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262.坑深262米:那么,我们各自遵守赌约

晚安也不急着挣脱这个拥抱,只是眯起眼眸凉凉懒懒的道,“可能是的,也许是我爱钱但是不够爱,又或者是我太爱钱而顾公子又不能满足我,谁知道呢?”

她把视线从陆笙儿的身上收回来,冲着用力抱着自己仿佛恨不得把自己嵌进体内的男人微微的笑,低声道,“很晚了,我想回家睡觉,放手吧。峻”

抱着她的男人非但没有松手,手臂反而愈发用力的收紧,喉间溢出的嗓音低哑得不成样子,“晚安。”

他似乎想说什么,但是又不知道哪一句才有用,所以一直都只是抱着她一遍遍的低声叫她的名字。

“我对她……”顾南城低哑的慢慢的道,很慢很低的嗓音带着斟酌,“已经没有……男女之情了,我也不知道……”

他也不知道笙儿对他有这样的心思,他从很早开始就从不往那方面想了,何况他后来结了婚。

更何况他也明确的表明过,他想跟晚安在一起。

笙儿在感情的事情上素来骄傲,以前他身边没有女人的时候她就对他无感,何况他现在早不是当初了。

“晚安,我有错……但是你不能把这件事情都算在我的身上。”

“你不知道她喜欢你有跟你在一起的心思,所以我不能因为人家喜欢你而把所有的过失算在你的身上——你说的是这个意思吧?鲫”

晚安在他的怀里仰起脸蛋,漾着一层温浅的笑,“这样似乎也有道理,好说。”

她被抱得有些吃痛,索性蹙眉把他的手掰开了一点,往后退了两步拉开彼此之间的距离,一双黑白分明的杏眸一眨不眨的看着他,吐词清晰,“那你现在知道了,倘若以后陆小姐的事情你不再过度插手,人家想跟旧爱重修于好,还是想跟别的什么男人在一起,劝一劝是为朋友好无可厚非,但是明里暗里就是不准人家在一起,好像就不是朋友该做的事情了。”

她掀起眼皮,唇畔带着笑,“你能做到吗?”

男人英俊的脸很清晰,可是好久没有出声。

那就是做不到啊。

半响之后,她淡淡的笑,“那么,我们各自遵守赌约,不必相互纠缠到觉得彼此面目可憎再老死不相往来。”

说罢,她便转身身,晚上出门只是随便穿了一双平底鞋,背影跟脚步都不显得急也不慢,干净而利落,微乱的长发发尾及腰,和薄而长的单衣一样随风吹起。

素手带上病房的门。

顾南城看着被关上的门,和她消失的手,心口处有什么东西被徒然的掏空了。

在在大脑还没反应过来之前,长腿就已经迈开要追出去,在手拉上门把的时候,身后极冷的声音响起,“你看不出来吗?她的电影拍完了不需要你了,她跟别的男人吃饭的照片都登上头条了,你在自欺欺人什么?一个男人什么样的情况会下那么大的手笔出手就是豪车,你也是有钱男人,你们会不会傻到一个女人陪你吃个饭你就肯出手这么大方你心里有数,他们是什么关系你想过没有?”

“慕晚安一直都很聪明,聪明的女人是不会让自己溺死在爱情里的,不管是跟你在一起,还是跟你分手,她都会把现实利益衡量得清清楚楚,她能在跟你离婚之后让你心甘情愿的出最好的资源捧她,拍戏期间一直暧—昧不明,不主动不拒绝,拍完了就毫不顾忌的跟别的男人吃饭……她当你是什么你想过没有?”

顾南城的手已经拉开了门把,他的脚步停住,淡淡的道,“笙儿,你别那么说她。”

到这个地步了还在维护她?

“我认识她的时间比你长!”

“她没有暧—昧不清过,”男人的嗓音很平淡,波澜不惊的陈述,“在那些绯闻出来之前,她只是因为之前结过一次婚对我没有信心所以需要时间确定,那些绯闻刚刚出来的时候她也问过我,是我没给她满意的答复。”

在那之前,除了亲口承认,不能发生关系,她对他并不冷淡,陪他吃饭,甚至是接吻她都是默认了,不然他也没那么大的耐心等这么长的时间。

从那之后,她就不再搭理他了。

是他总以为她的性子看似温凉却不会决绝。

陆笙儿挑起唇角,讥诮的问道,“那照片上的男人呢?娱乐圈是个什么样的染缸你不是比我清楚,你难道真的觉得他们是伯乐和千里马,互相欣赏对方所以一起吃饭?你觉得慕晚安在失去你的庇护之后不会找下一棵大树?她要混的是娱乐圈。”

照片上的男人。

这六个字像是一颗钢钉,生生的钉在他的心口上。

眼底已然是一片湛湛的寒芒,如淬了碎冰,死寂了几秒钟之后,他方淡淡的开口,“不会有人能给她比我更多的资源,跟一个有妇之夫相比,我还能给她名正言顺的顾太太身份,既聪明又懂得权衡利弊的女人,她为什么要舍我选那么个老男人?”

“说不定,是因为爱呢?”

陆笙儿看着没有回头的男人带上门出

去,手上的指甲几乎要把掌心刺出血。

那么多的事实摆在眼前,他到底在固执什么?

还是说,就因为慕晚安如今不要他了,像她曾经拒绝他一样,所以他才那么上心了?

晚安站在路边等车,凉凉的晚风从她的身上吹过。

她从家里出来的时候就已经十一点了,这个时候差不多十二点了,虽然有灯有车,但是拦出租车不容易。

一辆低调的豪华轿车内,一个大腹便便中年人模样的男人忽然道,“威廉先生,那位是不是慕导——就是跟你传绯闻的那位慕小姐?”

威廉原本低头在编短信给远在美国的妻子,闻言便下意识的看了过去,果然一眼看到路灯下纤细美丽的身影,风吹起她的长发和衣摆。

他皱起眉头,“停车。”

中年男人看着他的神情变化,暗自的挑挑眉,看来,这两位真的如新闻上所说的,关系匪浅吗?

他可是隐隐听说威廉先生家庭美满和谐,是出了名的模范夫妻。

这位慕小姐先后牵扯到顾公子和郁少司,怕也是没那么简单。

“这么晚怎么在这里?爷爷的身体出问题了吗?”

晚安正在一边等车,一边发呆,听到声音才抬头看去,“不是,”她很快的回答,淡淡道,“来看一个朋友而已。”

“很晚了,我送你回家。”

“不用了,我打车就行,不麻烦你。”

威廉打量了她全身一眼,“你带钱了吗?”

她穿的单薄,手机和钱夹都没有。

晚安蹙眉,“我让司机送我回家,等我到家再给也是一样的。”

“上车吧,这么晚女孩子一个人打车也不安全。”

他的态度算是温和,但是透着一股不明显又无法忽视的强势意味,一如顾南城的风格。

她拒绝得简单直白,“不用。”

上次是爷爷希望他们吃饭相处,她就去了,于她自己而言,半点都没有要修复这段关系的意思。

更何况,十几二十年,也不是修补就能修补得了的。

威廉明显有些不满她的固执了,脸色沉了沉,正准备开腔,却徒然感觉到一股如芒在刺的目光,他敏锐的抬头看过去。

又低头看了眼女孩的神色,淡淡的道,“他追来了,你要是等他送你的话,那我就不打扰了。”

他不动声色又细细的端详着她,“要我送吗?”

“好。”

“上车。”

晚安跟在他的身后,之前在车上的中年男人见他们过来就很识相的下车了,打着哈哈道,“威廉先生,谢谢你顺路带我,那我就进去了。”

威廉看他一眼,嗯了一声。

亲自拉开车门,威廉低声道,“上车吧,晚上风大你就穿这么点会着凉。”

晚安垂眸,“谢谢。”

异常急促的脚步声,不用看都能感觉到一股浓浓的戾气肆意的蔓延着,威廉不紧不慢的,看着晚安上车。

才弯腰还没有进去,她的手臂就被一只手握住,然后几乎是直接粗暴的将她扯了出来。

“慕晚安。”

晚安抬头就能看到他的脸,要有多愤怒,才会有如此的眉目呢?

可能捉—奸在床也不过如此。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