弱。但除了这些之外,他竟没有什么害怕之色,不知道到底是胆子突然变大了,还是因夭华一直护着他的缘故。

夭华一眼对上,忍不住朝小奶娃瞪了眼。

小奶娃头一低,又紧靠入夭华的胸口,在夭华的怀中很想睡的闭上眼。

夭华看着,再瞪了瞪眼后,转为重新看向侧对面的乌云,似笑非笑地挑了挑眉,“祭司大人,你看,不是本宫非要硬霸着你的孩子,不将孩子还给你,而是你这小奶娃实在喜欢本宫喜欢的紧,非要这么黏着本宫不可,那本宫就勉强继续帮你带一下吧。哦,差点忘了,祭司大人眼睛还没有恢复,还看不见。走吧,别耽搁时间了,跟上本宫一起去挖密道那边看看吧,相信祭司大人就算看不到,也应该不会放心本宫这个看得到的人一直这么单独带着这小奶娃。”言外之音显而易见,那就是让乌云在后面乖乖跟着。

乌云没有说话,不发一言地抬步跟上去,一边走一边试着再暗暗运功调息了一下,心中岂会感觉不出来夭华此刻需要他协助,想尽快离开这里,所以孩子现在虽然落入了夭华手中,夭华也应该不会怎么伤孩子,至少眼下不会。有的时候,不是他非要动怒不可,只是事关孩子,他不能让她伤孩子半分,因为这也是她的孩子。可每次不管他怎么动怒,也不管他是不是真的对她出手,表面看似无情,就算真的伤了她又岂会伤重。可以说,天下任何人都可以伤这孩子,唯独她不可以。而天下任何敢伤孩子的人,除了她之外,他都会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

夭华留意着身后的脚步声,这可都是小奶娃的功劳,也就勉强大发慈悲一回,不硬推他了。

在这个时候本该渐渐睡过去的小奶娃,不知怎么的,过了已会儿后慢慢从夭华的怀中主动抬起了头来,尽管夭华从始至终都只有一只手抱着他,并且抱的姿势也很不对,但小奶娃并没有感到任何不适,看着夭华的侧脸不知不觉抿唇笑了起来,极易满足。

夭华不知道小奶娃在笑什么,垂眸瞥了一眼,那眼神似乎在很严肃很严肃地发出警告:“不许笑,再笑的话就将你丢下去了”!

小奶娃不知有没看懂,头又埋入夭华怀中,笑着靠着夭华。

不久,到达新密道挖掘的地方,只见新密道挖掘的地方同样满目疮痍,地上到处都是石块。仰头往上看,上方还是漆黑如墨一般,什么也看不清楚。

另外,仔细看,可看到一些大石的底下明显压着人。

那些人,或露出一只手,或露出一只脚,或露出半边身子,有的还血迹斑斑。

夭华看在眼里,真恨不得硬生生捅了上面,对空空荡荡地四周开口道:“还有没有人活着?全都出来。”

挖掘新密道的一干人,在事故突发生的时候,还在不断争吵与打斗之中。对于突如其来落下的大石,与之后越落越多的大石,或急于闪躲,找个可以躲避的地方躲避起来,或闪躲不及,就成了大石底下的亡魂,被大石活生生压死。

听到夭华的声音后,暂时躲避起来的那一部分人一个接一个地慢慢走出来。

“到底怎么回事?”夭华顺着声音看过去,粗粗估计此刻从四周走出来的人全部加起来也不超过之前的一半,直截了当问道。

走出来的人,也就是眼下的活下来的人半数人,对于夭华的问题没有一个人能回答得上来,他们自己也都一头雾水,不知上面突然出了什么事。

夭华没有听到回答,但从走出来的这些人脸上已经看到了答案,看来这件事与这里无关,那是上面出了问题?夏侯渊晋炸毁了密道还不够,还要将上面也炸塌了?

乌云虽看不见,但已不难想象面前的情形,对于刚才发生的一切就目前来看,似乎也只能先归咎于夏侯渊晋了,面无表情地直接下令道:“好了,现将这里都收拾掉,将尸体都抬到一边去,然后进去看看挖掘的密道如何。”

夭华听乌云这么说,也蓦然想起密道来,这才是最重要的,在乌云后面立即多补上一句命令道:“马上进去看看。”

前方活下来的半数人面面相觑了一眼后,谁也没有动。现在不但食物已经没有了,上面还不牢固落下大石,差点活埋了所有人,挖掘的新密道又估计一半都还没有挖上去,一切还有什么用?何必再费这个力气?另外,每个人心中都徒然有种被骗了的感觉,就在不久前前方的红衣女子到来,还说过有食物,只是需要节制一下。要不是被他们发现,他们恐怕现在还被蒙在鼓里。刚才的争吵与打斗,也是因为此。

“怎么,本宫的话,你们没听到?”见竟然没有一个人动,夭华的面色倏然一沉。

一干人还是不动,真像没听到一样。先前或许还会怕怕前方的红衣女子与乌云,可现在所有人都已经只有死路一条,几乎没有任何生的希望,还有什么好怕的?

“看来,今天死的人还是太少,你们都想马上一起去陪葬。那好,可就别怪本宫成全你们。”话落,夭华没有抱着小奶娃的那只手一把向前隔空一吸,准备随便吸一个人过来,先当众杀一儆百。

乌云在这时横插一干,中途拦截住出手的夭华,不想夭华在小奶娃面前杀人,还被小奶娃亲眼看到。

夭华立即拧眉朝乌云看过去,他要在这个时候阻拦她?正要张口质问时,只听乌云目不斜视地道:“我来,你先用丝布将孩子的眼睛蒙住。”

原来是为了这个,她还以为他真要阻止她!沉默了下后的夭华,胡乱动了一下,敷衍道:“好了,已经蒙住了,祭司大人可真是想得细心。”

“不要敷衍我。”乌云眉宇一蹙,心如明镜般清楚夭华根本没为小奶娃蒙上眼睛。

小奶娃不知何时已经又闭上了眼,靠在夭华怀中一动不动,都看不出来是不是已经睡着了。夭华不免气恼乌云故意这么多事,敷衍他一下已经够给他面子了,这还是看在不想在这个时候与他动手的份上,他别得寸进尺,“如果祭司大人下不了这个手,那还是由本宫来。”话落,夭华便一掌毫不留情地袭向前方。

前方中的两人顿时砰一声倒下。

乌云在这时一个飞身上前,挡在活下来的半数人与夭华之间,“你既然要我协助出去,那一切就听我的。”

“你……”夭华恼怒得忍不住握了握拳,但下一刻就在要发作之时,却是不怒反笑,“那好,一切就交给祭司大人了,本宫从现在开始靠边站,希望祭司大人千万别让本宫失望才好。”说着,夭华还当真往旁边退了一步,对着乌云地背影缓缓抿了抿唇。不让她对付前面的那些人,那她就来欺负他的小宝贝好了,看到时候谁哭,就伸手捏上小奶娃的小脸。

小奶娃睁开眼来,小手一把抓上夭华故意捏他小脸的手,一脸懵懂的样子。

夭华恶狠狠瞪眼,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

------题外话------

下午二更,第一百零四章出去,逼婚(容觐到来,还会出现两个新人物,女的)

昨天身体不适,中暑加生病,七点多准备休息一下,没想到直接一觉到今天早上了,实在很抱歉,都睡糊涂去了。尤其是对昨夜等更的亲亲,都不知道怎么道歉好,真的很抱歉!下午五点,补上一更,关于昨天的奖励在下午那更中公布!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