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265.坑深265米:你很生气么?可惜,你有生气的资格吗?

松了口气,这女人带人来闹事她就通知顾总了,本来以为他要晚点才能敢过来,没想到会这么快。

越月立即扬声道,“顾总。”

听到这两个字第一眼看过去的不是晚安,而是站在一侧的简雨,然后才是黛茜,两人眼神各异的看着那英俊阴沉的男人迈着大步走过来。

顾南城看了一眼脸色鲜少冷漠甚至是紧绷的晚安,淡漠寒凉的眼神落在黛茜的脸上,开腔,“给你半分钟,带着你和你的人滚出这座楼,否则我送你进监狱。峻”

黛茜原本是无所畏惧的,但是眼前的男人莫名的让人胆寒,她看了眼晚安,硬着头皮嘲笑道,“又来一个护花的,看着她魅力还真是不小啊,你又是谁?不会是她男朋友被戴了绿帽子都不知道吧。”

越月听不过去,抢白,“你乱说什么?!”

顾南城看都没看她一眼,抬起手腕瞥了眼腕上的表,低冷的吐出台词,“二十秒。”

两个保镖当中有一个忽然走过去,俯首低头在她耳边说了几句什么,她脸色微微一变,厌恶至极的看了晚安一眼,才重新看向俊美的男人,“有权有势了不起么?了不起就管好自己的女人,别让她在外面破坏别人的家庭!鲫”

说完昂首挺胸的带着她保镖离开。

顾南城低头,皱眉看着她脸颊上淡淡的手掌印,眉心深锁,有些阴鸷,下意识的抬手就去摸,晚安侧首就避开了。

男人的手僵在半空中,几秒钟,他从容的收回,眼神锁住她的脸,沉沉低唤,“晚安。”

她的眼神已经不是凉而是冷了,极其的冷,脸上没有表情,反而透着一股极端的压抑感。

晚安一个字都没说,转身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反手甩上门

不少围观的工作人员都面面相觑,简雨看着那扇被关上的门,又转而看向挺拔冷峻的男人。

他皱着眉头,眼眸隐晦阴郁。

越月打着圆场,“顾总,慕导应该是心情不好……您别放在心上。”

顾南城淡淡瞥她一眼,“继续忙你们的。”

“哦哦,好的。”

周围的人立即散开,熙熙攘攘的回到自己的岗位。

晚安甩上门,身躯靠在门板上,过了将近三分钟,她才走到书桌上把一直搁在抽屉的手机拿了出来,面无表情拨了个号码出去。

“晚安?”

似乎没想到晚安会主动打电话,威廉有几分诧异,“有事找我?”

晚安站在窗前,从写字楼的上方俯瞰下面的车流和人,甚至恰好可以远远地看见下面被保镖请上豪车的黛茜。

“我麻烦你,如果稍微对我有点愧疚之心,就管好你的女人和女儿,如果再出现在我的面前给我惹麻烦,我不会客气的。”

她的态度素来淡漠,虽然很恨,但也介于路人的淡漠,从未有过如此深刻清晰的冷漠,正准备开口,又听那端的女孩一字一顿的道,“一个小三和小三的女儿敢出现在我的面前叫嚣,你的宝贝女儿比我小没小过七岁吧,曝光了再感人的真爱也救不了你们婚内出——轨的事实。”

威廉沉了声音,“晚安……”

“你放心,别来惹我我什么都不会说,全世界的人都当我爷爷的儿子和慕家千金的爹死了,那就是死了,别说你不会认我,你就是想认我我也不会要,带着她们滚回纽约。”

威廉不知为何也生了怒气,“我什么时候不会认你?”

“认我?你敢吗?”晚安毫不留情的嘲笑,一词一句像是一把薄而见血封喉的刃,“认我就等于昭告天下你最爱的女人当过小三,这辈子都会被钉在这根耻辱柱上,你不是宝贝得很么,宝贝得为了她不来参加我妈的丧礼,宝贝得抛妻弃女连亲爹都不认了,你舍得么?”

威廉很早开始就知道他这个独自长大的女儿懂怎么伤人,从她才七岁的时候让家里的管家带她找到美国求他回去见妈妈最后一面被拒绝,她那时候看他的眼神,他就明白。

晚安屏住呼吸,冷漠的扔下最后一句话,“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

手机重新落回了抽屉里。

晚安闭上眼睛,手指舒展着落在书桌的桌面上,逐渐的蜷缩起来,忽然,她睁开眼睛,把桌面的东西全都扫到了地上。

顾南城推门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满地的狼藉,和她脸上从未出现过的冷漠苍白,他甚至一眼看到她的手指微不可觉又细细密密的颤抖。

简雨跟在顾南城的身后,显然也没想到会看到这一幕,愕然的道,“导演,你怎么了?”

“出去。”

简雨抬头去看一边的男人,“顾公子,不然你先回公司,等导演情绪稳定点再……”

男人淡淡的打断他,“你先去忙。”

她又看向他,见他英俊的脸深沉温淡,唯独眼神很专注,皱着的眉不知道是怒意还是心疼。

她低声说了

声好,然后不声不响的退了出去。

回去就能听到凑做一团低低的议论声。

“慕导跟新闻上的男人到底是什么关系……不会是真的吧。”

“应该不会吧,谁放着顾公子不要选一个有老婆的老男人啊。”

“人家女儿都找上门来了。”

“如果是真的话……顾公子没道理还巴着不放吧……”

“导演如果真的跟那男人不清不楚……我觉得对顾公子还挺过分的……”

简雨回到自己的桌子上,重新打开电脑,手顿在鼠标上,好半响没动。

晚安抬头看着带上门走进来的男人,吐出两个字,“出去。”

他盯着她的眉眼,低低沉沉的的几个字蹦出,“死心了么?”

“顾南城,”她站直了身体,“你是不是男人?叫你不要缠着我很难?还是你就是那么犯贱偏偏最喜欢粘着不要你的那一个?愿赌服输,滚出我的生活。”

顾南城胸膛间猛地窜起一团火,不知道是因为她刻薄的言辞和冷漠的眼神,还是因为她竟然因为那么个男人不可克制到这个地步。

一步走过去,强硬的扳过她的下颚,眉眼阴冷,“就叫你这么生气,嗯?”男人墨色的眸底几乎要射出墨色的冰,“慕晚安,你不要告诉我,你对那个有妇之夫,还真有这么深的感情,让你恨不得把桌子都砸了。”

顾南城冷眼看着她脸蛋上的苍白,她一冷漠起来,就鲜少能打破她的冷漠。

晚安看着他,忽然笑了,“很生气么?”

她低低柔柔的浅笑,眼睛里半点温度都没有,“你还真是怎么赶都赶不走啊,可惜,你有生气的资格吗?”

清晰的看着男人眼底遽然的变化,像是被狠狠的刺到了,然后眼神无限制往下沉。

呼吸很快的加重,眼神翻腾,但是又透着死死的克制。

“顾南城,”晚安心底涌出一股说不出的快意,像是终于发—泄了什么,“你又不能打我,骂我好像也没什么用,那就走吧。”

她蹙着眉头,把他的手指用力的掰开,大力的推到一边。

低沉紧绷的嗓音响在耳边,“过瘾么?舒服了么?”

晚安后退了好几步跟他拉开了距离,冷眼看着他。

俊美的男人温淡的看着她,眼眸暗的像是深渊,“我遵守承诺,这段时间你不出事,我就不出现在你的眼前,”

他往前走了一步,低头靠近她,温热的呼吸喷薄在她的脸上,低低哑哑的道,“那个男人,你不处理,我就处理,不过等我动手的时候,就不会那么好看了。”

晚安别过脸,没有看他。

顾南城放软了嗓音,低声温柔的道,“晚安,他有妻有女,给不了你任何想要的,即便不想要我,”顿了顿,“即便你要的不是我,我也不会让他靠近你,懂了吗?”

他想抱她,还是忍住了。

“我不要你,你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

男人的眼底落下一层阴霾,淡淡的笑,“我不会像之前那样缠着你陪我吃饭,跟我在一起,愿赌服输,不过,我说了我爱你,这个是我的事,你阻止不了。”

她没有回应,但是情绪已经稳定下来了。

顾南城低低的道,“我走了。”

将地上散乱的东西捡起来,整理好放在她的书桌上,眼神极深的看了她一会儿,才转身打开门离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