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261.坑深261米:顾公子,愿赌服输

顾南城低头看了她一会儿,指尖掐灭了烟头,看了她好一会儿,才低低道,“去把衣服换了。”

“不用,就这样吧。”

她里面穿的是一件简单的黑色吊带,下身着牛仔短裤,外面穿了一件长过膝盖的轻薄单衣,长发有些散乱的披着峻。

顾南城皱起眉头,还是随了她。

驱车去医院,即便是这个时间仍有不少的狗仔,只不过他们去之前顾南城就打电话通知席秘书解决了,他们从地下停车场直接搭乘电梯上去。

到病房门口的时候,晚安退到了男人的身侧,也没出声,就淡淡的看了他一眼。

他侧首沉沉的看了她一会儿,才面无表情的拧开门把,推开门走了进去。

陆笙儿没有睡,腿不能动,正在用平板看电视,看见门口的男人,先是一愣,随即笑了,“这么晚你怎么来了?”

她看着男人的脸色,表情虽然很正常,但是眉宇间落着明显的阴霾,皱着眉头鲫。

“怎么了?外面那些记者还在吗?”

过了一会儿,她淡淡的笑,“还是今天慕晚安闹得那些绯闻,让你不开心了?”

顾南城看了她一眼,吐出一个嗯字。

陆笙儿微微的垂眸,盯着平板的屏幕,忽然道,“他叫我住两天院就回盛家休养,你觉得呢?”

“回盛家?”他嗤笑,眼眸眯得狭长深邃,毫不留情的嘲讽,“你还真准备跟他重修于好了?我哪句话没跟你说清楚,你是摔了腿还是把脑子也跟着摔坏了。”

陆笙儿看着他,笑问道,“我不能跟他和好吗?”

他看着她的眼睛,眼前一下就浮现出半个小时前站在夜色和晚风里凉薄嘲弄的女人,那双眉目因为什么而嘲讽他,笃定了她会赢。

她又问,“南城,我为什么不能跟他和好呢?”

“我没告诉过你,他从来没有放弃过盛绾绾跟她肚子里的孩子?”

陆笙儿反问,“不也是你说,一个女人对他掏心掏肺这么多年,养条狗都会有感情,何况是活生生的人?也是你说,这些年里我的架子摆得太高,理所当然的认为他是我的,他不会喜欢盛绾绾那样骄纵的女人,一点点的误会就冷战,论付出也比不上那个女人,是我选择离开给了他们机会,是我在盛绾绾拉他的时候把他推开了,”

她直视他的眼睛,声音也跟着放低了,“人非草木,我们都太执着于承诺。”

顾南城震了震,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

陆笙儿收回视线,转而笑,“既然错的不止他一个人,我也有错,为什么我不能跟他重修于好呢?”

“笙儿,”

“你知道这半年多的时间里,他比以前对我更好,我却一直没有接受吗?”

顾南城侧开视线,还没说话就被女人的声音打断了,“因为你一直在我旁边提醒我,他一直在查盛绾绾的下落对我不是真心的,你总是和他争吵甚至在工作上的事情都有意无意的较量上了,所以我以为,你不想我跟他再重修于好。”

“跟他比起来,我更不明白你。”

病房里有好几秒钟的死寂,男人极低的嗓音才响起,“时间不早了,你休息吧。”

说完,不等陆笙儿的回应便转身走向病房。

才打开门,便看到一双淡淡瞧着他的眼眸。

那嗓音温凉慵懒,带着点笑意,但是那笑和温度都不及眼底,“既然听懂了,又何必装作听不懂?”

他揽着她的腰便要离开,“人非草木,陆小姐阐述的可并不只是薄锦墨对绾绾的产生的感情,再套过来放在你们身上也是一样的,所以她明白了。”

她的身高比他低了太多,站得越近就越需要抬起头,“需要我翻译一遍吗?因为她在给你机会,所以没有答应她原本可以答应并接受的男人。”

晚安拉着他的手腕,重新回到了病房。

陆笙儿自然没想到晚安会在,听她说话便知道刚才的话她都听到了,脸色几度变化,有难堪也有冷漠。

尤其是刚刚男人的反应,等于暗示性的拒绝,更让她显得难堪。

她的手指落在平板上,“原来是你在,”笑了笑,方淡漠的道,“看来这么晚你带这里应该不是想来看望我的伤,带着南城来对峙吗?”

她把手里的平板放在一边,“你想跟他在一起就不用顾虑我,南城虽然对我很好,但是从来没有表达过其他的意思,我上次一时冲动脑子不清楚跟他告白他也拒绝我了,你当时不是也听见了吗?他耐着性子追你这么久,你想拍电影他就替你找最好的资源,你没有安全感晾着他,他又耐着性子等了你半年多,”

陆笙儿说了这么多,却发现晚安那张淡淡的面庞几乎没有任何的变化,她微微的冷笑,“慕小姐,你的感情又有多纯粹,即便你觉得他因为我所以给你的不是百分之百的感情,你对他的审视里不也是参杂了现实,权势,金

钱么?大家都是半斤八两,高高在上了这么长的时间,难道非要逼着他跟我断绝所有的关系,才肯低下你高贵的头吗?”

晚安笑出了声。

顾南城眸色如墨,沉沉的道,“够了笙儿。”

陆笙儿看他一眼,又重新看向晚安,“你瞧,在你和我之间,他如今维护的是你,你想让他做到哪一步呢?我拍戏受伤住院,他也不能住院来看我吗?”

她又冷笑,“你跟盛西爵的交情还比不上我和南城的吧,就不说盛西爵了,毕竟你们情如兄妹,即便是郁少司不小心受了个伤,你也是要去探望的吧?他为什么不能来看我?”

晚安轻轻浅浅的笑,“陆小姐的记性是不是不大好,还是真的摔错了地方没有检查脑袋?”扯唇笑着,凉凉漠漠,“我记得你刚才和顾公子表达的意思是,因为你一直在献殷勤,因为你对我好,因为你不想我和锦墨在一起,所以我才没有答应他,如果你肯主动告白的话,我可以拒绝锦墨跟你在一起——我一直都在等你主动开口。”

陆笙儿脸色一变,晚安唇上的弧度更深,嗓音愈发的轻,但是字字句句让人无法回避,“我解读错了吗?怎么到了我面前,又变成是我慕晚安高高在上,惦记他的权势地位,还不要脸的晾着他了?”

“陆小姐替顾公子说的这些话,真是高尚得挺令人感动的,”晚安淡淡的笑,把自己手收了回来,“我是挺爱他的,所以他虽然很多时候让我很失望,我还是愿意给这段关系很多的可能,男人和女人的那点感情,能在一起就在一起,不能的话时间也会带走一切,分分和和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不强求,也不怨恨。”

她的话刚刚说完,手腕就被用力的扣住了。

顾南城深寂不透光的眸内终于涌出一缕一缕的情绪,嗓音沙哑,“晚安,”

他没说话,手却握得很紧。

晚安的视线从陆笙儿的身上收了回来,冲他淡淡地笑,眉目竟然是温婉的,“但是机会就那么多,用完了就没有多的了,顾公子,”

她低头慢慢的掰开他的手指,绯色的唇吐出四个字,“愿赌服输。”

她把自己的手慢慢的抽了回来,重新落回了身侧,垂首挽唇低低的道,“这段时间你照顾了我不少,谢谢,如果有机会,我也愿意替顾总效力。”

“我爱你,”手腕再次被扣住,他的视线紧紧的裹着她,男人的呼吸愈发的急促,他低低的道,语速很快,“晚安,我爱的人是你,”

扣着她的手腕似乎不够,顾南城一把将她拥入了怀里。

晚安别动的让他抱着,从她的角度,刚好能看到坐在病床上的陆笙儿,她的表情没来得及收敛,带着震惊,似乎还有一点受伤。

这个男人从未亲口说过爱她,却当着她的面毫不顾忌的对着另一个女人说我爱你。

还是一个要抛弃他的女人。

陆笙儿捏紧了被子,淡漠的冷笑,“慕晚安,你之前态度一直都是模糊不清的,今天突然这么决绝,真的是因为一直存在的我,还是说,你攀上了另一根高枝所以不需要南城了?毕竟,那男人的身价似乎不比南城少?”

“你们慕家的别墅是他买下来送给你的,又加一辆玛莎拉蒂,是觉得南城没有送过你这么贵重的礼物?”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