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第257章 这就是你要的结果吗

还有一百二十多封信吗?

半年一封,怎么也得看六十多年……

今年她都二十一了,看完都要八十多岁了,她都不知道自己有没有那么长的命看完……

宇文辙……

哎——罢了鲎!

他既然这么强烈地想让她活下去,她又怎么能辜负他呢?

罢了褴!

罢了!

就活下去吧!

至少还有他的信陪着她……

周璇伸手,擦了擦眼泪,却发现泪水好似怎么也止不住。

一颗一颗地掉下来,落到手上,也信纸上……

她一直都知道宇文辙是爱她的,却没想到他这么用心……

宇文辙,你不是一个没有情-趣,不讲浪漫的人吗?

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心了?

周璇知道眼泪一直在流,却不知道自己到底哭了多久,只觉得整个人都哭得恍恍惚惚的……

眼睛很酸很酸,脑袋隐隐作痛,意识有些模糊,便趴在桌子上浑浑噩噩地睡着了……

隐隐约约中,烟雾缭绕,好像有人走进来。

他穿着一身白衣,乌黑的头发挡住了脸,可是她知道,他是宇文辙,光闻着气味就知道是他……

他依然是那么好看,眉如远山黛,眼若星辰,唇红齿白,就是脸色不大好……

也是,他的身体一直都不好!

五年的岁月没有在他脸上留下任何痕迹,却给他平添了一丝成熟,让他看起来似乎比五年前更加好看了……

宇文辙低头,用他那双比珍珠还要漆黑的眸子一动不动地凝视着她,带着款款深情,好似春日里温暖的阳光……

阳光……

好暖好暖!

她好像很多年没有感受到阳光的滋味了!

上官谨,那个男人虽然也很温暖,但是他却暖不了她……

宇文辙,你可知这个世界上唯一能温暖我的只有你!

宇文辙,你可知道你走了之后,便带走了我的阳光……

宇文辙……

我本来打算今天就随你而去,去追随我的阳光,然而你让我活……

宇文辙,我会活下去的,哪怕余生不再有阳光,但至少要把你给我的信看完,对不对?

恍恍惚惚中,他听到他用他那平时很顽劣,但关键时候却很深沉的声音轻轻地唤她“璇璇”……

那声音好动听,好深情……

光光听着她都觉得自己要醉了!

宇文辙,宇文辙……

隐隐约约中,她似乎感受到他将衣服披在她的身上,弯下腰,轻轻地亲吻她的额头……

“宇文辙!!!”

周璇倏地睁开眼睛,伸手想要将他抱在怀里,却扑了个空,四处张望,却不见他的踪迹……

书房之内一派宁静,除了她以外,就只剩下那残留着泪痕的。

“呼啦啦——呼啦啦——”

一阵强劲的寒风,在屋外呼啸而过,好似一个坏脾气的老人,蛮横地折断树枝,无情地推开窗户,霸道地闯进来。

桌上的信纸被吹起,一张张凌乱地在屋内飘荡,好似下起了一场大雪……

周璇皱着眉头站起来,想要去将信纸捡起来,却感受到有什么东西在她身上滑落……

是一件白色的外套……

周璇的心猛地抽了一下,心跳猝然加快,视线变得模糊,模糊得都有些看不清那件衣服了……

白色的衣服,上好的丝绸面料,上面用银丝绣着水纹,绣工非常精巧,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

这面料是宇文辙喜欢的,她记得他只穿丝绸面料的衣服,而且若不是最好的丝绸面料绝对不穿!

刚开始,她觉得他矫情,娇气,摆阔……

后来才知道他的皮肤很敏感,若是普通的面料会过敏,长满红疙瘩,很痒……

周璇蹲下来,把地上的衣服拾起来,紧紧地抱在怀中。

熟悉的气味迎面而来,是他身上特有的清香……

难道说刚才不是梦!

一切都是真的,宇文辙,他还活着?!!

周璇的心跳不自觉地加快,整个人都不由自主地发抖。

屋外,似乎传来脚步声,似乎有人走过……

“宇文辙……”

她紧紧地抓着衣服,猛地往外冲。

推开门,才发现本该温和的夕阳竟让也变得那么刺眼。

“王妃……”

白真真站在门外,一脸不解地看着周璇。

周璇走得太急了,一时没控制住自己,整个人都撞到了她的身上,险些将她撞到在地……

“对……对不起……”

周璇连忙

连胜拉白真真,稳住她的身子。

“你没事吧?”

“没事。”白真真摇了摇头,“王妃,你醒了?”

“你刚才有没有看到什么人?”

周璇顾不上回答问题,只是焦急地看着她,追问道。

白真真不借地摇摇头:

“奴婢见王妃睡了,不放心,就一直守在门口,但是并没有看到什么人。”

“是吗?”周璇若有所思地看着她,“那这衣服……”

“衣服是奴婢给您披上的,奴婢怕您着凉。”

白真真解释道,随即又叹了一口气:

“哎——这是王爷的旧衣服……王妃,奴婢该死!是不是勾起您不好的回忆了?”

白真真连忙道歉,有些担忧地看着周璇。

周璇低头看着手里的衣服,才发现这的确是宇文辙以前的衣服……

果然,是她想多了……

宇文辙已经死了,她亲眼看到他入土的……

怎么可能还活着呢?

而且,他若活着,怎么会一直不找她,任由她活得这么绝望呢?

周璇的心渐渐地平静下来,却愈发地疼……

她知道,是她痴心妄想了……

她将他的衣服叠好,然后出发去他安息的地方……

他的坟墓位于城郊,她出发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等她来到他墓前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借着灯笼微弱的光,她看到他的墓碑,那是云亦岚亲手刻的,上面还有他的墓志铭……

“宇文辙,我来看你了……”

她一边说,一边将食盒里的菜拿出来,一盘一盘地摆在他的坟前……

“五年了,下面的伙食好吗?”

她席地而坐,靠着他的墓碑,就像靠在他的怀里一样。

“你那么挑食,肯定吃不惯吧?有没有营养不良啊?”

她轻轻地念着,好像他真的就在她的身边一般。

“这是我亲手做的菜,你以前很爱吃的……”

她一边笑,一边哭,摆了两双筷子,一人一双,好似他真的会陪她一起吃一般。

“喝酒吧。”

她笑着端起酒壶倒了两杯酒。

一杯给他,一杯给自己。

“我知道你一向节制,不爱喝酒,不过我想喝,你就当陪我好不好?”

她的声音很小,好似在乞求一般。

“干杯!”

她将一杯酒洒在地上,另一杯则自己一饮而尽。

“真好喝!宇文辙,我突然想起我们好像从来没有喝过交杯酒,今天我们就当做我们的交杯酒吧,虽然你不可能和我交杯……”

周璇痴痴地笑,伸手,又倒了两杯酒,从来没有觉得酒是好东西,这一刻竟然发现酒居然这么好。

酒不醉人,人自醉……

“宇文辙,五年不见了,你可知道我给你生了两个孩子。”

周璇闭着眼睛,靠在墓碑之上,就仿佛靠在他的身上一般。

“以前我还骂你中看不中用,不孕不育,没想到你这么厉害……”她苦笑着摇头。

“宇文辙,你的女儿叫倩兮,是姐姐,她古灵精怪,跟你一样顽劣,没大没小,没规没矩,还总是闯祸,可是每次她闯祸之后我都舍不得骂她,因为她长得跟你很像很像,看到她,我就像看到你一样……我觉得我都有点管不住她这个小妖女了……”

周璇想起倩兮那副古灵精怪的样子,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

“宇文辙,你好过分!你的女儿,明明应该你自己管的!可你却把她丢给我……”

她有些埋怨地伸手去打石碑,收落在石碑上,很痛……

眼泪再次流出来,她有些哽咽了:

“弟弟叫做瑜儿,还好他不像你,他很懂事,很贴心,从来不会惹我生气……宇文辙,他们很可爱……不过你如果泉下有知,肯定会生气!因为他们的名字都是上官谨起的,而且他们都把上官谨当做父亲……”

“宇文辙,你这么小气一个人,怎么会允许你自己的孩子认别人作父亲呢?以你的风格,不是应该从棺材里跳出来,把他们抢回来才对吗?”

这话,听起来像是开玩笑,只可惜语气太过悲伤了,那是带着绝望的悲伤……

周璇抬头,看向天上的月亮,喃喃自语,心如刀绞。

她知道,无论她说什么,宇文辙都醒不过来了……

周璇在他的陵墓前坐了一夜,夜晚的风很大,摧残着人间。

东都很冷,人们不自主地加了炭火,可是周璇却一点都不觉得冷,大概是因为在他身边吧……

她就这么靠着墓碑睡了,露天而睡,寒风肆虐,可是她整个人却暖烘烘的,好似有一个温暖的怀抱一直抱着她一般…

好暖好暖,带着她熟悉的味道,带着阳光的味道……

宇文辙,你真的是我的阳光!

哪怕只剩下一座墓碑了,依然可以温暖我……

寒风中,周璇睡得深沉,这大概是她五年来睡得最安稳的一次了……

清晨的风带着百灵鸟的叫声,周璇睁开眼睛,看到温暖的阳光落到草地上,晶莹剔透的露珠折射出七彩的光芒,好美……好美……

周璇站了起来,腿有些麻,但是却很舒服!

她伸了一个懒腰,突然觉得精神很好,从来没有这么好过……

低头,她小心翼翼地摸着墓碑,轻轻地说:

“宇文辙,我要回东夷了,再见。”

其实她想说,她要先回一趟东夷,把该做的事情做完,那是她欠上官谨的……

她欠他的实在是太多了,唯一能做的就是替他征战南越,助他一统天下……

周璇其实也清楚,以上官谨的能力,就算没有她,也一样可以雄霸天下,可她跟自己说,不管他需要不需要,她都要替他做,她想让自己的良心好过一点……

本来,她是想把倩兮和瑜儿托付给他的,不过既然她答应他要活下去,那么她打算等完成事情之后,把两个孩子接过来陪着他……

不过她现在并不打算跟“他”说!

谁让他这么狠心丢下她呢?

她也要气气他不是吗?

……

周璇收拾了一下陵墓,同宇文辙一番道别,方才离开,她不知道远方的一棵大树上,有一个白衣男子正漫不经心地靠着,那黑曜石一般深沉的眸子一动不动地凝视着她,看着她渐渐远去,眼中带着几分失落……

她……最终还是放下他,回东夷找上官谨了吗?

哼——

周璇,你的心变得好快!

男子皱着眉头,那比天空的星子还要璀璨的双眸充满了愤怒。

“生气了?”

一个女声响起,只见一个绿衣女子从天而降,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带着鄙夷。

“有什么好生气的?这不就是你要的结果吗?”

绿衣女子似笑非笑地看着那男子,偏着头,眯着眼睛,一边说,一边把玩着自己的头发。

“其实……我也觉得上官谨比你好!他一个血性男儿,守着一个女人五年,还心甘情愿地给她养孩子……这样的男人打着灯笼都找不到呀!最重要的是,他还那么玉树临风、潇洒倜傥、权倾天下……江湖上一句话叫做什么来着?一见上官误终身,我要是周璇,早就跪倒在他的脚下了……”

“你倒是去跪呀!”

男子不冷不热的声音传来,带着煞气。

绿衣女子笑得更加灿烂了:

“我倒是想呀!只可惜,人家只要你家璇璇呀!哦,对了!不是你家的,现在已经是上官家的了……”

他知道,她就是故意刺激他!

若他生气,那便是中了她的计了!

明明这是他自己决定。

五年,发生了很多事情……

他不知道她还会不会要现在的他……

所以,他让她自己选,如果她选择留在东都,选择他的话,他便鼓足勇气去找她;如果她选上官谨的话,他便让宇文辙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他听了很多关于她和上官谨的事情,都说帝后情深……

那些传说,听得他心里难受,却有无可奈何……

他以为自己可以放下,可是当她真的舍他而去选择上官谨的时候,他的心竟然是这么难受,好像有一把刀硬生生地将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挖走了一般……

“你真的不追?”

绿衣女子以为他会不顾一切地追上去,可事实上却没有……

那个白衣男子只是一动不动地坐在枝头,失落地望着她消失的方向……

“算了,只要她幸福就够了。”

男子淡然一笑,笑容有些凄凉,阳光暖暖地落到他的脸上,照出他俊美的脸,眉眼如画,俊逸不凡……

,“这真的不像你……”沈千秋看着树上这个一脸没落的男子,轻轻叹了一口气,“宇文辙,不是那种只要是自己爱的宁愿毁了她也不便宜别人的性格吗?什么时候也会说出这种话了……”

“我早已不是宇文辙了。”

男子苦笑一声,拿出一个银色的面具带上,挡去绝美的脸,足下一点,翻身下了树……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