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266.坑深266米:不巧,我已经跟了你半个小时了

男人眉梢微微一动,但也只是一闪而过就恢复了淡漠。

简雨站在门外,见他突然开门吓得往后退了一步,随即才踯躅的问道,“顾总,导演……怎么样了?”

顾南城淡淡看她一眼,“没事。”

手从门把上落下,脚步并没有特意停下的意思,阴郁的眼眸也不曾在她的身上做任何的停留,“不用打扰她。”

简雨立时反驳,“她现在心情不好,我只是想跟她说说话。”

顾南城波澜不惊的道,“她不会跟你说。鲫”

她心门很紧,除去像盛绾绾那种十几年交情的好姐妹,别人根本挖不到她的心底。

简雨仰起头不服气的道,“这个就说不准了,男人和女人的关系,和女人跟女人的关系不一样的。”

男人瞥她一眼,没出声,迈开长腿准备直接的离开。

“导演告诉你她和那个男人是什么关系吗?”简雨看着他俊美而深沉阴郁的脸,压低声音道,“需要我替你问她吗?”

顾南城神色未变,淡漠的道,“不需要。”

三个字落下,他就直接从她的身侧走了过去。

简雨跟着转身目送他的离去的背影,眼神越沉淀越复杂。

外面的敲门声再度响起,“导演,我进来了。”

晚安的身子坐在大大的椅子里,等外面的人再度进来的时候,她的神色已经恢复了平静,抬头看了眼走进来的简雨,“有事吗?”

“导演,你没事吧?”

晚安抬头淡淡一笑,“没事。”

简雨看着她低头安静的收拾桌子,转身倒了一杯热茶递给她,“刚才的事情会不会对你造成不好的影响?导演,你虽然只是导演不是明星,但是名声还是很重要的……你要不要发一条微博或者新闻说清楚,或者请那位先生出来替您说两句话?”

“不用,”

“那……顾公子呢?”简雨注视着她的脸,有些小心和缓慢的道,“我看他是真的很关心您,越月打电话说有人闹事……他就立刻放下手下的工作过来了,如果让顾公子公开发言,没有人会再说什么。”

“我上午的时候就说了,我跟他没有关系。”

“哦……”简雨点点头,示意明白了,“我只是觉得那些对您不好。”

晚安伸手去端茶杯,闻言微微的垂眸,淡静的道,“我会想办法解决。”

…………

新闻很快就消失了。

无论是关于照片,还是对神秘男人身侧的推测,从热题榜上不见了。

议论自然也是有,但是除了私下的猜测也掀不起什么风浪。

再加之晚安虽然是圈内人,但是关注她本人的到底不如明星的多,有不少寻常网民在此之前甚至不认识她。

接下来的日子里,晚安的注意力基本放在了后期制作上,外面的新闻也不再关注,包括顾南城也极少再晃荡在她的面前,威廉一家人也暂时消失。

生活本来越来越平静,除去爷爷的身体似乎日复一日的变得差劲,她越来越频繁的往医院跑。

替慕老会诊的是医院副院长,也是资深经验二三十年的骨髓老专家。

不用任何人说或者暗示她都明白这是顾南城安排下来的,他不出现在她的眼前,也无处不在她的生活里。

“慕小姐……”任老医生将一叠的资料放在她的眼前,包括照出来的CT,苍劲专业,“你爷爷的身体状况不乐观,你最好先做好心理准备。”

晚安脸一白,“什么叫做好心理准备?我爷爷一年前做了手术,不是已经好了吗?”

“慕小姐您清楚,慕老先生得的是多发性骨髓瘤,这是恶性肿瘤的一种,手术之后也有复发的可能,一般都以化疗,干扰素治疗,或者骨髓移植为主,化疗的伤害和副作用很大,也不大适合目前慕老的身体状况……而骨髓移植的话,也很困难。”

“困难?哪里困难?”

“第一骨髓很难匹配,第二慕老六十多了,对这样强度的手术来说,能不能承受,移植之后的排斥反应……风险很大。”

晚安从医院办公室里出来的时候,头脑一片空白,脑子里回响的都是医生的话:

“慕老的身体状况大概三个月前开始就恶化了,只不过他一直瞒着,医治也很配合……”

“不到这个地步,可能如今你也不知道,慕老一直不想你为他再分心,所以能瞒则瞒。”

“如果不做化疗,也不移植,我爷爷还有多长时间?”

“保守治疗的话,半年左右,情况稳定一年也是有可能的。”

“慕小姐……您还年轻,有空的话多陪陪老人。”

半年?不不不,她不接受,她没办法接受。

失魂落魄的走在街上,没有打车,也没什么目的在人群中晃着。

包里的手机震

动将她的神智召唤了回来,也没看手机屏幕上的来电显示,直接接了电话,“什么事?”

“你怎么回事?”郁少司冷漠不耐的声音在那段纷扰着,“不是你自己说不参与剪辑的导演不是真的导演,整个后期制作你都要全程参与,人呢?”

“我……”她喉间忽然哽咽了下,扶着额头闭了闭眼睛,几秒后,她静了静,“对不起,剩下的后期我不参与了,剪辑的部分基本完成了,其他的……都给制片人处理,我相信郁导的能力。”

说完,不能郁少司答应,她就把电话挂断了。

头脑混乱,晚安沿着人行道走了很久,直到冷静下来,然后逼迫自己接受现实,然后一遍一遍的思考,她该怎么办?

前面一对情侣有说有笑的走过来,逆着方向走光顾着亲昵,两人都没看前面,晚安又是神不守舍的,一下就撞了上去。

晚安被撞到整个人都往后面连倒了好几步。

因为是被任医生从办公室叫过去的,脚下踩的是高跟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一双有力的手臂稳稳的将她拖住,抱在怀里。

一对情侣一抬头就见俊美异常的男人眼神凉薄不善的看了他们一眼,条件反射一般的道,“对不起对不起……”

说完就手牵手的小跑开了。

晚安迟钝的抬头看他一眼,没出声,只是轻轻的挣脱了他的怀抱,自己站稳了身躯,“好巧。”

顾南城盯着她,淡淡的道,“不巧,我跟了你半个小时了。”

她的嗓音只剩下了疲倦,“你不是说,不会再出现在我的跟前了吗?”

男人注视了她一会儿,直到她别过脸,准备继续走,才道,“副院长已经跟我说了你爷爷的情况。”

她低头,眼神有些呆滞,“谢谢。”过了一会儿,她才继续开口,“顾总,你不想要为我做这些。”

他淡淡的笑,“让你困扰了吗?”

困扰?

这的确算不上困扰,都是她需要的。

“我想一个人静一静,你不用再跟着我了。”

她需要想一想,认真的想一想,该怎么办。

“骨髓移植从配对和慕老身体的承受上来说可行性都很低,但这也是最彻底的治疗方法,”男人的嗓音自她转身的瞬间就低低沉沉的响起,“让医院寻找配对的骨髓,专家团队会做出评估慕老如今的身体状况,在这个准备的时间里先稳住保守治疗。”

温热而带着薄茧的手扳过她的脸颊,男人的嗓音带着令人信服的笃定,“晚安,你要接受,生老病死谁都无法改变,无法阻止,作为孙女,你唯一能做的是尽力而为,或者在剩下的日子里,让他不留遗憾。”

条理分明,很冷静,很有道理,无法反驳。

晚安思维一片空白,不断的摇头。

口袋里,手机再响起,晚安摸了出来,还是看也没看的接了。

“晚安。”

“我还以为,你应该已经选择消失了。”

威廉顿了顿,低声沉沉的道,“白叔已经跟我说了你爷爷的病情,剩下的事情我会安排。”

“你安排?”

威廉在电话那段静默了一会儿,淡淡的道,“你可以拒绝我,但是没有资格代替爷爷拒绝我,他老人家舍不得你再为他跑东跑西,那么晚安,为了不让爷爷再操心,你明白怎么做最好。”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