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第269章 大结局倒计时1

痛——

她还活着吗?

床上,女子惨白的脸上,乌黑的睫毛微微动了一动,艰难地睁开眼睛…鲫…

她下意识地用手去撑床,谁知方才微微一动,整个人便痛得锥心刺骨…峻…

会痛……

所以她还没死,是不是?

周璇咬着牙,艰难地环顾四周,发现入目的是陌生的摆设。

屋子很大,除了一张圆桌和几张椅子以外便没有其他的东西了,简单、干净、利落……

完全陌生,可是陌生之中有透露着几分熟悉。

这里是无日山庄?

周璇的心猛地一紧,只听到“咿呀——”一声,门被推开。

璀璨的阳光落到男子深沉的黑衣之上,落了一层薄薄金光,柔和了他刚毅的五官。

时隔七年,再次相见,周璇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

这个男人,是初恋,曾经爱入骨髓,每天都想方设法地逗他开心,逗他说话……

即便他三年不闻不问,她依然执迷不悟,不肯放手……

然而命运弄人……

若不是亲眼看到慕容北辰,她只怕一辈子都会放手吧……

绝望了,不得不放手……

曾经以为这辈子不会再见到他,曾经以为自己一辈子都没法释怀……

周璇静静地看着他那英俊得仿佛大理石雕刻出来的五官,看着他那双棱长而微卷的睫毛下锐利深邃的眼睛,感受到他浑身散发出来那种威震天下的王者气势……

慕容还是慕容,一如初见时的模样,只是她已不再是她了……

“慕容,你还好吗?”

她静静地望着他,明知他是不会回答这个问题的,可却还是开口了。

“把药喝了吧。”

慕容莫问果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他走过来,示意侍女将她扶起来,喂她喝药,自己则坐在一边,默不作声。

周璇低头,就着碗,将黑漆漆的药汁一点一点地吞入腹中。

药里加入了甘草、山楂,喝起来并不苦……

屋内沉默而又寂静,只剩下她吞药的声音,远方有风吹过,拂过窗户,发出“啪——啪啪——”的响声,若是常人定会去把窗户固定,然而慕容莫问却没有……

他只是静静地坐在椅子上,目视前方,却不知道他在看什么,更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只是好似全世界都同他无关一般……

侍女伺候周璇喝了药便告退了,屋内只剩下慕容莫问和周璇两个人。

慕容莫问还是这么沉默……

周璇想起以前,每每这种时候,她便会变成一直聒噪的小鸟,说个不停,不断地找话题,生怕他无聊……

现在她才知道,其实沉默的人是不会因为沉默而感到无聊的,真正无聊的是她……

她以为是自己在哄他开心,熟不知其实是他一直在迁就她……

慕容莫问,一个习惯沉默,视一切为空的人,竟也耐着性子听她讲那么并不好笑的笑话……

曾经,在刚刚知道慕容北辰存在的时候,她心里是怨恨的,她怨他负了自己……

可是现在,她却莫名地相信,慕容莫问是不会负她的……

终归是无缘吧!

“北辰,他……还好吗?”

周璇转眸凝视着慕容莫问,轻轻地问。

慕容莫问依然没有回答她的话题,他只是目光深沉地看着雪白的墙壁出神。

好似那墙壁里隐藏着一个神秘的世界一般!

“放下了?”

良久,他转过头来,那双锐利的眸子一动不动地凝视着周璇。

那眸子好似一颗纯黑的珍珠,炫目,迷人。

她明白他指的是什么。

痴恋,她

对他五年的痴恋,真的能说放下就放下吗?

慕容莫问,他一直都是这么清醒,好像一直都能洞悉她所不能洞悉的洞悉。

周璇的心突然一紧,下意识地伸手,握住自己的胸口,咬着牙,点头:

“七年了,经历了这么多,很多东西都淡了。”

“淡了好。”

慕容莫问淡淡地说道,明明他就在她的眼前,可是周璇却觉得他的声音是从很远很远的地方飘过来一般。

“不要怪宇文辙了。”慕容莫问若有所思地看着周璇,“他答应不骗你的时候,便是真的决定此生不再骗你,他做好后世安排的时候,也是真的死了……”

“不重要了。”

周璇开口,缓缓地打断慕容莫问。

真的不重要了!

她累了!

有些东西她已经不想知道了,她欠宇文辙的命已经还给他了,如今什么都不愿意想了……

真的累了……

“重要的。”慕容莫问看着周璇,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他死了。”

“哦。”

周璇的声音轻轻地,听起来有些漫不经心。

“不想知道他是怎么死的吗?”

慕容莫问那双漆黑的眸子一动不动地凝视着周璇,不待她回答,便自顾自地说:

“他是为了救你而死的。”

他救她?

周璇迷茫了!

明明,是她要把命还给他,不顾一切地挡下宇文源那一刀……

怎么会是他为了救她而死呢?

“宇文源在剑里涂了血情草,我虽能治愈你的外伤,却不能解你的毒,这毒只有爱人的心头血才能解……这七年来,我虽救活了他,然而,他的身体一直都不好,若要取他的心头血,只有一个结果……”

血情草,中毒者必死无疑,唯一能解毒的只有爱人的心头血,那个人必须是极爱她的,否则也是不会有效果的……

慕容莫问讲到这里,顿了一下,目光沉沉地看着周璇。

周璇依旧是一脸的沉静,看起来似乎并没有一丝动容,眼神看起来甚至有些绝决……

慕容莫问叹了一口气,漆黑的目光却是清明而又了然,他站起来,朝着门口走去。

“你真的误会宇文辙了。他从未想过再骗你,更没有不认你。我将他从陵墓中救出来的时候,他本已经死了。我用尽毕生绝学来救他,但我清楚,若非他本身有强烈的执念,他是断然活不过来的……他的执念就是你!他是靠着对你的执着才撑过一次又一次灾难,一次次从鬼门关回来的……他有了呼吸,是为了你;他拼尽力气艰难地睁开眼睛,是为了能重新看到你;他努力地重新学说话,是为了跟你说一声他爱你;他重新学走路,是为了能够有朝一日重新回到你的身边……”

讲到这里,慕容莫问顿了一下,他来到窗边。

窗外,阳光炫目,刺得人眼睛生生地作疼,慕容莫问的目光愈发恍惚了,他背对着她,恍恍惚惚地说:

“我知道,这七年你吃了很多苦。然而,他吃得苦并不比你少……你得知道他明明活着,却不去找你,你心中怨恨,然而你不该恨他的,你该恨的人是我。他是为了你才活过来的,怎么可能不去找你?”

讲到这里,慕容莫问又顿了一下,大概是第一次连续讲这么多话,他有些不习惯,脸色甚至微微有些泛白。

他叹了一口气,缓缓地说道:

“是我不让他找你的。我对他有救命之恩,他不能不答应。”

他救宇文辙,是为了他的青青。

他不想让他的青青欠任何人,那个人也包括宇文辙。

他救活他,却不愿让他再靠近她。

他不准他用“宇文辙”的身份“绑架”她,因为他清楚,“宇文辙”对她有救命之恩,以她的性格绝对不会负他……

哪怕那未必是爱情……

这是他不愿意看到的!

他的青青,不是应该自己选择爱情吗?

哪怕那个人不是自己,也不该被与爱情无关的任何东西"绑架"……——

题外话——谢谢q_5kqbao507、h_216x2ql8童鞋的红包!么么哒,还有一更!不虐!HE!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