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259.坑深260米:但是我认为……顾总如今爱的人是您?

晚安掀开被子找鞋子下床,顺口问道,“没有,出什么事了吗?”

“陆笙儿拍戏的时候出事了,大家都说她最近中邪了。”

动作一顿,她的嗓音有些沙哑,还是淡淡的,“她出什么事了?”

“威亚莫名其妙的出了问题她人摔了下来,昨晚已经送到医院抢救了,新闻都被刷屏了,她最近大大小小出了不少事了。峻”

陆笙儿最近半年大大小小出的事情她早就听闻了,乔染在那边的剧组见得多听得多,偶尔会告诉她一些。

“严重吗?”

“不知道呢,消息都被封死了,听说医院都被记者和媒体堵住了。”

她最近本来就是热门人物,更别说是这么大的新闻,任何一点消息都是头版,关注的人自然很多鲫。

“可能只是意外吧,”晚安没有放在心上,演员拍戏出事故不算多奇怪的事情,尤其是古装剧带有打斗戏份的话,“我回办公室再说,你继续忙,我刚刚起来,去洗漱吃点东西。”

“好的导演,我不打扰你了。”

“再见。”

晚安挂了电话,坐在床上发了一会儿呆,【大家都说她中邪了,这段时间大大小小的出了不少的事了。】

是薄锦墨还是顾南城得罪了什么人,对方要拿她开刀下手么?

昨晚的记忆有些断片,她零零散散的记得一些,虽然不连贯,但是大概想的起来发生了什么。

顾南城把她带了回来,煮了东西给她吃……然后,然后她就睡了。

她起身简单的洗漱后,收拾了床褥和屋子,便带上门准备回家,晚安刚刚开门,便看到站在门外正准备按门铃的章秘书。

“您醒来了?我还担心会吵着您睡觉呢。”章秘书短暂的怔愣之后,露出一脸的笑容,“顾总特意吩咐我买了早餐送过来,就是不知道您爱吃不爱吃。”

章秘书不知道晚安喜欢吃什么,所以用保温盒装了一份红豆粥过来。

晚安挽唇低低道,“不好意思麻烦你了,我刚好准备回家一趟。”

她不说章秘书也看得出来了,“不如先把早餐吃饭吧?不然对身体不好的,顾总说您昨晚庆功宴喝醉了。”

章秘书特意买了给她送过来,晚安自然不好意思说不要,她笑着道,“好,我带回家吃吧,刚好这个时间点我家也过了早餐时间,“

伸手接过张秘书递过来的保温盒,唇上始终含笑,“章秘书应该也要上班,我不耽误你的时间了,谢谢你特意给我送早餐过来。”

章秘书有些不着痕迹的端详晚安的神色,笑着道,“慕小姐,您不问问……顾总吗?”

晚安刚好半转身把门带上,语调自然的道,“他不是去医院了吗?医院说陆小姐受伤了。”顿也没有顿的,她甚至随口问了一句,“听说她拍戏意外受伤了,严重吗?”

章秘书一边说一边审视她的表情,“还好,腿摔伤了要打石膏,好在不算特别严重,修养的好的话应该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

晚安点点头,没做什么评价。

“慕小姐。”

两人同时进了电梯,章秘书斟酌着用词,“顾总最近很辛苦,我在他的手下做事也有段时间了,虽然不说很了解顾总的作风,但是我认为……顾总如今爱的是您。”

晚安怔了怔,笑道,“是吗?”

“顾总对陆小姐……总有那么些交情在的,虽然这样很伤您的心,但是顾总和陆小姐都没有那个意思,您是不是可以试着重新接受顾总?”

晚安浅笑,没有做正面的回应,“怎么突然跟我说这些?”

章秘书捂嘴笑,“没别的意思,只是跟在顾总身边做事,老板的心情好点的话,我们做秘书的自然压力也小些。”

晚安打车回家,电影刚刚杀青所以今天休息一天,她回家吃了点粥,陪爷爷说了会儿话,便回房间洗澡。

头还是隐隐有些疼。

睡到中午起床,换了衣服下楼准备和爷爷一起吃中餐,却只看见白叔不见慕老,沙发上坐着的还有一个不速之客。

见她下楼,沙发上的男人神情也没有很大的变化,直到她走过来,方温和的开腔,“白叔说你昨晚庆功宴喝多了酒,有点不舒服,现在感觉怎么样了?”

晚安只是简单的回答,“我没事。”

威廉看了她一会儿,语气自如的开口,“一起吃个饭吧?”

晚安转头看向一边的白叔,“爷爷呢?”

“老爷上午和隔壁的孙老一起下棋,那边留他吃饭,估计是不会回来吃午饭了。”

晚安自然明白是什么意思,爷爷希望他们能多相处,培养感情。

她垂了眸,重新看向一边的威廉,“好。”

爷爷希望,那她就这么做吧,顺着老人家的意思来,他可以少操心很多。

晚安坐他的车,

任由他把她载到一家餐厅前,点菜吃饭,他不说话,她便不会主动的开腔说什么。

“你的第一部电影,”威廉看着安静沉默的女人良久,从身上取了一个小盒子放在还没上餐的长方形桌子上面,“送一份贺礼给你,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晚安看了一眼,想了想,还是慢慢的拿过来,打开。

盒子不大,她原本想着是首饰之类的,不是太贵重的东西收不收无所谓。

可是等她打开,里面躺着的是一片钥匙。

车钥匙,上面的标志她认识。

玛莎拉蒂。

她纤长的手指把盒子重新合上,然后挪了回去,淡淡的道,“这个礼物太贵重了。”

“你工作的时候需要经常跑来跑去,有车会方便很多。”

晚安垂着眸,“等我买得起的时候,我会自己买车的。”

威廉将盒子又重新推到她的跟前,沉稳而温淡的道,“你的电影上映后,买一辆车不在话下,又怎么会贵重,我只是看你最近缺代步的工具,所以才买了车。”

票房得很火她才买得起,如果不火的话——

好在是现代电影,虽然尽量往最精良的制作上靠,需要烧的钱没有古装剧那么多,但整个投资算下来也是一笔很大的费用。

晚安不容置喙的摇摇头,“抱歉,我不收,”

她没说不能,或者其他的原因,简单直白的说不收,倒是让人一下没有了余地。

威廉皱皱眉,脸色有些沉,“晚安,你不要这么固执。”

“不是我固执,是你的礼物太贵重了,”她淡淡的笑,“你想庆祝我第一部电影杀青,请我吃饭已经足够了,我明白你的意思。”

那些过往的旧事,其实妈妈的婚姻是怎样,她不清楚,他几次提起他们是协议离婚,这些年无法释怀的除去不受期待甚至是被怨恨来到这个世界。

最恨的,不过是他甚至不肯出现在葬礼上。

不过多少年过去,始终过不了心里那道坎。

她低头喝了一口水,手用力的握着杯子,“我想知道,七年多的夫妻,有一个共同的孩子,她死了,你为什么连葬礼都不肯出现?”

抬头直视对方的眼睛,“还是我妈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让你恨她?”

“没有,你妈很好。”威廉几乎有些无法直视她的眼睛,他回答得很快,几乎是不加思考的。

也许是时间把那些不好的东西都抹去了,剩下的都是镶了金边的回忆。

他和云槿的那段婚姻里,争吵过无数次,在晚安的问题上她尤其强势,年轻的时候有时恨得咬牙切齿。

如今想来,却再也找不到一点面目可憎的感觉。

“对不起,当年的事情是我的错,你妈妈过世的那段时间,她怀了孕,情绪很不稳定没有安全感,抱歉。”

心尖上有些疼,最开始细细的,然后逐渐变得绵密,最后变得绞痛。

她没说话,只是低头又喝了一口茶水。

一记闪光灯亮起,晚安下意识的看了过去,一个背着单反的年轻男人见她看过来立即麻溜的转身跑了。

晚安皱眉,拖着陆小姐的福分,加之她和顾南城以及外界捕风捉影和郁少司“错综复杂”关系,她最近也是深受八卦娱乐的喜爱。

对她而言上上报纸没什么大不了的,电影上映之前增加话题和曝光对她没什么坏处,但是不包括和对面的男人。

上一章
下一章