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260.坑深260米:我单身,想收哪个男人的礼物,似乎很自由

晚安蹙眉看着那抱着单反跑得很快一溜烟上了面包车的年轻男人。

因为是背对着,所以看不到后面,只是注意到晚安的脸色有变,于是问道,“怎么了?”

“有狗仔***,”她眉间未曾舒展,淡淡的道,“如果你在这边和媒体有点人脉和关系的话,想办法压下去吧。”

狗仔的本事说大不大,说小那也不小,万一真的把他的身份里里外外的扒了出来。

那她真的可以替代陆小姐成为娱乐版八卦狗血第一头条了鲫。

威廉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方低笑着道,“别人有电影上映,想方设法的要炒绯闻上头条,”

他似乎只是不经意的道,“晚安,你不想让人知道我们的关系么?峻”

晚安笑出声,直直的看着他,轻轻袅袅的淡声道,“我?我无所谓,只是担心给威廉先生造成困扰,毕竟对你来说,这可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儿。”

他盯着低头兀自喝茶的女孩,她的眉眼很淡,那些分明的恨和嘲弄都被隐藏在深处,他开口,“没什么不光彩。”

晚安再次低低徐徐的笑出声,“我自然是没什么不光彩的,我妈是名正言顺的慕太太,我怎么会不光彩?”

将手中的茶杯放下,杯底和那一圈水渍完美的契合,“我想,你当初既然能够避开顾南城的调查,在这里总有些人脉,能压就压吧。”

威廉看了眼服务生上的牛排,只是道,“你不在意?”

晚安随口懒洋洋的回道,“嗯。”

然后当天晚上,这几张被***抓拍的照片就迅速成为和陆笙儿拍戏受伤并驾齐驱热度的热门新闻。

这个“神秘男人”的身份以搜索第一的势头碾压整个微博话题榜。

在晚安发现之前,那狗仔就已经拍了好几张。

他穿的西装,戴的腕表,袖扣,领带,凡是出现在照片上的所有存在,全都被一一的扒了出来,尤其是那片车钥匙上的标志,连装车钥匙的礼品盒都没有放过。

那张只露了半边脸的无可挑剔的俊美的脸,并不清晰却仍然透着成熟优雅的气度,再加上那一身处处都彰显贵气的衣着配饰,蠢蠢欲动的网民们都跟打了鸡血似的想翻出他的身份。

晚安没去关心陆笙儿受伤的新闻,自然也就没上网,拍完电影后累得只想清静个一天半天,索性连手机都调成静音,放在书桌上。

直到晚上洗完澡准备睡觉,白叔才敲开她卧室的门。

关了吹风,她用毛巾便擦头发边问道,“怎么了白叔?”

“那个……小姐,顾先生说想见你,”白叔小心翼翼的端详着她的脸色,“他很早就来了,但是老爷说叫我不要打扰您看书……所以一直都没来告诉您,这会儿时间不早了,您要不要下去见见他?”

“他找我有什么事吗?”

“这个……顾先生没说。”

“知道了,”晚安把毛巾从头上拿了下来,淡淡的道,“我穿衣服就下去,时间不早了,您也休息吧。”

“欸,好的。”

晚安随手披了件衣服,远远看着就能知道他等了很久,脚下一低的烟头,低着头不知道在思考还是在做什么,气息愈发的显得阴郁。

大概是听到她的脚步声,抬头看了过来。

烟火忽明忽暗,男人薄唇勾出一抹弧度,淡淡道,“我还以为,你不准备下来了。”

五月底,她穿了件薄薄的宽松的单衣,嗓音温凉,“不好意思,今天我休息,手机都没有看,也不知道你在等我。”

言下之意就是,如果她知道,她早就来了。

顾南城看着她的模样,忽然有种从未有过的感觉,有些女人肯见面,比不肯见面所表现出来的冷淡更加浓稠。

她不肯见你,是因为她心里有爱有恨有放不下的情绪。

她肯,是因为什么都没有。

因为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所以没什么不能见的。

见他不说话,晚安不自觉的秀气的打了个呵欠,蹙眉道,“你找我不是有事吗?怎么不说话?”

过了一会儿,她微微一笑,“如果没事的话那我回去睡觉了,这个点已经很晚了,对了,谢谢你昨晚照顾我。”

等了几秒钟见他仍旧只是看着自己,晚安便转身准备回家,还没走出一步她就被拉住了。

“顾公子,”晚安任由他拉着,好笑的道,“有事你就说好吗?你这样不声不响的我真的不知道你想做什么。”

顾南城看她一眼,执起她的手腕,低沉开腔,“你的表呢?”

“拍戏的时候不小心弄坏了,”那是爷爷大学的时候特意买给她的,坏的时候她还情绪低落了很长一段时间。

顾南城一只手扣着她的手腕,另一只手拉开副驾驶的车门从里面拿了一个礼品盒出来,语调仍是低沉,眼睛也始终一声不响的盯着她的脸,“昨

晚准备给你的礼物,但是你醉得太离开,早上我有急事所有先走了,你没有带走。”

就放在茶几上,她自然是看见了的。

她摇摇头,“我不要。”

男人的嗓音变得有些紧绷,“晚安。”

晚安轻笑,语调很平淡,“我应该有拒绝礼物的权利吧,顾公子,你的礼物我不要。”

顾南城盯着她,夜风吹拂而过,她带着点湿漉漉的发里香气飘散开,有几根发丝吹到他的下巴上,喉结滚了滚,“我的礼物你不要,他的你就要了?”

风吹起她的发和衣摆,“我单身,想收哪个男人的礼物,似乎很自由。”

他低低的冷笑,“还是你觉得我送你的表没有他大手笔的车来得名贵?”

“有钱人玩的表未必比车便宜啊,这个道理我是懂的,”车跟表她都没见过,顾公子会这么想也真叫她意外,“没事的话我就回去了。”

晚安想走,却被一把按在了车身上,他低头盯着她,一字一顿仿佛从喉骨中蹦出,“慕晚安,不要再跟那个有妇之夫纠缠在一起,你要我跟你说几次?还是非要我做点什么,你才能记住?”

“你又要我跟你说几次你才明白,我跟你没关系了?”

那只遒劲的手徒然捏上她的下巴,透露着极端的压制和隐忍,“你当初的意思是等你的电影结束就会尝试接受我,我已经等了这么久,你现在告诉我你跟我没关系?”

“没错,我当初是这个意思,”她眼神不闪不避的看着他,淡淡的笑,“那个前提是这段日子里什么都没发生,没有绯闻,没有不清不楚,我以为情况很清楚了,我的意思也表达得很清楚了,你到底是哪里不明白?”

“我不爱她,她也不喜欢我,”男人英俊的脸在夜色下有些失控,掐着她下颚的手也愈发的大力,“难道非要我跟她再不来往才算是符合你心里的清清楚楚?”

晚安眯起眼睛笑了笑,平淡的开腔,“你真的确定,她不喜欢你?”

顾南城皱起眉,不悦她凉薄嘲讽的眉眼,好似笃定了什么。

“我们打个赌吧,如果你赢了,你想在一起那就在一起,如果你输了,从今往后,你是GK总裁,我是小导演,再没有别的任何关系。”

他开腔,低冷的嗓音有些哑和紧绷,“你想赌什么?”

“你不是说,她不喜欢你,你们之间除了交情是干干净净的么,”晚安淡淡的道,“那就看你们之间是不是真的没有半点男人和女人的感情。”

顾南城扳过她的脸颊,温热的吐息落在她的面颊上,“如果没有,你就接受我?”

她脸上漾开淡笑,“有什么不能?”

男人英俊的绷着的脸终于舒缓了一点,在半明半暗的光线带着疲倦过渡的颓废感,“好,你今晚早点休息,把表带走。”

说着,他又将手表递给她。

晚安看了一眼,没有收,“现在就去吧。”

他皱皱眉,“现在太晚了。”

“陆小姐睡了吗?”

顾南城不悦,“你拍电影这么长的时间都没有好好睡觉,昨晚又喝醉了,今天早点休息。”

晚安自己伸手拉开车门,上了车,“不用了,这么长时间我已经习惯了,再晚一天没关系。”

就这么迫不及待。

是想知道答案,还是想——彻底的摆脱他?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