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230.230不公平

衣服推到肩膀的位置,半遮半露,说不出的诱人,周璇的脸一下子就红了,她听到自己激烈的心跳声。

一声比一声要响,周璇紧张得手在颤抖。

淡定瞬!

淡定!

周璇,你可是医生呀!

看过的尸体成百上千,无论是读书还是实习的时候都没少见男人的果体……

就算闭上眼睛,你都能画出来了……

紧张什么!

激动什么鱿!

周璇不断地给自己洗脑,然而效果却并不显著。

她的心跳更加夸张了,分分钟都要从胸口跳出来的感觉。

“怎么不继续了?”宇文辙乌黑的眸子微微眯起,一脸认真地看着周璇,“还是说……璇璇你后悔了?”

说话间,他的眼中闪过一丝忧伤和失落,那是一种莫名强烈的失望,是给了希望又没有兑现的失望……

周璇见到他这个样子,只觉得心猛地一抽,特别心疼。

“不后悔!”

她握紧了他的手,好似怕他不信一般,她再次吻上他的唇。

她吻得那么认真,那么投入,但是她觉得如果自己不做出一些突破的话,这个男人只怕是不会主动突破的。

于是她在他吻的痴迷的时候突然停止了所有的动作,睁开眼睛,一动不动地看着她。

她凹凸有致的身子紧紧地贴着他健壮的身子,然后坏坏地冲他神秘一笑:

“宇文辙……”说话间,她让自己更加紧贴着他的下面,贴近他的耳畔,轻轻地吐气,“你好像并没有坏……”

她的目光暧--昧地下移,落到那个东西上。

他的腰带已经解开了,再加上夏天本来就穿得不多,她可以清楚地感受到上面传来的坚硬和灼热。

毕竟是医生,本着对人体结构的了解,她很轻易就挑动了他的神经。

终于,他再也忍不住了,溃不成军:

“周璇,你这个小妖精!”

女人说女人妖精,那是骂人;男人说女人妖精,却是赞美。

这一次,宇文辙再也没法克制自己了。

他病史柳下惠,就算他想做柳下惠,他的璇璇也不让他做,既然如此,他就好好享受这一刻吧……

压抑了二十年的感情和冲动在这一刻爆发,他突然用力地将她拦腰抱起。

“啊——”

周璇没想到他会突然这么来势汹汹地抱住自己,毫无准备地失去了重心,她只能下意识地伸手勾住他的脖子,紧紧地勾着。

他的衣服已经散开,她接触到他瓷器一般细腻的肌肤,好烫……

唔——

好像整个人都要烧起来了一般。

他的心跳,铿锵而又有力气。

她被他放到床上,动作很轻柔,他好似生怕一不小心就弄坏稀世珍宝一般。

周璇刚刚在床上坐定,便感受到了他独特的气息,独特的男性气息。

这张床,她睡了这么久,第一次有了男人。

这个男人就是她的丈夫。

周璇痴痴地看着他俊美无双的脸,带着娇羞的笑,她知道他在脱他的衣裳,动作优雅而又轻柔。

“害怕吗?”他轻轻地问她。

她看到他性感的喉结轻轻滚动。

“不怕。”

周璇摇摇头,因为是你,所以我不怕!

我觉得很幸福!

衣裳被悉数褪去,她诱人的纯洁身子便这样完完全全地暴露在他的视线之内。

漂亮,迷人。

他什么也没做,就那么静静地看着,眼神非常地痴迷,非常地认真,好似想要将她的样子完完全全刻在脑海里一般。

周璇被他看得很不好意思,想要抓被子过来挡,他却先她一步按住了被子。

“别……再让我看会儿……”

“你……你又不是没看过……”周璇觉得自己的脸都要烧起来了,这个男人搞什么呀……

明明不是很渴望她吗?

为什么却什么都不做?

她的身子他以前不是看过好几次吗?

宇文辙看着她羞赧的样子,忍不住笑了。

那是一个非常温柔的笑,还带着一丝甜腻的味道。

“不,现在和以前不一样。”

以前,她不爱他,现在她爱他……

怎么能一样呢?

他长臂一伸,拦住的脖子,将她整个人紧紧地圈在怀里,低头将脸埋在她乌黑如瀑一般的秀发之间,用力地闻着她身上独特的香味。

“璇璇,以后你就是我的女人了。”

说罢,他开始吻她,小心翼翼地吻过她身上的每一寸肌-肤,动情,认真,温柔,耐心地点燃她

身上的火苗,动作轻柔无比,好似生怕弄坏自己的宝贝一般。

周璇本来还是想主动一把的,然而,她作为一个理论家,大姑娘上轿头一回,很快便溃不成军,傻傻地任由他摆布了。

“璇璇,一会儿会痛……”

他轻轻地在她耳畔呢喃,有些心疼,有些不忍。

如果可以,他真的不想让她痛……

但同时,他内心又是喜悦的,因为他是让她痛的那个男人!

他的璇璇从今以后就要完完全全属于他,成为他的妻子了。

然而,他们连续试了好几次,都没有成功。

倒不是因为他第一次紧张,而是每次在关键时候,他总是心软,一想到她会痛,便会心疼,便会不舍。

最后,连周璇都看不下去了。

“宇文辙,能别婆婆妈妈的吗?长痛不如短痛,你就狠一点吧!”

“……”

宇文辙听到心爱的人说出这句话,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

这个不识好歹的死丫头居然嫌弃他了!

天知道他涨得多难受……

他还不是因为舍不得她才这样的嘛!

“璇璇,我爱你!”

他低头,再一次亲吻她的额头,终于用力发动了进攻……

沉沦……

一室春光,一室旖旎。

到处充斥着幸福的味道。

……

夜,静悄悄的,夜风在窗外呼啸而过,不断地发出“乌拉拉——乌拉拉——”的声响,一声比一声骇人!

不断有树枝被折断,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

要变天了……

周璇早已睡去,宇文辙靠在床头,睡意全无,一双漂亮的眸子冷到了极点,让原本已降温的室内硬生生的又冷了好几度。

睡梦中的人儿似乎感受到了寒冷,下意识地将自己整个人都紧紧地埋在被子里面。

宇文辙看着她漂亮的小脸蛋,眼中却带着浓浓的怒火,冰冷的眼神锐利如刀,好似要硬生生将她喉咙隔断一般。

洁白的床单在他眼里成了最大的讽刺。

他找过。

仔仔细细、认认真真地找过……

床单洁白依旧!

本来有的那一抹红没有出现!

呵呵……

周璇,原来我并是你的第一个男人!

你骗我!

你怎么可以欺骗我呢!

这一刻,宇文辙觉得自己是全天下第一号傻子!

他居然那么小心翼翼地克制自己、压抑欲念,只因为害怕伤害到她,害怕她疼……

傻!

真够傻的!

难怪她会嫌弃他婆婆妈妈!

敢情她比他有经验!

这一刻,宇文辙觉得自己在她面前就是一个小丑,就是一个笑话!

他恨不得冲上去叫醒她,掐着她的脖子问她。

为什么要骗他!

而那个真正让她疼的男人是谁?

是慕容莫问吗?

看来他并没有像我这样婆婆妈妈,至始至终都把你的感受摆在第一位……

周璇,你真可笑!

你一定在笑我吧!

没错,宇文辙,你是该被笑!

是你自己傻!

她曾经那么爱慕容莫问,她也曾经在无日山庄住过……

你以为世界上所有的男人都跟你一样傻呀!

宇文辙紧紧咬着牙,双手握成拳头,关节在空气中发出“咔咔咔”的声响……

他觉得自己的真心、尊严都被狠狠地践踏了一遍!

不仅仅是如此,他只要一想到周璇曾在其他男人身下露出那副娇媚的样子,他就没法忍受!

没法忍受!

凭什么!

周璇,凭什么你有别人,而我却只有你!

不公平!——

题外话——我觉得有生命危险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