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第255章 他等得就是这一刻

上官谨并非他们的生父。

这一点,是他们自己发现的。

其实并不难,至少对于智商逆天、两岁的时候就因为机缘巧合看到春--宫图的上官瑜来说不算什么难事。

这个春--宫图的作者好像曾经是大魏某酒楼的老板,因为作品实在是太精彩了,传遍整个东土,就连东夷境内也有很多版本。

当瑜儿将心中的怀疑告诉上官谨的时候,上官谨也没有瞒他,因为没有这个必要鲎!

就算不是亲生儿子,也不妨碍两个小家伙同上官谨的感情。

他们都一致认为谨叔叔比他们那个从来没有见过面的亲爹要好无数倍褴。

只是他们的母后不长眼睛……

“姐姐,我说真的,你考虑一下吧!年龄不是问题……”

瑜儿非常认真地凝视着自己的今年只有三岁的双胞胎姐姐。

“瑜儿,你若真这么喜欢谨叔叔,你可以自己上的,我也是说真的,性别也不是问题。”

倩兮也非常认真地凝视着自己今年只有三岁的双胞胎弟弟。

“呵呵。”

瑜儿冷笑着从倩兮手里将书抽走,继续沉静在书海之中。

倩兮坐在一边,小手拄着下巴,一双灵气十足的大眼睛转呀转呀:

“瑜儿,你说咱们亲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竟能让母后如此牵肠挂肚……”

“不知道。”

瑜儿面不改色,好似对这个话题完全不感兴趣。

“你说既然母后这么爱他,为何他们又要分开呢?”

倩兮顾着腮帮子,带着疑惑。

“痴心女子负心汉。”瑜儿淡淡地说道。

“你怎么知道?”

倩兮眉心一皱,吃惊地看着瑜儿。

“书上都这么写的呀。”

瑜儿耸了耸肩,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

“哎——”

倩兮叹了一口气。

如果真的像瑜儿说的这样的话,母后也太傻了。

放着这么好的谨叔叔不要,却对负心汉死心塌地……

太过分了!

倩兮沉默了许久,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她不说话,瑜儿乐得自在,继续安静地看书。

大概过了足足半个时辰,小丫头突然走到弟弟身边,很认真地看着他,道:

“瑜儿,咱们去查查到底谁是那个负心汉吧。”

“干嘛?”

瑜儿一张脸上并没有太多表情,显然对她的提议并不感兴趣。

“咱们去把那个负心汉找出来,然后派个美女去勾--引他,等她爱上那个美女之后,再让美女甩了他!让他也尝一尝被人负心的滋味……”

倩兮越说越激动,漆黑眼眸泛着光,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瑜儿实在看不下去了,放下书,不客气地丢给她一个白眼:

“姐姐,拜托你以后别看那些乱七八糟的小说好不好?多看点有用的书。”

说着,他抽了一本《尚书》递过去。

“你饶了我吧!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晕字……”倩兮一脸讪笑,“看书什么的最无聊了!我去找母后玩……”

她一边说,一边以光速逃离书房。

瑜儿看着她的背影,缓缓地说:

“姐姐,大人的世界太复杂,我们只是三岁的小孩子,应该做一些孩子该做的事情,做个好孩子……”

倩兮听到这话彻底无语了!

瑜儿睁眼说瞎话的本事真是太厉害了!

做个好孩子?

他以为她不知道他怂恿崩雷叔叔开赌场,自己做幕后老板的事情吗?

有时候,倩兮真想撕烂他那张伪善的脸。

事实上,她也曾经试过,然而每次到最后,吃亏的总是她,不但揭露失败,而且所有的坏事还全都落到她的身上……

哎——

谁让他的演技实在是太好了,连母后都被他的外表给骗了!

最后,她只能无奈放弃了……

所有的人都以为瑜儿乖巧听话,她顽劣不堪,明明正好相反呀!

哎——反正从小到大,好事都被瑜儿抢了,坏事则全部来给她,她都已经习惯了!

说起来都是泪呀……

哎——

简直就是恶魔在身边的节奏!

做姐姐不容易!

做恶魔的姐姐更加不容易!

******

这天晚上,周璇一夜未眠。

温无尘的话在她的脑海里反反复复地回放着,再回想上官谨一直以来对自己的态度……

一直以来,她以为他同她只是合作关系,他

收留她、善待两个孩子,都是因为他们之间有利益的合作……

其实她也有些奇怪,他们只是合作伙伴而已,上官谨为何对她这么好,甚至还给她营造了家的感觉……

现在,她终于明白了……

原来,他是对自己……

周璇想不通,他那么好一个人,怎么会看上自己呢?

他是高风亮节的智者,而她只是一个普通人。

她和他,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她,配不上他。

……

那天晚上,周璇一直在想一会儿如果上官谨过来,她应该如何同他说清楚……

然而,她担心了一个晚上,事实证明,她的担心是多余的。

上官谨并没有踏进坤羽宫,也从来没有跟她提起这些……

好似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

他依旧忙碌着他的国事,他们依旧只是合作的关系,就连温无尘也和以前一样和蔼可亲,好似什么都没发生一般……

周璇松了一口气。

还好,上官谨是个理智的人,能够果断掐断对自己的好感,没有任其发展!

她发自内心地感谢上官谨,感谢他没有捅破这层窗户纸……

然而她不知道的是,上官谨之所以没有捅破这层窗户纸,并非他对她的感情不深、只停留在可有可无的好感阶段……

正是因为爱到了极致,他才选择沉默,只因不想让她为难,哪怕她一辈子都不知道他有多爱她,也无所谓……

只要她过得好!

很多年后,有人替上官谨不值。

那个风华绝代的男子淡然一笑: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幸福观,我能在正确时间陪她走完一段正确的路,我觉得很幸福。”

很多人都觉得上官谨的付出太不值,甚至有人忿忿不平,唯独当事人却一笑置之……

上官谨,他的想法总是和大多数人不一样。

或许这世上真的没几个人懂他……

景元二十六年,大魏发生了一场天灾,百年难得一遇的干旱,颗粒无收,民不聊生,国内混乱,多次爆发农民起义……

朝廷无计可施,只能向邻国借粮。

然而,连年战乱,各国自身难保,援助一个人容易,援助一个国家谈何容易,那是一个无底洞;更何况大魏这些年来也没少做欺凌小国的事情,各国早已心怀不满,此时大魏有难,大家幸灾乐祸还来不及,根本没人愿意施以援手,就连其盟国南越也拒绝了。

一时之间,国内流言不断。

这是上天看不惯宇文皇室,报应!

大过年地不顾百姓死活攻打东夷,结果铩羽而归,劳民伤财……

可不正是被大夷大帝上官谨说中了:大魏不仁,天会罚之。

……

此时此刻,东夷举国兴奋,人们在感慨大王神机妙算的同时,也慷慨激昂地呼吁此乃进攻大魏的良机。

可不是!

此时大魏民不聊生,饿殍遍野,宇文皇室自身难保……

然而,上官谨却做了一个让人不敢置信的决定:借粮。

没错,不但不进攻大魏,还决定接受大魏的请求,借粮给他们!

这下不仅是朝中大臣、城中百姓,就连周璇也没法理解!

此时正是大魏最贫弱的时候,是绝佳的机会,此时不进攻,等待何时?

若等将来他们缓过劲来,在想要拿下他们,就难了!

也有人说:大王难道忘了先王是怎么死的吗?难道忘了昔日大魏趁先王过世,大王年幼,大举来犯,屠我百姓,占我河山……此乃不共戴天之仇!

更有耿直的谏臣甚至指着上官谨的鼻子大骂其不孝,忘本!

……

这种臣子当着同僚在朝堂之上大骂帝王的行为换了任何一个帝王,惩罚肯定是难免的,更有甚者直接拖出去砍头也不奇怪!

然而在东夷,上官谨却一点儿也不在意,若他们骂得有道理,他甚至还会大力表扬,就算骂错了,他也完全不放在心上,甚至连眉头都不皱一下。

这大概跟温无尘从小就跟上官谨说忠言逆耳,大臣敢于直抒己见是政治清明的象征有关系……

此时此刻,面对满朝文武愤慨、激动的样子,上官谨依然是一副风轻云淡。

“诸位所说的孤都明白。孤从来没有大魏如何欺凌我东夷百姓,占领我河山,也从来不会忘记父王是怎么死的……”

上官谨说道这里,那深不见底的眸子凛冽地扫了众人一眼,最终又落到遥远的前方,好似在看很久很久以后的事情一般。

“正是因为如此,这么多年来,孤从来没有一刻忘记提醒自己要壮大东夷,让我子民免受他人欺凌之苦,要为东夷死去的百姓复仇……孤知道诸位也同

孤一样,永远不会忘记东夷同大魏的血海深仇,然而与我们有仇的是大魏朝廷,是宇文康这个暴君,大魏百姓我们有什么仇呢?此次大魏大旱,我们东夷若不出手相助,受苦的是那些无辜的百姓……”

上官谨一番话让众人都沉默了,开始感到惭愧。

就连一心想要借机踏平大魏,杀掉景帝的周璇也沉默了!

这一刻,她才深刻的感受到她同上官谨的差距。

他的胸襟、他的境界、他的高度,是她永远没法企及的。

“天灾非我们所能控制的,若有一日,东夷和大魏易地而处,诸位难道不希望有人能伸出援手,救东夷百姓于水火吗?”

上官谨看着众人,轻轻地问。

他说话的音调一向都不高,但是却并不减其威力。

每一字、每一句都仿佛一把剑,深深地刺入众人心中。

群臣在沉默中羞愧着,在羞愧中沉默着。

他们的王实在太伟大了!

“孤以为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今日我们对大魏施以援手,他日东夷有难,大魏一定不会坐视不理的。诸位以为呢?”

……

一番话,说得众人心服口服,即便是心中从来没有天下、只为复仇而活的周璇竟也无言以对。

那一年,就在大魏饿殍遍野、绝望之际,东夷的船沿着魏水运去一船又一船的粮食,帮助大魏度过难关。

“璇儿,对不起,不能让你马上报仇。”

坤羽宫中,上官谨略带歉意地看着周璇,他知道她报仇心切。

“上官谨,这句对不起我可受不起。你是对的,和百姓的疾苦比起来,个人仇恨并不重要……你的国仇家恨都不急,我急什么?”

周璇这话并不是客套,而是发自内心深处。

上官谨是个好皇帝,是个让人敬佩的王者……

她相信宇文辙也不会怪她的……

他怎么会怪她呢?

昔日他让她替他报仇,本就是找借口想要让她活下去而已,是她太执着了……

不急!

不急!

宇文辙,你再等我一会儿。

上官谨站在周璇身边,看着她空洞的眼神,知道她的心思又不在了……

这些年来,她总是这样,明明站在你面前,心却隔了十万八千里……

又想宇文辙了吧?

“璇儿,你不用担心,永不了多久的,最多两年,你很快就能如愿了。”

上官谨的声音淡淡的,说话的时候习惯性地看向远方。

同样都是看着远方,周璇总是在寻找过去,而他则永远在思考未来。

******

天有不测风云。

又被上官谨说中了。

大魏靠着东夷的粮食读过的难关,然而两年后,东夷却发生了一场蝗灾,庄稼颗粒无收……

正如上官谨两年说的那样,两国易地而处了。

东夷向大魏求助借粮。

所有人都以为大魏会礼尚往来,借粮给东夷,然而景帝却做了一件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事情。

大魏不但拒绝了东夷的请求不肯借粮,甚至还趁人之危,率军进攻东夷。

一时之间,东夷的朝堂怒火滔天,群臣大骂大魏忘恩负义!

“真没想到世界上竟然有宇文康这样忘恩负义、卑鄙无耻的白眼狼!”

就连在朝堂之上一向沉默的周璇也忍不住破口大骂。

众人愤怒,整个金銮殿充斥着此起彼伏的骂声,唯独坐在龙椅上的那个男子一脸平静。

在众人愤怒不已的时候,他却笑了,爽朗的笑声在金銮殿内回荡着,好似一曲动听的音乐。

众人懵了!

主上该不会是被宇文康给气傻了吧?

毕竟当初不顾众人反对,坚持借粮的人是他……

大家终于安静了下来,有些担忧地看向他们年轻的王。

“等了十七年,终于让孤等到今天了!感谢上天,世界上真的有宇文康这样卑鄙无耻的小人,才不枉费孤一番苦心!”

八岁登基,执政十七年,这是上官谨第一次在朝堂之上当着群臣的面笑得这般开怀。

“诸位开开心心地去迎战吧,属于我们的时代即将开始!至于粮食,你们不用担心!孤有的是!东夷怎么可能因为一场天灾就束手无策,让百姓饿肚子呢?”

这一刻,众人才恍然大悟,原来他们的王从一开始就早已料到今天了!

他等得正是这一刻!——

题外话——谢谢q_k7rtr4el童鞋的红包,么么哒!乐乐在留言区发起了一个关于番外的调查,大家去投一下票!等正文完结后,乐乐会参考大家的意愿写番外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