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第265章 连个蛋的生不出来

“你说什么?”

凤天皓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床--上起来,挡住了周璇的去路。

“你不会对看我一眼?”他冷笑,好似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一般,“也不知道两个月前是谁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冲过来……鲫”

他的声音充满了嘲讽峻。

周璇自然知道他指的是什么。

可是那个时候,他不是背对着她的吗?

他怎么会知道呢?

这个男人……

“怎么?不说话了?被我说中了?心虚?无话可说?”

黑暗中,周璇感受到凤天皓咄咄逼人的气势,那种感觉,是她所熟悉的。

对!

是熟悉的感觉!

很多年前,曾有人也是用这般别扭的语气同她讲话……

她来不及多想,那男子已经低头吻上她柔软的唇。

黑暗中,人的感官是特别灵敏的,周璇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一下一下地那么强烈……

一切的一切都太熟悉了……

周璇想起很多年前,慕容莫问曾经同她说过:人的长相是可以通过易容、伪装而改变的,但是人的气味是独一无二、且无法改变的。

她曾经问他:“所以我可以通过气味识别任何人吗?”

慕容莫问沉默了一会,方才点点头,道:“任何人,除了他。”

“他?”

“南宫无痕……”

宇文辙,南宫无痕,普天之下易容第一人,对不对?

当初他易容成南宫无痕的时候,她就分不出来……

会不会……

周璇想得太投入了,以至于整个人都恍恍惚惚的,好似一具僵尸……

有人不满了,他挑了挑眉,眼神却愈发暧昧:

没反应?

七年没接触,这女人的自制力倒是愈发好了……

是自制力好了?

还是对他没有感觉了?

终归还是变心了吗?

凤天皓带着不满,带着恼火,加大了手中的动作,他的吻沿着她的脖颈一点一点地往下,他的手开始不规矩地探入她的衣服……

“大堡主,你不痒吗?”

他预期的变化并没有纷至沓来,反而引来了周璇不冷不热的问句。

“什么?”

她不说,他没有感觉,她这么一说,他才觉得浑身不对劲,脖子上奇痒难受……

终于,他放开她,在黑暗中一动不动地盯着她瞧,声音冰冷得吓人:

“你对我作了什么?”

一种强大的压迫感迎面袭来。

“呵——”周璇嘴角微微一勾,并没有因此而感到害怕,反而笑得悠然,“傲天堡堡主,天下首富凤天皓,也不过如此嘛,本来还以为有对难对付呢……”

她的声音中甚至还带着几分不屑。

“你信不信我现在杀了你!”

凤天皓猛地抓住周璇的手,冰冷的声音充斥着警告。

“信啊!”

周璇的声音依旧清雅得如同春日里的微风一般,风轻云淡,然而话锋一转,却带了几分肃杀:

“如果你不想要解药的话,就杀了我吧!”

“解药拿来!”

凤天皓伸出手,冷冷地说道。

“给你我是傻子!”

周璇吐吐舌头,绕过她,顾自走到门口,将门打开。

她早已不是七年前那个任人宰割的弱女子了,如今的她也算是个武林高手了,黑暗中虽然看不到,但是却可以通过听觉来判断,至少能顺顺当当地把门打开。

门被推开

,清爽的夜风鱼贯而入,吹得她混沌的大脑渐渐变得清晰。

很多东西,很多猜测在她脑海里浮现,渐渐变得明了。

“想走,做梦!”

那高大的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她面前,铜墙铁壁一般的胸膛再次挡住她的去路。

他冰冷的声音足已让大多数人感到退缩,却不包括周璇。

月光下,她目光如水,一动不动地凝视着眼前这个男子,没有一丝的害怕,也没有一丝的愤怒,还是那么风轻云淡的样子。

她笑:

“我不走,怎么回去给大堡主拿解药呢?”

说着,她绕过他,步伐稳健地往前走,才走出两步,便感受到那男人紧跟其后。

一直跟着她。

她也不恼,漂亮的眼中闪过一丝深意:

“大堡主,你大晚上的一直跟着我,不怕被人看见,传到夫人耳朵里,惹夫人不高兴吗?”

“我夫人温柔娴淑、深明大义,她若知道有人为她分忧,她会很高兴。”

凤天皓淡淡的声音从周璇的身后飘过来,好似他所说的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

是啊,男人三妻四妾本就是理所当然的嘛!

周璇觉得她不该生气,可她若不生气,谁能生气呢?

于是乎,她冷哼一声:

“没想到大堡主你还是一匹种---马呀!”

种---马?

这个女人居然敢这样说他!

凤天皓的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来,不知道为何,他心中憋了一股子的气,上前一步,狠狠地抓住他的手腕,将它们聚过头顶,整个人欺压上去。

强烈的气息将她紧紧地包围,带着霸道的侵略性。

他很重,却偏偏还不客气地将自己的体重压倒她身上,周璇下意识地想躲,然而却被他牢牢地固定住,动弹不得。

“你……要干什么?”

她警惕地看着他。

月光如凉水,薄薄地撒到他的脸上,照出他那双漂亮的眼珠子,他嘴角一勾,一脸无赖地看着她:

“播种呀!不是说我是种---马?”

那戏谑的语气,那流-氓一般的无赖,厚脸皮,和记忆中的那个人如出一辙,还有那双漆黑的眸子,那么亮,那么好看……

易容不难,可要改变这双眼睛,却很难……

这眸子,这性格……分明就是宇文辙……

七年前,她总是拿这样的他没办法,然而七年过去了,很多东西都不一样了……

“噗——”她不怒,甚至还笑了,“想播种啊……可我只接受最优质的种……大堡主的种真的行吗?”

凤天皓一愣。

这种情况下,她不是应该恼火,生气,甚至捶他,打他才对吗?为什么还能这般神态自若地调侃她……

“什么意思?”

本来是想要逗逗她,故意惹她生气的,却没想到最后却被她气到了,凤天皓胸口挤着一股子的怒火,一双眸子阴晴不定地盯着被自己压在身-下的女子。

“大堡主您这么多年来一直都努力地播种,却连个蛋的生不出来!难道您的种不是质量堪忧吗?”

周璇戏谑地看着凤天皓,她这两个月在傲天堡可不是白待的,该了解的,不该了解的,她都了解了一些。

想起以前,她总是被宇文辙气得说不出话来,只能恶狠狠地瞪他,可如今,她却可以把别人气得说不出话来……

这算不算得到某人的真传了呢?

周璇看到凤天皓的薄唇微微动了一下,似乎想要说什么,然而,她却在他开口之前提前打断了他的话:

“大堡主你不用跟我提夫人,如果我没算错的话,夫人怀孕的时候您都不在堡内,这孩子怎么来的我想大堡主您心知肚明……”

“一派胡言!”凤天皓冷冷地打断周璇。

“是不是一派胡言,咱等孩子生出来一看就知道了!咱们打个赌,若那孩子是打堡主您的,我把头割下来给您当球踢,若那孩子不是您的,您就不要参与南越国同东夷的战争如何?”

她倒是想得美!

凤天皓冷笑,目光愈发阴沉了——这个该死的女人,都这个时候了,居然还想着上官谨!——

题外话——还有一章!各位亲,不管男主基于什么原因不认女主,都要遭到报应的!咱们女主不是傻子好不好?而且她现在的战斗力已经今非昔比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