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第254章 怎么你吃醋了

他刚才说的话?

她以为他只是为了替她解围随口说说的……

上官谨看透了她的想法,所有所思地说:

“孤从来不乱说话哦。”

他说话的时候还是那般吴侬软语,软软的,带着江南男子特有的柔情鲎。

“璇儿,你不觉得这个时候进攻郾城会失去民心吗?”

上官谨看着周璇,依旧是吴侬软语,却是充满魄力褴。

“可那是敌国……”

虽然说得民心者,得天下,但两国作战,难道还想着敌国的民心不成?

“都一样,就算你没有停止追击,孤也会下旨让你停止追击的。”

上官谨高深莫测地看向远方,每当他这样的时候,周璇都觉得自己看不透他……

其实,她从未看透过上官谨。

“所以,这也算是错误的决定导致了一个正确的结果吗?”

周璇自嘲道。

“所以你是功臣。”上官谨莞尔一笑,“走吧,去看倩儿和瑜儿吧,他们想你想得要紧。”

“恩。”

周璇点点头,许久未见,她也思念他们。

虽是冬日,却没有寒风,太阳暖烘烘地挂在天空之中,给人间带来十足的温暖,周璇同上官谨一起来到无垢宫,远远地就看到两个小宝贝。

上官瑜正坐在亭子里陪温无尘看书,他今年才三虚岁,却已经能够将论语倒背如流了,看待事物的观点非常独特,温无尘非常喜欢他。

上官倩兮则坐在一边同上官一诺一起弹琴,同样也是三虚岁,她的琴艺却已相当惊人,甚至还能自己作曲……

从外表上看,上官倩兮长得更像宇文辙,每个五官都非常精致,眉宇之间甚至还有几分宇文辙的影子,可以想象等长开以后绝对是倾城倾国的大美人……

最让周璇意外的其实是上官一诺。

因为之前,自己与她曾经有过不快,她以为她会和以前一样敌视自己,然而出乎她的意料,上官一诺并没有。

虽然她们之间依然没有多少话,但是她对两个孩子却是极好的。

或许是因为她真的太爱宇文辙了,爱屋及乌吧……

“上官谨!”

上官倩兮见到上官谨,立马笑逐颜开地跑过来,扑到他怀里。

“没大没小!上官谨是你叫的吗?”周璇皱了皱眉,“叫父王。”

“母后,你怎么这样?人家好久没见你,思念得要紧,可你一回来就训我!爱呢?”

小丫头不满地冲着周璇吐舌头。

“这么贫嘴,跟谁学的?”

周璇不满地双手打算好好教育教育。

“当然是跟阿谨学的。”温无尘坐在一边呵呵地笑,“上梁不正下梁歪,谁让他老叫哀家温无尘呢!这是报应……璇儿,你不用管他!来来,让哀家好好瞧瞧你,是不是瘦了……”

温无尘发话,周璇自然不好不过去,只能暂时放过上官倩兮,临走前她给她递了一个警告的眼神,熟料小丫头不但不怕,还颇为挑衅地冲她挑眉。

这眉眼……

周璇的心猛地一抽。

其实,她很清楚,倩儿或许受了上官谨的影响,然而她那顽劣的性子却分明是遗传了某人……

哎——

宇文辙,你女儿真是无法无天了!

想到宇文辙,她的情绪再次变得低落……

宇文辙,三年了……

你知道我这三年是怎么过来的吗?

我好想你……

“母后辛苦了。”

上官瑜温和地给周璇沏了一杯茶,相较于姐姐的古灵精怪,他的性格很沉稳,而且自幼懂事,明明才三岁,却跟个小大人似的。

“谢谢瑜儿。”周璇疼惜地揉了揉他的脑袋,轻轻地问,“母后不在的时候你可有听曾祖母的话?”

“恩。”上官瑜点点头。

“阿瑜可乖了!”温无尘笑着摸了摸上官瑜的头发,然后盯着周璇瞧了一会儿,轻轻叹了一口气,“璇儿瘦了很多,很辛苦吧。”

“回皇祖母话,不辛苦!”

周璇摇了摇头,笑道,她知道温无尘是真心关心自己。

三年相处,他们的好周璇看在眼里,她知道温无尘是真的把自己以及两个孩子当家人的。

“怎么会不辛苦呢!你一个女孩子整日驰骋沙场,吃的苦只怕比男人还多!都是阿谨不好,哪有整日把自己媳妇往战场上送的?哀家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媳妇娶来是用来疼的。”

温无尘叹了口气,有些埋怨地看向上官谨。

“皇祖母,是我自己要去的,不能怪大王……”

“你莫要替他说话。”温无尘打断周璇,严肃地看向自己的孙儿,道,“哀家跟你说,以后不准让

璇儿上战场了!让她好好在宫里修养,好让她给哀家再添一个小曾孙。”

“……”

温无尘这话一出,周璇的心猛地一抽。

太皇太后这是要她和上官谨……

“母后,你不烫吗?”

就在周璇出神的时候,一个稚嫩的声音拉回了她的思绪,她才发现自己把茶水全都倒在手上了。

失态了!

不应该!

“呼——”

瑜儿顾着腮帮子,小心翼翼地吹着周璇的手。

“瑜儿,不用担心,母后没事。”

周璇对着瑜儿浅浅地笑。

“你刚回来,定是累了,先回坤羽宫休息吧。”

一个温和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周璇才发现上官谨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来到了她的身边,关切地看着她。

“我没事……”

周璇摇头,正想说什么,却对上上官谨那双不容拒绝地眼神。

“回去休息吧。”

他的声音温和依旧,却又带着霸道和强势。

那是一种深入骨髓的强势,浑然天成的王者之气。

周璇知道这个时候是不能忤逆他的,便点点头,告辞了。

一路上,她的心有些乱。

太皇太后的话就像一颗大石头,在她心中激起了千层浪。

三年了,三年来,她对自己很好,对瑜儿、倩兮都很好……

好到让她差点都忘了,一个事实——终归,瑜儿、倩兮都不是她的亲曾孙,老人家能对他们这么好已经是非常难得了,她想抱曾孙,无可厚非……

可是……

可是……

可是让她跟上官谨……

不!

不可以的!

她不能接受……

周璇的心好乱,好难受,她呆呆地坐在坤羽宫,将自己挂在胸口的玉佩拿出来,紧紧地握在胸口……

三年了!

时间过得真快呀!

宇文辙,你一个人在那边会不会寂寞呀?

你等着,我一定会尽快完成你的遗愿去找你的……

你等我……

*****

无垢宫

周璇走后没多久,上官一诺便带着两个孩子去逛御花园了。

四周,又安静了下来,只剩下温无尘同上官谨两个人。

“阿谨是怪哀家?”

温无尘端起茶杯,浅浅地品了一口,看向上官谨。

上官谨还穿着玄黑色的朝服,他坐在温无尘旁边,午后金灿灿的阳光透过桂花树落到他的脸上,斑驳的光晕在他的脸上流动,将他衬得愈发俊美无双。

“皇祖母,您太心急了……”上官谨说道,那双深沉的眸子带着他特有的温润,“您这样会吓到璇儿的……”

“哀家心急吗?”

温无尘看着自己的孙子,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阿谨,八年了,你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是啊!

八年了,从十五岁到二十三岁……

她心里的人从慕容莫问变成了宇文辙,却始终轮不到他……

曾经以为那个人不在了,他终于有机会了,没想到守在她身边三年,却始终没法靠近她的心……

“阿谨,哀家知道你心疼璇儿,可你一直这样下去是不行的。女人,适当的时候还是得强势一点才有机会……”

温无尘是心疼自己的孙子,她知道他爱极了那个丫头,所以才会无条件地接纳她……

然而三年过去了,看着孙子依然在原地踏步,她替他着急,才会捅破窗户纸。

那个丫头这么聪明,肯定会明白……

“哎——”上官谨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奈地冲着自己敬爱的祖母笑,“上官谨从来不强迫任何人。”

“你……”

温无尘气得直跺脚,真想那棍子打他一顿,太没出息了!

看上了就该不择手段,横刀夺爱才对!

更何况那个人也不在了,他这也不算横刀夺爱呀!

“阿谨,不是皇祖母我损你!你真是……太……太没出息了!你都决定替人家养一辈子的孩子了,怎么也得把人家媳妇也睡了才不会亏呀……”

“皇祖母,您今年贵庚?”

上官谨突然正色问道。

“臭小子,连皇祖母的年纪都忘了!真够孝顺的呀!哼——再过几天可是哀家六十大寿!没有礼物,小心我把你祖父从地底下叫出来削了你……”温无尘不满地冷哼道。

“哦?您都六十岁了呀!”

上官谨并没有把她的威胁放在眼里,而是若有所指地看着她笑:

“皇祖母,您说您都六十岁

了还说这种话,是不是有点为老不尊呀?”

“哼——你这狼心狗吠的!哀家还不是替你着急!”

“恩。孙儿明白。”

这一次,上官谨倒没再说什么,他自然知道皇祖母是关心自己。

他年少丧父,留下一个内忧外患的东夷,母后身子又不好,祖孙二人相依为命,并肩作战。

这份情谊之深厚……不是用语言可以形容的。

“皇祖母,或许您的方法可能会有用,但是我不想伤害她……”

良久,上官谨从远方收回思绪,转头看向温无尘,轻轻地说道。

他说:“我可以慢慢等。”

“可是,以璇儿的性格,只怕很难真正对你敞开心扉,你若不用强的,只怕终归还是留不住她……”

温无尘说道,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固执的女孩。

她对自己的孙子有心想,无论哪个女子,只要和他相处,都会被他所吸引,唯独她……

她实在不明白那个宇文辙到底哪里好,都离开三年了,居然还能让她如此死心塌地。

如果不是因为他已经死了,只怕连她这个老人家都忍不住要去看看!

“就算用强的,也一样留不住的。”

上官谨淡淡的笑,眼中带着少有的忧郁。

“皇祖母,还是那句话,只要她能过得好,就够了。”

“你呀——”

温无尘又叹了一口气。

这话听起来是那么风轻云淡,然而谁知道这风轻云淡后面是多么深厚的爱呢?

上官谨又多爱周璇,此时此刻他的内心就有多痛苦!

只是,他从来不表现出来而已。

自己亲手带出来的孙子却被人这样伤害,虽然那人是无心的,但是温无尘的心里依然特别难受。

她忍不住拍了拍上官谨的肩膀:

“阿谨,你就不能放下吗?世上好姑娘多得是,为什么就只能是她呢?”

温无尘最了解自己的孙子了,他若要这个天下,何须他人帮忙,之所以这样,不过是为了让她心里舒服一点而已……

也只有她知道,每次周璇出征,他都派心腹暗中保护着,有时候,他甚至还亲自去……

一个从来没有上过战场的黄毛丫头怎么可能百战百胜?

只怕周璇永远都不会知道,她每次出征,上官谨都会比往常更加辛苦……

“皇祖母,这是命。”

上官谨无奈地叹气,谁让他十五岁的时候遇上的那个人是她呢?

从此便刻在心头,抹不去了。

“阿谨也信命?”

温无尘觉得好笑。

“以前不信,遇到她之后便信了。”上官谨叹了一口气,“得知我幸,不得我命。或许这辈子她只会爱宇文辙,但是能在她的人生中走过几年,为她遮风避雨,护她一时安宁,也就够了。”

温无尘没有再说什么,她知道以后该怎么做。

谁让阿谨这么爱她呢?

周璇,我孙子这么好,你怎么都看不到呢?

你真是个瞎子!

******

坤羽宫

上官瑜气定神闲地坐在椅子上看书,而上官倩兮却急得直跺脚:

“瑜儿,你知不知道母后自从回来之后就盯着那个玉佩看,整整都看了一个下午了!”

“哦。”

上官瑜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伸手将手中书卷翻过一页,继续看。

“看书看书看书!你就知道看书!你难道就一点儿也不担心母后吗?”

上官倩兮见他一脸满不关心的样子,心中升起一股无名怒火,上前一步,猛地将上官瑜手中的书抽走。

“母后又不是第一天对着那块玉发呆了,有什么好担心的。”

瑜儿耸了耸肩,伸手想要从倩兮手里将书拿回来,然而上官倩兮却抱着书跑开了。

“瑜儿,这次不一样!”倩兮漂亮的一张小脸皱到了一起,一脸愁容,“曾祖母的话你也听到了,她分明是在逼母后同谨叔叔圆房!”

“那又怎么样?”上官瑜面无表情地看了姐姐一眼,漂亮的眉微微一挑,道,“你这么急,该不会是吃醋了吧?”

“……”

上官倩兮听到弟弟这句话,差点吐血。

“上官瑜,你脑子有毛病吧?谨叔叔可是长辈呀!”

“那又怎么样?肥水不流外人田,谨叔叔这么好,母后又是个睁眼瞎!姐姐你眼睛明亮,心如明镜,慧眼识珠……”

“疯子!”

别看这家伙平时总是一副乖巧、正经的样子,其实本质……

也不知道他哪里学来这么好的演技!——

题外话——谢谢1390224307

4简单的钻石,这章加更!哈哈!

大家觉得瑜儿和倩儿哪个更像亲爹内?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