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第260章 必须加把劲才行

南越国

南梁城

天空阴沉沉的,满城的木棉花花团锦簇,仿佛一团团红色的彩霞,同阴暗的天空形成鲜明的对比。

繁华的街道上,一个脏兮兮的素衣女子悲痛又凄凉地跪在地上,有什么东西从她身上轻轻擦过,她转头一看,发现竟然是一朵红彤彤的木棉花,被风吹落在她孱弱的肩头。

女子低头,将它拿起,小心翼翼地插在地上那副尸体上躏。

尸体已干瘪,毫无温度,用草席裹着,风吹动,带来阵阵恶臭,同那妖冶的木棉花形成鲜明的对比。

“阿娘,您生前一直想要一把簪子,阿琳不孝,买不起,这朵木棉您将就戴着吧。崾”

那女子浑身都脏兮兮地,一头凌乱的头发挡住了她黑乎乎的脸,她的身侧插着一个牌子,赫然写着:

卖身葬母。

大抵是没什么文化,那字写得歪歪扭扭的,非常丑陋。

南梁城繁花似锦,马路前人来人往,车水马龙,然而人们对跪在地上的女子并不感兴趣,偶尔有人停下来,观望,却见那女子一脸脏兮兮的,便也失了兴趣……

卖身葬墓,成功的大抵只有那些秀丽的美女,像这种乞儿是不会有人感兴趣的。

“轰隆隆——轰隆隆——”

一道惊雷,女子抬头看向天空的时候,大雨已经哗啦啦地从天空中砸了下来,落到地面上,发出“啪啪啪”的声响,吹落了一地的木棉。

春雨寒凉,女子冷得下意识地发抖,然而她知道,该做的戏还是做足的。

她跪在地上,一脸爱上地看着“母亲”。

雨一直下,冲刷着尸体,有不明的液体从尸体上面流出来,非常地恶心,恶臭不休,人们避而远之。

女子低头,绝望地哭了起来。

一双漂亮的眼睛孤独而又无助,灼热的泪水和冰冷的雨水混在了一起。

“永安,你们一个把她敛了吧。”

一个温和的声音在哗啦啦的雨帘中响起,有个男子不知道何时来到她面前。

“多谢公子!”

女子说完之后便“咚咚咚——”地磕头。

“举手之劳,姑娘不必放在心上。”

那是一个极其俊美的男子,轮廓优美,五官精致,眉目如画,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子的英气。

他静静地站着,低头看她,隔着倾盆大雨。

雨落到他身后的木棉花上,被打散,溅开来,好似一颗颗晶莹剔透的珍珠,美丽而又莹润。

跪在地上的女子已经湿透,雨水顺着她凌乱的头发一颗一颗滴下来,狼狈不堪。

“秋菊,扶这姑娘起来吧。”

男子轻轻地说道。

秋菊连忙走上来,将那狼狈不堪的姑娘扶起来。

两个时辰之后,雨停了。

木棉花火红的花叶上滚动着透明的水滴,非常漂亮。

南梁城外添了一座新坟。

女子狼狈地跪在坟墓面前,轻轻地磕头。

“娘,您好好安息吧!”

她一下一下地给母亲磕头。

“姑娘,相逢即是有缘,这是我家主子给你的,你好好过日子吧。”

秋菊拿了一锭银子,递到女子手里。

“不……我不能收!”

女子不断地摇头。

“我是卖身葬母,你们已经安葬了我母亲,我怎么还能收你们的银子呢?”

对她的坚持,秋菊抿唇一笑,不顾她的反对,把银子赛到手里。

“拿着吧!我们主子不差这么点钱。”

说罢,秋菊便转身走了。

女子见她要走,连忙跟上去。

“姑娘,你跟着我干嘛?”

秋菊走了几步,感觉身后有人跟着,停下脚步,不解地看着她。

“我已经卖身给你们了,自然要跟你们走。”

女子乌黑的眸子一动不动地凝视着秋菊。

“姑娘,不用的。”秋菊摇了摇头,“我家公子为人温善,他每年帮助的人数不胜数,这对他来说不过是小意思而已。你不必介怀!”

“那怎么行!古人云受人点滴当涌泉相报……”

“秋菊,快一点,我们还要赶着回去呢!”

永安在马车上催促道,秋菊见状赶紧上了马车。

马车在泥泞地道路上行走,因为下过雨的关系,道路泥泞,走得便不快。

天空中出现了彩虹。

赤橙黄绿青蓝紫……衬着妖娆的木棉,非常漂亮。

“主子,她还跟着我们,怎么办?”

永安在马车外面问道。

“她?”

凤无尘一顿,似乎有些不解。

“就是那个卖

身葬母的姑娘。”永安解释道。

“哦。”男子的声音平静无波,“去打发了她。”

“秋菊下去说过好几次了,可她不肯,硬说是卖身于公子了,要跟着公子一生一世,报答公子……”

报答他?

凤无夜温润的眉宇微微一顿,倒没说什么,下意识地伸手,掀起帘子,朝着外面看去。

此时彩虹已经消散,天空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开始阴沉沉的,风呼啦啦地吹着。

女子瘦弱的身子在泥泞的道路上磕磕绊绊地行走,那张满是污秽的小脸上带着几分倔强。

那种是一种几近乎执着的倔强。

隐隐中,凤无夜好似看到了很多年前的自己,漆黑的眼中闪过一丝怜惜。

“她一个姑娘家这样跟着我们的马车着实不妥。”

凤无夜环顾四周,见四周空无一人,风越刮越大,好似随时要将那姑娘卷走一般,天空铅云低垂,仿佛随时就会有一场暴风雨前来。

而那姑娘又不住地低头咳嗽。

凤无夜眼中闪过一丝不忍,道:

“你让她上马车吧。”

没多久,那姑娘被带到了马车之内。

“阿琳见过恩公!”

她上了马车,做得第一件事情便是跪下来,对着凤无夜不断地磕头。

可低下头,看到车内厚厚的毯子被她沾上了污泥,原是做工精湛的波斯毛毯被染成黑漆漆的一片,她顿时一脸愧疚,不知所措。

“下雨天,脏了难免,姑娘不必放在心上。”

凤无夜看出了她的局促,温和地笑,尽管他这样说,可那姑娘还是不知所措。

“你叫阿琳?”他随口问她。

“恩。”女子轻轻地点头,“叶琳。”

“好名字。”凤无夜浅浅地笑,“你起来吧。”

叶琳不语,怯生生地抬眸看向作为,座位上也铺着精美的波斯毛毯,她怕自己身上的污浊玷污了上好的毛毯。

“坐吧,你这样跪着我会不自在。”凤无夜好笑地看着她。

叶琳听他这么说,更加慌了,可她依然没有坐在座位上。

“奴婢就坐这里吧。”

她小心翼翼地说道,心想这里已经脏了,她不想再弄脏其他地方。

凤无夜看透了她的小心思,也没说什么,算是默许了。

叶琳很安静,怯生生地坐着,低着头,连看他的勇气也没有,凤无夜转头掀开帘子,看着车帘子外面。

不知什么时候又下起雨了,和刚才的倾盆大雨不同,现在的雨软绵绵的,带着春日特有的柔情。

雨中,红彤彤的木棉花无边无际地蔓延着。

车子微微颠簸欺负,一直向前。

前方,有个集镇,马车在一家客栈面前停了下来。

“秋菊,带这姑娘去换一身干净衣裳,再给她雇一辆马车送这位姑娘回乡。”

凤无夜对着秋菊吩咐道。

“公子要敢我走吗?”

叶琳伤心地跪倒在地上。

“叶琳已卖身给公子,今生今世生是公子的人,死是公子的鬼,公子就让叶琳跟着您,伺候您吧。”

“叶姑娘严重了,在下只是举手之劳而已,并没有卖下姑娘。姑娘你还是回去早点和家人团聚吧。”凤无夜看着前方说道。

叶琳那漆黑的眸子顿时盈满了泪水,她咬着唇,一脸忧伤:

“阿琳家中已经没有亲人了……”

讲到这里,她“呜呜呜”地哭了起来。

“阿琳会洗衣、会做饭、会扫地……阿琳什么都会!只求公子让阿琳给您做个下人……”

原来已经没有亲人了呀!

难怪……

风呼啦啦地吹着,客栈前方的旗帜在狂风中不断舞动。

他仿佛再次看到了多年前的自己……

不知道为何,总能在眼前这个女子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

“可是……我府内不缺下人呀……”

凤无夜听到自己的声音平静中带着一丝淡淡的惆怅。

“算了!秋菊,你且带她去梳洗用膳,一切等明日再说吧。”

******

雨落在芭蕉叶上,发出“嘀嘀哒哒”的声响,在安静的夜里显得格外明显。

“进来。”

床上熟睡的女子睁开眼睛,对着窗外轻轻地说道。

“咿呀——”一声。

窗户被推开,一个黑色的影子从窗外飞进来,快如闪电。

“参见王后娘娘。”

黑衣人对着床上的女子行礼,因为身份悬殊,他的眼神一直盯着墙壁,不敢看她一眼。

“不必多礼。”

叶琳

,不应该说是周璇,她从床上坐了起来,淡淡地看着跪在地上的黑衣人。

他叫修武,是她得力的手下。

“不知王后娘娘叫属下过来有何吩咐?”

修武问道,额头冷汗直冒。

哎——

虽然说王后娘娘不拘小节,可是这毕竟是大晚上的,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于礼不合呀!

这要是传出去,他修武就算有一万个脑袋也不够砍呀!

“明天你找些武功高强的下属装成山贼,来这家客栈打劫,到时候,我回挡在凤无夜之前,你们尽管刺我,不要留情。”

周璇对着修武,说道。

修武闻言已是了然,只是不解往后娘娘为何要这样做。

“现在凤无夜虽然对我卖身葬母有所触动,但是以傲天堡的作风,还不足已让他带我回去,只怕他明天会打发掉我!我们必须用点苦肉计才行……”

周璇耐心地解释道。

这一次,她的目标是混入傲天堡,探清他们底细,若能铲除凤天皓是最好的……

傲天堡固若金汤,平时连一直苍蝇都飞不进去,要混进去谈何容易!

傲天堡实在是太神秘了,他们举东夷之力整整查了一年,能查的资料少得可怜。

关于凤天皓的资料是一点儿都没有,这让人忍不住捏了一把汗,试想若是连上官谨都查不出,这个人该是多么可怕……

好在皇天不负有心人,他们查到了傲天堡的二当家凤无夜的一些信息。

知道他为人温善,而且童年的时候曾是个孤儿,但是他也不是一个好对付的人……

为了能够进入傲天堡,周璇可谓是煞费苦心,甚至按照凤无夜的性格量身定做了这么一处戏……

然而从昨天的反应来看,这显然还不够……

必须再加把劲!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